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归于平宁于静
归于平宁于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2,400
  • 关注人气: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股市心理搏弈

(2016-04-24 11:36:38)
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其实都生活在一种无意识的状态中 , 甚至可以说是盲目的状态 。 我们
毫无异议地接受了我们的生活环境和社会文化,以及其中占主导地位的观点和价值取
向 。 打个比方 , 远古时候的牧羊人 “ 都知道 ” 星星围绕地球转 , 怎么知道的?他们 “ 看 ” ” ” ”
到的!德意志第三帝国也都 “ 知道 ” ” ,希特勒肯定会让列车准时出发,肯定能够复兴民
族自豪感,并创造出巨大的财富。
一般而言,我们的教育所倡导的方向,势必将我们引入二元论的思维模式以及两分法
的逻辑推理之中。一个人不是理性的,便一定是非理性的;不属于有罪的人,便必定清白
和无辜;股票市场也只是非牛( ( 牛市,行情看涨) ) 即熊( ( 熊市,行情看跌) ) 的发展态势。
不是/就是.其实就是一种散漫思维模式下最基本的特征。这种看待事物的态度,实际
上把我们的生活简化成了非黑即白的两个极端状态。这种过于简单化的片面思考方法,必
将极大地阻碍我们对事物进行理智的分析。相反,周密的思考则将会让我们看到,牛市中
也会有走势疲软的股票,井让我们有机会采取充分的应对措施。
或许 , 二元论思维模式最大的危险便在于我们对成功与失败的界定 。 按照二元论的观点 , , , ,
如果你不是一个成功者的话,那么,你就是一个失败者。对于这样一幅带有强烈感情色彩
的高级抽象概念,我们将非常有必要停下来,仔细地分析,给出它们的具体定义,并加上
前缀 “ 对于我来说 ” 。对于我来说,我觉得自己可以算得上成功人士,因为我 …… 很高
兴 …… 居住在纽约 …… 并拥有一艘游艇 …… 以及其他等等。在我眼里,他是个地地道道的
失败者.因为他居住在森林里的一同小屋里,写一些晦涩难懂的哲学著作,时不时地,他
还向人们邮寄邮件炸弹 。 成功便是得到你所需要的东西( ( 关于这一东西 , 你必须精确地定义
出来 ) ) 。对于我们整个的世界来说,成功便是让每个人都得到他们各自所需要的东西( ( 上一
观点的推论) ) 。但是,如同其他的情感地图一样,在二元论的两个极端值之间,存在着连
续的光谱值。
生活中,我们所面对的许多抉择,均符合三元价值定位的观点。在股票市场上.我们
既可以买入也可以卖出股票,同时,我们还可以保持我们局外人的角色。面对一只凶猛的
狮子时.我们既可以杀死它,也可以和它交上好朋友,或者干脆拨腿而逃。与二元论的价
值系统相比,三元价值定位系统赋予了我们更多的选择,更丰富的行动方案。显然,更大
的灵活性也将得到更好的结果。
在接受了众多的教育之后,人们往往会发现,自己所面对的问题,原来只需要有限的
选择,甚至两种不同的选择,即二值论与三值论的观点,便能够得以解决。而现实生活中
的大部分情形,包括股票市场,则应该用多值论的观点来处理它们。一位赌徒既可能一夜
暴富,也可能瞬间破产。而 — 位明智的观察者则很可能将赌注分散在不同的篮子里,井同
时投资一部分保值债券和采用多样化的战略和战术。
除了二值系统( ( 即二元系统) ) 以及三值系统( ( 即三元系统) ) 之外,还存在着无穷值系统。
在无穷值系统中,计数的方法将彻底失效,我们只能采取测量的方式。在两个端点之间,
存在着这样的无穷个可能值。为了衡量这些无穷值的状态,我们必须运用工程学中的费力
最小原则。例如,称量钻石的时候,我们会采用珠宝商的天平秤,而一火车皮的煤炭的称
量则必然用到货秤。对于某种现实的应用而言, “ 无穷值 ” 往往意味着 “ 具有大量不同的
值 ” 。我们并不一定对所有的 “ 值 ” 感兴趣 —— 谁会在乎 1 10.01  美元尾数后面的 0 0.000 0 0l l
美元呢? ?
我们从希腊人那儿学到的谚语 , 诸如 “ 过犹不及 ” ” 、 、 “ 实际测量一切事物 ” ” , 往往一针见
血地为我们指出事物的关键所在,但是,却从来没有人为我们阐述其中非同一般的重要意
义 。 显然 , 也从没有人教导过我们 , 让我们按照这些谚语所阐述的哲学道理来生活 : 此外 , , , ,
人们也不愿意去考虑这些 “ 好高骛远 ” 的事情,因为一旦这些 “ 不可能实现 ” 的事情以失
败告终的话,人们便会认定这是一个巨大的失败。
以 “ 实际测置一切事物 ” 为主导思想的人,往往会取得巨大的成功,对于他们而言,
他们需要并满足了这样的生活。他们能够在众多可能值的基础上,作出自己的选择,并能
够意识到白和黑之间所存在的无穷多种灰色度 。 但是 , 绝大多数人却并非这样来看待问题 , , , ,
他们往往不愿花费时间和精力 , 从不同的角度去思考和分析问题 , 他们所希望和所需要的 , , , ,
只是强烈而明显的黑/白式的表达方式.而不是周密严谨的、基于程度或最简朴的事实的
表述方式。

