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短篇】五分钟

(2013-05-29 01:08:25)
标签:

brony

彩虹小马

翻译

同人小说

娱乐

分类: 短篇小说

【短篇】五分钟

 

 

作者:Shrinky Frod

原文:http://www.fimfiction.net/story/297/five-minutes

译者:啸夜

译者言:惯例的无节操喜剧,暮暮这次可被萍琪在脑内玩惨了。

 

————————————————————————————————————

 

使劲摇着脑袋,暮暮呻吟着爬下她卧室的楼梯。她嘴里的味道感觉就像是棉花糖,眼睛还在抽搐不已,鼻子里依然充满了昨天晚上的强烈气味。

 

“我早跟你说过了。”斯派克没好气地瞪着她,小龙爪子抱在他的胸前。

 

“现在不行,斯派克。”暮暮嘟囔着,打了个大哈欠,“我需要你给公主寄封信。”

 

“现在?”他不敢相信地问道,“可是暮暮,你还……”

 

“没睡醒?”暮暮干脆地问道。

 

“知道了。”他的脸红了起来,掏出了羊皮纸和羽毛笔,暮暮开始口述了。

 

 

 

亲爱的赛蕾丝蒂亚公主:
  我今天早上写给您这封信并不是因为我学到了友情的课程,而是因为我学到了一个关于科学探索的界限的教训。我已经明白了,有些事情谁也不应该知道,这使得探索这些秘密的征途往往充满诱惑力,很难被忽略。然而它们必须被忽略。因为,有时候我们在最后揭晓的真相能让毫无准备的头脑彻底玩完……

…………………………

 

