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十一年后再说邱庆枫与“邱庆枫事件”

(2011-03-20 13:34:35)
标签:

邱庆枫

北大

昌平校区

邱庆枫事件

杂谈

十一年后再说邱庆枫与“邱庆枫事件”

--一些回忆和澄清

作者:Rodeo

    北京大学政治学系99级女生邱庆枫离开这个世界已经整整11年了,每逢清明时节,作为当时采访了这一事件的记者,总是会想起这个不幸的“80后”川妹子。时至今日,“邱庆枫”和“邱庆枫事件”仍是网上的一个专有概念,百度和谷歌上仍有很多内容可查,百度百科和维基百科中,建有“邱庆枫”的词条。“邱庆枫事件”已凝聚为历史的一个点,如今,还有可圈可点之处。

十一年后再说邱庆枫与“邱庆枫事件”

    邱庆枫其人及最终评价

    邱庆枫,1980年11月22日生于四川绵竹市一个普通工人家庭,自幼家境贫寒,但学习刻苦,学习成绩一直很优秀。1993年6月邱庆枫升入省重点中学绵竹中学读书,连续6年担任班长,高中时担任学生会学习部长,曾被评为绵竹市优秀学生干部。1999年5月25日邱庆枫在中学里入党。1999年8月以绵竹市高考文科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考入北京大学政治学与行政管理系,担任副班长和北大昌平校区校刊《世纪风》编辑工作。2000年5月19日到北大海淀校区参加转系考试,晚上返回昌平校区途中遭遇杀害。

    北大同学对邱庆枫评价很高,说她读书很用功,人也长得很清纯,每天都在教室里图书馆里戴个眼镜看书做作业,话不多,很文静,很礼貌。大家也都没有听说过邱庆枫有男朋友,在中学时也没有,这是个纯得不能再纯的“80后”女生。对她的不幸遇害,学校里社会上都十分惋惜,这种惋惜也成了事件发生后“群情激愤”的诱因。

    邱庆枫被害的几点细节和辨析

    一,邱庆枫被害当天没有同学与她结伴回昌平校区。2000年5月19日下午,邱庆枫和同学史云鹤到北京大学海淀本部参加转国际关系学院的考试,考完后二人到清华大学数学系找邱庆枫的老乡刘强,但没找到。下午4点45分两人分手,分手时邱庆枫说她要回昌平分校,还说自己身上只有十几元钱。当晚8点15分,邱庆枫同系同年级的同学王薇在昌平区小白羊超市遇见邱庆枫。王薇是已知最后一个见到邱庆枫的同学。

    昌平小白羊超市是市区前往北大昌平校区的最后一个公交枢纽,距离北大昌平校区还有4.8公里,这一段当时没有公交车,校方没有设立定时穿梭巴士,也没有路灯,完全是穿行于丘陵和果园间的公路。学生出入这段只有出租车,或者让有自行车的同学带,或者步行。估计邱庆枫是搭乘公交车到达昌平小白羊超市站的,往下就没有车了。她进入超市可能是买晚饭吃,也可能买了点别的小东西,花了10元钱左右(遇害后在她身上只找到3元多现金)。

    邱庆枫遇害的确切地点在昌平小白羊超市与昌平校区之间,距超市2.5公路,距校区2.3公里,即110国道36公里石品桥西南侧,距涧头村村南约100米的桃园内,遇害时间法医鉴定为当晚9点至10点之间。根据她谨慎的个性判断,她不是误搭顺风车遇害的,而是黑灯瞎火一个人走回校园时遭遇暴徒的。

    如果她当时不是一个人徒步回校,如果有个男生陪她一起走,亦或她下午在清华大学找到了那个老乡,事情就可能不是那么悲惨了。

    邱庆枫以生命捍卫了自己的尊严,她没有遭到性侵

    事发后的传言基本是说邱被奸杀了,实际上法医鉴定结果是她最终没有遭性侵,这也是至今此事无法破案的重要原因之一,因为凶手没有留下痕迹。

    还原现场的描述是,从公路至发现邱遗体处距离15米,有明显拖拉痕迹,一路散落有邱携带的文具纸张、耳机和钱包(内有现金3元多及一张2000元的存折)。在东北方向100多米的马路西侧排水沟内,发现有邱携带的书籍、纸张、眼镜及眼镜盒。事件轨迹应该是凶手在公路上将邱截获后,强掳其至路边西侧排水沟内,因邱的反抗与不从,被凶手卡住脖子窒息而死(法医鉴定为机械性窒息死亡)。凶手见邱死亡,遂将其拖至另一处抛弃,次晨7点半被人发现报警。邱的衣着是基本完整的,鞋也穿着,法医鉴定没有遭到性侵。

