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山松下
黄山松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69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什么是景语?什么是情语 ?

(2012-06-17 20:38:22)
标签:

杂谈

什么是景语?什么是情语?
   文学作品的语言可以分为景语和情语。
   景语,即文学作品中用以写景 对景物的描摹 状物的语言。以诗词为例例如 诗 荷叶已无擎雨盖 残菊犹有傲霜枝《冬景》苏轼 (东坡) 词吴山青 越山青 两岸青山相送迎 《 长相思》林逋(和靖)。
   情语,即抒情作品中用以抒发感情的语言对情感的抒发和表达。例如 诗 子规夜半犹啼血 不信东风换不回 《送春》王令(逢原) 词 人不见梦难平 红纱一点灯 偏怨别 是芳节庭下丁香结 《更漏子》毛文锡 (平珪)。
   通常很多文学作品都是借景抒情,以景寓情的,对景物的描写其实旨在表达情感,而非单纯的写景,抒情才是目的,写景只是手段。
   在中国的文学作品中很多景象也被文人赋予了特殊的含义,如“柳”代表送别的不舍,落日、江海、大河代表恢弘或壮阔的大气魄,明月代表思乡。。。。等等。作者写到这些景物的时候都是为了相应的情感抒发。当然,不同文章的具体语境中还可以有更具体的对文章的理解。古典诗词中,情与景往往是融为一体的,景语即情语,情语即景语。清王夫之在《姜斋诗话》中这样论述:“情景名为二而实不可离,神于诗者妙合无垠。巧者则有情中景、景中情。”
   近人王国维也在《人间词话》中进而指出:“一切景语皆情语。”。
一、触景生情。因见到某一景物、某一场景,油然而引出某种情感的抒发,这体现在作品中常常是情与景的一致,情与景的融合。如黄巢的《题菊花》:“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这首诗的作者,因见到菊花在秋天生长的情况,而想到改变菊花的处境,让它在春天同桃花一齐开放。将所见之景和引发之情艺术地概括在四句诗中,有着完美的意境。触景而生情说出来的是“报与桃花一处开”,而内在还有更深邃的思想,那就是,要为劳苦大众改变现状。
   李清照渔家傲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仿佛梦魂归帝所。闻天语,殷勤问我归何处。  我报路长嗟日暮,学诗谩有惊人句。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词一开头就写:“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活绘出一幅仙境一般的壮丽景色。这里,“星河”,即银河。意思是说,天空连接着那象波浪一样翻滚的云霞,这些云霞又是和晨雾连在一起,显得曙色胧朦。而透过云雾远远望去,银河中波涛汹涌,象要使整条河翻转过来似的。
   河中许许多多帆船在滚滚的大浪中颠扑,风帆摆动得象在银河中起舞一样。这是写天上的云彩,可谓千姿万态。后几句 “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她要象大鹏那样乘万里风高飞远举,离开那龌龊的社会。
二、缘情写景。诗人用某种感情看待某一景物或场景,在其笔下,这一景物或场景,也染上了某种色彩。此种意境古人称之为“有我之境”,即有着作者自己感情色彩的境界。 
   张继的《枫桥夜泊》: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
这是一首写景诗。诗人表面上写景,实际上寓情于景。因果联系是自然界或人类社会普遍存在的一种必然联系。我们可以拿这个观点去分析这首诗。当时诗人夜泊枫桥,时已深夜,不能成眠,因而能从视觉和听觉出发,看到各种景物,听到各种声音,这是一。 各种景物各种声音又都紧紧围绕着“夜泊枫桥”这一特定的环境,这是二。
