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价值只有价值
价值只有价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7,438
  • 关注人气:1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段永平的投资理念和不到10年的投资经历

(2014-11-16 06:50:10)
标签:

转载

    我一直对于段永平花大价钱和巴菲特吃一顿饭比较反感,但是琢磨了这些内容之后,至少反感没有那么强烈了。中国目前还没有真正的投资大师或者具有独创思想的投资大家,虽然赚钱甚至数年复合收益率很高的投资人不在少数。因此和那些基金、私募等等业内人士相比,我更关注像段永平这类的具有亲身运营中国企业经验和国外实际投资背景的投资人。

    11月8日,在浙江大学“金融危机下的资产保值”主题报告会期间,段永平向《浙商》记者阐述了其对于投资和实业经营的独到见解。

  《浙商》:您曾在2001年大肆购入网易股票,并获得高额盈利。很好奇您在现阶段会选择哪些投资产品?

  段永平:和过去一样,我仍然看好互联网领域,尤其是类似新浪、搜狐这样的中国IT概念股。我至今仍持有部分网易股票。在家电行业,4年前我曾入手港股创维数码,近期涨幅超5元(港币)每股,值得进一步看好。此外,最近我大量买入了GE股票,金融危机以来这只股票一路走跌,远远低于其本身的价值。在我看来,入手时它6美元的价格确实非常便宜。

  《浙商》:为什么选择它们?

  段永平:比如网易的游戏产业,绝对不会亏钱,而且迟早将赚钱;而创维每年的营业额高达100多亿元,且公司负债不多,比较健康,那么13亿元(港币)的股票市值肯定是被低估了;同样,GE我也是关注了很久。总之,就如巴菲特说的:“做自己懂的东西。”至于如何懂,仰仗的是我经营同类企业的多年经验。(创维是段熟悉的行业和企业,而网易等是那个时代地球人都知道的公司。而且这两个是典型的灾难型投资,并且其实都有倒闭的风险和可能性)

  《浙商》:在经历互联网泡沫的破裂后,您仍然看好这个行业?

  段永平:可以预见,未来五年,互联网产业中还将诞生出“第二个马云”。

  外界有所不知,步步高也在通过互联网进行着有益尝试。我们在上海出资设立了欧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开发了一个电器类B2C销售平台——“欧酷网”。目前这个网站的运营已经步入正轨,我们希望将其打造成为一个在线的“国美”。(这个东西,严重不看好。国美做不了京东,步步高也做不了)

  《浙商》:您在美股、港股等海外市场均多有斩获,却在国内A股市场涉猎甚少?

  段永平:相较美股,我确实不熟悉A股市场。就整体而言,A股市场在扩容后,总市值超过18万亿元。但是逾18万亿元总市值的上市公司,每年总共只赚1万亿元左右的利润,扣除手续费后的盈利仅为数千亿元。即便这个比例能一直持续,A股的盈利能力也是差强人意。从去年到今年A股大多数股民的收益情况也证明了这一点。(A股高估,和段相比我们是只缘身在此山中呀,不得不考虑。所以我觉得大机会可能在境外上市的ADR和H股)

  《浙商》:我们注意到刚才例举的股票都是您长期持有的,请问您如何看待短线投资?

  段永平:我也曾做过一些短线,但仅仅是为了好玩。短线在我看来不是投资,而是投机。投机和去澳门赌博并没有本质区别。不可否认有人通过这个赚到大钱,但那和中彩票一样,是旁人学不来的。但这也无可厚非,这是“For fun or for money”的区别。

  《浙商》:您如何看待投资多元化?

  段永平:投资多元化是个伪命题。所谓投资多元化指的是理财,它和投资是两种不同的游戏。理财是鸡蛋太多,放进不同的篮子里,通过盈亏平衡达到保值的目的。而对于投资而言,一旦认准了好的篮子,就不存在鸡蛋太多的问题。

  《浙商》:长线持有、非多元化,这样的投资理念是否需要极大的勇气?

  段永平:投资不需要任何勇气。投资做的是“两块钱的东西,一块钱卖给你”的生意,这不需要任何勇气,只需要你确信它是值两块钱的。反之,一个投资者,如果需要借助勇气,那么说明他正在恐慌。之所以恐慌,是因为他对投资产品的不了解,而这恰恰是与巴菲特“不做空,不借钱炒股,不做不懂的东西”的投资戒律相抵触的。需要勇气的都是投机。区别投资和投机这两种类似行为的一个有效办法就是,当股票价格下跌的时候,投资者不会感到恐慌和害怕,而投机者会。(投资不需要勇气,是一句多么正确的话!二虎相争勇者胜,而投资则大不同)

  《浙商》:去年以来,市场的波动甚于往常,您是如何从容面对这样的市场环境的?

