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Ray-若海
Ray-若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691
  • 关注人气:3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Q’uo资料 —— 常见问答集

(2017-01-22 17:43:07)
标签:

一的法则

q’uo资料

爱与光图书馆

ra

流浪者

分类: 爱与光图书馆

Q’uo资料 <wbr>—— <wbr>常见问答集

 

回答者: Carla Ruckert (“一的法則之傳訊者)

(c) 2005, Digested and translated by Terry.

 

 

心靈問候?

 

Q: 我在想是否有任何一的法則(the Law of One)讀者在閱讀這些資料時曾體驗過任何種類的心靈攻擊(psychic attacks)?

 

A: 心靈問候(psychic greeting)是靈性尋求者生命中不可避免的一個事實。當一個人嘗試解除一點扭曲好允許更多的光流入能量體, 他們便引來了注意。從形而上的觀點來看, 一個純粹的意圖就已經是一個成功的結果, 所以遊戲開始了。

 

當你閱讀一本書起了深深的共鳴, 激勵自己, 促使你個人的光芒到達高峰。

 

另一方面, 你擁有的任何扭曲, 或者說盔甲的裂縫(比喻漏洞), 都是負面實體嘗試奪取這道光, 或摧毀它的一個機會。容我說, 這是個公平的遊戲。

 

心靈問候的完整定義在流浪者手冊(Wanderer’s Handbook)有記載, 可以在 L/L研究網站(www.llresearch.org )的圖書館區找到前三章。

 

我在二十年前左右停止使用“心靈攻擊”這個字眼, 改用“心靈問候”,為了將恐懼的元素去掉, 因為恐懼被負面實體視為進攻時偉大的同盟。

 

通靈的準確度

 

Q: 一般而言, 您的通靈(channeling)有多準確? 你能給個百分比嗎?

 

A: , 我不能, 沒有衡量的尺來評估通靈。因為接收訊息的方法並不是現今科學家知道如何去追蹤或衡量的。

 

這也意味著讀者的辨別力是十分重要的, 我建議讀者保持一個開放的心, 尋找書本中感覺有共鳴的地方, 它會從你內心深處湧出。當你閱讀一個真正“為你而來的資料, 它真的會與你共鳴, 你幾乎可以感覺到你憶起了什麼事情, 而非吸收新的資訊。

 

次元 vs. 密度

 

Q: 為什麼Ra 喜歡用“密度”(density)這個名詞, 而非“次元”(dimension)? 好比說, 為什麼不說“第三次元”而要說“第三密度”?

 

A: 次元是講述空間的字眼: 高度, 寬度, 及深度都是次元。在某些純理論物理系統中, 科學家建議時間或許是第四個次元。

 

密度是關於一個空間有多滿, 比方說在衡量氣體時, 一個特定的區域中有着越多的氣體分子, 表示密度越大——給予更大壓力時, 氣體會被擠壓到更小的空間。

 

Ra 群體對這個問題沒有多大幫助, 因為他們常常交互使用這兩個字, 不做區別。然而, 經過許多的思考, 我決定較為正確的词汇應該是密度, 越高的密度有越多的“東西”在空間中! 精確地說, 是越多的光。當我們從這個密度畢業到下一個密度, 光變得越密集/明亮/強烈。用基督徒的話來說, 越高的境域包含越充分的光。

 

請求Quo的支援

 

Q: Q’uo 常說任何呼求的人都可以使用他們, 這種支援是任何人都可以請求, 不管他們的靈性平衡層次在哪边? 我並不是指通靈訊息, 而是他們能支援我到達更深的冥想狀態

 

A: 是的, 任何人都可以這樣做, 只要在心中請求, 並有意識地肯定事情正在發生, 如此可提高一個人的覺知並幫助集中焦點。有些時候, 會發生一種振動, 通常是在頂輪附近的頭皮有輕微的刺痛感。

 

推薦塔羅牌

 

Q: 我閱讀過一的法則, 以及L/L圖書館的資料, 我發現RaQ’uo 都推薦研讀塔羅牌, 我上網尋找, 發現許多不同種類的牌組(decks), 在一的法則第四冊中提到你們使用吉沙大金字塔壁畫拷貝下來的圖案做為 22 張塔羅牌原型。我想知道你們所參考的是哪一個牌組, 這樣才能對照RaQ’uo 的相關評論來研讀。你可以告訴我嗎?

 

A: 就已出版的塔羅牌組而言, 確實已有龐大的分類。我們沒有使用其他任何一種于一的法則第四冊之中, 因為它們不是我們需要的真正的古代埃及牌組。

 

事實上, 我們最後在美國國會圖書館進行研究, Jim McCarty在一本書(by George Fathman)找到一副牌組——並未印製成塔羅牌——我們使用該牌組的一部分。

 

迄今, 我們找到的最適合我們目的的牌組在一本書中, 但我不認為它還有出版,可能二手書市場還有一些, 你可以到AmazonAlibris 網站尋找。

 

這本書的出版資訊如下:Sacred Tarot: Course VI (Lessons 48, 22-23)by C. C. Zain, Elbert Benjamine,聖光教堂(Church of Light*)出版。學者 Zain 的塔羅牌的機構, 不肯允許我們使用他們的牌組圖案, 所以我們就參考ZainFathman 先生的圖案, 自己畫一組。我們只有製作出前七張圖案, 接受Ra 的指示, 將不必要的占星圖案去掉, 我想從這七張圖案, 讀者可以找到清楚的指南, 處理其他牌的圖案。(*譯註: Church of Light 的埃及塔羅牌曾絕版好一陣子, 但最近有再版的計畫, 有心人不妨上網搜尋一下。)

 

我要如何找到真愛?

