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方晓翎
方晓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4,728
  • 关注人气:1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超级系统:德州扑克部分

(2012-08-08 09:38:03)
标签: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教程

方晓翎

教程

扑克

梭哈

体育

分类: 扑克相关
《超级系统》和《超级系统2》是赌王道尔布朗森的经典著作,其德州扑克部分被誉为德州扑克的三大圣经之一。1和2的德州扑克技术内容基本上没有什么区别。 以下内容是笔者综合了网上多个中文版本归纳而成,并经过一些修正,修复了一些明显的翻译错误,和中文语序,还对一些模糊的地方加上了笔者的猜测。
超级系统一书写于很多年前,但其中的德州扑克技术有不少要点仍未过时。阅读这个文章最重要的是领会其中的精神,在牌局里面融汇贯通。此书不适合入门的初学者看,如果你觉得看不懂里面的内容,切勿在牌局里面生硬运用。
在此书发行之时,道尔布朗森的风格显得非常激进,用今天的观点来看,此书阐述的打法介乎于保守流和进攻流之间。

--by 方晓翎

超级系统2 (德州扑克部分)   
当我决定重写超级系统时,我有些犹豫,20多年来无限德州扑克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今日的玩家对比昔日来说更具有理论性和攻击性。面对着一桌半数以上无线索可寻的对手时,你不会再有那种面对你最喜欢的食物的感觉。
  我坐下并重写这书,只为奉献今日德州扑克之理论标准,但你知道吗,我15年来没有再审视过我以前的忠告,当我现在审视他们时,我只是不断的点头并默默地说“丹尼,那是对的”
  对于你们来说,这些忠告与我最开始写《超级系统》时一样具有价值,而对于我来说,我只有调整我的扑克战术,因为太多的对手读我的书,如果我仅是照单抓药那就过于平庸了。
  你不必完完全全的做,而应该以你原有的方式结合我书中的精神来行事。
在此书中,我增加了一些新的想法并且拓宽了某些概念。但过去与现在一样具有价值的东西还是他的核心。这里我认为结合我过去和现在的概念,就能征服世界上任何无限扑克玩家。
  无限扑克是你不得不进攻的游戏,他另一个特点就是他变化无穷,你不会感到乏味。
如果你想成为一个大的赢家,你就不能只玩那种安全的牌型。我的扑克哲学就是“尝试赢下大的POT并顺带赢下那些毫无悬念的POT”
多年来我就一直在听到人家说我是何等的运气,但简单的真相却并不如此,每个人都会一时运气护体,但谁能一直就运气下去?成为一个年复一年的赢家光靠运气是 不行的,我却做到了,那么就一定有另一些原因,你很快就可以发现这“另一些原因”。我以幸运者的身份出现在一个大POT时,我通常只有最差的手牌。有非常 多的理由来说明我是一个攻击型的扑克玩家。我不时拿下些小POT,我总是加注底池,重锤他们。我不愿任何人阻止我这样做,也不想任何人来攻击我。如果我拿 到拖牌,我下注,如果碰上RAISE,我不会停下来,我会全进,如果数量合适的话,这就是我通常用差牌赢下POT。
  有时我会在一个大池中CALL一个非常小的下注,当我知道我的对手试图用它来获得一个拖牌机会。如果我决定赌这把时,我的对手必须有很多钱在台上。例 如我手中T9 ,池中有10000,FLOP是8 3 2,就这种跛脚的翻牌,对手是个紧手玩家,比方说,他试图用一个1200的下注拿下池子,好一个怯弱的下注,我会CALL他,希望拿到J或7 ,我就在第4道街拿到头尾顺拖牌。我也希望拿到T或9 ,我就很有利在第4街拿下底池。 无论我的牌力有无增强,那个紧手玩家在FLOP的怯弱的下注就是叫我去拿下这个POT。大多数情况下,我将这样做,当另一张牌落下之时(无论它是什么), 我会下一个大注,因为我相信他会盖牌。你能想像出我从不下这样的注(似乎应该是:你不能想像出我下这样的注)。
我已经获得了一个激进玩家的坏名声,并不想失去它,坏名声使我拿下比我份内的更多的钱。大多数情况下,我的对手害怕与我对抗,他们知道我倾向ALL-IN ,因此他们没有真正的大牌时都会把底池让我。这些累计的小池也是一大笔财富。这就是我成功的秘密。如果我赢下了10个小POT(别人没牌时),每个池 3000,我就能负担一个2:1于我不利的30000的大POT。如果没有小锅的积累,我就不能克服大POT来临时对我不利的胜率。当然我不会跛脚进入一 个大锅,当我做出一个有力的下注或加注时,我都有相当的出路,根据赔率作出行动,这就是我以幸运者身份出现的诀窍。做为激进玩家另一个好处就是,别人不知 道你的底细,那些手紧的玩家就像一本打开的书,他们从不尝试玩得松些。你不停的下注,下注下注。你的对手会把你小看成激进者。他们知道你想要拿下所有的底 池,因此他们有时就会采取手松的行动,但最差的牌不会总是输掉POT,一两次有效打击后,他们会害怕与你冲突。因为你的玩法迷糊了对手,他们不知道你是否 会ALL-in或其他的行动,一但你做到了这点,你就取得了优势。
  当然你不能每把牌都激进,有时要慢玩,有时要立即盖牌,绝不要一开始就BULLF并在没有出牌的情况下持续BHLLF。除非我90%会在FLOP后加 注,否则我不会起首加注。如果FLOP 很烂,看起来无一人从中得到加强,我会BET并拿下池底,即使我在FLOP也一无所获。
如果我被CALL,我通常会放弃,除非我有一些出牌,例如3张或卡顺。有时你能通过持续的重锤一些对手从而赶跑他们,而手上没有出牌。但最好是在有出牌时下注 。
  当我知道我有可能拿着最差牌的时候,偶尔我会提前ALL-IN,并一再受到惩罚,你很难理解,我这样做是因为不想让人针对我打牌,让他们阻止我的激进。如果我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我就不再会拿下那些谁都没牌的池啦。

小的连张
小的连张是我一种最喜欢的情况,我在FLOP 之前用一个小的同色连张RAISE,而我的后面只有一个对手CALL。在这种情况下我就推断他是一个大对,中对好了。这正是我想要的,FLOP是A XX。
我有9-5个出牌,我就要主导牌局并要下注。如果他反击,我就清楚知道他有对A或更强的牌力。这样的赔率情况还不足以让我放入所有的钱。但我不愿让这个家 伙(可能是一个高手),拿着JT也同样的这么打牌,当FLOP后我什么都没有时,如果那样,我不得不盖牌让他成功。因为我不能让他成功,我要他怕我,要他 形成一个观念:我会保护我放入池子的钱,并他对此毫不怀疑。因此我提前ALL-IN。
FLOP 这样打牌能很快的拿下底池,因为我是以玩有理和无理牌而闻名的。我置他们于一个艰难的处地,我FLOP 可能是3条。2对或顺子,迫使他们进入防御状态并作出很多猜想。
就算他们CALL也没不见得是什么坏事,我有一定的出牌。如果我成顺子,将会打击他,并且看上去我是多么的幸运。就是这样,我成牌或不成牌,我一旦涉足其 中,我就是赌是否能拿下这个POT。我因为他CALL而失败,仅仅是运气不好,等会我还尝试这样做。实际上我有超过1/3的情况凑成顺子,后门2对或3 条。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是我喜欢76甚于98,原因是98在FLOP凑成顺子时你通常会发现别人有更大的牌力,比如FLOP 是 Q-J-T,AK会置你于死地,蠢货手中的K-9也要结果你小命。我曾很多次的FOLD掉这种顺子,对于它们我总是十分的小心,毕竟别人更喜欢手中拿着些 2张大牌。但67成顺就不必担心这种威胁了。我将讨论小连张的详细打法在梢后的章节中,在此仅提前指出这是我所爱的手牌之一。

3节棍拖牌
另一种我喜欢的牌型是3节棍拖牌,它非常具有欺骗性,无限扑克中我是特别的爱玩,他具有头尾顺一样的优点,但更难让人识别,我总是加注当能用他们赢下大底 池时。比如你手牌是QT,FLOP是A-J-8,瞧见了吗,这是非常有欺骗性的。只要来个K或9都能成顺牌,另外,有人有AK这样的手牌,他就面对着大的 麻烦了。3节棍拖牌是一种非常好的赌博性的牌型。5个以内的牌都能形成3节棍拖牌,例如 76,86,96,T6。大于5个就不具备了。如Q6。        在这节最后会有所有的3节棍顺牌列表。
当你在FLOP遇上3节根顺牌时,你应该仔细的看看到底哪个是能让你形成坚果顺牌。又比如你手牌是J-9,FLOP 是K-T-7,8和去Q都成顺牌,但8才能形成坚果,如果来个Q,拿AJ那个就让你出局啦。无限扑克中必须小心这点。在家里不断练习直到不犯错,当然还要 迅速做到才不会被超时罚出局。
刚才那个例子,当Q从天而降时,拿J9的玩家很轻易的认为他拿着最大的牌型,直到别人向他展示手中的AJ并拿走钱时,才如梦初醒。
照着下面的去做,你能很容易的识别你是否拿着坚果。
1:顺子的最大张在你的手里;
2:顺子的最大张在台面上。          
无限扑克中你拿到卡张顺而不是局中的最强牌力,这种情况是少见的,如我前面指出卡顺会成为真正的好牌因为花少许钱会让你赢下一个大的POT。但你几乎从来 不要准备打一手单张卡顺而且还不一定是坚果,这是一种成功率不高的危险尝试。如果你还是决定这样做,那就确保着个顺是坚果。
举个例子, 你手牌QJ,FLOP是9 8 4,现在你是单卡顺,想留在局中等候T的到来而一举拿下POT,但如果你手牌时65,这个牌局就不值得玩下去,因为有2个顺子正等着吃掉你,789TJ, 6789T,永远别玩这种垃圾拖牌。
在你决定继续一手单卡顺前,你应该用些理由相信你的对手会和你玩下去,一旦你成顺牌。我的意思是:单卡顺是个好牌,但仅是在你能赢下一大个池的情况下。这 时才可以做这个成功率不高的冒险尝试。你希望你的对手是台面最强的牌。如果FLOP是 8-9-4,你希望他是3条9,而不是A9,至少希望他手牌时8,9或更强。总之希望他有很大的牌。此时QJ对付3条9比对9更有利,仅因为能赢更多的 钱。对手会轻松的放弃一个对,而盖掉3条就难。
以单卡顺进入一个有潜力赢下一个大POT时,这就是个好的手牌。但你也不得不还要做出一些选择,被对手一眼望穿的牌型就不要打。就如前例,不应该不采取行 动去等待T的到来,面对FLOP8-9-4,手牌QJ非常虚弱你的对手会推断你握有76,当T落下后,他会很谨慎的CALL一个大的下注。对顺牌的恐惧会 完全吓晕他。   
但是有一种顺牌就隐蔽些,当T到来时,会让你有机会大干一票。设想你手中是Q 9而FLOP 是J-8-2,你想拿到T,在这里顺牌会很有欺骗性的,这才是你要玩的能让你赢很多钱的卡顺。他是多么的不明显阿。

