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苏丹卿
苏丹卿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97,787
  • 关注人气:2,2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清通上河图

(2012-10-28 00:50:43)
标签:

通河

河岸

清明上河图

钱庄

渔夫

    【这篇文章,大多篇幅是我数日以来的想象!国庆其间去的青阳,印象犹为深刻是那晚,坐在清通河岸,观月色撩人,溯古今往事。这勾起我的一些念想。想起几百年前,这清通河岸,是否是丰衣足食,百姓生活安逸!故,此文回去,开了章头的第一句话,便就没有下笔了。我思索了很久,也查了资料,只是,不太理想!最后,只能大胆的,肆意的,胡乱添文了。】



      有些难以着笔,却又忍不住拙笔,只能说是不能安奈心中的那份情感了罢。
      这条神秘的河流,让我不禁着想,也是不禁斟酌,奈何即便是问了度娘,也没个所以然来。有些失意的味道,坐在这河边岸上,看着流水缓缓而去,有些柔和。或许是深秋的缘故,这条河的缓缓竟有些沧桑无奈的嘘叹了。
      这是我第一次靠近青通河,也不敢随意触碰,更是不忍。这条河的前生今世,我没有办法说出个一二来。但从他人文书中对青通河的怀旧而言,想必此河曾经也是辉煌百世,如雄狮般的守卫着这座小城,如母亲般的呵护着这座小城。历代春秋,不管经历了多少风雨,蓉城在青通河的环抱里,逐渐成长,粗壮,强大。
      只是,随着岁月的流逝,城市的变迁,曾经像雄狮一样威风,像母亲一样温和的青通河,如今看来,已然是失去了某种力量,使她沉静的,且沉默的缓缓的流淌。
不禁是些许伤感。
      抬首,苍苍夜空中,一轮圆月悬挂,却显得朦胧,有些迷离了我的思绪。夜,淹没了这座小城时有“动荡”的不安分,此时他也是安静的睡去了。只有那些还在拼命闪耀着自己的霓虹灯,还在这夜里,倾吐着无奈,吐露着心事。而脚下的河流,依旧生生不息,从遥远的九华河而来,奔那江海而去。而途中,所遇到的人和事,彷如是一幅幅陈旧久远的画卷,由古到今,滔滔不绝而不能道出个始末终端。
      而今,我所站的,所在的,所想的,也不过是这幅长卷中的一段小插图罢了。只是幸得好运,恰好正是在这青通河上图中!
     走进青阳,来到蓉城,亲近于这神秘的河流,我有种难以抒发的情感,导致于我有段时间为此而断了言词。
图中,是一幅描画月中秋丰下的河岸景象。而我则是有幸踏入了这画图中,亲身体验了青通河上图的历史沧桑与春秋离殇。
      安静的坐在岸边,夜风吹拂得有些撩人心扉,或许是那月色朦胧,总会惊羡了尘世间的凡夫俗子。不禁犹想,若是时空穿越,此时这里应该是一条热闹的集市。
      又是一年赶集,尽管不比与清明上河图,那般早春。但深秋造访,硕果累累。挑着担子,提着篮子的老百姓们,在这河岸,仍旧是秋风萧萧人却喜,逢来丰收来年成。裹着头布的老爷子,叼着烟斗,坐在河堤,面前摆着两大筐箩果子,却是不舍于这手上的烟斗离了嘴,便是让边上的老伴,扯着嗓门,吆喝道:“新鲜的果子,刚从园子里摘的,又甜又香!”自然,这边吆喝的可不仅仅就是卖果子的,这卖菜的,卖胭脂的,卖首饰,都挤满了这清通河岸。
      或许,是河岸附近的不远处,有个钱庄的缘故吧,导致这一带,来往人甚多,渐渐地,也就成了做卖卖的地儿。尽管这做买卖的人,都是些普通老百姓,但每天过往的人,尤其是起早赶集的时候,那几乎是车水马龙。导致那些拉着骡驴的老爷子们,要么是堵在路中间,走不开,要么是挤在河岸边上,过不去。这骡子,驴子,似乎也是不甘受这“怨气”,喉咙间发出闷闷的声音,像是抱怨主人,为何选择一大清早就来市集。