 

Q: 因為我是個流浪者(Wanderer), 我在地球上“計量”(clock)了很多孤單的時間, 我好想要顯化出我的伴侶, 我人生旅程的真愛, 像你們兩位(Jim & Carla)一樣。我要如何做到?

 

A: 我個人絕對不知道一個人要如何顯化出一個靈魂伴侶或真正的夥伴。我跟Jim 純粹是幸運相遇嗎? 或許不是, 然而, 我們並不是因為向外尋找(伴侶)而碰在一起的。

 

Jim 與我接觸是因為他聽到我在廣播中談論愛與光, UFO 與冥想的議題, 於是他打電話來要求參與冥想。他花了兩年的時間, 然後決定正式加入我們L/L 研究中心。

 

我花了16 年時間研究UFO 與相關的靈性議題, 並每日冥想。Jim 在遇見我們之前,6 年時間在肯塔基州的荒野獨自居住, 自給自足, 教導野外生存, 以及靈性大腦發展。

 

所以回顧這一切, 我會說如果要吸引一個靈魂伴侶, 追求你自己的尋求, 你自己的興趣, 與你對他人的服務。更充分地做你自己, 深化並開拓你的觀點, 並且努力愛上你自己。或如同Ra 群體說“知曉你自己, 接受你自己, 成為造物者。

 

有一天, 當你看到你良好的工作, 尋求路途上不斷開花結果, 你很可能會發現有那麼一個人已經出現在你身邊。從你自身的尋求, 以及對方的尋求所產生的自然能量會共同安排出一個相遇。這完全不是你有意識地去“策劃”, 而是一種內在的過程所做的安排。

 

停止向外尋找, 開始向內觀看, 知道一切都是好的, 祝你好運!

 

我是流浪者嗎?

 

Q: 我可能是一個流浪者, 我想要確定一下。

 

A: 在形而上的領域中, 沒有什麼證據。這是靈性真理的一個確切特徵, 不訴諸科學事實或證據。一個人的宇宙出身也是屬於靈性真理保護傘下的一項。

 

你可以做上打的測試來“證明”你不是土生土長的, 但就嚴謹的科學角度來看,都稱不上是真實的證據。

 

你所擁有的毋寧是一種內在的“知曉”或靈知(gnosis), 這個知曉通常以一種直觀或直覺的方式呈現。當你碰觸到你個人的靈性真理, 會感覺到一種共鳴。

 

或許你通過心理醫生喋喋不休地說這件事給你什麼感覺?”在你的問題上, 這的確是個很好的問法. 如果你覺得你是一個流浪者, 很清楚地你得到一些共鳴,一種內在的知曉。我會建議你跟隨那感覺, 並看著它繼續帶給你什麼感覺。它是否解決一個緊繃的狀態? 它是否堅定你的尋求, 或你感知的目標?

 

那麼, 不管那是不是你主觀的想法, 這個“真理”都有效地幫助你向前走, 使用它吧。

 

星際聯邦

 

Q: 有沒有任何人可以告訴我 Ra在一的法則中說的星際聯邦(The Confederation Of Planets), 到底是什麼東西?

 

A: 以我的淺見, 沒有! 至少, 沒有一個精確的答案。要在這個3D 世界從通靈中得到準確的資訊是個無望的工作。誠實地說, 我不知道到底有沒有一個具體的服務無限造物者的星際聯邦, 或者它是個形而上, 看不見的群體, 有些人稱為天使或其他東西, 即使我已經傳達他們的訊息30 年以上!

 

我甚至不知道我通靈的源頭是否外在於我, 不管我是傳達Quo,或HatonnLatwiiRa 等群體, 他們都宣稱來自星際聯邦。

 

但我可以為一件事作證, 當我在通靈的時候, 真的有某種事情在發生, 因為那突然泛滥的話語對我來說是太龐大了, 以我地球的人格, 可以一直說話而不用任何思考。有興趣的人可以自由閱讀L/L 網站(www.llresearch.org )上頭的檔案庫, 以檢驗我的說法。

 

是啊(yup), 有某種事正在進行, 那兒有個源頭, 它前後一致地說着, 並帶來有助益的資料。

 

我會說星際聯邦是一群星球實體——整個星球的人口成為社會記憶複合體”,並且選擇以群體的方式服務他人。他們設想的一種服務方式包括透過像我這樣的器皿來說話, 以幫助地球在這關鍵時刻, 順利抵達第四密度。

 

這樣的協助, 對他們來說並不新鮮, 比方說Latwii 曾說他們在第三密度的尾聲,曾受到Ra 群體的協助。所以這可以說是一群聯合在一起的成員, 一起向外幫助那些在掙扎的人們, 好比是形而上的美國和平部隊(Peace Corps)

 

我們目前的科學儀器無法偵測到心電感應的能量, 或許在未來會有進一步的發展。所以, 在評估這類的來源或他們分享的思維, 請使用我們的辨別力。我鼓勵所有讀者使用辨別力, 要非常小心你所拾起的思想並且與之協同工作。要非常地挑剔, 尋找你內在的共鳴, 就好比你生平第一次聽到你非常喜愛的曲調。傾聽你自己是最重要的!

 

 

希望這些話有幫助——

 

許多的愛與光,

 

Caral wo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