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迎风而立的树
迎风而立的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746
  • 关注人气: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张爱华散文<享受旅行瞬间>之一

(2015-11-09 16:43:10)
标签:

张爱华散文

享受旅行瞬间

口张爱华

鸭绿江200306

   

羊的天堂

   

一个人可以到仙境里去, 从那儿回望尘世, 一个人同样可以来到那拉提。

    春天的一个上午, 那拉提下着小雨, 我穿着雨衣背着挎包独自漫游。嫩绿之满眼、之柔媚, 云雾之恍惚、之隐现, 离尘嚣之遥远、之隔膜… … 离天堂很近了。新疆西部的那拉提, 绵延的高山牧场, 这里最适合你边走边唱或从心底涌出根本不用雕琢的诗歌。那拉提是一首迷醉的乐曲, 还没有被录在任何磁带上。

    必须走很远很远才能来那拉提, 如果不是偷偷的就无法来到那拉提。那拉提的样子一定得借助非凡的想像才能知道----一种美梦与床席之美, 一见之下差点惊呼起来, 之后便再也忘不了了。面对这样的风景, 你会觉得自己以前一直错误地看待着这个世界。

    一个哈萨克女人骑着马, 放牧着大约几百只羊缓缓经过, 羊上高坡, 像一朵其大无比的花朵在绽放。羊和羊呼叫着, 此起彼伏, 真正的肺腑之声。羊在我面前过了一小时, 我听了一小时

。一只黑斑花纹的羊羔停下来,薄弱地叫, 羊群中起来一阵苍劲的应和。大群羊继续朝前走, 百米距离内有两只羊站住不动, 那是羊羔的父亲母亲吗? 它们叫, 羊羔也叫, 大地上都是羊叫, 凄凉, 无助, 单弱( 也许是愉快, 热烈, 互助), 听着听着, 我奇怪自己竟产生了一会儿比一会儿深的感情, 我几乎跪下来, 仿佛这里就是我的出生地, 吃第一口奶的地方。

    能到这样的地方走走应该是我父亲的理想。他总这么想, 经常叨咕。我找一个连脚印也没有的地方坐下来, 湿湿的。小河被卵石和老树根岔成一股股细流, 山坡那边有牧民的毡房, 再远点的山还落着雪。到处是雪水欢响, 叫不出名字的花树再过几天就会鲜花怒放。我坐了好久, 始终没有人经过, 我特别想跟谁说说眼前的那拉提, 很久以后我还想和谁说说记忆的那拉提。没谁相信那拉提,想像不出那种美。我父亲会相信, 他几乎相信万物。我每次出去回家父亲都让我给他讲讲见闻, 有时是母亲不耐烦, 有时是我不耐烦, 我没对父亲讲过多少有趣的事。那拉提多么值得一讲啊, 然而父亲却听不到了。从今以后, 越美的风景对我越成为一种刑罚。想到此, 轻柔缥缈的那拉提沉重起来, 这个羊的天堂, 终于像我所走过的许多具有绝伦之美的地方一样, 蒙上了宿命的色彩。

 

    夜里的门

   

已经很晚了, 当地的朋友忽然提议去吃夜宵, 这里许多餐馆都二十四小时营业。他领我走近道, 一连穿了好几条小巷子, 后来就到了这里。巷子很窄, 有一种阴沉沉的逼仄感, 没路灯, 门缝和窗口也没有哪怕一丝光泄出来, 我都怀疑是不是有人住。两侧的门都很高, 像高大的墓碑, 门中间横着木栓。我看不清门究竟近在咫尺还是相距很远, 或许门随着我的脚步在漂, 忽近忽远。我伸手摸去,凉凉的门锁孔, 门板上干蚯蚓似的纹络, 一扇门眼看着向我倾斜过来… … 我忽然心有所动, 想起了一次次相类似的情景: 我寻找着,推开一扇扇门, 有一次还推开了一座古庙的门, 没有, 什么也没有找到。在黑幢幢的影子里朋友轻声跟我说话, 而我, 则跟着他说话的声音回到我的过去之中, 在毫无精神准备的情况下被叫回到那些消失了的事件、时刻以及我度过那些时刻的一扇扇门前, 等待被审问, 说出背叛的理由。硬着头皮等待。没人再开口, 朋友静默地站在黑影中让人害怕, 我们的目光在黑暗中对视一下, 发现对方都仅仅是一个蓝幽幽的小亮点, 那么小。他眼看我一扇扇门地摸过去, 他了解我, 知道我在找什么, 而那个我失散多年的亲人或是我想找到的谜底, 它一定就藏在这条小巷的某间屋子里, 一张铺着草编凉席的床上, 我发疯般地一个门一个门摸过去, 差点没尖叫起来。

 

故乡

 

