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嘉禾夫子
嘉禾夫子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27,001
  • 关注人气:3,8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川行记:色达,我已止语。五明佛学院的修行人生

(2019-08-14 19:59:47)
标签:

川行记

阿坝州

色达

五明佛学院

嘉禾夫子

 

【原创】川行记:色达,我已止语。五明佛学院的修行人生

【川行记:色达,我已止语--五明佛学院的修行人生】

 

 川西北高原,阿坝州色达城外20公里的喇荣沟,著名的色达五明佛学院就坐落于此。

回溯80年代初,藏传佛教法王晋美彭措来到此地,见峡谷地形呈莲花状,自带八瑞之相,遂建五明佛学院。几十年间,喇荣便云集数万名喇嘛、觉姆(尼姑)于此,修习显、密宗,甚至为汉传佛教弟子开设汉经院。

何谓五明?即“声明、因明、工巧明、医方明、内明”是也。

如今,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已成世界最大藏传佛教佛学院,一处新兴的佛教圣地。

色达佛学院的历史并不悠久,却是我向往已久的地方。

 

别地可不去,唯独色达不可错过。

 

【一】

 

抵达色达80公里外的翁达自驾营地,是8月8号黄昏。

同为阿坝州境内的九寨沟发生了7级地震,而驱车奔波数百公里的我,一路毫无知觉,根本没有时间翻看手机新闻,所以浑然不觉。直到家人、朋友陈哥、大雨、小布、同事先后电话信息询问平安,这才知道,川西板块再次地动山摇,人间仙境九寨沟毁于一夕。

自出成都始,沿途虽然遇见滑坡落石塌方,或近在迟尺而毫发无损,或滑坡已过尘埃落定,远不及这地震凶险,不禁暗自庆幸,再次与灾难擦肩而过。


【原创】川行记:色达,我已止语。五明佛学院的修行人生


或者,这是因了“齐全风水四护”的色达,一路福佑所致吗?

 

【二】

 

色达五明佛学院的喇荣沟海拔有4100米,初抵山门,排队进山时,就已经略感不适,后视镜里的我面目肿胀,头昏头疼,右手中指倒刺皲裂,无名指在徒步翻越梭坡河岸塌方时,曾经被岩石扎伤淤血,现在越发肿痛:高原反应的症状就这么悄悄的出现了,同行的朋友高反更加严重,步履艰难。

好在我们的意志都算坚强,已达山门,岂能退缩?


【原创】川行记:色达,我已止语。五明佛学院的修行人生


【原创】川行记:色达,我已止语。五明佛学院的修行人生


如今的色达佛学院声名远播,人气之旺,远超出了我的预料之外。上山进沟里的佛学院,只能搭坐公交车,车票6块钱。车破旧,一副灰扑扑的乡村公交模样。在山门左侧停满车辆的大停车场尽头,有几位喇嘛维持秩序,指挥着络绎不绝的游人排队等车。我们昏头昏脑的站在高原的烈日里,排在队伍长龙的末尾,忽见一喇嘛手持扩音器过来,不厌其烦的告知大家,下一趟公交车,是两个小时后。

喇嘛语毕,我们差点儿崩溃,决定不等了,先去寻找住处。

佛学院山门外,是T字长街,街道两侧全是藏汉人开的饭馆旅店,一般是汉人开饭馆,藏人开旅店。我们在车水马龙中艰难的停车、问店,发现这条街上的旅店,就乡镇招待所的水准,多是3、4人同床共卧的大统铺,可以想象入夜后,呼噜声和脚臭味交相呼应的场景。卫生更别说了,都是公用浴室。

连看几家藏人开的旅馆,都是房间昏暗,杉木隔墙,床褥经年不洗,在黑暗中泛着发亮的“包浆”。令人望而却步。

去街边一家四川饭馆,简单吃了饭,便开车往20公里外的色达县城,终于,在城里觅到了干净满意的酒店,安顿奔波疲惫的身心。

 

【三】

 

上山公交车的拥挤,再次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傍晚我们回到色达佛学院的停车场,排着长队挤上公交车,车上的司机、车下的喇嘛,不遗余力的把人往车厢里塞,满车的游人夹杂着喇嘛、藏民,前胸贴后背,藏汉僧俗,亲密无间,挤得透不过气来。最后车门艰难的关上,摇摇晃晃的开往山上。

两三公里的弯道陡坡土路上,尘土飞扬,各种修路的铲车卡车频繁来往,路边有徒步的游客与藏人,在尘烟里无处躲避,灰头土脸的站在道旁,享受免费吃土的“盛宴”。

半小时后,公交车终于把满车的人卸了下来,站定打量,夜幕笼罩的喇荣沟,满山遍野的红色小木屋层层叠叠,漫延到山顶天边。沟底的小道,半坡的山道,身着绛红色僧服的喇嘛、觉姆,从步履蹒跚的耄耋老僧,到十几岁的稚嫩小喇嘛,上山下山,川流不息。

