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用户2002435741
用户200243574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7,450
  • 关注人气:2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任建宇:我的幸和不幸都是这个时代的

(2012-11-28 15:14:52)
标签:

杂谈

我的幸和不幸都是这个时代的。我的不幸是因为这样的一个时代,造成了我这样的一个悲剧;但是我可以这么快得到释放,得到这么多人的关注,又是这个时代的幸运,因为我们有这么多的人,在为公正、正义而努力。

任建宇:我的幸和不幸都是这个时代的



南都首席记者 姜英爽

11月19日,重庆被劳教村官任建宇获释。11月20日,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了任建宇的行政诉讼。理由是过了起诉期限。当天晚上,任建宇接受南都记者专访,详谈他因在腾讯微博和QQ空间里复制、转发和点评“一百多条负面信息”而被判劳教两年前后。

 

我只是出来了
    旁白:今年8月,尚在劳教中的任建宇向法院起诉,要求人民法院判决撤销其劳动教养决定。
  姜英爽:建宇,你刚才告诉我,从8月份开始,劳教干警就告诉你快要出来了,一直到昨天(11月19日)才获释,这三个多月的时间,你不想出来吗?
  任建宇:想,肯定想,但是我需要一个身份(出来),需要清清白白。我认为我没有违法事实,不构成违法,我需要这么一个认定。8月份我起诉之后,他们说,只要不诉讼就可以让我所外执行劳教,10月份开庭庭审那天,他们说,如果你今天提出撤诉申请,你马上可以走。
  姜英爽:这是一种条件?
  任建宇:是一种条件。
  姜英爽:你接受吗?
  任建宇:他们没有达成我的要求。我有一个底线,就是要认定我没有违法现实。
  姜英爽:昨天你出来的时候,这个你所盼望的事实你等到了吗?
  任建宇:我只是出来了,但是我没有在法院撤诉。
  姜英爽:出来之后,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任建宇:出来真好。看到这么多人关心着我,昨天晚上父亲一直让我睡觉,说今天还有很多事情,可是我还是坚持在网上把关注我的这些内容都看完,有个大概的了解,我要感谢他们,没有他们的关心,媒体的报道,没有律师的跟进,可能我还在里面关着,而且还没有任何影响。
  姜英爽: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引起了这么多人的关注的?
  任建宇:在8月10日左右,我已经知道我的劳教通知书在网上(流传)了。8月14日接见,我女朋友说网上已经传开了。她当时非常恐慌,我说事情已经这样了,不可能变得更坏。
  姜英爽:你知道这是一种讯息吗?
  任建宇:我知道。只要有人关注,我的事情肯定会有一个更好的结果。
  姜英爽:这一天你已经等了很久。
  任建宇:对。