面对选择的时候,人们总是首先选择那些确定的、简单的答案。但是,大自然、日常
的生活,以及股票市场等等,却永远不可能简化到彻底的、可以明确决策的情形。意外总
是无处不在 —— 例如,总是有某支股票在其他股票都呈上升态势的时候意外地调头向下,
或是反之。许多时候。所有的数据看起来似乎确凿无疑,但是,稍后,你却随即发现它的
严重缺陷。生活当中,如果我们能够在炒作股票的时候记住这一点的话,那么,我们也将
因此能够从正确或错误的定论的纠缠中解脱出来。并使我们自己获得许多其他的机会,让
我们自己变得更加熟练 、 更加理智 、 更有实际经验地处理问题 . 最终摆脱失败的行动( ( 以及
股票投资) ) ,而从那些真正有希望的行动( ( 以及股票投资) ) 中获取丰厚的收益。

金钱不能代表一切。能够代表一切的,或者说几乎能够代表一切的,是人们自我实现
的需要。如果你把个人的自我实现统统归结到金钱之上,或是相反,把金钱与自我实现彻
底地割裂开来,你都必将陷入艰难的困境之中。很多时候。投资者们往往把金钱或是股票
看做自己个人利益 、 或是自己的个人资产组合的最大的得失所在 。 如果你把你的资产组合 、 、 、 、
或者说这些资产组合的表现看作是你自己、以及你的价值衡量标准的话,那么,你将永远
不可能成为一个成功的投资者。华尔街。是一个检验人的好地方.它以火一般的事实检验
着人们自私自和的本性,当然,这也是一个代价高昂的检验。按照利己主义的原则,一个
失误即一次失败的投资将无疑造成一次个人的、而不仅仅是一项金融的巨大伤痛和损失。
处理损失的一个更为技巧的方法.便是接受这样的观点,即根据变化了的情况,随时变
更自己的分析和判断( ( 以及看待问题的观点) ) 。要做到这一点,并不是件很困难的事情,只
要你能够调整好自己的思维模式,并愿意接受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的观点和理念。一旦我们
做好了这样的思想准备,我们便能够做到实事求是地分析和看待问题。如果我们必须走一
段小小的弯路才能够到达波士顿的话,我们将不用犹豫,只管顺着它到达目的地便是 ——
我们大可不必非要沿着那条笔直的大道 , 固执地勇往直前 , 而根本不顾及正在修路的事实 , , , ,
只是一味地强调, “ 要死便死,要活便活,反正。这就是那条惟一通往波士顿的大道。 ”
有 — 位伟大的股市高手( ( 我忘了他的名字) ) 曾经说过: “ 如果你对股票市场从来不抱有个人
偏见的话,我想,你并不难获得股市投资的成功。 