我们站在停车场,抬头眼前那些密密麻麻的僧舍,渐次亮起了昏黄的灯光,如同天上的星星一般,落满山坡。


【原创】川行记:色达,我已止语。五明佛学院的修行人生


【原创】川行记:色达,我已止语。五明佛学院的修行人生


佛学院停车场边,是一座两层楼的公共浴室,看来山中修学的数万名喇嘛、觉姆,就靠这样的公共浴室来做个人清洁的。两山之间,有一大片泥土堆积的工地,是2014年1月的那场惊天大火,烧毁了100多间觉姆僧舍,时至今日,仍在施工修复。

世间本无神迹,灾难面前,僧俗平等。

 

【四】

 

顺着喇荣沟底的山道,慢慢的往山上走。

有身形瘦小的觉姆,背着一桶水上山,从我们身边经过,把背上的水倚靠在石阶上歇脚。令人沮丧的是,每当我们举起相机的时候,喇嘛觉姆都把手抬起来挡在脸上,或者不停的摆手,不让拍照。结果是,几次鬼鬼祟祟的偷拍之后,最终只留下了她们匆匆远去的背影。


【原创】川行记:色达,我已止语。五明佛学院的修行人生


【原创】川行记:色达,我已止语。五明佛学院的修行人生


沿着峡谷,在僧人小木屋的包围中,每隔百米有一座经堂,那是喇嘛们传授显密教法,上课念经的地方。佛学院将男众和女众分开,喇嘛居住和修行在山上,中间居士区隔开,坡下才是觉姆修行居住区。居士区也是男女众分开居住,男女僧人、居士均严禁单独交往,如结伴行走,绕坛城等,都在禁止异性同行之列。

五明佛学院开设的课程分为显宗和密宗两大部份,而显宗是日后修学密宗的基础。

常人以为藏传佛教唯有密宗,其实并非如此,藏传佛教显密同等发达,从印度翻译的显宗经论之浩瀚,并不逊色于汉传佛教。而且与汉传佛教相比,更加次第严谨,系统性修学的特点越发突出。

藏传佛教将修学佛法称之为“闻、思、修”,闻思的第一步即是学显宗教法。学院开设的显宗课程有戒律、因明、俱舍、中观、般若五大类。平时佛学院给僧俗弟子安排大堪布(法师)讲经,有《中论》、《入中论》、《入菩萨行论》、《定解宝灯论》、《中观宝鬘论》、《格言宝藏论》等显密法教及许多大圆满的论典和诀窍。

在藏传佛教弟子眼里,喇荣不仅是个酝酿智慧的肥沃田地,而且是个成就大乘修持的菩萨道场,是一个修行积资的人间净土。

 

【五】

 

因为高反的作用,我们走的行动缓慢,却有许多暗红色僧衣的喇嘛,从四周暗黑小巷角落里钻出来,匆匆越过我们,奔向灯光明亮的大殿。


【原创】川行记:色达,我已止语。五明佛学院的修行人生


【原创】川行记:色达,我已止语。五明佛学院的修行人生


原来每天傍晚6-8点钟,便是众多喇嘛集中大经堂里参加例行的辩经法会的时间,一时人声鼎沸,恍如闹市。辩经是藏传佛教弟子最主要的修习方式,它能排除疑难,理清思路,巩固所学的內容,还能锻炼表达能力,为今后修行、弘法打下扎实的基础,所谓“听十遍经不如辩一遍经”。

我在拉萨大昭寺见过喇嘛辨经的热烈场面,个个手舞足蹈,此起彼伏,至今记忆犹在。

佛学院的僧俗弟子将各科修完,一般需四、五年时间,然后经过严格的答辩,参与众僧激烈的辩论,过关者可获得堪布(法师)的称号,才有资格讲经说法。

色达喇荣每年有四大法会:(以藏历为准)一月持明法会;四月普贤法会;六月金刚法会;九月极乐法会。每一月有四个修行日:初十文殊寂静会供;十五布萨;廿五空行意修会供;三十布萨。

对藏区发烧友来说,这四大法会的人文盛况,是最为吸睛的亮点。只可惜,许多人对藏历时间不是太了解,即使知道,也未必能有时间前来观看。

终究留下遗憾的,是大多数。

 

【六】

 

受高反困扰的人,不止我们。

在上山的公交车上,碰见了一个独自旅行的女游客,大概在五、六十岁间,拖着个行李箱,脸色灰白,嘴唇发紫,走几步,坐老半天,还好她的身边,一直有乐于助人的藏人,帮她提行李。在大经堂门口,我们又遇见了她坐在地上休息,这回她的身边换了个穿红僧衣的觉姆陪着。我和她互相点了点头,问她提着箱子是不是去住山上的旅馆?她说是,来之前朋友帮她订了山顶上的喇荣宾馆,但是没想到会那么高,感觉怎么走,都走不到。


【原创】川行记:色达,我已止语。五明佛学院的修行人生


【原创】川行记:色达,我已止语。五明佛学院的修行人生


我抬头仰望如在天边的山顶宾馆,行前也在孤独星球路书上,查到过这家位于佛学院内的喇荣宾馆,客满。现在,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订到。

今夜,她要几点才能爬到山巅的喇荣宾馆?

