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水儿凤凰
水儿凤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7,256
  • 关注人气:2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黑豆

(2013-07-27 10:16:17)
        荃荃知道超哥要去即墨,暗地里在想,最近超哥很少出去走动了,这次出去,会不会跟那个赵静一起呢?听着超哥带上门出去了。她咕咚咕咚跑到院子里。看着街门关上。又折回来。心里就是放不下。当初是她一心要嫁给他,说起来也是鬼迷了心窍。到底日子过的还安稳,虽说超哥经常出去拈花惹草的,不过都是一时之景,她心里也知道,超哥放不下家放不下孩子,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儿。只是这次赵静的出现,让她有些沉不住气了。她对超哥,绝对不止是不准被人抢走那样简单。她觉得他肯定有人也抢不走,只是如今,这些自信,被赵静那张脸,给撕了个大口子。那个冷冷的风一个劲的往里不断的刮,到处都整的凉飕飕的,心里说什么也是不服气的。却又拿着他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够在家里生闷气。
       超哥出门之后,就一路开车到了赵静住的地方。然后拨了一下赵静的电话。那边挂断之后,很快就从楼梯蹬蹬走下来了。一袭黑色的休闲裙装,看着赵静更是俊俏了。超哥笑呵呵的打了招呼,还跑下车,给赵静拉开车门。上车后,去了即墨。不过是赵静说,想回家看看服装批发市场了。超哥听到之后,立马愿意效犬马之劳。赵静一休班,就立刻实施了行动。在路上,赵静接到大海的电话,问她今天有什么安排。赵静说了要回家。已经在车上了。大海就在那头大声说:“你怎么不早说啊,我可以送你回去啊?坐公车那么辛苦。要不你下来吧,我一会儿过去拉你就是。”赵静连忙说:“不用不用,那好意思这么麻烦你啊。我有个电话来了,回头打给你啊。”说着就挂了电话。看看超哥有些不太好意思。超哥心里知道,大海就是那晚在一起吃饭的那个家伙。赵静说:“我前夫的好朋友,最近对我太热心了。起初我还以为是前夫对我有所亏欠,怕我想不开让他来照看一下,谁知道不是。他,他也是离婚了。最近老是往单位里给我送花啥的。”超哥听着心里酸溜溜的。就说:“还不是你长得太漂亮了,这么漂亮的女人谁见了会不喜欢啊?”赵静脸有些淡淡的羞涩。低了头,假装找歌听。
         很快到了服装批发市场。两个人找地方停了车,然后就进去到处去逛,到了快中午的时候,超哥说:“我们找个地方去吃饭吧,你还是不要回家了,怎么说带着一个男人回去也不是个事情,还有啊,我去了也太尴尬了,不如我们去找个地方吃饭好了,你请客。怎样啊?”赵静想了想答应了。两个去了一家比较像样的酒店,坐下点了四菜一汤,将就吃过了饭。超哥抢着买了单。又建议说不如去那边的马山去看看。赵静说:“很久不曾去过了。还是小时候去过的多,不知道现在是啥模样了。”也很兴致勃勃的就答应了。
         在山上,爬到那个庙里,上了香下来,转到千佛洞。超哥非要进去看看。赵静也就跟着进去了。
         往里走了一段路。里面有些黑漆漆的地段,远远的看着不远处的灯光,有些与世隔绝了一般。赵静的心悬悬的,她亦步亦趋的跟在超哥的后面。超哥往前走了一段,忽然停了下来。他轻轻揽住赵静的肩,“害怕吗?”赵静摇摇头,却是不自禁的回头看看,近来已经很远了,这里面除了他们两个再也没有别人了。超哥说话的时候,嘴在赵静的耳边,他呼出的气息正好在她的颈边,赵静不禁有些心理麻麻的。她试图躲远些,超哥突然就凑了上去,整个人都上前,把赵静挤到洞里的石壁上,赵静开始有些想要挣扎,后来就有些顺应了。她急促的呼吸起伏的胸脯,都在让她意乱神迷。超哥把她掉转过去,从背后扯掉了她的内衣····
        超哥用力的抱着赵静,刚刚他的所有压抑的激情,都给予了赵静。赵静听到好像有人的脚步声,有些狼狈的往上拉她的丝袜。超哥笑笑说:“脱了吧,给我。”说着揽着赵静帮她脱了袜子,另外的两个小情侣经过他们的时候吃吃的笑着。光脚穿着鞋子从洞里出来的赵静,脸色绯红,有些不知所措。超哥笑嘻嘻的,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一般,还是言语亲和的跟赵静说着话。两个人到了车跟前,赵静立时进了车里,才安下心来。超哥看着她慌里慌张的样子,心里涌现的是暖暖的爱意。
