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郎平专访:中国女排进步我就开心

(2014-10-15 15:15:10)
标签:

中国女排

世锦赛

郎平

朱婷

      

      我对郎导的这次采访,是在颁奖仪式后她回到房间以后进行的。此时她躺在床上,把脚竖在墙上缓解下肢疲劳,她说在大脑高速运转了快一个月之后感觉十分疲惫,虽然她很想下楼跟队员和专程赶来助威的朋友一起聊会儿天庆祝一下。


      还记得去年您上任时曾说,直到明年世锦赛以后才能休息,当时肯定您没想到今天可以在世锦赛上有这么好的成绩。

      郎平:那当然。现在各队水平多接近啊,不是像以前那样强弱两极分化,你可以集中精力准备几支强队,再说我们中国队的实力也不行,定位在世界二流,当时制定的计划是到2015年力争冲进世界第一集团。


      那现在可以说我们提前完成了既定任务吗?这次世锦赛的亚军能体现我们的真实水平吗?

      郎平:其实成绩只能说是我们在这一次比赛中发挥得比较好,把该赢的球全赢了,不该赢的或者说比较纠结的球我们也赢了,那到最后该拿冠军的时候你没拿下来,正说明我们还是有很多的不足,还有很多环节需要提高。这次我们表现不错拿到牌了,但肯定不能说就到了一个新高度,我们就是世界一流了。说心里话现在有很多球队进步到你真的不是想赢就能赢的,你动员准备不充分,哪个环节没做好,就会被人家打下去。而且这次的比赛你让我们再重新打一回未必都能赢,包括美国队,虽然她们的实力比咱们强,但再打一遍就不一定有这个机遇,道理是一样的。所以我说,通过比赛我们看到了这支球队的进步和潜力,但是我们在训练中存在的问题和在实战中发现的新问题,如果不解决或是解决得不好,别人很快就会超越你。


      所以这个时候更要保持清醒。

      郎平:必须的。当然打了个第二名还是要给这个团队充分的肯定,存在不足也不用把自己说得一无是处,只要实事求是的总结,继续为更高的目标努力就好,我想说的是如果我们就是抱着这点东西以后肯定没戏。


    这次世锦赛您最满意的是哪场球?

      郎平:我真得好好想想才能回答,因为比赛的时间太长了,前面的事情都快忘了。最满意的应该是打克罗地亚那场球,我们完全控制了局面,整体发挥得非常好。半决赛打意大利这场球也不错,大家心态摆得好,技术发挥也比较好,特别是拦防。其实打巴西也不能说是打得有多差,但对手打得太好了,完全抑制了我们,我们根本没有机会发挥。


      战胜多米尼加的大逆转,前两局输了以后您看上去很淡定,真的没紧张吗?

      郎平:其实这13场球,就跟多米尼加那场球比赛前我感觉不踏实。那天赛前从休息室出来,我跟亚文说我感觉心里挺忐忑的,我老担心我这帮孩子位置摆不好,这是特别关键的一场球,虽然我赛前做了很多工作,但是凭我对她们的了解,可能会出问题,事实证明我发现我的直觉很对。前两局一输,我觉得很困难了,第二局结束交换场地时,我一直深吸气,对自己说慢慢熬吧,能不能熬过去是天意了。


      我记得这次有几场赛后您说最要劲儿的时候训了她们,跟多米尼加到那么关键的时候为什么没想着把她们骂醒?

      郎平:打多米尼加那场我还真没急,前两局我看她们犯傻,反应慢,但是我知道打到这个时候,她们不是不想要,而是疲劳到一定程度后的麻木,这个时候我必须耐心帮她们度过这个最困难的阶段,等她们这种过度疲劳的劲儿过去。其实网球比赛的时候也有,你会看到队员突然有几盘人都快不行了,但是咬牙顶顶顶,顶过去又活过来了。比赛到了一定的时候会有那种低潮期,过度疲劳,我能做的就是一直在推着她们,一直在想怎么办,换人,换节奏,换两个年轻的,带一带,刺激一下,争取度过难关。


      逆转战胜多米尼加的比赛对于中国女排来说应该说是一针强心剂。

      郎平:在那么困难的情况下能起死回生,对于这支年轻的球队来说锻炼价值很大,所以那天赢球以后我说能在绝境中逆转取胜,有比打进四强的结果更重要的收获,我相信队员会更加自信,这个团队会更加互信,这个球队会更有力量。


      在打进半决赛,超额完成任务的情况下,您是怎么激励她们打好最后两场比赛的?

