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涛声
涛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2,005
  • 关注人气:3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二十五  又见叮当

(2017-07-24 10:35:11)
标签:

插队

二十五 <wbr> <wbr>又见叮当
养老院大门挺气派
二十五 <wbr> <wbr>又见叮当
内部环境不错,但看不见人。
二十五 <wbr> <wbr>又见叮当
有漂亮的花园
二十五 <wbr> <wbr>又见叮当
叮当成了秃头,不认识人了。
二十五 <wbr> <wbr>又见叮当
吃香蕉要喂
二十五 <wbr> <wbr>又见叮当
内部特殊老人区,铁栅栏锁了。
二十五 <wbr> <wbr>又见叮当

二十五 <wbr> <wbr>又见叮当
吃饭要喂
二十五 <wbr> <wbr>又见叮当
菜饭不错,量大。
二十五 <wbr> <wbr>又见叮当
我们几个在附近饭店吃饭,谈论叮当的一生。

二十五  又见叮当

    在失去联系将近40年之后,今天终于见到了让我们牵挂不已的叮当阿康。见面的地点在远郊的一个养老院里面。感谢曾经和阿康在同一个生产队插队的知青锲而不舍,八方联系,四处打听,终于找到阿康的哥哥,才知道阿康在3年前就住进了养老院。于是我们大队的6个知青约定一起前去看他。

    去之前,阿康的哥哥告诉我们说,阿康现在的状况很不好,连人也不认识,包括自己的哥哥。他吃饭要喂,甚至连上厕所也搞不清,得了老年痴呆了。我们听了当然心情很沉重,心里想,不知道我们会看到怎么样一个阿康呢?

    养老院远离市中心,但是环境不错,设施挺好,规模很大,外面有漂亮的花园,可以供老人们散步休闲。不过,我们几乎看不见散步的老人,难道大家都呆在室内么?室外有阳光,不冷不热,挺舒服的啊。阿康所住的楼在最里面,外面有栅栏围着,门是锁着的。

    我们立刻意识到,这样的养老院,最怕老人走失,必须锁门。否则人丢了,那就麻烦了。服务员看见我们来了,马上来给我们开门。我们刚一进门,她就指着在旁边椅子上打瞌睡的老头说,那就是你们要找的阿康!阿康成了秃头我们倒没有料到。他的耳朵很大,但他哥哥说,俗话说耳大福气大,为什么阿康偏没有福气呢?

    啊呀,我们找了那么久的人就在眼前!于是赶忙上前,唤醒他。幸好,原先的昏睡病已经不再困扰他了,我们呼唤了几声,他就慢慢醒了过来。对着他,我们争着自报家门,一个个急切地看着他,希望他能够记得自己。可他的眼睛并不对着大家,斜在一边,一言不发,似乎很茫然的样子。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好像真正清醒了。听到我们七嘴八舌提到当年插队的事情,问他是否记得,他竟然开口说:记得的。哦!他大概还是有一点点记忆的吧?近期的记忆没有了,但是也许远期的记忆还有些遗留。我们慢慢帮他回忆,讲到了许多往事,他开始兴奋起来,开口说话了。可惜,他还是有结巴的毛病,更糟的是,他的话我们听不懂,居然是广东话!服务员说,他哥哥来就是和他说广东话的,他们本来是广东人嘛。我们给他吃带来的香蕉,他吃得很快,但是显然不会自己吃。

    我们想要试试他,让他带我们去看看自己的房间。他能够自己走路,似乎不很稳当。结果很失望,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房间在哪里。他一个人住一间。据医生介绍,阿康并非老年痴呆,而是精神分裂症患者。他服用的药物都是治疗精神病的。他有时候发作,会打人,力气还不小,服务员很无奈。所以没人敢和他住一间的。他晚上睡不着,就起来想跑出去。但是门锁了,于是他就敲门,动静很大,弄得别人无法睡觉。家人之所以不愿意送他去精神病院,是因为担心那里的病人太受罪,心里不忍。但是养老院的服务人员怎么受得了?要照顾这样的老人的确很不容易。据说他是里面最难搞的一个。其他的老人就坐在那里(老年痴呆),或者睡在床上(不能活动),不会乱跑惹事。他可不同,不留神会出问题的

    11点开饭了。每人一盆饭,一盆菜,还有萝卜汤,分量不小。菜不错,有肉两大块,青菜,烤麸。好像里面的人个个都胃口好,吃得很香。阿康是要喂饭的,我试着给他喂饭,另一个女同学给他喂菜,他显然胃口不错。但是他的手老是忙个不停,在空中抓什么东西,肯定有幻觉存在。快喂完时,服务员过来帮忙了。不料阿康突然开始脱裤子,不好,他大概要上厕所!两个服务员赶忙扶他去厕所,到了那里后,他却死死抓住裤子,不肯脱下来。结果可想而知,弄得一塌糊涂。于是马上扶他到浴室,正好今天是洗澡天(每周一次),就先洗澡吧。唉!服侍这样的病人,连亲生的子女都不愿意,何况是非亲非故的陌生人呢?真是难为他们了!

    离开养老院,大家都很感叹。我们见到了阿康,他还活着,但是这样的活法已经毫无质量可言。他还能坚持多久?但即使多活几年又有什么意思呢?要是当年阿康不下乡,他会落到如此地步么?

    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远离家乡来到贵州山寨插队。他本来身体就比较瘦弱,有一点神经质。后来看到同一个生产队的知青先后上调离开,他却被无情忽视,被社会遗弃,这样的经历对于一个人的神经是极大的折磨和考验。于是他终于得了怪病,病退回到上海。我不知道他回家后工作如何,但是据说是在很低档的地方上班,让人抬不起头来。听说后来买断工龄,下岗回家。他一辈子没有结婚,估计在婚姻上受的刺激也不小。要不然,恐怕也不至于会落到今天的地步。多年精神的刺激,叠加在一起,终于使他在60岁时大脑出了问题,住进了养老院。这样的悲剧,在知青当中应该还有很多。听说在黑龙江就有专门为患精神病的知青办的疗养院。上海呢?则没有听说。政府如果肯为知青办一点实事,这应该是其中重要的一件。另外,办几家专门为知青服务的养老院,不也是完全应该的么?

    从养老院出来,中午大家到饭店吃顿便饭。一边吃,一边聊天。有人说我的确是神经特别坚强的人。因为我下乡八年,比他们要长得多,居然没有发疯,还算不错。其实,回忆起来,我还真碰到过差点让我神经崩溃的事情,幸好挺了过来,实在算是万幸了。另外,尽管他们都比我早好几年离开农村,但是6个人中,我是唯一在上海退休的人所以我也算是幸运之人了。

    大家得出结论:身体好才是真的好!到养老院走了一趟,我们深受教育,体会更深了。让我们好好珍惜今天美好的生活吧!

    20164月,叮当转到精神病院仅仅一年后,终于走到了人生的尽头,享年64。他解脱了,不再受罪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