 

~~~一天之前~~~

 

暮光闪闪认真地凝视着她最新的测试结果,寻找着任何可疑的迹象。

 

“那,到底怎么样?”把眼镜架在头顶上的梵妮·斯库奇问道,她越过暮暮的肩膀望过来。暮暮皱了一小会儿眉头,仔细检查着机器里吐出来的一段纸条,一丝不苟地分析着上面记录的频率分布模式。

 

“非常完美!”等到她心满意足,紫色独角兽才开心地宣布道。“思维融合器完全运行成功了,多亏了你的大力贡献!”

 

“真酷!”DJ小马咧嘴一笑,朝一边的斯派克瞥了一眼。他正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里,脑袋上扣着一个特大号的金属罩子,上面一堆电线连到一个大小相称的,小马尺码的,几分钟之前戴在暮暮脑袋上的罩子上,“那……龙小子脑袋上的玩意儿到底是干嘛用的?”

 

暮暮短暂地回想了一下该如何使用“瑞瑞语”,尽力想出一个巧妙的方法来做出解释。

 

“专门用于研究一只非常独特的小马。”她做了总结。

 

“真酷!呃……他不会有事吧?”梵妮问道,从她的肩膀上望了过去,“看起来他有点儿……抽搐。”她总结道。

 

暮暮上下打量着她的头号助手,他浑身上下都在剧烈抽筋。爪子张大到开得不能再开,尾巴甩来甩去像是上了发条的玩偶,于是她稍稍点亮了她的角,快速地施放了一个诊疗魔法,然后她确定他不会有事,而且不会妨碍到检查。她对这个结果非常满意地点了点头。

 

“哦,他不会有事的,他只是还在从实验状态中恢复而已,小马和龙在神经生理学上并不太兼容,我这个东西只是为了小马量身定制的。”

 

“那……你干嘛要拿他做这个测试?”梵妮问道,用蹄子挠了挠她耸立的头发。

 

“因为他是我的头号助手嘛!”暮暮开心地说道,快步走过去,把头盔从斯派克脑袋上摘了下来,解开了用来暂时固定他的皮带。“另外这可是他自愿的,说起帮我测试这东西,还有谁能更负责啊?”

 

斯派克在束缚一解除就慢慢腾腾地离开了椅子。

 

“嗯……我猜电极刺激的效果还没完全失效。”暮暮沉思着,“别担心!他一会儿就没事了。”

 

“如果你这么说的话,”梵妮嘀咕着,小心地伸出蹄子扶了斯派克一把。“无论如何,你是专家。”

 

“哦,我可不敢自称专家。神经生理学在学术上可是全新的领域。我猜我实际上的确算得上是专家了,但是我今天才刚刚证明这东西可以运行,毕竟还是有些不成熟。”

 

“等等……我想你不是跟我说过你都为这玩意儿忙了好几个月了吗?”梵妮皱起了眉头,重新观察着斯派克。

 

“哦,我确实说过的,而我们后来都需要重启我们的大脑的情况还是头一回。彻底失败了。”

 

“呃……好吧。”梵妮·斯库奇决定,或许还是别再问关于这机器的事情比较好。小甜枭从他的地下室的栖息处飞了下来,落在斯派克刚刚脱身的椅子上,猫头鹰歪着脑袋几乎上下都颠倒了过来,盯着面前小龙的脸看。

 

“Hoo?”他叫了一声。斯派克无精打采地眨着眼睛,睁眼的时候正好看到小甜枭上下颠倒的脑袋。

 

“哇啊啊!”他一声尖叫,跳下地面一溜烟爬到暮暮的背上。“不许再这么做!”在他的第二助理把脑袋正过来的时候,斯派克强烈抗议,“差点没吓死我。”他低声抱怨着。

 

“看见没?一点事儿都没有!”暮暮快乐地下了结论。“来吧斯派克,我们去吃点午餐,谢谢你的帮助,梵妮·斯库奇,你愿意稍后在大型实验里再帮我一蹄吗?”

 

“呃……好啊!……只要我不是你的实验对象就行。”她飞快地补充道。

 

“哦,不不不,我已经考虑好完美的实验对象了。”暮暮向她保证道。暗地里松了口气的白色独角兽把眼镜戴了回去。

 

“那么DJ Pon-3愿意为您效劳!”她笑嘻嘻地说道。

 

“太好了,我们会给你带午餐回来的,”暮暮向她保证道,在DJ小马检查她的设备的时候向楼上走去。

 

 

“那,起作用了吗?”斯派克问道,他们俩一起走在小马镇的街道上。

 

“非常完美的测试!”暮暮无比自信。“现在该是时候来一场真格的了!顺便提一句,斯派克……那感觉到底是怎么样的?”

 

“那……很古怪,”斯派克承认道,“但同时,那也不是很古怪!就像是非常正常,只是我能知道你一直在四处看,而且我能一直感觉到你在什么地方。所以,呃……你还记得多少?”他紧张地问道。

 

暮暮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我想足够我们需要就某位‘女学生’的事情真正好好谈谈了,‘斯派克警长’”她心知肚明地说道,斯派克的脸马上红了,而且还是轮流把好几种深浅不一的红色都红了一遍,他缩起了身子,把自己完全藏在暮暮的鬃毛里。

 

“啊哈哈……呃……真格的!”他欢呼起来,用最快速度转换了话题。“那你接下来要拿谁来做实验?”

 

“我们现在去取午餐的时候就能遇到她了。”暮暮快步向她的目的地走去。

 

