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五十年前與五十年後

(2012-02-23 17:47:06)
标签:

中正

馬科斯

高祖儒

杂谈

一、金禧感言

  應該說,我們都是上世紀的人,不然也是「古來稀」之人。華社有位大班說,以我們這輩人的年齡,多活一天,就是上蒼給我們一天的BONUS,因此,我們要珍惜、善用它。

  在我會出版的《走過四十年》紀念文集中,我們說過,我們有幸,生長在這麼一個壓力最大、流動性最巨、變化最詭譎的年代;我們有幸,作為「五四」人!

  我們經歷過戰亂的恐怖和災害,我們看到祖國的分裂,兩岸對壘、對峙;我們身受狹窄的民族主義的歧視、迫害,「賣大丁」不能,有家歸不得的苦悶,如今我們也見證了一個分裂了六十年的國家的人民在「和平、穩定、共同發展」的雙贏的意願下,重新握手,互相擁抱。我們見證:被譏諷為「東亞病夫」的中國,在東方崛起,並扮演亞洲濟繁榮的龍頭。我們也見證:到處被排斥、辱罵、譏諷的「引叔馬夫」的海外孤兒的華僑,如今正成為這國家的新公民、新主人,他們的才能、資產被肯定為復興這國家的資源。

  這是「五四」人的有幸,作為這一段歷史的見證人!

  可惜,我們也有我們的不幸和憂慮,「對我們的下一代,心裏總是有點不安,也感到遺憾,因為孩子們思想西化,不大瞭解中國人的傳統觀念……」(王銀冷級友的話)。

  那就是對中華文化這寶庫的繼承問題。今日世界潮流,是拼科技先進,是拼生產力的突飛猛進,今日世界之潮流,是求人民生活的穩定、豐足,因此,如何挖掘優秀豐富的民族文化遺產,如何在這文化遺產上創新,發揚光大,創造財富、造福人群,是這輩人的挑戰。

  讓我門好好珍惜和善用這BONUS的日子;讓我們為下一代人的繼承中華文化,多費點心思!

  二零零四年,那是我們畢業離校的五十週年,我們舉辦了一連串的「金禧」活動,讓同學們帶著那份懷舊的心情重聚在一起,重溫那失去的夢!今日我們出版這專輯就是記錄了這些活動的「速鏡頭」和同學們積壓在心頭半世紀的心裏話。

  朋友,當你感到寂寞,或疲乏時,請打開這本子,它將帶給你無限的溫馨和慰藉。

  朋友,讓我們珍惜和善用這珍貴的BONUS歲月。

二、五十年前與五十年後

  回想過去五十年的事,好像是昨天發生的。

  我還依稀記得,那是某一學年的開始,在學生自治會召開的一個代表大會中,站在台上發表講演的是一個嬌小活潑的小姑娘--三毛(曾月治)。她理直氣壯、詞嚴義正在地譴責某位用粗話謾罵同學、並挑戰來個決鬥的教師,把在場指導會議的教師們嚇壞了,特別是王老校長,弄得他老淚縱橫,苦訴著創校的困難。

  這是中正自創校以來最轟動的一件大事,可說驚天動地。最後這件事交由校長室處理,不了了之。

  我也依稀記得,是誰在教室日記中故意不寫回家吃飯,而寫下「回家吃米」,而把教務主任氣得滿臉通紅。
我還記得,在班長施養平向林雪英老師借時間開級會未被准許時,帶領全班同學走離教室,林老師在壁角流淚的情景。

  又是誰編造了軍訓教官黃自力先生的笑話,說他管制不了軍訓生時,跑步到辦公室大聲喊道:「報告校長,有人要刺殺我!」

  高三的同學反叛性特強,有理無理取鬧的事情,層出不窮,通過壁報的漫畫和文字,經常對學校當局和老師的一些措施和行為表示不滿,進行諷刺、批評,如「自古詩人愛美人,那有詩人愛打人?」

  他們還編歌謠,把每位老師的形象刻畫得無微盡緻、維妙維肖。有位老師說:「別的班是找一兩項事跟學校當局鬧事,而你們像一把利刃,東刺一下,西刺一下,防不勝防。」

  我還記得在某學期最後一堂考試後,我們才發現在學校的報告欄上全班同學被記小過一次,算是學校給我們的最佳畢業禮物。

  這就是中正五四級友,最難馴服的一群。

  但是這群難馴服的人,離校後所表現的是幹勁衝天,在各領域裏各領風騷,服務社會成績斐然。

  他們有的為了反共復國,到台灣服役海軍,巡弋海峽,壯志淩雲,一心為國,如洪朝琳、林孝永(皆亡),王文報,可惜經過幾年後,他們看不慣「兄弟鬩墻」,「同室起干戈」,回到以前認為不可久居的菲國來。

  他們有些人,為了剛解放不久的祖國的建設,越過各種「封鎖線」回到大陸,要為祖國的新興事業獻出一己力量,結果有的在「四人幫」的迫害下,用盡方法和關係才回到被指為「美國特務」基地的菲國來。有的經過千辛萬苦逃迥這劫難,才獲得平反,留在當地安度晚年,如郭淇道、邱愛蓮等。

  他們也有些帶著黃金美夢,到黃金美國去學科技、習醫學,為了更好地服務人類和社會人群,屈指一算,五四的醫生不少,科技人才更突出。他們中包括許維欽、姚國勇(已故)曾月治、蔡華南、黃煜欽、盧綺珍、楊華球、林貴奇、楊明明等。

