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嘉禾夫子
嘉禾夫子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34,243
  • 关注人气:3,8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川行记:甘孜霍尔十三寺,探寻霍尔人消失之迷

(2019-07-04 08:56:01)
标签:

四川

甘孜

炉霍

翁达

汉人寺


【原创】川行记:甘孜霍尔十三寺,探寻霍尔人消失之迷

川行记:甘孜霍尔十三寺,探寻消失的霍尔人之谜

 

一路向西,从翁达折往甘孜。

 

【1】

 

甘孜,曾经是格萨尔王带领藏人征战的古战场。

翁达有一座将军府,是格萨尔王手下一员猛将色尔哇.尼崩达雅故居。

历史上的岭国格萨尔王部,有大中小三骨系部落,翁达藏寨属于大骨系,尼崩达雅将军的后裔就在这里繁衍生息。

翁达藏寨的民居大都建在半山上,以古代勇士为原型的拟人化建筑,为三层到四层,四层房子分别象征勇士的头部、腹部、大腿和小腿,窗户象征眼睛,房顶所插的经幡象征武士头盔的红樱。

有趣的是,此地藏居都在二楼外墙处,用木头搭出一个凸出墙面的阁楼,看似阳台,实是一悬空厕所。比起藏区依然到处使用的野外露天旱厕,这种建于室内的厕所,已经是一种进步了。

在藏族民间史诗《格萨尔王传》之《霍岭大战》中有这样一个故事:格萨尔时期,在康北生活着一支被称着为“霍尔国”的霍尔部落。霍尔国与岭国之间曾发生过激烈争战,终被岭国征服。


【原创】川行记:甘孜霍尔十三寺,探寻霍尔人消失之迷


【原创】川行记:甘孜霍尔十三寺,探寻霍尔人消失之迷


如今的翁达尼崩达雅将军府,成了318自驾游营地,我们在营地里的集装箱里住了一晚,感觉相当不错。

就在当晚,传来了九寨沟突发7级地震的消息。

我们终止了原定西去稻城的计划。改去甘孜。

甘孜城就是原来的霍尔城旧址。而霍尔人已消失。

历史总是扑朔迷离,引人一探究竟。我们此去甘孜,能看到些什么?

 

【2】

 

翁达距离甘孜有180多公里,途经炉霍县。炉霍古为蒙古裔霍尔章谷土司属地,“霍尔”在藏语里即指蒙古人,此地是从前自打箭炉(康定)入藏的重要驿道,“炉霍”地名由此而来。

让我们好奇的是,在藏人数量占90%多的甘孜地区,历史上竟然有这么一块蒙古人的“飞地”,更为神奇的是,仅仅数百年岁月变迁,蒙古后裔便已经消融在藏人族群里,除了遗迹和传说,再无更多的痕迹。

也许仔细分辨,能看出康北的汉子的外貌轮廓,有蒙古人高额平鼻直宽厚下巴的特点,只是不再说蒙语,口吐藏语、一身藏袍、过着藏人的生活习俗了。

可寻的蒙古遗迹,就是遍布甘孜各地的“霍尔十三寺”,和仅存的几处霍尔土司官寨 


【原创】川行记:甘孜霍尔十三寺,探寻霍尔人消失之迷


【原创】川行记:甘孜霍尔十三寺,探寻霍尔人消失之迷


追根溯源,明代时期,成吉思汗后裔、蒙古所特部首领固始汗,带领铁骑血洗并占领了康藏地区,开始了由霍尔(蒙古)人统治康北的历史,并逐渐形成了七大分封的“霍尔土司”,分别是霍尔孔萨土司,辖境为今甘孜县城南、色西底、呷拉、阿则、南多,以及后来的道孚县的孔色等乡;霍尔麻书土司,辖境为今甘孜县城南、绒岔、拖坝、斯俄、庭卡、下雄、茶札,及道孚县的麻孜等乡;霍尔朱倭土司,辖境为今炉霍县朱倭、充古、卡娘更知,以及甘孜县的贡隆、来马等乡;霍尔章谷土司,辖境为今炉霍老街、泥巴、雅德、仁达、斯木、宜木等乡,以及洛秋乡卡攻乡的一部分;霍尔咱土司,辖境在东界东科(即今甘孜东谷),西界林葱(原邓柯),南界德格、北至柬署,即今甘孜县札科一带;霍尔白利土司,治所在今甘孜生康;霍尔东科土司,治所在今甘孜东谷。这七大土司,史称“霍尔七部”或“霍尔七土司”。

而霍尔十三寺,则是由霍尔家族第六代首领南卡降泽之子,曲吉.昂翁彭措创建的。

当年叱咤风云铁骑无敌的蒙古大军,分封各地的“霍尔人”,又是如何悄无声息“消失”的?