“哦,真棒,那我们到底要去……”斯派克伸长了脖子好看清他们这是在往哪里走。在他看到了熟悉的糖果店招牌时,他的眼睛睁得越来越大了……

 

方糖小屋。

 

“暮暮?拜托告诉我,我们是和云宝黛茜一起吃午餐。”

 

“不!”

 

“小蝶?”他的声音更紧张了。

 

“不……”

 

“瑞瑞?”他建议道,这回他的声音变得比预期得还恐慌。“我们会知道……”

 

“不,斯派克!思维融合器只能为了科学进步而使用!而说到可以进行这样的深度分析的小马,小马镇只有唯一的一只!”

 

二话不说,斯派克从暮暮的背上跳了下来,尖叫着一溜烟向图书馆的方向逃命而去。

 

“完蛋啦!我告诉你!我们全完蛋啦!啊哈哈哈哈哈哈!”

 

暮暮翻着白眼,走进了方糖小屋的门口,毫不在意背后在背后关闭的门。

 

“嗨,暮暮!”萍琪在厨房里招呼道,“你怎么来啦?”

 

“完蛋啦!”暮暮用蹄子把门关好之际,斯派克最后一声哀嚎的回音刚好传来。

 

“哦,我只是过来拿我和梵妮·斯库奇的午餐……顺便提一句,萍琪,你今天下午忙吗?”她狡猾地问道。

 

“完全彻底一点也不!”萍琪笑嘻嘻地蹦了出来,脑袋上还稳稳地顶着一个盛满了蛋糕杯的托盘。不知道为什么那盘子跟着她的动作一起上上下下,根本就没有一点点要倾斜或者是要打翻的迹象。看到这些只让暮暮的眼睛有点抽搐,这多多少少展示了一下萍琪那无法解释的能力。“你没事吧,暮暮?”

 

“还好啦,”紫色独角兽多少有点生硬地回答,“那,今天有什么好事吗,萍琪?”

 

“这个嘛,我才刚刚做好我的这些午餐。我们来分享一下怎么样?”她笑着说道,用牙齿叼着托盘的边缘,轻轻一抖,让盘子上摆着的蛋糕杯分成两边。

 

“你确定吗?我是说,我可不想让你饿着。”暮暮指出。根据她亲眼所见的萍琪以前的表现,她宁可选择让整个小镇都饿肚子也不愿意出这种情况。一只小马的肚子里是怎么装下这么多糕点的,至少她今天希望把这个奥秘解释清楚。

 

“我当然确定啦,小傻瓜!”萍琪咯咯地笑着,“来吧,我们快走吧!我都好久好久没见梵妮·斯库奇啦!简直好像是永远!”

 

永远。这个词儿,虽然比起暮暮上一次听到它的时候已经变得不那么有威胁感了,但是引发了一连串的回忆。萍琪,从一碗她根本不可能钻得进去的海绵里冒了出来。萍琪,不知怎么的从一辆苹果售货车里钻出来还对她猛摇头。萍琪,钻回海绵碗里就不见了。萍琪的镜中映影还对她说话,而且镜子外面根本没有本尊!

 

这都是她无比希望解开的千古谜团,而且绝对值得关注。

 

暮暮用漂浮魔法接过盘子,跟着萍琪走出方糖小屋,她刚刚打开门就看到斯派克从广场中亡命奔逃而过。

 

“完蛋啦!”

 

“斯派克这是怎么啦?”萍琪问道,她丝毫没有因为紫绿相间的厄运预言家的糟糕表演而有什么感觉不安的。

 

“哦,只不过是我上一次实验把他搞得有点犯傻,”暮暮翻翻白眼,“我想你该不会是想帮我解决这个问题吧,萍琪?”

 

“当然啦,是什么?”萍琪无比热诚,“做蛋糕杯的新方法?”

 

“不是,萍琪。”

 

“哦哦哦,光量子蛋糕杯?里面的含糖量超出生理承受限度?”

 

“萍琪……”

 

“一扇超越时空的大门?里面可以放出许多许多非常非常H的触手怪物遍布小马镇?哦,那实在是太棒啦!”

 

“萍……什么?!?!”暮暮转过身望着她蹦蹦跳跳的朋友,在她没注意到的时候,萍琪不知怎么穿上了一件白色衬衫,蓝色短裙,还有一条很衬的围巾。“萍琪,停下!”

 

“真没劲。”萍琪撅着嘴。

 

“什么?”暮暮眨了眨眼,但是萍琪已经蹦蹦跳跳地回到了去图书馆的路上,那不知道从哪儿来的衣服不见了。

 

“那,到底是什么啊?”她问道。暮暮尽可能快地回过神来。

 

“这个嘛,我一直都在研制一台可以让我进入其他小马意识里面的机器。”她解释道。

 

“哇哦!进入我的意识?我以前都不觉得我能进那里面去!”萍琪兴奋极了。“我们可以马上试试看吗暮暮,嗯?可以吗?可以吗?”暮暮暗自一笑。上~钩~了~☆

 

“当然啦,那东西就在地下室里,我们上次做那些实验来测试你的萍琪超感觉的那地方。”

 

“好吧好吧好吧!嘿……”萍琪看起来注意到了什么。“那个该不会就是上次用来测试我那萍琪超感觉的那东西吧,对不对?我还以为你现在都已经相信了呢!”

 

“我确实相信了,萍琪。”暮暮向她保证道,“但是只因为我相信了,并不表示我就对它的运作原理毫无兴趣。我相信彗星和恒星理论,但是研究它们依然是非常有趣的。而且你做的那些特别特别奇特的事情……好吧,探索在你的棉花糖鬃毛下面的脑袋里到底藏着什么谜团乃是科学探索的乐趣!”

 

“好吧好吧好吧!”萍琪开心地说道。她昂首挺胸地走进图书馆,推着门等暮暮带着蛋糕杯一起进来。片刻之后,图书馆的大门关闭了,而且还上了锁。窗口挂了个牌子写着“闭馆做实验中”。

 

