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考拉爱睡觉
考拉爱睡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2,279
  • 关注人气: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似是故人来(天下有情人)(二)

(2012-02-21 00:20:19)
标签:

刑侦iv续

小说

杂谈

分类: 刑侦IV续篇之飞君恋

(下)Endless

看著俏君漸漸昏迷過去,大家的心也跟著沉到谷底!
“Mammy!”“俏君!”“Miss武!”
而青狐的心竟然也跟著沉了下去,這是走上黑道這麽多年來,他從來沒有過的感覺!
“如果你們還想讓她有得救的話,就立即讓開!”
大家不得不讓開,卻依然用槍指住他們!
而芊芊已經不懂反應,只是木然的跟著挾持住她的那個人走著!




大家一路跟住他們來到了停車場,青狐卻依然沒有放開俏君和芊芊的意思!
“放開她們!”翔兒的眼裏在噴火!交織著憤怒和絕望!
“等我們到了安全的地方,自然便會放了她們!”
“青狐,我答應你,只要你放開她們,我們這次放過你們!絕對不追你們!”子山不得不說:現在,最重要的就是爭取一切時間,儘早搶救俏君!就算上頭要追究,他也不管了!警司只是一個職位而已,而俏君卻是一生的朋友!
“但我想有人質在手縂比沒有人質好!”青狐邊說邊在手下的掩護下帶著俏君上了一輛車!而他的那些手下則帶著芊芊也上了車!然後,這輛車,絕塵而去!
而子山他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因爲,他們現在身邊沒有車!
子山立刻打電話通知交通部的兄弟密切留意這輛車!




在沒有進一步消息前,他們只得往急診室行去——因爲阿俊也都在搶救!
婉蘭和盈兒已經在門診大樓門口緊張焦急的張望!——剛才,她們便遠遠看見了歹徒挾持著俏君和芊芊離去!而俏君渾身是血,已經昏迷了過去!於是緊追出來,卻被保護她們的飛虎隊的警員攔住——畢竟,他們只會讓江Sir她們更加擔心、分心而已!
“哥,Mammy呢?”一看見哥哥他們回來,一臉悲傷,卻不見Mammy,盈兒立刻奔向前去握住了哥哥的手,急急的問!
翔兒搖搖頭,一把緊緊抱住妹妹,終于哭了!他真的好害怕,就這樣失去Mammy!畢竟Mammy已經傷得這麽重,如果不能及時救治,後果真的是不堪設想的!而現在,Mammy卻在匪徒手上,不知所蹤!
“怎麽會變成這樣?!”婉蘭問,她有太多不解!
於是子山說了一個大概,竟也咽哽……
翔兒和盈兒已經只能相擁而泣:他們不僅僅要Daddy,他們也要Mammy!他們兩個都要!可是,爲什麽?!



“現在阿俊怎麽樣?”子山問,他真的好自責,徐飛在乎的人,一個個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出事,自己卻無能爲力!
雖然,每個人都明白,這不是他的錯!事態發展到這樣,是誰都預料不到的!
子山暗暗發誓:絕對不會再讓更多的人受傷!一定要儘快將“青狐”緝捕歸案!連FBI都頭大也罷,這不是不破案的藉口!
而翔兒也正這麽想:他一定要救出Mammy!——雖然,Mammy生還的希望,他也知道,極其渺茫,但是,他永遠不會也不要放棄這個希望!



“還在搶救……”婉蘭說:“好像情況也不很樂觀……”
大家一聼,更是色變,急急趕去手術室!
那醫生則正在焦急的找阿俊的家人!
“醫生,他現在怎麽樣了?!”子山立刻上前!
“你是……?”
“他的Uncle!”
“那你能不能盡快通知他Daddy或者Mammy?!”
“他怎麽了?!”
“他傷到了大動脈,雖然我們可以縫合好,但因爲他的血型有些特殊,我們醫院血庫的供血不能夠保證一定可以支持到手朮結束,所以我們希望他的Daddy或者Mammy可以幫到我們!”
怎麽會這樣?!
子山當機立斷,去找鄭東成!反正,只要有希望,他便不會讓阿俊出事!
“醫生,求求你一定要救他!我現在便去找來他Daddy!”
“你放心,我們一定會盡力的!”


道,極其渺茫,但是,他永遠不會也不要放棄這個希望! “還在搶救……”婉蘭說:“好像情況也不很樂觀……” 大家一聼,更是色變,急急趕去手術室!那醫生則正在焦急的找阿俊的家人! 子山正準備離去,卻被婉蘭叫住:“子山,你現在有沒有阿俊的照片?”
子山愣了愣,會過意來:“沒有……”
“那你等等,我看看阿俊的錢包裏有沒有,他有在錢包裏放照片的習慣的……”說完,婉蘭便拿過阿俊的外套!
果然阿俊的錢包裏有一張徐飛和阿俊的合影!婉蘭拿出它,遞給子山。



子山和添海飛車趕到了監獄!快照就快照吧!



“江Sir,好久不見啊,不知你這時候找我有何貴幹啊?!”
“救人!”子山開門見山。剛才他已經打過電話給監獄方面,已經確定鄭東成的血型和阿俊是一樣的!
“救人?!江Sir,你不是開玩笑吧?!我向來就只會殺人,不會救人!”
“那如果是你兒子,你救不救?!”
“兒子?!我有兒子嗎?!”
“有!你二十幾年前就有了!”子山說著,把徐飛和阿俊的照片放在了鄭東成面前。
在看到照片的那一霎那,鄭東成整個人呆住了!
“這是你和梁小姐的兒子!叫阿俊!”看著鄭東成的表情,子山繼續說,他現在必須爭分奪秒!
“他真的是我兒子?!”鄭東成從來不知道,原來,自己還有一個兒子!這是從小孤伶的他從來沒有也都沒敢奢望過的!
“你說呢?!”
“他現在怎麽了?!”
子山明白他是相信了:“他被歹徒襲擊,現在在搶救!傷到了大動脈,而你們的血型有些特殊,所以醫院的血庫的供血不足!”
“那我可以做什麽?!”
“我們需要你的供血!”
“沒問題!”
“那好!你和我們一起回醫院!”



於是在獄警的協助下,大家迅速趕回醫院!
抽完血后,鄭東成問:“江Sir,我可以再留一會兒嗎?我想看著他平安……”
子山看著他,點點頭。
於是大家都靜靜的坐在外面……
鄭東成的眼睛定定的盯住手術室那亮著的紅燈……心裏卻波濤洶湧……



“醫生,徐俊現在怎麽樣了?”看到醫生走了出來,添海忙走上前問。
聽到“徐俊”,鄭東成的整個身子震了震。
“彈殼已經全部取出,大動脈壁也已經縫合好,只是因爲失血實在太多,所以可能會昏迷一兩天,醒過來,就應該沒大礙了……”
“謝謝醫生!”
這時,阿俊被推出來,看著第一次謀面的兒子,從不屑流淚的鄭東成居然有想哭的衝動!
“江Sir,謝謝你!”
“或者,你該謝徐飛……”子山滿是深意的說。
鄭東成無語,定定看向遠方……
卻突然,鄭東成一把搶了身旁獄警的槍!
“鄭東成,你干什麽?!”子山、添海、振球、芝蘭立刻拿槍指住他!
卻見鄭東成擧槍射向一個暗處,然後,大家都看見遠處一個用衣領遮住面部的人應聲痛苦的握住右手,一把槍掉落地上!那人轉身便跑,鄭東成又是一槍,傷了他的腿,添海、振球追上,銬住!
鄭東成滿不在乎的把槍還給獄警。
子山深深看了他一眼:“謝謝!”
“不用!我只傷了他的手和腿!你們應該很快就可以給他問口供……”
然後,便和押送他的獄警離去,卻又突然停下腳步,大聲說:“江Sir,拜托你好好照顧阿俊!”
“我會的!”


這時子山的電話響了,是交通部的電話,説是已經發現了那輛車,卻已經是一輛空車!而那輛車,本身在兩個月前就已經報失!
子山只得讓他們先保護好現場!他們就趕來!


看著江Uncle一臉灰色,翔兒問:“江Uncle,怎麽啦?!”
“交通部的手足說已經發現了那輛車,卻已經是一輛空車!而且那輛車本身在兩個月前就已經報失!”
“那他們在哪發現的?!”
“中環!”
“我們去現場看看!那麽熱鬧的位置,雖然現在是淩晨,也還是該有些過往行人的,而Mammy已經受了傷,這麽明顯的目標,應該會有人目擊到他們,我們也許可以找到綫索也說不定!”
子山點點頭,然後對婉蘭和盈兒說:“婉蘭,阿俊就先交給你了!盈兒,你也看住你Daddy!這幾個飛虎隊的兄弟也會繼續保護你們!”
婉蘭和盈兒點點頭!
於是子山在安排振球看住剛才抓到的那個人處理好傷口后先帶回警局,會同毒品調查科的同仁先問口供之後,帶住大家便要往外奔去……
盈兒卻突然叫住哥哥,帶著哭腔說:“哥,你一定要小心啊!你不許再出事,你們不要都丟下我不管!”
翔兒看著這個妹妹,說:“盈兒,我答應你,我不會讓自己有事,我永遠都不會丟下你!我還一定會找回Mammy!我喜歡你向Mammy投訴,沒有你的投訴,我會不習慣……還有,我相信Daddy也一定會平安醒來的……”
聼著這對兄妹的對話,大家眼裏都有了淚……
就算這些年輕的飛虎隊的警員也是,縱然他們不甚明白:徐警司、Miss武、這對兒女、阿俊、還有那也被歹徒挾持走的“徐太太”到底是怎樣的關係?!——因爲,他們從未聽聞過徐警司沾花惹草的傳聞啊!而剛才那個“Miss武”的機智、勇氣和深情,也堪稱一個出色的奇女子!只是……她也真的不是徐警司的太太,但這影響不了他們對她的無比敬重!



盈兒已經和婉蘭一起送阿俊到了CTU,現在她陪住了Daddy……
看著Daddy那蓋在身上、還未及換下、已經為Mammy鮮血染紅的被子,盈兒終于忍不住痛哭流涕:“Daddy,我真的好擔心Mammy啊,爲什麽會變成這個樣子?!爲什麽?!”
婉蘭站在外面,卻不知如何安慰……因爲她也不知道:爲什麽?!



阿俊他們已經趕到了棄車現場!在中環的一條背街上,而又是淩晨,所以竟是少有行人……
看著車上沾染的鮮血,大家也都不禁悲從中來!
只是,奇怪的是,車外的地上,並沒有任何血跡!好在鑑証科的同仁仔細分析從車上下來的足印,跟蹤到了不遠處的一個24小時的茶餐廳!只是由於畢竟有些客人來來往往,足跡便再不可追了!
得知這個茶餐廳有CCTV時,大家簡直喜出望外!於是子山立即調看CCTV,卻一無所獲!根本發現不了俏君的蹤影!但這粥店的保安人員卻保證他們的CCTV除了盥洗室,沒有盲點!而進出茶餐廳的人,更不可能有遺漏!
於是,又陷入了僵局!
但大家不放棄,開始不辭辛勞的詢問,卻一無所獲:沒有人看見過一個滿身是血的受傷女子!
“阿Sir,我真的沒看見啊?!這麽明顯的目標,如果我看見了,一定會報警的!我可是良好市民啊!”一個人說。其他人也都附和!
子山只得決定收隊,登警訊再尋求綫索!
只是想到俏君,大家心裏都是悲痛無限!


國仁、琪琪也打電話回來:那幫人很快化整爲零,他們也就不得不跟著化整爲零的跟蹤,卻幾彎幾拐下,大部分都把他們甩掉了!跟到的幾個也都不是到了一個位置,而是散亂無章,卻都是進入了那些沒有CCTV的老式公房!
子山只得申請支援,大規模搜索那幾棟居民樓,卻也明白希望渺茫……畢竟,警方不可能掌握任何一個犯罪集團裏每一個成員的資料,所以,也許,對面行過,都有可能錯過!
只是希望,今晚參與襲擊的人中,多幾條在案的大魚……



而振球那邊的消息,也讓大家洩氣:因爲,那個人原來是“黑龍會”的,而並非“Dark K”的!只是,他是“黑龍會”的那個老二救過他,所以想要為他報仇而已!



兩天過去了,卻還是沒有任何綫索!
FBI的特工也已經跟丟了青狐!
只是,他們確定,直到最後見到青狐時,他都是一個人!
那俏君呢?!梁小姐呢?!大家心下都是無比惶然!


只是,好像青狐也暫時停止了對他們的攻擊,包括對徐飛!
“這真不是他的風格!”FBI的人說。



好消息是,阿俊也已經醒了……
知道了發生的事,他明白了Daddy爲何如此深愛俏君Auntie!也許,愛情裏,除了生死相許的深情,也有“士為知己者死”的慷慨?!
而這麽多年來自己對Daddy和Mammy之間、自己和Mammy之間的疑問也全部找到了答案!
明白了自己和Mammy之間的問題,雖然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夠解開這個自己生來便注定的結,但他想要努力——而找到了癥結所在,他的努力也有了方向!
而自己也真的想要努力嘗試解開Daddy和Mammy之間的結,因爲,自己真的希望Daddy可以真的幸福——雖然他不知道俏君Auntie生還的機會有多大,但他明白,不論俏君Auntie生還是死,Daddy和Mammy在一起,都不會幸福,這是他從小看到大的真相——雖然,Daddy總是小心翼翼的照顧Mammy,甚至不曾怎麽大聲對Mammy説話,但是,越長大他便越明白,Daddy不幸福!Mammy也不是真的幸福!——只是原來自己不明癥結所在而已……
至於親生Daddy,聼婉蘭和盈兒說了那晚的事,自己竟然也真的有些想見見他——也許,他並不像自己原本想象中的那般不堪——而也無人可以變更,他是自己親生Daddy的事實……


而醫生說,徐飛蘇醒的跡象越來越明顯,應該這幾天便會醒返過來,也讓大家多少有了些安慰!


“阿俊,你在想什麽?”盈兒走了進來,她真的很感謝阿俊救了她!如果不是阿俊拼命護著,中那麽多槍的是她!因爲匪徒很快便發現了她是軟肋……
“我在想Daddy……”
“你放心吧,醫生說,Daddy就快醒了!”
“我是說,親生Daddy……我想去見見他……”
“好啊!你這麽想便太好了!要不要我陪你去?”聼阿俊這麽說,盈兒明白了阿俊是已經解開了這個心結,由衷的為他覺得開心!
“不了,你還是留在這好好照顧Daddy吧,我想,他醒來,見到你,一定會很開心的!只是,你Mammy現在還下落不明,否則,我想,Daddy醒來,第一眼看到她,要他立刻去跑marathon也都不在話下……”
聼阿俊提到Mammy,盈兒的神色黯淡下來……
“盈兒,對不起!”阿俊抱歉的说。
“没关系……阿俊,其实,你介意我Mammy吗?”
阿俊笑笑:“當然不介意……其實,我也真的希望Daddy和俏君Auntie可以幸福的在一起……”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我從來不騗我喜歡的女孩子!”說完,阿俊笑了:好像,盈兒是自己喜歡的第一個女孩子吧!倒真是“從來”!
看著盈兒有些發窘,阿俊又笑著說:“盈兒,你千萬別有壓力啊!我完全沒有別的意思的!雖然我救了你,可是我可不想你因爲這以身相許啊!前車之鑒便在眼前,我可不想重蹈覆轍!”
盈兒釋然的笑笑:“阿俊,真的,謝謝你!我們算是朋友了吧?”
“不算!”
盈兒意外的瞪大了眼睛,看著阿俊……
阿俊卻不緊不慢的說:“因爲,你可算是我家姐吧!”
盈兒笑了:“當然!只是,家人也可是朋友啊!而且是更知心、默契、不捨不棄的朋友!”
“這倒是!”阿俊笑了:“那麽,姐姐,很高興有你這個好朋友!”
“我也很開心啊!”
“只是,我還是比較喜歡像哥哥一樣叫你盈兒……”
“好啊!不過你如果像哥哥那樣也叫我盈兒,我可對你也像對哥哥那樣撒嬌耍蠻了啊!”
阿俊想起了盈兒威逼利誘徐翔包攬廚房一切大小事務,不由大笑:“沒問題,很樂意!”
“那麽,Deal!”
只是阿俊突然想起了Mammy,於是臉色又沉了沉……
“阿俊,怎麽了?”
“盈兒,在我Mammy的心結沒有解開前,可能當住她的面時我們不能太親密……不過,我想,這種機會也不多……”
“我明白!”盈兒理解的點點頭。
“其實,我也想問你,你們恨我Mammy嗎?”
“不恨……其實,她也算是個可憐的人……她一心想抓住以爲的幸福,卻錯失了真正的幸福……”
“只是,也連累了你Mammy和Daddy……”
盈兒無語,阿俊也開始沉默……
一個難以過分苛責的錯誤,卻讓三個人,每個人都丟了幸福……


這時子山和翔兒也來了。
“阿俊,好些了沒?”翔兒問,他是真的感謝阿俊奮不顧身的救了他妹妹!
“已經沒什麽大礙了!”
“真的謝謝你救了盈兒!”
“她也是我……妹妹嘛!”
“喂!我比你大耶!”盈兒開始強烈抗議!
“那你要不要撒嬌耍蠻的好處?!”阿俊反問。
“這個……”盈兒眼睛滴溜溜轉了幾圈:“算了,不和你計較了!”
子山和翔兒終于也露出了笑容,翔兒更是寵溺的敲了敲盈兒的頭……
“對了,哥,有沒有查到Mammy的下落?!”盈兒問,這兩天,她都因爲Mammy的重傷、失蹤,吃不香、睡不安——她知道大家的情況也都不比她好……
“是啊,Mammy和俏君Auntie有沒有下落?!”阿俊也問。
翔兒和子山的臉立即暗了下來,搖搖頭……
於是,盈兒和阿俊的臉也跟著暗了下來……
大家都無話:翔兒和子山是不知該如何交待,盈兒和阿俊是明白他們已經盡了力……
沉默幾分鈡后,子山說:“盈兒、阿俊,你們在這陪著你們Daddy和婉蘭Auntie,也要好好休息!我和翔兒先回警局了!我們一定會找到她們!”
盈兒和阿俊點點頭。
阿俊想到什麽,說:“江Uncle,我想去看看Daddy!”
子山愣了一下:徐飛不就在隔壁嗎?!
看出江Uncle的困惑,盈兒解釋:“阿俊是說他的親生Daddy!”
子山恍然,也開心阿俊已經解開了心結:“好的,沒問題,我會儘快安排!”



於是,幾個小時后,阿俊坐在了會面室等候從未謀面的親生Daddy……
而當鄭東成看到來看他的,居然是自己的兒子,阿俊,時,竟然一時間定住了腳步,生怕,這是自己的幻覺,一挪步,阿俊便會消失了影蹤!
而阿俊也定定看住鄭東成,自己的親生Daddy,才明白,自己爲何是這樣的樣貌,也更明白,Mammy,爲何會如此不喜歡自己……
鄭東成終于在獄警的提醒下,坐了下來……
“阿俊,真的是你?”
“是的?”
“爲什麽不好好待在醫院養傷?”
“因爲我想來看看你……”
“你……肯認我嗎?”
“這是沒人可以改變的事實……”
聽到這句話,鄭東成在刹那間,便重新找到了生活的坐標!
“阿俊……我答應你,我不會讓你失望!”
阿俊深深的看住鄭東成,沒有説話——只是突然明白,他並非自己想象中那般十惡不赦……
“你Mammy好嗎?”沉默良久,鄭東成問。
阿俊想想,決定瞞住他Mammy被挾持的實情:“好……”
“那……徐飛……對你好嗎?”
“Daddy對我一直都很好……沒有他,便沒有現在的我……”
鄭東成一時間又不再有話,阿俊也是……
只是,鄭東成覺得,探視時間,原來竟是過得特別快!
走之前,鄭東成終于問:“阿俊,你會叫我Daddy嗎?!”
“我說過,這是改變不了的事實……只是,我還沒有心理準備……我想,我還需要一點點時間……”
有這樣的回答,鄭東成已經很滿足:“阿俊,我會等,等你叫我Daddy的那一天!”



而第二天的進展,卻讓大家悲痛之下更是有了絕望的感覺!
警隊的兄弟在荒郊找到了芊芊,卻已不是活著的芊芊!
鑑証科的同仁說,芊芊的死亡時間已經超過了24小時,而且是一槍擊中頭部斃命!
但在發現芊芊方圓十公里的範圍,大家都找不到俏君的蹤影!但大家想到俏君身受的重傷,和青狐對待芊芊的方式,都已經開始絕望!


阿俊聽到這消息時,愣怔了很久,終于痛哭!
他不曾料到,自己和Mammy之間、Daddy和Mammy之間的結,竟然是這樣解開!徹底的解開!
只是,大家誰又料得到呢?!
大家幫著安排好了喪事,而大家有些意外的是,阿俊堅持以兒子的名義給Mammy立墓碑,而不以Daddy的名義……


而,青狐他們也竟然沒有擾亂這個喪事……


而,這幾天,大家也沒有停止找尋的腳步,卻還是一無所獲!
大家反反復復又去過棄車現場多次,但還是沒有任何綫索!——大家都想不通,爲何車上沾染了那麽多血跡,但地面上卻找不到任何血跡?!
而那幾棟居民樓排查下來,也都找不到任何出現在警方掌握的資料上的人!
那個茶餐廳的CCTV也被取了回來,反反復復看了多遍,一點綫索都找不到!


