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你所在的地方 ——《港漂双城记》读后发散

(2011-12-21 17:01:24)
标签:

杂谈

分类: 种种情怀

注:《港漂双城记》是我的朋友赵晗的处女作,12月初刚刚在香港出版发行。作者自荐请见http://zihona.com/20111122/3439.html 

 

亲爱的Zihona,

 

今天在深圳火车站排队买票的漫漫等待中读完了你这部小书,有些文章在博客上看过,有些则是头一次读。

 

我必须强调一下我读这本书时的环境:前面约有50个排队的人,在我近处的分别是一个阿婆、一个第一次买学生票表示连学生证上的目的地都不会填的女生、以及两个黄牛党气质山寨装束的小青年。队伍以蜗速移动,广播里反复在播放“往武昌、汉口方向去的列车5日之内的票已经售罄,请旅客们不要盲目排队……”

 

读的过程中有两次想要掉眼泪。

 

一是你讲从会计师行辞职之后的一段“信心道路”,和昔日的同学聚会,大家仿佛都是那么前途万丈,只有你还在等待一份报酬微薄的工作,一位同学大方帮你出了饭钱,你出去海边望着灯火璀璨的中环流下泪来。那是你原本拥有的,也是你稍稍退后一步就可以轻松拾返的,你也知道你为什么放弃,可你还是哭了。甘愿“限制自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往大了说是神的呼召,往小了说,“因为活在谎言里,根本就不是活着”(王书亚《灰烬中的钻石》),睁一眼闭一眼的活着,是根本不能被接受的。

 

另一处是你写到中国的精英往哪里去,离开中国去美国,离开美国去火星?你在景山上看到拆得血肉模糊、建得光怪陆离的北京城就哭了。中国的精英,不是在国外,就是理智的选择成为公共机构里的既得利益者,那么谁来振兴实业改善民生?谁来办社会服务照顾孤儿寡母?谁来做小学老师教导孩子?而我们也无法回避这样的反问“那你为什么不回中国?”

 

之前读苏恩佩的《仄径》,我就很惊讶这篇写成于1960年代的稚嫩小说,里面描述的情景与今天的中国留学生(包括神学生)面临的处境竟是如出一辙,而我的愿望、挣扎,也与主人公深有共鸣,只不过港台留学生早我们面对了几十年。哦,成为教授的太太多么好,体面又轻松,美国空气清新物质丰饶、制度又健全,回国有什么呢?除了上帝放在她心里的梦。苏是那么纤弱、那么敏感、那么温柔,又是那么决绝。那种不顾一切燃烧自己的激情,几乎要穿越时空的千山万水,朝我扑面而来。


我很欣喜你引用了崔卫平的话“你有光明,中国便不黑暗;你所在的地方,就是你的中国”,最近看到这段话爱不释手,给陷入蚍蜉撼大树的无力中的我带来了一丝亮光。


最后说说双重身份。这真是一个绝妙的概念!

 

我记得在北大教育学院听过刘云杉老师的一个讲座,提到“教育民主”的问题,大意是:一个人如何在受教育成长为精英的过程中不背叛自己的身份。一个农村孩子,为了升学通往更好的未来,不得不学习跟他的日常生活毫无关系的城市知识,而他所擅长的领域却不被社会承认和珍视。而留学生要在异国成为精英跻身主流社会,是否也一定要选择压抑原来的身份呢?

 

拥抱双重/多重身份是一个出路,一个灵感。我突然发现,耶稣,耶稣不就是双重身份的完美典范吗?他既是完全的神,与天父圣灵亲密相交,又是完全的人,完全体察人的悲欢苦乐。我们对自己不同的身份虽然难以两全,却可以力争与每一个身份多一分认同。再者,没有双重身份,我们何以能“知道怎样处卑贱,又知道怎样处丰富”呢?何以“或饱足或饥饿,或有余或缺乏,都得到秘诀”呢?(腓立比书4:12


深圳火车站周边那种熟悉的失序感、带着各色乡音的旅客立刻就能把我拉回一个状态,叫做中国。是的,想清楚了么?如果要回来,这就是我要生活的地方,眼前这些并不可爱的人,就是我要与之认同的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