    晚上九点, 我坐在天山西麓一家小饭馆里, 饭已经吃完了, 但聊天在继续。小老板是东北人, 很小就背井离乡到了这里, 他说前年回了一趟老家, 吃到自己家里腌的酸菜心。酸菜心?这句话具有一种突在性, 像一条界线在时间中划出了清晰的鸿沟。在此之前, 我望着柔软平滑、轮廓勾勒得纤细入微的高山牧场, 感觉自己无比幸福沉静地栖息在晚上九点依然很绿的牧场上, 是只有了着落的鸟。酸菜心! 这句话像块石子稳准地投掷在我身上, 我被惊扰到寂寥的天空。小时候是拿酸菜心当水果吃的, 很久很久不吃它了, 把它忘了。小老板说酸菜心时嘴里发出水气盈盈的声响, 让那三个字紧凑、滑润, 颜色洁白而酸甜, 既让人难受又让人幸福, 随之而起的是一种密不透风的情绪。小老板会做地道的新疆拉条子, 熟知当地人各样风情, 感情里却是酸菜心。他为我添上茶, 望望窗外, 轻轻说: “ 老家这时候大概睡觉了… … ” 我看看表,九点一刻。我们一齐望着窗外, 天还大亮着;故乡这时早就黑黑的了, 比较纯粹的黑夜, 闭上嘴感觉牙齿间有沙粒。有一段时间我回老家伺候生病的母亲。母亲躺在炕头, 冬天, 窗外只有烟囱矮粗模糊的黑影。母亲说, 把窗帘挡上吧。不到七点我也在炕梢睡了。什么新闻联播, 什么佳片有约, 我觉得都不重要。我躺在被窝里, 听着母亲高一声低一声的哼哼, 世上只剩了这么一种声音。睡吧, 睡了也就忘了。我怎么能想到有一天我会在远方和陌生人说起这些? 说这些时心里那种密不透风的感觉没有改变。那个陌生人, 由于听了这些就像与我有了共同的往事, 共同的对某一时间片断的遗憾之情。

 

    乞者

   

我们不能不感谢乞丐, 乞丐所给我们的比我们所给他的更多。

                                       — 《爱的教育》

 

    当时, 我和他约有三五米的距离。他坐在路边台阶上, 样子颇像疯颠而快乐的济公,坐着又像蹲着, 蹲着又似卧着, 花白的头发随风而动, 长短不一, 向太阳方向偏着脸, 朝一只手上吐唾液, 去捻另一只手上的毛毛钱。钱有一个烧饼那么厚。我翻翻兜, 找出几张毛毛钱, 经过他身边时伸给他。

    他突然抬头, 似乎吓了一跳, 拿钱的手向心窝处躲。满脸皱纹眼睛细小的老头, 衣扣错位地系着。当他明白我的意图后, 头和肩膀梗硬地耸了耸。他生气了, 不瞅我的钱。他本来正快乐着, 我打断了他的快乐( 用我们一贯的对乞丐的看法, 他们能有快乐吗? )。他低下头, 扭扭身子, 想继续手里的动作, 但由于激动又继续不下去, 嘴里嘟嘟嚷嚷着什么。他受到了伤害, 我也受到了伤害。我涨红了脸站在那里不知所措。他拒绝。那一刻, 我忽然觉得他就是世上最不能原谅我的那个人。

    后记: 随随便便的施舍有两种含义, 一是在别人身上寻找优越感; 二是为自身的内疚寻找脆弱的解脱。

 

    旧居前的男人

   

我经常从我住了十几年的旧居前经过,慢慢的。阳台上悬着干葱, 晾着衣服, 后来又有了一片一片小孩的尿布! 有几次, 我绕道回来再看一遍。那天, 我看到这么一幅场景: 一位中年男子拄着小行李车坐在我旧居前水泥井台上, 套拉着脑袋, 像是头晕。我看不清他的脸。他像是出门回来, 又像是要走, 也许丢了钥匙? 一只小狗, 带着悲伤的表情注视着主人。主人一动不动, 它也一动不动, 竖着耳朵。这大约是两年前的事了,我为什么想起了它? 此刻我是在旅行途中,正坐在一户陌生人家的门口, 等着去城里的大客车经过这里。对面一扇双开门黑漆门,门锁着, 锁头已经上锈了。大客车终于远远地开来, 带着一路扬尘, 晃晃悠悠的, 我松口气, 站了起来, 可是不知怎么回事, 眼眶里竟盈满了泪水… …

 

    朋友和他的弟弟

 

    我到这座城市来就是为了看望老朋友的。他设宴, 还有他的弟弟。我看看哥哥, 又看看弟弟, 酷似。我又反复看过来看过去。

我忽然发现弟弟是我的朋友, 而我的朋友成了另外一个人, 是谁呢? 他弟弟看着我。我觉得置换过去的不仅仅是形体, 还包括所有细节---有一次, 我们到哪儿参加一个会, 我头发缠在连衣裙顶端扣子上了, 是他帮我解开的,我们是二十年的朋友---这个细节他也给了他弟弟, 从弟弟眼神中我知道他清楚这个细节, 而哥哥却忘了, 他眼神茫然, 注意力分散,除了胖似乎什么也不记得了。这真让人伤感, 哥哥做那个风趣、幽默、体态适中的人做腻了, 就像一件衣服穿腻了, 给了弟弟。将来有一天, 我多年未见的老朋友见了我和我妹妹, 会不会也这么想? 这么一路想下去, 觉得杯盏之间充满了鬼气

 

    骑骆驼的伴侣

 

    我紧紧抱住他的腰。只能这么抱着, 两个人挤在一只骆驼的两座驼峰之间是挺尴尬的。骆驼在沙山上缓慢行走, 其实看进眼里的风景实在有限, 我的注意力在这个男人的手指上: 他拉牵骆驼疆绳的左手只有四个手指, 小手指不见了。他矮墩墩身材, 宽肩, 嗓门大, 在饭馆里容易跟人吵架。他讲小手指的故事。一次和人打架, 他打败了, 一气之下把自己小手指剁下, 嚼吧嚼吧咽了。他说“ 嚼吧嚼吧” 时我差点儿摔下来, 我更紧地抱住他的腰。眼前的沙漠一望无际, 没有人烟, 我想像自己是个被抢去享福的压寨夫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