盈利的情形,如同遭受损失的情况一样,同样有可能给我们带来痛苦和悲哀。如果我们
将自尊与盈利纠缠到一起,比如说把我们的交易看作是自尊的得失,而不是小麦期货或通
用汽车公司股票的交易,那么, — 份呈现给我们的、写在纸上的利润报告,便有可能造成
许多现实的问题:我们或许会查看和记录这些盈和的信息,或许会因此自我感觉良好,也
或许会因此而痛心疾首,然后,便会为了过早地退出股市,或者是眼看着赚钱机会的流失
没有能够抓住机会而捶胸顿足。对于那些毫无准备的、未接受过训练的股民来说,将自我
牵扯到股市交易之中,同时又缺乏成熟的处理方法,只会导致伤痛和悔恨。有一件事情,
毋庸置疑 : 如果你把完美当作是你追求的标准或目标的话 , 那么 , 艺术( ( 或机器工具或理论
数学) ) 才是适合你的地方,而决不是华尔街。

如果你曾经观察过你的孩子们( ( 或者你自己) ) 如何划小船的话。你应该会知道,大多数
的人们总是沿着一条 Z Z  字形的轨道,划向自己的目标,而且在通往目标的过程中,划船的
人往往不停地回头瞻望小船的轨迹,以判断轨迹与目标之间的关系。这便是所谓的 “ 寻找
平衡 ” ,而调整小船与目标之间的关系的过程则称为负反馈。负反馈的结果通常会导致过
度补偿的现象,这便是我们将看到小船最终划出了一条 Z Z  字形的前进轨迹的原因。当然,
如果我们能够随时调整,那么,我们也可能保持小船笔直的航道轨迹,但是,我们将付出
巨大的体力和精力来作为代价。这一类比同样适用于我们对股市行为的描述,它们也正是
沿着一条 “Z Z ” 字行的轨迹 , , 力图寻找着合适的市场价格 , , 其中 . . 当然不乏忽高忽低的时刻 。 。 。 。
寻找平衡和负反馈的过程始终存在,而股票投资者们则必须在多次的短期调整或某个长期
的调整方法中做出选择,而这有可能将投资者置于更大的收益或损失的风险当中。


在我们生活的文化氛围里,人们客观而分析性的思维方式遭到了教育体系和各类机构
的冻结,以至于人们坚信自己的生存得益于对现状的维持。对生活中的成就、以及对股票
市场的成功兴趣盎然的男人、以及女人们,完全可以和用一些简单的分析方法。来检验那
些盛行的 “ 真理 ”( ( 观点) ) 。以及那些科学与社会的正统观念的真实( ( 准确) ) 性。只需两个简
单的问题,便能够彻底说清楚许多演讲中存在的死角地带:对于这样的表述: “ 这是个熊
市行情 ” , 你可以如此应对 : “ 真是这样的吗? ” 以及 “ 你怎么知道的? ? ” 如果我们能够保
持客观的心态,那么,这两个问题给予你自己的答案,或者是别人给予你的回答,都将给
你带来许多的启发。利用这样的问题,以及这样的忠维方法,必将引导我们更多地进行客
观的思考和分析。

绵羊总是会在它的祖先曾经跳过的那个地方起跳,不论当初导致第一只绵羊腾空跳跃
的原始障碍物是否还仍然存在。过时的信息对人们的影响与此极为类似。这些信息既可以
是一些历史的记忆 , 如有轨电车 、 马车 、 双轮单座的轻便马车等等 , 如果你年长一些的话 . . . .
相信你一定经历过这样的时代( ( 如果你很年轻的话 , 那么 , 你也可能在电影里看到过它们) ) ; ; ; ;
也可以是人们的观点、指示或指导等等,它们由祖辈们世代流传下来,在当今的时代里,
它们或者仍然有效,或者早已成为一些指导我们去跳跃那早已不存在的障碍物的多余的指
示。于是,我们要做的,便是仔细地检验这一幅幅的地图,确认它们是否已无济于我们的
用途.还是仍然继续有效。