对付弱小的对手
有一些特定的人,他们第一次玩扑克比赛并几乎很快成为明显的弱手,他是个极端的应CALL虫,他的下家是不可能恐吓他的。即使我从没和他打过牌,我也不需 要花很多的时间去深入了解他们这类人,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和千数计这样的人坐于一桌,当我和他们共处于一个底池时我知道该怎么做,更准确的说是,我知道什 么不该去做。 不要试图去BLUFF 他们,一次也不要去做。与他们争夺一个POT时,我会很快作出决定,我将要展示我的手牌,如果他有幸击败我,也可能败于我。我就是这样想的。但是有一些非 常好的玩家在比赛中试图将他们杀出局,迫使他们放弃底池。他们持续的BLUFF却鲜有成功之例。如果他们手上握有些牌,他们就变成极端的应CALL虫,以 远远超出他们牌力能采取的行动来结束一手牌。面对1000:1的机会他们照干不误。他们简单的行为却使得那些很有经验的老手实实在在的将钱送给他们,给他 们让路。就是因为他们做了错误的事:恐吓鱼。去恐吓一个将要CALL你的人是愚蠢的。你不能去BLUFF一个糟糕的玩家。他们会以任何手牌应战你的下注并 且在应该下注时采取过牌的行动。一个干脆的观点:你不要想成为逻辑专家以试图分析他下面会做什么,你只要知道,他在局中,他有一定牌力,他不会因为你的 BLUFF而盖牌。综上所述,你不要和这类人一赌输赢,不要赌博。展示手牌,作最基本的事情,不要下套,不要取巧,不要联想,就用最直接的扑克手段对付他 们。例如一个弱手加注进入,在FLOP过牌,在第4街也过牌。我就本能的下注,不管我拿着什么牌。因为我知道他什么都没有。这就是战术上的优势,他的行动 告诉我他是否有牌力,毫无秘密可言。
对于高手我能够通过调整战术而或得优势,如前所述,我像刺刀一样出击拿下POT,在有弱手的场合我照做不误,但因为他们的在场我会调整,如不管手牌就 FLOP前加注,FLOP他CHECK,很好,我决定打一把,盲牌,反正他什么都没有,难道不是这样,他有牌会BET。但我也要被迫做出更进一步的调整, 如果他在FLOP是CHEC K-CALL,我得相信他有些什么,此时没有顺面和花面,他应有一个台面稍弱的牌,有强牌他会下注的。在第4到街他继续CHECK-CALL,这样我知道 我们将会在最后摊牌。与弱手这样对打有时我FLOP会来个真正的大牌,3条之类,我会过牌,如果他有些什么,他BET时我就能随时痛击他。
正常的说,我不会慢玩这手牌,我总是主导局面,但对于弱手,我不介意给他免费看牌的机会如果他FLOP什么都没有,希望后面能增进他的牌力,从而有机会击垮他。
面对高手,想在战术上取得优势会更难,一成不变的方式不起作用,你就这样做,他却早已洞察。就像他很明显的偷POT,我就会RAISE,就算我什么也没有反正他会盖牌。
高手会看穿明显的东西,而我必须去欺骗他们。我甚至会欺骗一群高手。比如,某人在前位RAISE,之后有3个家伙CALL,我也许闭着眼就放一个大的 BET,试图以此一举拿下。对付高手,你要有很多办法和策略。面对菜鸟你确要严格控制你的手段,永远不要忘记下面的话“不要启动精巧的机关来杀鱼,这不管 用,精巧的机关是对付高手的”另一点你必须明白,鱼是千差万别的,他们并不是总如我前面所述,有的确恰恰相反,一些鱼好牌CHECK,坏牌BET,他们顷 向于恐吓别人,并且从头到尾都这样干,一旦认清他们,你就不停的过牌让他们把钱通通恐吓到你的口袋中来。注意,我没有说去CHECK-RAISE他们,你 并不想把这类人赶跑。事实上,多年来我极少用CHECK-RAISE,在过去的年代,这是一种虚弱的手段,当某人似乎可以赶跑,也许我会向他过牌然后 CHECK-RAISE,仅仅此时用一下而已。我的的确确不常用它。今天牌手们更加具有攻击性,这就有更多的机会来实施CHECK-RAISE。即使是这 样,在我的扑克哲学中,CHECK-RAISE也不是一个不可或缺的部分。这一点与其他职业牌手不同。你可以想像到,我遭遇的CHECK-RAISE比一 般人要多得多,因为我是如此的激进。某人有牌,他会向我过牌并希望我BET, 通常他是对的,我BET,然后他RAISE。令人惊奇的是,如果你采用我这种打法,你不会持续的担心遭到CHECK-RAISE 。采取激进的打法,当你每一次BET时,你也许会想“这下他们将抓住我啦”。甚至你会认为,你是遭到CHECK-RAISE最多的人,当你这样做而对手却 一次次盖掉那些无论何时都应该向你BET的牌时 ,你会吃惊的。这又回到我玩牌的一贯基本打法,我的对手知道我拿着任何拖牌时,他们胆敢CHECK-RAISE,那么我的钱,他的钱就立刻会堆在桌子中 央。就因为这个,他们躲着我,也不针对我。在大多时候,它不仅是会像一把伞保护我不受其他玩家侵害,也不仅是让别人畏惧我从而使我豪不费力的就拿下无数的 POT,它还有其他优势,我曾说过,我有很多的手松行为,看起来似乎矛盾,我是怎么用手松的行动拿下底池的?当别人没有牌力时我拿下POT,这点好理解。 但我说我很大一部分时在别人有牌时我也造样拿下,就因为全部钱会很轻易的跑到桌子中间的缘故。所以我这样手握局中最垃圾的牌却吃了底池。有时我望台上一 看,我是最大的牌,这时钱会堆得和山一样高,如果我不是一个激进的玩家,钱就是接近这个量也是不可能的。如果我是以慢玩和CHECK-RAISE而出名 的,当我有牌时我又怎么可能做到这一点呢。因此我从不CHECK-RAISE。以激进打法闻名,并一直保持这样做是最有利可图的。以后章节我会详细说 明。  
比如我在FLOP拿到3条,2对一类,我是处于前位,池中另一人在FLOP前加注进入的,设想他是手握强牌,就当一个大对,比FLOP的任何一个都大。在 这种情况下,就一个原则:去主导那个加注者。无论何时碰上FLOP 强牌,绝大多数人会慢玩,来个CHECK-RAISE。这是错的,直接向加注者下注,让他认为你正要偷底或你就是一个拖牌或一手平庸的牌而已。结果他们向 你加注,你接着就ALL。此时让他放弃已经投入的钱是困难的。他是很希望你在FLOP向他过牌。你肯定知道他有强牌,对这点他是心知肚明的。因为他是加注 进入底池。
绝大多数的玩家在FLOP成3条或用手里的连张形成2对,他们就做得很明显,先过牌,待加注者BET后搞个CHECK-RAISE。错的行为。这给了那人 机会--在投入比较少时就逃之夭夭 。如果去主导他,他会RAISE你的BET ,不会中途退出,他会错误的投入他剩下的钱。
即使碰上一个无花面,无顺面的垃圾FLOP,你也要这样干,甚至还可以干得夸张些,当一个垃圾FLOP摆 在那里,你的BET对此时手握强牌的人来讲是会更强裂的暗示出你的虚弱,你就是在他面前偷底,他几乎肯定会以RAISE来打击你的BET。
那个开始的加注者也许不会再加注你的BET,他盖牌走人。因为他根本没牌力。如果你在FLOP选择CHECK。他也许会下个注来BLUFF你,你可以吃下 这个BLUFF。但抢先BET就可能拿不到这个BLUFF。这就是你要冒的唯一风险。但这个可能性有多大呢?FLOP前他主动加注,他展示力量,认为他有 强牌是合理的推断。我抢先BET去主导他,对比一下在前位的CHECK-RAISE,我让他更多的钱牵扯进来,更多后续可期待。我认为这是无限中最强力的 打法。  
        在一个未被加注的池中,你FLOP后3条。那就要根据你是个什么样的3条来采取行动。你很快就能明白我的意思,但先明确一个概念“在无限扑克中你不要让你所有钱一下损失在一个未加过注的池中,除非你是坚果,你就ALL吧。除此要格外小心”
解释一下:你和6个一起处于一个绝对小的POT之中。你以$50溜进,盲注而已,所有人都CALL,无人加注,底池完全没有膨胀。FLOP J 4 2 ,你拿着最小的3条2。我们前面说过,此时就用这个3条来主导局面,下注,希望某个手中握有超对的人RAISE,你就ALL。但在此局面下,小心,这是容 易重创你的翻牌。底池没有什么价值,你不希望在这样的池中翻船吧。
你和另外6人都试图在FLOP中代价小的拿到坚果。可能其中一人已经拿到或接近拿到。因此当某人把所有的钱放入在底池只有区区百数美圆时,你最好作壁上 观。你的3条2不是最大的,你遇上3条J的可能性要大于遇上3条4 。因此在没加过注的底池中,遇上这种情况你得有所畏惧。
我不说你不应该玩这样的手牌 ,我仅是提醒你要注意,必须非常之小心。因为早期没有暴露过牌力,你面对的未必就是一个大对,可能是另一个3条。但如果CHECK到你。你就不得不下注。 你当然不希望在这样的一无所有的池中翻船,但你遭到RAISE,这只能靠你特别情况下的判断力来渡过难关,3条2 ,你很想继续。但却不应该。当你有3条4,你害怕某人的3条J而放弃时,事实上却应该继续。无限扑克就是这样的。  

关于灵感和勇气
请记住一个重要观点,作出一个即时的情景判断,最好依靠你的第一印象。通过持续的观察对手,你应该能知道他们会怎么玩一手可能的手牌。一旦你认定出什么是 他最可能拥有的就不要再改变想法,第一灵感最准确,不要再作出第2次判断。在无限扑克中这点很重要。勇敢是好的无限扑克玩家一种很重要的潜质,你没有,那 就只好到有限扑克那里去。有限扑克也需要勇敢,但距无限所要求的相去甚远。
有限与无限
很多有限扑克玩家,那种非常好的扑克玩家却不能玩无限扑克。他们的心脏承受不了,也不适合这个复杂的游戏。让他们从有限扑克的思维中走出来是苦难的。有限不过是一种机械式的东西。无限要牵扯很多方面。只有很少数特别的人能在两者作出成功的转变。
        在无限中你不得不有不同的感觉,就是你必须从头到尾都正确,特别是所有钱都在台上时。而在有限中,1个2个错误不会让你跨台,犯下数个错误却能赢钱,只要对手错得更离谱些。无限扑克是残酷的,任何时候一个失误,你就一无所有啦

力量
无限扑克不仅需要心智,也同样需要力量。有限扑克也如此,只不过无限的要求更高。一个强悍的无限扑克高手会围住你攻击,施压,持续的施压直到你崩溃。当然在有限也发生这样的事但不是一个级别的。
那些我所知道的最好的无限扑克手都是一些极端的进攻者,这也成就了他们的伟大。越强的攻击越优秀。我固执的认为攻击性的强弱程度是区别好手和顶级高手的分界线。                           
敢于持续攻击我的牌手都不会幸存下来,我是坚决不让他带走我的钱,其他顶级高手个个和我一样。一个攻击我的人会猖狂一时,只要一有机会我就站起来把钱全部压上。给他重重一击。如果他还不收敛,我就抵死奉陪。
像我一样,顶级高手知道他们必须下注从而获得持续的成功。必须BET,BET,再BET,时时刻刻。我一旦发现某人在我的攻击下总是说“多利,拿走POT 吧”,“多利,拿走POT吧”。很好,我就将一直猛攻他,不放松,这个可怜虫不会从我面前拿走一个POT,他不得不用坚果来CALL我。大多数人和他类 似,他们不停的盖牌,十分的虚弱,坐上台子就想拿到坚果,太难碰上了。你会赢光他所有的钱。前面我说过,当大POT来到时,我通常拿着局中最差的牌,而对 手却坚果在握。但是我早就通过我赢下的小池获得赔偿,现在我几乎就是在用那些弱手的钱免费在玩。但你不能这样对付一个真正的高手,因为他们坚定的站在那并 回击你,一个普通好手和一个顶级高手的区别是多么的大啊。另一个显著的区别是,真正的高手能用边缘牌赢钱而低手却做不到。他们既不懂怎么赢,也不敢在边缘 情况下把钱压上。他们认为在获得坚果或接近坚果之前把钱压上会有所损害。他们不想作出过多的赌博,因此他们过了很多的牌而我却BET获利。
为利益而下注
为利益而下注。就是如此直白的道理。一个紧手在第5道街面对棘手的局面,他是2对,但是台上有同花面。紧手希望过牌试图就此摊牌决出高下。我面对这种情 况,只要我有理由相信我的对手没有同花,我就变得具有攻击性。我要在最后多搞些钱来提升我2对的价值。我从一开始打牌时就不是保守的。经验教会我很多,在 我职业初期,我不知道如何进局,如何退出。现在我却收放自如。
“奉行在最后没有坚果就不下注”,我才不呢。只要我觉得我是最大的,我就下注,提升价值。一个保守的牌手会在最后CHECK,并且他会在最后CHECK-CALL。因此他将丧失最后下注的机会。
        很多赢钱或赢大钱的时刻就在于让你的对手进入这样一个境地,使他作出一个会牵扯进他全部钱的决定。我喜欢这样做。
比如,一个玩家有20000,你就下个6000或7000,这就牵扯到他全部的20000了,他知道CALL就等于决定在后面要压上剩下的钱。你下 7000。他等于下20000。若他反打7000。情况就变了,我力图让下注危及他而不是我。若是他作出了正确的决定,我此时仅是BLUFF,我是不会应 战的,他拿走7000,但他一旦错了,他就要输掉20000。因此我们之间是3:1。他的20000,我的7000。这对我没坏处。多么愉快啊,他就一直 在考虑我的BET并迷惑结束这手牌还要压上多少钱。我有时是坚果,有时是BLUFF。我同偷得了数不清的POT,大多数时候,我在强迫自己BET,一个整 晚也没一手象样的牌,我拿下的POT没一个是用坚果搞定的。拿到手牌,糟糕的类型,FLOP来了,还是一无所获。但我必须下注,因为这里有个家伙从头到尾 都向我屈服。一旦他RAISE,我就回到我的基本方式,有牌就奉陪,即使我知道我的牌很可能没他的大。
到此,你应该很好的明白我是如何打牌的了,我希望这些描述能让你有效的理解我的打牌方式。我还希望能帮助你知晓我在不同的场合是如何打一些特殊牌,我很快 就对此作出讨论。但是当你读过之后你会发现要描述我在一些特定的场合是如何处理特定的牌型是很困难的,太多的东西要考虑,无限扑克是很复杂的游戏。
        我将要说的大部分内容是我通常作出的正确反应,但是我依据谁处在池中,我相对于他的位置如何,而作出些完全相反的举动。记着,这是个位置与人的游戏。通常 你良好的判断力能使你作出正确的行动,通常位置会让那些似乎牢不可破的手牌也显得力量单薄。无限扑克,不是上10节简单的课时就能通晓的,一千场课也不 够,要考虑的方面太多了。
尽管如此,你将要学的课程会在很大程度上帮助你驾驭无限扑克。我指出的原则和概念会让你有更强大的基石,远超于几乎你要对抗的所有对手。如果我开始打牌时知道这些就好了。在刚开始的日子里,让我不那么艰难。
在我讲述如何玩特定手牌之前,我用一个短小的章节来讲些在你坐上无限扑克桌子前必须要考虑的东西。好了,现在就开始:
        如果不得不对无限扑克的桌子的大小作一个最科学合理的选择,8人和8人的竞标赛是最好的。我却喜欢有4到5个对手的桌子,因为在一个高额的小桌,你得迫使 你进局,不能坐在那里等大对子,AK,和稍小些的连张才进局。这样的游戏正对我的风格,他给我空间来展示力量。9人的比赛也很好,参加的人也不会等到坚果 才进局。  
但是当玩家从8人突然变成10人或11人时,游戏的性质会突然改变,一个相对紧手或松的桌子会立刻起变化,玩家不会像平常一样打牌,游戏会变得非常紧手。
11人共处一桌,对比9人会有更多的组合出牌,因此每个人都停止玩边缘牌,就座等真正的大牌出现,他们不会作出赌博,行动会很单调,干涩。