 

【七】

 

山顶的喇荣宾馆,一侧有座塔型建筑,在暮色里亮起了灯光,那是坛城。


【原创】川行记:色达,我已止语。五明佛学院的修行人生


【原创】川行记:色达,我已止语。五明佛学院的修行人生


坛城在梵语里音为曼陀罗,是密宗修持的能量中心,也象征宇宙中心。五明佛学院山顶的坛城,依照曼陀罗的象征模式修建,坛城一层是108个转经筒,二层是供奉诸佛菩萨的经堂,以及转绕的地方,三层是尸陀林,四层是密殿,常人无法进入。坛城中心端坐大日如来,周围观修之诸天诸尊、诸明王、明妃、空行像,按照一定的规则安置其中,并且在坛城四壁伏藏着众多佛像和法器、活佛舍利等宝物,是佛学院最为殊胜之地,每个藏传佛教弟子都会来转坛城。

依照藏传佛教转坛城的仪轨,下等功德要转108圈,中等功德是转1080圈,上等功德就得转10800圈。

不分日夜,有无数虔诚的藏民、喇嘛在转坛城。

 

【八】

 

下山,暗夜中,公交车站早已排成了长龙。漆黑山道上,公交车的出现遥遥无期,果断放弃。

我们在路边拦住了一个骑着摩托车路过的藏族小伙,搭车下山。

这是晚上8点多,佛学院下山的土路上,有庞大的土头卡车嘶吼着从我们身边经过,扬起的灰尘落满我们全身,藏族小伙颠簸摇晃着,艰难的穿过黑暗中烟尘滚滚的山道,终于把我们放在了佛学院山门停车场,我摸出了20块钱给他,道了谢。小伙子收完钱,瞬间消失在黑夜里。

这个晚上,回到色达县城,街上许多饭馆商店都关门了,最后才在酒店附近的十字路口,吃上了晚饭。

色达两天,高反始终萦绕不去,脑袋昏昏沉沉。佛学院的人文又是如此深厚,却难以用镜头捕捉,真是让任何千里迢迢来访的人心有不甘。

第二天一早,我们又坐藏民的摩托车进喇荣沟了,车手野蛮驾驶,慌不择路,这次不光吃土了,还被洒水车喷了一身的水,连抓在手上的相机镜头都“湿身”了,滴答淌水,忍不住在心里问候了几遍摩托车手的祖宗。


【原创】川行记:色达,我已止语。五明佛学院的修行人生


【原创】川行记:色达,我已止语。五明佛学院的修行人生


佛学院的满山遍野的红色小木屋,跟叠积木一样一个摞一个。一个不留神,从狭窄的木屋缝隙里,闪出一个绛红色的觉姆来,面对我们镜头,觉姆们无一例外都以手遮面,匆匆离去。

脱了鞋,跟着觉姆们走进大经堂,觉姆们刚上完课,正三五成群的坐在地上吃东西,有位年长的觉姆提着个大铝壶,给每个其他人的碗里倒酥油茶。不能拍照,我们就找了个角落坐下来,看着觉姆们或站或坐来来去去。宽敞的大经堂里目测坐满的话,可容千人,可以想象觉姆们集体诵经的场面。


【原创】川行记:色达,我已止语。五明佛学院的修行人生


【原创】川行记:色达,我已止语。五明佛学院的修行人生


高反的不适打消了我们继续上山,去男众喇嘛区的念头。在经堂门口,觉姆们坐地上,人手一块经板,放在面前膝盖上,一遍遍的阅读念诵。有个身穿冲锋衣的大叔,站立趴地上读经的觉姆面前,凝神静气,沉思良久。

视线透过高大的廊柱,对面满山的红色小木屋的玻璃窗,在阳光下熠熠发光。

一间红色僧舍的木门上贴了张纸,

上书“请无喧哗,我已止语”。

 

【九】

 

色达喇荣,是万千信众的修行地。

其实,人生本就是一场修行。

这一生走下来,苦乐离合,花开花落。

什么是佛?

谁能勘悟?


【原创】川行记:色达,我已止语。五明佛学院的修行人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