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amy快乐幸福每一天
amy快乐幸福每一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22,144
  • 关注人气:1,2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一路上有你———中国女排世锦赛征战日记(上)

(2014-10-13 10:06:29)
标签:

体育

9月22日 星期一  罗马—巴里 

      在罗马机场附近的酒店停留一夜后,我们一行三人(京华时报刘旭晖、北京体育广播杨晓轩)一大早出发,驱车赶往距离罗马450公里之外的南部小城巴里。即将投入世锦赛战斗的中国女排像磁石一样吸引我们尽快前往,尽管我们并不知道这一程能陪她们走多远。

      在中国女排下榻的酒店碰巧赶上了赛前新闻发布会,不过因为签证的各种问题,大多数中国记者都还没赶到巴里,我们仨和国际排联新闻官、中国女排随队记者王镜宇成了现场仅有的四个中国记者。而中国女排在这个小组最主要的竞争对手日本队,好几组随队记者已经全部到位,加起来有二十几人,看上去准备十分充分、信心满满的样子,想到中国女排将要面对的种种挑战,我的心里不免有些紧张。

      倒是郎导的状态很放松,意大利是她喜欢的地方,在这里打过球,执过教,老朋友很多,新闻发布会开始前有不少老外过来跟她打招呼,她跟他们一会儿用意大利语,一会儿用英语,那状态让我想到了如鱼得水一词。

      见我们到了,她开心地过来和我们打招呼。

      “你们跟我们住一个酒店吗?我来这儿好几天了,一辆出租车没看到。”每次采访中国女排,郎导都很关心我们这些记者的出行和安全问题,为我们操心,听说我们租了车,郎导又叮嘱,“在意大利有车会方便很多,不过巴里这边的人开车很猛,有的人根本不看红灯,你们一定要慢点儿开,安全第一。”

     说着她又把我拉到一边,叮嘱我们记者不要找朱婷采访,她说小孩儿面对大赛有点压力,一会儿担心一传,一会儿担心进攻,这几天一直在给她做工作,帮她调节心理。郎导知道我们都关心朱婷,但是在这个时候对她最好的帮助就是给她空间。

      新闻发布会结束时看到赖导,她见面就叮嘱我们注意安全:“我们去赛场前后都是警车,很多路段挺荒的,你们尽量结伴出门。”  

      开车回我们租住的公寓,饥肠辘辘的我们一路上连个餐馆的影子都没看到,公寓的条件也差,心彻底凉了,想到要在这里一住七晚,三个人顿时有相依为命之感,晚上聊天时我们说,现在只愿中国女排成绩好,也不枉我们这么辛苦的跟随。



9月23日星期二  巴里

      中国女排首场对阵波多黎各,这也是整个巴里赛区的第一场比赛。

      D组六支球队,世界排名前十的只有中国和日本,但是每一个对手都是满怀雄心而来,哪支也不敢轻视。更何况是第一场比赛,稍有失常就可能出问题。    

      想着每次采访大赛第一天都要做很多准备工作,我们早早赶到赛场,没想到巴里这里超简单,没有安检,没有查证件,没有缓冲区,车停门口,拉门就进,进门就是场地。

      中国女排已经开始做准备活动了,郎导赖导安导白衣红裤很精神,姑娘们看到我们来很开心,我进场地跟她们报了个到。看刘晓彤的朋友圈说巴里蚊子巨多,她们已经被咬了许多包,我答应给她们带特效止痒药,结果她们在场地里就开始抹,还跑去为赖导腿上的包止痒。

      央视记者崔嘉看到我,把我拉到一边问:“你觉得这次咱们有戏吗?”我最怕有人问我这个,包括出发前需要把一路跟下来的酒店都订好,我心里就打鼓,我们真的能去米兰吗?真的能进六强吗?有朋友听我这么说,都批评我对郎导对这支球队缺乏信心,北京晚报孔宁老师的分析让我觉得有道理——马寅对这支球队爱得太深,所以不敢有所期待。

      郎导看起来尽力帮队员把位置摆得很低:“我们不可能把眼光放得那么长远,就希望带她们踏踏实实一场一场打,我告诉她们是来学习和提高的,打得好高高兴兴,打不好一笑而过。”  

      不过了解郎导的人知道,大赛当前她表面上表现得轻松,私下里功夫下得很足,即使是对阵波多黎各,她也研究了多遍比赛录像,甚至连对手的习惯动作都能总结出来,以便指导队员进行针对性拦防。

      世锦赛首战,中国女排轻松过关,别以为这是理所应当,因为晚上就有冷门爆出,日本女排苦战五局败给阿塞拜疆,全场拦网2比11,网上实力是日本队输球的主要原因。阿塞拜疆真的很强吗,会不会对中国构成威胁?算给中国女排敲响警钟吗?

      晚上和郎导微信,发了我们在公寓做晚饭的照片,看到自己最爱吃的西红柿炒鸡蛋和土豆片,郎导馋坏了:“不会吧,你们太帅了,我得去找个饭盒,到你们那儿入伙!”她还很关心我们的大厨是谁,刘旭晖和杨晓轩一听特别开心,表示要好好练练手,等发挥稳定了给郎导做点好吃的。


9月24日星期三 巴里

      巴里的第二个比赛日,中国女排迎战阿塞拜疆。

      赛前在观摩席上看到了郎导的女儿浪浪,就知道郎导的心情一定特别好,这些年听郎导说过好几次“浪浪是我的小福星”,现在小福星到了,我想中国女排应该可以顺利闯过阿塞拜疆一关了。