      郎平:得到巴西队顺利战胜多米尼加的结果,我们开始给队员做工作,希望在这个时候推她们一把,告诉她们不能满足,机会出现了,要杀红眼往前走,别那么知足那么没出息。


      您说和意大利赛前,您跟她们讲了一点儿拼搏精神,具体讲了什么? 

      郎平:实现大逆转的那天晚上,我收到朋友发给我的一段话,他说:郎导,您的坚强是精神的榜样,这种精神为女排输入力量。女排的精神曾给这个民族注入生命力,这种精神力量甚至强大于任何技战术,拼搏是女排的精魂,对这个民族无比珍贵。后来准备会的时候,前两句说我的我没念,后面的我跟孩子们分享了一下,主要的意思就是面对东道主,一定要拼,不要因为怕被裁判整就缩手缩脚,观众人数比巴里那场多,但是米兰的球馆大,压迫感不会超过巴里,再说我们见过了,还有什么可怕?观众再喊也不会拉着你的手不让你扣球,他俩再喊,对手得一分也不能算两分。而且比赛全世界直播,裁判不会像在巴里那么过分。我跟队员说,放开拼,逼她们犯错误,压她们心理起变化,只要压她们到一定程度,出问题的一定是她们!


      结果整个战局就按您安排的发展了。您知道那天我们半决赛胜了意大利后,根桑(日本女排助理教练、曾在郎平执教美国女排时自费作助教)跑来祝贺我时对我说:“Absolutely! It’s Jenny!”

      郎平:哈哈。他们总是夸我,今天颁奖仪式之后好几个意大利朋友都在说,没想到中国队能进决赛,说Jenny你这个队带的太好了,他们是觉得这帮小毛孩儿很多都没见过。我说你们可别这么夸我了,我们这支球队还差得远呢!


      今天这场决赛,您觉得我们是不是有机会冲冠军?

      郎平:肯定有机会,今天跟美国一打,我第一反应是巴西如果不是轻敌,真的不会输给她们。不过半决赛战胜意大利以后,帮助队员马上调整心态也确实不太容易。赢了球队员们特别开心,我们上车回酒店时她们还尖叫呢,我鼓励她们别松劲,比赛还没完,今晚可以高兴一会儿,但是还是要快点睡觉,明天还要学习录像,还要准备决赛,但是你想她们能很快入睡吗?客观上美国队这个阵容我们一次没打过,虽然很多队员我都带过,但是在很短的时间内让她们摸清对手的规律有一定难度。


      那赛前还是给了她们更多的鼓励?

      郎平:那肯定的,不过在离冠军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这些从来没有拿过冠军的孩子肯定会有想法的,所以赛前我们就跟孩子们说了,不管今天的成绩怎么样,都要看到自己的进步,也要看到不足。最终拿冠军的那个队,一定是临场发挥、包括技战术、体能,团队协作等各方面因素具备,缺一不可,我们抱着积累经验的目的去冲击对手,带着一颗追求冠军的心去比赛,力争克服一切困难,不管结果如何,我们都会为和你们一起战斗感到骄傲。


      朱婷的体能在比赛中出现问题,这也是挺可惜的事。

      郎平:美国队其实也很累,但是她们的打法,进攻点比较分散,相对好一些。我们的进攻点相对集中,朱婷的体力一不行,我们就比较困难。但是你说朱婷盯了13场球了,多累啊,她这个角色就是得从头到尾。我觉得对于这个孩子来说,第一次打世界大赛,拼到这个时候已经很难为她了,再坚持下去该出伤了。