翔兒和盈兒此刻正坐在Daddy的身邊……
“Daddy,您知不知道,我們有多想認您,但是,我們知道不可以……我們不要讓您知道Mammy出了事……因爲,我們知道,Mammy她不想的,她不想您為她擔心的……”盈兒緊緊握著Daddy的手,輕聲說著,卻已經是淚流滿面:“但是,我們會像愛Mammy一樣愛您,因爲,在我們心裏,您真的是這個世界上最最好的Daddy!”
翔兒沒有説話,眼裏卻也滿是淚水,他也明白,Daddy醒來,這聲“Daddy”便真的再難喚出口,因爲,每個人都明白,Mammy生還的機會,已經是極其渺茫!
阿俊靜靜站在外面,想著要怎樣才能幫到他們……
而盈兒卻突然感到Daddy的手動了一下!
“Daddy?!”
“盈兒,怎麽啦?!”
“哥,快去叫醫生!Daddy的手剛才動了一下!”
翔兒一聼,立刻跳起來,奔出去!阿俊也跟著他一起!
“阿俊!”迎面走來的婉蘭攔住他:“醫生話你還不能劇烈運動的!”
“Daddy!Daddy可能就要醒了!盈兒說他的手動了一下!”
婉蘭一聼,立刻開心的打電話通知子山他們!
子山他們立刻飛車過來!



當徐飛終于慢慢睜開雙眼的時候,看到的是一片關切又激動的眼神!
而盈兒更是緊緊的握住她的手,翔兒和阿俊則站在她身後……
“D……徐Uncle,您終于醒了!”盈兒開心的說,眼淚卻流了下來……
“傻孩子,你哭什麽啊,徐Uncle不是醒了嗎?”徐飛說,心裏卻是莫名有些幸福……
但徐飛的這句話,那聲“傻孩子”,卻讓盈兒哭得更兇了!就連翔兒的眼淚也奔湧而出!
而大家的眼裏也都有了點點淚光!
“你們都怎麽了?!我睡了很久了嗎?!”
“你的確睡了很久了,已經有20多天了吧!”子山說。
徐飛抱歉的笑笑,眼睛卻開始四下搜索,卻沒有夢想中的身影!
“徐飛,怎麽了?你在找什麽,我們幫你!”子山問。
“俏君!子山,我感覺到俏君回來了!我真的感覺到俏君回來了!”激動之下,他竟然忘了阿俊也在身邊!
徐飛的話,讓大家都呆住!忘了反應!
徐飛以爲他們不相信,急急的說:“相信我,我真的感覺到她回來了!我真的感覺到了她的氣息!那獨一無二的氣息!她還對我說,要我爲了她,要醒來,要快樂!我還隱約聽到她提過孩子,我也隱約聽到有人叫我Daddy!”
徐飛的話,讓大家更是震撼!
“子山,你們見過她的,是不是?!她是不是有我的孩子?!告訴我,她在哪,好不好?!我想見她,我真的好想見她!”
大家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麽!——原來大家以爲梁小姐離開,徐飛就能和俏君在一起,但現在梁小姐是真的徹底離開了,只是,俏君卻也是生死難測了!
本來大家還在猶豫怎麽說,怎麽告訴徐飛這個事實,殘酷的事實!
但盈兒和翔兒卻要瞞,因爲,他們不想Daddy一醒來便要承受可能失去Mammy的痛苦!或者永遠也不想!——因爲這種無邊無際的痛苦,他們現在正在體會!——那句“我們Mammy也一定會同意我們這麽做的!”讓大家無語,卻也淚光閃動……
而醫生說,病人昏迷了這麽久,一時還需要靜養,讓大家最終的決定,只得一個字:瞞!瞞!瞞!
“徐飛,你冷靜點,俏君沒有回來過!那只是你的昏迷中的幻覺!你說過,俏君已經有了新的生活,不想再被你打擾的!”子山強迫自己以極其肯定的語氣說,心卻生痛!
“不,不會是幻覺!那感覺真的好真實!盈兒,告訴徐Uncle,你有沒有見到過一個俏君Auntie?!”
盈兒沒想到Daddy會突然問到自己,緩過神來,只得搖搖頭!卻在心裏說服自己:自己沒有對Daddy説謊,因爲是自己Mammy,而不是Auntie!
徐飛開始有些失望:因爲他直覺就是相信盈兒不會騗他!
難道真的只是自己的幻覺?!但如果是幻覺,這幻覺又爲何如此真實?!
看著徐飛,子山嘆了口氣:“徐飛,你剛醒,醫生說還要好好靜養,別想太多,好不好?!”
“可是,我真的感覺到俏君回來了……我也真的聽到有人叫我Daddy!”徐飛喃喃的說……
“Daddy,你當然聽到了有人叫你Daddy啊!因爲我天天都在叫、想把你叫醒啊!”阿俊只得插話。
“不、不是你……雖然我聼不真切,但應該是個女孩子……”徐飛還在極力回想……但那聲音實在似有若無……
大家當然明白是盈兒,只是又如何能說?!



“原來Daddy是想要個女兒啊!”阿俊卻突然說。
大家吃驚的看向他!徐飛也有些愣怔的看向他!才突然發覺,自己似乎不該在阿俊面前提俏君?!只是他爲何沒有任何驚異神色?!
阿俊繼續出乎大家意料的繼續說:“Daddy啊,其實你和盈兒好投緣的!不如你認她做你的契女啊!我想盈兒也會很樂意的,是不是啊,盈兒!”
盈兒詫異的看住阿俊,卻也立即明白了他的用意,給了他一個感激的眼神,然後肯定的點點頭!
大家也都明白了阿俊的用意,於是便都開始附和!
徐飛其實一直都從心底歡喜盈兒,現在聼大家都這麽說,又看到盈兒那渴盼的眼神,於是點了點頭:“只要盈兒的Mammy不反對的話,我真的很高興多這麽個女兒!”
“我Mammy不會反對的!”盈兒忙說,她真的不想錯過這個認徐飛作Daddy的機會!
“你這麽肯定?”
盈兒很肯定的點點頭,卻又想到些什麽:“是不是徐Uncle不想認我做契女?”
“小傻瓜,當然不是,徐Uncle高興都來不及呢!”徐飛都不知道爲什麽,盈兒,還有翔兒,總是能讓自己從低落的情緒中走出來,就像俏君一樣!
“那Daddy是已經認了盈兒作契女了哦!”阿俊問。
徐飛肯定的點點頭,卻看見翔兒眼裏滿是期待,似乎想說什麽……
“翔兒,你怎麽了?是不是你不同意啊?那……”徐飛問。
“當然不是!我只是在羡慕盈兒,認了一個這麽好的契爹!我也……想要Daddy……”翔兒忙說!
“就是、就是!Daddy啊,徐翔和盈兒是孿生的啊,你可不能只認盈兒作契女,而不認阿翔作契子啊!”阿俊繼續說。
徐飛有點奇怪的把阿俊看了看,他卻是一臉真誠期待……不明白阿俊怎麽突然會這麽熱衷讓自己認契子、契女?
大家當然也繼續附和,心下也都讚嘆阿俊會想到這個方法讓他們相認!也都沒想到阿俊會這麽想方設法的讓他們相認!
“就是嘛,徐Uncle,從小我就和哥哥形影不離的啊!你只認我不認我哥,Mammy不會開心的!”盈兒也開腔說……只是想到Mammy,臉色竟然不由便黯淡下來,而大家也是……
徐飛不明就裏:“盈兒,你怎麽了?!”
“沒、沒什麽……徐Uncle……”
“盈兒啊,你怎麽還叫徐Uncle啊?!”阿俊連忙調節氣氛:“他現在可是你Daddy了啊!”
“這個……我可以嗎?”盈兒期待又不確定的把徐飛看著。
徐飛笑著點點頭,突然竟然有幸福的感覺……
“真的嗎?Daddy?!”盈兒開心的問,卻又想再確認一下!
徐飛好笑的看著她:沒想到認自己做契爹,會讓她這麽開心?而改口還改得如此自然、神速?於是說:“當然是真的!”
“太好了,Daddy!”盈兒眼裏已經滿是星光:有笑意,也有淚水!
徐飛好玩的拍拍她的頭,然後看向依然是一臉期待的翔兒,笑著說:“翔兒啊,其實我也很開心作你的契爹的!”
“真的嗎?Daddy?!”翔兒立刻驚喜的問,立刻也緊緊握住了徐飛的手,似乎生怕一鬆手,自己日思夜想的Daddy便會不見!
徐飛沒想到翔兒改口改得比盈兒還要快!笑著點點頭!
大家看著這一幕父慈子孝圖,也是一臉笑意,只是想著俏君,心卻也隱隱作痛!暗暗發誓,上窮碧落下黃泉,也一定要找到俏君!


想到俏君,子山他們對視一眼:“那好,翔兒、盈兒、阿俊,你們今天呢就都留在這陪住你們Daddy!我們先回警局了!”
“不,江Uncle,我和你們回警局!”雖然翔兒很想留下來陪Daddy,但是想到Mammy,不得不說!
子山看看他,點點頭:“好吧!”
徐飛看著他們,有些奇怪的問:“怎麽,‘黑龍會’的案子還沒有結束嗎?還是已經有了新的案子?!”——一般情況下,20多天的時間,‘黑龍會’的案子應該早已經close files了的!
於是大家也都不説話,竟是一臉悲慼寂然……



“案子又出了岔子了嗎?!”徐飛立刻作勢要起身下床……
“徐飛,你給我好好躺在床上休息!”子山都不知道自己怎麽會突然這麽惱火:“我希望你好好珍惜你這一個人用命換來的命!”
徐飛愣住了:不僅僅因爲很少見子山這麽惱怒過!除了上次在海邊自己認不清自己警察身份時……而就算上次因爲俏君離去,自己不由分説的給了他一拳,他都不曾惱火!也因爲,記起,俏君說過:“我希望我這條你用命換來的命,你會珍惜!”淚竟然就這麽湧出!
大家不明白徐飛爲什麽突然會流淚……
“Daddy?”盈兒輕輕的又緊了緊Daddy的手……
“沒、沒什麽……子山,是不是案子出了些什麽變故!”
“徐飛,你現在什麽都不要想,好好在這給我休息!”子山語氣緩了下來,卻依然是不容置疑——事實上,大家還沒想好讓不讓徐飛繼續跟這單Case……因爲,現在這單Case最大的受害人是俏君,如果徐飛知道真相,就一定會拼命三郎!更何況,梁小姐已經因爲這單案子喪命?!……但無論如何,徐飛現在的身體狀況,是絕對不能讓他跟進的!
“子山……你知道我的……”
“就是因爲我知道,我才命令你!This is an order!”
徐飛再無語,他也知道子山決定了的事,也是難以變更的!而他也知道,這是因爲,大家都關心著他……
“阿俊、盈兒,你們也是!好好在這養傷!”
“怎麽,你們也受傷了嗎?!”徐飛吃驚的問!他明白,如果不是情況危急到難以控制,子山他們就算拼命也是不會允許讓阿俊受傷的!更不會讓盈兒受傷!
“Daddy,我沒大礙,只是手臂上中了一槍而已……阿俊的傷比較嚴重……”
但盈兒的話讓徐飛更是心驚:“阿俊,你怎麽樣了?!”
阿俊笑笑:“Daddy,你看我現在活蹦亂跳的樣子,就知道我也已經無大礙了!”說著作勢便要跳起,卻被盈兒一把拉住:“阿俊,你別逞強了!小心把你的傷口蹦裂開了!我可不想因此損失一個可以撒嬌耍蠻的……對象!”
大家聼盈兒這麽說,都善意地含笑不語。


徐飛突然想到什麽,對子山說:“子山,謝謝你!……我想你們這些天瞞芊芊,一定瞞得很辛苦!”徐飛都不知道爲什麽這麽肯定子山他們會對芊芊瞞住他的傷情!
只是,徐飛沒想到,大家因爲這句話,又都沉默了!
“子山,怎麽了?!”
子山這次開始沉默是金……他明白雖然徐飛不愛梁小姐,卻也把她當親人的……
“國仁?!”
國仁竟也不説話……
“到底怎麽了?!芊芊到底出了什麽事?!”徐飛開始焦急!
“Daddy……”阿俊想開口說,但話到嘴邊竟然始終說不出來……
“阿俊,你Mammy到底出了什麽事?!”
阿俊咬咬牙:“Daddy……Mammy她……已經去世了……”
“阿俊,你說什麽?!”徐飛不可置信的看住阿俊!
而翔兒和盈兒下意識的緊緊緊緊的握住了Daddy的手!
阿俊看住Daddy,沒有再説話,卻是一臉悲傷……
而這,是最好的説明……
“爲什麽?!有誰可以告訴我爲什麽?!”
大家都沒有回答,因爲大家也都不知道爲什麽?!
徐飛卻突然問:“子山,你剛才說,要我珍惜我這用一個人的命換來的命,是不是說芊芊?!”
大家無語——大家沒有料到徐飛會這樣想,但這樣想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大家至少不會再去面對徐飛難以招架的追問……他們又怎能現在說出實情:這個人是俏君?!
於是大家都沒有説話,卻也都沒有點頭……
“我欠芊芊的!是我欠芊芊的!我欠她的實在太多!”
徐飛開始有些發狂,他實在覺得太愧疚!
翔兒和盈兒緊緊抱住他,不讓他掙開了傷口,卻淚流滿面——他們多麽想說出實情,卻知道,不可以!
“Daddy,別這樣!Daddy,別這樣!”翔兒和盈兒不停的說,而徐飛也已經是淚流滿面……
大家看住淚流滿面的徐飛、翔兒和盈兒,不知道該如何開解,只有跟著淚光閃動!
阿俊靜靜看住他們,突然作了一個決定!他不要讓Daddy再次陷入一種莫須有的愧疚!
“Daddy,用命換你的命的那個人,不是Mammy!”
阿俊的話讓大家都嚇了一跳,震驚的把他看住!徐飛也是!
“阿俊,你說什麽?!”
“我說:Daddy,用命換你的命的那個人,不是Mammy!”
徐飛驚詫莫名:“那是誰?!”
“是翔兒和盈兒的Mammy!”
“你說什麽?!”徐飛恍然有些明白阿俊爲什麽要他認翔兒和盈兒作契子契女!而現在翔兒和盈兒爲什麽也根本控制不住眼淚!
“這是真的,是翔兒和盈兒的Mammy,用她的命換了你的命!”
大家有些明白翔兒的技巧,也都跟住了話頭……
“怎麽會這樣?!有誰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麽事?!翔兒、盈兒,你們Mammy不是在英國嗎?!”
“徐飛,翔兒和盈兒的Mammy回來看他們……”子山終于虛虛實實的說:“匪徒襲擊你的時候,他們Mammy也在病房……本來她也控制住了局面……只是,你也知道亡命之徒的……最後關頭,他們Mammy用身體幫你擋住了子彈……”說到這,大家都已經控制不住眼淚從眼眶掉出來……那一幕,就算耳聞,也都是太震撼!
“那他們Mammy現在怎麽樣了?!”徐飛急急的問,本能的更抱緊了些還抱住自己哭泣的翔兒和盈兒……
“被歹徒挾持了……現在還下落不明……只是,她被挾持的時候,已經身受重傷……而和她一起被挾持的芊芊,已經被滅了口……”
徐飛也明白了翔兒和盈兒的Mammy生還的機會是多麽渺茫!
“是不是‘黑龍會’做的?!”
“不是,是‘Dark K’……”
徐飛更明白了境地是多麽的絕望!青狐實在是只太難對付的狐狸!
“怎麽會是Dark K?!”徐飛不明……
於是子山說了他重傷昏迷之後案子的變故……
“子山,我一定要繼續參與這個案子!我一定要找到翔兒和盈兒的Mammy!”徐飛作了決定!
“不可以!”子山立刻說!——只要徐飛一參與,就會立刻知道翔兒和盈兒的Mammy就是俏君!
“爲什麽?!”
“我說過,你要好好珍惜你這條翔兒和盈兒的Mammy用命換來的命!你還要好好照顧翔兒和盈兒!他們可是他們Mammy的命根……”
徐飛終于無語……
良久,終于說:“子山,我保證,我會好好珍惜這條命……但是,我一定要參與這個案子!你們先把Files拿過來給我看看好嗎?!但我保證我會好好休養,儘快好返參與你們的行動!”
“不好!”
“爲什麽?!”
“因爲,我不認爲你看了Files還會安心休養!”子山一語雙關的說。
“徐飛啊,你就先好好休養,養好了傷再説下一步吧!”婉蘭也說。
看大家都這麽不容置疑的堅持,徐飛只得點了點頭。但他發誓,他一定會以最快速度好返!
大家總算暫時松了一口氣,不過大家也都看得出:徐飛根本還沒打消參與這個案子的念頭!現在也都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子山他們走后,徐飛開始哄著還沒止住眼淚的盈兒……
“盈兒啊,眼睛哭腫了可就不漂亮了,就做不成童話裏的公主啦!”徐飛居然用了這十幾年前便用過了的老招數……
阿俊吃驚的瞪大了眼睛……這句話,本身不出奇,但從Daddy口中說出來就是大奇了!……畢竟,自己是男孩,是從來沒見識過Daddy這一招的……
雖然,這一招,對女子,應該是大小通吃的……只是,對現在一心挂住Mammy的盈兒,卻發揮不了效用……
徐飛嘆了口氣:“盈兒,Daddy答應你,不論你們Mammy還會不會回來,Daddy都會愛你們,你有委屈,也能向Daddy投訴啊!”說完,徐飛驚覺,自己對這個Daddy身份怎麽也會這麽自然,仿佛從來應該就是一樣的?!
卻沒想,聼著Daddy這番説話,盈兒的淚水更加決堤!
“Daddy,我不僅僅要你,我還要Mammy!我還要……”説到這,盈兒突然刹住了嘴!她本想說:我還要你和Mammy在一起!
阿俊自然明白盈兒想說什麽,只是未明所有真相的徐飛又怎能想到?!
“你還要什麽?!Daddy一定答應你!”
“我還沒想到……”
徐飛笑笑,輕拍著盈兒的肩:“那等你想到了,一定要話給Daddy知,不論多難,Daddy都會幫你達成願望……還有,Daddy答應你,無論如何,一定會找回你Mammy!”
盈兒點點頭,卻依然在哭泣……
徐飛想想,靈光一閃,“哎喲”一聲!
果然,盈兒立刻止住了哭,關切的問:“Daddy?!你怎麽啦?!”
站在一旁的阿俊也立刻關切的湊過來:“Daddy?!”
徐飛笑笑:“只要盈兒你笑了,Daddy就沒事了!”
“Daddy?!你騗我!”盈兒說著,卻也破涕爲笑……



芊芊二七的時候,徐飛終于在阿俊、盈兒和婉蘭、還有便衣飛虎隊警員的陪伴下,來到了芊芊墓前。
讓徐飛有些意外的是,墓碑是以阿俊的名義立的……竟然有些如釋重負的感覺,卻又為這種感覺有些負罪感……於是探詢的看向婉蘭……
接到徐飛探詢的目光,婉蘭說:“這是阿俊的意思……”
徐飛更是訝然——因爲這兩天,大家還空沒告訴他,阿俊已經知道了自己真正身世,而阿俊也沒提……
“Daddy,我想,在你心裏,只有一個真正的妻子,卻不是Mammy……”翔兒看著墓碑,看著墓碑上Mammy的照片,淡淡的說:“而是你坐在海邊,捧著咖啡蛋糕和檸蜜思念著的那個女子……我都相信,她真的好值得……而Mammy已經不在了,沒有必要讓這個結再延續下去,就算Mammy對你有恩,這麽些年來,這恩情您已經還夠了、還清了……所以,不如以我的名義給Mammy立墓碑好了,這是誰都改變不了的事實……”
徐飛震驚的把阿俊看住,就連婉蘭和盈兒也是——因爲,她們也才明白阿俊堅持這麽做的個中緣由……
徐飛不知道自己昏迷的那些天裏,到底發生了多少事,又都是怎樣的事?!
阿俊繼續說:“Daddy,別怪江Uncle他們,是因爲那天搶救您時,我知道了我和您的血型根本不一樣才懷疑自己身世的……”
徐飛終于有些了然:“阿俊,對不起……”
“Daddy,說這句話的應該是我,替Mammy……”
“阿俊……”徐飛真的覺得太感動……
阿俊看著Daddy的眼睛,真誠的說:“Daddy,你從來就是我的好Daddy,永遠都是!所以,我真的希望你會幸福!”
大家都在感動中無語……
盈兒突然覺得,阿俊比自己原本以爲的真是可愛了太多、太多……



而大家也都在繼續尋找著一切蛛絲馬跡!
有點不一樣的是,他們辦公室隔壁的辦公室,新進駐一個組,也是忙得熱火朝天!