        回到城里,赵静急忙下了车直接蹬蹬上楼了,到了家门口打开门,刚换好鞋子想要关门,看着超哥微笑着站在门口,一只手放在门框上。她只好让超哥进了屋。超哥洗了手,开始翻腾家里有的东西,很快做了两个小菜,从洗手间洗完澡刚出来的赵静看着那两个小菜,有些些的感动在心里。这个家很久都不曾有过这样的事情了。只是一堆混凝土打造的牢笼。她看看超哥,笑笑,两个人坐下来吃过了晚饭,一起缠绵到床上,第二天一大早,超哥才从赵静家里出来走了。
        回家之后,荃荃坐在沙发上,一烟灰缸的烟头。看到超哥回来,一言不发。超哥挂好了衣服说:“我不会跟你离婚的,放心吧。那个女人至少让我找到了久违的快感。你就不要闹了,既然我是你老公,多少事情都为我做过了,行了,我有点累,睡会儿了。”说着就去了床上躺着很快睡了。荃荃都快要疯了,幸存的理智又在说吵闹打骂都不是办法。她默默的掉起眼泪来。为了这么个男人,她顺从了一百万次。也正是这一百万次无条件无底线的顺从,才奠基了她这个称呼为老婆的位置,真的值得吗?她有些痛不欲生了,却又不知道那种死法才更体面。想着就有些头大了。这时候有人来电话了,说三缺一了。荃荃看着在床上熟睡的超哥,抓起包走了。
        夏磊在家里点开了那个视频,本以为一定是活色生香香艳无比的一段,谁知道,等他看着看着,就觉得仿佛被谁从头上打了一记闷棍一般,头疼欲裂。等结束了,他有点开了,仔细的看了最少十遍。然后开始搜寻上传的时间,等他看了之后,就更如同整个人掉进了冰窖一般。仿佛被定住了一般,靠在了椅子上。许久许久,他弹跳起来,然后查看那个叫黑豆的会员。他立时给那个叫黑豆的留了言,说对那段视频很感兴趣,想要面谈。没有想到的是,黑豆立时给了回复说可以,随时恭候大驾光临,不过要付200块的信息费。夏磊很快就支付了。约好了时间。
       等他来到红果酒吧的时候,里面早已经人满为患。在角落里找了个位置坐下之后,一个妖娆的美女来到他跟前,坐下后,端着一杯酒。夏磊看了看这个美女说:“我今天没空。”小菲冷冷一笑说:“我是黑豆,听说有人要找我,还约了这个位置,是你吗?”夏磊一下子蹦起来,他双眼通红的掐住了小菲的脖子,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是黑豆?”小菲挣扎着咳嗽着,夏磊稍微松了手,小菲制止了过来干涉的服务员然后依然有条不紊的坐下,翘起了二郎腿说:“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不就是个骚货跟人风流快活么?有什么大不了的,什么时候你也关心起小姐来了?一个出来卖的你也这样劳心伤肺的啊?真是不知道啥情况了。”夏磊瞬间崩溃了,小姐?褚宁才几岁?转念间,又想,如果不是小姐,又怎么会那样的肮脏下流无耻龌龊?又一想,是了肯定是了,那么那么,她肚子里的孩子,如果按照时间推算,并不一定就是他的,就是是,谁又敢赌?天哪天哪,他揪着自己的头发低下头去,心里在想到底他都干了些什么,这是报应么?夏磊冲出去,开车就走了。小菲在后面,哈哈大笑,心里想:“贱人,你也有今天,当初说不要就不要我了,难道说我是你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吗?好吧好吧,你也有今日。姐终于让你哭的很有节奏了。”小菲当初用黑豆为名,上传了褚宁那晚在鹏飞家的视屏。当时赵杰也在,褚宁却是从头到尾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后来就稀里糊涂的怀孕了,即便是她知道有这么回事,恐怕也弄不清楚到底谁才是她肚子里的孩子的爸爸。
       夏磊跑出去之后,整个人频临崩溃边缘。他从车上下来,跑到路边的一棵树旁,用力的打树,直到手上的血让他感受到有点痛,才肯罢手。而他已经无力站立,就此瘫倒在地上。那么软软的顺着树躺下去,四仰八叉的躺在马路边上,忽然想起了那晚在半岛咖啡,赵静幽幽说话的样子,还有那些软软的话。大海也曾说过,他错过了一个好女人。小菲,小菲,她是认识褚宁的,当初还问过他,这个女孩那里比她强?女人,女人啊女人。夏磊一时间无法分辨东南西北了。天快亮了的时候,电话响了,才一骨碌从地上起来。双眼猩红,胡子拉茬的。夏磊打电话给公司请了假。回到了万象园。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月娥
后一篇:苗苗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