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写家陶舜
写家陶舜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17,840
  • 关注人气:37,8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过去一年,你对城市这家“公司”的服务满意吗?

(2016-01-24 11:41:31)
标签:

时评

分类: 时事评论

独家


这几年我经常感觉到:商业给人们提供的公共品已经比政府提供得多了——至少在生活领域已经是这样,类似于交水电煤之类的早已被大型互联网公司接管,尽管军队、警察等核心权力目前企业仍无法涉足,但大学、医院之类的完全不再是问题,连政府的信息公开,多数时候也是维权律师和公共媒体在推动这个进程。


今天我们出门可以不带钱包,却不可不带手机,因为“钱包”早已上网,吃穿住用行玩,所有想得到的领域都能通过手机进行消费,支付宝已经取代银行卡,多卡时代的不便如今被一“屁”(App)收编。像我这样的懒人最欢迎这种生活方式的进化——化繁为简,以不变应万变。


商业尤其是互联网商业给人类社会带来的改变,丝毫不亚于工业革命,互联网+不仅带来了指数级的增长,更可以充分利用大数据对指数级增长进行精确描述,并进一步观照增长下的生活方式。互联网公司通过提供免费服务,集聚人气之后得到商业变现,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有了“免费”的公共品。 


前互联网时代,公共品基本上只有政府才能提供,少部分由公益组织提供,但这两个组织形式本身并非盈利组织,说到底他们总是在花钱,要么花纳税人的钱,要么花捐赠人的钱。而到了互联网时代,这种“花钱”本身是有造血功能的,并有望在跻身互联网大筋络之后成为一个领域的霸主——提供公共品,本身就是一个商业机会。百度就是这样,在谷歌退出中国之后它在中国的搜索市场当老大,但由于其无所不卖,这几天正成为众矢之的,百度的教训是“不作恶”的基本原则不能忘。


对企业来说公信力和赢利能力同等重要,对个人来说信誉最重要。当互联网经济全面进入移动时代,网络服务遍及一切生活领域的时候,信用评估就显得格外重要。


2015年1月,中国人民银行印发《关于做好个人征信业务准备工作的通知》,个人征信市场“开闸”,芝麻信用、考拉征信等八家机构纷纷开展试点和创新。其中,芝麻信用开展的各类免押金信用服务,免除了各类押金带来的资金沉淀,专家估计这里能释放千亿消费力。


过去一年,你对城市这家“公司”的服务满意吗?

举例说,在出行方面一二线很多城市闹堵车,自行车反而具备优势。有的城市投入巨资搞免费自行车绿色出行,光是前期建设费用数亿元,后期的运营费用每年还要上亿元。即便如此,使用起来还是有诸多不便,比如至少得办个卡、交足押金,而办卡点非常有限,办卡困难,用完退卡更麻烦。一句话:管理还处在前现代阶段。


可传统信用管理不得不如此,陌生人不会有信誉。但有了网络和大数据、云计算就不一样了,过去的信誉可以为今天的服务作担保。打开支付宝APP,点开“芝麻信用”-“信用生活”,可以看到免押金租车、免押金住酒店、减免房租等各类信用服务,比如选择“永安公共自行车”,在服务站点扫码即可租用。几乎省掉了所有冗余的“防坏人”环节。不仅是本地市民可以用,来旅行、办事的外地人也能享受便利。


以此逻辑,在婚介、租房、酒店等领域有了信用评估,一切都会变得顺滑。类似芝麻信用这样的网络平台,实际上是在用新技术解决“陌生人社会不讲信用”这个老问题,传统中国是一个熟人社会,因为熟人至少有一个交情在为信誉背书,而网络征信平台基于大数据,把陌生人转化成了泛熟人。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本来信用档案这样一个公共品应该由政府来提供,但我们的政府实在太忙、太固守部门利益,连婚姻登记这种关键环节都还无法跨省打通数据库。。


必须说,公众日益增长的公共品需求同公共品供给短缺低效之间的矛盾,已经成为当前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社会普遍痛恨的官员腐败,是公共品供给问题;社会普遍批评的行政低效,是公共品问题;社会普遍关注的财政支出黑洞,是公共品问题;社会普遍质疑的官商勾结,是公共品问题;社会普遍要求推进的官员问责制,是公共品问题;社会普遍要求的有更多的民主参与权,是公共品问题。


总之,我们可以断言:公众日益增长的公共品需求同公共品供给短缺低效之间的矛盾,已经成为当前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公众需要一个高效廉洁、平等参与、公平透明的公共领域。


但我们的城市能提供的物美价廉、经得起人民考验的公共品还很不够。养老金亏空了,就折腾着要入市,然后又要让人民延迟退休,好多人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领到自己交了几十年的养老金。搞个彩票说要用于提高社会福利,然而,2014年中国彩票共为政府财政筹集1040亿元的公益金,但仅能找到400亿元已被用于社会福利项目的证据,尚不清楚余下640亿元的去处。调控股市吧,却弄出个坑爹的熔断机制。而医疗领域改来改去,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却一天也没缓解过。


我们如果把城市设想成一个企业,它抽取和花费的税收,就是社会成本,而它提供的公共品,就是社会收益,那么从社会角度看,供养一个政府,也应当有一个成本和收益的核算。这种核算,未必一定需要科学的数学模型,它往往是由“人心一杆秤”来核算的,这种核算天天在百姓心里进行着,如果不满意的人愈来愈多,那就说明这企业的亏损在加大。


社会越发展,对公共品的需求就越攀升,而现行的供给模式在新形势下颇不适应。必须承认,是很多社会企业在默默地提供着优质价廉(甚至免费)的公共品。


如果把城市看作一家服务型公司,回望过去一年,你对这个公司的服务满意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