青狐就如人間蒸發了一般!或者該説是,香港的Dark K都仿佛人間蒸發了一般!
FBI那幾個特工也如同霜打的茄子……



於是上頭決定要close files,因爲他們已經很滿意他們這次的行動的成果:徹底粉碎了“黑龍會”不說,連帶讓香港的“Dark K”一蹶不振,而截獲的那一單買賣也讓香港警方很是面上有光!
子山頂住一切壓力據理力爭,終于讓上司又給了他們15天的時間……如果15天后案子還沒進展,便一定close files,再無商量!因爲警隊的人員壓力已經夠大了,絕對不能讓這一個精英團隊無止境的耗在這單Case上!
大家更是爭分奪秒!


徐飛也終于被醫生允許出院,卻不想直接回家……
於是支開阿俊和盈兒,獨自去了俏君家,俏君表姨的房子。
20多天沒來,已經蒙了一層薄薄的灰。
於是一番細細打掃后,徐飛坐在了俏君的房間裏。
雖然,他尊重俏君的“已經有了新的生活,不想再被打擾”的決定,但是,不等于,他可以控制住他對俏君的濃濃思念……
不知道是不是因爲這種思念,讓他這些天總是有些心神不寧、總是隱隱心痛?
他真的感覺俏君回來過:俏君的氣息、俏君的淚、俏君的愛撫、俏君的輕言細語、還有……俏君的深吻……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麽真實!可是,爲什麽大家都說那只是他的幻覺?!——既然芊芊已經不在了,那麽如果俏君回來過,卻爲什麽要瞞住他?!難道是因爲俏君真的不願再見他?但如果自己的感覺是真的,這也是不可能的事啊!
“俏君,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
徐飛真的想立刻飛到英國,就算把英國翻過來,也要找到俏君!
但是,如果自己的感覺不是真的,這樣的打擾,是不是太自私?!
而且,還有翔兒和盈兒,自己還要幫他們找到Mammy啊!
徐飛就這樣矛盾的靜靜想著,忘了時間,直到手機響起,阿俊的聲音傳來:“Daddy,您在哪啊?!我見您還沒回來,便和盈兒到海邊來,但怎麽您也不在這?”
徐飛笑笑:“你們在那等著,我就來……”



“咖啡蛋糕、檸蜜?”徐飛有點意外的看著阿俊遞到他手中的食物……
阿俊笑笑:“您說過:有些口味,一生都會鍾愛,一生都不會變的……原來不懂,現在懂了……”
“謝謝!”
“而且,我現在也發現,Chez Maman的咖啡蛋糕還有檸蜜的味道,原來真的不錯……”阿俊說著舉起了自己那一份。
於是三個人開始海風晚餐……
只是盈兒很快便吃完了,虎視眈眈的看著Daddy手上的!
徐飛當然立即感覺到了這無比熟悉的目光!恍惚閒,竟以爲是俏君回來了!只是盈兒的那句話讓他回過了神:“Daddy,分我一點點蛋糕吃好不好?!”
徐飛笑著逗道:“哇,這麽能吃,你不怕長胖嫁不出去啊?!”
“長不長胖和嫁不嫁得出沒有必然聯係!”
看Daddy還沒有讓蛋糕的意思,盈兒不由分説的便直接湊過去大咬了一口,然後得意的笑笑。
徐飛被這麽一“襲擊”,不由得啞然失笑……
阿俊則開始故意狂啃自己的蛋糕……
“阿俊,你幹什麽?!”盈兒問。
“快吃!免得被你搶蛋糕!”阿俊嘴裏含著蛋糕,含糊的說!
“放心吧,我不搶你的蛋糕的!”盈兒笑著說,頓了一下,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拿過了阿俊放在身邊的檸蜜:“我搶你的檸蜜!”
徐飛和阿俊不由得大笑!
徐飛的心情也明亮了許多……


送盈兒回警局之後,徐飛和阿俊回了家。
還是雄哥的房子,因爲他真的捨不得這閒彌漫過俏君氣息的屋子……好在那時芊芊也因爲懷念哥哥,所以沒有堅持搬出去……
卻看到了茶几上有一堆信……
“阿俊啊,怎麽這麽多信?!”
“我也不知道啊!我也好幾天沒有回來了!不過,應該帳單居多,您自己慢慢處理吧!”
“喂,你不付賬的嗎?!”
“我只是一個小小督察,當然是徐警司比較富有啊!”阿俊說完,便偷溜回房間。
徐飛好玩的笑笑,開始處理信件——或者,該說是,賬單?!
卻突然看到一封信,很熟悉的字跡,徐飛認得,是鄭東成的字跡!立即拆開!因爲他的一封信,顛覆了自己一生,徐飛又怎會忘記這筆跡?!
信上卻寫著——
徐飛:
我以前從來沒有想到過,有一天,會把一個好兄弟當作此生最大的仇人,更沒有想到過,現在,會把一個我原來以爲此生都不會原諒的仇人當作生死兄弟!
徐飛,謝謝!
鄭東成
落款日期是三天前……
徐飛拿著信,久久不能言語……



第二天,徐飛回了警局。
但大家見到他,居然都是一幅驚疑不定的神情!
“徐飛,你的傷剛好,還是再休息幾天吧!”子山把他攔住,說。
大家也都附和!
“子山,你們放心吧!醫生都讓我出院了!”徐飛說著便要往裏走!
“Daddy,您的命是我們Mammy的命換來的,我們不許您不珍惜!”翔兒立即攔住,不容置疑的說!盈兒也攔住了他,點點頭!
徐飛不知大家都是怎麽了,自從他醒來后就不讓他碰案子!這是從來未有過的!
但看著翔兒和盈兒一臉堅持,只得說:“那好,我再休息兩天!兩天后,我無論如何也要in charge!”


看著徐飛走出去,大家都松了一口氣!只是,大家都不知道兩天之後大家還撐不撐得住?!但撐一天,就是一天吧!


徐飛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開始整理、研究過往的Files……因爲上頭要他交一份處理一些同類案件偵破方法的報告……
不知不覺竟然已經快過了午餐時間,不過也沒胃口……
突然想起香姨要他幫忙寄去的家庭錄影帶!立刻拿出來,想想,從幾張DVD中隨手拿出一張,放進了光驅……
而接下來的畫面,是他完全沒有料到的!
——是小時候的盈兒和翔兒!背景仿佛就是自己和俏君那閒Dream House的客廳!
徐飛連忙Check了一下光碟,確定是自己轉綠的!又看了看電腦屏幕,確定不是自己眼花了!
徐飛的腦子開始混亂,但接下來的容顔和聲音讓他幡然醒悟!
是俏君!還是那樣溫暖的笑容!還是那麽溫柔的聲音!
“來,翔兒,盈兒,給表姨婆、外公、舅舅、舅媽說聲新年好!”
“Mammy,是不是說了就有chocolate吃啊?!”盈兒天真的問!
“當然不是啊,說了有玩具槍玩才對!是不是啊,Mammy?”翔兒覺得自己很有道理……
“傻孩子,你們知不知道呢,說話呢,最重要的便是真心實意,便是誠意,而不該是爲了索求什麽東西,知不知道啊?”俏君笑著說。
兩個孩子似懂非懂的點點頭,開始對住鏡頭花樣百出的恭賀新禧,俏君則笑意盎然的看著這兩個孩子,一臉的滿足和幸福……
徐飛的淚流了出來,模糊了視線……
……
“嗯,我發現一個人呢,把OC全丟了……”徐飛從背後摟住俏君,偷吻了一下俏君,鬼鬼的又得意滿足的笑著……
“不丟了它們,我怎麽能和你有小Baby啊?”俏君說著,聲音卻越來越細不可聞,臉開始有些發燙……
徐飛卻聼得真切:“哇,早知道你這麽恨嫁,連Baby都想給我生了,我就不必答應你再給你買戒指了……你知不知道,戒指很貴的耶……”徐飛開始逗俏君……
“哼,沒有戒指,不嫁!”俏君不甘示落……
“喂,老婆,你可答應了我求婚的啊,我可不許你不嫁!”
“凴什麽啊?”
“就凴……你太愛我了……”
俏君沒好氣的打開他的手:“厚顏無恥!”
徐飛不依不饒的把俏君抱得更緊:“老婆,沒辦法了,你已經收貨了,就不能退貨了……”
“誰說的?!我還沒驗貨呢!”
“老婆,你已經驗了很多次貨了!”徐飛頓頓,更加鬼鬼的說:“要不要今晚再驗一次?!”
“徐飛!你!討厭!”
……
“我知道……知道結果會是怎麽樣……從你知道芊芊這三年怎麽爲你犧牲那一刹那開始……我就知道……一切都不一樣了!”
“事情都發生了……我不能當作從來沒有發生過…… ”
“你欠她太多……你要還給她…… ”
“不要這樣……再這樣……我舍不得的!”

“行了……我習慣了…… ”

……
“你在我心目中向來都很漂亮!”
“其實我真的很希望,你是永遠擁有我家鑰匙的女人!”
“我們還是朋友嗎?”
“永遠都是!”
……

“你早知道她要辭職,爲什麽不告訴我?!”
“她說,不想讓你知道!”
“那你和我是不是兄弟?!”
“是!但就算告訴你,你現在以什麽立場挽留?!徐飛,既然一切都已成定局,你就尊重俏君的選擇吧!她該有自己新的生活,她該有自己的幸福!”

……
“徐飛啊,香姨真的不能告訴你啊!俏君說,她現在已經有了新的生活,不想再被打擾……”
……
“既然現在的生活很平靜,就不要再打破了……”
“她現在生活的好嗎?”
“至少她很滿足……”
“那就好……”
……
那次,Heathrow Airport俏君驚鴻一瞥的身影……
……
“告訴徐Uncle你們叫什麽名字,好不好?!”
“我叫徐翔!Mammy叫我翔兒!”
“我叫徐盈兒!Mammy叫我盈兒!”
“那你們爸爸也姓徐哦?”
兩個小傢伙點點頭!
“那翔兒,你多大了?”
“六嵗,不過再過三個月,我就要七嵗啦!”
徐飛笑笑,看著窩在自己懷裏挺享受的盈兒:“那你呢?”
“和哥哥一樣啊!”
“一樣?!”徐飛愣了愣,沒反應過來,轉而問翔兒:“那你比你妹妹大多少啊?”
“一個多小時吧!”
徐飛總算想到了點什麽:“你們是孿生的?!”
兩個小傢伙點點頭。
徐飛突然想:他們的父母真是有福氣啊!如果自己和俏君能有一對這麽可愛的兒女,該是多麽幸福的事情!
想到俏君,徐飛又愣怔、悲傷起來……
“徐Uncle,您怎麽了?!”兩個小不點開始像哄Mammy一般開始哄徐Uncle,因爲,徐Uncle這神情,像極了Mammy……
徐飛回過神,笑笑:“嗯,徐Uncle沒什麽……那你們Daddy、Mammy怎麽不和你們一起啊?!”
“我Mammy好忙的!”
“這樣啊?那你們Daddy呢?”
“我們都還沒有見過Daddy……Mammy說Daddy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不能陪我們……”盈兒說著,和翔兒的臉色也都黯了下來……
“這樣啊?!”徐飛當然立刻明白,是他們Mammy一個人帶大他們的,看著他們,竟然就開始有些隱隱心痛,為他們Mammy,也為他們,連忙轉移話題:“那你們去香港做什麽啊!”
“去看表姨婆、外公、舅舅和舅媽啊!”
“那等會下了飛機,徐Uncle陪你們一起去找你們表姨婆、外公、舅舅和舅媽,好不好?!”
“好哇!”
……
“對不起啊,徐Uncle有事,不能陪你們去找你們表姨婆、外公、舅舅和舅媽了……”徐飛滿是歉意的說……
“徐Uncle,抓壞人要緊!我們有姐姐陪著,不會有事的!”
……
“原來這樣!沒想到你們兄妹現在這麽年少有成!”
“因爲你是警察、而且是個好警察啊!”徐翔給了一個大家都聼不懂、他和盈兒卻覺得莫名的就很有道理的一個理由……
……
“哥,今晚我給你接風洗塵!”
“說,你又想到哪兒大吃一頓啊?!”
“就是Mammy常說的那一家Chez Maman啊!”
……

Chez Maman那個靠窗位置:靠著第三扇窗,可以看到窗外流光溢彩的風景,桌子上方有一盞別致的淡紫色的燈照亮了整個桌面,一片溫柔的氤氤氳氳……
“怎麽,喜歡這位置嗎?”
“是的啊!不過不知道有沒有被預訂?”
……
“幾位要些什麽?”
“Main Course要黑菌燴鴨胸、Sweet要咖啡蛋糕、飲料就檸蜜吧!”
“一樣。”徐翔緊跟著說。
徐飛又是一愣:“你們……怎麽知道‘黑菌燴鴨胸’?”
“Mammy告訴我們的!”
……
“其實呢,我說你們和飛哥還真投緣!徐Sir,你呢,長得竟然和飛哥有幾分相似,也都姓徐,而名字呢,一個飛,一個翔,還真是合襯啊!”
……
“徐Uncle,這是你的車?!你也開的這款Land Rover?Range Rover V8 Vogue?也喜歡這顔色?!Adriatic Blue?!”
“是啊!有什麽不妥嗎?”
“啊~沒什麽……只是你這車和我Mammy的竟然一模一樣!”
“這樣啊!看來你Mammy是個很特別的人,很少有女子開這款Range Rover的……而且也中意Adriatic Blue這顔色?看來你們Mammy和我品味很相近啊!”
“這個自然,不過我也喜歡Land Rover!我開的是Freelander Sport Premium V6 Alveston Red那一款,我哥也開的Freelander這一款,不過是Zambezi Silver的顔色……受Mammy影響啦!我Mammy說Land Rover很有Believing、Capable、Indomitable、Simple的气质……不過發現還是這款Rover Range開著最舒服……”
……
Dream House……
……

“我們是警察!你說過,警察的職責便是抓捕壞人!無論有多危險,作爲警察,便不能忘了自己的職責! 爲你這一句話,我才立志當警察,當一個像你這樣的好警察!”
……
“徐Uncle,你也不許有事!你如果膽敢有事的話,我也一定第一刻告訴Mammy!投訴你不乖!”
“向你Mammy投訴我不乖?!”
“是,就是!”
……
“誰要Mammy是心理專家呢?!耳濡目染、愛屋及烏嘛!而且Mammy的口才也不差啊!”
“Mammy,您怎麽知道現在是警隊午休時間啊?”
……
“你們Mammy很愛你們,你們也很愛你們Mammy!”
“當然啦,我們的Mammy是天下最好的最漂亮的Mammy!”
“那放棄你們Mammy,真是你們Daddy的損失!”
“Mammy話Daddy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那……你們恨你們Daddy嗎?”
“Mammy說過,Daddy也是天下最最好的Daddy!而且讓Mammy這麽深愛的,我想他一定是個好人,一個值得的人!”
“就是!這麽多年來,那麽多人追求Mammy,對我們也都很好,Mammy卻都終于不為所動,只說‘縱然是齊眉舉案,到底意難平!’可見Mammy是多麽的愛Daddy!所以,我們相信Daddy一定是一個非常非常值得的人!”
……
“徐飛,我想,你醒來時,已經看不到我了……但我把兩個孩子交給你,你要好好照顧他們,我知道你會的——雖然,你不會知道,他們是你的兒女,但以你們那種天然的投緣,以及他們對你的摯愛,我想,你知不知道真相,都關係不大了……而我,依然會在遠方祝福你……我說過,我們永遠都是朋友的,我從來沒有忘記過這個承諾……你真的不必愧疚,你已經給了我很多很多,而知道了你的愛,我真的已經滿足,真的已經再無遺憾,我真的覺得好幸福……我真的好愛你,所以你一定要醒過來,一定要好好活著,更要開心幸福的活著,就算爲了我……”
……
“徐飛,答應我,你要醒來,你要快樂……”
……
阿俊突然會這麽熱衷讓自己認翔兒、盈兒做契子、契女……
……
“徐飛,你給我好好躺在床上休息!我希望你好好珍惜你這一個人用命換來的命!”
“Daddy,用命換你的命的那個人,不是Mammy!”
“阿俊,你說什麽?!”
“我說:Daddy,用命換你的命的那個人,不是Mammy!”
“那是誰?!”
“是翔兒和盈兒的Mammy!”
“你說什麽?!”
“這是真的,是翔兒和盈兒的Mammy,用她的命換了你的命!”
“怎麽會這樣?!有誰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麽事?!翔兒、盈兒,你們Mammy不是在英國嗎?!”
“徐飛,翔兒和盈兒的Mammy回來看他們……匪徒襲擊你的時候,他們Mammy也在病房……本來她也控制住了局面……只是,你也知道亡命之徒的……最後關頭,他們Mammy用身體幫你擋住了子彈……”
“那他們Mammy現在怎麽樣了?!”
“被歹徒挾持了……現在還下落不明……只是,她被挾持的時候,已經身受重傷……而和她一起被挾持的芊芊,已經被滅了口……”
……
……
徐飛終于明白了俏君爲什麽當年會一聲不響的突然離去!而她答應過他,永遠和他是朋友的!
徐飛終于明白了俏君爲什麽一直不肯見他!不和他聯係!他猜想過億萬種俏君的新生活,卻獨獨沒有想到俏君會孤身帶住他們的孩子背井離鄉的獨自把她們生下、撫養大!
徐飛終于明白了那Heathrow Airport的驚鴻一瞥不是自己的幻覺!
徐飛終于明白了爲什麽自己和盈兒和翔兒那麽投緣!爲什麽總是希望他們會是自己和俏君的兒女!爲什麽把他們當作自己的兒女是這麽自然!因爲,原本就是!
徐飛終于明白了原來那世界上最蠢卻也最最幸運的Daddy原來就是自己!
徐飛終于明白了那些感覺都是真的,通通都是真的!俏君的氣息、俏君的淚、俏君的輕言細語、俏君的愛撫、還有……俏君的深吻……一切的一切,通通都是真的!
徐飛終于明白了爲什麽這些天總是有些心神不寧、總是隱隱心痛?
徐飛終于明白了爲什麽子山他們要瞞住他俏君回來過!爲什麽子山他們要阻止他參與這個案子!因爲盈兒和翔兒的Mammy就是俏君!因爲俏君爲了救自己,用身體擋住了子彈!因爲重傷的俏君已經被Dark K挾持,現在還下落不明!
……
徐飛不顧一切的拿出DVD,便狂奔向子山他們的辦公室!


“Daddy?!”“徐飛?!”“飛哥?!”
看著徐飛一臉淚水、一身汗水的狂奔進來,大家都目瞪口呆!
徐飛什麽都沒說,只是奔過來緊緊緊緊的抱住盈兒和翔兒……
“Daddy?怎麽了?”盈兒輕聲問。
但徐飛卻因爲這句話把他們擁得更緊!
“Daddy?”翔兒也問。
“對不起!”徐飛卻突然說:“Daddy真的不是好Daddy,丟下你們Mammy和你們這麽多年!沒有好好照顧你們和你們Mammy!”
“Daddy?!”
徐飛此話一出,在場的所有人都驚呆了!
誰都明白這意味著:徐飛已經知道了一切!
可是,爲什麽?!徐飛怎麽會知道的?!就連醫院的醫生護士都是配合著堅決不提俏君的啊!
“徐飛?!”
徐飛轉過身來,看著子山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說:“子山,我現在要立刻in charge這個案子!我一定要救回俏君!”
“徐飛……你……怎麽知道的?!”子山覺得他們真的沒有露出破綻……
徐飛把那張DVD塞到國仁手上:“你們看了就知道了!我現在只要你們把我昏迷后這單案子的所有新Files都給我先看一遍!”
現在,大家都明白,現在讓徐飛休息,讓徐飛不參與,已經是絕無可能了!只得把Files全部給了他,徐飛立刻開始仔細翻看!
好奇之下,國仁把DVD放進光驅,圖像出來時,大家便恍然大悟!只是不明白,徐飛哪兒來的這DVD?!
也許,真的是注定?!真的是天意?!



接下來的幾個小時裏,徐飛幾乎是一言不發的看完了所有Files!
大家也都明白他的心情,所以也都不去打擾,除了盈兒給他送了幾次檸蜜……



“子山,棄車的周圍真的沒有任何血跡?!”徐飛問,想著files中附的那幾張沾染了一片血跡的棄車的照片,徐飛的心在痛!很痛!
子山點點頭:“鑑證科的手足已經去現場勘察過幾次,確定沒有任何血跡!”
“我再去現場看看!”
子山點點頭。
於是一行人又到了現場!
他們真的希望徐飛能發現些什麽遺漏了的地方!




