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魏晶玮
魏晶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737
  • 关注人气: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敲开魏源的门

(2012-04-20 09:10:28)
标签:

转载

分类: 沧海拾珠
原文地址:敲开魏源的门作者:马笑泉

[转载]敲开魏源的门
                                         来源:《长江文艺》2012年第2期

 

敲开魏源的门

     马笑泉

                                          

 

两扇木门透着历史深处的陈黄色,一围老墙想是承载了太多的风雨,因而显得有点歪斜,但依然倔强地挺立着。门没有上锁,但我还是伸出手,凸起中指关节,轻轻地敲门。这于我,是一种必须履行的仪式。不能设想我会猛然推开门一把冲进去,那既是对主人的不敬,也是亵渎了自己肃然的心境。恍惚间门吱呀一声开了,魏源似乎已从清朝远游归来,正站在门后,对我含蓄地微笑。

走进院子,抹了抹眼睛,庭院依然空寂,主人想必已上楼重新潜入无垠书山之中。魏源生平对物质享受毫不在意,只要有书在手,就非常满足了——“虽严寒酷暑,手不释卷,至友晤谈,不过数刻,即伏案吟哦。”后生如我者,蒙他亲自开门,已是莫大的荣耀,又何忍再去打扰他老人家的清修。在百年前的建筑中轻轻地走动,感觉是一尾小鱼进了江海,油然而生敬畏之心。故居两正两横,坐西朝东,木墙瓦顶透着湘西南农家惯有的朴素和实在。这里不是魏源诞生的地方——他自己的住宅已于嘉庆二十四年毁于大火——这是魏源叔父魏辅邦的宅子,与魏源家仅隔一条小石径,规模格局亦相仿。魏源童年时曾在此间楼上私塾读书。本屋被毁后,亦曾借居叔父家。后来他在外中进士,做官,所得喜报、牌匾,都运回家乡陈列于此,以示光耀门庭。因此,把此屋定做是魏源的另一故居,也是名副其实,经得起考据家们的挑剔。其实哪里才算是魏源的真正故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能否走进魏源的内心世界,把握他那深沉的灵魂,领会他那深刻的思想。要知道,敲开一扇物质的门很容易,敲开一个人的心门却很难,敲开魏源的心门尤其难。

魏源是一个深沉的人。还在孩提时代,他就表现出寡言喜静的独特品质。别的孩子在那里嬉戏打闹,他却独坐一旁,若有所思。沉默并不是痴呆,沉默是为了潜入思想的玄妙境地,在精微的体会中获得深沉的快乐。魏源似乎天生就能进入这种内省之境。在赠给董桂敷的一首诗中他写道:默好深思还自守。七个字,就道出了魏源对自我的认知和定位——沉默,是为了更深入地进行思考;这个世界太复杂,变数太多,太难以把握,那么,至少还能坚守住自己内心的净土。这是一个很早就知道自己追求什么的人。像魏源这种寡言深思之人,往往极具恒性,一旦看清了目标,就会毫不动摇地沿着一个方向走下去。魏源的方向何在,至少在他的童年和少年时代,我们就可以看出两点,那就是:书本为他一生所爱,思考是他终身所行。

就是在故居右侧的读书楼上,七岁的魏源独居一室,初次感受书本给他带来的巨大愉悦。这种愉悦如此之强烈,令幼小的他不肯须臾撤离。在金潭乡故老的口传中,魏源曾因为迷恋读书,经月不下楼,以至于家中所有的狗都不认识他,在他偶尔出现时一齐对他狂吠。另一则逸文说的是魏源经常等父母睡熟,偷偷地点上灯,在被底看书。过了很久,他的母亲才发觉此事,担心他年少体弱,苦读伤身,哭了一场。魏源自此才不敢通宵攻书。两年的勤读深思,积聚的能量当然非同小可。魏源由此奠定了最初的自信,甚至对未来有了朦胧的预感。在九岁应童子试时,县令某公于唱名时随口出一联:杯中含太极。魏源应声曰:腹内孕乾坤。乾坤者,天下也,家国也。魏源的一生,都是在努力孕育一个澄清天下、振兴家国的梦想。为此他以超乎常人的热情和毅力在学习、在积累。十五岁他就开始研究王阳明的心学,对“我心即理”、“行则良知”的提法大为激赏。日后魏源顺应时势,强调实践,喊出了“穷则变,变则通”的著名口号,其哲学基础就是肇始于此。二十一岁,魏源入国子监,四方求教,研读今文经学。一个人毕生的事业是与他年轻时代的求学和交游分不开的。魏源牢牢把握住了这一黄金时期:问宋儒之学于理学名家姚敬塘;学《公羊》于今文经学大家刘逢禄;古文则与董桂敷、龚自珍相切磋。有次他得到一册古本《大学》,狂喜之下闭门攻读五十余日。他的座师汤敦甫担心他卧病在床,备轿前往探视。得到通报的魏源慌忙出门迎接。汤见他蓬头垢面,形同乞丐,大为吃惊。待问明原由,便叹道:有如此才学,再如此勤学,今后如无所成,当是上天无眼!

