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雪__岸
雪__岸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7,320
  • 关注人气:1,2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看什么都不如“看书”

(2018-04-17 09:27:06)
标签:

文化

读后

       如果只看过电影版《白鹿原》,你会以为这就是一个关于“小娥”与“黑娃”偷情的故事。演得好不?好!但这电影真的把《白鹿原》蒸馏一空,只剩下“情色”这个类似黄段子的东西了……
       再去看电视剧版
《白鹿原》,便会诧异地发现:原来这是部波澜壮阔的画卷!!
       如果你再去读小说《白鹿原》,第一感觉便为:这是一部史诗——宏大叙事,跨越晚清,民国,直到1949!!!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米兰.昆德拉的作品中:如果只看过电影“布拉格之恋”,里面的托马斯就是个以医生为职业的花花公子,泡妞老手,他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把衣服脱掉!”,而他的女同事,女病人,甚至包括后来他替人家擦窗户的女雇主都会乖乖听命,以至于电影一开头,毛玻璃隔壁的另外两个男医生不无叹服地说:“这个杂种,他是怎么做到的?”
           然而,小说《生命不能承受之轻》里的托马斯却是一个有个性,有骨头,有风度,尤其是有哲思能力的人,他并不是芸芸众生中随便一个男人。
       因故出诊到一个小镇,托马斯
只在酒吧的桌子上摊开一本书来读,就让吧女特蕾莎芳心初动,因为本镇的男人个个油腻,从来没有人在酒吧的桌上读过书;临别时的一个地址,竟让这个乡下姑娘寻他到了布拉格。一进门他们就拥抱,就那个。但“那个”完了,小说里的托马斯看着感冒中熟睡的特蕾莎会想到“涂满树脂的柳篮里顺水漂来的孩子”——这是《圣经》里的故事,篮子里的孩子便是犹太始祖摩西。可是,这样的思想活动在电影里完全看不到(因为表现不出来,干脆就不表现)。
       电影里的托马斯给人的感觉就是从未失手的情场老手,连擦个玻璃都能跟女房东“那个”一次,而小说里的托马斯在做同样的事情时却充满了讥讽,戏弄,玩世不恭等心理活动,还时不时上升到哲学层面。
       小说里,托马斯开车从瑞士苏黎世回到布拉格,因为他无法忍受特蕾莎这个他认为是柳篮里顺水漂来的女人一个人呆在布拉格而自己在苏黎世。原本一直渴望要享受的生命之轻,因情感的附着反而变成了一种沉重,难以承受。开车途中,他一直在想一件事: 我与她只不过是因为六个“偶然”走到一起的人,如果没有那场脑膜炎病例的出诊,就根本没有现在的一切,也不会有这个“柳篮里的孩子”。现在的这种“非如此不可”到底有多少情理和法理依据?扩大化:所有“非如此不可”的东西,本质上是不是“别样亦可?”
       而电影里的托马斯根本无法“胜任”这样的哲性思考,所以我们只能看到他在乡村酒吧里搂着特蕾莎跳舞,跳着跳着就出了舞池,女人踩着男人的鞋面,男人蒙着她的双眼来到“6号”门前。男人一松手,女人看见“6号”,一个闪身,保持着舞曲的节奏,就进了托马斯的客房……

看什么都不如“看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