松动牌桌:
很多的扑克台都是相似的,大家一成不变的打牌除非某个事件改变了牌桌的性质。很多东西会把一个紧手台改变成一个松手台,只要其中一人采取过多的行动。我就 是这样的人,我以过多的行动出名,我坐上桌从第一手就开始赌,我有机会就下注,加注,再加注,全压。这样就松动了牌局,一个这样做,大家都学着这样做。我 不仅仅是手松,我从这种行动中获得了好处,有句老话“第一印象就是最后的印象”我这种手松的印象就贯穿了全局,哪怕我已经变成手紧,我在牌局中数次会改变 风格。具备自我调节玩牌风格是成为顶级好手的一项

非常重要的素质。
关于这点大有理由可讲:
1 永远不要像照片一成不变的挂在那里,你必须综合你的行为,让对手一直在猜测你的目的。
2 你要创造一个手松,爱赌且很会玩牌的形象,而不是一个可以让人赢钱,不停盖牌的傻瓜形象。
3 你开始就手松,接着在这个印象的掩护下变为手紧,过会又手松,整个过程就不断的变。
4 针对不同的对手采取不同的挡位,对付手很松的人就用坚实的大牌来赢,对付手紧的就BLUFF他。
5牌局的挡位会指导你的速度,如果每个人都手松,池底总是很满,你就要开始手紧。相反牌局象地壳一样坚硬,你就手松去拿下你能拿下的所有POT。  
6 当有人中途退出,留着个空位。你就要提速。因为人少正好攻击强些,如果这样做就会赢钱。这时好牌不会经常出现,你必须这样做,不然就退出。
7 盲注的高低也决定你玩牌的速度,事实上盲注的绝对大小倒不重要。关键是它与你带上桌的比例如何。盲注是10,你只有500,这个盲注就高,但你有5000,这个盲注就很低。在高盲注中你要玩得相对快,而低盲注就要相对慢些。