  段永平:我遵循价值投资的常识。“价格围绕价值上下波动”,这适用于任何条件下的市场。具体到当下波动频繁的市场,我认为任何临危时刻的反应都是徒劳的。以200km/h的速度冲向墙壁时,再高呼“祖国万岁”和“老婆我爱你”,有用吗?正确的做法是事前系安全带和降低时速。但“保守”和抓住机遇,二者并非矛盾。今年初,大部分投资者都在拼命抛售手中的股票,美股跌幅之大前所未见。在市场由贪婪转而陷入恐惧之时,也就是为先前的保守者提供绝佳投资机遇的时候,唯一要做的就是寻觅与自身合意的、安全的投资产品。(投资哲学、投资方法、投资标的都要适合自己!)

  《浙商》:除了投资,您还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我们想知道您的企业的经营现状?

  段永平:步步高主要经营的业务为通讯、电子教育、家用小电器。其中,类似于丰田和凌志的关系,oppo手机及mp3也属于步步高旗下,此外还有刚才提到的“欧酷网”。业绩方面,步步高这么多年小日子一直过得不错。外界有说我们“胸无大志”,或许和我们的企业文化有关。长久以来,步步高一直秉持“消费者导向”的原则,而非利润驱动。

  《浙商》:这似乎和您所提倡的“保守”的投资策略相似。您认为经营企业和投资有哪些异同?

  段永平:很多人曾问我投资容易还是做企业容易,我想还是做企业容易些。做企业只需关心两点,做对的事情和把事情做对。而投资多多少少有些不确定的因素,总会受到一些干扰。但是投资和企业经营有一点是相同的,就是不做超出自己能力的事情。外界说这是“保守”,在步步高,我们把它叫作“本分”。

  《浙商》:您现在在企业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许多人说您和联想的柳传志相似?

  段永平:柳传志可比我“惨”多了。他前阵子不是复出了么,我是永远不会“复出”的。当然,联想是上市公司,面对的压力更大。虽然我仍参加公司股东会,并担任公司董事长,但是几乎没有真正行使过这一职权。目前我在企业中扮演类似顾问的角色。我对下属的授权之重,相信在国内企业中是罕见的。只有在公司经营出现原则性错误时,我才会出面纠偏。形象地说,我只管做对的事;而如何把事情做对,是经营层所考虑的,我不参与。

  《浙商》:您曾以一句“敢为天下后”语惊世人,这种敢为人后与创新之说是否矛盾?

  段永平:眼下,“创新”已经说得很多,事实上国内企业却鲜有真正的创新者。“敢为天下后”,是指不苛求创新,而专注于满足消费者需求。这其中首屈一指的就是微软,细究它的产品和服务,又有哪一样是它独创的呢?同样的,在步步高,我们许多产品起步都在别人之后,但是比多数同行做得要好。我也一直告诫员工慎提创新,要真正明白自己在说什么,在做什么。另外这句话也非我所创,语出老子:“吾有三宝,一曰勤,二曰俭,三曰不为天下先。”

  不要被聪明所误,最重要的是安全问题。

  时刻保持一颗平常心,不要超越自己的能力做事 。

  投资和投机是两个事情,搞不懂的东西就不要去做 。

  对的事情就是错的事情不要做 。

  投资什么不重要,关键是不应该投资什么。

  财富若留给孩子 ,他们将失去赚钱的乐趣 。

    1961年出生,江西南昌人。1982年毕业于浙江大学。先后经营过小霸王电子工业公司和步步高电子有限公司,并将二者塑造为国内知名品牌。2001年,凭借抄底网易股票等一系列成功的投资行为实现个人资产的巨幅增值,并被誉为“中国的巴菲特”。

(来自于:《浙商》) 

    段永平的经典之作
    先看第一个例子。2001年的网易日子很不好过,这一年度它亏损了近3000万美元,而且正面临着一桩诉讼,有可能被摘牌,不确定性大,加上纳指从5048点的高峰飞流直下,跌到2000点,网易的股价也跌去了80%以上,只有0.8美元。这时候,美国大部分投资者草木皆兵,谈股色变。然而有一个人却伺机出击,他就是段永平,一个来自中国的投资者。他找来网易的年报,发现网易居然每股还有2美元多的现金,而即将推出的网络游戏和短信业务有可能扭亏为盈,他的第一判断是该股已被严重低估。接着他又找来律师咨询网易的诉讼,发现网易败诉的可能性甚小,最后他确信投资网易的风险极小,于是他决定大干一场,投入100多万美元加上几十万美元的借款,买入200万股网易股票。随后网易开始强劲反弹,伴随着业绩的大幅增长,一路飙升,经过四次拆股,复权以后近100美元。更神奇的是,面对飙升的股票,100多倍的利润,他居然无动于衷,一路持有,带来了1亿美元的巨额收益。这是段永平的运气使然吗?显然不是。   