我想让这个社会变得更好
  姜英爽:在里面,你想得最多的是什么?
  任建宇:最快地出来。因为只有出来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姜英爽:你有没有去回忆过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或者说,为什么,我会被抓进来?
  任建宇:会想。特别是最开始的那段时间,我每天都会去想,我发的那些东西,很多都是转载的,如果关注浏览就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话,那么千千万万的人都在颠覆国家政权吗?
  姜英爽:你给自己的答案是否定的,你没有做错什么?
  任建宇:我非常清楚这一点。
  姜英爽:即使被劳教,你也没有怀疑过这个事实?
  任建宇:我从来没有怀疑过。只是因为这个遭遇,我对不起我家里的人。但是我不认为我做错了。
  姜英爽:你觉得你始终是没有错的。
  任建宇:对。
  姜英爽:你转载发表那些言论,是为什么?
  任建宇:我想让这个社会变得更好,我有这么一个思想,我是受杨恒均的影响,觉得自己做好一些,至少可以给其他人带来更多的好处,让社会朝更好的方向发展。
基层让我无能为力
  姜英爽:从关心个人的命运到思考国家、民族的问题,这个转变你是如何开始的?是你在做村官之前还是之后?
  任建宇:之后,2011年4月后。
  姜英爽:最初选择去做村官,是出于什么目的呢?
  任建宇:压力吧,工作就业压力。
  姜英爽:当时你并不明确自己下去要做什么,或者说,能做些什么。你思考过这个问题吗?
  任建宇:没有思考。当时就是为了找一个工作,把自己养活。
  姜英爽:对到基层去,你是抱着美好的幻想而去的吗?
  任建宇:最初的时候,还是想自己能为村民做些事情,然后到了之后,却不是这样,很多事情,复杂的关系,让我无能为力。我解决不了什么实际的问题。
  姜英爽:自己有种无力感?
  任建宇:对。
  姜英爽:是否因为自己没有脚踏实地去做、去解决呢?
  任建宇:有很多方面的因素。一个是很多东西的牵绊,比如人事关系、包括村里的各种关系,你没办法去开展工作,另外很多工作是需要应付政策,有很多虚假的东西,比如我们要造很多账,村里又比较复杂,你没办法去开展工作。
  姜英爽:你有过抱负吗?
  任建宇:刚开始下去的时候还是有的,我想带给村民更好的东西。但是渐渐地,觉得不可能了。
  姜英爽:慢慢地,理想被现实磨平了。
  任建宇:是的。
  姜英爽:你后悔自己到农村这段生活吗?
  任建宇:也说不上后悔不后悔吧。这是自己的一个选择。
  姜英爽:你看到的农村是什么样子的?
  任建宇:贫穷。(长久的沉默、叹息)该怎么说呢?贫穷落后,很多政策落不到实处,村民很多诉求没办法得到满足。自己没办法去改变。
  姜英爽:你小时候的生活环境是怎么样的?
  任建宇:我是地地道道的农村出来的。每年暑假我都会回家帮忙干农活,干很多事情。
  姜英爽:你对农村并不陌生?
  任建宇:是的。
  姜英爽:你在农村工作的这段时间,给你的是一种收获还是更多的是一种对现实的无奈认识?
  任建宇:还是无奈吧。很多东西我做不到。或者说,我完不成。
  姜英爽:能举个例子吗?
  任建宇:比如发低保。我那个村问题比较严重,很多复杂的问题。我和另外一个干部一起去的。第一次我以为他比较公平,但是回来我才听说,他把低保给了谁谁谁,他和他是什么样的关系。我那时候才知道,这和我想象的根本不一样。但是我没办法去解决。
  姜英爽:你是个偏激的人吗?
  任建宇:相反,我是个很平和的人。
  姜英爽:你觉得你的这些观点,还是经过了你的观察,你的思考才得到的,是吗?
  任建宇:是的。
  姜英爽:如果有机会继续你的村官生活,你还是会选择呆下去吗?
  任建宇:我已经回不去了。
  姜英爽:如果给你这个机会?
  任建宇:基层有很多假的、虚的东西,我看不下去的,我没办法容忍。
  姜英爽:也就是说,你并不适合在体制内生活?
  任建宇:是的。我在那里一共呆了两年。刚好两年。
  姜英爽:通过转载这些所谓的负面信息,你表达的是一种什么情绪呢?
  任建宇:想引起别人关注,我觉得每个人都有权利表达自己的看法,让这些政策更好地落到实处,而不是浮于皮毛。
  姜英爽:这算是一种牢骚吗?
  任建宇:有牢骚,有抱怨,但是也有我自己的认识思考在里面。至少你可以改变你自己。或者通过你去影响其他人。

 

我只是想要回我的清白
  旁白:因为在网上发了“大量的负面信息”,去年8月17日,任建宇被彭水县警方传唤到了公安局。9月23日,重庆市劳教委下发了《劳动教养决定书》,决定对任建宇实施为期两年的劳动教养。
  姜英爽:现在过了两年,你回过头再去看看两年前自己的这些发言,这些感慨,你觉得这是一种幼稚和不成熟的表现吗?
  任建宇:很多人说我不成熟,傻,我不承认。我觉得每个人都有权利表达自己的看法,自己的观点。尤其是对公权力的表达。
  姜英爽:你不后悔?
  任建宇:我不后悔。
  姜英爽:是真的不后悔,还是不给机会让自己去后悔?
  任建宇:真的不后悔。你做过正确的事情,但是因此受到不正确的对待,你就反过来怀疑自己所做过的一切是错误的吗?
  姜英爽:你怀疑过自己吗?
  任建宇:在这件事情上,没有。我给我女朋友的信中这样写道,等我们老了,你可以告诉我们的后代,当年我怎么怎么样。至少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有一个段子,等老的时候,你回想在中国21世纪初,你是一个英雄吗?我不是,但是我和英雄一起战斗过。
  姜英爽:你是英雄吗?
  任建宇:我只是在争取自己的权益。我只是想要回我的一个清白的身份,维护我正当的权利。
  姜英爽:抓你的那一天,你本来已经成为公务员了。
  任建宇:转正公示的第一天。
  姜英爽:这个转正,是你所向往的吗?
  任建宇:我需要这样一份工作。我当时还认为,体制内的很多人,离开了体制,可能生活都无助了,我现在就成了这样的一个人。
  姜英爽:把你抓进去,你完全没有预料到?
  任建宇:想过,但是没有想过是我。在QQ群里,认识的一些人,也被约谈过。我以为我也就是这样。当时,我已经麻木了,不知道怎么办了,记得录指纹的时候,好几次都录不上。对方说我,你现在知道慌了?
  姜英爽:害怕吗?
  任建宇:害怕。
  姜英爽:你在劳教所里,想的最多的问题是什么?
  任建宇:未来应该怎么办。该如何去面对家人,朋友,同事。
  姜英爽:你现在有答案了吗?
  任建宇:现在还是没有。唯一安慰的是,我被放出来之后,看到支持我的人有这么多,我希望他们看到这种情况,能够认为我是没有太多过错的。
  姜英爽:你很在意外界对你的评价?
  任建宇:我是为了家里人,不是为了我。我自己可以认为自己没有过错,可是我的家里人,他们会在村里抬不起头,别人会认为我被劳教了。
  姜英爽:在劳教所,苦吗?
  任建宇:苦。孤独。苦闷。
  姜英爽:更多的是精神上的苦?
  任建宇:是的,精神上的孤独。
  姜英爽:这种孤独是?
  任建宇:没有人理解。包括我的同教,他们也说你干吗不好好工作,说这种话,应该被劳教。
  姜英爽:你绝望过吗?
  任建宇:刚进去的时候,绝望过。我当时给我女朋友写信说,我把所有的微博内容都删除了,没有人证明我的清白了。
  姜英爽:这些所谓的罪证,反而你愿意去保留?
  任建宇:至少这些东西可以留到以后,让别人去评说。