 

【3】

 

或许,探寻现存的霍尔十三寺,可以略解心中之惑。

霍尔后裔曲吉昂翁彭措为五世达赖喇嘛罗桑嘉措的弟子,也是其创建的德格格鲁派寺庙更萨寺的第一任活佛。

清顺治年间,年老的固始汗为其当年率军占领康北,血腥杀无度而忏悔,萌生赎罪之念,于是委托曲吉昂翁彭措在康北各地广建佛教寺庙。

曲吉昂翁彭措受命,在五世达赖面前发誓,要在康北建13座格鲁派寺庙。

自1655年(清顺治十二年)始,曲吉昂翁彭措以德格更萨寺为母寺,在康北各地建寺传法。先后在甘孜、炉霍、道孚境内建立了甘孜寺、孔玛寺、大金寺、桑珠寺、扎觉寺、章谷寺(寿灵寺)、西科寺、娘绒寺、灵雀寺、班日寺、孜苏寺、东谷寺,即为史称的“霍尔十三寺”。

我们最先抵达的,便是炉霍的章谷寺(寿灵寺)。

几百年间,时光飞逝,这座章谷寺也已非清顺治七年初建时的“霍尔章谷嘎登绕丹郎加泽德岭”了。历经多次地震,最近的一次,章谷寺遭受地震毁坏并复建于1983年。

也许,除了寺藏的《丹珠儿》经书、“三圣六庄严”唐卡,似乎很难找到霍尔十三寺的痕迹了。

 

【原创】川行记:甘孜霍尔十三寺,探寻霍尔人消失之迷


【原创】川行记:甘孜霍尔十三寺,探寻霍尔人消失之迷


【原创】川行记:甘孜霍尔十三寺,探寻霍尔人消失之迷


炉霍城外,鲜水北岸的"色登龙然苏"山坡上。空中飘洒着小雨,略带些许寒意。一条转经长廊,从山下往山上阶梯状延伸逾百米,颇为与众不同。长廊里,几位身着藏袍的藏族老奶奶,推动一个个大经筒,周而复始的转经,经筒上挂着的铃铛叮叮当当的响个不停,是这寂静山寺最好听的声音。

走进转经长廊,跟着老奶奶们转经,记录她们虔诚的身影。

她们坐下来休息的时候,对我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嘴里说着我听不懂的藏语。这几位藏族老奶奶的笑容感动了我们。因为,这是我们此次川西北藏区自驾之旅,遇到的最具善意的藏胞。

和藏族老奶奶们挥手道别,我们开车上山,章谷寺在云雾山顶处,雨点纷纷里。

雨中,几位藏女正提桶搭脚手架攀爬在高墙上,修缮寺院的外墙,穿绛红色僧袍的喇嘛,拿着扫把清扫着地面的污泥垃圾。大殿前的一座拱门,开满了美丽的蔷薇花儿,仿佛这里不是寺庙,而是通往秘密花园的入口。


【原创】川行记:甘孜霍尔十三寺,探寻霍尔人消失之迷


【原创】川行记:甘孜霍尔十三寺,探寻霍尔人消失之迷


大殿梵音悠扬,丝丝缕缕的飘了出来。

昏暗宽敞的大殿内,有位喇嘛独自静坐着念经,抬头微笑,招手让我们进去。

我们惦记着继续上路,婉拒了喇嘛。登上细雨中的寺庙屋顶,眺望一眼烟雨中的炉霍县城。

原本行程里,如果晚到,要在这炉霍小城打尖住店的。

 

【4】

 

离开炉霍,驱车甘孜县的95公里,就是小菜一碟。

轻松的抵达甘孜县城,天还没黑呢,在环城公路上,远远望见了白塔公园的巨大白塔。

藏族艺人说唱的弦子词唱道:"甘孜城啊甘孜城,甘孜城座落在霍尔遗址上"。甘孜,即为昔日霍尔国的遗址。

我们入住了格萨尔大酒店。第二天一早起来,吃了一惊,酒店大堂里烟熏火燎,状似失火。细看原来是藏族女服务员在大厅里“煨桑”:口念经文,手端着一只大盆,里面放上点燃的新鲜柏枝,散发出浓浓的烟熏。

这种藏民独有的祈愿礼俗,在我看来,就跟熏赶蚊虫一般无二。

走进甘孜老街,街道以七八十年代的建筑居多,而有百年历史的老街在甲不卡村里。我们在老巷道里曲里拐弯的开到了城北山脚下,途径几座白塔,小转经廊,顺着峡谷的山道上山,甘孜寺已在眼前,车却在一处坝子上小房子前过不去了。

导航指引错了路线,走另一侧道路是可以开到甘孜寺门口的。


【原创】川行记:甘孜霍尔十三寺,探寻霍尔人消失之迷


【原创】川行记:甘孜霍尔十三寺,探寻霍尔人消失之迷


驻足高高的坝子上,甘孜城的风光尽收眼底,小雨过后的红瓦和白塔、青黄交错的青稞地,绿色的草原、远山笼罩的氤氲云烟,仿佛诗画一般的意境。

身后,土崖上有数眼窟窿,里面堆满“擦擦”,那是藏人用泥捏的小佛像。小屋旁边,两位汉子赶着马队,正在驮运碎石和沙子,那些温顺的马儿羞怯而听话,我们跟着马队走进泥泞的小道,叮叮当当的马队铃声,在山间回响。