    再看第二个例子。UHAL是一家以拖车租赁为主业的美国公司,其分店遍布美国各州及加拿大,占据市场很大的份额。为了进一步壮大自己,该公司不惜代价举债多元化,成立保险子公司,进行高风险投资。很快,保险子公司给UHAL带来的是每年1亿多美元的亏损,而短期负债又使UHAL陷入深重的财务危机。到2003年6月,该公司进入破产保护程序。巨大的风险使该公司股价从几十美元暴跌到4美元以下,许多人唯恐避之不及。也就是这时候,段永平请会计师审查财务报表,确定公司业绩没有造假,发现该公司每股净资产居然有50多美元,即使再打5折,还有25美元。同时对该公司进行市场调研,发现其核心业务运营良好,竞争优势依然,销售收入稳定,现金流量充沛。只要该公司剥离保险子公司,出售部分房地产,财务状况将立即改观。段永平判断该公司股价严重低估,于是他在3.5美元左右的价格买了100多万股。2004年初,该公司破产保护解除,其股价大幅上涨,2006年一度冲过百元大关,段永平依然持有2/3,收益在8000万美元以上。还是段永平的运气使然吗?显然也不是。

    这两个例子都堪称经典之作,都是段永平忠实践行巴菲特式的价值投资的必然结果。其共同的投资特点是:1、仔细研究公司;2、在优秀公司出现麻烦股价大幅下跌的时候介入;3、在价值被严重低估时买入;4、一路持有,不理会短期波动;5、集中投资,能买多少就买多少。看到这里,我们终于恍然大悟:当年沃伦·巴菲特买下美国运通或华盛顿邮报的精彩一幕又在段永平身上重演。

    但是段永平初到美国时看的也是技术分析的书。一次偶然机会,他发现了巴菲特的书,接触到巴菲特的投资理念,终于让段永平改变了一生的命运,巴菲特式的价值投资犹如黑暗中的一盏明灯照耀着他前行。段永平坦承,如果没有看过巴菲特的书,大概不一定敢去做投资。

    如今的段永平公开承认自己的投资风格与巴菲特是一模一样的,就是搞自己懂的企业。他认为,自己能够取得投资成功在于对巴菲特的理解,更在于坚持执行巴菲特的理念。这里略摘录一些段永平的访谈,让我们了解他是如何理解巴菲特的:“投资其实很简单,但简单不等于容易。(简单但是不容易,需要悟呀!)”“买一只股票,就是买一个企业的现在与未来。你必须看懂企业,看中好的企业,等它价值被低估时买入。(格雷厄姆式的低估投资与灾难投资标的的好企业是有本质上的不同的,不是像价格远远低于价值那样容易,这一点上段更像非芒格式的巴菲特,如运通公司)”“0.8美元买网易股票的不单是我一个人,但坚持持有到100美元的就不多,所以发现价值有时候要靠运气。(发现机会是买,还有一个能力是持有到100元,永不满仓和永不空仓可以有条件地做到一些)”“投资不在乎失掉一个机会,而是千万不要抓错一个机会。(这是大多数投资哲学里都很重要的理念之一)”“投机和投资的很大区别就是:你是在动用大笔钱还是小笔钱;其二,当股价下跌时,投机和投资的态度正好相反,投资者看到股价下跌,往往很开心,因为还有机会可以买到更便宜的东西,而投机者想的是这公司肯定是出什么事情了,赶紧走人。”“投资就是找到一个最好的公司,然后把你的钱投入进去。既然你认为最好,不把钱投到这样的公司里,而把钱投到不好的公司里,在逻辑上就是错乱的。”“巴菲特怎么投资股票我并不关心(这是向别人学习最重要的东西),因为巴菲特投资股票最简单的原则是,当你买一支股票的时候,其实你是在买它的生意、买它的企业,所以你一定要搞懂你所投资的东西。我投资是我能搞懂的,巴菲特投资是他能搞懂的。最重要的是我要关注我投资的公司是不是我能弄得懂。如果你发现这个企业的基本价值、基本面发生很大变化的时候,你可能就会卖掉这支股票。巴菲特也不是说从来没有卖过他的股票,他也是会卖的。” “很少人有耐心。同时也很少人能够在投资方面成功。成功的人都必须是要有耐心的,所谓耐心是一个必要条件,当然也有个别人不小心赚到钱,跟你去澳门赌场赚到钱没有区别。但是作为投资来说是必须长期坚持的一个东西,你不长期坚持,没有耐心就没有机会得到一个很好的回报。耐心是一个真正所谓价值投资者一定要具有的,如果你不具有就没有机会。”

    基于如此深刻而独步的理解,我想,段永平即便是不想战胜市场亦难矣!