      就在这时,钱庄似乎是开门做生意了,刚一开门,这来钱庄的小户人家,都忙赶着下了马车。只是这一早,赶集的人多,别说是人了,就连骡子,驴子都挡道了。这小户人家的马车自然是过不去。听到钱庄那边有人吆喝说是开门了。必然是忙着下车,挤着人群过去了。短短几十米的路程,偏偏的挤了好些时候。
      这大人,是叫着,喊着做生意,小孩却也没有闲下来。或许身子矮小,又是贪玩,竟然像是附近妇人家卖的几只母鸡似的,关在笼子里,不甘安分,急扑扑的在笼子里又叫又跳,毛都是掉了不少。孩子们手拉着冰糖葫芦,或是拿着跟爹娘吵着,嚷着,才卖来的小风车,穿梭在人流中。偶见,还听见有的母亲在嚷着自家孩子的名字:“花子,别跑远了。”有的,甚至是拿着竹条,踩着脚跟,追着孩子去。
       河岸上,几乎是一片混乱,人声嘈杂,却也是热闹。
       这卖的人嘶声肺咧,可这买的人,倒也是嗓门,不输这些做小本买卖的人呐。这不,一个挎着篮子,穿着青布花衣的妇人,背上还捆着个筐箩。看她眉清目秀,却也是厉害的妇人。虽是女人家,但力气不小,背着的筐箩里,正睡着个两三岁的孩子。“狗子他娘,你也不是一次来猪肉了,怎么还跟我讨价还价啊?”就在这时,一个光着膀子,只系着一件大布衣(形似于今时的围裙)的汉子,不满的嚷道。
      妇人顿时,神色难堪,却也是不服气:“这么大声,不怕吵了我孩子啊!你也说我不是第一次来猪肉了。可你看,竟然卖给我昨天剩下的!你也太坑了。”大汉一听了,脸色刷红,支支吾吾的回了句:“我这可是半夜起来刚杀的。”就在这时,边上等着卖肉的七大姑,八大婶,似乎是等不及了,举起手来,争着抢着指向猪蹄,猪肉,问着价钱,吵着几斤。只是,却是惹的边上卖蔬菜的老汉,不高兴了。
     “你们买肉就买肉,别挡着我卖菜啊!一个个争着抢着,都不卖,我的客人,都被你们吓走了。”
      “你看你的蔬菜,叶子都谢了,谁卖啊?”
      ……
      河岸的嘈杂声,像是炸开了的锅似的,不容收拾。
      这边是吵着嚷着,争价钱,那边却是嘶着,喊着,说货不值。
      岸上是嘶声狂叫,这岸下,倒显得有些秩序。河边的的渔船,有的来,有的去,有的是卖完了鱼,有的又是来了鱼。忙的渔民不能喘息。这不,一个刚刚靠岸的渔船,还没来些时候,就来了三五个鱼贩子。老渔夫将刚打的鱼,一箩筐儿的全倒在了水盆里,鱼贩子看这鱼不错,肉挺多,几人商量了下,便递给老渔夫一个小布袋,而那两个贩子,则是提着水盆离开了。老渔夫见价钱合意,看着手上挣得这些钱,会心的笑了。
      满脸是泥渍污水的他,也是笑得自在。
      周边,也有其他的鱼贩,在贩鱼,或是讲价。这些鱼贩讲好了价钱,便就叫工人提着水盆儿,上了高岸去。有的也就直接提着渔夫的箩筐离开了。导致,渔夫与鱼贩之间,也不禁是争吵。只是,相对于这岸下,这岸下的河堤边,倒显得是安静些。不过,来往的船只,在青通河上,密密麻麻,穿梭在,不经意会有些碰擦。所幸,大家互相体谅,非得争个是非的,也是比较少数的。
      渐渐的,东边的太阳的去了西处,青通河也随之安静了下来。
      河岸赶集的人,相继离去,做买卖的,也陆续收摊了。只是那钱庄里进出的人,也是零零散散。而那些船只,有的离去了,有的仍是停泊岸边。
       夕阳西下,喧嚣一天的青通河,总算是宁静了下来。也不知道,这条河,哺育了多少两岸的老百姓。尽管是整日喧嚣不停,但老百姓的丰足的日子,倒也使得她自在。否则,也不会是狂喜时的咆哮,温柔时的平静。夜,渐渐的拉下帷幕,一轮清月,遥挂悬空。正是这朦胧月色,洒满了清通河的前尘往事,正是这感怀情愫,孕育了今人对古往的挽留珍惜。
        所以,才有了今时的我们,坐在这清通河岸,观月色撩人,溯往事随风。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关于出书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