周邦彦 满庭芳   (夏日溧水无想山作)
 风老莺雏,雨肥梅子,午阴嘉树清圆。地卑山近,衣润费炉烟。人静乌鸢自乐,小桥外、新绿溅溅。凭栏久,黄芦苦竹,疑泛九江船。  年年,如社燕,飘流瀚海,来寄修椽。且莫思身外,长近尊前。憔悴江南倦客,不堪听、急管繁弦。歌筵畔,先安簟枕,容我醉时眠。
  此词上片写足江南初夏景色,极其细密;下片即景抒情,曲折回环,章法完全从柳词化出。“风老”三句,是说莺雏已经长成,梅子亦均结实。杜牧有“风蒲燕雏老”之句,杜甫有“红绽雨肥梅”之句,皆含风雨滋长万物之意。两句对仗工整,老字、肥字皆以形容词作动词用,极其生动。时值中午,阳光直射,树荫亭亭如幄,正如刘禹锡所云:“日午树荫正,独吟池上亭。”“圆”字绘出绿树葱茏的形象。此词正是作者在无想山写所闻所见的景物之美。
  “地卑”两句承上而来,写溧水地低而近山的特殊环境,雨多树密,此时又正值黄梅季节,所谓“梅子黄时雨”,使得处处湿重而衣物潮润,炉香熏衣,需时较久,“费”字道出衣服之润湿,则地卑久雨的景象不言自明,湿越重,衣越润,费炉烟愈多,一“费”字既具体又概括,形象袅袅,精炼异常。
  “人静”句据陈元龙注云:“杜甫诗‘人静乌鸢乐’。”今本杜集无此语。正因为空山人寂,所以才能领略乌鸢逍遥情态。“自”字极灵动传神,画出鸟儿之无拘无束,令人生羡,但也反映出自己的心情苦闷。
  周词《琐窗寒》云:“想东园桃李自春”,用“自”字同样有无穷韵味。“小桥”句仍写静境,水色澄清,水声溅溅,说明雨多,这又与上文“地卑”、“衣润”等相互关联。邦彦治溧水时有新绿池、姑射亭、待月轩、萧闲堂诸名胜
  “凭栏久”承上,意谓上述景物,均是凭栏眺望时所见。词意至此,进一步联系到自身。“黄芦苦竹”,用白居易《琵琶行》中“住近湓江地低湿,黄芦苦竹绕宅生”之句,点出自己的处境与被贬谪的白居易相类。“疑”字别本作“拟”,当以“疑”字为胜。
换头“年年”三句自叹身世,曲折道来。作者在此以社燕自比,社燕每年春社时来,秋社时去,从漠北瀚海飘流来此,于人家屋椽之间暂时栖身,这里暗示出他宦情如逆旅的心情。
“且莫思”两句,劝人一齐放下,开怀行乐,词意从杜甫诗“莫思身外无穷事,且尽尊前有限杯”中化出。“憔悴”两句,又作一转,飘泊不定的江南倦客,虽然强抑悲怀,不思种种烦恼的身外事,但盛宴当前,丝竹纷陈,又令人难以为情而徒增伤感,这种深刻而沉痛的拙笔、重笔、大笔,正是周词的特色。
  “歌筵畔”句再转作收。“容我醉时眠”,用陶潜语:“潜若先醉,便语客:‘我醉欲眠卿可去。’”
   李白亦有“我醉欲眠卿且去”之句,这里用其意而又有所不同,歌筵弦管,客之所乐,而醉眠忘忧,为己之所欲,两者尽可各择所好
“容我”两字,极其婉转,暗示作者愁思无已,惟有借醉眠以了之。此词的特色是蕴藉含蓄,词人的内心活动亦多隐约不露。例如上片细写静景,说明作者对四周景物的感受细微,又似极其客观,纯属欣赏;
  但“凭栏久”三句,以贬居江州的白居易自比,则其内心之矛盾苦痛,亦可概见。不过其表现方式却是与《琵琶行》不同。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说:“但说得虽哀怨,却不激烈,沉郁顿挫中别饶蕴藉。”说明两者风格之不同。下片笔锋一转再转,曲折传出作者流宦他乡的苦况,
他自比暂寄修椽的社燕,又想借酒忘愁而苦于不能,但终于只能以醉眠求得内心短暂的宁静。《蓼园词选》指出:“‘且莫思’至句末,写其心之难遣也,末句妙于语言。
三、情景分列。这类诗词中,写景部分和抒情部分界限很清,表面看来,情与景是并列的,是分开的,实际上,情景一致,情景交融。在一句之中,上半写景下半抒情的,
杜甫《江亭》中的“水流心不竞,云在意俱迟”,前后句都是一半写景一半抒情,“水流”、“云在”是景,“心不竞”、“意俱迟”是情;在两片中,上片写景下片抒情的,
陈亮的《水龙吟》 春恨
闹花深处层楼,画帘半卷东风软。春归翠陌,平莎茸嫩,垂杨金浅。迟日催花,淡云阁雨,轻寒轻暖。恨芳菲世界,游人未赏,都付与、莺和燕。   寂寞凭高念远,向南楼、一声归雁。金钗斗草,青丝勒马,风流云散。罗绶分香,翠绡封泪,几多幽怨!正消魂又是,疏烟淡月,子规声断。