然而命运并不垂青这位苦读之士,道光七年,魏源在会试中落榜。并不是他文章写得不好,而是写得太好:广博雄浑,切中时事。然而这等力主“变法”的佳文,落在讲求“中庸”、空谈心性的主考官手里,只能是明珠暗投。苦读经年,名动京师,却未能顺利折桂,魏源不知有多伤心,多绝望。但内向的他只能以沉默来应对,来掩饰内心的挫败感。同时落榜的还有他的好友、杰出的文学家和思想家龚自珍。这样的事看起来荒谬,然而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都还在发生。许多才华卓著的学子仅仅是因为英语不合格就失去读研的机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身边那些专业平庸、只是擅讲洋文的人昂然过关,其内心的感受大概和魏源差不了多少吧。刘逢禄得知此事后,极为叹惋,写下了著名的《题浙江、湖南遗卷》。在诗中他这样描述魏源:更有无双长沙子,孕育汉魏真精神。尤精选理烁鲍谢,暗中剑气腾龙鳞。这既是表达对当道埋没人才的不平,又是对学生的勉励和期许。为人师者,总是深含苦心,敏锐如魏源者当然能够领会其中琴音雅意。但刘逢禄不写此诗,魏源就会一蹶不振吗?暂时的失落想必是有的。但别忘了,他是以霸蛮著称的湘人,又是湘人中最有霸蛮精神的“宝古佬”。跌一跤就永世爬不起来不是魏源的风格。也许这次重大的挫折反而激起了他的奋发之气,因为不久以后,魏源编选的一百二十卷的巨著《皇朝经世文编》面世了。

今人皆视《海国图志》为魏源的代表作,这诚然是不错的。但《海》的超前思想在当时并不为人所看重,更谈不上将他的先进主张付诸实践,反而在海外引起关注,间接推动了日本的明治维新。因此梁启超不无惆怅地将它称为“不龟手之药”。而日本的一位学者则说得更直接:“呜呼!忠智之士,忧国著书,不为其君用,反为他邦。吾不独为默深悲,亦且为清主悲也夫!”。甲午之败后,国人才全面领会“调夷之仇国以攻夷,师夷之长技以制夷”这两句话是多么的有洞见。然而一切皆晚,中国的崛起还要推迟几十年。这亦是时代的悲哀,民族的悲哀。而《皇朝经世文编》一出,却以其宏阔的视野、切实的内容和经世致用的主张,引起了忧国忧民之士的广泛关注,很快就风行全国。当时凡讲求实学之人,几乎是人手一册,奉为圭臬。这部书不仅奠定了魏源今文经学大家的地位,更影响了以胡林翼、曾国藩、左宗棠为代表的一批立志于安邦定国的士人。这些未来的朝廷重臣,在日后的施政中,都或多或少地秉承了《皇》的思想,同治中兴才得以成为可能。如果说《海国图志》影响了世界,那么,《皇朝经世文编》就是切切实实影响了当时的中国。

站在空寂的读书楼上,抚摩着眼前古拙厚重的书桌,我突然醒悟:其实魏源的思想就是朴实可爱的湘西南农民们的思想——不做过高之论,直面眼前问题,推崇实践,讲求实效。魏源的行为也就是这些乡亲们的行为——有韧性,不浮躁,脚踏实地,稳步前进。在《学编二》中他提出:“及之而后知,履之而后艰,乌有不行而能知者乎?”为了说明这个问题,他还使用了一个形象又有点刻薄的比喻:“披五岳之图,以为知山,不如樵夫之一足”。崇尚行动,是魏源的一个显著特色,也使他区别于那些高坐在玻璃窗后面营造思想体系的空谈家。他是自己主张的切实履行者。海运代漕,整治盐政,乃道光年间的两大善政,由当时名臣贺长龄、陶澍主持完成,而在背后实际主事的就是魏源。贺、陶两人与魏源相知极深,非常欣赏他的才华,给予他绝对的信任。在这一点上,魏源是非常幸运的。抱着“士为知己者死”的感激之情,也为了实践《皇朝经世文编》所倡导的经世理念,魏源以一名急先锋的姿态,奔走在神州大地上。为了弄清漕运的弊端,他在大运河做了长期深入的调查,写出了详实可靠的报告,本着国便、民便、商便、官便、河便、漕便的原则,提出了以商船行海道运粮的办法,将所有反对之议尽数打回。为了盐政的顺利推行,魏源不仅精心设计了票盐法,还以幕僚的身份带头经营票盐,不仅有效地带动了新法的推行,自己还赚了一笔银子。用这笔钱他在扬州兴建了一处园林。夫人严氏开始还担心大兴土木会招人非议,魏源却认为这是自己劳动所得,赚得正大光明,花得也理直气壮,又何惧他人之言。文章写得漂亮,学问做得地道,又有切实的经世之才,这样的人,才有资格将“文章经济”四个字高悬于堂内而不至于被后人笑为是自吹。

