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天葬作者:黎正光

(2019-04-15 21:52:35)
分类: 现代诗歌

黎正光,诗人,作家。当过兵上过大学,曾任《四川工人日报》文学编辑、四川青年诗人协会副会长、《浣花报》和中国《汉语文学》网站主编等职。为写作体验,他曾自费徒步考察长江之源、通天河无人区,《人民日报》还误发过他的遗作。创作生涯中,他在《诗刊》《人民文学》《星星》《人民日报》《诗歌报》《萌芽》等全国数十家报刊发表过近八百首(章)诗歌作品,多次获国内外各类诗歌奖。出版有诗集《生命交响诗》《雪情》《血羽之翔》《时间之血》和八十万字长篇小说《仓颉密码》,被誉为中国仓颉写作第一人。他的藏地长篇小说《牧狼人》(上下部)已正式出版。他创作有影视作品《仓颉密码》《疯狂的芭蕾》《牧狼人》等,并多次参与影视剧和纪录片策划与撰稿。现为北京某影业公司文学总监,美国国际文化科学院院士,中国自由撰稿人。


天  
      
我的肉身,被岩石与清风的哀思托举着
心不再面对悼歌震颤,不再面对
白昼与夜晚悒郁倾泻血星般的泪
就要.....离去了.....
曾在尘世颠簸的躯体与灵魂
 
高高的天葬台宛若向西归去的起点
虔诚般耸立着,期待苍鹰叫啸的时刻
静穆,世界在此刻;唯有忐忑的风
在秃鹰的利爪下因悲泣而颤栗
超度尘世的时刻是灵力的拯救是寸心的彻悟
是遗忘挽歌之愁苦的荣耀
终于陨落了,像一颗
找寻归宿的流星
 
生与死的幻影,如岁月中汹涌的惊涛
仍在我的肉身上交替、冲击、变幻
凝视着我。天葬师的眸子闪着幽冥的寒光
宛若暗夜时无力而凄怆的晚祷声
倏然从苍穹的心湖掠过
此刻,再也无法聆听寺院里的法号声
记忆的巢穴,不再缅怀新的信息
不再呼唤流浪在生命长河中的悲欢离合......
 
人间与天堂的分界线上
石碑般横亘在孤独的天葬台,我的肉身
额前留连的,是冰山般静寂的时光
 
难道,无所谓对肉体的处置只有不死的灵魂么?
 
生命的风暴已停息,卷向未来的是谁?
天葬师手中的利刃,似凄婉的游魂,分割着
在岁月中聚合又将在岁月中消逝的生命
形体,在逐渐消失
我依稀感到
人间的烟火在喃喃的颂辞中飘逝
 
昔日,我吞噬过几多风雪的悲歌浑浊的荣辱
我咬碎的呓语,血痂般酸涩
......浮生在归憩
在归憩.....
倾听吧,那来自遥远的
精血般迷人的召唤,是万邦生灵的圣乐
此时,寂静如绢包容着聚合生命的微尘
合冥的时辰。不再有秋泪的凋枯冬雪的慈怀
天葬台
惟有秃鹰的叫啸将使盲女们一千次心悸
我这生命原野上的匆匆过客
将不再为释迦牟尼的苦情
献上俯伏的颂扬千秋的讴歌
 
我的瞳仁,不再漠然汲取空间泛滥的紫光
生命的高潮之后,我将化作悠悠白霜
肉眼无法触及的辐射,是我生命的分子
在对哲理与宗教进行有力的穿透......
 
天葬台。你就是生与死的界线么?
我躺在那里,深深体验着人生的奥秘
体验着祭奠的苦渴.....
神圣的洗礼。这是超越了对火焰崇拜的洗礼
难道,无所谓对肉体的处置只有不死的灵魂么?
死亡的风暴,已化为滞留在山谷里的哀歌
在我彻底的皈依中
昔日懊悔的血忆
烟雾般消逝在神鹰发红的眼珠里
 
天葬台上,那无边无际的苍苍宇宙间
幽秘的晚潮不再只记叙死亡的秘密
我的瞑目如浪游的星,将作壮丽的漂泊
不再眷顾逆境的凉热
情爱的流水......
 
