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写家陶舜
写家陶舜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16,285
  • 关注人气:37,8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这盛世如你所愿,蝼蚁除外

(2016-09-12 02:42:53)
标签:

时评

分类: 时事评论
《盛世中的蝼蚁》这篇文章刷屏的时候,我看到有些人是不屑的,他们咬定一点,那就是无论怎样,那母亲没有权力杀死自己的孩子。

然而我想说的是,那只是盛世的局部,距离站得远一点,你会发现对那可怜人进行那样的谴责,恐怕也会下不去手。

悲惨的故事大家都已知道,但容我重复一遍。2016年8月26日18时,甘肃省康乐县景谷镇阿姑山村,28岁女子杨改兰在其家房屋后一条羊肠小道上,用斧子将自己的4个亲生子女(一个6岁,两个双胞胎5岁,一个三岁)砍杀,在发现孩子未死后,又逼其喝下农药,随后自杀身亡。这个女人很决绝、近乎残忍地不给亲生骨肉留任何生的机会。其夫料理完后事也以自杀作结。

从凶杀-自杀案的微格局来看,杨改兰固然罪大恶极,死有余辜,不值得同情。然而如果仅止于此,在震惊全国的甘肃惨案里,自视理智有余的朋友们,在“破案”过程中,可能就捡了芝麻,丢了西瓜,抓了小妖怪放过大魔王了。

必须追问:杨改兰何以至此?在极度赤贫状态下,原来的低保业已杯水车薪,次年又被无端夺走,送给了比他们条件更好的村民。

《肖申克的救赎》告诉我们:希望,是一个危险的东西。

甘肃惨案进一步告诉我们,希望虽然危险,夺走赤贫人士最后的丁点希望,相当于往火药桶上浇汽油,再投掷以滚烫的烟头。收走这最后一粒米,相当于给活人盖上了尸布。

杨改兰既已成为理智派眼中的人渣,那么她的死是轻如鸿毛的,爱死不死,却无权侵夺孩子的性命。道理如此。然而,即使杨改兰自绝于人民而留下子女,在低保无望、维权无门、求助无告的情况下,他们安然活下去的概率是多少?

你们既然那么理智,可以计算一样,应该和中彩票的概率差不多吧。

难道不是吗:与其被一个冷酷无情的社会慢性折磨致死,不如死于母亲的屠刀之下来得爽快。

话分两头,理中客既然明辨是非,在挞伐绝望村妇的同时,不应忘记追惩另一头,那就是往杨改兰一家身上盖尸布的那一大群人,亦即通过伪民主的形式剥夺低保的那群人,假如没有这一拨墙一样让他们透不过气来的力量,她的求死也不致于如此之速。

而正是这些人,他们装模假样的扶贫,假模假样的调查,造出了一种盛世假象。让蝼蚁活得连蝼蚁都不如——反正他们假装看不见。

万恶的美国人都知道,一个逼迫老祖母去偷面包来喂养孙子的社会,是不值得活的。在涩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照耀下的人们却似乎想说,你惨你活该。

难道不是吗,已经有自称经济学者的人开始布道说穷人是扶不起的,社会本来就该有阶级差异。呵呵,除了回你一句脏话,我不知道还能回你什么。

这盛世如你所愿,蝼蚁除外。

身为蝼蚁,选择自绝于人民,没有报复社会,无力对抗任何人和任何体制,生命的哀号与诅咒,也仅止于家门前的沟渠。她的确是凶手不是烈士,但那比她更大的凶手和伪崇高者呢?

吴思说贪官的镇压线是平均100万关一年,有的时候对外捐助一给就是好几亿,举国XX就更不要说了,而在伪精英理智派所看不见的尘埃里,人均几百块的低保压垮了一家蝼蚁。

如果那样的黑暗力量不被追责,杨改兰一家之死,死不瞑目,不如蝼蚁。

这盛世如你所愿,蝼蚁除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