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魏晶玮
魏晶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727
  • 关注人气: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奶奶的脚

(2012-04-26 17:55:39)
标签:

奶奶

生活

劳动

情感

分类: 随感小栈

奶奶的脚

我以前从来没有注意过奶奶的脚,但这双脚却早已印在了我的脑子里,那么紧密的联系着我的生活。

一到冬天,阳气不强的我特别怕冷,尤其是脚,如果没有热水袋,一晚上也热不起来。回家过年的头天晚上,恰好热水袋坏了,我冷得直哆嗦。奶奶睡得早,晚上起夜的时候总要来看看我有没有踢被子,这是她多年来的习惯。

那晚,奶奶来给我掖被子,顺便把手探进被子里摸了摸我的脚,惊讶的说:怎么这么凉?要不我陪你睡吧。我说:不用,您刚睡热,别着凉。奶奶不听我的,还是抱着枕头过来了,睡在另一头,把我的脚抱在她怀里,用她长满老茧的皲裂粗糙的手包裹着我的脚。抱着我的脚,奶奶心疼的嘀咕:你的脚怎么凉啊,连小腿都是凉的,我年纪大了,脚一天到晚还都是热的……”“明天要是没买热水袋,我就先来把你的床睡热我再睡……” 奶奶在那头嘀咕着,长吁短叹。

我有多少年没跟奶奶一起睡了?我也记不清了,有十多年了吧!我倒要感谢我冰冷的脚,让我又有机会跟奶奶睡在了一起。我突然也想伸摸摸奶奶的脚,试探着伸出冰冷的手。这是怎样的一双脚啊,滚热的脚上到处是裂开的皮,甚至有些扎手,比她的手还要粗糙的多。记得小时候,我要奶奶抓痒,她说她没手指甲,就用粗糙的手掌摩挲我的背,我觉得那是世界上最粗糙的皮肤了,却特别享受那种摩挲的舒适感。没想到奶奶的脚尽然如此粗糙,似乎没有一处光滑的皮肤,脚趾甲深深的陷进去,指甲盖也是波折粗糙的,这或许就是劳动的烙印吧!

奶奶的脚很大,她们是刚好不要裹足的一代,她要穿 四十码的鞋,在天足女人中也算是大脚了。在我的印象中,奶奶夏天总是打赤脚的,最多在太阳曝晒的滚烫的地面上穿一双廉价的男士拖鞋。老太太们那种秀气的凉鞋是装不下奶奶的大脚的,需要劳作的黄土黏地也容不下奶奶的鞋。夏天,那双大脚板上总是沾满了黄的黑的泥土,看不出本来的面貌。因为常年打赤脚,以至于那双脚怎么也洗不干净了,脚板布满黑色的沟壑,正是这黑色的铁板样的脚,不怕坚硬的石子路,不顾肮脏的鸡屎牛粪,不担心河底的碎玻璃,载着奶奶在黄土地上奔波劳动。猪栏要出粪,奶奶直接用脚踩上去;施肥时,奶奶直接用手去抓猪粪;当我看到挑着粪桶的奶奶经过时,捏着鼻子跑开,而奶奶,赤着脚挑着粪桶走得欢。

我从来都觉得奶奶的脚很脏,所以懂事后,我便不愿再睡在奶奶的的另一头。每当说起这事时,奶奶便笑着说:“我又不是没洗脚,你们吃的菜还是用粪便浇出来的呢!”以前,我从来不觉得这句话有什么,现在想来,却不免有些心酸,肮脏的粪便滋养了粮食,奶奶的脏脚养育了我们,奶奶说这句话的时候,纵使无奈,却也应该透着自豪感和满足感吧!

后来,奶奶的脚再也不能健步如飞了,赤着的脚缓慢的挪动着,却仍能看出她那双大脚曾经是多么的有力,她的脚牢牢的绑在了土地上,一刻也不能停歇,直到实在不能下地。现在,尽管没了黄土的牵绊,奶奶仍无缘美丽的鞋,她的大脚买不到合适的女鞋,她唯一一双能穿着出门走亲戚的鞋便是十多年前定制的一双方头皮鞋,十几年来仍然崭新如初。她的粗糙的脚仍然粗糙,黑色的沟壑再也无法复原了。

不知过了多久,迷糊中听到奶奶说热,她又悄悄的回自己床上去了。半夜里,朦胧中听到奶奶又来摸我的脚,确定是热的后才又轻轻的离开了。而我,一晚上都做着一个梦,梦见那双粗糙的大脚在黄土地上奔波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