在决定打牌速度时,盲注是如此的重要。下面讨论一手问题牌或垃圾牌会变成一手大牌,只要你的筹码足够多。以前的比赛开始盲注是10美元,会持续50手,当 比赛有了进展。某些人被淘汰出局,盲注就越来越高直到最后两位,盲注就是2000美元。今日之比赛盲注增长得更快。当盲注高时你不得不玩每一手牌,至少要 看到FLOP。我在1976和1977年两次用垃圾牌赢下冠军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值得惊奇的是两年竟出现一摸一样的事情。在1976年我赢了220万美 元,最后的POT是176万美元。我用T2赢下,在FLOP后我是一对2,但之后第4街和第5街连出2个T 。杰里。阿特尔—一个很有经验的职业牌手,在休斯顿有个汽车专卖店获得第2名。1977年,波恩。布兰德那个年轻人又向我称臣。在最后一把牌我又是 T2,FLOP我是对T,第4街来个2,第5街补充了个T 。这个POT有130万美元,在这个比赛中我赢了340万美元。  
当然这是不正常的打法,在现金桌上我很少这样,除非迫不得以,大多数我就是想偷底。这时就无所谓拿着些什么牌,我就在用我的钱和位置作战,我拿着 AA,AK,垃圾牌都进局。人们曾批评我拿着Q8非同花在2003年一下就输出58万美元,而那是个2.5万美元买入的比赛。我就这样回答“我是用钱和位 置打牌的特殊牌手,我手里可能是任何牌,有时一整天,我连个对都没有,为了存活下来只好去偷些底池。在那个特殊时刻,我读错了牌面 。
        在能够驾御盲牌之前,你必须确信你已经从扑克之旅中获得了经验。因此刚开始,我建议你还是老实的严格按我下面讲述的做。
(一段无用的文字没翻译)
怎样玩一手特定的牌:
记着,下面是我通常的玩法,但你读后不要画地为牢,我总是改变我的战术。综合运用极尽所能,而不会有如电脑一般按程序执行。如果那样,高手一眼就洞察我的 意图。同一手牌,同一位置,针对同一个人,我总不重复运用已经用过的招数。但对你们而言,我的教义就是处理某些特殊手牌的最好方法。你可一在运用,直到他 们对此司空见惯,你就换挡位。
第一节:对子
第二节:小的连张
第三节:边缘牌
第四节:垃圾手牌
我们将怎样处里手中对牌作为最先讨论的对象,他又分为
A 大对子 AA  KK 和 AK
B QQ
C JJ 到22
我把AK 归于AA,KK一类是因为它是很强的手牌。如你所知:我更喜欢AK。我将他们置于9人桌上分前位,中位和后位进行分析。
AA和KK
FLOP前:
在前位,当我拿着AA,KK我习惯仅仅是CALL盲注,希望后面有人RAISE,我就可以RE-RAISE。
处于中位,前面没人进入,我也一样处理。但前面有人进入我就放一个POT大小的RAISE。   
处于后位,我总是明目张胆的RAISE,希望某人在前面的慢玩就是为了RE-RAISE。如果他这样作了,下面就和录象一样重播(当然我也会考虑实际情况 作出些判断),我就放入我的一半钱,可以肯定在FLOP我就会全压,此事无可阻挡。而对手在FLOP我全压后会不会退缩,这种事我是不试图去猜测的,这已 超出了我的考虑。碰上了大对陷阱,我就被清光,我就自认倒霉。
有一种罕见情况使你要考虑盖掉KK,一个艰难的抉择。如果你在FLOP前遭遇RAISE,这是个真正的紧手作出的,一个在当时情况下不手握AA就不会这样 做的人,这时最好盖牌。要我作出这样一个少有的决定,一个方法就是将我放在对手的位置设身处地的想“如果我是他,我会以QQ或更小的牌来RAISE吗”答 案是“不会”我就盖掉KK。
我们一会还要讲怎样在FLOP处理大对子,但此时是一个好的时刻来说明如果你手中是KK,而有一个A出现在FLOP的情况。是否继续就完全依靠你的判断。如果你判断对手有一个A,这局就到此为止,判断他没有,继续,你是最强手。在此有两个于此有关的概率:
1:在一个9人桌,当你手握KK,而所有人手中连一个A都没有的概率是20%。换句话说,80%的有一个人手中握有一个A。
2:当一人手握两个比K小的分张时,在FLOP出现一个A的可能性是18%。
FLOP
除开手牌来说,FLOP是你要作出严酷选择的地方,一局的关键就在于此,这时就是你要把你放在对手的角度来推测他会有些什么的时候,通常FLOP后一切都定型了。
虽然在FLOP前,你已对对手作出了推测,但在FLOP,你有了一个更好的机会来推测他们有些什么,这一切都是通过他们的CALL来判断是否在拖顺子,同 花等等。我在前位拿着AA或KK时,只要FLOP能够形成顺子,同花,我就会非常小心。特别是有2个或更多人在局时我会更谨慎。我倾向性的认为在我后面 CALL的人有些牌力。如果我BET,接着不是我被打败就是我赢一个小POT。所以处于前位看到这种能够形成顺子和同花的FLOP,警钟就会敲响。拿着 AA,KK也不要下注。相反,我决定立刻慢玩这局,此时CHECK是我通常的决定。如果我处于后位,而前面有人溜进,我会领先下注(当然他CHECK到我 ,如果他CALL,我就立即对这手牌采取防守。看到这种能形成顺牌和同花FLOP,我就极端的小心。
手握大对子的玩法与FLOP能形成什么样的顺子大有关系。
FLOP是 9 8 7, T 9 8,或者 J T 9,只要两个人在局中,我立刻就会放弃。几乎他们手中的任何牌都能与之匹配,他既有可能已有可打败我的成牌,也可能正在拖一手要结果我的顺子牌。就拿 T 9 8来说吧,某人可能是 Q J,他已成顺,如果他手握 J T,他就是一对加头尾顺,7,T,J和 Q都是他希望在后面拿到的,他有13张出牌来打败我,即4张T,4张Q,3张J和2张T。此时他的牌和我一样好。事实上他可用多钱的优势来打击我,我可不 想将我置于能让我破产的境地。我并不是总是对这种情况竖白旗,我是极端小心的行动,我不会试图去掌控他并立即赢下POT。
如果只有J T出现呢?比如FLOP是 J T 2,好。我会快玩这手牌,因为任何一张大牌的出现就又把我置于前面说的地步。比如他手握K Q就形成了头尾顺拖牌,手中是AK就是2个高张外加卡顺,手中是A J, K J,A T,Q T或者K T他就有了一对。因此我此时是领先的玩我手中的AA,那如果对手是JT或更大的牌呢,如果你了解他就能算出他最有可能性的手牌,你不得不逻辑性的作出推 断。
FLOP是3张同花,我就不会象对待顺子牌那样谨小慎微,他没有顺子那么多的出牌来打败我,即使此时他是一对带同花拖牌。我第一件事就是看我的AA,KK 是否与之匹配。比如FLOP是3张红心,我两个A中有一个红心A,我会立刻出击,这是一手很强的牌。如果没与之匹配,我就会多少有些犹豫。如果我有个红心 A,我会在FLOP快玩,有人CALL,我就知道我处在一个几乎能赢下POT的境地(因为对手反抗不强烈),我知道坚果在哪里。在无限扑克中一件很重要的 事就是避免在必死之时放钱进去。
你大概不会愿意在台面上有一对时去拖一手同花牌,也许就在此时对手已经凑成了葫芦,同样你也不愿意在别人可能形成同花时去继续一手顺子拖牌。如果台上是3 张同色,而你恰巧是头尾顺拖牌,不要去听牌,盖掉他们(适合对手明显大注攻击时)。所有的高手都会避免在必死之时放钱进去。
FLOP是一对和一张垃圾牌时,我的AA,KK又怎样呢?我在前位会BET,如果遭到CALL,下面的进程就要小心。我的意思是,当下面一张牌来时,我会 CHECK。如果他BET,我可能CALL,也可能FOLD,全部取决于我感觉他有什么。举个例,FLOP是 6 6 2(此时2就是垃圾牌),我下注有人CALL,他告诉我他是有牌力的,他可能是手中握有一对,从77—TT,或者他不是3条6,就是3条2。此时就需要判 断,我会变得非常小心。
如果两个对手在我前面,而其中一人在FLOP就有3条6,他可能向我过牌,这是大多数人的行为,向加注者过牌,正如你所知,这是错的,强手就是要去主导牌局。
他向我过牌,FLOP没有拖牌,比如是7 7 2,我可能也过牌给他一个免费看牌的机会。这样作有两个理由:
1:如果他在FLOP没有的到增强,我希望能以此增强他的牌力从而使他继续下去,Q和J的出现,没准他就拥有了一对。
2:减少我破产的可能性,如果他真有一张7在手。
但FLOP是6 6 2,我会BET,因为我不希望3,4或5的到来让某人成顺。总之:如果一张牌有可能击败你,就决不免费让别人看到,在顺子和同花面时,你不要让人免费看牌。
我拿着AA,FLOP 是6 6 K ,大家过牌到我,我会CHECK,他手中有K自然会在第4街留下来,而我的过牌会让他觉得KK就是当前最大手牌。如果他有6,如前所述可以减少损失。
FLOP是6 6 5就有很大的不同了。因为这肯定能成顺牌,这对拿着AA,KK的人来说犹如在沸水中煮一样难受。你一直在等待处于优势地位时进入一个真正的大POT,当然 不喜欢面对大POT时,你只有小的概率是最大牌或极大可能处于从属地位。拿着大对遇上类似FLOP,我通常的作法是处于后位就比前位更具有攻击性,但要小 心人家拿坚果向你过牌,如前例的3条6。永远不要担心下面的:
“我常听见人们说,我不敢BET是因为害怕遭到RAISE”,不用害怕RAISE,你必须先作出行动,“不要过桥除非他来到你的面前”。只玩安全手是不会 成为扑克赢家的,要择机而动,要敢于赌博。激进者是想到做到。这是我的风格,赢家的风格。在此时我又重复了我的扑克哲学,因为我们讨论的是手中拿着 AA,KK怎么处理的问题。在很多场合,我把她们玩的很慢,而不是慢玩。就是我很小心的玩。这与我平时的风格矛盾,与大多数人的行为矛盾。多数人认为 AA,KK很难赢下一个大的POT,因此把AA,KK打的飞快,这通常是错误的,当然也有例外,我等下会说。把AA,KK打的飞快就两个结果:
1:你赢下一个小POT
2:你丢失一个大POT
你的对手不会在没有打败你手中大对的可能性时放入很多的钱,若有拖牌就不一样了。(所以要让人看牌)。我要让他们为手中的拖牌买单。
FLOP是3条,这是我极慢玩AA,KK的一种罕见情况。比如 FLOP 是 7 7 7或 J J J。我慢玩的目的就是让对手有机会增强手中的牌力,好跟上我的步伐,我就CHECK,让他有机会成一对或趁此机会来BLUFF我。这时候去力图主导牌局是 很难赢下什么东西的,除非对手握着的也是一对。
有时候你会跑进一个别人的4条中,某人会用全压让你知道这点。这就要靠经验来处理啦,象所有拿着坚果向你BET的一样。你只能判断评估。这种两可的答案对读者来说也是种煎熬啊。
当FLOP是2个连张或2个同色,而我拿着AA或KK,我此时就站在一个非常大的POT边。比如FLOP是 JT2。如果有人向我BET,我先前已放入了很多钱,我能立刻拿下他,如果不能,对手就一定在花钱等凑成顺子。此时若我是第一个行动,我会CHECK,希 望有机会RAISE, 我就是在这种时候才CHECK-RAISE。如果他还是CALL我的RAISE,我就认定他是在等顺子或同花。第四道街来个无关紧要的牌,我会再次下注。 这里牵涉到一个好的判断,因为我的对手已经有可能拥有足够的牌力来打败我,比如他手上有 J T 。此时我就是在送钱给他们,我早先说过,我不试图进行超出范围的联想。
如果FLOP 是 T65,我在任何位置都BET,我讨论过的所有牌,对手在FLOP就可能是3条,我再说一次,我不过桥除非它来到我面前。因为我在FLOP之前就 RAISE,高手会理解成我握有强牌,这是我给他们的第一印象,尤其对于弱手,他们倾向于认为在FLOP前RAISE的人手中是一个大对子。在FLOP之 前RAISE ,FLOP是T 6 5 ,我BET,所有人都会想到我是个大对子,我的确如此。这时遭到后面人的RAISE,这就要评估这个人了,你知道他的行为代表他能打败你的大对子,如果他 是个好的,坚实的玩家,除了3条和两对,他还能有什么呢?就在这里下决心是否用AA,KK继续下去。(一但决定就走到底)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他是一对QQ或者JJ,在FLOP之前,他没有RAISE,但在FLOP决定要考验你,毕竟他是个超对。你也许会CALL一次他的 RAISE,如果这是个不大的BET,接着向他过牌看他如何动作,他又BET,那么通常是在FLOP得到了帮助。到此为止,我们讲述了AA,KK在 FLOP 没得到任何帮助时的处理方案,下面就要讲述在FLOP得到了某些帮助的情况了。
如果我在FLOP凑成了3条A ,我是从不慢玩的。这是一条原则,等会我作出解释。在大多情况下,我是立刻下注,不是下那种像征性的下注,我是下一个很大的注。因为只有是对手也从 FLOP得到了相当的增强,此时你才能赢下一个大的POT。他把你看成是BLUFF,并试图将你杀出局。你AA在手,而FLOP有一个A,这时往往下一张 牌就让别人成顺。我们看下面的情况。
FLOP 是 A 5 x   
这牌也是能不能成顺牌,是以5为最高张的牌。其实任何一张小于5的牌的出现例如2 3 4都能让别人形成个小顺子拖牌。同样的事在A 与任何一张大于T的牌组成的FLOP 时也会出现。  
FLOP B
如果FLOP 出现了A ,另外两张即不大于T,也不小于5,那就一定是6789中的两,这也是可以形成顺子的拖牌。
把这个有趣的发现记在脑袋中,无论任何时候一个A和另外两个垃圾般的牌出现在FLOP时,顺子的危险就已经袭来了。因此FLOP是3条A就要下大注去阻止别人便宜的听卡张顺。一个高手是知道便宜听卡张顺是物有所值的。如果他成功了就狠狠打击你。
但是你在FLOP是3条K,你就可以给别人一张免费牌,条件是FLOP无同花面,无顺子面。就如FLOP 是 K 8 2 ,你给别人免费看牌的机会,你现在是坚果,只要不是另外的的8 或2的到来。一张K能使你形成3条,而FLOP的两张8或2确能让人形成4条。实际上你根本不用担心4条,你倒是真的希望在第4街来个8或2。
你FLOP后就是4条是罕见的,你很高兴于此,但他没有什么价值,桌上都是你的牌,对手已没有机会可以获得好牌。你有如此大牌却不得不一直CHECK到最 后才拿下一个小POT。如果你够运气,碰上一个想靠BLUFF拿下POT的人。要非常慢的玩FLOP4条,看看能碰上些什么,但要知道在最后无论在任何位 置都要BET。这也许就是你能最大获得别人向你BLUFF的机会。  
还有一种情况我总是CHECK,就是我拿到了最大的葫芦,比如我手中是AA而FLOP是A 3 3,或者我手中是KK而FLOP是K 7 7。我总是让他们看一张免费牌(后面我会说个例外)。过牌后,我会在第4道街BET。希望某人在此击中些东西。任何时候你拿着那些看上去无法被打败的牌 时,你应该非常慢的玩,原因有2
1:你想给对手BLUFF的机会;
2:如果他们不BLUFF,你也希望以此增强他们的牌力。
拿着AA或KK,有时我们在FLOP就成了同花或是顺子拖牌,顺子拖牌通常是卡张拖牌,只有拿着KK而FLOP是Q J T是个例外。这种情况在FLOP下拿到顺子拖牌,我总是十分小心,此时我是极为脆弱的,因为任何给我拖牌的FLOP有可能已经让别人形成两对,对此可不能 糊涂。如果我手中是红色AA,FLOP来的是3张方块,如前面我说过,这是一手很大的牌,任何位置都打,我甚至想用他来个ALL IN。
你应该总是记住这些特殊的FLOP。FLOP就是你主要作出决断的地方。而第4和第5街相对就简单教条一些。
比如,在FLOP。你推断出对手有些什么,那你以后的所有行为就以此推断为依据来展开。你认为他在拖草花,你下注,你必须让他为拖牌买单,第4街草花没 来,你就再下,很明显的,如果来草花,你认为他凑成了同花,就CHECK。如果在FLOP你就认为已经输了。你就CHECK,你认为他在拖牌就BET。这 就是整个过程。
在第5街也就是河牌,如果你的对手看上去没有成牌,这时通常不要去BET,你就SHOW你的牌好啦,给他机会来BLUFF你。这就是无限扑克的简单描述, 但你知道这个游戏远比这样描述的复杂。在你继续读这本书的时候,你会注意到我的忠告是向你提供一种基本概念上的指导,我不停的强调这点是因为你对这个要十 分明白,这是非常重要的。对一手特定的牌我是依据当时的情况来玩的,而没有固定的玩法。但基本方向也是由这些忠告指导的,你们也要像我一样灵活运用。有时 我自己也不确定哪个是正确的做法,直到我面对它时,我的第一感觉,印象就会帮助我作出决定。
        又比如,我AA只是CHECK在FLOP,而FLOP是 3 3 3,在第4街有人下个大的BET,或者我BET,遭到他试图将我拖入全进的地步,我可能会全进,但是它运气好极了,就是有4条3来对付我的AA。如果我之 前已放入很多钱,那他就非向我展示他的手牌,如果是不大的POT,我也就放弃了。
让我们再看刚才那个特殊的例子,记住无论我此时说些什么,我也会依据情况作出与之相反的行动。这取决于很多事,特别取决于谁在池中,取决于我对他的了解。 现在的POT是20000,我面前有70000,而对手面前只有20000, 他全进,我可能就让他了,如果知道他是那种坚如磐石的玩家。
但是我的对手也有70000并且全压,我也不确定我会怎么做,我会利用我的感觉作决定。通常我非常仔细的观察他当我亮出AA时,想看看他的表情,从中判断他是否有4条。而一个老手此时是不会让你从表情之中看出什么的。这就是我的一些办法。
第4街和第5街  
我说过,在第4街当一张无关紧要的牌落下时,你要继续BET,,他看上去不会让任何人凑成同花或顺子。如果你在FLOP是3条,而第4街的来牌好象让某人 成了顺子时你也就继续BET,你不必担心他的顺。因为你是不知道他在听个什么顺牌,不要管它。但是是第3张同花来了,我可能会CHECK,如果某人 BET,我就CALL,希望能成葫芦。我的意思是我不确定是否此时已被击败,但是我会CALL,这里我有很大的可能性被击败的。我是在CALL一个很大的 BET。如果他全进,怎么办?下面讲述:
如果他ALL IN 全进 ,我可能相信他是FLUSH 。这是是否CALL就是一个数学概率问题。这里45张剩下的[牌中有10张出牌会帮助我战胜同花,一张A和9张牌(仅与台上另外3张的花色不同)会让我成 葫芦,比率是35:10,大概是3:1 的机会我拿不到葫芦。就看面前的POT是否大于3:1 。大于就CALL,小于就盖了。   
        当然只有你强烈的感到他是同花时才这样做,如果你认为盖牌会犯错,他只是另一个3条或其他更小的牌,那么赔率小于3:1也要CALL。此时判断是多么重要啊,特别在最后,葫芦没有出现,你不的不再去CALL一个BET。
我说过当FLOP 我是最大的葫芦时,我习惯性的CHECK,但下面情况就是例外了。此时FLOP 有2张同花出现。我会BET,希望某人在此时是同花拖牌,并在后面凑成同花,我就可以痛击他了。如果同花面出现,我就继续BET,最好他RAISE。
当最后一张牌在桌面形成一对,我是葫芦而让别人有同花。我会采取相似的打法。你是葫芦而别人是同花是最好不过的啦。你要下注,下一个特别大的注足以给对手 沉重一击。但是3张顺面的出现,你就不要这样大干,因为对手可能不是最大的顺子,你需要他继续留在POT之中,而过大的BET会吓跑他。
还有一种情况,在第4街或第5街你是葫芦,而桌上无花无顺,比如A 6 J J。你要主导牌局,不要慢玩,实际上你要下个比POT大的BET。那些在FLOP就CALL你BET的人有很大可能性拿着第2,第3大的对,因此桌上有对就给了他一手很强的牌。
        但是你的AA,KK在第4,第5街没有形成超级牌型,而桌上形成有一对,你就要非常小心,我是绝对会慢玩,这与在FLOP桌上有一对完全不同。在FLOP 后形成一对,更大可能是有利于对手。他已经在FLOP CALL了你的下注,就清楚的表明他是有牌的,由此我得小心从事。
有时我会面对着第5街出现了一个对,那么我就看这是个什么对,以及我在FLOP和第4街下了注没有。如果是桌上的顶对或次对。我怀疑已经被打败。这是最危险的两个对,如果我在FLOP和第4街都BET,而此时只是第3,第4大的对,我不会太在意。
