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MeLaNie
MeLaNie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28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Songpan,记松潘马背上的跨国恋。

(2014-07-01 00:49:06)
标签:

松潘

骑行

露营

跨国恋

青春

分类: China中国。

 

Songpan,记松潘马背上的跨国恋。 2012年7月26日

记一次永生难忘的旅行。

 

 

Songpan,记松潘马背上的跨国恋。
2年前闺蜜Jamilah与Maxime。

Songpan,记松潘马背上的跨国恋。启程

时隔一年,Maxime终于把我们一同去松潘的照片给我了。

   2012年7月,高考完的第一个夏天,炙热的阳光眼看已经把重庆烤熟,我和闺蜜Jamilah在家终于坐不住了。

难道这个假期就是这样??我们在电话里抱怨着。

“不如去旅游?”我说。“好啊,去哪里?”她问道。

哪里是明天就能走的地方呢?真想快点走!于是我们打开了电脑开始查机票。

怎么这儿贵啊!当然了,仅仅在出发前一天购买机票绝对不是一个省钱的选择。

这个时候我们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和谐号,去成都吧!仅两个小时就能到达,几天以后机票价格也是更划算。

说走就走,就在第二天,我们简单收拾了自己的行李,我带上2双高跟鞋以及4 5套裙装准备踏上成都休闲之旅。2012年7月26日晚上9点27分,我们的动车启动了。。。

 

 

 

Songpan,记松潘马背上的跨国恋。邂逅

此时的天已经很晚,平稳的和谐号在山洞中呼啸而过,短短的2小时却变得好漫长。

拿出我们早已经准备好的扑克,准备斗地主!对于多动的我们,早已经准备了武器来打发闲暇时光。

可是我们只有2个人,怎么办呢,于是我们开始打量起身边的乘客,希望有人想加入我们。

我的左边是过道,紧挨着2座,乘客是两个外国人,他们一路上话很少,或者有时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语言。

和外国人斗地主,估计有点难度!蹩脚的英语可能连规则都解释不清楚吧!

幸好Jamilah的右座乘客看起来文质彬彬,打了招呼以后发现不是重庆本地人,是一位去成都的浙江朋友。

不管了,那就说普通话呗!我们3人开始斗地主,时间也一分一秒过去。

40分钟过去,游戏进入白热化,然后。。冷却。。冷却。。冷却。。

没有输赢惩罚的斗地主真的太!无!聊!了!

我和Jamilah又开始观察车厢乘客,寻找一些趣事,趣事!哈,还有什么比两个说着奇怪语言的外国人更有趣呢

为了避免蹩脚英文带来的交流障碍问题,Jamilah拿出随身携带的小笔记本,我们写了一张小纸条:

Hello,where would you want to go? (你好,你想去哪里?)

现在想起来这不废话么!这动车是去成都的,别人当然是去成都了!

“你好,我去松潘”,我们正在反思时其中一个外国人递给我纸条,并且用流利的普通话回答我。

会中文!不早说。。害我们做出了小学一年级小孩写纸条的事,太丢脸了!

“你会说中文?”我问。“一点点。”看那表情,也知道不只是一点点了。

于是打开话匣子,我们知道了他叫Maxime,

有着一头棕色的头发,健壮的身体,186左右的身高,一表人才。他在上海工作了2年了,一直努力的学习中文。

坐在里面的是他的朋友Sam,Sam是典型的帅哥,头发比较短,在荷兰是一位刑侦科的警察。

原来他们都是荷兰人,刚才说的都是荷兰语,难怪听不懂。

“你们要去松潘?松潘在哪里?”一番自我介绍后我们的注意力落到他们的目的地上。

此时Maxime拿出一本《孤独星球》,基本已经翻得快烂掉,指着其中折叠的一页告诉我们,这就是松潘!

虽然英语不好,但是看着Maxime脸上激动的表情,书里精彩的用词和描述,我和Jamilah做了一个决定!

