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夫妻愈是亲密,就愈经不起吵

(2018-01-09 22:28:26)
标签:

杂谈

夫妻愈是亲密,就愈经不起吵

作者:朱香记(富书签约作者)

01

父亲拿出牙签,细心地帮母亲剔起牙来。

70岁的母亲摔了一跤,刚做完手术,行动不便,还在卧床,年纪大了,牙齿容易塞,骨折的手不方便剔牙,一喂完饭父亲就会主动帮母亲剔起牙来。

“张开嘴,左边张大一点”“疼不疼”,“不疼”“大牙,快剔大牙”,“右边这颗”......

两个人絮絮叨叨,你说一句,我说一句。

眼前的温馨的画面让我禁不住想起年轻时二人的磕磕碰碰。

父亲性子急躁,大大咧咧的,母亲性子慢,细心些,尽管他们也相互包容,但是一辈子的柴米油盐中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矛盾,更何况他们的性格差异还挺大。

记忆中他们就是吵吵好好的,甚至在我高考前一天还吵到夜里,已经忘了他们是为什么事情吵。只记得当时二人你来我往,喋喋不休,最后妈妈说了一句,“孩子明天考试考不好看你怎么办?”他们才停止了争吵。

印象中年轻时的父母亲就是这样吵来吵去,大事小事都要拌上几句嘴,慢慢地老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很少看到他们吵了,反而成了最温暖的老伴。

因为母亲近年来身体不好,在家里父亲把家务全包了,每天叫母亲起床,定时提醒母亲吃药,老两口手拉着手一起出去散步,二人说话有商有量,早没了当年的唇枪舌剑。

母亲住院父亲也执意要自己陪床,不让我们陪,夜里请了护工,父亲每天早早就到病房,给母亲喂早饭。

即使我们在身边也是自己抢着照顾母亲,有时我们护理母亲哪里手重了还要挨他批评。  

有一天和他笑着讨论起年轻时的吵嚷,今日为何有了如此巨大的变化,父亲笑笑,说:

“吵一世,你们大了才知道,她在最年轻时和我一起变老,真的是小伴变老伴,我病了她照顾我,她病了我照顾她,你们有自己的忙,只有我们是最好的相互陪伴。”

父亲文化不高,可他说出的这番话,我似乎听到了最美好的语言。

果真是,多少老夫妻都是如此。

年轻时在柴米油盐中有无数次想掐死对方的冲动,但都在岁月这把刀面前磨掉了锐气,也因为对方的相依相伴,最终过成了最踏实的日子。

当年老了,需要搀扶的时候,儿女们忙着工作,忙着管孩子,忙着自己曾经经历过的鸡毛蒜皮,再孝顺的子女也有力不从心的时候,陪伴自己最多的还就是那个吵了一辈子,好了一辈子的老伴儿。

年少时的夫妻常常吵嘴,认为对方令自己这也不满意,那也不满意,不在乎对方的感受,还有的夫妻各玩各的,因为孩子才相聚。

而到暮年,方知那个吵了一世的伴侣才是最好的老伴儿。

谁没有青春年少过,当年老时方知一切繁花都将归于如水的平静,而平静是最长久的温暖。

02

母亲住的是骨科,很多因为老年骨质疏松而骨裂骨折的老人住院,像父母这样年纪的老人比比皆是。

大多都是老先生病了老太太来陪,老太太病了老先生来陪,即使很多人家有子女或者护工陪护的,老伴儿还是要来守着。

有一位老大爷,90岁,第一次见到他时,戴着瓜皮帽,穿着一身精致的大衣,走路还挺精神,耳力不太好,跟他打招呼要大声些。

但从外表完全看不出90岁的样子,看起来应该是位老知识分子,聊起来,果然,退休前是一位教师。

老大爷的夫人也是很精神,只是腰不太好,杵着拐杖,我以为可能老人家七十多岁,结果一问89岁了,才比老伴儿小一岁,退休前是工厂干部,腰不好是三十多岁时就伤到了,所以一直走路都很小心翼翼。

老大爷是因为骨裂住的医院,不是很严重,做的保守治疗,不用卧床,所以老两口做完治疗后会去散步。

每天老两口相互搀扶着,说说笑笑,因为耳朵很不好,说话很大声,我们常常能在病房里听到他们的对话:

“你药吃了吗?”

“吃过了,不就是你刚喂我的吗?瞧你这记性。”

“哦,我都不记得了,还好你记得。”

“可不是,要不是我记着,瞧你怎么办......”