“不可能!”徐飛喃喃低語。
“其實,我們也都奇怪啊!怎麽地面一點血跡都沒有?!”子山對這也想了很久!
“跟蹤足跡到了那個茶餐廳,也都是一點綫索都找不到!”國仁也說!
徐飛突然靈光一閃,想到了些什麽!“國仁,把那幾張照片再給我看看!”
國仁當然知道是那幾張棄車的照片,立刻遞上。
徐飛仔仔細細的看著……
“Daddy,是不是發現了點什麽?!”
“我只是有一個假設!但這個假設即使成立,也還是如大海撈針般困難!”徐飛說著。
“什麽假設?”子山立刻問。
“就是,在這車到達這裡之前,俏君便已經被轉移走了!”
“什麽?!”
“你們看這照片,車檻上有血跡!而且一左一右!而且車門上也是!那就是説,肯定是有一個血跡是下車時留下的!而地面上都有下車的足跡,也不可能是作了任何鋪墊!那麽就絕無可能下車時的地面不留任何血跡! 那麽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在俏君被移下了車之後,這輛車才開到了這裡!”
大家不得不佩服徐飛的細心!雖然還是沒有頭緒——因爲根本沒人知道俏君在哪被移下了車!但至少多了一個新的偵查方向!
徐飛立刻致電給交通部,要求所有關於發現這輛棄車的細節資料!
然後又想到點什麽,說:“我們需要那個茶餐廳的老闆和那天當班的職員回警局協助一下!”

警局。
“一般半夜三點到淩晨六點這個時間段的顧客多嗎?”徐飛問那老闆。
“不多,所以我們都把顧客集中在一樓店面。”
“那天的顧客量正不正常?”
那老闆謹慎的打電話回去詢問了一下之後說:“也算正常。”
“那這個時間段的生客多還是熟客多?!”
“熟客多!”
“爲什麽這麽肯定?”
“因爲我們有會員制度。一般在那段時間買單的客人,都用了會員卡打折。”
“那好,你介不介意讓你的職員幫我們在CCTV上認認那天哪些人是生客?”
“沒問題!但估計不能保證很準確……因爲,我們不可能記住每一個客人!”
“沒關係!盡力就好!”
於是大家又一起check了一遍CCTV,那些職員指出了幾個不熟悉的客人。


於是整個行動組立刻開始行動,登警訊,增派人手徹底排查……
但是結果仍然讓人氣餒!
因爲那幾個被懷疑的生客實際上全無可疑!



交通部也把所有資料送了過來,但顯示,那輛棄車在被跟蹤到后,交通部立刻設路障進行攔截,但那輛車卻強行衝破路障,之後便在路上突然失蹤了一段時間,再被發現時已經是輛棄車!
“黃Sir,我想知道這輛車是怎麽被跟丟的!”徐飛的語氣裏滿是焦急——雖然他也知道,青狐那只狐狸實在並不好跟,自己也曾鬱悶的跟丟過!
“我們其實也不懂……當時路上車並不多……但那輛車就像變戲法一般突然不見了!”
徐飛他們自然也明白黃Sir在說什麽……因爲他們也都見識過這種變戲法……卻還沒參透其中玄機……



幾天過去,依然沒有任何有價值的綫索……
大家漸漸有了極不詳的預感,但誰都不願承認,只是寫在臉上的悲傷騗不了彼此……
盈兒和翔兒總是不由自主的開始流淚……徐飛雙眼更是佈滿血絲,仿如一頭哀傷的困獸……
而大家都不知道如何安慰……因爲他們自己就極需要安慰……



又夜了,但大家誰都不願意離開辦公室,仿佛在等待著什麽奇跡……
於是國仁和添海去Chez Maman拿夜宵。




電話鈴聲再次響起,卻是盈兒的手機。




“盈兒嗎?”電話裏傳來樓蓮香略帶焦急的聲音。
“表姨婆?”聽到表姨婆的這語氣,盈兒心裏閃過一絲不安。雖然從小就知道表姨婆不是Mammy的親生母親,但從小到大,都明白,她們的感情是勝似母女的。
“是啊!最近你Mammy和你聯係沒有啊?!怎麽這幾天我怎麽也找不到她?!手機和你們英國House的電話都沒人接!給你們沈Uncle打電話,卻説她二十多天前就匆忙回香港了!怎麽會這樣?她怎麽會一個人回香港?!前些天和她通話她都沒提!只是說你們在忙任務,要我最近別打擾你們……她是回去看你們的嗎?她現在和你們在一起嗎?!”
“表姨婆……”面對表姨婆一連串的發問,盈兒簡直無法招架!求救的看著哥哥,翔兒看到盈兒這副表情,也猜到了七八分,卻也是不敢接這電話。
大家也是……所有人都明白香姨和俏君之間的感情!而且,或者他們接電話,只會讓香姨的懷疑更多!而現在,就算有零點零一的希望,他們都不想讓香姨擔心!
於是盈兒快速思索著該怎麽說……
短暫數秒的沉默……被國仁和添海高八分貝的音量打破:“夜宵到!山哥,你的三明治和咖啡!飛哥,盈兒、翔兒,還有阿俊,你們的咖啡蛋糕和檸蜜!哈哈,山哥,你的Chez Maman真是了解我們,我們剛去,他們就全部準備好了!”
卻沒人搭腔,一臉無奈卻又面色凝重的把他們兩個看著。
“怎麽啦?!不是Miss武真的出事了吧?!”看著大家對自己和添海一路策劃的調節氣氛的計劃給出這樣的反應,國仁以更高分貝的音量問著,語氣裏滿是驚恐和不能接受!
“徐飛?!子山?!國仁?!盈兒,你怎麽會和他們在一起?!”樓蓮香當然聽到了也聼出了國仁的聲音,於是萬分震驚、萬分迷惑也萬分擔心的問:“你們國仁Uncle怎麽說你們Mammy出事了?!你們Mammy出事了嗎?!”
“表姨婆,Mammy她……”盈兒終于忍不住哭了出來。
“盈兒,快說啊!你們Mammy怎麽啦?!”聽到盈兒的哭泣,樓蓮香的心也漸漸入墜冰窖!
看著盈兒這樣,大家眼裏都已是淚光閃動,徐飛和翔兒更是和盈兒一樣淚流滿面。
而國仁和添海也明白了自己犯了一個多麽大的錯誤!是的,對他們而言,這的確是一個大錯誤!
徐飛走過去,接過電話,而翔兒也走過去,緊緊摟住妹妹!


“香姨,我是徐飛……”說到這,徐飛已經咽哽到無法言語,沒人能體會到他這些天的心痛,或者該說,這些年來的心痛!痛到難以呼吸的心痛!
而一聽到徐飛的聲音,香姨也終于不得不承認些什麽,終于痛哭!
“蓮香?!怎麽啦?!發生什麽事啦?!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麽事啦?!”剛從浴室中走出的武元強看到樓蓮香蜷縮在沙發上痛哭,電話話筒卻掉到一邊,連忙奔過來,緊緊摟住她!
“俏君她……俏君她……”
“你說什麽?!俏君?!俏君她怎麽啦?!”武元強這一驚非同小可,連忙撿起話筒:“Hello!This is Yuanqiang Mo speaking! I am the Daddy of Miss Quin Mo Chiu-Kwan! What';s wrong with her?! Please tell me!Please!”
“Uncle,我是徐飛!”徐飛強忍著哭泣回應著。他明白,他一直都明白,他直接深刻的傷害了俏君,也間接的傷害了這一家的每一個人!只是,前幾天,才知道,他傷害的人不僅僅是他們,還有,自己的孩子!自己一直夢想的也實際存在的孩子!
“徐飛?!怎麽會是你?!”武元強更加震驚!
“Uncle,對不起!俏君爲了救我受了重傷,被人挾持了,現在下落不明……但我發誓,我一定會找到她,不論生死,我都不會再辜負她!我也都發誓,我會好好照顧翔兒和盈兒!做一個好Daddy!!做他們Mammy口中的這世界上最最好的Daddy!”
“徐飛……你都知道了?!”武元強不能想象到底發生了什麽變故,讓一切變成這樣!
“嗯,Uncle,相信我,我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尋找和救出俏君!我知道,她一定還活著!一定!”徐飛不知道這到底是在安慰誰!
武元強在電話那端沉默了。心痛,卻難以麻木。
“Uncle?”徐飛有些擔心的問著。
“徐飛……或者,我該恨你,因爲,你這樣深刻的傷害了我的女兒!而也是你,讓我可能永遠失去了女兒!……但是,我恨不起來……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值得,但我知道,你真的是一個好人,我也都知道,在俏君心裏,你一直都值得!……所以,雖然這麽多年來,看著她獨自所承受、承擔的一切,我真的好心痛,但也都尊重她的選擇和決定……我想,這次也不例外,既然她寧願放棄自己的生命來拯救你的生命,你就要好好珍惜,不要辜負!……我都希望有一天還可以再看到俏君,但你要記住,不要蠻幹!記住,你還有兩個孩子!這兩個孩子是俏君的命根!而他們這麽多年來,對父愛的渴望,誰都看得出來!你要珍惜你的命好好愛護他們!二十多年的光陰,已經很難彌補,不要再浪費!”
“Uncle,我……”聼著這一番説話,徐飛更是無法言語!
“我和蓮香會趕回香港。我們都想看看兩個孩子!也都希望,真的還可以再見到俏君!”
“Uncle,我保證!一定!”的確,不管怎樣,不論生死,徐飛都發誓要找到俏君!


放下電話,除了低泣,一片沉寂。
國仁他們明白,再怎麽調節氣氛,都沒必要、也無濟於事了……實際上,連他們自己都已無心情……



“盈兒、翔兒,你們外公和表姨婆會回香港,你們要不要放幾天假,陪陪他們?”良久,徐飛輕聲問。
“盈兒,你休息幾天,陪陪外公和表姨婆吧!我一定會和Daddy努力找Mammy的!我想他們都很需要你這個心理專家安慰……”翔兒拍拍妹妹的肩,說。
“是啊,盈兒,你就休息幾天吧!如果這兒要需要,你再歸隊吧!”看著這幾天強撐著不哭泣、現在眼淚卻決隄的盈兒,徐飛的心更痛!只是他還不知道,俏君的眼淚也曾為自己決隄……
“盈兒,你放心,我們大家都會盡全力找俏君Auntie的!”阿俊也說。
的確,現在沒有誰願意離隊。
看著大家關切的眼神,盈兒卻搖了搖頭。她當然明白大家的好意,只是……
“盈兒……”
“謝謝!我都明白大家的好意,我也都明白可能自己需要休息,而外公和表姨婆也需要有人陪伴、安慰,我都想去陪他們。但是,現在估計我自己都成了Dark K的目標,畢竟我是你們的一員,我不想連累外公和表姨婆。雖然最近他們無動作,但我不想冒這個險,而且,我想和大家一起找到Mammy!”
聼盈兒這麽說,大家也都覺得有道理,終于不再勸。也許是習慣,所以大家竟都沒想到這一層。
翔兒開始有些後悔,讓妹妹參與進來……只是,當初,誰又會想到這個Case會發展成這樣?!
“那好,我讓婉蘭去陪陪他們!”子山拍拍徐飛的肩,示意讓他放心。
只是,徐飛現在又如何放心呢?!俏君生死難明,而盈兒也成了Dark K的目標……雖然翔兒和大家都是,但畢竟大家都是訓練有素的警察,但盈兒卻可以用手無寸鐵來形容……


又等了一個多小時,夜已深,但還是沒有任何進展,大家只好決定先在會議室的沙發上小憩一會。


但徐飛無法入睡,雖然他也明白自己需要休息……只是,一想到俏君,那刻骨心痛、心酸的感覺便又驅走了所有睡意……
雖然他剛才如此保證,其實每個人都知道,現在,沒有人能夠保證些什麽……


於是站在窗前看著窗外。
雖然夜已深,但還是有些過往的車。
徐飛突然想起,自己也曾經這麽看過來往的車流,想著自己和俏君到底是單行道還是雙行綫……也許那一刻,自己便確定了自己是愛俏君的吧?!
只是,爲什麽自己會傷害、要傷害自己最愛的人呢?
徐飛突然自己有些恨自己……也許全世界的人都會原諒他,但他自己無法原諒自己……
而現在,連一個好好愛她的機會都未必再有!
徐飛的視線漸漸迷蒙……但淚水卻未將心痛減輕一分一毫……


淚眼迷蒙中,徐飛突然看到一輛集裝箱的大貨櫃車經過……電光火石閒,徐飛突然想起,自己兩次跟蹤青狐,都曾經看到過類似的大貨櫃車!雖然不是同一輛!而見到大貨車之後不久,青狐的車便不見了!
大貨櫃車?!很顯然,一輛車甚至幾輛車都可以很輕易的開進這個貨櫃!
徐飛恍然明白爲什麽青狐他們的車總是會變戲法!!!!



“子山!子山!醒醒!我想到了!”雖然徐飛也知道不應該,但實在抑制不住激動的搖醒了子山!
而大家也都醒了……實際上,大家也都睡不實在……
“徐飛,你想到什麽了?!”大家顯然誰都沒有惱怒,急忙圍過來問。
“你們跟蹤青狐和Dark K的車時是不是都見到過大貨櫃車?!”徐飛還想再確認一下。
大家想想,點點頭。
“見到大貨櫃車之後不久,他們的車就跟丟了?!”
大家想想,又點點頭,心下有些恍然!
“我知道爲什麽他們的車爲什麽總是變戲法般的不見了!因爲他們的車開進了大貨櫃車!而我們誰都沒有留意過大貨櫃車!這也就解釋了爲什麽那輛棄車裏和車門上都有血跡,而地上卻沒有!很顯然,他們把車開進大貨櫃車,把俏君移下車後,再將車開出,丟棄!”
“所以我們下次跟蹤時,要密切留意大貨櫃車!”子山認同了這個判斷,卻依然頭大:“但現在的問題是,青狐已經好幾天沒有出現過了!而整個Dark K仿佛都人間蒸發了一般!我們根本就沒有再跟蹤的機會!”
“但根據出入境記錄,青狐還沒有離開香港!如果這個記錄准確的話,那麽是狐狸,就總會露出狐狸尾巴!”徐飛肯定的說。
“而且我都問過那些綫人,最近並沒有那一個蛇頭幫青狐偷渡過!”國仁接話。
大家點點頭,但一想到最多還有五天的時間,心又沉了沉!
“那有沒有可能青狐的住所和他們的總部就是流動的?!我是說,就是設在某一個大貨櫃車上?!否則,沒理由查了這麽久,連一點蛛絲馬跡都查不到!”翔兒突然說!
“那青狐的飲食起居怎麽辦?”芝蘭條件反射的問。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麽這輛大貨櫃車一定經過了改造!”子山卻覺得也許有可能。
“那我們明天就著手調查有沒有人改裝了一輛這樣可以飲食起居的大貨櫃車!”徐飛也認同這個想法。實際上,他現在不想放過任何一種可能!
“明天我也會要求交通部的黃Sir隨時協助!”子山繼續說,然後看看表,已是淩晨三點多:“現在大家繼續好好休息!希望明天可以獲得突破性的進展!”
“Yes Sir!”
“徐飛,你也是!”子山拍拍徐飛的肩:“否則還沒找到俏君你就要先倒下了!我想,俏君也不希望你這樣不眠不休的!”
“是啊,Daddy,你休息一會吧!”翔兒也說。
“可我睡不著……”
“那就數小綿羊吧!”阿俊提議。
大家忍不住笑笑。
“其實,小綿羊是最不好用的一種方法……”盈兒笑說。
“可書上都這麽寫的!”阿俊抗議。
“這是大家互相Copy的結果……”
“互相Copy説明有價值嘛!”阿俊還是不服氣。
“那你試過沒有?”盈兒來了辯論的興致。
“這個……倒沒有……”阿俊想想,只好說——因爲他的確沒有過失眠的煩惱……
“就是嘛!你試過就知道了!多麽的不好用!”盈兒以一種勝利的語氣說。
阿俊語塞。
“好了,好了!”翔兒以一種很慶幸的語氣說:“阿俊,有你在呢,盈兒就多了一個辯論對象,我就可以偶爾緩口氣了!”
“怎麽,你很不喜歡和我説話嗎?!”盈兒佯裝生氣的杏目圓瞪。
“不敢!不敢!小生不敢!”翔兒立馬拱手求饒。
看著他們,大家終于有了一點笑的心情。
徐飛也淡淡笑了笑,心裏卻想起了曾經說過,要和俏君辯到頭髮都白了……
“Daddy,不知道這個對您有沒有用?”盈兒從錢包裏拿出一張照片,遞給徐飛。
徐飛看清照片,身體竟不由自主的震了震!是俏君和兩個孩子的合影!
照片裏的俏君笑的依然是那麽溫暖,目光依然那麽平和,歲月似乎並未在她臉上留下什麽痕跡,反而更多了一份雍容……
“這是去年我們去法國旅遊時照的,我們都很喜歡這一張合影,所以每人都放了一張在錢夾裏。”盈兒繼續說:“我想,或者,這對您的失眠會有些幫助吧……您真的需要休息了,如果您想和我們一起找到Mammy的話,如果您想找到Mammy時讓她不心疼的話……”
的確,徐飛這幾天的不眠不休,讓每個人都心疼。
“是啊,Daddy,我們現在已經找到了新的方向,或者這會是一個突破口,我們會很快找到俏君Auntie的!”阿俊加入了勸説的隊列。
“Daddy,Mammy不是一個輕易放棄、屈服的人,她一定會努力等我們會救她的!她不會捨得離開我們的!”翔兒也說,雖然心裏和大家一樣,這麽強烈的希望,卻難以確定……
徐飛點點頭,目光卻再沒離開那張照片,照片中的俏君和自己腦海中的俏君影像不停的交曡,竟是有些痴了……不由自主的幻想著,如果這二十多年的歲月和俏君一起走,該是多麽的快樂!


第二天上午,大家發現徐飛竟是抱著那張照片沉沉睡了,臉上隱約有笑容,或者在做一個美夢吧……



沒有人忍心打擾,所以開始無聲無息的工作,把電話也都轉接到手機,然後和手機一樣調成了靜音。


十點多的光景,徐飛終于醒了。
看著大家都在靜悄悄的忙碌,心下莫名感動,說不出又如此真切的感動。

“Daddy,你醒啦?!”盈兒最先發現徐飛醒了,於是拿了早餐走過去:“先把早餐吃了吧!放心,一定會美夢成真的!”
徐飛笑笑,卻又有些慼然。
他真的是做了一個美夢。在夢裏,他和俏君、還有兩個孩子,那麽快樂無慮的生活著……只是,這美夢真的還會成真嗎?!



子山也走了過來:“我已經和黃Sir聯係過了,他們會隨時Stand By支援我們的!國仁、添海還有翔兒去調查有沒有改裝的大貨柜車了,應該今天就會有結果。”
徐飛感激的點點頭。
“還有,香姨他們今天下午會到香港,我已經讓婉蘭去接他們了,婉蘭說,如果他們同意的話,會暫時把他們接到她家裏去住,免得看著俏君的房間更傷感。”
徐飛再次感激的點點頭。
如果沒有這些朋友,他不知道這些人能不能一個人撐過來!
而如果沒有俏君,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否會有這些知己好友?!
“好了,現在工作都匯報完了!你現在該吃早餐了!等會任何一點綫索,我們都要全力以赴!”
徐飛卻有想立即開始工作的跡象,盈兒立刻眼明手快的拉住他:“Daddy!不許耍賴!吃——早——餐!”
徐飛終于笑了,這個寶貝女兒真是顆開心果,縱然在這種情況下,都還可以讓他露出笑顔!
卻突然發覺自己手裏還緊緊握著那張照片:“盈兒……這張照片能不能給我?!”
盈兒笑笑:“當然!您本該就有一張的!不過……我希望以後,還會有一張五個人的開心大合影!”
“五個人?!”
“還有阿俊啊!”
“嗯,這個,是的……”徐飛恍然……的確,他不能忘了還有阿俊這個兒子啊!而他知道,以俏君的寬容和善良,接受阿俊這個兒子,根本不會是問題!
“終于記起我啦!”阿俊湊過來,故意酸溜溜的說,卻被盈兒善意的打了一下……



徐飛的早餐在盈兒的監督下還沒解決完,就被芝蘭接到的一個電話打斷了。
“飛哥!”
“什麽事?!”徐飛立刻站起來走過去,盈兒也跟了過去。
“監獄那邊來電話,說鄭東成要立刻見你!說是關於Miss武的!”
“什麽?!”徐飛立刻往外奔!
大家誰都沒攔他,因爲知道,誰都攔不住!
盈兒和阿俊卻追了出去:“Daddy!等等我!我和你一起去!”
看著他們三個迅速遠去的背影,大家都在期待,這會是另一個突破口!