还有一种情况你不必太担心,FLOP是 8 8 5,这时第3张8到来,实际上你拿到了很强的牌。在第3张8未来前,对手也许有3条8。现在这种情况不大可能了,他坚持在POT中可能只是因为手中有个超对。
一个非常艰难的情景是,在第4街是4张公牌差一张就成顺,或是4同色。而你的手牌却不于之匹配。这又要靠你的判断力了。你不得不评估对手有些什么,他有那 张关键的牌吗?你此时绝不要BET,如果他先行动,他CHECK,你也CHECK,SHOW牌好啦。如果你先行动,你CHECK,他BET,是否CALL 就看你的判断吧。
我经常就反利用这种情况,我留在局中不是因为我自认为牌好,只是这是个难得的BLUFF机会,我会下一个有分量的BET来吓他,这是有价值的赌博。因为紧 手玩家是不会作出会危极他钱的决定的,特别是只有一张牌就会击败他时。这不光对一个紧手玩家作出CALL的决定是艰难的,对任何人都如此,但你了解对手会 有助你作出决定。你想知道一手牌是怎样在第4或第5街形成同花或顺子的过程,它为何能用这手牌坚持如此之久。大多的时候是在FLOP有一小对,最后形成同 花或顺子,而非刻意这样做的。
拿着AA或KK,你总要在所有公牌都出完,而你没有任何增强时作出很多判断。如果你认为对手最后形成了拖牌,你要CHECK。无论你是第一个行动或是最后 一个行动。如果你认为对手错过了拖牌,你也要CHECK,这时你要给对手BLUFF的机会,其实此时你BET那些错过了拖牌的对手是不会CALL的,一旦 你的判断出错,你就会遭遇RAISE。
AK在FLOP前
我前面说过,我喜欢玩AK更甚于玩AA,KK。很多人惊讶于此,不要大惊小怪的,你很快就知道这是为什么了。当然我知道AK与AA,KK对抗并不占上风,就算它与22对抗也没便宜可占,我有过这样的经验。
一次有人提议,我拿22对抗另外两个人的AK,我们一次把5张公牌发完,看谁赢,赌注是每局固定500美元一局。我赢了几千元,开始他们不相信他们会失败,就多赌了几次直到他们输了一些钱就停下来了。回去后他们作试验发现这种对抗还是22有优势。
现在我们是在讨论如何打牌,那么AK就比AA,KK更好,有两个重要原因:
1:你能赢更多的钱当你用AK成牌时
2;你能少输钱,当AK没有成牌时
除此之外我找不出任何理由来选择AK而放弃大的对子。AK一旦形成拖牌你就能赢很多的钱,而没有形成拖牌是很容易放弃的。但手上有AA,KK却总想拿下 POT,这就是减少输钱的原因。进一步说明,当你手上是AK,而FLOP后有一张A或K,假设对手是个连张,此时的手中拿AK就比拿AA或KK有利些,因 为对手会更难在最后形成他要的拖牌。举例你是AA,对手是67,FLOP是9 8 5,3张公牌都是帮助对手的,再来张A就算把你陷进去了。相反,你是AK,对手同样是67,FLOP是A9 8,这时只有两张牌帮助了对手。这里先说个例外,FLOP是3张大牌顺面或其中两张是同色,就像FLOP是 AJT,或者KJT。这种情况,其中A或K既帮助了你也可能帮助了对手,但在以后我们会说明AK在这时是更有弹性的手牌。拿着它尽量坚持在局中。
下面讨论同色与杂色
这两者的区别几乎可以忽略,我是建议同等对待。但是要记住同色AK是稍微多具备点优势,所以你可以玩得略强硬些。在任何时候同色的两张牌比杂色都强大些, 这点在AK上体现得尤为明显,因为AK同色能形成坚果同花。而只要FLOP3个同色配合。而杂色AK虽然能形成两个同花,但每个需要FLOP有4张同色配 合才行,这点是比较难的,即使K形成了同花也不是坚果。
弹性
AK较AA,KK更有弹性是因为你既可以用AK来主导性下注,也可以慢玩当别人RAISE时。总之。在任何位置都可用AK对付一个合理的BET,或下一个合理的BET。但有时在FLOP之前我也会全压。以后看到关于这点的描述。
在前位,特别是盲注位,我都会加注进入。如果我还没行动就有人RAISE,我会CALL。和大多数人一样我不喜欢用AK去CALL人家的RAISE,而喜欢用他来RAISE。
在中位,如果前面有人进入,我仅仅是CALL,希望至少后面还有一人进入。
在后位,我总是RAISE,特别是在庄位。
全压
有时我拿着AK溜进,比如我是盲注位,后面有2人只是CALL进入,这时庄位的人RAISE。 我认为他是看到前面2人的软弱就想偷底,他只要过我这一关就成功了。因此我全压。或者我是庄位,已有3,4人进入,我会ALL,希望就此拿下POT,我知 道FLOP后拿到一对是个小的概率。
FLOP
如果我AK从FLOP中没得到任何帮助,我不管它是否帮了别人,我的玩法就是一样的。比如FLOP是3张垃圾牌,有一对,3张顺子面,3张同色的花面这种对我没有任何帮助的FLOP。我通常是这样处理:
1 我是FLOP前的第一个加注者,我在任何位置都会BET。
2 我在FLOP是用AK仅是CALL,我会过牌
3 如果前面有人BET,我就放弃了
前面说过,如果我是FLOP前的加注者,我不管是否从FLOP中得到帮助,我都会BET。我会假装我有一手牌。我10次中有9次会这样做。你注意到此时 AA,KK的玩法和AK就大不一样。拿着AA,KK看到顺面,花面,我是过牌,这时警钟敲响叫我“不要BET”。有一大对,我会慢玩,但是我在BLUFF 时就快玩,要一击拿下。我这样作的原因就是我不准备用AK在局中坚持走很远。当我有牌的时候,如果有人针锋相对,我就得作出判断。但现在我一无所有,轻装 上阵,别人RAISE我的BET。我就盖了,没有什么好犹豫的。现在你知道为什么AA, KK更容易输掉一个大的POT。
当我在FLOP一无所获,倒让我决定抢先出手,我会下一个有相当份量的BET,大概是一个POT。但是任何事都会有例外,在一个罕见场合我就采用拿着 AA,KK的立场来处理。我过牌,比如FLOP是 J T 9 。我不会去诈牌,我甚至当这3张只要有两张以同色的状态出现在FLOP时,我就不会下注。你知道某人手中是会有东西来配合它们的。此时就是要运用判断的时 刻,这是极端的情况。
这就解释了当我在FLOP强硬,但FLOP后只有90%而不是100% 会BET的原因。当有人一定会在FLOP拿到东西时,你的BLUFF是起不了作用的,因此你要放弃它。
如果在FLOP有一张A或K,我会在任何位置下一个合理大小的BET。但有一种情况我会CHECK- RAISE。就是我处于中位,在FLOP之前我是CALL别人的RAISE,而这个人在FLOP后是在我后面行动的。如果有人强烈反抗,进局与否就全看 FLOP是怎么样的了。比如FLOP是 A T 9 ,我会认为对手是在拖同花或顺子,我会进局,当然他是3条9 ,他就会赢很多钱。但在我看来他就是在拖同花或顺子,或者两者皆有。他有运气拿到3条,我也无可奈何,就让他赢吧。
相反,FLOP很差是 A 8 2,我就可能放弃手牌了,认为他拿到了3条。
如果FLOP有一对A或K,而另一张不会形成同花拖牌或顺子拖牌,我就可能采用CHECK-RAISE。但我也可能不这样,我不想过早摊牌,因为我拿着几 乎与同花,顺子一样强的牌,下一张牌不会扫我出局。我不介意给人家一张免费牌,而对手也有机会在第4街获得增强手牌的机会。但我只会给一张免费牌。如果我 是第一个行动,我不会此时就掌控局面,只是过牌。FLOP后我是两对是一个玩法,它们是同样强的。
重要的事是记住如果有拖牌的可能就要BET,在极端少的情况下,你FLOP后是4条,那就没选者了,只有CHECK,此时BET,也许会抓住某人手中的一 对Q或J,他也许就灾难性的向我付钱。实际上我会过牌,希望来个T,J ,Q 在第4街让别人的牌凑成一对。这时我下注,别人用葫芦跟牌。如果FLOP是 Q J T,给我一个坚果顺子,我在FLOP前是加注者,我就立刻主导牌局,这时的下注就不讲甚么合理不合理了,我通常下个大于POT的注,因为某人肯定从 FLOP中获得了增强,像一个小顺,3条,2对,或者一对加个顺拖,这些牌型都让人愿意留在局中,因此我让他们全入,结果它们几乎是输定了。
如果我拿着AK在FLOP去CALL别人的RAISE,而FLOP是 Q J T ,我不会慢玩,我会RAISE,因为那个在FLOP前RAISE的人可能有牌来与Q J T 配合,他可能形成一对A,一对KK,3条Q或者3条J,或者一对Q带A或K作为踢牌,其中任何一种都可能让他在第5街全压。
如果FLOP 是 J T 2,此时我有一个中间卡顺和2个高张,我会CALL合适的BET,以此希望拿到Q ,我会很小心的,一个A的到来会让别人形成比我更强的牌型,比如顺子或2对。
如果FLOP有2张同色与我AK同色配合,我有了很强的一手牌,这时我与任何对手对抗都占有优势,除了AA,KK。我会去主导牌局,如果AK同色形成同 花,我不会来CHECK-RAISE ,因为对手从这个FLOP中不会得到太多的东西。但他会用一对来CALL我,或者他灾难性的拿到一个小同花,当他以为我仅是在等同花,特别我作为一个激进 的玩家,他会用任何一对来CALL 我。
第4街和第5街
如果我拿着AK在FLOP形成了一对,我的玩法几乎与手中拿着AA, KK一样,如果认为对手拿到了能击败我的牌就CHECK,否则我就BET。
但这时有个例外,就是我认为我能用提牌把对手打败,认定他的牌只比我小一点,我会持续下注。比如我认定对手在FLOP也是一对A,或是一对K,但我的踢牌 更大。我就会下一个他会CALL的最高注,以此来提升AK的价值。但拿着AA,KK时我不会试图这样努力的提升手牌的价值,因为他们不会被拖牌打败。当我 以AK在FLOP成对时,对手也很可能也拿到了顶对,但你的踢牌更大。重要的是记住AK是一手拖牌,它是可以很轻易的放弃的,而AA,KK就不尽相同了。
QQ
我处理QQ总是分别对待,简单的原因是它们必须用不同的战术,很快我就向你们解释为什么。
当我手上是QQ时,我总是很谨慎,而不会不顾自己的位置而一味的强硬。除非那是一个很好的加注位。我是不愿在FLOP前把自己陷进去的。好的加注位是非常 后面的位置,可能是庄位,有4个人在前面CALL了一个RAISE,这时我就试图用全进将他们杀了去。要综合的利用QQ的牌力和当是所处的位置优势。
QQ对抗AA或KK时有25%机会赢,如果对抗AK ,你就有一点点优势,也就5%,6%的有时吧。当有人在FLOP 前就ALL IN ,他通常就有了上面的手牌之一,你再去ALL IN 那只会是在挥霍你的钱。而如果有人CALL你的ALL IN 他也是极有可能握有AA,KK或AK中的一种,你不是处于极度下风就是只有少许优势。你完全有更好的机会ALL IN 。
这里不是说QQ就没有价值,她们毫无疑问是有价值的,QQ比平均的手牌要好不少。但由于前面的原因,我很少对一个RAISE再RAISE 。但我会在任何位置对盲注加注一个合理的BET,条件是前面无人RAISE。
在中间位置,如果前面有人RAISE,我仅是CALL,拿着其他的手牌对子也是这样处理的。我是CALL,而不是RE RAISE ,除了我上面提到的情况。
我的QQ在FLOP 总是玩得很慢,希望拿到第3张Q,如果FLOP 出现一个A或K,那我就能玩多慢就多慢。这时有人权威式的BET,我就让与他了。而只要FLOP 没有A和K,我就象拿着AA,KK一样的处理,在后面的两轮也是一样的。第4街和第5街出现了A,或K,我就不能像拿着AA,KK对付拖牌一样,这种情况 下我是不会ALL的,一个等同花的人可能拥有两个高张的一个,不是K就是A。如果他真的是这样,那在FLOP形成同花拖牌时,他的牌力已与我的QQ不相上 下了。就算是AA,KK对付一个纯的同花拖牌也只有10%--5%的优势。当你头脑中存在这种差别,并能作出正确的调整,你能以QQ进局,在第4,第5街 采取与AA,KK相同的策略的时候。你就可以玩任何对子。
其他对子与 AA KK QQ
我准备讲解所有的对子,从JJ 到 22, 我把他们归类为特殊的对子,显而易见大对子更具有价值,由此推断,在特殊对子中,面值大的对子比面值小的对子更有价值。44就比33强,比如FLOP是4 3 2,3条4与3条3对抗就具有巨大的优势,3条3的胜率是1/22。
        我总是把JJ,TT,99与其他对子区别开来,他们是大对,可以玩的强些。虽然3张垃圾出现在FLOP的情况并不常见,但是一旦出现,你就有了个超对,如 果你手上是55或66,那么在FLOP中基本总有一张牌在面值上大过你的手牌,这时就可认为你输了,因此你是不愿意对这种投资太多的钱的。又要说回来了, 对子越大就越好,但我玩这3种对还是把他们当作小对子玩。
在FLOP前,当我拿着任何除开JJ,TT,99外的小对子,我都是溜进。如果有人在前位或中位RAISE,我就CALL,而不会去RAISE。我能以任何对子进局,希望FLOP后是3条,以此痛击对手。
        拿着JJ TT 99,如果前位有人RAISE,我仅是CALL。但若是后位有人RAISE,我可能就RE-RAISE,只要我觉得他是虚叫。这样作的原因是,我在FLOP后可能是一个超对。接着就用类似QQ的策略来处理各种情况。
我在此想指出一个不常见的情况。在任何位置玩任何对给了我慢玩的机会,而不是一味激进,当情况有些会针对我时,我就有机会象特定对手显示少许尊重。
正如你所知,如果我在FLOP前就向底池加注,90%我会在FLOP下注,根本不管FLOP是什么。因此我以TT在FLOP前RAISE,十之八九我在 FLOP后就接着BET,但这时留在局中的是一个很好的玩家,我一直在重击他,他已经对我的持续重击感到讨厌。我感觉他会反击,此时与其将他逼出局不如慢 玩。举个例子就明白了。
我是99,FLOP前加注,某人CALL,FLOP是T 2 3,他CHECK ,我也CHECK,另一个垃圾牌在第4街落下,他再次CHECK,我有理由确信我的99是当下最大牌。我确定如果我BET,他就会FOLD。因此我不 BET。如果我认为这是一个他会CALL我,我丝毫不会存有仁慈的念头,当然BET。但我一再将他逼出局就会激怒他,此时CHECK就是要冷却他的情绪。 记住他是一个好手,尽管我相当确信他此时不会CALL,但不能确定他不会以后针对我,向我施压,特别是施加压力是我的牌力不能承受的。要命的是他此时不 做,他也会在以后任何时候做。只要我持续将他逼出局,迟早他会拒绝向我低头。我就不能随便欺负他了,他会变得让我迷惑。我确不希望如此,不希望他激进起 来。你向一个人施压而他总是反加压力于你的对手,他就是最难对付的,我不愿和他们玩牌,我要我的对手温驯些。
我通过展示手牌的方式平静的将他杀出局,我能肯定我的99是最好的牌,对这点他也是知道的,而我没有BET,就是向他表示了一些尊敬。正因为我展示手牌的 行为让他又回到这样一个境地----当我BET时,他得考虑我是在BLUFF还是我准备就用手牌与他干到底,他又得去猜测,这正是我所需要的。当他开始让 我来猜测他时,我是不愿与之为敌的。也许不久我在非常后的位置或是庄位又拿到99 ,TT,JJ,这次我RAISE,他也许会反击,如果他这样做了,他就赢了。我就让出POT,只要任何人在FLOP之前RE-RAISE我。在FLOP前 我不会用一个小对子去迎战RE-RAISE,它们承受不了这个压力。如果有人这样向我施压我就盖牌。如果没人RE-RAISE,我就回到基本立场,我是加 注者,我在FLOP继续BET,不管FLOP是什么。如果我以TT在FLOP前RAISE,FLOP是7 3 2。我一定BET,因为我是超对。但是,这种对子只有形成3条时才具有真正的价值。尽管如此,我是加注者,我还是BET,即使3个高张出现在FLOP,即 使我确定某人在FLOP获得了一个大对,如果我准备CALL别人,我就下注。我在这里下一个礼貌的BET,因为我几乎以被排除了赢的可能,这不是一个小 注,而是一个大小合适的BET,对手正期待我的BET,我不能让他失望。这种行为破坏我的牌桌形像。在90%的情况下,我会来个刺杀行为,如果没能拿下 POT,我试图从这里起就一直CHECK,抱着希望对手是等拖牌,这时对手是不得不买牌的,如果遭到了RE-RAISE,我就知道这手牌不能走远了。我谨 慎的玩小对子,并用它们赢小POT。不形成3条,我是不会放很多钱进去的。拿着小对子,在FLOP没又形成3条,而我BET,就是在BLUFF人家。
小对子在FLOP没有获得增强
如果有人在FLOP前RAISE,而在FLOP又BET,除非我是3条,否则就盖牌,特别是有高张出现。现在你能体会到加注者的威慑了吧,这就是为何我喜欢成为加注者的原因。当你的小对子在FLOP后没形成3条,记住下面原则很重要。
1 你在FLOP之前是CALL的方式进入,那就不要再放更多的钱进去了。
2 如果你在FLOP前是RAISE,你通常力图在FLOP拿下POT,那么就BET,如果有人CALL,在第4第5街就要再BET,最好CHECK到最后,除非你认为对手是在等拖牌,你就持续BET,
3 如果遭到RAISE就盖牌。
如何处理小对子在FLOP形成3条
当你的小对子在FLOP形成3条,那情况就与上面完全不同了。你应该快玩3条,我就这样做,在大多情况下,我会RAISE,而从不CHECK。更不必说, 我在FLOP前就RAISE,FLOP后我3条,我会立刻BET。你知道,没有3条我也这样做。但是也有例外,如果只有一个对手在POT中,他是比小较弱 的,这时我就会CHECK。
我在FLOP前是CALL别人,FLOP拿到3条后,如果有人过牌到我,而我后面还有人,我总是BET。
如你所知,当我有3条,两对时,我在德州扑克中是喜欢向加注者BET的,特别我认定对手手里握着一个大对,我此时BET,而加注者确有如他表现出来的能力,他会不可避免的想让我陷进去。
比如我是33,FLOP是 T 7 3,我下注,认为FLOP前的加注者拿着超对,如果FLOP有一张花牌就更理想。比如FLOP是 QT3 ,加注者能从这种综合的FLOP获得不少。他可能是AA或KK,那他会RAISE。如果是AQ,他也会RAISE,如果是KQ,他可能CALL,是顺牌会 CALL或是RAISE。所以我就力图去主导这个场面,如果他运气好把我打败,我也没魔力来改变,就输钱吧。
如果某人FLOP前是CALL,而FLOP后BET,FLOP是A83,我就认为他有一对A,我就要慢玩我的3条,我可不想这时就吓跑他。
另一个情况我会下个大于POT的BET,我拿到暗葫芦,比如FLOP是9 9 4,我有44,好了,我就下个超BET,这时赢钱,除非,有人拿着9 或者他手中有超对。所以我要把POT作大。
要指出的是你玩暗葫芦要与玩最大的葫芦有所不同,你应该记得,玩最大的葫芦时,一般是要过牌,因为你有台上陷阱,要给对手免费牌以增强他们的牌力。
是否有时候我们因该FOLD3条?是的,有时是要这样,但这种情况非常少。作出这种决定也很难。但是某些情况你这样做了就能挽救很多钱。比如你有一个小3 条,在FLOP你就BET,而后面一个人,他在FLOP前没有RAISE,因此手中不会是大对子,现在他玩得很强,我的意思是他ALLIN或想让我全进, 这时你可以肯定他也是3条,你要立即退出。这非常难,在高注的局中,我几乎从不这样做。
        如果你是在一个被加注过的POT中,而FLOP是暗3条。放弃它是不可能的。如果POT未被加注,当你认为某人有比你更大的3条可以退出。一旦POT被加注再放弃3条就不可能了。(因为你就是在等它)
如果我在FLOP前RAISE,FLOP是3条,同时有人有比我更大的牌,那他会从我这里赢走很多钱,因为我不是在FLOP就会在第4街ALL IN。
小的连张
FLOP前
这种牌是我玩无限扑克时想要的手牌,同色的连张,比如同色的76,87,和54。这些牌很对我的胃口。当我拿着他们时,我希望对手是AA,KK那种他们觉得可以慢玩得手牌。如果他们这样做就给了我看FLOP的机会,一旦击中,我就能痛击他们。