    凶手搬动遗体的方向是涧头村,估计想弄回村里藏匿,但不知为什么放弃了。村民报警后有很多人围观,把现场破坏得很厉害,这是至今未能破案的关键原因之二。后来警方侦查到了一个民工疑犯,但没有实物证据确认。
    可以告慰邱庆枫亲友的是,她没有让凶手得逞,但是她付出了年轻生命的代价。坊间流传的奸杀说,是对死者的不恭,对事件的失真夸大,流于俗套。

    北大有没有责任

    北大有责任,并有无法推卸的责任。第一,昌平校区如此偏僻和交通不便,新生都放在那里,为何没有应对措施和配套设施。第二,主要针对昌平校区新生的转系考试,为什么放在海淀本校进行,学校无视学生的权益。第三,没有将安全教育做到家,如此的校区环境,即使硬件建设一时跟不上,软件方面总要努力做一点,从偏远地区来到大都市的学生,往往不知道都市的治安状况较差。

    事发后,国务院领导作了批示,当时的北大领导向学生承认了错误,之后的状况有了较大改善,但邱庆枫是再也看不到了。

    以今天的眼光审视“邱庆枫事件”

    邱庆枫遇害和“邱庆枫事件”是有联系的两件事。事发后,因学生要求设立灵堂、开追悼会和校方道歉,校方没有同意,引发了5月23日发生校内群体事件,并持续了48小时。24日11点,北大未名BBS由站方发表了《致北大全体师生》,总结并重申学生向校方提出的组织悼念活动、改进内部管理、加强校区交通、建立沟通渠道等4点要求。当天下午5点,时任北大校长许智宏会见了学生代表,同意学生于25日组织悼念活动,并表示接受学生对校方管理工作和学生生活方面提出的意见和批评。5月25日邱庆枫追悼会在北大海淀校区举行,当晚举行了校内烛火哀悼活动,31日其遗体火化,事件慢慢平息。

    从今天的眼光看,此事件的平息,与事件各方的理性和克制有着密切关系,不妨总结一下。

    1,学生的诉求是理性的、合理的。经历了历次历史事件洗礼的北大学生,已经非常成熟,他们提出的要求起初也比较凌乱,但立即被整理为改善学校管理、保障学生安全、告慰已故同学的几条,并没有上升、蔓延、牵扯到其他领域,这就给事情的解决定下了合理、健康的基调。
    2,校方的积极态度是事件平息的关键。校方起初的那些“不允许”,说为了维稳也好,为了事态不扩大也好,都有些不近人情。但很快就拿出了化解方案,校长走到了矛盾的第一线,这是明智的,也是政治水平提高了的表现。如果对抗死撑,结果就会恶化。

    3,邱家父母的态度很务实。邱庆枫的父母是老实巴交的人,面对女儿的不幸,他们对校方提出了希望到北京工作、生活的基本要求,因为唯一的女儿不在了,他们失去了将来的依靠。北大立即同意邱的父母迁来北京,在北大工作直至退休的请求,也给予了经济补偿(据说是20万元)。这是成年人间最心平气和的谈判,最妥善的协商结果,即使说成交易,也是实在可行的。

    关于邱庆枫的父母当时有没有向北大提出到北京工作,现在有不同的说法。在新华社每日电讯工作的北大校友丁先生在邱庆枫故去12年后在网上辟谣说根本没有此事。他还描述一位在南昌工作的警察曾在2011年底的时候去绵竹探望过邱的父母,邱庆枫的家还是当年的老样子,老人都已退休。如果此说属实,则当时流传的说法确实属于“谣言”。

    也因为这些可能的“谣言”,当时的年轻学子中不乏不认同邱父母的,甚至在网上恶言谩骂,认为邱的父母拿女儿交换了自己的未来,大部分积极参与了“事件”的同学因此退出成为旁观者,事件平息较快。十多年过去了,这些同学也长大了,可能很多也已为人父母,客观地看,邱的父母提出的这点要求,是完全可以被理解和宽容的。

    邱庆枫故去11年了,作为当时采访事件的记者之一,一直看到网上各种说法很多,有些从我的角度看并不是事实。最近整理资料,终于花时间写了这篇文字做个交待,可能更权威的信息我没有掌握,这也难免,以后若有发现了,再作修订。

    另一件重要的事情是,“邱庆枫事件”最紧张的5月23日,北大学生自发在网上建立了永久性的“永远的红枫叶--邱庆枫”纪念馆(http://qiuqingfeng.netor.com),至今仍是祭奠邱庆枫最大的网上虚拟场所,被浏览了50余万次,是网同纪念网上被浏览最多的数个人物纪念馆之一。时过境迁,同学们都四散了,也在各自的工作中很忙,邱庆枫网上纪念馆的日常管理和维护工作辗转传到了我手里。作为该纪念馆现在的维护人,清明时节写一篇文章已志纪念想必是应该的吧。

初稿于2011年3月20日

改稿于2012年1月19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