當鄭東成看到徐飛和阿俊、還有一個眉目有幾分像武俏君的年輕女子一起出現時,不由得愣怔了一下!
徐飛卻沒由得他愣怔,還沒等他坐下,便急急的問:“鄭東成,你說你有關於俏君的消息,是不是真的?!”
鄭東成卻遲疑的看了一下阿俊……他想不通,爲何徐飛會帶阿俊一起來,而阿俊竟也是一臉關切?!那芊芊……
阿俊隱約明瞭了這遲疑:“如果你知道,你就快說吧!我們現在每一個人都好關心俏君Auntie的安危!”
阿俊那懇切的眼神,竟是不容拒絕!
“是的!我今天上午早餐時聽到坐在我旁邊的一個人在和一個新來的人聊天,說什麽他們的老大最近很反常,抓了一個重傷昏迷的女的做人質,脫險了又不解決掉,反而抓了幾個外科醫生給她診治,還專門為她買了一整套最高級的醫療儀器和維生儀器!可能自己也曾對芊芊這麽緊張過,所以有些留意聼,卻不想,他們突然說那女的叫武俏君!”鄭東成頓頓,繼續說:“武俏君這個名字,重名的機會並不多,所以我立刻想到那個人可能就是武俏君!於是搭訕,問他們是怎麽會抓到這個人質的,當他們說是想解決你時,我就確定無疑了!”鄭東成看了看徐飛:“我不知道這樣對芊芊公不公平,但是,我都知道,武俏君對你是多麽重要,就如芊芊對我一樣……而現在,我把你當朋友,所以我必須告訴你!因爲,聼他們的語氣,武俏君傷得很嚴重,而且情況很糟,就算他們老大威脅那些醫生說,救不了她,就得死,但都毫無起色!”
“你知不知道她現在在哪裏?!”知道俏君現在還活著,卻如此危急,徐飛的心更緊了緊!他知道,下一步,便是生死時速!
“這個我沒打探到,他們很警覺!”
“無論如何,謝謝你!”徐飛深深看了鄭東成一眼,起身往外走。盈兒和阿俊說了聲“謝謝”,也跟著往外走。
卻被鄭東成叫住:“徐飛,無論如何,不要傷害芊芊!芊芊真的很需要你!如果不是明白了這一點,當初,我真的會帶她去委内瑞拉的……其實在報仇和芊芊之間,也許芊芊更重要,或者說,報仇成了我把芊芊交給你的藉口……其實,只要她在浴盆裏承認有一點點在乎我,我都會立刻帶她走!……只是,那時,我真的不知道有阿俊的存在,否則,無論如何,我都會帶她走的……”
這一番説話,讓三個人都怔住了……
“如果你知道我的存在,那該多好……”阿俊悠悠的說。雖然他不知道,如果是那樣,自己還會不會是現在的自己,如果是那樣,Mammy也未必會喜歡自己多一點,但他知道,自己得到的父愛,不會少一點,也都知道,至少Daddy和俏君Auntie、還有盈兒和翔仔會生活得快樂……
“對不起……阿俊……”阿俊的話,讓鄭東成疑惑,因爲,這語氣真心卻又落寞:“但,怎麽這麽說?”
“你都沒有對不起我,也都沒有對不起Mammy!但你對不起Daddy和俏君Auntie,還有盈兒和翔仔……”
“盈兒和翔仔?”
“Daddy和俏君Auntie的孩子,孿生的兄妹……”
鄭東成看看盈兒,恍然有些明白……卻又有些震驚!因爲他太了解芊芊!如果芊芊知道徐飛和武俏君有孩子,是絕對無法接受的!
“那你Mammy知道嗎?”
“我不清楚……”的確,現在還沒人知道那天Mammy和俏君Auntie都說過些什麽……只聽説,Mammy對俏君Auntie極不友善……他都想象得到……
“爲什麽這麽說?!”鄭東成更糊塗!
沉默兩分鐘后,阿俊終于說:“因爲之前,大家誰都不知道盈兒和翔仔的存在,包括Daddy和我……而盈兒和翔仔也都不知道Daddy是誰……因爲俏君Auntie獨自去了英國二十多年,都沒和Daddy聯係過……我都是這次俏君Auntie因爲Daddy重傷昏迷回來,我才知道她的……而如果不是因爲這次Daddy重傷,我都不會想到他不是我的親生Daddy……”
鄭東成總算明白了一些前因,也才體會到爲什麽阿俊說該對徐飛他們說對不起……
“而這次俏君Auntie回來,和Daddy受傷,大家都是瞞住Mammy的……但不知爲何,Mammy還是找到了Daddy的病房,撞到了俏君Auntie……之後,她和俏君Auntie就一起被挾持了……只聽説,她對俏君Auntie極不友善,至於她最後到底知道了多少,我真的不清楚!”
“她和武俏君一起被挾持了?!那她現在怎麽樣?”鄭東成這一驚非同小可,有一種很不詳的預感!因爲,剛才,那個新來的人從來沒提過還有一個人質!
阿俊咬咬牙,終于說:“我們發現她時,她已經被滅口了……”
“你說什麽?!”鄭東成突然發現原來也有自己接受不了、承受不了的事實!獄警連忙控制住陷入激動的他……
“或者這個事實很難接受,但真的是事實,Daddy!”看著幾乎要崩潰的鄭東成,阿俊脫口而出了那聲“Daddy”!
“阿俊?你剛才叫我什麽?!”
阿俊遲疑了兩秒,終于再次說:“Daddy……”
鄭東成不知道這算不算是大悲之後的大喜?!他從來沒有想過阿俊會這麽快肯叫他“Daddy!”
看著鄭東成的情緒因爲這聲“Daddy”而漸漸受控,阿俊繼續說:“Daddy,你說過你不會讓我失望,我希望這會是真的,我希望我的Daddy會從此是一個好人,而不再是冷酷的殺手……”
鄭東成明瞭了阿俊話裏的涵義——“不要復仇!”——良久,終于點點頭:“我應承你的,我就一定會做到!我絕不會讓你失望!”——他已經徹底失去了一個坐標,不想再錯失另一個坐標……
阿俊終于放心了,知道自己現在親自告訴他Mammy已經去世的目的已經達到,於是說:“那好,Daddy,我現在必須要走了,因爲俏君Auntie的情況實在很危急……等我們救出了俏君Auntie、了結了這單Case,再來看你……”
鄭東成點點頭,越來越不後悔剛才放棄復仇的決定……


徐飛和盈兒靜靜站在一邊,沒有插話,卻有些為這對父子閒的對話震撼……
而盈兒,竟是發現,自己越來越欣賞阿俊了……



阿俊示意可以走了,徐飛卻又被鄭東成叫住:“徐飛,希望你可以儘快找到武俏君……我也會繼續幫你留意關於她的消息……不過我想他們的老大應該不會傷害她,也都會盡力救她,所以,放寬心一點……”
徐飛點點頭:“謝謝!”他已經明白,鄭東成已經徹底解開了心結,把他當成了朋友……



往外走的路上,阿俊突然問:“Daddy,你不會惱我認了他做Daddy吧?”
徐飛愣了一下,然後笑了:“怎麽會?!實際上,他本來就是你Daddy啊!而且,就如你俏君Auntie所說,他真的不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壞人!而我都很高興,你可以解開這個心結,也可以把他真正拉回正途上來!”
“總之,阿俊,我們支持你!”盈兒做了一個絕對支持的表情。
阿俊的一顆心總算安了……



徐飛想想,撥通了子山的電話。
現在又多了一個方向,就是調查最近誰訂購了醫療急救、維生器械!經過商量,決定讓阿俊和芝蘭跟這條綫!
而翔兒那邊也有了好消息,半年多前,的確有一個人改裝了一輛大貨櫃車,而且相當豪華!只是,有點遺憾的是,那個訂購人用的身份證以及那輛車的牌照,已經查出都是假的……但至少,肯定了這個猜測!而子山已經請求交通部的黃Sir協助密切留意、排查各種大貨櫃車!
而最讓大家開心和振奮的是,知道了俏君還活著!
子山自然立即把這個消息告訴了正準備去機場接香姨他們的婉蘭!




只是,現在,只剩下了四天時間!
徐飛想想,拿起材料,準備去上司郭Sir辦公室!
子山卻拉住他:“等等,我和你一起去!”
“這次我去吧!我知道上次你已經用了所有辦法據理力者了!你再去煩,恐怕他要給你臉色看了!”這個郭Sir,絕對不能算是一個Kind的人。
“是兄弟,就一起去!”子山堅持。子山實在有些害怕如果郭Sir不批准再延期些時日Close files,徐飛會大鬧天宮——雖然實際上徐飛的脾氣已經友善了許多,甚至可說是Kind,不過問題是,現在是關係俏君安危的事,子山可不敢冒險!實際上,就算自己,也都會發狂——上次郭Sir就是被一向溫和的自己的發狂震住,才批准再給15天時間的——何況是徐飛?!
徐飛知道如果子山拗起來,也是沒商量的,只好點點頭。



只是,出乎意料的是,當郭Sir看完新的進展材料,立刻取消了這個案子的Close時限,並立刻把另一個專案組正在負責的Case合併過來,交由他們負責!
徐飛他們才知道他們辦公室旁邊新進駐的、和他們忙得一樣焦頭爛額的那個組,原來是在調查最近幾個著名外科專家神秘失蹤的事情!起初以爲是普通綁架案,但連接失蹤幾個,卻沒有一個收到索要贖金電話,卻也沒有發現任何一個遇害……而且,血庫也神秘失竊了兩次!
而時間,全部是在俏君被挾持之後!
而這,和鄭東成所說的抓了幾個外科專家的説法相吻合!而血庫失竊的血的血型和俏君的血型相吻合!




和另一個專案組交接了案子之後,大家開始進一步研究案情……
沒有時限不等于時間不緊迫!
就算知道青狐非但沒有傷害俏君、反而在竭力救她,但很明顯,俏君傷得實在太重,對他們而言,依然是生死時速!
而且,現在更多了幾個外科專家的生命安危!
但是,雖然有了眉目,但案子還是陷入了新的僵局!
因爲雖然交通部的黃Sir已經查到青狐老巢所在的那輛大貨櫃車,卻發現已經人去樓空。
而根據醫療器械公司職員的筆錄而找到的那輛去提貨的大貨櫃車,已經是一輛棄車,而牌照也是假的!
大家努力的Brain storm,但一時還是難有進展!
只是隱約猜測到,青狐老巢所在的那輛大貨櫃車不能夠承受對醫療急救、維生儀器的供電,所以他們轉移到了一個固定住所……
但問題是,這個固定住所在哪?!



子山的手機響了,子山看了一下號碼,是婉蘭的,算算時間,應該接到香姨了。
“婉蘭?接到香姨了嗎?”
“嗯,接到了!還有一位沈先生……”
“沈先生?!”子山不免有些困惑……
“沈Uncle?!”盈兒和翔兒也有些疑惑,因爲沈Uncle在英國才對啊,怎麽會和表姨婆他們在一起?
但盈兒和翔兒的反應讓子山估到這個沈先生應該是俏君的朋友……
徐飛當然也估到了,卻莫名有些小小的不安……
“嗯,俏君的朋友,從英國趕過來的,他說想見見你們。”婉蘭看著這個一臉焦急不安的沈先生,猜想他就是盈兒所說的那個很不錯的Uncle。
“見我們?!”子山更疑惑。
“嗯,剛才我給他們說了俏君現在的情況,提到那個青狐抓了幾個外科專家去救治俏君,所以,俏君暫時應該還是安全的,但問題是,現在大家都還找不到青狐,所以無法營救……”
“嗯……”子山的確沒有對婉蘭隱瞞什麽,因爲知道她的分寸。
“這位沈先生說,他有辦法把青狐引出來!”
“他?!”子山的話語裏難掩一絲驚異!
“嗯。”
“他怎樣能引出青狐?!”子山的問話讓大家都很是驚異!
只是盈兒和翔兒卻有些面露擔憂之色……
“他說見面再詳談!”
“這樣?你們在哪?”
“我正在往你們警局的方向開,應該二十分鈡之後就到了……”
“那好,我們在辦公室裏等你們!”



放下電話,國仁首先發問:“山哥,這個沈先生準備怎麽引出青狐啊?!”
“他說來了再詳談……”
“我知道……”盈兒和翔兒幾乎同時說……
大家詫異的看向他們!
於是翔兒繼續說:“這個沈Uncle是一個世界知名的外科專家……”
只一句話,大家都已有些恍然!
而徐飛心中那一點小小的不安又有一點點擴大……
“我想他是想以這個身份引起青狐的注意,然後挾持他去救Mammy!”盈兒接著說。
“而我們要做的,就是密切保護他,在青狐挾持他之後,跟蹤到現在Mammy所在的地方!”翔兒分析著:“如果成功,這不失爲一個最好的方法,但如果我們又跟丟了,那就又多了一個人涉險!”
“所以如果實行這個計劃,我們就絕對不容有失,絕對不能跟丟目標!”徐飛下了一個結論。
大家點點頭……
“那我們只有等會再Check一下細節,看這個計劃的可行性是多大……”徐飛繼續說。
“我同意……目前爲止,這不失是一個最好的辦法……”子山也說。



“不過,盈兒,這個沈Uncle是誰啊?!”國仁極不識時務的說:“看來,他對你Mammy的感情很不一般啊!”然後被芝蘭狠狠掐了一下。
“是啊!”盈兒這個回答毫無機心:“他是Mammy任職的心理咨詢事務所老闆的哥哥,之前一直在美國,前幾年回英國探親,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對Mammy一見鍾情,所以就留在了英國,這幾年來都照顧了我們很多……”
於是大家都發現徐飛的臉變得有一點點灰……而他心中的不安也確實越來越大!雖然他也明白,如果現在俏君會選擇這個沈Uncle,他都該祝福,他都不該有怨尤……只是,他控制不了這種恐慌,這種害怕失去俏君的恐慌,不論是生離、還是死別……
國仁自是不敢再繼續好奇,而盈兒在哥哥狠狠捏了捏自己之後,也發現了Daddy那灰灰的臉色,於是立即打住……
“不過,沈Uncle的求婚被Mammy拒絕了……是不是啊,哥?”盈兒立時想辦法彌補自己剛才所犯的“錯誤”……
翔兒會意的的點頭如搗蒜:“是啊!是啊!”
徐飛的心終于又安了一點點……然後想到盈兒曾經說過的“縱然是齊眉擧案,到底意難平”,還有俏君為自己的奮不顧身,目光終于又閃亮起來……
看到Daddy的臉色由陰轉晴,盈兒偷偷吁了一口氣,終于體會,什麽叫作:太愛一個人,有時會因爲太在乎這個人而變得不自信……


而很快,婉蘭就帶著香姨他們來了……
沒有更多客套,香姨只是緊緊把盈兒和翔兒摟住,而武元強則把他們三個緊緊摟住……
不需要更多言語,一個擁抱已經足夠……



而徐飛和沈岑則在對視……好奇、又略帶敵意的抗衡……
昨天,沈岑就已經知道兩個孩子已經找到了他們的Daddy,而也都知道俏君爲了救徐飛而生死、下落不明……而他也都是才知道,原來兩個孩子的Daddy叫徐飛,因爲俏君從來是只字不提……也許有一万個理由他可以不來,但實際上,他卻以最快的速度來了香港……
而在踏進這個辦公室的那一霎那,他便認出了徐飛……因爲他和翔兒有一張相似的臉,甚至說,有一種相似的氣質……也都恍然明白,爲什麽兩個孩子都那麽喜歡警察!
而或許,徐飛是可以用“英武”和“正氣”來形容的……只是現在是一臉焦灼和疲憊……沈岑猜到,這應該是為了俏君……
而徐飛也在細細打量著孩子們口中的沈Uncle……不得不承認,有一種儒雅的專家氣質……而徐飛都能從那略帶敵意的目光中感覺到他對俏君的愛……



子山敏銳的感覺到了那一絲似有若無的敵意,於是適時打斷這對視:“你好,沈先生,我是江子山警司,這位是徐飛警司,我們一起負責這單Case……”
“你好!”沈岑回過神來,和子山握了握手,遲疑了一秒,還是把手伸向了徐飛,而徐飛也釋然的把手伸了過去:“我是沈岑,俏君在英國的好朋友,也是一個外科醫生。”
“剛才盈兒他們已經告訴我們了,”子山笑笑:“很高興,可以得到你的協助……但是我也必須提醒你,我們的目標人物是個極其危險的人物,這個計劃會有很大的風險……”
“你們已經知道我的計劃了嗎?”沈岑不免有些好奇。
“是的。”徐飛說:“是翔兒和盈兒他們估到的:你會利用你的身份去引起青狐的注意,吸引他來挾持你,而我們暗中保護,在你被挾持之後,我們跟蹤到他們藏匿俏君的地方。”
沈岑笑笑:“這兩個孩子實在很聰明……我的確是這麽想的……”
“但是,這個計劃有一定風險性:如果我們跟丟了目標,那你自己也就也身陷險境了……”徐飛不得不解釋利害。
“我有這個心理準備。”
“你有這個心理準備?!”
“是的,無論如何,聼香姨和文小姐他們描述的情況,俏君現在都傷得很嚴重,必須立即得到有效救治!而我是一個外科醫生,也都信任自己有這個能力……所以,就算你們不小心跟丟了目標,我都可以及時救治俏君……而根據你們所說,青狐應該暫時不會對一個救治俏君的人不利……而萬一你們跟丟了,我就會經常要他們買一種特效藥,我一個月前曾經爲了論文Check過,在香港只有一家德信藥店可以提供,你們也都可以再Check一下現在香港到底有幾傢藥店可以提供……你們可以密切監視這種特效藥的出貨而進行跟蹤……”
徐飛一時無語。心裏卻有一點點感動。他已明白,眼前這個沈岑對俏君也是真心的,而他對俏君的在乎都不會比自己少……
而俏君原本也是值得被深愛的啊……
徐飛突然覺得自己很幸運,能被俏君這樣無悔的深愛著……
“那好,既然你已經決定了,那我們就要好好check一下細節……我們都很感激你的協助,所以一定盡力不讓你涉險……我想俏君也都不希望她的朋友爲了她而受到傷害……你也都該信任香港警方的實力……”
沈岑點點頭,突然覺得,也許有一天,自己會和徐飛成爲朋友?



“那好,徐飛,我和蓮香就先回家了……”武元強說:“你一定要救出俏君啊!”知道俏君還活著,他和蓮香的心也略略安了一些……
“Uncle,你放心,我一定會的!”
“還有,沈岑,你也都要小心,我不希望還沒救出俏君,你就出了事!”武元強又說——他也明白沈岑有多愛俏君,曾經自己和蓮香都想過,要他做自己的女婿也都很好,只是俏君……感情的事又誰能勉強?
“Uncle,我會的……我不會讓自己出事的,因爲我還要救治俏君……”沈岑給了一個肯定的眼神。
“Uncle,不如你就先住在婉蘭家吧!”子山插話:“那我們大家也都放心些……”
“這個,恐怕太打擾了……”
“怎麽會呢?”婉蘭笑說:“現在我老公他在美國公幹還沒回來,兩個孩子也都在美國,我一個人正悶得慌呢!”
“是啊,香姨、Uncle,現在家裏什麽日用品都沒有,您們就先在婉蘭傢住兩天吧……反正,就算你們回家,婉蘭都還是要天天去看您們的……”徐飛也說。雖然香姨傢還可用一塵不染來形容,但的確是沒有什麽日用品和油鹽醬醋的。這他比誰都清楚。
香姨想想,知道徐飛說得也有道理,於是點點頭:“那婉蘭,我們就要打擾你兩天了……”
“怎麽會呢?我開心都來不及呢!”



送走了香姨他們,大家坐下來討論細節。
“現在首先就是讓青狐知道我來了香港!”沈岑實際上一直都是個低調的人,但這次爲了俏君,他必須高調一次!
“沈Uncle,以您在醫學界的威望,這個應該不是問題……”盈兒說。
“嗯,那我等會就請警隊公共關係科協助一下,要他們通知新聞媒體暗中協助……”子山說。
“這個倒不必……免得引起懷疑……我等會就通知我在香港的朋友……他們一直都想請我客座訪問的……由他們通知新聞媒體,比較不容易引起懷疑……”沈岑現在也都猜到青狐是一個很狡猾的對手。否則以徐飛、還有盈兒、翔兒、甚至說這整組人對俏君的緊張,不會到現在還會任他在法外逍遙……而大家,都不是笨人……
徐飛點點頭:“我們會派人24小時暗中保護你,而我們和交通部的同仁都會隨時待命……爲了保證不會跟蹤丟失目標,我們會為你安裝體内定位跟蹤器……有沒有問題?”
“沒有。”沈岑點點頭:“但你們最好還安排一輛救護車隨時待命!”
“明白!我們會安排的!”子山說。
“現在還有一個問題是,在你進入他們的巢穴后,要想辦法通知我們内部的情況……按照我們目前所掌握的情況來看,除了俏君,應該還有七名外科專家在他們手上,我們也必須保障他們的安全……如果我們不知道内部的情況,很難保障他們的安全……”徐飛提出了一個新問題。
大家陷入了沉思,這的確是一個問題……
畢竟沈岑不是警察,沒有受過專業訓練,不可能在内部不動聲色的安裝竊聽竊視之類的設備……
而可見的通訊設備,也都不現實……那只會引起“青狐”的懷疑,讓沈岑的處境更危險……
“不如用耳内通訊設備!”翔兒提議。
這個徐飛不是沒想過,但這種設備有很強的異物感,未受過專業訓練的人未必能受得了。
“耳内通訊設備?”沈岑有些疑惑。
“就是安裝在耳内的一種通訊設備,聽筒安裝在内耳,可以聽到我們的説話,然後有一個音頻發射探頭通過耳道連接到口腔内部,安裝在牙齒隱蔽處……然後我們會問一些‘是’或‘否’的問題,如果‘是’,你就輕叩一下牙齒,如果‘否’,你就輕叩兩下牙齒……”其實還可以發送摩爾密碼,但翔兒沒有說。
“但這個設備會有一種很強的異物不適感……而你卻不能把這種不適感表露出來……否則,也就失去了它的意義……沒有受過專業訓練的人很難做到這一點……”徐飛繼續說。他對此也都可說是深有體會。
其實不用徐飛說,聼翔兒那樣形容,也都想到了這一點……但為了救俏君……他想試一試……
“我想試一試!畢竟,目前都想不到更好的方法,而時間緊迫……如果實在受不了,再拆除想別的辦法吧!”
徐飛深深的看了沈岑一眼:“那好吧!”而這目光裏竟然開始有一種惺惺相惜,而沈岑也都感覺到了這一點,於是更加確定,自己或許會和徐飛成爲好朋友……
而徐飛也都這麽想……



於是大家以最快的速度為沈岑安裝好了裝備。
看著意料中的沈岑一臉不自然的表情,徐飛走過去拍拍他的肩:“你還好吧?!”
沈岑擠出一絲笑:“還好……或許過一會會習慣一點……”
“如果實在不行,就別死撐,我們再想別的辦法……你這樣的表情,可能根本引不了青狐上鈎……”
“我想我可以的……估計現在一時大家也都想不到更好的辦法了……而俏君的傷不允許我們再拖延,不是嗎?”
徐飛點點頭:“或許我們會成爲朋友……”
“我也這麽想……”沈岑笑笑。



於是一切按照計劃進行……
很快,沈岑的照片和介紹就鋪天蓋地的出現在香港各種大小報刊上……
而沈岑也有意的把自己的行程表透露給了記者……


徐飛、子山他們開始密切留意沈岑周遭的一切。
而果然,沈岑身邊很快出現了Dark K的影子……
大家隱約覺得,這次的計劃一定會成功!



