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和睦春风
和睦春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5,834
  • 关注人气:1,0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案件之后

(2021-01-24 00:02:49)
分类: 岁月杂谈

        天马行空,与远在北方小城的朋友闲聊,聊至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竟扯出来一桩发生在他们城市的沉年命案。

    1963年初冬的一天,一名工厂女会计到银行去取单位的工资16000余元,出银行后被看到骑车跟一个男人走了,自此,人与钱销声匿迹,从人间蒸发的声无息。16000元相当于现在的三四百万元,此案轰动了整座城市,所有交通要道被封锁,人们不许进出,公安机关进行大规模搜查,但女会计杳无影踪。不久,一个传闻长了腿似的弥散在城市上空,说女会计拿了钱逃匿到国外去了。会计身后留下两个未成年的幼童与而立之年的丈夫,后来的沉重岁月,会计家人饱受人们的白眼与歧视,屡次在运动中受到冲击,两个孩子未能受到良好学校教育,匆匆走上社会找了粗简的工作。二十一年后,建筑工人在一所拆迁平房的地基下,寻到腐化的女会计。公安人员找到原住房那户人家时,屋子里传来一片哭声,原来,男主人早已闻风丧胆喝了敌敌畏。

     女会计是在百货大楼买鞋时偶然相识这家女主人的,女人在那儿当售货员,会计是个爱美的女性,在物质匮乏的贫瘠年代,供需矛盾突出,紧俏物品难求,会计自从认识了女售货员,百货大楼一来新鲜衣物,女售货员便通过内部渠道便宜帮女会计买下。这天,会计取了工资,走不远碰到蓄谋已久跟踪她到银行的女售货员丈夫,男人让她到家去试内部买的衣服,会计一开始不愿意去,想着要把工资赶紧送回厂里,架不住男人有一张巧嘴,连哄带劝把她领回家,进屋后女售货员热情地帮着女会计试衣服,这时,男人从背后向女会计举起罪恶的锤头。

    事后,这对男女将女会计埋在他们屋子东北角,为防臭家里长期熏香,多次用洋灰抹地面,这间小屋也闲置起来不许人进入。风声过后,这一家人过起吃香喝辣、富得流油的糜烂生活。邻居们回忆说,他们的儿子结婚时,婚宴上茅台酒随便喝。二十一年后,事发,男人畏罪自杀,女人病死狱中。

    朋友讲完,话峰一转,说,你知道吗,这对夫妻有一儿两女,小女儿就在我们学校,副教授,退休了。

    我问,他们的父母犯了命案,因果报应,这三个儿女生活应该不如意吧?

     朋友说,错,他们的儿女并不像你们想像那样,过着颠沛流离家破人亡的生活,两个大一点的儿女没受过高等教育,在工厂上班,后来赶上下岗,生活条件差一些,不过,现在也拿到了退休金,小女儿日子过的相当好。

    罪犯的小女儿八十年代初期参加高考,没有考上大学,上了一所财经中专,那个年代教师奇缺,毕业就留校做了老师,教会计学。后来这所中专学校升为大专,由大专鸟枪换炮升为本科,中专毕业的小女儿顺理成章成为大学教师,职称上也被评为副教授。小女儿的爱人是她高中同学,家境优渥,父母是市政府干部,这个男同学还是学霸,高考时凤毛麟角地考上一所著名重点大学的本科,毕业后分配回家乡一家大型工厂,没两年就叱诧风云的当上厂长,企业倒闭后,去了政府机关。

    这户人家的父母事发后,三个儿女均被关进公安机关,三天后小女儿被放出,因为二十一年前她才两岁,懵懂无知,紧接着她的哥哥姐姐相继被释放。小女儿只在关押放出那段日子有些沮丧消沉,随后便坦坦荡荡地工作、生活,绝口不提父母一个字。当女教师们闲聊时,这个说我妈怎么样,那个说我爸怎么样,小女儿并不觉得尴尬,她附和着人们,提她的婆婆、公公如何如何,说的自然而亲切。她的婆家待她亲如己出,生下孩子没用她管过,公婆一手带大。她的女儿大学毕业后考上研究生,毕业留在一线大城市,在银行工作,他们帮女儿在那里买了房安了家。现在女儿生了小孩,由于她从没带过孩子又不太会干家务,便把姐姐带到女儿那里,一起帮着照看女儿的小孩。

     我问朋友,你们学校的老师对她怎么样?朋友说,她在工作中不争不抢,上课来下课走,还经常帮助他人,大家对她评价不错。只是一个与她一同留校的女同学与她不对付,给历届学生讲课,都提名带姓讲她父母的案例,告诫学生不能单独一个人去银行取巨额款项。但后来不知道是不是老天有意帮她,这个女教师三十多岁时,被一场医疗事故夺去性命。从此,校园里再没人提她父母的事,以后,随着老教师不断退休,新教师更新换代,知道她家里事的人越来越少。朋友说,她特别爱穿雪白色衣服,黄一点都不行,夏天的白衬衫有个脏点,赶紧脱下来洗。秋天穿个白风衣,显得人爽利又精神,她生活讲究,注重保养,现在快六十岁的人了,什么毛病没有,只有小时候时落下的一嘴虫子牙,那个年代的人童年吃糠咽菜,没有糖吃,不长虫子牙,她小时候一定咬着蜜罐子长大

    听着朋友滔滔不绝的讲述,我思绪万千,这个案件我早就看过,是共和国以来的大案要案。破案时,举国上下各大报纸竞相刊载,罪犯的小女儿生得逢时,没有赶上血统论的老子英雄儿好汉的年代,否则像她这种地富反坏子女怎么可能去教书育人,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人们已经变得相当包容。再有,这个小女儿应该是个心理足够强大,有生活智慧的人,她大智若愚,知道如何与现实和解,保护好自己。她清楚自己的短处,与人相处时不争强好胜,善意助人,她明白一旦与人有隙,人们会搬出她父母案件这个最严厉的利器对付她,这个伤害是残酷而直抵心底的,会让她一败涂地,她唯有用与世无争、与人为善保护自己。至于爱穿白衣服,是不是一种心理暗示,越觉得自己出身污点父母,越向往无瑕?

      不知道暗夜里,褪去暮霭,关住尘嚣,她洗去铅华辗转反侧不能成寐时,是否会想到被她白日里一笔勾销、不能言表的爹妈?她会替他们向会计一家人忏悔吗?她表面被磨砺粗糙的内心,痛苦吗?她会在静谧无人处,幽幽地呜咽,排遣内心的无奈与深深孤独吗?          

     人世间,不是所有的话,都可以与人言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一直没犯过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一直没犯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