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下布教
天下布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439
  • 关注人气: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Part 1

(2012-10-20 20:04:36)
标签:

杂谈

分类: ——暗黑复仇——

  Part <wbr>1

 


译者:翻译机仆のS1、翻译机仆の巫师、翻译机仆の牛

暗黑复仇

连队导师巴尔塔萨,暗黑天使第五连


丛林活起来的时候,与之相伴的不是一声咆哮,而是一阵低语。
起初,我们以为那只是风在林木之间吹过,细长的野草摇摆时发出的低柔的瑟瑟声让这一设想变得可信,只有在奥利昂修士(Brother Orion)被猛地拉倒在地时,我们才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头。拉斐尔小队的其他战斗修士们立刻聚集在他的位置,手中的武器对准了看不见的伏击者。 为了追击无情者克拉农(Kranon the Relentless)和他的猩红屠杀者们(Crimson Slaughter),我们降落在这片灾祸着陆场,而过往的经验告诉我们,伏击,正是他们偏爱的战术之一。
只有在我注意到浓密的藤蔓正在使被侵袭的星际战术窒息时 ,我才意识到,这并不是猩红屠杀者的陷阱。
我抽出我的动力剑,向下一挥,切开了那些藤蔓植物,浅绿色的树汁随即喷溅在奥利昂深绿色的动力护甲上。他一跃而起,然后对挂在他胸甲上的天鹰纹饰、长满恶毒的倒钩、已经毫无生气的藤蔓又拉又扯起来。越来越多充满敌意的植物向我们所站在的这一小片空地爬来,暗黑天使们将武器指向各个方向,试图追踪复数敌对目标。
西米埃(Simiel)是第二个倒地的,战术小队的战士们立即转身向将他牢牢抓紧的匍匐植物开火射击,西拉菲尔(Selaphiel)和赫斯奇亚(Heskia)被反常的植物群顶离了地面,后者甚至在被突然顶起的瞬间丢掉了手中的电浆加农枪。爆失枪射击的咔哒声打破了丛林的宁静,大段大段的藤蔓碎块纷乱地向树干飞溅而去,地上也积了厚厚一层。我将我的电浆手枪对准缠绕着西拉菲尔的藤蔓,但是在我开枪之前,疯狂的植物突然从我两脚之间伸展了出去,并紧紧地缠住了我的手腕,与此同时,从上方树枝上伸下来的藤条不断抽打着我的小腿,并粗暴地将我向地面压去。
我用另一只手挥动动力剑,解放了我的手腕,使我能够向正上方开火,用热熔电浆消灭了从上方袭来的藤条。又有两条藤蔓企图缠到我身上,我先用剑挡开了它们,然后用手枪将其彻底消灭。我一路追踪猩红屠杀者至此,已经跨越了太多个世界,走了太多的路,我已将他们牢牢握在掌中,我不允许任何事物阻挡我。扎达基尔导师(Master Zadakiel)之仇必将得报,这项我们已经进行了如此之久的任务必将终结。今日,我将取下无情者克拉农的狗头。
在我左侧,军士拉斐尔(Sergeant Raphael)抽出他的链锯剑,砍断了刚刚爬到安格鲁斯修士(Brother Angelus)脚边的茂密藤蔓。安格鲁斯本人正在用爆失枪的枪托狠砸他面前的藤条,因为此时开枪会射中其他同袍。军士的链锯剑在藤蔓植物最粗厚的部分卡住了,而另一些藤条此时又向他缠绕而去。一股不自然的绿色火焰突然喷发,焚毁了那些藤条。空气中满是浓重的植物烧焦的气味。另一股火焰烧死了紧紧缠上安格鲁斯的藤蔓,在高温之下,绿色的植物瞬间就变得焦黑、皱缩。安格鲁斯甫一倒地,就立即用爆失枪向正朝刚才对他施以援手的同袍——智库馆员图米埃尔(Librarian Turmiel)——爬去的藤蔓连开数枪。
身着蓝色护甲的智库馆员带着一种慵懒的自信走在他的兄弟们中间,好像对就在他身边进行着的战斗毫不关心似的。他轻挥手腕,一簇刚刚侵入空地的藤蔓登时被一团翠绿色的火焰化为灰烬。赫斯奇亚,电浆加农枪已被他捡了回来,再次被一条致命的藤蔓紧紧缠住,但是在阴险的爬行植物能够将倒钩扎进暗黑天使的护甲之前,图米埃尔已经用极度炽热的灵能火焰将其化为了木炭。
作为回应,赫斯奇亚用他的电浆加农枪倾泻起怒火,灼热的电浆喷溅在低矮的灌木上,烧毁了树木,将藤蔓炙烤成了粉末。燃烧的爬行植物扭曲翻转着,顺带点燃了其他藤蔓。而在图米埃尔、赫斯奇亚和我烧光地面上的藤蔓的同时,那些试图从上方攻击我们的藤条成为了其他小队队员的目标,坚硬的爆失弹将那些在树丛中偷偷爬动的藤蔓削成了碎块。
几分钟之后,所有藤蔓就都被清除干净,除了闷燃着的树木发出的轻微的爆裂声和翻滚着涌入异乡天空的灰色浓烟,丛林中的一切看上去都和袭击发生前的样子一样。在我周围,暗黑天使们取下头盔和部分护甲,检查起甲片受到的损伤,并将锋利到足以穿透陶钢的钩齿和倒钩从护甲上扯了下去。检查武器,清理,重新填弹,但在整个过程中,他们都保持着警惕,以防那些疯狂的藤蔓再次出现。在确认他麾下的所有战士都已整备完毕之后,军士拉斐尔向我走了过来。
“你觉得那些东西是猩红屠杀者留给我们的吗,导师?”军士的脸上满是绿色的叶绿素分泌物,鲜血从他右眼下一处被倒钩刺破的地方沿着脸颊流了下来。
“不确定。在我们追击他们的这几个月里,克拉农和他卑鄙的手足一直都很厌恶使用术士。我认为这只是进化上的突变,在一个长期与人类隔绝的世界上,生物的基因进化会变得非常混乱。“在组成人类帝国的无数个世界中,只有一小部分有人类定居——或者适合居住——而那些能够承载生命的世界中的大多数只不过是各种狂暴生物的巢穴。某些处于极端状态的世界,比如死亡世界,全都是些凶猛野兽的家园,大多数都无人居住,有时候连设置探测站的必要都没有。甚至古老的卡利班,我们战团早已逝去的故乡世界,也曾是一块满是致命的植物和徘徊在森林中的猛兽的禁地。
“可以确定的是,如果敌人之前还不知道我们的到来……”我看了看周围燃烧着的树木和野草,浓烟直冲天际,就好像我的故乡世界上的部落曾经用来进行联络的信号。“他们现在一定知道了。”