第三天的時候,Dark K終于行動了!
而他們的行動也的確乾淨利落!
如果不是大家都在密切留意,估計沒什麽人看到沈岑是怎麽突然“消失”的!就如前幾個外科專家一樣……



於是,子山、徐飛他們那一組和交通部和飛虎隊的同仁立即按照原來的部署開始行動!
緊張有序卻又不露痕跡……
而在大家密切留意各種大貨櫃車的情況下,和沈岑的定位跟蹤器的幫助下,這次終于成功跟蹤到了他們!
而讓他們吃驚的是,兜來轉去,目的地居然在中環!而那輛大貨櫃車直接往一座商務樓的的地下停車場開去!
情況比估計得要麻煩!因爲中環是鬧事區,一個不慎,都很有可能造成無辜傷亡!
在指揮車上的徐飛快速決定只讓自己和子山所在的這輛指揮車和一輛由新丁開的、載有幾個飛虎隊成員的麵包車緊跟進去,而其他車則分散在外部待命……
而Dark K的那些人正在搬運一個大箱子朝電梯行去。
徐飛他們明白,沈岑就在這個大箱子裏!
“徐Sir?要不要跟進?”那兩個新丁問。
“跟進!但不要有任何動作!注意安全!讓飛虎隊暫時待在車上待命!”雖然沈岑身上的定位跟蹤器也還在工作,但徐飛不想冒跟丟目標的萬分之一的險!
他們面對的,是一個太狡猾的對手!




子山立刻請求這座大廈的設計工程師和物業管理協助,了解這座大廈的内部構造和公司分佈!



而徐飛他們很快的到消息,他們按了14樓的電梯!而根據物業記錄,14樓到15樓的樓面都屬於一家貿易公司!
這意味著這個警員不能再繼續跟進!
“你在16樓下電梯!”徐飛命令著:“然後換一輛電梯回到停車場,在車上待命!”



留在總部的芝蘭和琪琪迅速check到這傢貿易公司的資料,主要業務是香港和美國的貿易,而記錄也一向正常……負責人是一個叫周光的人,並沒有任何不良記錄……
或許這就是青狐聰明的地方?
“能不能拿到他們職員的詳細資料?”看著沈岑的跟蹤器終于定位在了15樓,徐飛皺皺眉,他想確認一下他們的職員身份,是不是Dark K的,如果不是,情況就更嚴峻!
而事實是,情況的確很嚴峻!就這些職員的背景看,都是正當的白領,和Dark K並無任何關聯!而在他們行動之前,很有可能無法疏散這些職員!
“Check到周光和青狐的關係沒有?!”
“正在check!”芝蘭說。
實際上,留在總部的芝蘭、琪琪和盈兒也都是忙得天昏地暗……
現實總會比預想的複雜……這是誰說的?



而芝蘭他們目前只能check到周光是三年前從美國來港,開了這傢貿易公司,而他之前的背景,一無所知!但他這幾年的業務往來,全部正常!
“Daddy,要盈兒請Steven幫一下忙!”
“Steven?”
“嗯,我原來和FBI合作時認識的一個朋友,盈兒知道的……”
徐飛點點頭。



二十分鈡后,終于知道了周光的背景以及他和青狐的關係!
周光的確一直都是一個正當的商人……而青狐曾經偶然的救過他女兒和太太……
只是,FBI一直都忽略了這一點,所以徐飛他們一直都不知道有周光這個人的存在!




唯一比預想中好的情況是,因爲是一座高檔的商務樓,所以每個樓面的公共區域都有CCTV!
而根據接轉過來的CCTV,職員都集中在14樓辦公,周光的辦公室也設在14樓,15樓的公共區域並沒有什麽人來往……而那個裝有沈岑的箱子的確被搬到了15樓的一個房間裏。
在開門的一霎那,徐飛看到了醫療器械!
“俏君在這個房間!”有了明確的目標,大家的精神總算振奮了一點!
但另外幾個醫生呢?!都在這個房間裏嗎?!




但很顯然,沈岑還沒從哥羅芬中醒轉過來,因爲問話還無半點回應!



於是大家在部署中等待!


“阿俊、翔兒,你們兩個各帶A隊兩個飛虎隊成員,換上便服,分別去這傢貿易公司和16樓的那傢律師行洽談業務,等我們一行動,你們負責保護這些職員的人身安全!阿俊負責14樓,翔兒負責16樓!並隨時支援韓Uncle他們!阿俊,你還要控制住周光!當然,行動開始后,你們會各自得到一隊飛虎隊的支援!”和子山商量之後,徐飛開始分派任務。
阿俊和翔兒點點頭。
徐飛繼續指著内部平面圖說:“國仁、添海,你們兩個帶B隊飛虎隊,負責守住電梯和樓道,不要讓他們離開15樓的範圍!而阿俊和翔兒也會隨時支援你們!”
“明白!”
“振球,你留在指揮車裏作後備!隨時支援我們!”
“明白!”



五分鐘后,傳來了沈岑的信號!
“沈岑,你醒了?”
沈岑不動聲色的輕叩了一下牙齒。
“俏君現在的情況怎麽樣?”徐飛問出口,卻發現這個問題好像很難用“是”或者“否”來回答,於是補充:“我的意思是‘好’還是‘坏’?”
卻傳來兩個信號,大家的心都沉了沉。
實際上,真的看到俏君的情況,作爲一個外科專家的沈岑心裏都很難輕鬆!
“那其他幾個專家在你所在的房間嗎?!”
這次卻傳來三個信號……
徐飛會意:“你是說你的房間裏有三個醫生?”
一個信號傳來。
“青狐在不在這個房間?”他們給他看過青狐的照片。
又是一個信號傳來。
大家明白任務的難度又多了許多!
“除了俏君、你、那三個醫生、青狐,你房間你還有幾個人?”
這次是連著四個信號,然後隔了兩秒,又是兩個信號……
徐飛這次是愣了一下,什麽意思?
大家也都是……
翔兒開始有些後悔沒突擊教沈Uncle摩爾密碼……
“你是說一共還有六個人?”
這次終于傳來了大家聼得懂的一個信號。
但緊接著,又是四個信號加兩個信號。
爲什麽要強調四和二?!
徐飛想想,有些恍然:“你說其中四個人和另外兩個人,不一樣?”
一個信號傳來,大家有些明瞭。
“其中四個是Dark K的?”
一個信號。
“還有兩個也是人質?”
又是一個信號。
徐飛松了一口氣,不知道這算不算合作愉快?!
“我們想確定一下方位……俏君在屋子的什麽方位?東面?”
兩個信號傳來。
“南面?”
一個信號。根據平面圖,徐飛他們知道那是靠窗的。
“那麽南面靠中間?”
一個信號。子山迅速標記了俏君所在的位置。
“門後有人守著嗎?”
兩個信號。
“他們手上有武器嗎?”
一個信號!
“重型武器?”
又是一個信號!
“那好,我們準備立刻行動!我們準備攻入之前再和你確認‘青狐’的方位!我會給你兩個信號,然後你告訴我“青狐”的方位:一個信號表示東,兩個信號表示東北,三個信號表示北,四個信號表示西北,以此類推,中心是九,明白嗎?”
沈岑用了一個信號確認。




“準備行動!現在我們只知道其中三個專家在俏君所在的那閒屋子裏,而剩下的四個不知道,所以我們要分別控制所有屋子的門,然後同時攻入!現在對表!現在三點十一分!”
於是所有的人將表對到了同一時間。
“現在三點十二分,我們十五分鐘后,也就是三點二十七分,開始行動!現在各自到位!阿俊、翔兒,你們先上去!”
阿俊、翔兒點點頭,立刻開始行動!
三分鐘后,傳來了他們到位的信號。
“子山,我們行動!我對付‘青狐’,你帶領飛虎隊對付其他……到時,隨機應變!”
子山點點頭:“國仁、添海,在我們出發后三分鐘你們出發,三點十五分準時到位!剩下的飛虎隊成員,E隊、F隊到13層和17層待命,等我們行動后,到14樓和16樓支援!聽從兩個徐Sir的指揮!A隊餘下成員和G隊留在原地待命!”
“明白!”
“振球,在我們到位后通知物業公司停止所有電梯在15樓的停靠!”子山繼續說。
“明白!”
“OK,現在C隊和D隊跟我們出發!”



現在已經是三點二十六分,大家全部已經到位,徐飛給出了兩個信號,然後耳機裏傳來了8個信號,徐飛用手勢比劃出了方位,大家了然。
當分針指向二十七的時候,大家同時攻入了各個房間!槍戰,幾乎在同一秒爆發!
徐飛自然一攻入便瞄準了“青狐”的方位!只是俏君那毫無血色的容顔,竟是讓他在一霎那閒分神!好在子山眼明手快的拉開了他,否則他已經吃了“青狐”一顆子彈!
“徐飛,如果你想救俏君,想活著見俏君,你現在就絕對不能分神!”子山在槍林彈雨中大喊!
徐飛自然也明白……但有時候,明白和做到顯然是兩回事!一看到毫無生息的躺在病床上的俏君,又想到現在的槍林彈雨,徐飛想不分神都難!
下一秒,徐飛就守護到了俏君床前!
而也就是在這一秒,從徐飛焦灼和痛苦的眼神中,沈岑讀到了、也都讀懂了他對俏君的愛……
另一個飛虎隊成員已經護住了沈岑!給了他一件防彈衣,準備按部署將他帶離!
於是在離開之前,深深地看了徐飛一眼……
而不結束槍戰,顯然無法帶離靠呼吸機維持生命的俏君!



注意到徐飛依然分神,子山大聲說:“徐飛,你現在的任務就是保護俏君!”心下卻在祈禱,希望這句話會讓徐飛因爲要保護俏君而集中一點精神!
當然,他們的火力也在牽制著對方,盡量不讓他們向俏君和徐飛的方向開火!
而也許是由於徐飛就在俏君身邊,所以最具危險性的青狐只是在突圍,而沒對付徐飛!
好在這屋子裏的沈岑、那三個專家還有另外兩個護工都已經在大家的掩護下安全帶離!而耳機裏也傳了其他四個專家都已經全部安全帶離的消息!
翔兒和阿俊已經帶著支援到了!


眼看漸漸不可能突圍,而已經有兩個手下受傷,青狐突然移到電源前,大喝一聲:“住手,否則我就切斷所有醫療器械的電源!”
大家立即愣住,只得停手!
幾乎同時,聽到徐飛緊張的聲音:“不要!”
青狐邪邪的笑笑:“如果你們不想讓武俏君立刻死,就馬上放了我們!”手依然觸在電源開關上:“別不信我,現在她只要沒有這醫療器械支撐兩分鐘,就會死去!要怎麽樣,你們自己選!”
或者只有天知道,青狐不忍心切斷這電源,因爲連他自己都不明白爲什麽!
“我放你們走!”徐飛幾乎是不假思索的說:“但求求你,不要傷害俏君!”雖然他隱約覺得青狐不會真的切斷電源,但這樣的險,如何敢冒?!
當然,子山他們也是一樣!
“哈哈,徐Sir,你今天怎麽這麽爽快?!”青狐覺得自己有些明知故問,因爲從徐飛攻入、瞄準自己、卻對自己的子彈視而不見的那一刻,他就明白了徐飛有多在乎這個武俏君!——不過他也實在更不明白,爲何武俏君不是他太太?!
“你不必知道!總之,這次我放你們走!但不等于下次我不會抓你!”
“哈,這句話,我喜歡!”青狐笑笑:“但我的條件還沒說完!”
“你還有什麽條件?!我全部答應你!”雖然作爲警察,徐飛明知不該這麽說,但此時此刻,他已經管不了許多!
“我從來不信任警察,所以口說無凴!我要一個人質作護身符!”
“那好,我做你的人質!”徐飛又是不假思索的說!
只是這次,聽到了N聲驚呼: “Daddy!”“徐飛!”“飛哥!”“徐Sir!”
青狐也愣怔住了,原本他只是想故意刁難一下……
而徐飛已經毫不猶疑的拿出手銬,把自己反銬住了!
“Daddy!”“徐飛!”“飛哥!”“徐Sir!”
如果武俏君曾經帶給自己震撼,青狐也不得不承認,現在徐飛也震撼住了他!也許,這就是“愛和勇氣”?!
大家也都被震撼住了……翔兒和阿俊眼淚已經有了淚水,而子山他們也驀然想起,眼前的畫面,似曾相識!那些飛虎隊的成員的心裏也滿是震撼和感動……因爲他們中的一些人,也都見識過現在躺在病床上的Miss武的愛和勇氣!
“徐Sir,你可不要後悔!”青狐說:“我一向對人質都不仁慈的……尤其是你,我想解決掉你很久了!”
“我知道!”徐飛的目光卻再沒有離開俏君,仿佛一生都未看夠:“但我絕對不會後悔!”就算要他再選一萬次,他還是會這麽選!就算有萬分之一生的希望,他都要留給俏君!不論是過去、現在還是已不敢奢求的將來,都是這樣!
青狐竟是一時語塞……不得不承認,自己真是遇上了兩顆克星!兩顆讓自己挫敗卻又讓自己震驚的克星!
頓了兩秒,青狐終于回過神來,開口說:“那好,徐Sir,你先走過來!”
徐飛沒有猶豫的走了過去,而祥兒和阿俊握槍的手心,竟已全是汗!
他們想賭,卻不知道這會不會是一場豪賭?!
因爲現在“青狐”的手還緊緊在電源開關上,如果他們開槍,難保他不會按下開關、切斷電源……而沒有人能保證他們開槍后會發生什麽事,能不能在兩分鐘之内把電源重新接上?!而現在已經將自己反銬的Daddy是否會毫髮無傷?!
而等Daddy在他手上之後,他們開槍,很有可能將Daddy推向絕境……誰都知道,“青狐”的槍法快、狠、准!
但如果不開槍,Daddy的處境就是可以想見的危急!
當Daddy向“青狐”走去,他們的心也在開槍不開槍之間掙扎!
實際上,子山他們也是!




而突然,監測儀器上一聲刺耳的尖叫打破了这寂靜!
徐飛的心跳漏了幾拍之後,終于看清儀器上的曲綫在不規則的跳動!
祥兒也是!
而青狐也愣怔了一下,手也不由自主的離開了電源開關,在那一瞬間,阿俊開槍了!
卻不想,還是被青狐閃避過了!然後閃電般的挾持住了近在眼前的徐飛、用槍指住了他的太陽穴!“別耍花招!”
大家不由得心驚!
而徐飛只是望住那不規則跳動的曲綫,心急如焚!絲毫沒感覺到自己的危險處境!
“立刻安排一輛車,讓我們走!別耍花樣,安裝什麽跟蹤儀器!”
面對目前的狀況,子山不得不立刻安排了一輛車,然後讓振球疏散周圍的人群,並安排好Ambulance待命!



當等在救護車上待命的沈岑看到徐飛被當作人質被挾持出來時,竟是無比心驚!
怎麽會這樣?!
他怎麽都想不通——怎麽會這樣?!



在兩個手下謹慎的check了車輛沒有被安裝跟蹤儀器之後,青狐挾持住徐飛上了車!
當挾持有徐飛的車絕塵而去,路邊一輛不起眼的車也緊緊跟了上去……



“江Sir?發生了什麽事?”沈岑急問走到身邊的子山!
“我現在沒空解釋!俏君的情況有反復,你快上去看看!”子山急切的說!
沈岑一聼這話,立刻帶了醫護人員往上沖!



“山哥,我已經安排人手跟蹤那輛車了……而交通部的兄弟也會密切留意這輛車的!”振球說。
子山點點頭,表情卻是掩飾不了的沉重!
實際上,大家都是這樣……




當盈兒她們趕到醫院,俏君還在手術室搶救……
而香姨他們也都已經趕來了……
只是大家臉上都是說不出的沉重!
“哥,是不是Mammy出了什麽事?!”大家還沒告訴她實情。
“沈Uncle正在救她……”
“有沈Uncle在,Mammy一定不會有事的!”盈兒還是很信任沈Uncle的水平的,而且都知道沈Uncle一定會盡全力的去救Mammy!然後環顧了一周,縂覺得少了點什麽,突然發覺:“哥,Daddy呢?!”
“Daddy他……”
看著哥哥眼中隱隱的淚水,和現在的氣氛,盈兒的心沉到了谷底:“Daddy他怎麽了?!”
而芝蘭和琪琪也是心驚!
“他被當作人質挾持了……”
“怎麽會這樣?!Daddy怎麽會在你們眼皮子底下被挾持?!”
“因爲青狐用Mammy來威脅,所以Daddy就答應了他做人質的條件……”
盈兒無語,淚卻流了下來,爲什麽自己“不僅僅要Mammy、還要Daddy,還要Mammy和Daddy在一起”這麽一個小小的簡單願望,竟然是這樣的難以實現?!
“盈兒,對不起!”阿俊真恨自己的槍法爲何不再准一點?!
“阿俊,都不是你的錯,你也都不想……是青狐實在閃得太快!”翔兒安慰道。



幾個小時后,沈岑一臉疲憊的走了出來……
“沈Uncle,我Mammy怎麽樣了?!”
“暫時已經脫離了危險……只是還會昏迷一段時間……還有……”沈岑不知道該如何說
“還有什麽?!”樓蓮香連忙問。
“因爲傷到了尾椎,所以……”
“所以什麽?”
“可能以後都……”
“都怎樣?!”
沈岑咬咬牙,終于說:“可能以後都不會再站起來!”
“怎麽會這樣?!”
沒有人可以回答……而每個人眼中的淚水都訴説了太多心痛和疑惑!



接下來的幾天,大家又開始為尋找徐飛而奮鬥!因爲在他們換了幾輛車之後,還是把青狐這條大魚跟丟了!只抓到了幾個死不開口的小儸儸!
而周光則是一問三不知!只說青狐幾個月前找他借一層樓面,並要求他的員工不上去打擾……因爲青狐曾經救過自己的女兒和太太,所以答應了……至於他用來做什麽,完全不知情!



一連幾天的無進展,讓大家都是心急如焚!
他們都不敢想象,徐飛落在他們手上,會受怎樣的折磨!
甚至,連他是否還活著都是一個問號!
因爲,Dark K向來都是出了名的有仇必報!



只是,周Sir這次也是全力支援他們尋找徐飛!



大家沉悶又悲痛的忙碌著!
每個人都誓要將青狐抓住!



而終于,通過鄭東成的打探,大家知道了青狐在西貢還有一個巢穴!只是問不出具體方位!




於是,子山他們立即組織地毯式排查、搜捕!



終于,三天后,大家在一個廢舊的倉庫裏發現了奄奄一息的徐飛!
當大家看到他,才真切體會到了什麽叫做“遍體鱗傷”、“體無完膚”!
“Daddy?Daddy!你醒醒啊!你怎麽樣了?!”翔兒和阿俊立刻抱起他!
而子山立即call救護車!
聼到翔兒和阿俊和阿俊的聲音,徐飛努力睜開眼睛,吃力的問:“你Mammy怎麽樣了?”
“Daddy,你放心!Mammy已經脫離了危險!”翔兒答著,淚卻流了下來。
徐飛笑了,只要俏君平安,讓他受再多苦都值得!
“Daddy,你要撐住啊!”
“我會的……但是……”
“但是什麽?!”阿俊立刻緊張的問!
“青狐今晚會偷渡離港!你們一定要去截住他!”這是在青狐他們以爲他昏迷時,徐飛聽到的!
於是徐飛吃力的詳細告訴了子山他們時間、地點。
“徐飛,你放心,我們一定不會讓他跑路的!但是,你都要答應我,你一定要撐下去!”看著傷得這樣重的徐飛,大家的心都好痛!
“我會的……爲了俏君和你們,我會的……”徐飛都明白,爲了讓俏君、孩子們還有這些患難與共的朋友不傷心,他必須撐下去!