很日常也很琐碎的对话,这90岁的老两口说起来,满满的温馨和感动。

老太太身体也不好,每天杵着拐杖小心翼翼地来到医院,就是要自己来陪着老伴儿。

我们聊天时劝她找一位护工帮忙,老太太霸气地说“找什么护工,我就是他的护工。”

“我老俩个相互照顾惯了,换别人照顾可不方便,我自己在家里也不放心啊,老伴儿老伴儿,不就是现在做伴儿吗?”

这样一位拖着病体的高龄“护工”,不就是因为“老伴儿”这个词支撑着吗?

自己也是需要照顾的年纪和身躯,却因为对方需要,老伴儿就成了对方的“护工”,就是彼此的依靠。

这老两口儿想必也是经历了人生的大风大浪,最终还是老伴儿是彼此最大的保护伞。

03

有一部微电影,名字就叫《老伴儿》。

说的是一对老夫妻,老先生以前每天都买玫瑰花送老伴儿,可是老伴儿得了老年痴呆症,已经不记得他了,老先生每天都去医院照顾老伴儿,以为老伴儿也记不得玫瑰花了,所以就没再买过。

有一天老先生经过花店突然想起过去送花的烂漫日子,于是又买了一支玫瑰花,来到医院,开门那一刻,发现老伴儿对着花笑了,原来他还记得花,应该记得的就是多年的夫妻恩情。

虽然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对方是谁,却依然记得那些花儿。

于是之后老先生每天都坚持买花,陪老伴儿一起吃早餐,一分钟都不迟到,把这当作最重要的约会。

他心里一直有那个信念:不管你记不记得,我都在。

夫妻一场,磕磕绊绊,盛年时可以不在意对方,暮年时方懂老伴儿的深意,读懂这份浓情,需要一辈子啊。

夫妻愈是亲密,就愈经不起吵

04

创立了《摄影家》杂志的著名摄影家阮义忠和他的夫人袁瑶瑶二人的故事也堪称“老伴儿”的典范。

阮先生摄影水平高,夫人外语能力强,二人相辅相成,周游列国,拍下了不少经典的摄影作品,可是在他们的生活中,也是曾经一地鸡毛。

年轻时在工作中,阮先生写文章,夫人会提意见,有时候傲气的阮先生受不了,反唇相讥,就这样,写着写着,两人就会吵起来,经常吵得写不下去。

后来阮先生明白,身边这位批评家的言论没法不听,又不能把她赶走,只好封她个“阮评家”,意思就是:专门批评阮义忠的专家。

而阮夫人性格比较单纯,吵过以后总是一句话“没啥好计较的”,很快就能雨过天晴。问题是,她忘得快,也不能记取教训,过一阵子又开始吵。

吵了很多年,有了多年的“战斗经验”后,阮先生深知,跟她动肝火,对自己一点好处也没有。

于是感悟出一件事:夫妻愈是亲密,就愈经不起吵,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想讲的话先吞下去,伺机再沟通。

就这样,吵了大半辈子的夫妻俩,在年老的时候,不吵了,夫人不爱收拾家里,阮先生爱收拾,每天四五点起床打扫屋子;夫人很会烧菜,就多烧菜,就这样,他们成了彼此最好的老伴儿。

阮先生说:

“两个有缺点的人,磨合得好,就会变成完美的结合,磨合得不好,无论谁是玉、谁是石,下场就是俱焚。”

“能互称一声老伴,其实就是两个永不放弃对方的人,共同寻找着在每个阶段结合的方式”。

像阮先生说的一样,很多老伴儿就是永不放弃对方的人,共同寻找到了每个阶段结合的方式。

比如我的父亲母亲,医院里遇到的90岁老夫妻,还有微电影里的老夫妻,老太太已经忘记老先生,可是老先生也找到了在这个阶段与对方结合的方式,永远不放弃对方。

05

李荣浩有一首歌《老伴》,唱到:

“谁叫我很青春,谁叫我笑,只有你能叫我,不怕老去。

有一天,春花秋月,夏蝉冬雪,不会散去;有一天,一关上门,一躺下来,不再离去;

有一天,爱看的天,爱踏的地,我爱着的你,陪我美丽的老去。”

老伴儿,就是如此。

盛年时,我们也许会忽略对方,暮年方知那个牵手多年的人才是真正的老伴儿,陪伴彼此幸福地老去。

长按识别,进入当当购买富书首部合集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朱香记,富书签约作者,两个孩子的妈妈,因为陪伴孩子而辞职,和孩子一起玩着长大的日子,用心生活,努力思考,尽力学习,用力去做一个最好的自己,也给孩子一个最好的榜样。本文首发富书(ID:zhongchoudushu),百万新中产生活学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