此词即上片写景下片抒情;在四句中,两句写景,两句抒情的。再如如张孝祥《西江月》中的“世路如今已惯,此心到处悠然,寒光亭下水连天,飞起沙鸥一片”,
即上两句抒情下两句写景,在一首之中,上半部写景下半部抒情或上半部抒情下半部写景的,
杜甫的《登高》:“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艰难苦恨繁霜鬃,潦倒新亭浊酒杯。”
形、态的描写,写出了哀惋、凄清、冷落、寂寥的氛围,隐含着无限的“悲”、“苦”;后四句写情,通过直抒“悲”、“独”、“苦”、“恨”,写出了诗人忧国伤时悲己之感。
再看姜夔的《扬州慢》,淳熙丙申至日,余过维扬。夜雪初霁,荠麦弥望。入其城则四顾萧条,寒水自碧,暮色渐起,戍角悲吟;余怀怆然,感慨今昔,因自度此曲。千岩老人以为有《黍离》之悲也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上片写词人所见,扬州城一片荒芜萧条的景色,曾经“春风十里”之地已成“荠麦青青”,更是运用拟人手法写了“废池乔木”也“厌言兵”。词的下片侧重于所感,抒发了词人的“黍离之悲”,写景与抒情就自然地融为一体了。
四、寄情于景。有的诗词,表面看来,全是写景,实际上,也有情在,是寄情于景,情含景中,可谓看其景领其情,情与景融合,自然天成。
  韦应物《滁州西涧》:“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四句全是写景,分别从“涧边”和“涧中”着笔,绘影绘声,优美如画,但在写景中,也寄托有作者的情感,即景会心,借景述意,在“幽草、黄鹂、晚雨、野渡”的画意中,融进了作者对于人生的深刻体验。
  再如辛弃疾 《鹧鸪天》代人赋 平冈细草鸣黄犊,斜日寒林点暮鸦。山远近,路横斜,青旗沽酒有人家。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
  辛词本以沉雄豪放见长,这里选的这首却很清丽,足见伟大的作家是不拘一格的。这首《鹧鸪天》写的是早春乡村景象。上半片“嫩芽”、“蚕种”、“细草”、“寒林”都是渲染早春,“斜日”句点明是早春的傍晚。可以暗示早春的形象很多,作者选择了桑、蚕、黄犊等,是要写农事正在开始的情形 从表面看,这首词的下半片好象仍然接着上半片在写景。如果真是这样,那就不免堆砌,不免平板了。
  这里下半片的写景是不同于上半片的,是有波澜的。首先它是推远一层看,由平冈看到远山,看到横斜的路所通到的酒店,还由乡村推远到城里。“青旗沽酒有人家”一句看来很平常,其实是重要的。全词都在写自然风景,只有这句才写到人的活动,这样就打破了一味写景的单调
  这是写景诗的一个诀窍。尽管是在写景,却不能一味渲染景致,必须参进一点人的情调,人的活动,诗才显得有生气。
五、景略情在。有的诗词,表面看来,又全是抒情,同寄情于景的形式正好相反。象这样的诗词,是否就没有景境呢?当然不是,原本作者的内心是触景生情,情与景一致,但写成诗时,却把景略去了,而是直抒胸怀。
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沧然而涕下。”这首诗是登幽州台时所发出的慨叹,从这不满现状的呼声中,不仅可以领会到幽州台的氛围,而且也可以觉察出当时的社会环境。因而,景虽略而意境仍在。
再如元好问《摸鱼儿》
  问莲根、有丝多少,莲心知为谁苦?双花脉脉娇相向,只是旧家儿女。天已许。甚不教、白头生死鸳鸯浦?夕阳无语。算谢客烟中,湘妃江上,未是断肠处。   香奁梦,好在灵芝瑞露。人间俯仰今古。海枯石烂情缘在,幽恨不埋黄土。相思树,流年度,无端又被西风误。兰舟少住。怕载酒重来,红衣半落,狼藉卧风雨 原序泰和中,大名民家小儿女,有以私情不如意赴水者,官为踪迹之,无见也。其后踏藕者得二尸水中,衣服仍可验,其事乃白。是岁此陂荷花开,无不并蒂者。沁水梁国用,时为录事判官,为李用章内翰言如此。此曲以乐府《双蕖怨》命篇。“咀五色之灵芝,香生九窍;咽三危之瑞露,春动七情”,韩偓《香奁集》中自序语。) 