~~~===~~~

 

“嘿,多谢啦,萍琪派,这些蛋糕杯实在是太赞了。”DJ小马说道,把糖霜点子从她的太阳镜上擦下去。“你确定真要戴上暮暮让你戴的这东西?”

 

“我为啥不戴呢?”萍琪咯咯笑着,金属圈在她的蹄子周围合拢,把她束缚了起来。“听起来很好玩嘛!”

 

“我不知道,这恐怕……”

 

“哎呀,看看这都什么时候了。”暮暮打断了她的话,自己跳到了椅子上。“我们真的应该开始实验了,你不觉得吗,斯库奇?”

 

“嘿,嘿,在我戴上太阳镜的时候要叫我DJ Pon3。”白色独角兽纠正道,接受了她的暗示,没有把斯派克那点儿小小的“重启”问题说出来。这应该很安全,暮暮是不会让她朋友的脑子被油炸的,而且萍琪也是一只小马,对吧?不是一只龙,就像是斯派克那样。而且暮暮也说过那机器是专门为了小马才制造的。反正最后斯派克也很正常,萍琪也应该是一样的。

 

一切都会没事的。

 

尽管如此,或许在这事儿完了之后,最好还是到马哈顿去安排几场演奏会吧,只是以防万一……

 

“现在,我只想进去五分钟而已,”暮暮解说道,“你有没有什么时间比较适合的音乐?”

 

“哦,哦,音乐?还会跳舞吗?”萍琪在她的座位上扭来扭去,插着电极的银色头盔扣在她卷卷的鬃毛上。

 

“NO,”DJ Pon3轻声笑了。“就只是音乐。暮暮之前搞出了一个使用某些摇滚乐节拍来帮助催眠的把戏!而我就用长短正合适的音乐来给你们定时。”她补充道,从她的挑选之中漂起一张唱片放到留声机上。唱针落到了唱片上,音乐开始了。首先是一个强劲而不断下滑的音调,辅以电子音乐作为背景。一个跃动的低音节拍带着平稳和安详感,机器的灯光开始伴随着节拍一起闪烁之际,暮暮和萍琪进入了催眠状态。剩下的就只是按下按钮开始意识传输了。暮暮的脑袋随着音乐节拍开始发沉了,她闭上了眼睛。

 

“开始。”

 

DJ独角兽点亮了她的角,按钮被按下去了。粉红和深紫色能量开始劈啪作响地沿着电缆奔涌起来,真实世界在她们的眼前飞快地消失,在音乐的节拍震撼着她们的时候,暮暮旋转着坠入了萍琪的意识领域之中。

 

…………

 

眼前的视野再次成形:用草杆编成的五颜六色的椰子,软糖的小山,高度无可比拟的甘草树直直地矗立着,还有太阳,随着脉动的节拍像是皮球一样上下弹动着,那样子简直就像是个巨大的,发光的香草柠檬。松鼠们和兔子们在拉着爪子跳圆圈舞,从蒲公英上随风吹下来的不是长着绒毛的种子,而是大团的五彩纸屑云彩。

 

“所以这就是萍琪的意识。”暮暮小声嘀咕着,“不知怎么的,我一点都不觉得吃惊。”突然,萍琪的声音响了起来,那声音无处可寻却又无所不在,保持着一个古怪的,低沉却又和音乐配得完美无缺的声调。

 


如何尝试别挂心,答案只有我唯一!

 

 

等等……有歌词?这歌词是从什么地方来的?而且为什么会响在萍琪的脑袋里,还是……萍琪……的声音?