超越知觉的时辰,是无声无形的幻影
悄然地从漫长的梦中掠过......
怡乐的彻悟,生与死的启示
都在珍奇的灵欲化作伟大的体验中
呈现永恒的刹那
无限的咫尺
饿鹰!一群饿鹰在苍穹中叫啸、窥视
它们不懂罪孽不懂恩典不懂忧患
死尸的诱惑像销魂的灵食
慰藉腹中剧烈躁动的狂渴
生命之潮,却在无泪的黎明中迅速退落......
退落......
 
往昔的情歌如雪地的红狐
不再属于我  不再钟情我  与我没有种族的缘分
遥远的叹息,是人间蒙昧时期的祭献
像秋天的格桑花
只能领受凋萎的苍凉......
此刻,荒凉的知觉,一次次丧钟般缠绕着我
曾无数次奔走在朝圣路上的双脚
就要拌合酥油与糍粑,消逝在
神鹰与秃鹫疯狂的撕咬中,消失在
显隐缥缈的无极世界
 
一切都将退入暗夜之堡
地平线,冷冽的星辰与极圈也会如此
万般愁绪是急迫的召唤之声
是来自灵肉深处最真实的感应
脱离肉体的幻觉,神怡般升起   弥漫
被遗弃的将是乐土上不知死活的魂们
瞬时,无数条江河的情流,化作一条圣洁的哈达
无声地飘向我,飘向我将安宁的魂们
随我归去,踏上无始无终的旅程......
难道,无所谓对肉体的处置只有不死的灵魂么?
 
天葬台。神鹰们在挣抢
吞噬
扑腾
我的肉体在消逝
时空在消逝......
因我的飞升,星球在毅然下沉  下沉
无法企极悠悠时空的生命元素,注定了
永远缺少深层体验的一环
色彩纷呈的极光,只为少数生命掩盖星月的光辉
透过生与死的迷雾看看吧,我在高天之上
静静地完成着生生不灭的转换
 
生命源于物却归于无
苍穹间,飞动的云瀑  永不愿
撞击复活的灵魂中重复的感觉与笑声
......我恍惚的幻视晚炊般悠游
我用不是尘世回响的足音,仔细辨认
另一个世界中的时间沙粒,追逐一万种风情中
创造色彩创造生命创造幻想
墓志铭般的太阳
高高的喜马拉雅与无穷的宇宙进入我无边的幻景
理性与直觉都好似梦中的泉声
离我渐渐远去......
远去......
 
超越知觉的世界才是最真实的世界么?
就这样,我随神鹰的叫啸升上云霄
没有阻隔  没有死寂  没有栅栏  没有停息
一切都在运动一切仍在运动
我,离生命而去  离人间而去......
 
跌宕起伏的幻觉将把握无限
把握时时都在产生和消亡的物质世界的契机
浮生的归憩宛若暮时的鸟音
无声无息地消隐在茫茫宇宙中
 
失去一切又获得一切
生命的消逝会创造永不消逝的生命
企及高度的生命可以没有铁一般的翅翼
在天地之间,我的葬礼将使无数生命
领悟到涅檠的奥秘涅槃的神圣
 
天葬台。一片静寂......
蓦地,我最后的生命分子向无限的空间漫游而去
难道,无所谓对肉体的处置只有不死的灵魂么?
随神鹰起飞的呼呼风声
仿佛巨大的天葬台也升腾起来
一切都溶进掩藏着无穷隐秘的苍穹
时空终于弯曲了,因我的升华
 
......永恒的萦思,是彼岸世界
给我们留下的永远无法破译的诺言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组诗风的样子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组诗风的样子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