當沈岑在急救室看到遍體鱗傷、已經昏迷了的徐飛時,心竟是很痛的顫抖了一下!
他當然已經知道了為什麽那天徐飛會變成了人質!
而這兩天俏君時而在昏迷中的呼喚“徐飛”,都已經讓他明白了自己的位置!
誰說愛上同一個人、就不能成爲朋友?!


根據徐飛的情報,子山他們終于成功的把青狐和Dark K的餘黨一網成擒……
在青狐被捕的那一刻,估到應該是徐飛給的情報!
但是,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麽會放過徐飛?又是否該後悔放過了徐飛?!




一個多星期之後,俏君終于醒返過來了!
這讓大家臉上終于重露了笑顔!
雖然知道不應該,但俏君的眼睛還是在搜索著徐飛的身影!
大家當然都明白她在搜尋什麽,於是盈兒笑問:“Mammy呀,你是不是在找Daddy啊?!”
俏君愣了愣:他們相認了嗎?那芊芊……
看著俏君的表情,婉蘭明白了她在顧慮什麽:“俏君,別再想太多……而且現在芊芊都不再是問題……”
“爲什麽?!”俏君根本不奢望芊芊會放手。
“因爲Mammy已經不在了……”阿俊說。
“不在了?!”
於是大家把她被挾持之後發生的事情一點點告訴了她……
“那徐飛現在怎麽樣了?!”聽到徐飛被折磨成這樣,俏君覺得自己的心好痛!
“放心,有我這個專家在,你的徐飛絕對不會有事的!”卻被走進來的沈岑接過話茬。
俏君笑笑:“沈岑,謝謝你救了我!”
“其實,該說是徐飛救了你才對……”
“也都謝謝你救了徐飛!”
“這是醫生的職責,更何況,你們都是我朋友!”
俏君愣了愣,釋然的笑了:“謝謝!”
沈岑也釋然的笑了笑:“我現在才明白,爲什麽你說我不是你的那杯茶,我現在承認,我的確不是你的那杯茶……你的那杯茶呢,應該兩天之後就可以喝了……”
“沈Uncle,你是說我Daddy兩天之後就會醒?!”盈兒忙問!
沈岑含笑點點頭……
大家的笑容更燦然了!




兩天后,徐飛終于在一陣熟悉的香氣中醒來……那種俏君特有的香氣……
而目光裏滿是愛意和心疼……
徐飛笑了:“爲什麽這樣看著我?”雖然二十多年都沒聯絡,但一切的感覺都是這樣的熟悉!於是徐飛準備伸手去撫摸俏君的臉,卻被俏君緊張的抓住:“別亂動!你的肩上的傷口都還沒完全愈合!”
“但我想……”
不等徐飛說完,俏君便俯下身去,將自己的臉放在徐飛手上:“我也想……”
徐飛突然覺得自己的心被幸福盛得滿滿的,緊緊擁住俏君,知道自己這一生都不會再放手!




盈兒和翔兒站在門外,看到這一幕,知道離自己那小小的簡單的願望實現的那一天不會太遠了!
竟是開心得熱淚盈眶!
只是……
如果Mammy知道自己站不起來不是暫時的,會怎樣?!
這是大家在Mammy醒后,唯一瞞住她的真相!
畢竟,心理專家也是人……

盈兒和翔兒陪住Mammy去復健去了,沈岑進來查房:“嗯,看來你的氣色不錯!”
“或者該說你的手藝不錯吧?!”
“嗯,我對這一點,一向很自信!”
徐飛笑笑:“謝謝你!”
“嗯,要謝我的話,我的要求很高的,只有喜酒才接受!”
“沒問題!”徐飛笑得很燦爛。
看著徐飛一臉燦爛的笑容,沈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該現在說。
徐飛注意到了沈岑似乎有些慾說還休,於是問:“沈岑,是不是有什麽事?”
沈岑想想,面色嚴峻的點點頭:“徐飛,有件事我們一直瞞住俏君在,但我想,你需要知道!”
聼沈岑這麽說,徐飛立即緊張起來:“什麽事?!”
“俏君傷到了尾椎,所以可能……”
“所以可能什麽?!”
“所以可能再也站不起來了!”
徐飛霎時呆住,眼淚卻流了出來……
他真的不知道怎麽樣讓俏君接受這個事實!剛才俏君還說會努力快快康復!
他也真的好害怕,俏君會因爲這,不願拖累他而離開他!
雖然,他絕對不會認爲這會是拖累!
“徐飛?”
“沈岑,繼續瞞住俏君好嗎?至少,她現在都還抱著一個康復的希望!”
沈岑點點頭:“我們都不會說的……所以我才給她安排對她其實並無意義的復健……但是俏君很聰明,你不可能瞞她一輩子!”
“但不要這麽快打破他這個希望好嗎?如果到了瞞不住的時候,我會給她解釋的!”
“那好吧……俏君不是你想象中的那般堅強……”
“我明白……”


一個星期后,徐飛和俏君終于出院了……
商量后,大家決定讓他們搬到那閒Dream House,而翔兒、香姨和子山他們已經把屋子打掃的乾乾淨淨!
每個人都是開心的,卻又都有一絲隱憂……大家不知道如果有一天俏君知道了自己再不能站起的真相會怎麽樣?!



車到了樓下,俏君不禁為自己現在的腿腳不便有些覺得抱歉……實際上,剛才上車時她就覺得自己讓大家手忙腳亂了好一陣!
徐飛看出了這一種愧疚,心下更有些不安,但還是若無其事的笑著說:“來,俏君,我抱你下車!”
“你的傷都剛好……”
“沒事!”徐飛不由分説的輕輕抱起她,而他的話語和笑容讓俏君覺得好溫暖:“你知不知道,抱住你,我就覺得抱住了幸福,我都好想一生都這樣抱住!”
“你幾時變得這麽口甜嘴滑的啊?”俏君好玩得挪娛他。
“這不是口甜嘴滑,這些都是真心話!”徐飛認真的糾正!
看著徐飛那一臉認真,俏君笑得更燦爛了,覺得了幸福!
只是多麽希望自己能快些康復,然後和從前一樣,可以和徐飛手挽手的在海邊漫步!



翔兒和盈兒其實已經調好輪椅很久了,但看著Daddy、Mammy,竟是不忍心打擾!



當俏君發現大家為她和徐飛準備的是一閒房時,臉竟然有些微微發燙,徐飛也看到了那一層美麗的紅暈,於是蹲下身來,好玩的看著她。
“你怎麽這麽看著我?”
“因爲你很漂亮!”
“沒正經!”
“你知不知道,我對你一直都很認真!”
俏君卻愣了愣,驀然想起那一句“一輩子認認真真!”
徐飛明白了她想起了什麽,於是握住了她的手,單膝跪下,認真的說:“俏君,嫁給我好不好?!我真的想,這一輩子、下一輩子、下下輩子都可以牽你的手,一起到老,無論富貴、貧窮、健康、疾苦……”
俏君沒想到徐飛這麽突然的就向自己求婚了!眼裏竟是閃動著幸福的淚光……
而這一番説話,被正好從門外路過的盈兒和阿俊聽到,所以一下子所有人都湧到了門外……
看著Mammy久久不答話,盈兒急急的說:“Say yes!Say yes!”
於是很快變成了一片“Say yes”的聲音!
看著一臉期待的徐飛,俏君笑著點了點頭……
雖然沒有鮮花和戒指,但俏君知道自己是愛他的,而徐飛也是愛她的,就足夠了!



於是一片震天的歡呼聲響起,而徐飛更是開心的把俏君抱起來旋了幾個圈!




於是這個歡迎Party立刻變成了一個慶祝Party!
香姨、婉蘭、盈兒還有芝蘭、琪琪開始湊在一起選日子……
“表姨啊,你們不必這麽誇張吧!而且,我都不想太鋪張!”
“要的!要的!馬虎不得!”大家卻不這麽想——的確,這個婚禮每個人都期待得太久了!
徐飛走過來,擁住俏君:“你就由著她們吧!這是眾望所歸!”
聼徐飛這麽說,俏君只得由著她們了……



而翔兒也正式宣佈已經調職到香港的Interpol……
這是他知道徐飛是自己Daddy之後便開始著手辦的事,而前天,正式得到了批准,拿到了調令!




晚上,躺在徐飛的懷抱,俏君覺得好溫暖、好幸福!
其實,這樣,之餘她,就已經足夠……
“徐飛?”
“嗯?”徐飛此刻的心也被幸福填得滿滿的。
“其實,我們都已經年到中年了,不必要再追求一個排場的婚禮了吧?能夠擁著你,我就已經覺得好滿足!”
徐飛把俏君摟得更緊了些:“俏君,我曾經應承過你,一定要給你一個夢想中的婚禮,一定要讓你做這個世界上最美麗幸福的新娘……我很抱歉,這句諾言二十多年后才實現……但無論如何,我一定會為你實現!”
“徐飛……”俏君突然好感動……
看著懷裏的俏君,徐飛深深的溫柔的吻住了她的唇……



第二天,徐飛給了俏君更多的驚喜!
一枚和從前一樣一模一樣的珍藏版戒指!
看著那枚戒指,俏君驚喜的問:“徐飛,你怎麽得到的?!你知不知道我曾經跑遍了整個香港都沒找到!有一次在London時在櫥窗裏看到過一次,但因爲已經關門了,所以決定第二天一大早去買,結果第二天上午去,卻被告知已經被買走了!”
“是不是盈兒和翔兒六嵗那年的六月?!在Regent Street上的一個珠寶店?”
“你怎麽知道?!”俏君大奇,繼而恍然……
“因爲這枚戒指就是被我買來了!”徐飛笑笑:“你知不知道當時我多開心,以爲再找到這枚戒指就會再見到你!……不過那時在飛機上遇到盈兒和翔兒算不算也是實現了願望呢?……不過,無論如何,總算讓我盼到了這一天,可以為你戴上這枚戒指!”說著,徐飛便為俏君戴上了戒指,大小剛剛好!
看著俏君幸福的笑靨,徐飛覺得好滿足:“我還有一個驚喜給你!”
“什麽啊?!”
“你猜!”
俏君眼睛滴溜溜的望著徐飛手中的那個盒子,卻猜不到是什麽:“給我掂掂可以吧?”
徐飛笑著把盒子遞給她。
俏君搖搖盒子,裏面是一些小紙片?小紙片?!什麽樣的小紙片會有驚喜?!
“猜不到吧?!”徐飛得意的笑著。
俏君不服氣的看著他。
徐飛不再逗她,打開了盒子!
在盒子打開的一霎那,俏君真的是滿臉驚喜!
“你去取了這些照片?!”
映入眼簾的,是保存完好的、以前他們準備結婚時照的結婚照!
只是在他們還沒來得及去取時,芊芊便回來了……
“嗯……那天去看時,覺得每一張都好好,所以加錢把所有的照片和底片都取了回來……”徐飛說著,只是沒說他那天去取照片時是多麽的悲傷和落寞……
看著一張張照片中年輕的自己和徐飛,俏君的眼裏淚光閃動……
“俏君?”
俏君笑笑:“這真的是一個驚喜!……只是,這照片你是怎麽能保存這麽完好的?”
“這要歸功於銀行的保險箱,乾爽、恆溫……”徐飛當然是不敢把這枚戒指和這些照片放在家裏的……只是沒說,每隔一段時間,他都會去小心翼翼的去整理一下這些照片……
“看來,我們這次都不必重新去照結婚照了!”俏君說。
“誰說的?!這次的結婚照也是不能漏的!”徐飛立刻說。
“可是……”
“你在我的心目中一直都是那麽漂亮……”


晚上,當盈兒、翔兒和阿俊回來看到那枚戒指和那些照片時,引來了一串串驚嘆!
看著這些孩子,徐飛和俏君笑得很溫柔……



入夜,阿俊準備回雄哥的那閒房子,卻被俏君叫住:“阿俊,其實你有沒有想過搬過來和我們一起住?反正我們現在還有一閒屋子空著……這樣比較熱鬧,也都比較好照應……”
“我可以嗎?”阿俊有些不確定。
“當然可以!”俏君溫和的笑著。
“是啊,阿俊,你就幫過來和我們一起住吧!”徐飛也說。
阿俊點點頭。或者這是他這些天希望的卻又不敢奢望的……
“太好了!那阿俊,這個周末,我們去幫你搬東西!”翔兒立刻說。
“我也去!”盈兒立刻不甘示落!
俏君笑笑:“那好,這個周末你們就和Daddy去幫阿俊搬家,我留在家裏幫阿俊整理屋子,然後給你們做吃的!”
阿俊覺得好溫暖!也許,這就是傢的溫暖?




香姨她們很快選好了日子,就在下個月初。
俏君卻有些遲疑……
雖然最近很積極的去做復健,但自己的腿還是一點起色都沒有,也都沒有一點感覺!
俏君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心太急……




徐飛從浴室出來,卻看見俏君坐在輪椅上看著窗外發呆,於是蹲在她面前:“俏君,怎麽了?”
“徐飛……我想把我們的婚期延後……”
“爲什麽?!”徐飛立刻握住俏君的手,緊張的問。
“因爲,我不想坐著輪椅舉行婚禮……也都不想坐著輪椅去拍婚紗照……”
俏君的這句話,讓徐飛心驚!“可是俏君,我不介意!”
“可我介意!我想做你最完美的新娘!”
“俏君……”
“徐飛,答應我,把婚禮延期幾個月吧……以我目前的狀況,下個月初真的不大可能恢復!雖然我很努力的復健,但我的腿還是一點起色都沒有,也都沒有一點感覺!但我答應你,我一定會去很努力很努力的復健,儘快讓自己好返!做你的新娘!”
徐飛一時不知道該怎麽說……延期幾個月本不是大問題……但是,幾個月后,俏君就很可能知道了自己不能再站起的真相……而剛才俏君的話語,讓他心痛、心慌!
看著徐飛複雜的表情,俏君輕聲說:“徐飛……對不起……”
徐飛更握緊了些她的手:“不,俏君,你沒有對不起我,從來都沒有對不起我!……應該是我說對不起才對……”
“徐飛……”
徐飛看住俏君的眼睛:“俏君,我想讓你明白,無論你是健康的還是坐在輪椅上,在我心目中,你都會是這世界上最完美的新娘,我想,在孩子們眼中、還有香姨、婉蘭、子山他們眼中,你都會是……”
“徐飛……我明白……可是我還是希望健健康康的做你的新娘……”
“俏君……那好吧……”徐飛想想,不忍心這麽快打破俏君那重新站起來的希望……
“謝謝你,徐飛!”
徐飛笑笑:“夜了,別再想太多,睡覺吧!”說著,便溫柔的把俏君抱到床上,替她蓋好被子。但俏君卻故意把眼睛睜得大大的看著他。
“怎麽啦,還不睡?”
“我小時候呢,有個習慣,就是要抱著一只大黑熊佈偶才睡得著……”俏君鬼鬼的笑著說。
徐飛一時反應不過來,以前怎麽沒聼她說過?心想……但還是說:“那我現在去給你買……”邊說邊琢磨現在哪兒可以買到大黑熊佈偶?!
俏君卻拉住他:“這個就不錯!”
徐飛恍然大悟,飛身撲上床:“好啊!居然說我是大黑熊?!”
俏君好玩的說:“本來就是嘛!你這麽黑!”
俏君還想說些什麽,唇卻已被徐飛的唇牢牢封住……




第二天,徐飛就對香姨她們說了俏君的想法,大家心下也都更加惶恐俏君知道真相之後的反應……
“徐飛,不如現在就對她說出真相吧!”武元強說。
“可是我不想這麽快打破她這個希望……”
“可是也許希望越大、失望也會越大啊!”
“但是……”也許這句話也有道理,但徐飛實在不忍心……
“盈兒,不如你這個心理專家去說?”香姨提議。
盈兒卻沒敢應承:“可是突然知道自己再也不能站起來,任誰都是很難接受的啊!Mammy雖然是個很出色的心理專家,但也都是一個普通人啊!同樣會很難接受啊!而我雖然也是學心理的,但現在面對的是自己的Mammy,也都根本保證不了客觀、冷靜、中立啊!”
“表姨、Daddy,還是讓我來説吧……我會找機會的……”
武元強和香姨只得點點頭。

接下來的兩個月裏,徐飛風雨無阻的陪俏君去復健,看著如此努力的俏君,真相始終難以啓齒!
於是,徐飛只是很投入、很細心的陪她一起做各種復健運動……
而每次當俏君很努力的嘗試站起而都不成功之後的那失望的表情,徐飛的心都好痛!
終于,再又一次嘗試站起卻不成功之後,俏君哭了。
徐飛趕緊緊緊摟住她:“俏君,別這樣!”
“徐飛,我是不是很沒用?!我是不是再也站不起來了?!”
“俏君,不是的,不是的!”徐飛不知道爲何還是把真相說不出口。
“可是爲什麽都三個月了,還是一點起色都沒有?!”
“俏君,別這樣,不管怎樣,我都會在你身邊,就算你再也站不起來,我都會一直陪著你……我可以做你的雙腿!”
聼徐飛這麽說,俏君的心沉了沉,輕輕推開徐飛,看著徐飛的眼睛說:“徐飛,看著我的眼睛,告訴我,我是不是真的再也站不起來了?!”
徐飛卻沒有勇氣對接這眼神。
俏君卻已經恍然明白了些什麽,卻沒有激動,反而入定般呆住!
“俏君?俏君!求求你,別這樣!……沈岑說,因爲你傷到了尾椎,所以……”徐飛終于還是沒能說下去。
“你一直都知道的,是不是?!”
徐飛只有點點頭。
“那你爲什麽還要娶我?因爲愧疚是不是?”俏君強忍眼淚說:“其實你都不必愧疚的……一切都是我心甘情願的選的……所以你都不必娶我的……”
徐飛最害怕的事終于還是發生了,緊緊摟住俏君,仿佛害怕一放手,俏君就會溜走般:“俏君,不是這樣的,事實不是這樣的!我娶你,是因爲我真的愛你!不管你是健康的還是再也站不起來,都不會影響我娶你的決心!我真的只想這一生、下一世、生生世世都可以牽著你的手、擁著你、抱著你、吻著你!”
“我想,這話,你都曾對芊芊說過吧?”俏君卻流著淚説,不知爲何,她突然覺得現在站不起來的自己就像當初的芊芊:“算了,徐飛,算了吧……”
“俏君,不要,不要說算了,我不要和你算了……”徐飛把俏君摟得更緊,淚已決隄,心已碎!
俏君又何嘗不心痛!她其實也明白,或許這樣對徐飛,對他很不公平,而自己也有些無理取鬧,但是她或許可以嘗試讓自己接受這個真相,卻無法面對自己再也不會是完美的新娘,無法面對自己將會成爲徐飛的負累……
“徐飛,告訴我,如果芊芊沒有死,你會選我嗎?”
“俏君……不要這樣子……”
“徐飛,告訴我!”
徐飛無語……也許當初選擇芊芊便是犯了這生最大的一個錯誤……但是,如果現在芊芊還活著的話,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會怎麽選,縱然他一直都知道自己愛的,是俏君……
“俏君……”
“夠了,徐飛,你的無法回答就已經説明了一切……我想回家……”
徐飛卻還是緊緊把俏君抱著。
“徐飛……我想回家……”

而沈岑站在遠處,看到这一幕,竟也是心酸、心痛……
他明白自己還是愛俏君的,所以又留在了香港……
但是,這三個月來,他也是如此深刻的體會了徐飛和俏君之間的愛……而俏君臉上幸福的笑容,是他以前從來沒有見過的……
也許因爲太愛、太在乎,所以反而變得寬容……
他覺得自己應該做些什麽……
他不想俏君錯失幸福……




徐飛小心翼翼的把俏君抱上車,然後收好輪椅,朝Dream House開去。
“徐飛……我是說,我想回家……”
徐飛終于聼明了這話裏的含義,不由自主地急刹車!看著她……
“俏君……”
“徐飛,送我回家吧,我想靜一靜……”
徐飛只得緩慢的啓動汽車,慢慢的朝香姨傢開去。
當在香姨傢樓下,看著俏君緩緩取下那枚戒指,交還給他,徐飛只覺得了窒息!