作者在小序中为读者讲述了一个凄切哀婉的爱情故事。泰和年间,河北大名府有两个青年男女,彼此相恋却遭家人反对,固而愤而投河自尽。
  后来人们才发现他们在水中的尸体。由于这一爱情悲剧,后来那年的荷花全都并蒂而开,为此鸣情。故事哀婉,令人动情。这首词就是作者闻听此事后,抒发感想,向为争取爱情自由而牺牲的青年男女表示同情,显示作者比较进步开明的思想。
全词写爱情悲剧,直言其人其事。上片写莲花并蒂的奇观,由此揭开故事的源头。“问莲根”三句,起首一个“问”字引起人们的注意。“丝”谐“思”,意为为情而殉身的青年男女,沉于荷塘,仍藕接丝连,爱情之思永。
“莲心”实指人心,相爱却只能同死,其冤其恨,可想而知。这样的起句,表现作者闻听此事后,按捺不住内心的情感,情绪激动,要寻问,要责问,要斥问,为什么竟发生如此之事?所感之深,所触之大一语可见。
此词最突出的就是以情见长,情之真,意之切,纯情流露。全词句句有情,充满对青年男女爱情不幸的同情,充满对顽固守旧势力的愤怒,使词充满各种感情。
此词运用的手法富杂多变,或议论,或抒情,或写景,或叙事,相互交杂,而却皆有归所,更增添作者所抒发的爱情故事的悲剧色彩。此词与《雁丘词》应同为姊妹篇
品味《人间词话》里:“昔人论诗,有景语情语之别,不知一切景语皆情语也。”的含意,不外两点:一是一切写景状物的文字都是作者表情寄意的载体, 二是一切景物又必然引起作者情感波动,进而付诸文字,形成景语。景与情,情与景,二者相因相成,不可分离。的确,那些优美的古典诗词,情与景确实是“妙合无垠”的,缘景悟情,形象分析才能有血有肉,才能把握住诗人的感情脉博,找出它暗示或启迪读者的意蕴
不同的作品,由于时代背景、作者经历的不同,所营造的意境自然不是整齐划一的,虽概言之为情景交融,但细分析则情与景在诗词中构建的方式有不同的形式
所以,诗词中,景与情是不可分离的。情景相生、情景交融是中国古典抒情诗所追求的最高境界。诗 词中之景,不是原本的自然之“景”,而是有抒情话语组织和表现起来的,被赋予了情感内涵的画面,具有灵性。
写词注意的几点
第一, 写景之词,宜欲显。
第二, 抒情之词所凭借的景物宜欲显。
第三,所寓之情,要隐。情感要有言外之意。
问莲根、有丝多少,莲心知为谁苦?双花脉脉娇相向,只是旧家儿女。天已许。甚不教、白头生死鸳鸯浦?夕阳无语。算谢客烟中,湘妃江上,未是断肠处。   香奁梦,好在灵芝瑞露。人间俯仰今古。海枯石烂情缘在,幽恨不埋黄土。相思树,流年度,无端又被西风误。兰舟少住。怕载酒重来,红衣半落,狼藉卧风雨
一是一切写景状物的文字都是作者表情寄意的载体,
此词运用的手法富杂多变,或议论,或抒情,或写景,或叙事,相互交杂,而却皆有归所,更增添作者所抒发的爱情故事的悲剧色彩。此词与《雁丘词》应同为姊妹篇
二是一切景物又必然引起作者情感波动,进而付诸文字,形成景语。景与情,情与景,二者相因相成,不可分离。
:那些优美的古典诗词,情与景确实是“妙合无垠”的,缘景悟情,形象分析才能有血有肉,才能把握住诗人的感情脉博,找出它暗示或启迪读者的意蕴。
辛弃疾的《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

例如杜甫的《蜀相》中的“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诗人在平常的春草碧、黄鹂叫中布上了“自”和“空”就使一般的春色变得寂寥、悲凉了,这样就凭添了诗人对伟人已去,空余祠堂,碧草自生自灭,好音无人欣赏的伤感。
又如秦观《踏莎行》中的“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作为“苏门四学士”之一的秦观,因苏轼遭贬的株连也一再遭贬,在郴州的馆驿中写下这首词。
将“馆”孤化、闭化,将“春”寒化,将杜鹃声安布在“斜阳暮”中,这样自己的伤感悲苦就全景化了。
