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亲近母语父母学堂
亲近母语父母学堂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522
  • 关注人气:1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关于打造校园阅读环境(以合肥石头汤项目学校为例)

(2012-12-10 09:16:50)
标签:

转载

    这里使用的阅读环境(Reading Environment)的概念主要来自英国作家兼学者艾登·钱伯斯(Aidan Chambers)的《打造儿童阅读环境》(The Reading Environment: How adults help children enjoy books, 1996),这位曾获国际安徒生奖的作家同时也是一位资深教师,这本书是他受英国学校图书馆学会的委托带领一个教师研究团队钻研近30年的成果之一。来龙去脉可参见阿甲所著《帮助孩子爱上阅读:儿童阅读推广手册》第四章。环境(Environment)一词用于描述儿童与成年人的成长也非常重要,或可参考美国人本主义精神分析学家罗杰斯在A Way of Being (Carl R. Rogers)一书反复使用的与growth-promoting(成长的促进)相关的环境一词,因为这也正是我们在阅读中使用这一名词的本意。
    为了帮助对校园阅读环境做基本的了解,以下择其纲要略作说明。

    钱伯斯描述的阅读环境大致包含:
    1、图书储备(book stocks);
    2、图书展示(displays);
    3、阅读区域(reading area);
    4、图书浏览(browsing);
    5、阅读时间(reading time);
    6、阅读记录(keeping track);
    7、讲故事活动(storytelling)(与第8项区别);
    8、为孩子大声读书(reading aloud);
    9、拥有图书(book owning);
    10、创作者见面会(star performers);
    11、书友和笔友(friends and peers);
    12、帮助孩子学会选择(helping to choose);
    13、阅读反应(response);
    14、有能力的成人阅读者(the enabling adult)。

    由上可见,在校园里打造适合儿童的阅读环境是一项系统庞大、事务繁琐的系统工程,乍看上去可能感到无从入手,而且诸多事项的权重其实也是有所不同的。所以在《帮助孩子爱上阅读》一书中阿甲提出了阅读环境中的“最小因素”原则,提炼出三个基本点:书、时间与人。如果要与钱伯斯的描述相对应的话,大体上是这样的:
    (一)书的因素包含1-4项;
    (二)时间的因素包含4-13项(实际上也包含了各种各样的阅读活动);
    (三)人的因素包含第14项,在学校除了老师也包括家长。

    (一)作为基本因素的书:

    考察一间学校,首先需要关照图书的总量,更重要的是适合儿童阅读的图书总量,然后是人均数量;特别留意图书的储备、展示、管理与流通方法(钱伯斯1-2项),便捷的流通能促进图书最大可能的利用;关注学生可以阅读的区域,教室、走廊、阅读室、图书馆……(钱伯斯3项)。

    合肥的几所发起学校大约从2006年起开展阅读活动,迄今已逾6年。随着图书的增多与学生的阅读需求急剧增大,学校在图书管理问题上面临很棘手的现实问题。但另一方面,这些学校也在实践中摸索出各种各样的应对方法,而总括来看也自成一种颇具可复制性的管理模型。

    在前期的阅读项目中,多数已成校园环境典范的学校已经将整个校园笼统地视作图书馆,即所谓“图书馆中的学校”(School in Library),校长或主管校级阅读管理的负责人俨然成为这个笼统概念图书馆的馆长,从图书的选购、储备、分配、展示到管理……简单地说,除了一般的事务性工作,大部分规划、协调、管理与推动工作都作为校级项目来主抓,积极参与阅读项目的老师很自然地成为了助理。这种模型不但具备很强的可复制性,而且也特别有利于让更多的老师(甚至家长)卷入到逐渐深入开展的阅读活动中来。

    简而言之,作为基本因素的书是整个阅读环境的前提基础,切合实际并行之有效的储备与管理思路能令全盘皆活。

    另外,关于校园图书的选择与储备,这里还要特别提醒,我们既明确主张尽可能以适合儿童阅读且孩子们喜爱阅读的图书为主,同时还须特别强调,校园藏书完全不必局限于学科教学的需要,恰恰相反,阅读应当是帮助孩子们发现兴趣并拓展兴趣的活动,因此校园藏书的范围应当尽可能的广泛。实际情况是,目前国内学校的学科设置与构建的知识范畴是十分狭隘的,迎合这样的学科范围准备图书,只能让学生们变得越来越傻。另外,对于真正热爱阅读的读者,自由是最高的精神追求。“图书馆应当是天堂的模样”(博尔赫兹),绝对不会是因为里面放满了仅与学业相关的书。

    (二)作为基本因素的时间:

    对于刚开始开展阅读活动的学校,很容易将阅读时间理解为:①专门用来搞一些阅读活动活跃校园文化的时间;②学生自己掌握的课余或课外阅读时间。这都是严重的误解。

    作为阅读环境基本因素的时间,准确表达应该是:学生在校法定的阅读时间这样的时间包括但不限于:
    ①写入课表的阅读课时间(还要特别注意与侧重于经典古诗文的诵读课相区别);
    ②全校性规定的每日阅读时间(如持续默读时间、午读时间);
    ③作为学科课程专门要求的阅读时间(如语文课中指定的阅读时间);
    ④专门用于在图书馆或阅览室借阅的时间。
    无论是在发起学校还是新加盟的学校,须特别考察学校实际开展的大声为孩子读书活动(钱伯斯第8项)与持续默读活动(钱伯斯第5项;《阅读的力量》作者克拉生教授的倾力倡导)的数量与质量。

    (三)作为基本因素的人:

    钱伯斯描述的第14项有能力的成人阅读者(the enabling adult),这是“钱伯斯阅读循环圈”理论中最为重要的一项,在整个阅读环境中起到的是最为核心的作用。明确地说,在校园阅读环境中主要是指的教师,包括阅读教师、普通学科教师、图书馆管理员、校级阅读项目负责人、校长本人,换句话说,应该包含的是所有人,很大程度上也包含家长在内。

    中国大陆地区目前的实际情况是:在正规的师范教育中,儿童阅读教育完全空白,儿童文学的教育几近空白;而与之相关的学校图书馆方面的教育与培训也是完全空白。所以,实际上在儿童阅读领域,学校的全体教师都面临着从零开始的学习。他们要想成为真正的“有能力的成人阅读者”,需要耐心走很长的路。

    我们认为最为可行的解决方案是推广读书会(reading group)的做法:在校际的教师间、在同一间学校的教师间、在家长群中建立大大小小的读书会,重点研读童书(特别强调是童书而不是成年人的书或教育类的书)。这些绝大多数都是从零开始的成年人,只有当自身深深体会到从童书的阅读中获得乐趣,才有望有效地参与、引导并适时推动孩子们的阅读。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在这几年来竭尽全力地推动童书研读会的活动,并且努力帮助各项目学校培养读书会领导人——石头汤项目的重中之重。

阿甲 于2012年10月北京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