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不锈钢人生
不锈钢人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058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国古代体育雕塑写意性研究

(2019-08-11 15:39:07)
标签:

体育雕塑

写意雕塑

摘要:采用文献资料法等研究中国古代体育雕塑的写意性。主要结论:古代体育雕塑写意类型分为威武雄壮型、自由奔放型、矫健型、优雅型、潇洒型、浪漫型、雅趣型、童趣型;古代体育雕塑写意形而上的精神就是“天人合一”,形而下的精神就是“气”的精神;古代体育雕塑写意性审美特征表现为重情趣、重神韵、重意境;古代体育雕塑凝聚了东方传统哲学思想。

1、中国古代体育雕塑写意雕塑

1.1中国古代体育雕塑的概念

通常认为,中国史前至清代使用雕塑材料制成的三维空间造型的艺术作品可以称为中国古代雕塑。中国古代雕塑是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精华,其使用的材质,创作的题材内容、风格形式、技法都具有浓郁的民族特色和鲜明的时代特色。中国古代雕塑不是忠实的模拟事物的写实性艺术,而是以作者对事物的感受去塑造对象,所以它在内容上及形式上不仅反映着中国古代体育现象与体育活动,同时也塑造着具有体育内涵及精神的事物。因此,我们把中国古代体育雕塑界定为:中国史前至清代使用雕塑材料制成的反映中国古代体育现象、体育活动及具有体育内涵及精神的三维空间的造型艺术作品。

1.2写意雕塑的概念

中华民族的美学体系重视主观的感受,不注重客观物象的忠实模仿,是以“写意”为灵魂的,强调的是内在生命意义的表达与情感的感受,它是中国的传统文化与西方文化最主要的区别特征。中国传统雕塑是写意性雕塑,雕塑及整个造型艺术门类中的“意”与其他艺术门类中的“意”存在着明显的不同,其中最主要的在于造型艺术之“意”是与“象”连在一起的,确切的说是“意象”。“意象”是指艺术家构思创作过程中,客观物象在头脑中所构成的象,它将主观的“意”与客观的“象”相融合、统一。这个“意象”不是对自然物象简单的重复和再现,而是结合了艺术家情感关注而综合成的“意念之象”,其中“意”是指艺术家的主观思想精神动,“象”本来是指宇宙万物中的物象,在这里是专指艺术家将自我的主观感情植入于客观物象后形变为意念中的形体,也是一种心象。


2、中国古代体育雕塑写意的类型

2.1威武雄壮型

作品以一种雄健威武的身姿和强大的内在力量表达出宏大的气魄,强健旺盛的力度,具有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气势,这种雄劲和豪壮来源于民族的强大,民族文化的强势。代表作品有唐代龙门石窟极南洞《力士像》(图1)、秦始皇兵马俑《跪射武士俑》、秦始皇兵马俑《立射武士俑》、曾侯乙墓之《钟虞铜人》、出土于新疆伊犁战国时期的《铜武士俑》。

2.2自由奔放型

作品中动作自由而舒展,不可羁绊,表现了一种自信和自豪,通过韵律与强烈的节奏感来彰显生命活力。如云南晋宁石寨山出土的西汉铜铸《双人舞盘鎏金铜扣饰》(图2),四川成都市杨子山出土汉代画像石《百戏方砖》(图3)、山西绛州市出土金代彩绘砖浮雕《丰收舞蹈人》、河南郑州新通桥汉墓壁西汉空心砖印模纹样《鼓舞》。

2.3矫健型

作品中流露出雄气勃发的赳赳气势,透出旺盛的内蕴力量,或勇武风范,或矫健轩昂,或轻盈灵动,或伟岸挺拔。如中国历史博物馆馆藏的唐代陶塑驯马俑(图4)、四川成都市杨子山出土的汉代画像砖《弋射》、四JI}彭山义和乡出土汉代画像砖《戏鹿》、美国华盛顿弗利尔美术馆收藏战国青铜(镶嵌)《狩猎纹洗》、江苏盱眙东阳出土西汉木刻《杂技》、陕西咸阳出土西汉《射击俑》。