“我们的旅行完全没有计划,我们一起走去吧!!”我们激动的说,同时也怕我们如果让他们为难而有一丝忐忑

“好!太好了!那今晚我们可以打麻将了!”他说。   我靠!!他居然还喜欢打麻将!!!

那一天,到达成都时已经快12点,为了坐早上5点的早班车去松潘,我们真的就打了一晚上麻将。

成都麻将馆的大妈热情的款待两位荷兰同胞,我们还玩了一些荷兰的扑克游戏,

时间突然变得很快,一转眼溜走,我们去到茶店子车站,坐上了去松潘的长途车在。

 

 

Songpan,记松潘马背上的跨国恋。一起去骑行

 从成都的茶店子车站乘坐长途汽车到达松潘松州需要历时8小时,

这8小时里通宵未眠打麻将的我们在车上昏昏欲睡!醒来的时候居然刚好就达到了松潘。

在松州古城里我们找了一家小小的家庭旅馆,2间标间,我们两个女生与他们的门正好相对。

在一番梳洗与整理以后,我们来到古镇上闲逛。

对于古镇我没有太多感觉,其实中国很多的古镇都饱受了商业化的侵害

在松潘古镇也能够看到这样的踪影,我相信更加原汁原味的古镇一定会更让人满意 。

这个时候,Maxime告诉了我和Jamilah明天的计划,原来我们要加入一个马队,

骑行3天到达5000多米的山顶,并且整个旅行都会是完全的原生态!

听到这些我和Jamilah真的太激动了!我们从来也没有骑过这么久的马 。

怀着好奇和新鲜感,我们4个人都报了名,然后为了明天的骑行做准备。

1.帐篷 2.睡袋 3.食物 4.长袖长裤 5.登山鞋 6.墨镜 7.防晒霜等野外露营必备物品。

虽然其中一部分东西马队的领队人为我们准备了,

可是我们两个准备去成都休闲游的女生可谓还是说0必备品。。。

前文提到我带了几套裙子和2双高跟鞋,YES没错,整个下午,都在采购中进行了。。

就是在匆忙穿梭古镇寻找必需品的时候,我的男神出现了,两个金发碧眼的欧洲男人,惹得我流口水。

算了,帅哥看看就好!东西还是得买的,哈哈。由于那天都很累,我们就早早买了东西回宾馆休息了。

 

 

 

 

Songpan,记松潘马背上的跨国恋。马儿快跑!

  “咚 咚 咚! 咚 咚咚!”一早,我们的门就剧烈的响了起来。

“谁啊?”我和Jamilah还是睡眼朦胧。

“是我,Maxime,起来了,我们已经准备好,准备出发了!“

”什么??你们已经准备好了?!“我和Jamilah马上从床上一跃而起,惨了惨了,西方人最讨厌人迟到了。

我们用最快最快的速度洗了澡,化了一个简单的妆(之后特后悔),

头发湿湿的怎么办,这样条件的宾馆根本没有吹风!

于是我们打开门,他们也开着门,我们叫道:”Maxime,你有吹风吗?“

这时只见他举着桌子上的吹风骄傲的说:“当然有!我可是上海男人!”

我和Jamilah一阵好笑,在欢乐中做好了准备,可是很可惜,我们还是最后一个。。。。

来到了马队,大家都等着我们俩,真不好意思!这时马队队长开始分配马匹,按照每个人的身高体重来分配,

我们的马队一共有8个人,我和Jamilah两个中国人,Maxime和Sam以及还有另外一个3个荷兰人。

其中还有1个英国女生natasha,中文也是说得超级好的。

另外两个,另外两个!!昨天我在古镇街上一见钟情的男神居然也在同一个马队!!

