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黛尔
阿黛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3,932
  • 关注人气: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Immortals(吸血鬼刺客文,AU,主攻AC3那对父子)

(2013-08-02 14:18:57)
标签:

同人小说

妖魔  重生

 

 

haytham曾无数次想象过死亡会是什么样子。

 

 

也许会很平静,像是一艘大船被海风推送着,缓缓驶向海平线泛着白光的那头;也许会很痛苦,如赤脚踩着荆棘,一路血渍走向天堂或地狱的入口。

 

 

或许过程都会很漫长,但这一切也仅只是他的想象。而现在等他徘徊在生与死的界限边缘,才发现这种感受根本不是语言能够描述。

 

 

他就像置身冰与火的炼狱之中,忽而冰冷忽而火热的温度由他肩颈处的伤口上开始蔓延至全身,将他层层包围。

 

 

上一秒他就像是被人狠狠按在注满滚烫热水的大锅之中,全身浸得透湿闷热,而下一秒却被人捞了出来,扔进冰窖,从牙齿到脚尖瞬间被冻至僵硬。他发誓听到了自己的牙齿上下磕碰作响的声音。

 

 

不对。。。。这种咕咚咕咚的声音。。。。。像极了那些渴极的人死命喝水时从喉咙中发出的声响。

 

 

haytham听到的是他血管中血液流动的声音,如雷轰鸣,那是生命正在从他体内流失所发出的最后的哀鸣。

 

 

他的四肢开始痉挛抽搐,呼吸哽咽在了喉咙中,“咯咯”作响;他灰蓝色的瞳孔开始涣散,折射出死亡才会有的璀璨的光芒。

 

 

“噢,不!haytham!弟弟,坚持住!”珍妮再也忍不住地扑到了他的身上,双手捧住他的脸孔,同样灰蓝色的眼早已被泪水模糊视线。

 

 

“看着我,haytham!看着我!不要闭上眼睛!上帝啊,我早就活够了,如果你一定要取一条性命,那就拿走我的吧!不要带走haytham,不要带走他!”看着弟弟的眼神再也无法聚焦到自己的脸孔上,珍妮崩溃地大哭起来,发狠地搂住了haytham的脖颈。

 

 

珍妮。。。。不要哭。。。。。

 

 

haytham的鼻端闻到了发油的味道,还有女人的衣料散发出的浆洗好的自然气味,他知道珍妮抱住了他,而且珍妮哭了。他从没见过珍妮落泪。是为了他吗?

 

 

他想抬手安抚她,四肢却沉重如铁,丝毫不能动弹,唯一还能够活动的,只剩下他脑中的思绪了。但这点思绪又还能坚持多久?

 

 

他觉得自己是睁着眼睛的,但眼前所见却全变得模糊,化为了飞速掠过的光和影,和雾。他抬起脚,试着走了起来,却觉得自己身轻如燕,踩不到底,无法感受到以前脚步的那种踏实感。

 

 

眯起眼,他不确定是不是雾的那头走来了一个人影。

 

 

“haytham。。。。。”悠悠的轻叹响起,熟悉得让他毛骨悚然。

 

 

“雷金纳德。。。。。”他叫出了那个他曾经无比崇敬,现在却恨之入骨的名字。

 

 

从雾中走出的那道身影,依然穿着笔挺的深褐色长外套,雪白的长袜,发亮的皮鞋,脸孔上永远是那抹自律的浅笑。“是我,haytham。”

 

 

“你已经死了。”

 

 

“死?”雷金纳德挑了挑眉,似笑非笑。“是了,对人类而言,我的确是死了,而且已经死去多年。但对我的同类而言,我只是形体消逝,不再留存于这个人世罢了。haytham,我多年前不就曾教导过你吗?吸血鬼本来就不存在死亡这个概念,有的,只是消逝罢了。”

 

 

“你不该出现。。。你只是幻觉,只是幻觉。。。。。”haytham像是没有听到他说的话,喃喃自语起来。

 

 

“是的,我只是一抹幻觉,存在于你的思想中,你的身体里。只要你想到我,我就会出现。你认为我不存在,我自会消失。”雷金纳德脸上的笑意加深了。

 

 

“你给我消失!消失!”haytham歇斯底里的吼了起来。他的袖剑呢?他的枪呢?