又如秦观《踏莎行》中的“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作为“苏门四学士”之一的秦观,因苏轼遭贬的株连也一再遭贬,在郴州的馆驿中写下这首词
人生活在尘世,也可以说生活在“景”中,四季变化,雨雪风云,草木荣枯,鱼虫出没——一幅大自然的旷景,无不直接或间接影响人们的生活和情感。
秋风瑟瑟,万物凋零,树叶纷落,常常使人产生悲伤的情绪;春风和煦,百花盛开,杨柳依依,又常使人心旷神怡;日落叹光阴易逝,望月思故乡友人,无处不散发着情感。
景是存在于人的意志之外的客体,而置身景中的人是有情的,所谓“触景生情”抒情,只是外界之景作用于人的感官,触发了人的联想,于是七情六欲就“生”出感来了。
问莲根、有丝多少,莲心知为谁苦?双花脉脉娇相向,只是旧家儿女。天已许。甚不教、白头生死鸳鸯浦?夕阳无语。算谢客烟中,湘妃江上,未是断肠处香奁梦,好在灵芝瑞露。人间俯仰今古。海枯石烂情缘在,幽恨不埋黄土。相思树,流年度,无端又被西风误。兰舟少住。怕载酒重来,红衣半落,狼藉卧风雨
此词最突出的就是以情见长,情之真,意之切,纯情流露。全词句句有情,充满对青年男女爱情不幸的同情,充满对顽固守旧势力的愤怒,使词充满各种感情。
词中之景,不是原本的自然之“景”,而是有抒情话语组织和表现起来的,被赋予了情感内涵的画面,具有灵性。
此词运用的手法富杂多变,或议论,或抒情,或写景,或叙事,相互交杂,而却皆有归所,更增添作者所抒发的爱情故事的悲剧色彩。此词与《雁丘词》应同为姊妹篇 一是一切写景状物的文字都是作者表情寄意的载体, 二是一切景物又必然引起作者情感波动,进而付诸文字,形成景语。景与情,情与景,二者相因相成,不可分离。
词中之景,不是原本的自然之“景”,而是有抒情话语组织和表现起来的,被赋予了情感内涵的画面,具有灵性。
词中之情,也不是空洞和概念之物,而是由景象象征性地表现出来的具体情感过程。诗人的内心活动既千变万化,又细微幽眇,无法用一般的词语直接表现,所以,常借助具体的景物描写,写出独特微妙的感受过程,达到情感的表现。
词苑1】剑指清风对大家说:此词运用的手法富杂多变,或议论,或抒情,或写景,或叙事,相互交杂,而却皆有归所,更增添作者所抒发的爱情故事的悲剧色彩。此词与《雁丘词》应同为姊妹篇 一是一切写景状物的文字都是作者表情寄意的载体, 二是一切景物又必然引起作者情感波动,进而付诸文字,形成景语。景与情,情与景,二者相因相成,不可分离。
词中之景,不是原本的自然之“景”,而是有抒情话语组织和表现起来的,被赋予了情感内涵的画面,具有灵性
词中之情,也不是空洞和概念之物,而是由景象象征性地表现出来的具体情感过程。诗人的内心活动既千变万化,又细微幽眇,无法用一般的词语直接表现,所以,常借助具体的景物描写,写出独特微妙的感受过程,达到情感的表现。
例如杜甫的《蜀相》中的“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诗人在平常的春草碧、黄鹂叫中布上了“自”和“空”就使一般的春色变得寂寥、悲凉了,这样就凭添了诗人对伟人已去,空余祠堂,碧草自生自灭,好音无人欣赏的伤感。
又如秦观《踏莎行》中的“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作为“苏门四学士”之一的秦观,因苏轼遭贬的株连也一再遭贬,在郴州的馆驿中写下这首词。
将“馆”孤化、闭化,将“春”寒化,将杜鹃声安布在“斜阳暮”中,这样自己的伤感悲苦就全景化了。
【词苑1】剑指清风对大家说:又如秦观《踏莎行》中的“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作为“苏门四学士”之一的秦观,因苏轼遭贬的株连也一再遭贬,在郴州的馆驿中写下这首词。
 人生活在尘世,也可以说生活在“景”中,四季变化,雨雪风云,草木荣枯,鱼虫出没——一幅大自然的旷景,无不直接或间接影响人们的生活和情感。
秋风瑟瑟,万物凋零,树叶纷落,常常使人产生悲伤的情绪;春风和煦,百花盛开,杨柳依依,又常使人心旷神怡;日落叹光阴易逝,望月思故乡友人,无处不散发着情感。