 

“哦,该死的活见鬼!”暮暮心想道,她现在才开始考虑到小马镇最才华横溢的作曲家的音乐在萍琪的潜意识世界里可能会造成什么样的反应。紫色独角兽试着退回去,希望能中止她的旅行,好回去重新计算新的变量。但是已经太晚了。

 

一条宏伟的,奔流的糖浆河流,又粘又甜,不知道从萍琪脑子的什么地方冒了出来,从山坡上飞流而下。暮暮被卷了进去,和各种各样的动物们一起,被糖浆河流冲向萍琪意识的更深处。河流朝着一个红色的洞穴汹涌而去,暮暮意识到那是黏黏的嘴,那张大嘴足有一间房子那么大,把河里的一切连着整条河一起吞了进去!

 

她开始尽全力向河的上游拼命游动,但是在河流的席卷之下没有任何作用。绝望之中,她试图使用魔法让自己离开那条河,但是她的角只是发出一声轻微的“噗嘶”然后就哑火了。

 

“真是太好了,我的魔力在萍琪的意识之中根本不起作用。”在黏黏把她吞下去的时候,她自言自语地抱怨着,然后她落入了黑暗。

 

萍琪的面孔凭空出现在她面前。她的蓝眼睛变成了诡异的绿色,并且像是上次她唱“邪恶女巫”的歌的时候那样转着漩涡一样的圈圈。暮暮感觉一点办法也没有。她的视线被那双眼睛牢牢地吸引着,就像是被催眠了……而且她都已经是被催眠了的!胖乎乎的粉红蹄子伸过来了,抓住了她的脸,把她拉入了一个深深的吻中。萍琪的唇尝起来味道就像是泡泡糖,她的舌头磨蹭着暮暮的唇,感觉就像是天鹅绒,可怜的独角兽无可奈何地回吻着她。她们俩在虚空中翻滚着,恍恍惚惚地坠入心灵的融合之中。

 

派对,彩带,气球,到处都是。像是烟花一样在她们周围爆开。暮暮使劲摇着头,从萍琪给她制造的“恍惚”之中挣脱出来。她觉得面红耳赤,孤立无援,就像是萍琪的热吻让她的全身发起了高烧。她把自己拉了回来,她需要思考的能力,她需要思考的目标……她需要一点喘息的时间!

 

“萍琪,我们这是在哪里?”她问道,在她们俩翻着筋头的时候朝四下张望着。

 

“意识之中的神秘幻想!”萍琪高声宣布,纵身跃入稀薄的空气里,“在潜意识区域的黑暗之中崛起的力量!”暮暮尽力追上她,最后用牙齿咬住了萍琪的尾巴,让自己被拖在后面。她的尾巴味道不像是鬃毛,倒像是棉花糖!

 

“以所有这些包着糖衣的东西之名,你到底在说什么,萍琪?”她问道,把自己拉得离萍琪更近了一些,紧紧贴着她的臀部。

 

稍稍空闲你的蹄,真情表露脑中意!”萍琪唱道,她的头顶像是剥橘子一样裂开了,然后尥蹶子把暮暮踹到了空中,独角兽无助地翻着筋头,然后掉进了她脑袋的裂口里面。在萍琪的头顶在她上面封闭起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正在盯着……萍琪。粉红小马扑倒了紫色独角兽,伸出舌头舔着她的胸口。暮暮低头一看,她的眼睛越瞪越大。萍琪正在舔的是暮暮暴露在外面的心脏,而且那颗心看起来就像是用紫色的糖果做的!

 

“萍琪!”暮暮尖叫着。萍琪咯咯直笑,对她眨着眼睛。音乐的节拍依然在外面脉动着……她已经进来多久了?她想不起来。她已经转了太多圈圈和翻了太多跟头了,现在她晕头转向,根本连怎么回事都不知道。而且首先,萍琪为什么会吻她?

 

“记住,暮光闪闪,你现在是在萍琪的潜意识里面,你知道她的意识有多不可捉摸!”她提醒自己。“不要指望她弄到这里来的东西会有什么逻辑或者意义……”

 

萍琪忽然朝她俯下身,喉咙里发出一声充满狂喜的低吼声。

 

尽情热吻莫停息,顺从心灵乐无比!”她跟着音乐一起唱道,又在暮暮的嘴唇上印上了另一个吻。“心中所思唯有你,火热恋情最神奇!