我会用他们在早位或中位进局。我不可能去RAISE 因为我不想在此就阻碍别人进局,如果我RAISE,别人又RE-RAISE ,我就不大可能玩下去了,否则就要去冷应叫2个RAISE。我玩他们的目的就是看看FLOP是否击中。重要的是,我不会就以小的连张在FLOP前就压上了 所有的钱。以这样的牌看FLOP最好了,希望就在FLOP能成顺子,小的3条,小的2对等等。
拿着2张既能成顺,又能成同花的牌,不管他连着或不连着,除了是只能成首尾顺牌的2张,像8 4 或 J 7这种。我会在任何位置进局。在后位我会RAISE,当我在前位或中位进局后,就希望有人RAISE,这样我就可以在加上一个相对小的数额的钱在POT 中。如果FLOP击中,我就痛击他。如果在FLOP没有任何帮助也很好,我盖牌就是了。像FLOP是992,我可不会用手中的76涉嫌其中。
通常在FLOP,我会以5%到10%进局,以20%进局就太冒失了。我不会这样做,除非好运当头。
有时我也以手中的76之类在早位或中位RAISE,注意我通常是CALL的,但是桌上空气太紧了,我就RAISE。又比如我赢了一个很大的POT后,紧接 着的下一盘我也这样做。我说过我通常会在赢下一个大的POT后,玩下面一局,全然不管我所处的位置,并且我会RAISE。当然当大家都手紧到只玩坚果时, 我就会用手中的小连张出击。毫无疑问,这时你可不高兴看到被RE-RAISE,所以理想的RAISE机会是不被人反击,对手认为你是手中大牌或大的对子。 在后位RAISE比较好,你不会认为会遭到RE-RAISE,因为前面他们都没RAISE。这时就可以用些欺骗了。在前位我就不去RAISE。在多人桌要 通过6到7人不遭到RAISE是很少的。我喜欢主导牌局,一旦FLOP碰上了什么,我会去掌控他。但后面有多个玩家,我一般也就CALL,这时我不会为了 维持加注者的形象而不得不去BET。如果在FLOP前我仅是CALL别人的BET,在FLOP我不会去BLUFF对手,想拿下POT。如果完全错过了 FLOP,先前的加注者下注,那POT就是他的了。这也是我喜欢下注的原因。我不喜欢用小的连张RAISE,因为当对手拿着我希望他们拿着的牌时,比如是 一个大对子,他就会RE-RAISE我。我喜欢溜进。当我以小连张在前位进入时,我实际上玩得就象有AA,KK一般,这就有很大的欺骗性了。如果某人在中 位或后位RAISE,我认为他手里是大牌AK,KQ或是一个大对子,这正是我希望的,将他的手牌定位后,就能知道在什么FLOP我要BET。如果你接受我 的意见玩得激进,那在小额局中,你可要收敛些。你会发现在小额局中遭到的RE-RAISE比大额局中多很多。这是我的经验之谈。为什么?如果我在一个钱不 多的桌上,每个人5000到6000美圆,我RAISE1000,一个拿着两个大牌的家伙可能就ALL IN。这在小额局中常见得很。当我拿着76或98,有人向我ALL IN,我只能盖牌,我不会再赢任何东西,一但FLOP击中。拿小的连张和AK,KK赌命,我可不干。所以在一个钱少的桌上我赢钱有些困难。小额桌和大额桌 如此的不同,如果我RAISE3000或4000,其他的人和我都有很多钱在桌上,他多少回有些忧郁是否会RR-RAISE我,他知道我是很可能反击的。 那些和我玩牌的都知道,我把我孩子放在这,我可不会让他丢失。但就算遭到RE-RAISE也不坏。事实上我正盼望着呢,如果他RAISE7000或 8000,我只是小的连张,就CALL,如果我有25万美圆,这是5%,值得的,那就等着看FLOP击中与否。(394页)
FLOP
当你完全错过FLOP怎么玩
如果我小的连张在前位CALL进局而又完全错过了FLOP,我就会放弃POT。这种情况下,这种的手牌,我不会有任何动作,就是放弃。最先的放弃是最好的放弃。
但是我是加注者,我会抢先BET,只要FLOP没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比如FLOP是Q J T,我不会先BET,但一般FLOP没有恐怖的牌型居多数。
如果我有76在前位,而我又冲动的RAISE,这时,如果FLOP是A A K,此时我正好BET,这种FLOP是吓不到我的。对手是不会认为我手中没有AK,AQ,KK之类,或者那种能从这个FLOP中获得增强牌。他们不知我到 底是什么,事实上,我前位在FLOP前就RAISE,他们会认为我手中是大牌。如果我中位在FLOP前RAISE,我也会BET,除非某人在我之前 BET,如果有人BET,这个POT就是他的了,我知道他有些大于我的东西。当我在FLOP完全错过,我是不准备大干的,但是偶尔也诈牌。如果我以 CALL进局且处中位或后位,前面的所有人都过牌到我,我也CHECK,只要我不动作,很可能在第4街又过牌到我,这时我就BET进行BLUFF。我处后 位,FLOP前就RAISE了,我总是BET,特别是所有人都CHECK到我的时候。我会下注,FLOP是A A K或前面提到的那种 ,我的对手手中可能拿着一个A,但是我还是BET,因为我不能让对手停止向我过牌的习惯。因为我是加注者,他们希望我BET。因此我就BET有一些分量 的,这时我试图做2件事
1:就地赢下POT。很多时候就是这样,因为对手习惯盖牌了。
2:保持我激进的打法,只要我这样做,他们才继续向我过牌
我就是这样拿下多数的POT,当然只要遭到CHECK-RAISE,就立刻出局,这是我的风险所在。但对手在向我反击前不得不有牌力,所以他一RAISE,我就让出POT。但他们从FLOP获的帮助的概率是小于没有获得帮助的概率的,那么我赚得的就比失去的多。
第4街和第5街
如果我在FLOP完全错过,我不会以小的连张继续留在POT中,除非我是下注者或所有人再次CHECK到我。如果某人CALL我的BET,又在第4街向我 过牌,我就立即将他的牌定性。如果我认为他是等拖牌且在第4街又错过了,我就再次BET。如果我认为他是有牌力,不管牌力的大小,即使是第3大的对子,我 就不会试图在第4街将他杀出局,比如FLOP是 K 8 2。有人CALL我的BET,在第4街有CHECK,那我就希望能一直CHECK到底。这样我能以一个小的代价放弃POT。
一旦我认为对手在拖牌,像是顺子带同花,我在第4街BET后遭到RAISE后,我总是放弃。当我完全错过了FLOP,我是不准备CALL别人的BET的, 但也有些极端的情况,我会对某个人针对我出牌的人还以颜色,只要我确定他是在从我面前偷走POT,我就要反击,我不得不对此作出强硬的反应。我在第5街与 第4街的玩法相同,如果我一直在BET。那么第5街就不得不继续BET,因为一旦开牌我是没有机会赢的。假设我一个对子也没有,手中最大是7。因为我认定 对手是在拖牌。所以我BET。当所有牌出尽时,我只好认为他没有成牌,我也强迫我自认为他不会CALL我最后的BET。实际上,我认为他成牌了,我会 CHECK的。最后的时刻是艰难的,但你不能将你已放在台子中央的钱置之不理,而仅仅BET一次就没了下文。第5街的的行动是与你认为对手为什么在第4街 CALL你的BET大有关系。你不得不确信对手在拖牌。否则你就要自乱阵脚,陷入大麻烦中。你可能觉得在一无所有时继续BET是困难的,必须有足够的勇气 这样做,的确如此。这样才是好的玩家。你只要这样做后就会发现,只要对手有牌,他们不敢给你免费看牌的机会。因为他们知道你可以去拖卡顺并且去BET。他 们知道一个激进的牌手可以向他们展示任何手中的希奇的东西,结果就是他们有牌就要把你立刻赶跑,他们BET,不希望你留在POT中形成拖牌。
这样我就有了两个实实在在的好处:
1 对手真的牌好,他会立刻向你显示力量,他们不会给你免费牌;
2 你的持续BET迫使对手盖掉边缘牌,从而你能在一无所有时拿下一些POT。
现在清楚作一个激进的玩家有如此大的优势了吧。
当你的小连张在FLOP得到了帮助又该如何处理呢,下面就讨论这个问题,我们用手中握有76作为例子。
首先将FLOP分为:
1 不好的FLOP(只有一小点的帮助)
2 中庸的FLOP(得到中等的帮助)
3 好的FLOP  (非常有帮助)
不好的FLOP
手上是76,FLOP是Q 6 2,这就是个不好的FLOP。我会像没有获得任何帮助一样来处理。但是这里又个巨大的差别,取决于我的对手,更多是取决于他有多少钱在桌上。只要他有很多 钱在桌上,我会用第2大的对子来赌博,有时甚至是第3大的对子来赌。哪怕明知他有对Q,我只要确信再拿到一个6或7就可以击败他,我会CALL一个合适的 BET或把我10%的钱推到桌上,我就这样干,当有机会拿下一个大的POT时。我也许会RAISE。当在FLOP拿到一小对,我总是考虑RAISE,就像 这时的一对6。
或者完全错过FLOP,但这时与手牌无关,我这样做是因为我已洞察了某人的虚弱或利用我的位置优势。
但现在有个不同之处,我在FLOP得到了帮助,如果我是以加注者的身份进入,就算第4,第5街没有帮助。我也会在第4街继续BET。你回想一下,我前面曾 说过,当我完全错过了FLOP,如果我是加注进入的,我会在FLOP BET,但遭到CALL,我就希望从此CHECK到底,除非我认为对手是等拖牌。现在我在FLOP获得了帮助,第4街就继续BET,不管我在FLOP的 BET有人CALL了。我不喜欢持续的BET来恐吓对手,而其实自己确一无所有。但我有一定的出牌时我就喜欢持续的BET。现在是只要再拿到一个6或7, 我就极可能比对手大。因此在第4街绝不能示弱。于是我就控制性的下个合适的BET。如果到第5街我再没有获得任何帮助,我就极可能停止BET。如果对手等 拖牌又没成牌,我这个对多数是能胜出的,因此我CHECK。如果不是最大的,也没什么理由再为它浪费更多的钱。
如果我在第4街或得了额外的帮助,比如是个7,好了,我就要下个超过POT的BET。我总是这样拿下大的POT,现在我正有牌力这样做。我可不愿意把这手 牌卖出一小点钱,我就在第4街下个大BET,在第5街下个非常大的BET。无论我是在第4街或第5街拿到7,只要我是以RAISE者的身份进入,我就在每 一轮控制性的下注。假设我是以CALL牌者的身份进入并且在FLOP是CHECK-CALL。我的打法就不同了,此时我在第4街拿到了7,而POT的钱已 不少了,我就要采取我很少用的CHECK-RAISE来对付。我不想让对手-那个FLOP前的RAISE者此时就丧失了主导地位,尤其是POT的大小会让 他在第4街BET。当他BET后,我就RAISE。我想就此拿下POT,因为第5街来个Q或2,公牌出现一对,我的2对就完蛋了。如果第4街拿到了6,我 的对策又不同了,2个6在桌上会形成很大的威慑力,我的3条不再象2对一样隐藏的好。即使是以CALL牌者身份出现在这个时刻,就有了好的机会来获得主动 权。我会BET。对手会认为我的BET就是在告诉他我是3条,就算手中没有6,这也是一个很好的BLUFF机会。
中庸的翻牌
现在我们讨论手中的76在FLOP或得了中等的帮助,也就是FLOP后有顶对,首位顺子拖牌或者同花拖牌。
因为同花拖牌太明显,我一般极慢的玩他们。当2张同色出现在FLOP中,那些等同花的人就CALL别人的BET跟进,偶尔我也这样做,因为我的扑克哲学就是保护我已经投入的钱,只要有可能就BET。但这太明显了,多数人会认为你是等同花。
就是这个原因,我更喜欢玩顺子拖牌,并快玩他们。如果我拿到顺子拖牌我就准备战斗了。如果我是FLOP前的加注者,当然FLOP我会BET,如果遇上 RAISE,我就ALL IN。如果有人在我前面BET,我会RAISE。如果FLOP前我没有RAISE,我就来个CHECK-RAISE。那个在FLOP前RAISE的人在我 CHECK他BET,我几乎会把所有的钱压上,来个CHECK-RAISE。这是我非常激进的时刻,谁也别想阻止我。我前面说过,多数决定是在FLOP作 出的,这是我偷POT的地方,因此我是采取上面的方式打牌,我在此典型的偷得很多的POT。我在有一定出牌的情况下进行BLUFF,这时能立刻拿下 POT。如果有人CALL,我也是一个很好的拖牌--首位顺子拖牌,有33%的机会成牌和一个很小的机会成2对或3条。接着我门讨论FLOP是 6 4 2或 7 4 2,我现在是顶对,这可是要谨慎的时候。这个牌可不会使我欢天喜地的投入大量的钱,但我会用它来赌一下,换句话,我会向FLOP前的加注者过牌并CALL 他的BET。
如果我处于后位,FLOP前我又没有RAISE,当前面有人BET,我会CALL。这是一个示弱的CALL,代表我不会走得更远,一旦在第4街没有得到增 强,而对手又继续BET。这时我CALL的一个原因是,我的小对子可能是最大的,那个FLOP前的加注者并不见得手中是个大对子,我拿着最大的牌是有可能 的。我要从他第4街的动作来进一步获的信息。如果第4街牌力没有增强而对手又BET,我就立刻FOLD。我不会在没有得到进一步增强时去投入一大堆钱。但 我CALL的主要原因是我有可能拿下一个大的POT,条件就是第4街得到帮助,那我就足以击败一手强牌,比如对手是AA,KK。于是我在FLOP就是 CHECK,而不是BET。我有机会拿到最强的牌,不要因为我此时的BET而丧失机会,比如我BET,对手RAISE,我只好盖牌。现在我是CHECK, 我会CALL一个合适的BET并试图在第4街得到一张有用的牌。如果第4街一无所获,我就当做遇上了不好的FLOP并只不过第4街得到了一个小小的帮助。 一个对手中76是好的或极好的FLOP会让你形成一个对加上拖牌,2对,3条,或者干脆就形成了顺子或同花。拿着这种成了顺子和同花的牌,在前位就 BET,后位就RAISE,准备好ALL IN 。
即使是一个对加上拖牌,我也准备这样干,因为我就2个机会赢下POT:
1 我的BET让对手盖牌
2 当对手CALL后,我的牌得到增强而拿下POT
如果你遵循我的建议,你就会有一定的风险,就算有很好的FLOP配合,风险也是存在的。其实它无时不在,你完全不用时刻都怕别人是坚果。你要是这样的忧 郁,那什么大的POT也拿不下。比如,你和对手都在FLOP拿到了同花,你担心可能是小的同花,那么死定了,在德州扑克中,大花吃小花是最没办法避免的。 除非你有同花顺的可能,但没成还不是一样输钱。这种情况就是你注定要输的时候,是德州扑克中的灾难之一。你也可能FLOP后是低端顺子,这也是要冒风险 的,因为对手可能是大的顺子。比如 T 9 8,这时有人ALL IN ,你就要作出判断了。你要了解对手,但更多的是依据他ALL IN 多少钱和POT有多大。如果我在POT        放入1000,而他ALL IN 50000多,那就FOLD啦,如果他ALL IN 2000,这是他的全部或我的全部,那就要CALL。这时输了就输了,这常见的事。因此K 9和 J 7被认为是不能在现金桌进局的原因。
好的翻牌
如果碰上了好的FLOP,我在第4街总要BET的,只要是我第一个行动或CHECK到我,我总是这样干,但也有例外:
比如,在FLOP就形成了方块同花,而第4街又来了个方块,你是7最大的同花,这时你必须CHECK,希望一直CHECK到开牌,如果不能顺利开牌,那就 要FOLD,只要对手来个象样的BET。如果你在FLOP是顺子,而第4街后桌上出现了一个对,你的麻烦也来了。但通常这不会让你停下来。因为一个人在 FLOP是3条或2对,他会RAISE你的,而后又形成葫芦,那就不得不输钱给他,这是另一种风险。用我的体系来处理牌,你会发现有很多好处:
比如FLOP是 5 4 3,你现在是顺子,我的对手不让我知道他有牌无牌,比如他有2对或3条,如果他是一个好扑克玩家,他就会让我在FLOP得到些信息,因为他不愿另一张牌落 下,别人形成顺子,他知道任何一个A,2,6或是7在第5街出现,他就要盖牌。如果是我,我就会BET,哪怕我绝无形成顺子的可能。所以好的玩家会把赌博 放在FLOP,而不是在第4,第5街才进行。你偶尔会看到在FLOP后才形成一个大的POT,但是绝大多数情况是,在FLOP大多数钱就放入POT了。 FLOP真是个严峻的时刻啊。
前面我说过,在FLOP形成3条,而POT是加过注的,那么放弃这POT对我来说就是不可能想象的。但是注意,我是指暗3条,如果是明3条,我有时就放弃 了。我在下面这种情况放弃了很多的POT,比如,我是7 6,FLOP是 7 7 2,我BET,而有人CALL,这是对手真的有很多种牌型可以CALL 我的BET。有时当你放入很多钱到POT后,发现那个坚持留在POT中的对手,竟然手中也有一个7,如果他是一个激进的玩家,他就会这样。这时来估计你踢 牌的大小就很有必要性,看看是否值得,我通常发现不值得,如果对手是个好的玩家,当我认为他手里有个7时,通常我会因为小的踢牌而输掉,他可能是 8 7, 97, 或 T 7,或者手中是同色K 7,A7。而他拿着 73,72进局不可能的,尽管此时已形成了葫芦。当我有了明3,而踢牌稍高些,比如9 或 T,我就玩下去。如果我是A,K作踢牌,毫无疑问我会BET再BET。
当然有时我的明3条也不会FOLD掉。比如我在FLOP前就RAISE,FLOP后CHECK到我,我BET,而有人CHECK -RAISE,这时我会继续我的牌,因为那个家火可能是在BLUFF,他手中可能是个高的对子,或另一些在FLOP可以RE-RAISE我的牌,而他当时 没有做。另外一手牌,我手中 76在后位,并在FLOP前CALL了一个小的RAISE,现在FLOP是 7 7 2,我就不会相信那个加注者手中有7,我会快玩并试图赢下大的POT。但在一个未加注的POT中,这时想赢下大的POT就很难。前面我说过,不要在一个小 的POT中去冒破产的风险。再次提醒,手中小的连张,在FLOP遇上好的FLOP,而POT未加注过,这时想赢下大的POT是不可能的。如果POT中没有 我要去保护的钱,当我没有坚果时,我不会危害我更多的钱。不要为了赢小的POT而破产。我扑克哲学的另一个重要内容是,要尽可能的提高自己手牌的价值,方 法就是去BET,这已经非常清楚了,要成为一个大的赢家就要通过BET,RAISE,RE-RAISE这种激进的行为来实现。当然有时你必须防御性的玩, 因为这时的激进反会让你不能留在POT中。但通常你要激进,你不能让另外的牌对你构成威胁,我说过,如果你总是担心别人有坚果,那你什么也玩不成。以前提 到的概率,在玩小连张又遇上好的FLOP时就变的非常有用。这也是我把他放在首位的原因。记住一个原则:当你准备要CALL时,就BET。        你要在每个阶段都执行这个策略,最后时刻尤为重要因为你能从中获利。我的意思是,很多情况,你将对手估计错,我们谁都没有透视眼睛,你认为他是在拖同花, 但是他仅有一个对子,他的牌比你想象中要小得多。因此,当一个同花面出现在最后时,可能于对手毫无用处,即使你认为他是在等同花或者其他的牌,也许他是2 对而你是顺子。你真的搞不清楚他是什么,但是你的小连张成了一手好牌,那你无论如何可得为他花钱。总之你要一如既往的BET。只有一种情况例外,就是在第 5街出现了一个对子,这时我CHECK,有时CALL或者不CALL,完全取决于当时的感觉。但不要假设这种情况会发生,如果我的小连张成了好牌,我会枪 先BET的。虽然我有时是有点担心,毕竟我没有坚果,但我拿到坚果时,自然我就在想怎样把钱全放进去。如果我认为对手是强牌,我就大BET,如果我认为是 弱牌,那就小BET,我只有在这里运用判断,判断对手是什么。我做出要下多大的BET是取决于成牌的早晚的。在FLOP成牌,我就不准备只向他出卖一点东 西,我会重击。如果在后面阶段成牌,比如对手在FLOP是CHECK,而对手在TURN是很小的BET,而我第5街成了坚果,这样我就不会去重击,对手不 会CALL你的大BET的,就BET一个他会CALL的吧。那些德州扑克新手不会有我这种对小连张的强烈感情,就是老手对此也很吃惊,但在我观点中它们就 是这样重要的,能处理好小的连张你就会成为大赢家。