2.4优雅型

作品有和谐的律动感,透露出灵秀、清新的气息,或英姿焕发,或轻盈飘逸,或雍容闲适,或妩媚动人。如北魏云岗第34窟北壁《飞天象》(图5)、陕西西安市出土唐代《马球女俑》、陕西西安出土汉代《拂袖舞女俑》,陕西咸阳汉渭陵出土汉代《羽人飞马》、陕西乾县北原永泰公主墓出土唐代陶质《猎骑胡俑》。

2.5潇洒型

作品有着舒展流畅、洒脱、节奏活泼明快等特点,展现了协调、均匀、和谐的形体美、运动美。代表作品有江西鄱阳出土的南宋《男戏俑》(图6)、河南焦作市出土元代《舞蹈男俑》、陕西西安西郊唐墓出土唐代陶质《驰马俑》、河南洛阳出土唐代彩绘陶质《习武俑》。

2.6浪漫型

运用丰富的想象和夸张的形体动作来塑造作品,作品呈现出任意、无拘无束的状态,张扬着个性化情感。代表作品:河南洛阳出土东汉陶质《杂技俑》(图7)、江苏出土五代陶质《男舞俑》、河南郑州新通桥汉墓壁西汉空心砖印模纹样《乐舞》、故宫博物院收藏东汉青瓦胎画彩《男舞俑》。

2.7雅趣型

作品有平和、冲淡、闲逸的情调,蕴含着浓浓的生活气息,呈现出闲适、清逸、舒适、怡情的心境。如河南南阳市沙岗店汉墓出土东汉石刻《投壶画像石》(图8)、甘肃武威汉墓出土西汉木雕《博奕老叟》、河南灵宝出土东汉绿釉《六博棋俑》。

2.8童趣型

作品以幼稚天真、纯洁无邪、活泼可爱、无忧无虑、无牵无挂等表现出儿童般的情趣。代表作品:江苏镇江出土南宋《泥孩儿》(图9)、甘肃灵台出土西汉铜质《四人博戏俑》、河南出土宋代绿釉瓷制《小儿相扑》、温州博物馆馆藏清代朱子常黄杨木雕《捉迷藏》。

3、中国古代体育雕塑写意精神

3.1形而上之精神

中国古代体育雕塑的形而上精神就是“天人合一”,艺术家这个主体的情感与创作的“物象”这个客体之间的情感彼此难分,重合为一。雕塑家在艺术创作过程中摆脱一切功利性诱惑,主观心灵被外在客体精神世界的气象所感召,继而在雕塑家精神世界中升腾,客体精神唤醒了主体情感,主体精神重合了客体情感。这种以精神感召情感、以情感重合精神成为了艺术创作的原动力,从而创作出倾述心意、饱含精神气象的艺术作品,在这种艺术创作过程中写意已不再是一种形式,它升华为一种精神。这种“写意精神”一方面体现了客体之精神,另一方面凝注了主体之精神,是“物象”之客体精神与雕塑家之主体精神的“天人合一”。

3.2形而下之精神

中国古代体育雕塑“形而下”的精神就是“气”的精神,作为美学概念的“气”主要是言风格,讲风骨。作品的“气”是艺术家生活状态、生存状态、精神状态在创作状态的集中反映,其中也折射出了艺术家的修养、人品和艺术格调。同时根据艺术家个人的悟性(天性)、文化修养、艺术旨趣抑或创作对象的不同而各自追求不同的“气”,这也是艺术家或是他的作品鲜明艺术个性特征的体现。中国古代体育雕塑形而下精神就是以“气”来表达艺术个性,追求的是“豪气”“壮气”“英武气”“生气”“雅气”“和气”等,在某种方面这种独特“气”的追求与中国古代体育精神趋于一致。如《力士像》(图1),人物发达对称的胸肌、胸锁乳突肌,特别是因气运丹田在腹部形成了一种好似梅花绽放的造型,该作品充分展现了力士的雄健有力,气势逼人,散发出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豪气”与“壮气”;《投壶画像石》(图8)不仅展现了士大夫们博戏的雅兴,并且充满了“合朋友之和,饰宾主之欢”之“和气”。

4、中国古代体育雕塑写意性审美特征

中国古代体育雕塑不是细致描摹客观物象或去追寻局部的逼真,而是抓住事物的本质特征,注重意会传神及内在精神的体现和生命意志的流露。中国古代体育雕塑写意性的审美重点是理解其空间之美,体会作者艺术个性特征所表达出的独特的韵味,领悟作品的形上、形下精神,洞察作者的创作意图,看透作品画外之机。