我心想这次旅行真是完美,美景,美女,美男都占满了。

1

Songpan,记松潘马背上的跨国恋。

2
Songpan,记松潘马背上的跨国恋。

一开始,我们大家与其他的队员还不算太熟悉,大家说话很少,只是专心起码,熟悉马的脾性。

马队的领队倒是性质很高,打开山寨手机播放着当时流行的一首歌 “伤不起”

好笑的是居然Maxime特别喜欢这首歌,一直在马背上边摇边唱!给大家带来了好些欢乐。

 

3

Songpan,记松潘马背上的跨国恋。


4
Songpan,记松潘马背上的跨国恋。

5
Songpan,记松潘马背上的跨国恋。

6
Songpan,记松潘马背上的跨国恋。

就这样我们的马队第一天基本上一直在爬坡,爬上延绵不断的山脉。

此时的紫外线照射特别的强,我已经披上了Sam借给我的外套,外套连着帽子。

Jamilah忍受不了那种炎热,就一直硬着头皮抵在太阳下。

可是这里的太阳真的太烈,欲哭无泪啊。即使是50倍的防晒霜也没有效果。

 

7
Songpan,记松潘马背上的跨国恋。

 

8

Songpan,记松潘马背上的跨国恋。

 

9

Songpan,记松潘马背上的跨国恋。

由于天气太过于炎热,并且马儿也需要得到一定的休息。

我们在当天下午,到达了我们即将露宿的营地,这一块地依靠着山峰,比较平坦,旁边就是一条小溪。

在这里我们开始坐下休息,并且吃了马夫们做的午饭,此时如果不是太热,我们的体力依旧满点。

两位金发碧眼的帅哥和队中的其他几位队友相约去爬目前可以看见比较高的一座山坡了

而我,Jamilah和Maxime我们准备跟着小溪随便走走,找一个阴凉的地方聊天。

 

10
Songpan,记松潘马背上的跨国恋。

11
Songpan,记松潘马背上的跨国恋。


我们走到这一片小溪,过河的时候Maxime牵着我举着Jamilah,担当了一个大男人的角色。

接着再走过两个小山坡,我们席地而坐(都是泥),打着光脚。

Maxime的中文可以说是非常的流利,记得那个下午我们聊了好多东西,

从中国到荷兰,从一国到世界,当然中国一直是一个有趣的话题,

从中国的 “关系” “教育”甚至是 “人口”“买车”“买房”“结婚”各种谈天说地。

也是在那一刻,我觉得我的视野变得更加宽广,我的目标变得更远大。

对我来说,Maxime是一位良师益友,然而对我的闺蜜来说,他们两个渐渐有了更多的东西Songpan,记松潘马背上的跨国恋。



12
Songpan,记松潘马背上的跨国恋。

回到露营地,天已经基本黑了,我们升起了一堆火焰,大家披上马夫们的皮草棉袄,特别的暖和。

Sam是一位出色的警察,所以他带领着大家玩起了警察游戏。

他假设了各种死亡的特征,以及死者的身份,然后让大家来推测死者的死因。

大家都觉得特别有意思的玩着这个游戏,漫漫长夜我们开始熟悉起来,谈笑风生。

游戏结束以后我和Jamilah坐在草地上看着星星,这时我的男神和他的朋友走过来,和我们一起聊天。

他叫raphael,身高大概1米9,金色头发,眼睛很漂亮会根据光线变色,美丽的轮廓很迷人。

他的朋友sylvian大概也是1米8,是个很有气质的男人,金色的短发稍微比raphael深一点。

他们的母语是法语,他们来自同样好山好水的瑞士。

Slyvian当时有一些感冒头痛,大概9点,他抱歉的说了再见就进了帐篷里呼呼大睡起来。

我和Raphael席地而坐,在微微的星光下我看着他的眼睛,真的美得像汪洋大海。

每一个小玩笑我们都自然的哈哈大笑,他笑起来的样子更美。好了。停止这样花痴的描写。

在星空下我们不知道坐了多久,我们一起享用同一床棉袄,他把棉袄轻轻搭在我的肩上。

这时候他拿来了牙刷和牙膏,瑞士人的卫生习惯特别好,习惯饭后刷牙。

而我,和大多数中国人一样喜欢睡前刷牙,所以我们便又开起了玩笑。

我说“我去年刚刷了一次,可能明年的时候我才会再刷”