边缘牌,困难手
我称呼他们为困难手,是因为他们实在是名至所归,我也是仅在一种边缘的状态下玩这种牌,先树立一个观点,你认知到他很重要,困难牌并非不可以玩,只要他们是:
1 他们是同色的
2 在一个人少的场合,4人或者更少。
在后面我会讲解为什么在一个短桌,困难手是实在的大牌。但在现金桌上,他们会让你输很多的钱,因此你要很谨慎的处理他们,不能让他们危害你很多的钱。
困难手(仅在杂色时)
AQ AJ AT
KQ KJ KT
QJ QT
JT 98
我把他们称为困难手是因为我用他们CALL别人的RAISE时是犹豫的,如果他们是同色那就CALL RAISE进局看FLOP好啦。如果是杂色,我又没有位置,我不CALL别人的RAISE。此时"没有位置"是指我处中位,前面有人下个大的BET。这时 我就FOLD。如果我在后位,POT被加注,另一个人CALL,好啦,我通常会CALL,但同时警钟响起,他提醒我下面要极端的小心才行。除非FLOP对 我极好。
对于上面的每一手牌,我们必须小心的原因是,当你拿着他们时你可能正在对抗一手已经致你于死地的牌。大多玩家认为AA,KK,AK都是要起首RAISE的 牌,当有人RAISE时,很可能就有这种牌,虽然你不能总是想象成对手有这样的牌,但你一定要在脑袋中存有这么一个概念,如果那着AQ,AJ,AT去对抗 AA,KK,AK是多么的可怕啊。
当你拿着这些牌去CALL一个大RAISE后而能赢下一个大的POT是极为困难的,他们绝对是困难手,你更可能是输掉一个大的POT而不是赢下大的POT。甚至当我拿着他们形成了3条,2对,我也是十分的谨慎,同样拿着AA,KK口袋对子也要小心。

