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涛声
涛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2,005
  • 关注人气:3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1年返乡记(2011.7)(一)

(2017-08-04 09:20:42)
标签:

返乡

2011年返乡记(2011.7)(一)

十年前,2001年,第一次回乡之后,写了七篇返乡记,但是到2009年才发表。如今翻出来看看,好像就在眼前。我教过的师范“小五班”的学生,如今已是毕业30周年了,他们也是48到50岁的中年人啦。他们自己的孩子,已到了考大学的年龄,有的已经工作、成家了。他们中有人甚至已经成为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啦。目前他们基本上都是中学英语教师,也有大学英语教师,还有当上领导和老板的。今年我又到贵州,但是“小五班”的聚会,非常遗憾,我没能参加因为正好女儿从国外回来,必须提前赶回去见面。记得十年前,她还只是个大二学生呢。

此次返乡,依然是到凯里下车。从上海到凯里,K111花费约24个小时,和十年前基本一样。硬卧车票中铺367元,实在不算贵的。42年前从上海到贵州独山,需走广西绕上来,快车需要46个小时,硬座票31.6元。这在当时就是一个普通教师一个月的工资!比一比,就很清楚了。

    凯里,据说是贵州建设最好的城市之一,可惜还是匆匆而过。那些苗寨,侗寨,据说建设得非常漂亮,游客如织。恰恰因为这个原因,我倒不是特别想去玩了。弄得太漂亮,就是尽量商业化,以赚钱为目的,弄点花头,特地表演给城里人看,博人眼球,骗取钱财,使我反感。我喜欢的是原生态,原汁原味的东西,不要失真,更不要一味迎合游客猎奇的口味。民俗要保护,但不要用钱污染了纯朴美好的东西。

    都匀十年间,又有了新的变化,更加现代,更加繁荣了。原来的高速公路是贵新高速(贵阳到广西新寨),经过都匀。弯道还是多,路况也不是太好,正在重新翻修(据说原设计四车道,结果建成后变成了两车道,贪腐太厉害因此牵连省长到局长等一大批官员,搞得“前腐后继”,枪毙了几个人呢。)。最新建设的厦蓉高速(厦门到成都),特别好,路很直,极少颠簸。代价是隧道和高架桥在贵州境内要占路长的三分之二!结果是行车时间大大降低,舒适度大大提高,不过,造价必定惊人。

    到都匀,巧遇几个上海知青。他们和我一样,是当年插队在贵州,后来抽上来到都匀市中学教书,退休返回上海的。这回因为种种原因,又来到都匀度夏,正好避暑。大家在第二故乡相遇,感到特别高兴,别有一番滋味。

    其实这回到达凯里之后,先到贵定见大哥的。在大哥(后面要具体介绍)家里休息一晚后,直奔都匀。两位上海老乡前来车站迎接,其中一位是我原先的高中同班同学老杨。他曾经和我一起来到贵州独山插队,在同一个生产队里面朝夕相处了两年多的时间。后来,他“高升”到都匀当了老师,还成为一个中学的校长和书记,绝对是我们大家的骄傲。记得我曾经多次跑到都匀,吃住都在他家,不“投靠”他还能“投靠”谁呢?兄弟在乡下受苦,得时不时到城里面找“大户”改善一下不是?这回还是他招待,在河边大排档美餐一顿,花费不多。菜是正宗的贵州菜,非常舒服,美味可口,只是太多吃不了。那里天气凉快,坐在河边吃饭,惬意极了。想想大家竟然从上海跑到贵州相聚(他们两位也早调回上海,退休了),你一言,我一语,回忆当年的情景,感叹万千

我决定下午赶去三都,要参加那里正在举办的“卯节”。忽然灵机一动,不如邀请老杨和我同行,不是更热闹一些么?他真是好样的,我一提出,他马上欣然同意。就这样,我们一同去了三都水族的“卯节”(已有博文介绍)。接下来,老杨也忽然有个想法:让我陪他到曾经插队的塘鸭寨去看一看(他离开后一直没有再回去过,差不多有40年了)。好主意!正合我意。我立刻和远在都匀的一个学生联系,他已经是大学英语系的领导了。他很爽快,马上答应开车来三都,并送我们到独山基长生产队,然后再返回都匀,简直好极了!

第二天中午我们离开三都,开车足足3个多小时,走过路况很差的公路后,终于到达了基长镇。他阔别40年;我呢,也有10年没来过了。小镇的变化虽然很大,但依稀还是认得。治振已经在那里等着我们了。于是先在原公社的位置留个影,当年是大家经常去的地方,也是赶场的中心啊!镇边的粮库依然还在,粮库对面就是通往生产队的大路了。这条原先的砂石路已经铺上了石碴,不久将铺设沥青路面。此路直通寨子,不仅如此,穿过寨子竟然直上“石牌坡”(当年我每天早上爬石牌坡,524级石阶,多么艰辛!),再往前延伸18公里,到达“打羊”车站。这一路,我那时走过多次呢,得花好几个小时!可惜因为时间有限,而且石碴路不好行驶,故没有开车到石牌坡顶上去看一看。这个遗憾只好留到下次解决了2016年补上了这个缺憾

寨子里面留下的记忆太多,不能一一察看。第一当然是我们曾经住过的屋子,那是房东大姐的家(我们自己的房子早就被拆除了)。那屋子竟然完好无损,让我们惊喜!大姐虽然将近70岁了,身体非常好!她还在在家里开了个小店,出售烟酒糖果之类。原先的生产队长10年前中风了,不能活动也不会说话,不久就过世了。他的妻子,曾经多么能干精明的人,现在虽然还在,但是眼睛看不见了。想到他们曾经对我们的照顾,我特意买了礼品备了礼金送过去,聊表心意。我最好的朋友治振,和我同岁,头发全白了,但是身体倒还很棒,灵活有力。曾经教我操作和修理柴油机,汽油机,碾米机的世凤,也70多了当年是生产队的技术好手,是我这个“知识青年”的师傅呢!农村里面有很聪明的人,虽然他们没有文化,但我们还是可以从他们那里学到许多知识的。其实,说到底,我们是没有什么知识的“知识青年”罢了,有什么可骄傲的呢?

我买了酒和肉,请来一些要好的朋友共进午餐。我们一行在寨子停留了大概三、四个小时,时间太宝贵了。最后,只好非常遗憾地告别大家。我向乡亲们承诺,我将动员当年一起下来的另外两个人,一起回来拜访大家,并请寨子里面所有的乡亲好好吃一顿饭,作为那时大家对我们的关心和照顾的感谢。

希望这一天能够早日到来。这个愿望能够尽早实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