景是存在于人的意志之外的客体,而置身景中的人是有情的,所谓“触景生情”抒情,只是外界之景作用于人的感官,触发了人的联想,于是七情六欲就“生”出感来了。
因此,人不同,景不同,时世不同,情也就不会相同。即使面对同一景,由于时世不同,际遇不同,生出的情也大不相同。
后皇嘉树,橘徕服兮。 受命不迁,生南国兮。 深固难徙,更壹志兮。 绿叶素荣,纷其可喜兮。 曾枝剡棘,圆果抟兮。 青黄杂糅,文章烂兮。 精色内白,类任道兮(鄂教版语文八上写的是“类可任兮”)。 纷緼宜修,姱而不丑兮。 嗟尔幼志,有以异兮。 独立不迁,岂不可喜兮? 深固难徙,廓其无求兮。 苏世独立,横而不流兮。 闭心自慎,终不过失兮。 秉德无私,参天地兮。 愿岁并谢,与长友兮。 淑离不淫,梗其有理兮。 年岁虽少,可师长兮。 行比伯夷,置以为像兮。
后皇嘉树,橘徕服兮。 受命不迁,生南国兮。 深固难徙,更壹志兮。 绿叶素荣,纷其可喜兮。 曾枝剡棘,圆果抟兮。 青黄杂糅,文章烂兮。 精色内白,类任道兮(鄂教版语文八上写的是“类可任兮”)。 纷緼宜修,姱而不丑兮。 嗟尔幼志,有以异兮。 独立不迁,岂不可喜兮? 深固难徙,廓其无求兮。 苏世独立,横而不流兮。 闭心自慎,终不过失兮。 秉德无私,参天地兮。 愿岁并谢,与长友兮。 淑离不淫,梗其有理兮。 年岁虽少,可师长兮。 行比伯夷,置以为像兮。
因此,人不同,景不同,时世不同,情也就不会相同。即使面对同一景,由于时世不同,际遇不同,生出的情也大不相同。
同样是咏春,身任治世太守的白居易欣赏的是西湖早春,“莺争暖树”,“燕啄新泥”,“乱花渐欲迷人眼”,一派生机,诗人欣悦无比。
而身逢乱世的诗人杜甫看到的却是“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一片凄凉,以至见花流泪,闻鸟心惊。他忧国忧民,苦念家人,痛人肝肠。
沦为阶下囚的南唐后主李煜更是怕见春色,“触目愁肠断”,每日“以泪洗面”,吟出的是“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千古悲歌……这便是景物无意而人多情,触景生情,景因人异,千古亦然。
因此,花好月圆能使合家团聚的人生快慰,而使家破人亡流落在外的人更生凄惶;恶风苦雨令跋涉在外的游子痛苦凄凉,而对踌躇满志的进取者来说,未必不能激发斗志。
 在景物描写中,无不包含着作者的感情。如王观的《卜算子》:
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欲问行人去那边,眉眼盈盈处。才始送春归, 又送君归去。 若到江南赶上春, 千万和春住。
 这里的山与水象人的秋波与眉峰,凝聚着离情别绪,而离人就要向那遥远的山水间行去。这里的山水,不是单纯的自然之景,它被赋予了生命。
柳永的《雨霖铃》:“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这首词更直观地表达了作者的感情。多情的人为离别而感伤,离别的季节恰好在凄凉的秋天,愁绪加深一层。
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此堪称景中有情,情中有景,情景妙合无痕的杰作。这首元曲小令仅五句28字,语言凝炼但内容丰富,寥寥数笔就勾画出一幅悲绪四溢的“游子思归图”,淋漓尽致地传达出漂泊羁旅的游子心。
 这首小令旨在表达天涯沦落人的凄苦之情。但人的思想感情,是抽象的东西,难于表达。作者运用传统的寄情于物的写法,把这种凄苦愁楚之情,刻画得淋漓尽致
枯藤、老树、昏鸦、西风、瘦马、夕阳,这些有形的可感的事物,具有明显的深秋色彩,与无形的抽象的凄苦之情,有相通之处,用有形表现无形,方使人感到具体生动。原本没有任何情感的自然景物在诗人赋予的感情色彩下同人的思想感情融为一体了。
“小桥流水人家”,不过是极常见的普通景色,但当它与“断肠人在天涯”同处于一个图景之中时,便不再是孤立的景物,而成为使“断肠人”心碎肠断的触发物,使图景带上悲凉的气氛。诗词写景是为了抒情言志,散文小说等亦如此。观古今作品,无一不通过景来抒情,因而,以景言情,亦即是说“一切景语皆情语”。