在那些古老的抽象地图中 , , 有这样一幅地图 —— 持有或购买那些 “ 好的 ” 股票 , , 或者 “ 安
全 ” 的证券( ( 并把它们放入安全的存贮盒子里.然后,忘掉这一切 ) ) 。这幅地图便是所有的
投资逻辑地图中 , 最为 “ 阴险狠毒 ” 的一幅 。 购买并持有 , 而完全不考虑市场行为的做法 , , , ,
其实质便是不负责任、不尊重事实,它与彻底的赌博行为没有任何的区别。事实上,它就
是一种被动的赌博方式。即便股市的兴衰变任不会造成股票组合的贬值,通货膨胀的威胁
也将让资本的贬值成为现实。证券销售人员( ( 例如,美国政府) ) 决不会一丝不苟地为证券的
购买者们,详细地讲述这项投资的真正风险。
古老而罪恶的保证金
我们可以一眼就分辨一个词语究竟属于褒义词还是贬义词,就像我们可以一眼便辨认出
电影里的好人和坏人一样。即便事到如今,几乎所有的投资者也都仍然知道 “ 保证金 ” 是
9 1929  年那场金融危机( ( 以及其他金融危机) ) 的罪魁祸首 。 。 投机者们( ( 贬义词) ) 企图利用保证金 , , , ,
但却往往落到一个糟糕的下场 。 语义学者们不禁要问 , 借钱去购买股票( ( 例如 , 使用了保证
金) )与借钱去买一幢房屋之同,究竟有些什么区别。


在美国,我们逐新地意识到。一切事物的价值,诸如股票、美元、德国马克、所有商
品随时都在变化 。 如何看待事物之间的相对价值呢? ? 举个例子来说 , 当股票市场炙手可热的
时候,美元的价值将相对便宜,原因是,与过去几年相比,人们花费了更多的钱去购买同
等数量的 M IBM  股票。同理,当股票市场处于熊市状态的时侯,美元将相对坚挺,因为人们
购买股票的花费大量减少。


股市上扬 。 股市跌落 。 这究竟是为什么? ? 媒体( ( 以及股票经纪公司) ) 雇佣了大量所谓的权
威评论家来试图阐释这一其实根本不可解释的现象。有时,他们的解释甚至可以说风马牛
不相及,例如,某天,美联储l (Federal  Reserve) 主席早餐时吃了一只鸡蛋,这暗示着储备
金的利率将出现变化 , 如此等等 。 股票交易者们早已厌倦了这些 “ 鸟烟瘴气 ” 的媒体报道 。
“ 为什么 ” ” ,通常不能够得出答案,而且也往往不如 “ 怎么样 ” 来得重要。或者说 , 通
过观察到的细节以及归纳提取的相互联系和相关性,我们可以得出 “ 怎么样 ” 的答案。
“ 为什么 ” ” ,对于哲学家来说,将牵涉到 “ 意义 ” 本身的 “ 意义 ” ” 。而 “ 怎么样 ” 则更
适用于我们的股票市场。

股票基本因素分析者 (Fundamentalist) .是指那些注重对上市公司本身的研究,并将其
研究成果做为股票操作准则的投资者和分析家。一般来说,基本因素分析者往往看不起技
术分析流派的投资者,反之,技术流派也不把基本因素分析流派放在眼里。
持技术分析观点的投资者们认为,基本因素分析从根本上存在着明显的缺陷。它试图去
解释股票市场的行为本质。而技术分析则根本不关心股市行情的解释或起因,并认为它们
都带有投机的色彩。技术分析将注意力放在了股市当前发生的、以及即将发生的各种事件
之上,也就是说,放在了那些体现集体意志的客观事实 之上 ,例如纽约证券交易所的股票
收盘报价等等。

能够把握股市脉搏的一劳永逸的方法迄今尚未找到,关于这类方法的探求恐怕将延续
到哲学家们的墓穴中了。许多研究方法、分析工具、以及图形表示等,均有助于我们对股
票市场的理解,但是,没有一种工具能够取代理性的观察和具体的实践