 

“火热呃嗯嗯嗯呜呜?!?!”那些歌词又开始在她们的上空有节奏地搏动起来,不过萍琪内心的分身正在忙干别的呢!

 


一二三!随我幻想共逍遥!四和五!让我解放尽自由!

 

 

在萍琪的热吻后表露出来的赤裸裸激情几乎火热得令她毛骨悚然。即使明知这并不是真正发生的事情,它依然吸收了暮暮所有的注意力。那些歌词反映出的现实几乎吞没了她的意志。这就是萍琪的幻想?她一直都迷恋着暮暮?这确实解释了目前为止她所看到的一些事情,虽然这些解释里仍然并不包括萍琪那些离奇的能力。

 

暮暮挣扎着夺回自己的自由。她必须重新取得控制!现在这些可跟她原先的计划一点关系也没有。把自己从萍琪身体下面拉了出来,她开始逃跑。她进入萍琪的意识本来应该是要去探索她为什么能无视物理法则的原因!她进入萍琪的意识可不是为了被热吻和空气中的糖分给窒息的!

 

而且她进入萍琪的意识更不是为了把她的心脏变成了一道甜品!在她一路狂奔的时候她低头瞪着自己的胸口,确保一切都还好。当她抬起头来的时候,正好迎面跟萍琪来了个四目相对。

 

“呀啊啊!”她朝前面蹦了起来,不知怎么的,就这么一直保持了这个方向,而且还无视了重力作用。她向上面飞去,看到在她上面的云端矗立着一座很眼熟的象牙色的塔……在她探索斯派克的意识空间时从没有费心思去寻找自己的意识领域,但是她希望就是那里了。

 


一二三!随你幻想共逍遥!四和五!随你潇洒不回头!

 

 

等一下,随我幻想?她的幻想?她的幻想根本和萍琪派没有任何关系!

 

她终于到了象牙塔,爬进了窗户,她的蹄子在窗台上胡乱地划拉着。就在她觉得自己要掉下去的时候,一只蹄子伸出来帮了她一把,抓住了她的前蹄把她拉了进来。外面的音乐变了,变得更加抚慰和平静。

 

“嘿,多谢了,我……”她一抬眼就看到了萍琪派,于是表情立刻黑了下来。

 

“你怎么会在我之前就到了这里的?”

 

“我蹦进来的。”萍琪主动承认道。

 

“那你又要吻我了?”

 

“也~~~许~~~”萍琪一个劲地乐。

 

“萍琪,你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朋友,但是为什么突然就吻过来?”在萍琪至少是表面上控制住自己的时候,暮暮问道,“你……因为这是你的潜意识,所以你根本控制不住,是这样的吗?”萍琪摇摇头,还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

 

“才不是呢,小傻瓜!”萍琪一边乐一边说,“我当然能控制了。只不过是很好玩,而萍琪就是一肚子都是乐子,记得吗?另外,你干嘛这么介意?不就是你特别特别特别想看看我脑袋里有什么才造了那么一台大机器来突破精神上的界限和法则的吗!如果说有谁迷上了这里,那就是你啦!”

 

“我是想要搞明白你是怎么做出那些疯狂的事情的!那才不表示我迷上了你,或者特别特别在乎你,或者是……萍琪,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在她四下张望萍琪看到的东西时,她声音渐渐低了下来。在她非常非常漂亮,非常非常井然有序的意识里,墙壁上到处都铺满了关于萍琪的各种各样的图表(大部分还是蹄绘的)。那些图表大部分都注满了笔记,不难看出她为了搞这些东西费了多大力气,几乎累的半死。

 

最后,萍琪的视线落在放置在房间正中的东西上;一个等身大小的青铜雕像,基座上的萍琪抱着一块长眼睛的磁铁,两只眼睛都在提问式地盯着对方。基座上刻的字是“它们如何运作?”

 

“好吧,可能确实是有一点动心,”暮暮绷着脸发着牢骚,“但是我才没迷上你呢!”