比如我是KQ杂色,FLOP是K42,我就十分危险,只要加注者拿着前面3手牌中的任何个一种。
又比如,我是98,FLOP是Q J T,我仍然不会兴奋,虽然此时我成了顺子,但这个不大可能发展成最大的顺子,而拿着AK,这时才是很强的牌。有时困难的手牌形成顺子拖牌时也要考虑到他的 危险,这些牌不是象那些真正的强牌一样轻而易举的拿下POT。你记得我以小的连张在FLOP拿到顺子拖牌时我会玩得十分快,因为我有2个机会拿下POT。 因为小的牌出现在桌上,大家可能都不能从中获得帮助,如果有人CALL,我仍然有机会形成顺子拿下POT。但是我是KQ,FLOP是J T 5,我是顺子拖牌,这是常见的情况,而我此时BET是很少能拿下POT的,所以我就没有2次机会拿下POT。
同样,你是K Q,而FLOP是 Q J T,给你顶对加上顺子拖牌,这仍然不是好的牌如果某人是AK,甚至你在FLOP是非常强的3条或2对,你照样受到威胁,比如 FLOP是 K K 2,你是KQ,只要有人拿着AK,你就处于巨大的麻烦中。这些牌与真正的强牌就在于,你不大能从对手那里赢得很多,但你却会输出很多钱。记这“当你的困难 手在FLOP获得帮助,你不要过分涉足其中,尽可能便宜的玩这个POT”。
你是Q T,FLOP是K J 9或者 J 9 8,你现在是坚果顺子,就是这样你也会失去这个POT,如果一个Q在转牌出现,FLOP是 K J 9 ,拿着AT的人就会赢下,当FLOP是 J 9 8,拿着KT的人也会赢下POT,你这时拿着坚果也是不安全的。对于这种困难局面就一个原则,你要慢玩。
同色的困难手比杂色的困难手要强些,如果你在FLOP是同花顺子拖牌,可以玩的快些,比如你是  
KQ s
FLOP是
Js Ts 2h,你可是一手真正的强牌,你不但有同花拖牌,你还有2个高张。又比如,你手中是98 s ,而FLOP是 Js Ts 2h,如果在前位是好的CHECK RAISE的机会。如果是后位,有人BET,你就可以RAISE他。这时你才有2个机会拿下POT。
垃圾牌:
除了AXs,KX s,其他我没有讨论过的任何牌都是垃圾牌。AX s 和KX s 用小的连张策略来玩。
比如 FLOP是9 s 6 s 2h ,我是A 8s,有一个同花拖牌和一个高张,如果在对抗QQ,我们的机会几均等的,如果我是 7 8s,我会试图在FLOP就拿下POT,因为我有2个机会赢得POT。
我玩AX s , KX s这样的牌,但从Q以下的牌,只要不是同色连张,我就认为他们是垃圾。即使是同色的Q4或 J6,那些又不是同色,又不是连张的牌绝对是垃圾。但是有些杂色牌很多人去玩他们,因为他们会在FLOP形成顺子,你像 K9,Q8,J7,T6,95,84,73,62,我不会玩他们,因为即使他们能形成顺子或者葫芦,但我会因为别人更大的顺子而破产。结论就是,我从来不 玩我手里拿着2头的顺子,除非我有好的位置。
当我有好的位置时,我通常会打破常规,也玩垃圾牌,比如我在庄上,A8杂色也可以玩一下,我可能去CALL人家的RAISE,只要前面进局的人够多,比如 有4个,并且要确信后面不会有RE-RAISE。我CALL一个小的RAISE是因为有好的赔率,我希望能形成葫芦,3条,2对。一旦在FLOP我没有一 手真正的强牌,我就会丢掉他们。我不会用垃圾牌涉足太深,这时在FLOP我不会去CALL,只有RAISE和FOLD。
我有好的位置时,我也许会RAISE,并且在FLOP后快玩,比如前位的看牌,中位的人溜进,而我是庄,我RAISE而不必管我手中是什么牌,如果 FLOP CHECK到我,我就BET,也不管FLOP是什么东西。我不会玩没有价值的垃圾牌,当我有时在玩他们时其实就在玩我的位置和对手。
因为他是溜进的,我会假设他是弱的起首牌,如果他错过FLOP,我就能拿下POT。
除了上面我说过的情况,垃圾牌就不能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