    2009年12月,段永平校友再次慷慨捐赠人民币7,600,791元,继续支持浙江大学等额配比基金。

  我关心什么不该买

  ●危机与时机

  记者: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市场波动特别大,你在美国是如何应对这样的市场环境呢?

  段永平:我遵循价值投资的常识。“价格围绕价值上下波动”,这适用于任何条件下的市场。举个简单的例子,去年你看中了一栋价值10万元的房子,但嫌贵没买,如今跌到2万元,为什么还不买呢?这就让我看不懂了。

  具体到当下波动频繁的市场,我认为临危时刻的反应是徒劳的,以200km/h的速度冲向墙壁时高呼有用吗?正确的做法是事前系安全带和降低时速。但保守和抓住机遇并不矛盾(知易行难呀)。去年初,大部分投资者在拼命抛售股票,美股跌幅之大前所未见。在市场由贪婪转而陷入恐惧时,就是为先前的保守者提供绝佳投资机遇的时候,唯一要做的是寻觅合意的、安全的投资产品,并买入。

  ●投资与投机

  记者:长线持有的投资理念是否需要极大的勇气?

  段永平:投资不需要勇气,需要勇气的是投机(投资比的不是勇气,至少不是我们常说的那种做企业的勇气)。投资做的是“两块钱的东西,一块钱买回来”的生意,这只要你确信它值两块钱。反之,投资者若要借助勇气,那说明他正在恐慌(所以希望凭借把价值投资当做信仰来给自己在困难的时候鼓劲儿的方法是行不通的)。之所以恐慌,是因为他对投资产品不了解,而这恰恰与巴菲特“不做空,不借钱炒股,不做不懂的东西”的投资戒律相抵触。区别投资和投机一个有效办法是,当股票价格下跌时,投资者不会恐慌,而投机者会。

  ●午餐与影响

  记者:是什么原因使你在2006年花62.01万美元与巴菲特共进午餐?有些人认为这不值得,你怎么评判它的潜在价值和对你的影响?

  段永平:那是他们没有看到背后的价值。这么说吧,这顿饭带给我的价值至少是身家财产的几倍,无论你的财产有多少,都是这样。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很多人看来,做投资最重要的问题是该买什么,他们会关心我在和巴菲特吃饭时问了该买什么股票。恰恰相反,我关心的是在今后一段时期内不应该投资什么,能做的我自己会做。我想说,真正的投资者是“目中无人”的,他不管周围有没有人买,他最好希望别人都不买。同样,我若要买一个上市公司的股票,不会理会华尔街。我有一个很大的鉴别因素就是,这家公司的行为跟华尔街对其影响有多少关联度?关联度越大,我买的机会越低。华尔街永远是对的,它永远代表不同人的想法。但你要知道在干什么,你如果听华尔街的,你就乱了。

  ●投资与企业

  记者:你目前在步步高扮演什么角色?做投资容易还是做企业容易?

  段永平:虽然我仍参加公司股东会,并担任公司董事长,但几乎未真正行使过这一职权。目前,我在企业中扮演类似顾问的角色。只有在公司经营出现原则性错误时,我才会出面纠偏。

  很多人问过我投资容易还是做企业容易,我想还是做企业容易些。做企业只需关心两点,做对的事情和把事情做对。而投资多多少少有些不确定的因素,总会受到干扰。但投资和企业经营有一点是相同的,就是不做超出自己能力的事情。

  在美开始投资生涯

  为跟家人团聚,2002年年底段永平移居美国,开始淡出步步高。段永平说,从移居美国起,他的投资生涯才真正揭幕。虽然他已身处大洋彼岸,但步步高公司的一位女职员表示:“负责人当然是段总。”

  段永平坦言,过去几年他在美国炒股赚的钱,比此前做十年企业赚的钱要多得多。段永平最早的投资是中国IT概念股,它们的股价一路飙升,段永平的身家也水涨船高,2003年以10亿元财富在胡润《中国百富榜》中排第83位。

  段永平深得巴菲特长线持有、价值投资理念的要领,2001年底,他以1美元左右的价格买进网易股票。2003年10月,网易的股价已飙升到70美元。

  成功完成三级跳

  如今,段永平成功完成了三级跳:由穷书生变成富有的打工者;由打工者变成创业者;由实业家变成国际投资者。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