 

“没关系的啦,暮暮!”萍琪笑嘻嘻的,“就好像我说的那样,全都是为了找乐子!你不觉得开心吗?”

 

“萍琪,你在舔我心脏,”暮暮尽她所能让自己平静地说出话来。

 

“嗯~葡萄味儿!”

 

“就算如此,我还是喜欢让我的心脏以后都在我胸膛里面。”

 

“好吧好吧好吧!”

 

“谢谢你。”
 

“但是我要的是吻。”萍琪善意地指出。

 

“嗯……我……这感觉也不坏,但是……”她感觉到的是什么?麻烦,害羞……温暖,她回味着这些。“或许我要是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话……”

 

萍琪可爱地嘟起了嘴,然后咯咯笑着把暮暮扑倒在下面。

 

“好啊,现在你知道接下来是什么啦。”她笑得无比狡黠,给了暮暮另一个稍微不那么疯狂的吻。与此同时另一段音乐开始了。

 

“只是个小小的……”

 

“萍琪!”暮暮打断了她,一个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声音像是唱针在唱片的表面上刮了过去。“我们都已经在一段音乐里面啦!我们不能中途跳到另一个音乐里面去!”

 

“哦,那好吧,”在萍琪发着牢骚的时候,之前搏动的节拍又开始继续了。“那,这样好点儿了没?”

 

“我……呃……我猜还好吧?”暮暮脸红了。

 

“太棒啦!等我们回到我们真实的身体里,我还可以告诉你更多好玩的东西呢!首先,我们需要从窗口跳出去!”

 

“等等,什么?”

 

连一句解释都没有,萍琪一把抓住暮暮,和一边尖叫一边挣扎一边吓得魂不附体的独角兽从窗户里用跳水的动作蹦了出去。暮暮的意识中对于她根本不会有危险这回事还稍微明白一点儿,这个世界并不是真实的。她一开始可是飞进塔里面的!

 

然而同时,虚幻的大地正在非常非常地快速地逼近,虚幻的风声是如此如此逼真!

 

 

一二三!随我幻想共逍遥!四和五!让我解放尽自由!

一二三!随你幻想共逍遥!四和五!随你潇洒不回头!

 

 

她们翻滚着穿过棉花糖云彩,最后撞到甘草树的树顶。粗壮的树干夸张地弯曲了下来,像是弹弓一样又把她们弹回了空中。

 

 

一二三!随我幻想共逍遥!四和五!让我解放尽自由!

一二三!随你幻想共逍遥!四和五!随你潇洒不回头!

 

 

接下来接住了她们的是一座软糖小山。在她们陷入那胶一样粘稠的中心时,暮暮注意到黏黏正咀嚼着通过它身体的道路。“小山”重新弹了起来,又一次把她们直直地弹射到了天上,这次她们直直地飞向一个旋转的,混合着粉红,紫色,还有绿色的漩涡中心。

 

 

一二三!随我幻想共逍遥!四和五!让我解放尽自由!

一二三!随你幻想共逍遥!四和五!随你潇洒不回头!

 

 

在她们离那漩涡中心越来越近的时候,暮暮看到了另一边——她图书馆地下室那非常坚硬的木质地基。她紧紧地闭上了眼睛,不知道她会不会硬生生撞上去。

 

 

一二三!随我幻想共逍遥!四和五!让我解放尽自由!

一二三!随你幻想共逍遥!四和五!我们一路不回头!

 

 

在音乐终于停下来之际,暮暮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然后她发现自己正和萍琪大眼瞪小眼。

 

“啊!”回过神来,她惊叫一声,想要往后退,但是却发现自己仍然被束缚在她的椅子上。萍琪咯咯地笑着,舔着暮暮的鼻子。

 

“嗨!”

 

“萍琪,你是怎么出来的?”暮暮问道。

 

“就跟我上次一样,笨!”萍琪笑嘻嘻的,“我轻轻一拔我可爱的小蹄子就出来啦!”暮暮四下张望了一圈,注意到DJ小马正在匆匆忙忙往上走。

 

“我得去俱乐部那边开工了,暮暮!多谢你找我过来,希望你找到了你在找的东西!”