      果然给日本队带来大麻烦的阿塞拜疆,在身高完全不吃亏的中国女排面前立马没了光彩,和日本队的比赛中砍下30多分的的拉希莫娃生生被中国女排拦下了场,经过充分准备的中国女排打了一场漂亮仗,坐在记者席不远处的日本记者很关注这场比赛中国队会怎么打,这样的过程和结果让他们赞叹。我在大奖赛总决赛时认识的日本共同社记者大坪雅博特地跑来向我表示祝贺,他说在日本队看来身材高大拦网出色的阿塞拜疆很难打,没想到中国女排打起来这么轻松。

      赛后我和浪浪开心拥抱。伦敦一别,两年没见,当年的小女孩马上要成为美国投行的OL了,用工作前的最后一个假期用来陪妈妈的球队征战,浪浪感觉很有意义很开心,不过她更关心的是什么时候她妈妈能在我们的小厨房入伙——

      “昨天晚上我一饿就管我妈妈要你发来的照片解馋,我妈说带我入伙,有戏吗?”浪浪的一句话把大家都逗乐了。在场地边上放松的姑娘们也纷纷表示看到了我们做的美味家常菜。看到大家又羡慕又渴望的样子,比赛结束后返回公寓路上两位大厨开始考虑是不是能尽力给大家做点吃的。

      杨晓轩边开车边拟菜谱,还让我记下来第二天去超市需要采购的细目。我们开玩笑说这比赛以后该写稿的时候,作为记者怎么满脑子都是厨师想的事呢?


9月25日星期四 巴里

      中国女排晚场打比利时,这支欧洲新军又是一个不太好对付的对手。

      我们越来越进入角色,比赛的事情帮不上,在条件不好、生活不便又人生地疏的巴里,我们想给中国女排做点实事。

      从不睡懒觉的刘旭辉早上堵门去超市,购入菜刀一把、刮皮刀一把、案板一个、饭盒四个和米面及调料若干——之前我们自己吃,本打算利用公寓现有条件凑合,现在要给队员做饭吃,必须得认真点。考虑到药检等诸多其他因素,大厨们拟定的菜谱都是不含肉和海鲜的,主要是青椒炒蛋、红烧土豆等下饭菜。经过两天试验,刘旭辉已经可以用公寓提供的煮锅焖出油亮油亮的白米饭了,接下来他还想试验一下烙鸡蛋饼,如果成功也可以给队员拿去换换口味。

      中国女排3比0战胜比利时赛后,我走到场边跟队员交流,无意中听到刘晓彤帮朱婷踩腿时问了一句“你天天吃方便面,体能跟得上吗”,我问她们是吃得不习惯还是确实不好吃,她俩异口同声“既不习惯也不好吃”,我才知道并非我想象到了意大利她们天天吃美味的披萨和意大利面——

      “到现在这些美味一直没见着过,每天就是面包片、生菜和肉,朱婷每天比赛前饿了都吃碗泡面。”刘晓彤告诉我,这真是让我完全没想到。

      昨天听浪浪说一天吃了半瓶橄榄菜,我把我们带的那瓶贡献出来了,我们还带了一盒什锦炒饭,不过考虑到有火腿肉,就想给浪浪解馋。刘旭辉一直拎着那个纸袋,说走的时候再给浪浪,浪浪跟了刘旭辉一会儿,突然上前说:“刘老师,怪沉的,还是我拿着吧,再说万一一会儿你忘了……”

      据浪浪说那天回酒店餐厅下班了,她没找到可以加热的地方,母女俩就那么凉着吃了个干干净净。


9月26日 星期五 巴里

     三场比赛以后迎来休战日,郎导上午给我发微信,问能不能带浪浪出去转转,因为自己完全没有时间,又不想让女儿天天在房间里憋着。然后浪浪给我发微信商量出门时间,她希望上午陪队员一起训练之后下午出门,我们当然没有问题,如此一来正好可以做些吃的给队员送去,再顺道接上浪浪出门。

      在我尝了三张鸡蛋饼之后,刘旭辉的鸡蛋饼终于达到了送外卖的标准。时间关系这次只烙了七张,刘老师开车带我赶到中国队酒店,大家还是已经吃完饭回到房间了,我只好拿着郎导给我的房间名单挨个儿给她们送。

      自称刚吃饱的徐云丽本来想放在饭盒上睡起来再吃,一闻就忍不住了,齐齐咬下半张,把另一半留给同屋袁心玥,开玩笑说还不如都给吃了,一是自己没吃够,二是剩一半根本不够小袁塞牙缝,还把馋虫勾起来了。惠若琪本来在卫生间刷牙,闻到香味马上跑出来跟汪惠敏分享,边吃边赞吃到了家乡的味道。因为给郎导留了一张饼,分到杨方旭和杨珺菁的房间时饼没了,就没敲门叫她俩,本想着先不告诉她们第二天再补上,结果傍晚训练时碰面她们就主动跑来谈起鸡蛋饼,因为午休后大家都在议论,只有她俩一无所知。

      和浪浪到巴里中心区走走逛逛,在蓝色的大海边,风吹浪起看到一朵朵白色的浪光,我跟浪浪说:“你看,白色的浪花!”她答:“所以你到大海边,总能看到我!”

      从郎导再次上任担任中国女排主教练,我一直没跟浪浪见过面,这次不免会聊起此事———

       “你从心里支持你妈妈当中国女排主教练吗?”

      “当然,因为她真的喜欢,而且在中国女排当主教练,有那么多人帮助她,虽然她真的很辛苦,但是我想她心里很幸福。”

      “她之前征求你意见了吗?”

      “确切的说是跟我很认真的谈了这个事。我想我妈妈这次可能是最后一次接受这么大的挑战了吧,她的能力那么强,她应该有这么大的一个舞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