借景抒情与情景交融与寓情于景  
1.借景抒情   借景抒情,或称借物抒情、托物抒情、托物咏志。
 借景抒情,情在景之先。是将已有的情附着在景物上借以抒发。这里的景物有强烈的主观色彩。
在这种抒情方式中,景物是描写的实体,诗人的思想感情没有直接外露,它主要通过客观地描写景物来寄寓思想感情,从某种意义上说,诗人处于相对客观、超然的地位,读者只有品味、咀嚼、挖掘特定景物的内蕴时,才会感悟出诗人寄托在此景此物背后所蕴涵的情思。如
李白《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
这是一首写景诗,表现了自然之美——长江流域的无限春光;实际上,这是一首抒情诗。“孤帆远影尽”“长江天际流”这两幅动态画面,逼真地描写了远望中的船儿消逝时情景,也勾勒出诗人翘首凝望的神情。诗人久久伫立,一直望到友人的帆影消失时的情景。
这里,借景抒情,表现了人情之美——诗人与孟浩然的深情厚谊,抒发了十分真挚的友情。
借景抒情这种抒情方式,我国古典诗歌运用很多,像松、竹、梅、柳、山石、溪流、沙漠、古道、边关以及落日、夜月、清风、细雨、微草等等,都是诗人常常借以抒情的对象。
有的诗人还将物拟人化,赋予物以人的精神、品格、性情、风貌。鉴赏诗歌时,对于寄寓着诗人主观情感的物,要多问几个为什么,如“作者为什么要写他,它寄寓了作者怎样的思想感情,它在全诗中起什么作用”。
  李清照——《清平乐》【内容】: 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挪尽梅花无好意,赢得满衣清泪! 今年海角天涯,萧萧两鬓生华。看取晚来风势,故应难看梅花。2.情景交融   情景交融,也叫寓情于景(物)、融情于景。   这种抒情方式将诗人的主观思想和感情融合在有声有色的景物描写中,
※系统广播[Admin]:
全新游戏“捕鱼达人”已正式开放,疯狂的子弹等你来射、寂寞的鱼儿等你来捕,4人同台竞技猎杀。更多精彩请点击游戏大厅>娱乐大厅>捕鱼达人。
※房间广播[【词苑1】剑指清风(52873291)]:
王夫之《姜斋诗话》中说:“情景名为二,而实不可离,神于诗者,妙合无垠,巧者则有情中景、景中情。”在这种抒情方式中,客观景物明显地涂染上了诗人浓郁的主观感情色彩。
※房间广播[【词苑1】剑指清风(52873291)]:
如宋祁的“红杏枝头春意闹”、张先的“云破月来花弄影”,郑燮的“一枝一叶总关情”等等。 
尘界何由泛异灾?料他天府少奇才。可怜贾谊郁成哀。百二山河都敢买,三千桐树却烦栽。飞鸾翔凤肯重来 
3.融情于景、情景交融都是写作手法。两者意思相近,是将自己的情感融入景物的描写,含蓄表达自己的情感。 后者程度较前者稍深些许。文艺作品中环境的描写、气氛的渲染和人物思想感情的抒发结合得更为紧密。
触景生情是情在景之后。是景引发情。两者触发点不同。借景抒情是一种写作方式。触景生情是一种思想活动。
  王国维先生在《人间词话》当中也诠释过这两种抒情方式的不同:“有我之境,有无我之境。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无我之境,以物观物,故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
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 可以说浸透了词人的痛楚和无奈,境中的寒春、孤馆、鸟啼、斜阳,无不深深印刻着词人的哀痛有我之境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浣溪纱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浣溪纱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