 

“呃……嘿!你……你能先帮我解开固定扣吗?”她朝白色独角兽问道,她担心会一直被锁到斯派克回来,谁知道他啥时候才能回来。

 

而她不得不独自,陪着萍琪。

 

“别担心,我已经把钥匙给萍琪了。”梵妮朝下面喊道,“哦,还有谢谢那些蛋糕杯!”她补充道,然后楼上的门就关上了。

 

“萍琪,为什么你不把锁打开呢?”暮暮紧张地问道。萍琪咯咯地乐着,把钥匙塞进了她蓬松的鬃毛里。

 

“我会的啦!”她保证道,“但首先呢……好吧,我还答应过给你来点儿别的游戏呢……”暮暮艰难地咽了口唾沫,笑得有点胆怯。

 

“啊哈哈……呃……玩新游戏不是应该先把我放开吗?”她建议道。

 

“这个游戏可不用,”萍琪眨了眨眼睛,蹦蹦跳跳地到了照明灯的开关旁边。“不过别担心啦,要是你真的想停止,那你只要说‘大头菜’就行啦。”说着,她关掉了灯光,地下室陷入了漆黑之中。

 

~~~今日~~~

 

 

……而我相信您一定能理解,我宁可不去谈起在萍琪的思维空间中那个毫无逻辑(而且糖分超标)的领域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非常庆幸,我预先做好了让梵妮·斯库奇为我限定好时间的措施。要是我在那里呆的时间再长一些的话,我肯定会因为揭示出来的东西的重量而心灵崩溃。就算是现在,那些没有任何小马应该看到的东西依然让我怎么都忘不掉。科学是一位严酷的女神,哪怕是我如此艰辛地求索,她所赐予的回报依然是带着锋利芒刺的麦穗。
  您最忠实的学生
  暮光闪闪

PS:我已经学到了友谊的一种新的形式:“互利的朋友”。我知道这原本是在我研究范围之外的,但是鉴于其模棱两可的性质,在获得进一步指示前,我还是会把它包括在我的未来研究中。

 

 

 

斯派克盯着暮暮看,然后又把视线移回到他刚刚写完的信上。

 

“你想把这个发给公主?”他怀疑地问道。

 

“让她明白我的发现那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斯派克。”暮暮满怀信心,然后她转身开始往楼上走去,用魔力端着一个盛着两块薄煎饼和两杯橘汁的盘子。“对科学而言是存在极限的,而且不仅存在于在目前可以解释清的范围内!”

 

“嘿,你要去哪儿?”小龙问道,他把信卷了起来,吸了一口气,准备龙火传真了。

 

“当然是……继续我的研究啦!”暮暮对他大声宣布。

 

“哦哦哦!草莓糖浆,我最喜欢啦!”萍琪尖叫的声音从卧室里传了出来。斯派克摇摇头,用他的龙火把信送到公主那边去了。

 

“我想我今天还是到楼下去干活儿吧。”他嘀咕道,开始去做一切可以做的家务,只要可以让他远离暮暮房间里越来越频繁的傻笑声,什么都行。

 

T H E   E N D

 

 

 

本  插 曲

Give no mind to things you’ve tried, I’m the one that can satisfy you!

Give your hooves some idle time, let’s expose what’s on our minds!

Press your lips up to mine baby,Let your feelings take control!

As you crawl into my head now, I feel the fever take hold!

1, 2, 3 ... give in to my fantasies!  4 and 5 minutes that will set me free!

1, 2, 3 ... give in to your fantasies!  4 and 5 minutes that will set you free!

1, 2, 3 ... give in to my fantasies!  4 and 5 minutes that will set me free!

1, 2, 3 ... Give in to your fantasies!  4 and 5 minutes that will set us free!

如何尝试别挂心,答案只有我唯一

稍稍空闲你的蹄,真情表露脑中意

尽情热吻莫停息,顺从心灵乐无比

心中所思唯有你,火热恋情最神奇

一二三!随我幻想共逍遥!四和五!让我解放尽自由!

一二三!随你幻想共逍遥!四和五!随你潇洒不回头!

一二三!随我幻想共逍遥!四和五!让我解放尽自由!

一二三!随你幻想共逍遥!四和五!我们一路不回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