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秋浦河--金鸡咀
秋浦河--金鸡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1,269
  • 关注人气:1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泥泞情路——流沙河与何洁

(2019-11-27 09:07:22)
       11月23日的下午,88岁的著名诗人流沙河羽化登仙了。
       流沙河是四川人,他自幼聪颖,大学本来录取的是川大农化系,但他立志学文,后来就走上文学道路。上个世纪50年代他创办了《星星》诗刊。57年《星星》诗刊被指控为反党刊物,他的散文诗《草木篇》被批为大毒草,他被打成右派,在全国范围内,被批倒批臭。流沙河被勒令在省文联机关做反面教材,接受批斗。
      反右刚开始时,他到过西安避风,这时成都川剧团也正在西安演出。演出之余,一群年轻的女演员在骊山游览。流沙河那时已是全国闻名的反动分子,眼尖的人发现了人群中的他,勾着腰,耷拉着脑袋。大家一阵惊呼。天啦,原来猖狂向党进攻的竟是这样一个文弱的青年。女演员中有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他,投去了痛惜的目光,心里暗暗地为他叫冤屈,她就是何洁。
       文革开始后,流沙河被押送回老家金堂县劳动改造,为他送行的只有何洁,此时的何洁已经悄悄地爱上了他。
       回到老家,流沙河做了一名锯木匠。三个月后的7月10日,何洁竟然出现在他的面前,来看望他。8月1日,她又来了,带来了自己悄悄收藏的流沙河所抽的“飞雁牌”的烟蒂和一块洗澡海绵,也带来女子的一片柔情。这次何洁待了两天。仅隔21天的8月22日,何洁放弃了工作,不顾家人的反对,从成都第三次来到这个小县城,这次她决定不走了,她要跟这个锯木头的人生活在一起。这一天正是农历七月七,何洁宣布当晚结婚。点着的破煤油灯算作是红烛,流沙河的母亲做了一小碗红烧肉,一家三口算是办了一个婚礼,而门外还站着背刺刀枪的民兵。
      爱情就这样上路了,但生活却是艰辛。两个人都没有经济来源,跟着大右派,何洁每天都要思考柴米油盐,苦苦盘算三餐的获取和分配。唱戏的身段和兰花指的手都必须为生活操劳。她成了粗嗓门的农妇,开垦荒地种菜,种得多多的再卖点钱买回来油盐。给人家单位加工手套、围腰,甚至将家里的尿水搬出去换钱,什么活都干,什么能挣钱都得去挣。不仅如此,一个大右派的妻子,怀孕了,还要腆着大肚子陪丈夫挨斗;孩子出生了,又背着孩子去接受批斗。真是含辛茹苦,备受煎熬。
       流沙河深情地为妻子写下《十爱》:爱你为爱我丢掉饭碗/爱你为爱我而甘当贱民/爱你冬夜偎热我冰冷的脚/爱你夏夜扇凉我汗浃的身/爱你挽着菜篮牵着儿给我送牢饭/爱你在市场上红着脸讨价还价/爱你不顾面子给人当保姆/爱你不让我知道钱之用尽/爱你一边奶孩子一边唱《宝贝》/爱你一边织毛衣一边读《普希金》/愿来世你做丈夫我做你的妻子/愿我能给你无限柔情。
       文革结束后,1978年底一家人从金堂搬回成都,流沙河调回省文联,何洁被安排到川剧研究所工作,并且也热爱上文学创作,当了作家。苦尽甘来,爱情本应该更是根深叶茂。然而,也许是一个屋檐下容不下两个天才,也许本无原因,用何洁的话,“人生聚散无常、缘尽即散,这其中本无是非可言。”他们在89年协议离婚了,25年的婚姻在人们的唏嘘中划上了句号。只是儿子说,你们都是伟大的人,从此我们兄妹却成了孤儿。
泥泞情路——流沙河与何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