我们从低洼处再上阶梯,迎面出现甘孜寺大殿。

甘孜寺,就是史称“霍尔十三寺”的第一寺,至今已有三百多年历史。

 

【原创】川行记:甘孜霍尔十三寺,探寻霍尔人消失之迷


【原创】川行记:甘孜霍尔十三寺,探寻霍尔人消失之迷


【原创】川行记:甘孜霍尔十三寺,探寻霍尔人消失之迷


从寺里出来个小喇嘛,听说我们想参观寺庙,便去找钥匙。让人惊奇的是,那个钥匙和锁,竟然是古代那种奇巧机关设计的沉重铁锁,现在人肯定不知道怎么开它。

小喇嘛说,今天是休息日,很多喇嘛都不在寺里。

可容数百人的大殿空荡荡的,地上摆满了座垫,大殿里布幔经幡层叠,寂静的空气里,弥漫着藏区寺院里才有的藏香和煨桑的味道。

环顾四壁,密布佛龛小佛像。

小喇嘛说:这里是千佛殿。

与其他霍尔十三寺相同,甘孜寺与霍尔七土司关系密切。

甘孜寺至今的几代住寺香根活佛,都出自霍尔孔萨土司家族,可谓政教合一。

 

【5】

 

我们寻访的最后一座古寺,甘孜县现存最古老的寺庙:德贡波寺,也称汉人寺。并非霍尔十三寺。

汉人寺从1274建寺至今已有700多年历史了。

2012年,考古人员在汉人寺里发现了保存完好的元代壁画,以线描笔法,描绘了战神麻哈噶拉(大黑天),也是寺里供奉的主神。

元朝曾在甘孜一带设立左翼蒙古、汉军万户府,万户府下设的“达鲁花赤”(镇守使)负责领导蒙、汉军队,元军对“战神”麻哈噶拉十分敬畏和崇拜,所以建造德贡波寺供奉此神。当年,因元朝胆巴国师提议,元朝在元大都(北京)及全国各地建造了100多座麻哈噶拉庙,均已无存。

甘孜县汉人寺是唯一保存下来的元代麻哈噶拉庙,十分珍贵。

汉人寺的名称由来,是源于其第三任活佛是个汉人,所以寺庙带有明显的藏汉融合的建筑风格。这座寺庙,也是甘孜诸寺最受信众欢迎的寺庙。


【原创】川行记:甘孜霍尔十三寺,探寻霍尔人消失之迷


【原创】川行记:甘孜霍尔十三寺,探寻霍尔人消失之迷


【原创】川行记:甘孜霍尔十三寺,探寻霍尔人消失之迷


走进经堂里,不停的有藏人进进出出,顺着他们的方向,看到经堂右侧有个年长喇嘛盘坐着,给每个弯腰跪坐在他面前的藏人摸顶,再拿一水壶倒少许于藏人头上、手心,藏人把手心的水捧到口中饮了,再将剩余的水涂抹在自己额头鼻尖。问了才知,汉人寺的大喇嘛法力甚高,经他摸顶,可祛病延寿。

有无数藏人不远千里前来,只求喇嘛一摸,我们却生生的错过了。

护法殿门口,络绎不绝的男女老少围着大殿两侧的转经廊,一圈一圈的转经,我们稍一停留,便会挡住他们的去路。

转经廊古老的黄泥夯土厚实如城墙,光线昏暗,我们跟随着转经的人群,如在流水中随波逐流一样。许多藏族老人佝偻着身子,拄着拐杖,右手拨动转经筒,步履蹒跚的绕行。


【原创】川行记:甘孜霍尔十三寺,探寻霍尔人消失之迷


【原创】川行记:甘孜霍尔十三寺,探寻霍尔人消失之迷


大殿门口,地上一排座垫,几位藏民和喇嘛在上面磕长头:起身站直,双手合十高举过头,跪伏在地,两手手心向上,再五体投地,双手合十举过头顶,如此周而复始。

也许看过电影《冈仁波齐》的人,面对虔诚的跪拜,有更深刻的感受。

藏人对信仰的执着与坚定,让人莫名的感动。

 

【6】

 

告别甘孜,远望北山甘孜寺对面山梁,有一座小寺庙。孤独渺小。

那是“霍尔十三寺”之一的孔玛寺,建于1662年,毁于战乱。

曾经数万僧侣的寺庙只剩下残墙断壁。

康北藏区数百年争战,汉藏蒙各族群在岁月长河里此消彼长,互相融合。

就如“把一块泥,捏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捏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

所以,霍尔人占领康区,又消失于康区,亦是必然。


【原创】川行记:甘孜霍尔十三寺,探寻霍尔人消失之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