有人能够预测未来吗? ? ? ?
这佯的问题,从本质上讲,似乎有些傻气。人们普遍地认为,没有人能够预测未来。
不过,如果换个角度来思考问题的话,我们也可以说我们每个人都在反反复复地预测着我
们未来的生活 。 我们所不明白但却应该明白的只是 , 我们如何以分析性的方法来预测未来 。 。 。 。
所以当我们进行预测的时候 , 我们完全可以对自己提出这样的问题来检验我们的预测 :“ 出
现这种情况的机会是什么? ? ” 以及“ 我们有什么证据来支持这种可能? ? ” 对未来的预测结果 ,
可以通过一些可测量的尺度来考评,或是通过对各种可能性的考虑来具体分析。

牧羊人们都明白这样一个事实:对于一群羊来说,跳过障碍物是永恒不变的“ 真理 ”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如果第一只羊跳过某个障碍,那么,它身后的所有羊都将会相继高高跳起,跃过障碍,而不管障碍物是否真的存在。这便是动物界的习惯。可是,主啊,我们人类不也正是动物界的一个组成部分吗? ? 我们往往不自觉地坚持那些并不合理的 、 弄巧成拙的习惯。我们只有调动起所有的意志和精力,刻意地、合理地做事情,例如技巧地处理掉赔钱的形式 , 我们才有可能赢得未来的希望( ( 或许我们放弃长期持股的做法 , 这正好缩短了我们赔钱的时间) ) 。


我们完全可以把我们所受到的教育,看作是给我们洗脑的帮凶,正是在它的栽培下,
我们的行为才愚蠢得像一头绵羊 , 或一只老鼠( ( 这将取决于你就读的学校的教学质量 , 以及
你本人天生的资质) ) 。 某时某地( ( 或许便是此时此刻) ) , 你的某位老师或许会突然让你吃惊地
意识到,原来世上的种种现象只有一部分符合算术规律。与盲目听信相比,大胆地怀疑我
们所接受的知识 、 公认的观点或真理 , 将使我们获得更多的智慧 , 了解更多的真相 。 总之 , , , ,
你将走上一条实践检验的人生之路。( ( 幸运的是,现代社会已不会再惩罚怀疑论者喝毒药
了) )

有报道说 , 在爱因斯坦发现复利现象的时候曾经兴奋地这样叫嚷道 :“ 有了 ! 复利才是数学真正的奇迹 。” 一旦我们挣脱了算术关系的枷锁 , 我们将发现大自然的美丽—— 事物发展的对数运算规律币论是蜗牛壳的生长,还是复利的计算。股市心理搏弈

损失陷阱
如果你觉得损失让你受伤很深,那么,你最好远离那些不确定性泛滥的领域。或者,换
种方法来看待眼前的损失,把它视为生活或投资活动中不可避免的一个组成部分。毫无疑
问,损失是投资过程必定存在的部分。如果我们无法做到平静地看待损失的话,那么,我
们至少应该接受它们,将它们视为利润的伴生物。这将是我们必须学会的艰难的一课。

利润陷阱
推动股市的 , 是贪婪 、 还是恐惧? ? 或许 , 这只是个人精神上的问题 。 贪婪并不是投资者
过早地卖出股票获取利润的原因,真正的原因可能是人们害怕错过股价的最高位吧。也就
是说 , , 就像损失会造成许多伤心的问题一样 , , 利润也会带来同样的麻烦 , , 如果它们不是 “ 正
常 ” 的利润的话 —— 能够证明我们自己的聪明智慧、道德品质、或过人的财务头脑的那种
利润。相反,一位成热的股市投资者,从不如此深入地分析利润的语义,他们平常地看待
利润或损失的发生。