4.1重情趣

艺术家把古代社会中的体育现象视为一种精神,从关乎生命出发,抓住体育活动与人思想情感的某种联系,运用整体概括突出事物的基本形象特征,传达一种主观化的审美神韵并加以强化表现,把作者的情感寄于物象之中,使真和美皆为善服务。如《泥孩儿》(图9)以儿童摔跤游戏为题材,五童子姿态各不相同,个体之间相互呼应,造型朴实,面部表情丰富,尽显天真烂漫之情趣。作者没有描绘摔跤过程中力量与技巧的角逐,而截取游戏中儿童们忘我的欢乐瞬间,作者把自己融人到了儿童游戏之中,表达了作者崇尚自然本性回归,向往人类天性之快乐永恒。

4.2重神韵

作品提倡“传神”,主张从事物的整体活动中把握对象,在视觉上形成视觉冲击力或在心理空问上形成一种张力,来表现力量感与气势美,以达到“气韵生动”的审美效果。如《百戏方砖》(图3),表现的是宴会上进行的乐舞杂耍,艺术家没有惟妙惟肖地刻画乐舞杂耍的细部,而是抓住事物的大体大貌,突出人物的基本特征和外在动作,用简练概括的手法突出强烈夸张的动势,富“神”于粗犷的外形中,使“形”与“神”有机地结合,以其粗犷外形和夸张姿态造就了力量与动感,从而形成一种气势之美。

4.3重意境

意境是“情”与“景”(意象)的结晶品,中国古代雕塑艺术推崇的是写意,作者通过对意象的展现和内心情感的抒发来营造一种“诗”的境界,这种“诗”的境界就是意境。中国古代体育雕塑的品评也同样如此,有无意境,或意境的深远是欣赏中国古代体育雕塑的重要标准之一,它体现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心理和审美意识。如《飞天像》(图5)中人物体态轻盈飘逸,神韵灵动,呈现出裙尾飘忽似飞燕,天带飞扬若飞雪的富有气势的“飞动之美”,飞天形象不仅向全世界人民展现了中国古代女性柔美、灵动的运动之美,同时也带给了我们内心的充实与安宁,它将我们的感受从人类的欲望、性趣、情绪的宣泄等有限的世界中引领到一个更加博大、精深、开阔的意境之中。
,‘
5、中国古代体育雕塑写意性的民族哲学渊源

中国儒家思想中“贵和”“持中”的思想表现为“天人合一”,其突出特征是:人与自然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二者彼此相通,主张天人一体,反对人与自然的分割和对立,强调人的意志、情操、理想、品格与自然精神、自然规律的统一。儒家通过自然的人化将宇宙归人人心,使自然物象人格化、情感化、伦理化,从而达到精神的无限扩展与升华。这种“天人合一”的思想使得雕塑家将“体育物象”情感化,将自己的情感与创作的物象融为一体,借助创作形象将自己的心意表露出来。

道家哲学中认为“道”是万物的本原,是世界的终极根源,是无所不覆、无所不载、自生白化、永恒存在的宇宙本体。“道”是“无”和“有”、“虚”和“实”的统一,“道”包含“象”,产生“象”,但是单有“象”并不能充分体现“道”,因为“象”是有限的,而“道”不仅是“有”,而且是“无”(无限性)。受此影响,中国古代体育雕塑一般都不注重对物象的细致描摹,他们所要深入表现的是那个作为世界终极根源的“道”,关心的是事物背后的本与质,是通过“象”“形”将主体精神表露出来的“写意艺术”。

禅宗以“心的宗教”代替“佛陀的崇拜”,在主体心智中把佛予以人格化,让人性与佛性在精神的升华中合一,从而进入真切地体验生命情调和生命冲动的审美性境界。禅宗取消了此岸与彼岸的分界,将其统一到人的心灵之中,要求人与自然合二为一,从内心世界的淡泊宁静中寻求解脱,去感悟宇宙的广漠,达到“无我之境”。在此意义上,中国古代体育雕塑的写意性正暗合了禅宗的“物我两忘”“天人合一”的境界的追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