他说“你这样可不行,来,我教教你”他比划着打开牙膏。

“首先,你打开盖子,然后,把牙膏挤牙刷上,最后,是最重要的一步。”他耐心教导

“把牙刷放到嘴里”我答道。“错,是关上牙膏盖子”他微笑着说。

我们都笑了,其实由此也能看出瑞士人谨慎和逻辑的思维,先保证牙膏关好,再刷牙。

就这样在那个晚上,我们聊了好久好久,黑黑的山里我们什么也看不见,之能看见对方的轮廓。

”检查帐篷了,怎么少了两个人!另外另个人呢?!“马夫大叫。

原来在我和男神聊天期间,我的闺蜜和Maxime早已经不知道跑哪里去玩浪漫了!!

马夫特别的慌张,因为这样原始的山林里很可能会有蛇或者毒虫,更多的担心安全问题,万一摔倒或者迷路。

大家每人都拿了一个电筒到处叫喊寻找,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大概15分钟以后只听见Maxime叫道:“我在这里!嘘,不要吵醒她!“

此时的Jamilah已经在Maxime的公主抱里面睡着了。。

就这样,我们什么也没有说,可是这份好感都在我们的心间萌生。

 

 

13

Songpan,记松潘马背上的跨国恋。

 

14
Songpan,记松潘马背上的跨国恋。

 

15
Songpan,记松潘马背上的跨国恋。

 

16
Songpan,记松潘马背上的跨国恋。


我们在峡谷中穿梭,来到很高的地方,这里有一些村庄,一些朴素的居民。

每次他们看到我们,总会热情的打招呼,小孩子们看到外国人觉得特别稀奇,那份质朴总觉得很感动。

从第二天开始有一些蜿蜒的山脉是下坡路,由于马匹下坡时承受的重量对膝盖特别不好,

所以每遇到下坡的路段,我们必须要徒步,大概在徒步2-3小时左右。

由于路比较陡,石头比较多,女生用了比男生更多的时间。

Jamilah和我早已经分了头,她和Maxime一边聊天一边走着,而Raphael一直与我同行。

在谈笑间偶尔我们会向马夫抱怨早上的早餐真的不太好,因为骑马看似简单,却需要很充足的体力。

马夫告诉我们他们只能得到一半的钱,并且还要养马,提供饮食,帐篷,更多的责任都是他们在承担。

听到这些,我不禁沉默了一会儿。待马夫走远了,我悄悄给raphael说道

“raph,他们的生活真艰辛,你知道他们花这么大的劳动,得到的钱那么少,旅行团也对他们不好,

55分成对于质朴的马夫来说真的得到的太少,他们提供了马匹,食物,理应他们占大头。”

raph当时语重心长的说了一番话,另我深思,他说:”可是他们很快乐!

他们热爱这片大山,他们热爱他们的马匹,他们每天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他们吃着自己种的食物,他们的生活是很多人抱着数不清的钱却也无法得到的。“

我不知道他是否是想安慰我当时的失落,他的话让我想了好多,在之后的马背上我一直在想着,

在一个欧洲人的眼中,什么是最重要的?是 “快乐”。

他们对于物质的超脱,他们对于精神满足的追求,是很多人被迫生活在这样社会环境下所追不上的境界。

从那一刻起,我的思想更上一层楼,所以旅行带来的收获,真的是心灵的震撼。

那时的我痛下决心,我一定要走出这个国家,去好好看看这个世界。

 

 Songpan,记松潘马背上的跨国恋。

Songpan,记松潘马背上的跨国恋。

 

此时的Maxime用Jamilah的披肩把自己围得像一个良家妇女,

因为太阳确实太毒了。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这次旅行是我和Jamilah人生中最丑的时候。

出发前我们化了妆,花得一塌糊涂!3天不洗头,不洗澡,可以想想我们的头发那个油啊。

我们的皮肤被晒伤,我主要是脸,JAMILAH甚至头皮也伤了,因为没有带帽子。

每天早上我们起床的第一件事不是洗脸刷牙,是坐在小溪边帮对方撕皮!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真的不敢相信我们还能艳遇,所以我们的顾虑都打消了,因为我们太丑了,是真爱啊!