 

 

像是能读到他的心思,雷金纳德冷笑道:“何必恼羞成怒呢,haytham?你会惧怕区区的一个幻影吗?曾经你嘲笑我追逐的一切不过是海市蜃楼,而当你面对真正的海市蜃楼的时候,你也没比我清醒到哪去。而且你以为那种凡人的武器能伤我分毫吗?若不是我故意为之,你所做的一切也不过是白费心机罢了。”

 

 

他那细长的瞳仁锁住了haytham的视线,像是蛇盯住濒死的青蛙一般,不怀好意,恶毒且凶猛:“你是我一手带大的,就如我亲生的儿子,我倾注了全部的心血在你身上,寄予你无限的期望,然而你却辜负了我。。。。所以,我改变主意了。我要你尝尝不曾感受过的痛苦,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雷金纳德突然出手,食指的指尖按住了haytham的额头。立刻,刺骨的冰冷便以比子弹还要快的速度,从指尖按住的位置疯狂窜向他的全身。

 

 

“haytham,不要抗拒,不要挣扎,很快你的痛苦便会过去,静静地接受我的血,当它与你的融合,生命便会从你的肉体离开,而你将会重生,代替我,留在这个世上,继续掌管教团。”无视haytham骤然爆发的痛喊,雷金纳德用呵哄婴孩般温柔的口吻轻轻地说道。

 

 

转化就快完成了。

 

 

欢迎加入吸血鬼的行列,haytham。雷金纳德的形体消逝之前的唇形吐露出了这句话的意味。

 

 

不管是不是他的幻觉,雷金纳德的形影消失了。而haytham也已开始感受不到身体的热度,取而代之的是僵硬和冰冷;他的嘶喊渐渐不再是痛苦,变得清浅而缓慢。最后一丝热气从他口中呼出,消融在空气中,就如那已舍弃他的肉身而去的生命。

 

 

珍妮感受到手下的身躯逐渐冰冷僵硬,便只好不舍地将他放在地上。但本应悲痛欲绝的表情却被眼前所见改写成了无法置信。

 

 

她看到haytham的脸孔如雪般透明苍白,但脸上的伤痕却消失了,变得像石膏像那般光滑,且脸颊边缘爬满了细如经脉的淡青色细线。他那原本只是及肩的,绑成马尾的头发现在却莫名地变长到他的手肘部分,脑后鲜红的发带早就不知所踪,那头长发就像墨色的瀑布,铺满了他的身下。最重要的是,他的身体还有起伏,他还活着。

 

 

然后,她看到haytham的眼睫颤动了两下,他睁开了眼。

 

 

 

 

 

上帝。

 

 

haytham睁开眼时,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词就是这个。

 

 

他还活着。

 

 

眼前没有雾,没有飞快略过的光和影。他的视线映入的是天花板上圆形的油画,天使们踩在云朵上迎接上帝的画面。这幅画一直延伸到了下方的墙壁上,可惜有两个带血的大洞破坏了整幅图的美感。

 

 

那是雷金纳德留下的痕迹。

 

 

雷金纳德!

 

 

他猛地起身,环顾四周,但除了满面惊恐的珍妮,和地上原本该属于雷金纳德的衣物,房内没有其他人的踪迹。

 

 

那他刚刚看到的的确是幻觉。

 

 

雷金纳德确实死了。

 

 

意识到这点,他松了一口气,看向珍妮。

 

 

她却彷如看到妖魔鬼怪一般,脸孔苍白,身体不住颤抖。

 

 

haytham颇感奇怪地向她伸出了手。“珍妮?”她是被刚刚发生的事情吓坏了吧?

 

 

“haytham。。。你。。。你的样子。。。。”

 

 

“我的样子?”她的话让haytham脑中冒出不祥的预感。

 

 

他立刻起身,看向位于壁炉上方的那面镜子。

 

 

里面除了珍妮,别无他人。

 

 

他就站在珍妮对面,相隔不到一臂距离,以那面镜子的大小足以照出两人的身影,为何独独没有他的?