      朱婷的体能问题是不是跟她太瘦有关系?去年亚锦赛打到后来,她的体能储备也不够了。

      郎平:为了明年,我们会想些办法,会有措施。朱婷的体质决定了她需要更多的营养,而且不能太疲劳。去年联赛她打到最后都快不行了,她说球打到脸上都没有反应,加上营养跟不上,今年她回到国家队差不多用了两三个月时间来给她调整。我一直给她从美国订蛋白粉,这可以保证她的营养,另外平时我们很少给她加班,从来不罚她,这么一个好苗子不能把她身体练坏了,以前有过痛心的例子,因为练得太狠身体出现疲劳性的内分泌失调,很可怕的。其实我觉得这不只是保护她,是尊重科学。我打球那会儿累得尿血,一测雌激素比平常人低很多,就是累的。


      从世锦赛的表现来看,朱婷今年进步真的很大。

      郎平:小孩儿确实进步不小。半决赛打意大利,一传她一个人58%,去保自由人,进攻拦网还得了30多分。今天确实是累了,我不得不把她换下来。


      没能跟美国好好拼一场,有没有遗憾?

      郎平:没什么遗憾,不管是哪个方面不够,只能说我们要做的工作还很多。输了就是输了,只能认输,不认输也是输了,孩子们也不是不努力,也不是说抽她们两巴掌她们就能赢球。看到问题,回去带着她们再练吧,这个结果挺不错,留点遗憾挺好的,让她们记忆深刻,要不平时说多少遍体会也没那么深,不觉得问题有那么严重。


      不过对于您个人,肯定还是有些遗憾,有的人说,郎导作为教练带国家队,全是亚军,还没有世界冠军。

      郎平:这个我真的看得很淡,我跟你说马寅,如果我要是为了弥补这个,去年我就不来当这个主教练了,这个真不是捷径。这次的成绩已经比我预想的好多了,只要我们尽了最大努力,拿第二也是很好的结果,我很坦然。排球是集体项目,不是郎导说了就能做到,我只是起到一个教练的作用,带动大家,给孩子们做计划,教她们怎么练,最后拿冠军将是全队集中在一起,大家努力和智慧的结晶。我知道有人说我是“千年老二”,那你就说去吧,有些教练还连第二都拿不到呢,关键要看球队是在什么基础上。至于我执教能不能拿冠军,这真的是太次要了,我现在踏踏实实把中国女排的基础打好了,就算别的教练带队拿冠军,一样是中国女排的冠军,我一样很开心。去年接手女排时我就想好了,我一个人再有本事,也不可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完,我只能尽我最大努力拽着中国女排走上一条正确的路。


     这次在世锦赛上的成功会让我们更加坚定的在这条正确的路上往前走。

     郎平:我还是挺为这个团队感到骄傲的。浪浪这些天好几次跟我说,妈你执教美国队时我跟你的队员也挺熟的,我们也一起聊天一起玩,也可以说是朋友,但是这次我跟着中国队一起比赛,我才发现不一样,我真正喜欢的是中国女排,这里真好,队员都特别好,大家在一起像一家人一样,从这个角度我真舍不得这个比赛结束。


      女儿在开始工作之前来陪您征战这次大赛,算不算是送给您最好的礼物?

    郎平:那当然。浪浪是我的小福星,给我们的球队带来好运气。这些天她一直陪着我,训练时给我们当个小助理,帮我们捡球,哪儿都没去。在这个过程中她也看到妈妈做这个工作是很不容易的,总问我,妈你天天都这样啊,我跟她说就是比赛期间特别忙。我要花费大量时间看录像,她在房间里其实很无聊,所以只要我一起身她就很惊喜,以为我干完活儿了,我说还没完,你妈就是起来上个厕所。她马上就OK,不再打扰我了。决赛现场很多东道主的球迷都是给美国加油的,她下来还挺生气,我劝她别生气,咱不是把人家意大利给淘汰了嘛。


      您知道浪浪在巴里看完她的第一场比赛以后,好多中国记者采访她,问她中国队这次能打第几,她脱口而出:进决赛,拿第一!

      郎平:哟!那我们还真没达到白浪小姐的期望值啊。她真的那么说的吗,蒙的吧?也太乐观了!今天颁奖之后合影,浪浪也蹿上去跟我们一块儿照相,被这么多可爱的孩子簇拥着,想想真的很幸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