17

Songpan,记松潘马背上的跨国恋。

 

 

18
Songpan,记松潘马背上的跨国恋。

 

 

 

19

Songpan,记松潘马背上的跨国恋。

 

 

走到比较平缓的路时,我们总是会一次次上演赛马,

我和Slyvian一直是最后2名,因为马匹比较瘦小。

raph一直是第一名,我能明显看出来他想等我,每次他回头看看我,示意希望我快点走跟上他。

我尝试着夹紧马肚子,我的小马很快走了起来,超过了Sam的大马。

可是我们两的马似乎不是好朋友,Sam告诉我让他先走,因为我的马一直用尾巴打他那匹马的脸,

我给Sam开了路,离raph更远了一些,我放弃了去追赶他的想法,因为我很心疼用树枝打马屁股。

2年前的我沉浸在情窦初开里是那样的单纯细腻,小小的细节我也看在眼里。

我们的马队还有1天就要结束,他也即将去中国另外的地方旅行,我们的缘分就到这里了吗?

随着目的地的距离一直拉近,我们的失落也渐渐浮现,恨不得争分夺秒的多说一句话,一看对方一眼。

 

 

娜塔莎

Songpan,记松潘马背上的跨国恋。

Sam
Songpan,记松潘马背上的跨国恋。

Songpan,记松潘马背上的跨国恋。


Maxime的裸体秀。

Songpan,记松潘马背上的跨国恋。

Songpan,记松潘马背上的跨国恋。


很多照片都在同行的队友身上,所以我手中的照片并不多,仅仅只是来自Maxime。

我们如计划抵达了终点,我和raph坐在岩石上休息,此时的natasha和另外一位荷兰队友在激情接吻。

这是怎样一个奇迹的旅程,不论结果,造就了3个美丽的故事。

 

 

 

Songpan,记松潘马背上的跨国恋。2年后

2012年那次旅行以后,

我们几人约定在上海相见,度过了最后的甜蜜时光。

由于都在中国,Maxime和闺蜜Jamilah在一起经营了很久的异地恋,

而Maxime和我成为了最好的死党,

Raphael回到瑞士以后,我决定出国读书,去看看这个世界,我们用网络和通信一直维持着我们的感情。

半年后因为学习和未来的安排,我们最终没有在一起,现在我们也各自找到了自己的男女朋友。

Natasha旅行后到荷兰度过了美丽的假期,现在已经是一位伟大的老婆,一位可爱宝宝的妈妈。

Sam依旧和2年前来中国旅行时在一起的女朋友在一起,基本已经订婚。

 

让我们真心的祝福每一个在生命中出现过的人,

2012年的那一次旅行改变了我的人生。

因为Mexime的话语,因为raphael的思想,我才会想要走出中国,才会第一次努力的去做一些事情。

而这两年间,从来没有离开过中国的我,已经走过了9个国家。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

我相信我的人生注定不平凡,我也相信我不是那样的世俗之辈。

我要走遍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我要勇敢的在物质与精神之间取舍,过自己想过的生活,永不停歇。

如今,当我说法语时,有时脑海里还会浮现raph的脸,还有raph说法语时的神态。

我还记得是怎样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小女孩跟随着火车上相遇的陌生人一起旅行,

我还记得那个地方没有水没有电手机没有信号没有厕所可是我们同样收获了太多的快乐,

我还记得那些话语是如何打开了我的眼睛放飞了我的野心,

我的记忆还停留在那次旅行,

可是那种感觉,却已升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