以后我不会再给人机会
  旁白:2012年8月15日,任建宇的父亲任世六以任建宇的名义向重庆市三中院提起行政诉讼。在劳教委多次提出以任建宇撤诉为条件释放任建宇的要求面前,任建宇的父亲任世六,一个农民,多次前往看守所、给他打电话,让他不要放弃,哪怕因此而推迟释放时间。
  姜英爽:去起诉这个劳教决定,念头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
  任建宇:在6月份,我看到方洪胜诉之后。方洪跟我的情况是一样的,他也是在网上发帖被劳教。当时我心里就有了想法,我开始给我女朋友写信,去联系看看能不能办所外执行,7月份我开始考虑能否上诉。
  姜英爽:这个勇气是你固有的,还是你的父亲所传递给你的?
  任建宇:也是他给予我的。每次我感觉自己坚持不下去了,我就申请打电话。我给我父亲打电话,问他是什么意见,也通过他,知道律师的看法,自己重新充满信心。
  姜英爽:父亲在电话里跟你说什么?
  任建宇:他告诉我你要好好的,你不能答应,要我清白的出来。我的女朋友之前也不理解我的行为,经常说,你别去做了,你做这个有什么意义?我们还因此吵过架。但是这个事情引起外界的关注以后,他们都变得非常坚强。他们理解了我。她昨天晚上还发短信给我,说等这个事情过了以后,再来慢慢管教我。
  姜英爽:应该说,你是个很幸运的人,你有一个这么支持你的父亲,一个如此爱你的女友。
  任建宇:我的幸和不幸都是这个时代的。我的不幸是因为这样的一个时代,造成了我这样的一个悲剧;但是我可以这么快得到释放,得到这么多人的关注,又是这个时代的幸运,因为我们有这么多的人,在为公正、正义而努力。
  姜英爽:之前看过你的很多报道,给我的感觉是,你是一个充满了理想主义色彩的人。
  任建宇:对,我以前写过,我只是个充满理想主义的小人物而已。
  姜英爽:现在还是这样一个人?
  任建宇:应该还是。我现在还是相信,通过我个人的努力,可以改变周围的一些东西。
  姜英爽:即使现实让你碰得头破血流?
  任建宇:以后我会注意方式方法,不会再给人机会。
  姜英爽:你现在承认自己的方式方法有问题吗?
  任建宇:他们每次和我谈的时候,都说我作为大学生村官身份,可以逐层逐级向上级反映,有一些方式方法上可以改进,比如有些图片我可以不去转。而且我有个非常真实的想法,体制改革需要每个人去努力,需要更多约束。
  姜英爽:你的起诉书被驳回,认为诉讼时效已经超过,这个结果你怎么看?
  任建宇:失望。我有这个预感。昨天庭长和我见过面,说诉讼时效已经超过了。今天的结果和昨天说的一样。但我不接受。,
  姜英爽:下一步怎么办?
  任建宇:继续上诉,不会放弃。
  姜英爽:即使最后得不到你要的结果?
  任建宇:我也会把所有的程序走完。

 

  后记:任建宇的辩护律师对我说,他之所以决定帮助任建宇,是在任建宇身上看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或许有些偏激有些不成熟,有些愤青,但是那是人生路上必经的一段风景。而帮助任建宇,就是帮助我们自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