审讯牧师塞西拉斐库斯(Interrogator-Chaplain Seraphicus)

鲜血在异端的脚下汇成血泊,依照卡利班之书中的教条,我割了他整整四百三十七刀。那个囚徒呻吟了一阵,声音不时压过卡利班之剑号(Sword of Caliban)的引擎那低沉的轰鸣。然后,他开始口齿不清地胡言乱语起来,在高等哥特语和低等哥特语,还有某些我听不懂的邪语之间疯狂地切换,
我回到审讯室后部的桌子那里,放下三刃割刀,拿起一套生锈的钳子。我瞥了一眼我的克罗修斯权杖和装饰在权杖上的三颗黑珍珠,希望我正在拷问的这个囚犯能为我添上第四颗,但很可惜,这场为了纠正古老历史中的错误而进行的审问将不得不推迟。
“我要得到这件事的真相。现在就要。”我把生锈的的刑具拿了出来,而这个俘虏却用他剩下的那只眼睛盯着刑具,然后发出了咯咯的讥笑。
“我再问你一遍,猩红屠杀者在下面这颗行星干些什么勾当?你们在找什么邪恶的器物?”
这一次,这个俘虏给出了一个回应,尽管我并不确定这是不是对我的质问的回答。“他会知道的。我们会让他知道的,他和他的兄弟们。他们都会知道的。”他又笑了起来,而且,剥下他那被腐化侵蚀的动力甲之后,更多的血从他的黑色甲壳上的裂缝中滴到地上。
我快步穿过房间,用我那带着手铠的手掐住了他的喉咙。
“那就是我在这里的原因,叛徒。为了让你告诉我你们在找什么,还有你们为什么找它。如果你不乐意告诉我的话——”我用我空着的那只手把钳子插进了这个俘虏肩上一处很深的伤口中,“——那我就通过暴力来搞清楚。”
当我慢慢地把钳子插进去时,他尖叫着,但我仍能听见破坏他肉体的声音。他挑衅地啐了一口:这团酸液落到了我的肩甲上,开始腐蚀黑色的陶钢,但我并没去理它。“再问一遍。克拉农在底下这个世界上找什么?”
钳子张开了,而这一次,我面前的叛徒并没有尖叫,相反,他咬紧了牙关。他用那只独眼盯着我。
“地狱火之石(Hellfire Stone)。他在找地狱火之石。可你们早就知道这事了,不是吗,审讯牧师西拉斐库斯?你和你的‘兄弟们’。”他又开始傻笑起来,随后他的头突然垂了下去,为了治愈身上大量的伤口,他经过强化的生理机能令身体进入了休眠状态。他肩上那处被豁开的伤口已经停止了出血,而他脚下的暗红色的血泊也已经不再扩大。
我也短暂考虑过把钳子拔出来,但我还是选择把它们留在伤口里,因为我清楚一个豁开的伤口在下一阶段拷问中的价值。两个身着长袍的战团仆役进入了这个房间,我示意仆役们去准备更多的刑具,随后我回到自己的房间中通知导师巴尔塔萨,我们的猎物对我们的了解可能比我们对他们的了解还要多。

克斯塔勒夫*希勒(Kestalev Chyre),猩红屠杀者囚徒

“你正在死去。你正在死去而我们的嘲笑将会永远地折磨你。”
你们现在尽可以嘲弄我,但很快,我就可以摆脱你们那毫无间断的讥讽和嘲弄了。我们都将摆脱你们。
“你什么也摆脱不了,仪式不能净化你的罪孽。它无法赦免你过去的罪行。它是一个骗局,一个对你在来到我们世界,把我们像牲口般屠戮时所用的诡计的理想惩罚。恐恩(Khor’en)那时选择不回应我们的祈祷,但他以不同的方式恩准了我们的复仇——一场对你和你那些叛徒兄弟的永无止境的狩猎。这并不是说你会被我们狩猎,克斯塔勒夫*希勒。这个黑暗天使会杀死你,慢慢地杀死你,而我们将饱啜你的痛苦,接着,当你不再是牧师的玩物并最终死去时,我们将会吮吸你骨头里的骨髓并撕裂你的灵魂。”
我知道我即将死去,从我容许暗黑天使抓住我时我已知晓这一点。但我仍未死去,我仍将在我主的计划中发挥作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基因原体
后一篇:Part 2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基因原体
    后一篇 >Part 2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