常识陷阱
常识,就像我们在欧几里德几何学里所接受的教育,让我们十分坚信:在大海上平行铺
开的两条直线,永远不可能相交。这真让人吃惊。但是,它并不是欧几里德几何本身的问
题,这个问题从一开始就没有能够被正确地表述出来。常识中包涵了大量的实践真理,也
正因为如此,它也同时让人丧失应有的警惕。任何( ( 或所有) ) 未经过质疑和检验的常识,都
不应作为我们处理问题的指南 。 。 “ 破产的人不可能赚到钱 。 。 ” 真是这样的吗? ? 你怎么知道呢? ?
在类似的情彩下,在处理这种看似矛盾的事物的时候,玛吉 (Magee) 的方法或许更为有效 。
一个更好的原则便是,了结损失要尽快,收获利润不能急。

预测的局限性
沉思片刻之后,我们都会确信,甚至敢于在等额赌注的赌局中下注,打赌不可能从一
整副扑克牌中随意抽出的一张是黑桃。我们可以坚定不移地继续这个抽扑克牌的游戏,即
便已经连续抽出了多张黑桃,因为我们清楚地知道,永恒的概率定律最终将会应验,而我
们一定会在长时间的抽扑克牌游戏中获得胜利。但是,仍然有人愿意在这样的赌局中,打
赌自己一定会抽到一张黑桃,不仅如此,他们还会在连续的几次成功之后,加倍地确认自
己所采用的方法的高明与正确 。 正确或错误 . 不是/ / 就是 , 这些人绝不容忍任何含有不确定
性的方法 , 他们甚至宁可选择回避与退却 。 他们并没有真正意识到 , 应该检验自己的方法 , , , ,
并作出相应的修改。

股市是赌场吗? ? ? ?
股市既是赌场,也不是赌场。股市实质上是一项经济工具,用于决定物品和货币之间的
交换价值。参与股市的人们正是就此展开博弈,如同生活中的其他类似情形一样 —— 例如
军事战役。
参照我们的类比对象 —— 赌场,我们或许可以通过对赌博游戏的核心要素的分析来解析
股市 (1) 概率; (2) 对手的策略; (3) 各种选择方案下可能的结果。

纯粹的数学概率
从掷骰子的赌博游戏或掷骰子的过程中,你会得到足够的经验和教训:你可以花上几
天的时间来掷骰子 , 并记录下每一次的结果( ( 这对某些持怀疑态度的人来说 , 或许是一项有
益的练习) ) ; 或者 , 你也可以接受数学概率这一精致而简单的解释 。 当然 , 在那些并不公平
的掷骰子游戏里 —— 使用灌铅骰子的游戏中,人们美好的愿望确实有可能实现。但是,在
普普通通的掷骰子的游戏中,我们所遵循的游戏流程,就如同我们日常生活或投资活动中
所遵循的方法一样,其目的都是获取合理的可接受的结果

对手的策略
赌博游戏有很多种,其中包括概率游戏,也包括策略游戏。抛硬币的游戏.便是一种
概率游戏,而股市删属于策略游戏的战场。在这样的策略游戏中,数学概率的种种规律将
失效,游戏参与者们所面对的对手,将是股市。股市属于高级的抽象概念,它代表着游戏
的所有参与者这一集体的总和。

回 报
你是否曾想过,人们( ( 当然不仅限于俄罗斯人民) ) 为什么喜欢玩俄罗斯轮盘游戏? ? 当然 .
当对手失利时( ( 或打碎自己的脑袋时) ) ,人们可以赢到金钱。比赢钱更为重要的,是危险带
给他们的震憾,是赢得所有赌博游戏中最大的胜利 —— 生命本身时内心的震撼。因此,投
机家和赌徒们以及天真和无知的人们总是试图在股市上大发其财。与此相反,理性的战略
游戏者,则会考虑自己预期的损失以及可能遭受的最糟糕的损失,而不会被一夜暴富的神
话蒙蔽住双眼。


细分与最大化
改变我们生活中的各种掷骰子游戏,以及我们头脑中对于对/错、不是/ / 就是、暴利/ /
总损失等等概念的组合,我们将采纳一种科学的方法 —— 细分我们的收益。收益的细分将
通过各种手段来完成:
做那些有把握的事情:
分散自己的赌注:
有原则地管理和控制自己的损失;
耐心地积累利润:
坚信自己采用的方法长期奏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