从楼上踩着木阶下来,在略显冷清的厅堂间徘徊,我看到了两副对联。一副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综一代典,成一家言”,这是龚自珍所赠,为世人所熟知,也确实是魏源的形象写照。另一副是“远岫壶觞,庭余花色邀文藻;幽人松竹,座有兰言惬素心”,这是魏源青年时代自撰。作为思想家和经济长才的魏源早为世人所熟知,而作为文学家的魏源却让今人感到有点陌生。也许在人们心目中,很难想像一个长于理性分析的人能够写出感情充沛、文采飞扬的诗文来,而魏源恰好是这样一个理性和感性都非常发达的全才。他的《古微堂文集》写得笔力雄健,有先秦诸子之风,在当时便与龚自珍比肩齐名,堪为道光年间的古文重镇。而我更喜欢的是他那些描写自然风物的诗作。魏源一生酷爱山水,足迹遍及神州大地,自称“惟有耽山情最真”。我始终认为,一个不能够感受自然之美的人,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诗人。而出生于湘西南的诗人,往往都有一种深重的山水情结。魏源是这样,车万育是这样,匡国泰也是这样。每当我读到魏源的《三湘棹歌》,心中就生出一种萦绕着莫名惆怅的感动:

“水复山重行未尽,压来七十二峰影。”

“溪行欲尽竹不尽,苍雪纷纷化流水。”

“渔翁晒网鹭晒翅,一潭竹影涵鱼影。”

“远岸青山欲上船,江空月落舟茫然。”

这是纯正的诗句,有着饱满的情绪和鲜明的形象。魏源读书之多,当代和后世都没几个人能跟他比。但他写起山水诗来,绝没有想到要从书本里挖两句过来给自己撑腰。他有诗人的自信,也有诗人的直观审美能力和语言提纯能力。诗人往往是狂放不羁的,但魏源一生却沉静内敛。他有愤恨,有不平,却只是默默地把情绪转化为动力,继续前行,去开辟新的道路。这种稳健扎实的作风使他赢得了众多人的信任。阅人无数的林则徐在动身去新疆时将编辑《海国图志》的大业相托付;龚自珍的后人委托魏源编订《定庵文录》、《定庵外录》……这些都说明了魏源有种让人倚重的人格魅力。这是一个在人格、学养、识见、文采、才干上都非常杰出的人,却在五十一岁才中进士。尽管他才华卓著,政绩优良,却仅仅是做到了高邮知州。而他所高度关注的币制改革和黄河改道,却因为无人支持,使他难以再次施展经世的抱负。他有如此不凡的能力,垂危的清朝却吝于多给他一点机会。晚年的魏源,难免有些对世事的感触。他遁入佛门,自称“菩萨戒弟子魏承贯”,可以说是他对现实发泄不满一种委婉的表示吧。在龚自珍、林则徐这些至交相继去世后,魏源深叹“雅士如林,知音日少”,此后便摒绝交游,心如止水,一心参玄。以儒家入世,以佛道出世,魏源最终还是沿着这条中国士人的传统道路走到了生命的终点,时年六十四岁。死后,家人因他喜欢西湖,便葬魏源于杭州南屏方家峪,让满湖思绪长伴一隅孤坟。

在花木掩映的堂屋和厢房里进出,我更加切实地感到魏源已从西子湖畔悄然归来。是的,一个诗人,始终会返回他的故乡。因为这里是他最初也是最终的家园。惟有在此,他才能够获得彻底的宁静。低头缓步走出故居大门,我站在垅上,看金水河秀气地穿过满野的青黄色稻田。有人在田里劳作,有炊烟轻柔地升起。更远处的群山环抱大地,静默不语。一百九十年前,魏源从这片风景中走出去,然后撼动了世界。今天我们这些后来者,从魏源的门中走出后,是否也想过要做点什么呢?

    

 

 

 




 

0

前一篇:奶奶
后一篇:车站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奶奶
    后一篇 >车站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