  留在國內的級友,雖然有的繼承父業,生活「照食照打」,但也不是泛泛之輩。在各條戰線上,特別是文化戰線,都有五四級友的標誌,對華社功不可沒。

  故蘇秀康師,為發展學前教育,在中正創立的泉笙培幼園,創園之初,是得力一些五四級友、如林孝清、伍偉俊、王文言、蔡順美等的幫助,培幼園今日的名氣,全國皆知。

  朱蘊白、黃淑生、蔡順美、陳繡珍、蔡秀美、黃冰瑩、張建南、陳春風、楊慶蘭、呂素英、施秀珍等有的在台灣深造後,又回母校壯大母校的教師陣容。有的畢業後就分佈到菲國各僑校及美國去培育英才、為人師表。施秀珍除了搞兒童文學研究工作外,有段時期,義務當母校小學部校長,在菲華婦女會和中山學會,她也是相當活躍的領導份子。

  在有家歸不得,「賣大丁」無人要的白色恐怖年代裏,為當時華僑出路問題,起了領導作用的華文報業,五四級友參加這行業的人數比任何一屆的校友多。他們包括:莊文成、陳瑞時、施能炎、林孝永、鄺宜正、王金玉、黃煜欽、黃仲聲、朱汝強、林榮典、吳文波、吳振奕,其中,由於政治立場不同,有的充當「檢察官」,也有些是被迫害的「階下囚」。

  他們中間的莊文成,服務華文報業半個世紀,是馬尼拉華文記者會的首屆會長,曾榮獲美資標準石油公司與菲全國記者總會聯合頒發的「華文新聞寫作獎」,並與陳瑞時同時榮獲莊銘淵基金頒授的「菲華新聞服務獎」。

  他們中間的施能炎,畢業後任大中華日報的採訪部主任,後投筆從商,頗有斬獲。但退休歲月難耐,在聯合日報的請求下,重作馮婦。

  跟華文報業有密切關係的廣告業,五四級友也插手其間,他們有施養平、陳穎鶴、李壽強等。

  在商場上,五四級友最為突出,特別是白手成家的,更有其人在,曾經名噪一時的有戴流柱、陳榮華、朱新道、黃壽崑、章肇鵬,更有當年被認為「壞學生」第一號的李祖蔭(已故)。就是李祖蔭,他知恩圖報,念念不忘當年教誨他的師長們,所以一心一意對母校要有所回饋。結果由於他的一筆捐款,才促成了中正教職員福利金的設立。

  在五四級友中間還有一些是默默耕耘的藝術家,他們包括王文言、吳紫鈞、莊佩珍、王津津、曾月治、蔡秀良等,在繪畫和書法藝術上都有非常深厚的造詣。最近,吳紫鈞還把他曾祖父吳魯的一些文物,獻捐給泉州博物館,豐富該館的文物珍藏。莊佩珍則把他們夫婦美術聯展所售出的作品收入,全數捐給母校充當獎學金。

  在體育方面,我們還有男籃球「國手」葉克強(已故)及女籃球「國手」盧淑霞,他們的貢獻,算也是為國爭光的一部份。

  在華社的領導層方面,我們還有莊振宗,他為了服務社會,由商總的街路組做起,做到商總的副理事長,組織福利防火會,建設農村校舍,全力以赴,造福人群。

  在菲國金融界,我們還有個陳武虎,他是菲國會計師協會的現任會長,中華總商會理事長、華僑善舉總會董事。祖籍廣東,在多數為福建人的菲華社會中,他為菲中兩民族的友誼、文化交流、慈善工作表現非常突出。

  畢業後最早入華資銀行服務的,要算陳世定,他是太平洋銀行老闆、著名僑領蔡文華的得力助手,曾任該銀行數分行的經理。他於一九六二年參加政府會考,獲菲國公共會計師榮銜。

  五四級友入中正校董會的,第一人該算是吳仲康,他與吳伯康兩兄弟發展菲國菸葉業最成功,可以說現在還執菲國菸葉業的牛耳。

  在美國西岸,我們還有一個專門接待五四級友的「導遊」,他就是李啟東,畢業後他一直在加州經營旅遊業,在異國他鄉為五四級友帶來了親切友好的安排和方便。

  一九九零年,衛星電視開始萌芽時,建立菲國第一家器材和技術供應公司,將寬頻的衛星電視節目送入家家戶戶的,是五四級友吳泉宗。

  馬科斯總統時代,高祖儒任商總理事長時,丁文欽和黃順情兩位級友,在華社非常活躍,是華社領導層的紅人。丁文欽是商總的常務理事。在他任五四級會理事長期間,曾出資購買三十張飛機票,贈送級友遊覽中國。

  以上,是憑我個人一時的記憶,忠實地記錄下來,當然還有些遺漏,在所難免。不過憑五四級友離校後所出版的紀念刊、紀念文集、菊園通訊,還有舉辦的書畫展、民樂團、合唱團的演出,都跟其他級友有所不同,值得驕傲的。

  有時候,有些社會人士稱讚「你們五四人才濟濟」時,我不會臉紅,受之無愧,但也不敢自滿、驕傲,我感到安慰和感恩,沒有當年老師們的循循善誘,沒有當年的這股「叛逆性」,也就沒有五十年來級友們的這些成就。

  今天,「五四金禧」要出版了,我們也老了,屬於我們的世紀過去了,但我們也看到了未來的世界。請珍惜這文集,這圖輯,可能的話,要你們的子孫也讀讀,如果不幸他們讀不來,那就念給他們聽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