當香姨和武元強看到眼睛紅紅的徐飛把眼睛同樣紅紅的俏君送回來,無奈的嘆了口氣。
俏君打了一聲招呼之後,徑直回了自己房間。
“表姨、Daddy,她都已經知道了……說想靜一靜……”
“我們知道了……徐飛,我想她現在都不想見你……你先回去吧,我們會勸勸她的……”
“謝謝,表姨、Daddy,那我先回去了……等會我會讓盈兒和翔兒來看看她。”
香姨和武元強點點頭。




盈兒和翔兒自是一放工就趕回了表姨婆家。
而當阿俊回家看到一臉悲傷的Daddy時,心也好痛!
雖然他和俏君Auntie相處的時間並不長,但他卻已經明白Daddy爲何把她放在心裏放了二十多年……而這三個月來,Daddy發自内心的快樂是如此有感染力……而盈兒和翔兒,也都覺得俏君Auntie是這樣……而俏君Auntie,也都讓他感覺到了渴求已久的母愛……
阿俊覺得自己應該做些什麽……




這一夜,徐飛無眠。



第二天,看到一臉疲憊的走進警察總部大樓時,大家都嚇了一跳!
“徐飛……”子山趁空檔來到徐飛辦公室:“你還好吧?”
“很不好……”面對這個出生入死這麽多年的兄弟,徐飛不需要隱瞞些什麽。
“我想俏君都只是一時接受不了,等她想通了,會好的……”
“是我做錯了……是我以前傷她太深……”
“徐飛……”
“也許我真的不值得原諒?也許她不再相信我的愛、不肯再嫁給我是對我的懲罰?”
“徐飛……你放棄了嗎?”
徐飛卻搖搖頭:“不論她是否願意再嫁給我,我都會一樣愛她,我都會呵護她一生一世……”
子山無語,所有安慰的話,都是顯得如此蒼白……



“沈岑?你怎麽來了?”
“我來看看俏君……”
“你怎麽知道她在這?”
“盈兒告訴我的。”
“這樣啊……你來得正好,去勸勸她吧……”
沈岑點點頭。
“如果你是來勸我的,就還是什麽都別説了吧!”看到沈岑,俏君淡淡的說,很明顯,她也是一夜無眠。
其實在那夜阿俊錯認她是Mammy的那一刻,她都已經相信徐飛愛的是她,否則,那天,她不會有勇氣答應徐飛的求婚……她也明白,這樣的悔婚,一定傷徐飛很深……但是,她真的無法接受一個不完美的自己陪在徐飛身邊,成爲他的負累……所以,她必須找一個並不高明的藉口……
“我不是來勸你的,我是來給你看一些東西的……”
“看一些東西?”這個來意倒是讓俏君困惑:“什麽東西?!”
“這些……”沈岑說著,便把手中的一個文件袋遞個她。
俏君疑惑的打開,當看清那些照片時,心仿佛被重錘了一下!
竟是一張張血肉模糊的照片!
“這是什麽?!”
“這是我們這次在搶救徐飛時、爲了研究病情拍攝的照片!”
俏君只覺得自己的心好痛、好痛……畢竟,她只是聽説徐飛傷得很重而已,大家也都沒詳細形容,而當她看到徐飛時,他身上的傷口已經大部分結痂……從來沒有想象到竟然會是傷得這麽嚴重和觸目驚心……
看著俏君顫抖的雙手和流下的淚水,沈岑繼續說:“我不是一個輕易服輸的人,但我這次輸得心服口服……輸在了你們的愛情裏……聼江Sir他們說,為了阻止青狐切斷維持你生命的醫療器械的電源,他是那麽義無反顧的把自己變成人質……而且,聼他們說,這都不是第一次,我想這你比誰都明白……而從江Sir他們那麽擔憂的表情來看,我想徐飛都很明白被他們挾持走之後會面對些什麽,但我那時從他臉上看到的卻是無畏和無悔……我不知道昨天你口中的芊芊是誰,但這三個月來,我看得很清楚,徐飛是真的愛你的,而且是很愛你……而我也都從臉上的笑容明瞭了只有他才能給你幸福……所以,我真的認輸……但是你到底在懷疑什麽?爲什麽不肯信任徐飛對你的愛?”
良久,俏君終于開口說:“或者我真的不該懷疑……又或者該說,我已經並不懷疑才對……否則我都不會答應他的求婚……只是,我真的不想成爲他的負累……”
沈岑嘆了一口氣:“如果說到負累,你們都彼此負累了很多次,如果這些算是負累的話……否則,你都不會一個人獨自在英國帶著孩子呆二十多年,你都也不會再也站不起來,徐飛也不會受這麽嚴重的傷……但是,你有後悔過嗎?”
俏君搖了搖頭。
“你覺得這是負累嗎?”
俏君又搖了搖頭。
“那你爲什麽要那麽堅持的以爲,徐飛會認爲你是負累呢?!”
俏君無語。
“你都是心理專家,你再換位思考一下:如果現在再不能站起的是徐飛,而他怕成爲你的負累而拒絕你的愛,你會怎樣的傷心?”
沉默良久,俏君終于說:“沈岑,謝謝……”
“我只是希望你幸福……而且,俏君,醫學無絕對,或者,我都不該這麽早給你下判斷……你不是說,凴著愛和勇氣嗎?也許凴著愛和勇氣,會有奇跡也説不定……”
“謝謝……”
“我走了,你自己再好好想想……”


沈岑走了之後,俏君緊緊抱著那一堆照片坐了很久很久,也想了許多許多……
直到阿俊他們過來。



“俏君Auntie?”
“阿俊?”俏君回過神來,笑笑,示意他找位置坐下。
“俏君Auntie,我是來説對不起的。”
“對不起?爲什麽?”
“替我Mammy……也許不是因爲我Mammy,你和Daddy、還有翔仔、盈兒都會生活得很幸福、很快樂……”
“阿俊……別這麽說……我沒怨過你Mammy……”
“但卻讓您對Daddy有了一個解不開的心結……”
“阿俊……”
“俏君Auntie,聼我說……相信我,Daddy對您的感情是和對Mammy不一樣的……很難去苛責當初您們各自的決定,但對旁觀者而言,或者說對我們而言,真的是一個錯誤的決定,Daddy因爲責任,您因爲寬容善良,Mammy因爲執拗……俏君Auntie,我不知道這些年來,您是否真的過得快樂滿足,我只知道,Daddy不快樂,常常會一個人拿著咖啡蛋糕和檸蜜在海邊發呆,原來不知道原因,現在知道了,而晚上,也都常常會在照顧Mammy睡下后,藉口去書房忙工作,而對Mammy的照顧,總是那麽過分的客氣和小心翼翼……Mammy也都不是真的快樂……而我,每個人都可簡單擁有的母愛成了一種奢望,否則那夜我都不會錯認您成爲我的親生Mammy……在Daddy知道您出事后,那種哀傷和焦灼,在爲了阻止青狐切斷電源,那麽毫不猶疑的把自己變成人質,我才明白,原來愛可以這樣刻骨和無悔!還有無畏——每個人都清楚,被青狐捉去意味著什麽,尤其Daddy曾搗毀過他的幾個大買賣……而這次青狐反常的沒殺他,已經算是萬幸!”
阿俊的話,讓俏君不由得有抱緊了些懷裏的照片。
“我想您都是這樣愛Daddy的,否則都不會受傷,都不會再也站不起來……而這三個月來,我看到了Daddy從未有過的快樂、輕鬆和幸福……這種發自内心的快樂、輕鬆和幸福,甚至感染了我們每一個人,包括江Uncle、韓Uncle、芝蘭Auntie他們……而昨天,我卻看到了從來沒有過的如此悲傷和自責的Daddy……所以,俏君Auntie,相信我,Daddy對您的感情是對Mammy不一樣的,Daddy是真的愛您的,我想不論您是健康的還是再也站不起來,Daddy都是因爲愛你才娶您的……我想,每個人都知道,Daddy娶您和娶Mammy的原因、心情都是不一樣的……昨天,Daddy說,您問他,如果Mammy還在,會不會選您,他無法回答,讓您把他對您的愛徹底否決……但這個問題,我可以回答,如果Mammy還在,Daddy還是不會離開Mammy,您也都不會忍心讓Daddy離開Mammy,因爲Daddy還是那麽有責任感,您也都還是那麽寬容善良,但是,這都不是Daddy是否愛您的證據,因爲這個決定本身,就無關愛情……但既然Mammy的離去讓這個結徹底解開、讓您和Daddy之間已無障礙,爲什麽還要讓這個困住您們這麽多年的結繼續困住您們呢?!”
“阿俊……”
“俏君Auntie,相信我,Daddy是真的愛您……”
“阿俊,謝謝你……你讓我再想一想……”
“那好,我先去幫盈兒和香姨婆他們了……”



大家沉默的吃過晚飯,因爲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麽……



看看時間不早了,盈兒說:“表姨婆、外公,我們先回去了,明天再來。”
雖然她很想留下來陪陪Mammy,但又不放心Daddy,所以還是決定回去。
“那好吧!”香姨嘆口氣。
卻聼俏君突然說:“盈兒,等等我。”
盈兒以爲自己聼錯了:“Mammy,您說什麽?!”
俏君笑笑:“我說,等等我,換衫……還有,翔兒,今天要讓你把Mammy抱下樓了!”
大家簡直是喜出望外:“Mammy,你肯回家了?!”
俏君笑著點點頭。
“Mammy,我去幫你換衫!”
“不用了,換衫,Mammy自己還搞得定!”



盈兒想立刻打電話告訴Daddy,卻被阿俊攔下:“給Daddy個驚喜!”




但俏君他們回到傢時,整個屋子都是黑的。茶几上是幾個東倒西歪、已經空了的啤酒罐。
於是俏君推著輪椅朝她和徐飛的房間走去。
推開門,卻看見徐飛坐在床上,蜷縮著,把頭緊緊埋在她的枕頭裏,而雙肩在不停顫抖,伴隨著的,是低泣……
俏君突然明白自己昨天的悔婚一定傷徐飛很深、很深,覺得心好痛,又覺得自己是這樣的不可原諒!
也許,沈岑說的對,她和徐飛之間,很難再去説誰負累了誰,因爲愛本身就讓他們兩人已經難分彼此!
於是輕輕將輪椅推到床邊,伸手撫住徐飛的頭髮,哽咽著說:“徐飛……”
聽到這聲呼喚,徐飛的身子猛得震了震,擡起頭,想確認這是不是自己的幻覺,卻看到了俏君的淚眼,立刻緊緊抓住她的手放在自己臉上:“俏君!”
“徐飛……對不起……我回來了……”
“你肯回來?”徐飛不確定是不是自己聼錯了,或者是幻覺?於是狠掐了一下自己,很疼,真的不是幻覺!
“徐飛,你做什麽?!”俏君連忙拉住他的手,心痛的揉了揉那已經被掐紅的地方。
“我想確定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你不是在做夢,我是真的回來了……”
“你是說,你肯再嫁給我?”
“如果你肯原諒我昨天的無理取鬧的話……”
“你哪有……是我不對,是我傷你太深……”
俏君笑了:“我想,還是把抱歉、對不起之類的字眼從我們之間的字典裏刪除吧……”
看到俏君笑了,徐飛也笑了,連忙從上衣口袋裏拿出戒指,又不是很確定的問:“俏君,你真的確定你願意嫁給我?”
“我確定、我願意!”
於是徐飛幾乎是欣喜若狂的為俏君戴上戒指:“答應我,不要再取下它了……”
“這個……我不能答應你……”
“俏君?”徐飛又是大驚,躲在門外偷聽的三個人也是……
俏君好玩的笑笑:“我是說,做家務、洗澡、睡覺時縂要取下它吧……不過我答應你,這一生,我都只會要這一枚戒指,也都不會再把它交還給你……”
徐飛終于釋然的笑了:“那麽,家務我來做,洗澡我幫你,睡覺時就拜托你也戴著,你就不要再取下來了好不好?”
俏君什麽也沒說,只是緊緊擁住了徐飛,於是徐飛也緊緊的擁住了她……
千言萬語,都融化在了這個擁抱裏……




而門外的三個人,翔兒、盈兒和阿俊,彼此做了一個勝利的手勢!


一個月后,春光明媚的一天,徐飛和俏君的婚禮終于如期舉行了。
看著一身潔白嫁衣的俏君緩緩被武元強推著過來,徐飛覺得了從未有過的幸福,而當從武元強手中接過俏君的手時,徐飛明白,從此握住了一生的幸福!
“Fei Tsui, this woman whom you hold by the hand is to be your wife. She has given you one of the most sacred things under heaven: a woman';s life, and a woman';s love. You may bring her great joy or cause her deep sorrow. It is not what you bring her in a material way that will make true happiness--riches without love are nothing. The gift without the giver is bare. The practice of those virtues as husband that you have shown as lover, will keep her heart won to your heart. Do you vow here, as you have promised Quin Mo Chiu-Kwan that you will be true and loyal, patient in sickness, comforting in sorrow, and forsaking all others, keep yourself only unto her, so long as you both shall live? ”
“I do!”
“Quin Mo Chiu-Kwan, this man whom you hold by the hand is to be your husband. Upon your life, your love, and your devotion he will lean for strength and inspiration. He is going to look to you for encouragement, for cheerfulness, and for confidence. No matter what the world may say or think, people may forget him, lose confidence in him, or turn their backs upon him, but you must not. May your life and love be the inspiration that will constantly lead him to greater dependence upon our Lord. Do you vow here, as you have promised Fei Tsui that you will be loyal in adversity, ministering to him in affliction, comforting him in sorrow, and forsaking all others, keeping yourself only unto him so long as you both shall live? ”
“I do!”
“Now you may exchange the ring to each other!”
徐飛把那枚珍藏版的戒指輕輕套上的俏君的無名指,而俏君也將她精心挑選的戒指套在了徐飛的無名指……然後兩雙手緊緊握在了一起……

然後牧師笑著對徐飛說:“You may kiss your bride!”
於是徐飛溫柔深情的吻著了俏君,他今生的新娘,他心中唯一的妻子!
“Now I represented Mr. and Mrs. Tsui! ”
於是一片歡呼聲響起!
坐的最近的盈兒、翔兒、阿俊他們立刻圍上去,拖住Daddy、Mammy的手,一陣唧唧喳喳……
芝蘭也立刻上前來握住俏君的手:“恭喜你啊!徐太太!”
“謝謝!”
“其實,我說叫‘大嫂’更親切!M……uhm……徐太太,你說是不是啊?!”
“是啊!”
“那我們以後就叫你‘大嫂’了啊!”
俏君笑著點點頭。
徐飛則笑站在一旁,雙手輕輕扶著俏君的肩。
“飛哥,姐姐,恭喜你們!”阿傑牽住素玉走過來。
“徐飛,俏君,恭喜你們!”子山也走過來,由衷的說,而婉蘭挽著他的老公走了過來:“徐飛、俏君,恭喜你們!”
沈岑也走過來:“我終于等到了這杯喜酒!”
徐飛笑笑:“謝謝你!”
正說著,卻傳來了添海他們的聲音:“飛哥、大嫂,照相啦!”
於是徐飛笑著推著俏君走過去……



三年后,一個平常的黃昏。
如平常一般彌漫著溫馨。
“老婆大人,今天晚上有什麽好吃的?”聞著菜香,徐飛忍不住到廚房裏“搗亂”。
“你猜猜!”
徐飛嗅了嗅:“嗯,肯定有我最愛的牛蒡豬骨湯,還有五香薰魚、四喜丸子……”
俏君好玩的看看他:“我說你的鼻子真是越來越靈了!”
徐飛笑著從背後擁住她:“誰讓老婆大人的廚藝越來越好呢?!”
俏君笑笑:“好了,別閙了,否則等會盈兒他們那群小饞貓回來就沒得吃了……”
“可我偏喜歡!”
“那等會盈兒投訴,你可負全責哦!”
“嗯,我就喜歡被盈兒投訴!”對徐飛而言,盈兒的投訴是天底下最可愛的投訴啦!
而就在前幾個月,經常收到她投訴、常常被她“折騰”得夠嗆的阿俊也終于抱得美人歸,如願娶到了盈兒……
俏君無奈的笑笑,便由著徐飛這麽擁住了。
實際上,她也都很喜歡這樣被徐飛擁著!
“俏君,最近都在忙案子,都沒時間陪你!對不起啊!”
“工作重要嘛!只是你工作時小心一點就好了!而且,我最近都在幫PTS培訓一批談判專家,又在寫一篇論文,也都很忙!”
“那等會我們去散散步吧!”
“好啊!”俏君開心的回應:“我還要去看場電影,還要吃爆米花,還要……”
“嗯,一切都聼老婆大人的!”
正說著,阿俊牽著盈兒回來了:“Daddy、Mammy,我們回來啦!”
“嗯,阿俊,飯菜馬上就好!你們先擺桌子吧!”
“好的,Mammy!”阿俊應著,然後轉身對盈兒說:“盈兒啊,如果你累的話,就先歇一會吧!”
盈兒笑著看著阿俊,覺得好幸福,心裏卻在思索著怎麽給他這個驚喜……
而這時,翔兒也都回來了,看到盈兒坐在沙發上看雜誌,而阿俊則在忙著擺桌子,很是無奈的搖搖頭:“唉,阿俊啊,你都把盈兒寵壞了!”
盈兒調皮的笑著說:“哥,等你娶了老婆,也會這樣的!是不是啊,阿俊?”
“嗯,翔仔,說句實話,我真的很同意盈兒的説法!因爲我也覺得你都很有當好老公的潛質!”
翔兒做了一個受不了昏倒的動作,便去搶盈兒的雜誌看,盈兒卻護住雜誌:“你忍心讓阿俊一個人擺桌子嗎?!”
翔兒又好氣又好笑:“你都忍心的……”
“我現在有特權!”
“你有什麽特權啊?!”翔兒好奇。
“現在不告訴你,你先去幫阿俊擺桌子!”
翔兒輕輕敲敲盈兒的頭,然後過去幫阿俊。
廚房裏的徐飛和俏君聽到這三個活寶的對話,不由得笑了。
“好了,飯菜都好了,準備吃飯了!”徐飛開始幫俏君把飯菜往外端。
於是盈兒也開始幫忙。
“小饞貓加小嬾貓終于也出動了!”翔兒笑著挪娛,卻收到一個調皮的鬼臉,於是嘆了一口氣:“阿俊啊,我看也只有你才受得了她!”
阿俊卻是一臉甘之如飴的表情。
大家都坐定之後,盈兒卻干咳了兩聲。
“盈兒,怎麽啦?”阿俊忙問。
“一般這種情況下,她就是要發表什麽評論……”翔兒插嘴。
“我有一件事情要宣佈!”
“什麽事,盈兒?怎麽我都不知道?”阿俊問。
“我都是今天才知道的嘛!”
“那是什麽事情呢?”俏君也好玩的問。
“就是我和大家都要升級啦!”
“都要升級了?”徐飛不解。
“我是說我要升級做媽媽了,阿俊要升級做爸爸啦!Mammy要升級做外婆啦,Daddy要升級做外公啦,哥哥也要升級做舅舅啦!”盈兒連珠炮似的繞口令般說完,卻看見大家都是一臉驚詫,還沒回過神來……
半秒鐘后,阿俊首先反應過來,一下子抱著盈兒,欣喜若狂的問:“盈兒,你是說你有BB了?我就要做Daddy啦?!”
盈兒笑著點點頭。
“哇!太好了!”
“是啊,盈兒,幾個月啦?”俏君也很是開心。
“兩個多月!”
“就是説再過六個多月我就要做Daddy啦?!”
看著激動得手足無措的阿俊,盈兒好玩的說:“答對啦!”
“是啦,是啦,看在小外甥的面上,你真的有特權啦!”翔兒終于明白了盈兒有什麽特權:“過幾天,我和阿俊就去收拾收拾你原來的房間……不過說句實話,那本身就是一閒兒童房嘛!”
盈兒又對哥哥做了一個鬼臉,以示回答。
“唉,就要做媽媽的人了,還這樣孩子氣!”翔兒就是喜歡逗這個妹妹。
“阿俊喜歡就行了,是不是啊?!”
“是啊,是啊!”阿俊忙說。
於是一餐飯在歡樂的氣氛中開始……


吃完飯。
“好啦,現在呢,我和你們Mammy要出去拍拖拍拖了,你們幫忙收拾一下吧!”徐飛說著就挽住了俏君。
孩子們都會意的笑笑:“好的,您們玩得開心點!”
於是兩個人換衫后,手挽住手走了出去。




“老婆大人,先去哪逛?”
我想先去看看小娃娃的衫,然後去看九點半的電影,怎麽樣?
徐飛笑笑:“看來你這個外婆還很心急的!”
“這個當然!你不心急嗎?”
“嗯,第一次作外公的感覺,還真的很特別!很開心!……那我們先開車到中環?”
“你不是說散步嗎?”
“你都剛好沒多久,還是別走太多的路吧!”徐飛打商量。
“我都好了半年多了啊,你還這麽小心啊?”
“這個當然,你是我老婆嘛!當然要小心護著!”
俏君突然很感動:“其實,真的謝謝你,沒有你,我未必能夠再站起來……”不由得想起那兩年多徐飛風雨無阻的陪伴、支持和鼓勵……
“我想,應該我說謝謝才是,是你的愛和勇氣,帶給我太多震撼和感動……”徐飛擁俏君入懷中,此生已足……
“我也是……”俏君靠在徐飛懷裏,此生已足……

The Endless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