 

 

 

他想到了。想到了一些只有雷金纳德那样的怪物才有的特质。恐惧感从他的脚尖升起,窜爬到他的大脑里。然后,他再次看向珍妮,终于,在她的大眼中,他看到了他想要知道的结果。

 

 

一个应该是属于他,但却完全陌生的样貌。

 

 

还是灰蓝色的眼,瞳孔却变得如兽瞳那般细长,苍白得近乎透明的肌肤上或深或浅地爬满淡青色的血管。下意识地伸手摸上自己的脸,镜中的人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那是他,那个像吸血鬼一样的家伙就是他自己!

 

 

“不!!!!”haytham掩面高叫了起来。屋内的物品仿佛感受到了他内心的悲鸣一般,猛地碎裂了开来。花瓶,镜子,酒杯,茶壶,无一幸免。

 

 

他变成吸血鬼了!怎么会这样!

 

 

他拿开捂脸的手,看到了长长的指甲,跟雷金纳德的利爪无异,还有披散在他手臂上的黑色毛发,应该是属于他的长发。

 

 

“haytham。。。。冷静下来。。。。我们。。。。我们会有办法的!”珍妮被刚刚他那大喊所带出的冲击给狠狠撞到了墙上,但她来不及查看背后和脑后剧痛的伤势,连滚带爬地站了起来,硬着头皮避开那些疯狂飞舞在空气中的各种碎片,想要扑过去阻止haytham发狂。

 

 

她大概知道haytham身上发生了什么,但不管他是人还是吸血鬼,他都是自己仅剩的亲人了,她不能眼看着他就这么被毁灭!

 

 

“不要看我!滚!给我滚!”haytham一手拉住自己的黑色长发挡住面孔,另一手胡乱挥舞着,企图将珍妮赶开,却没注意到她已扑了过来,死死抱住了自己的腰。

 

 

“不!haytham!我不会走的!”珍妮索性将头贴在他腰上,任他怎么拉都拉不开自己。

 

 

不过慢慢地,haytham拉扯她的力量却在减弱。

 

 

因为很显然他的注意力已经不在与她挣扎这件事情上了。

 

 

这是什么香味。。。。他从没闻到过的,香甜得几乎销魂的味道。。。。从珍妮的身上传来的。。。。

 

 

这香味让他的动作渐渐迟缓,直至停止。他的手改推为扣,手指一寸寸地在她的皮肤上流连滑动,直到最后在脖颈的位置徘徊了起来。

 

 

他那本已因为惊恐而瞪大的眼逐渐因为指尖所传来的触感而轻松缓和了下来,看向珍妮的眼神变得慵懒氤氲。

 

 

珍妮却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

 

 

“haytham?”haytham从来没有这样直勾勾地瞪着她。

 

 

haytham感觉到指腹下珍妮的皮肤正在有一下没一下地跳动,那种跳动让他感觉到心痒难耐,喉咙干渴。仿佛每跳一下,那种香气就更为浓烈;每跳一下,他的喉中就忍不住想要吞咽。

 

 

他好想做点什么,却不知该做什么,于是只好本能地低下头,慢慢地靠近她的脖颈。

 

 

像是突然明白了haytham的打算,珍妮立刻直起身子,推开他,用尽全身力气狠狠地给了他一巴掌:“住手,haytham!你给我清醒点!”

 

 

啪!清脆响亮的巴掌声之后只剩珍妮急促而沉重的呼吸是偌大的房间里唯一的声响。

 

 

不痛,完全不痛。haytham没感觉到任何痛,却在巴掌落下之后身体大幅度地摇晃了起来,差点就摔倒在地。身体的不受控制反馈到他脑中,让他感到惊异,瞬间他便反应了过来当下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在做什么?他想做什么?他抬眼看向已经站到一边,惊魂未定地看着他的珍妮,无声的询问,对方却只是为难地咬住嘴唇,别开了头。

 

 

答案,不言而喻。

 

 

他嚅动着唇瓣想要辩解,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他想朝珍妮走去,双腿却不知为何不听使唤地将他带向了相反的方向,带向了身后那充满了温暖光芒的窗帘大开的落地窗。。。。。

 

 

 

 

 

TBC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