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鲁十五
鲁十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193
  • 关注人气:2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读书:杨遥短篇小说《铁砧子》小说选刊2015年第6期

(2016-04-21 10:41:21)
标签:

转载

被自行车碾碎的平静

 

最早知道杨遥,是在人民文学醒客上,读了其写的《二弟的雕堡》,《白袜子》,《跳棋》等小说。《二弟的雕堡》描绘了一个世俗小人物二弟,二弟是一个女人,一个性情与男人酷似,却更为粗犷的女人。二弟粗鄙的言行举止,激起了鸟镇人的不满。二弟养猫出售更是让鸟镇人嫉妒。做为从山上搬下来的女人,二弟在鸟镇修房子,却又没有请本地施工队,请了吃苦耐劳的南方人,以致鸟镇人对二弟怀恨在心,通过各种手段与二弟较量。这一篇小说,最成功的地方,是塑造好了二弟的形象,有一种粗犷的力量,使人留下了极深的印象。《跳棋》更是别出心裁地讲述了一个穷人妄图通过摇尾巴来向富人展示其人品,却反掉进了女老板招面首的圈套,可谓是狼情贱意。写这样的小说,都是从世俗中汲取力量,赤裸裸地撕开了现实丑态百出的嘴脸,却又有一种威武不屈昂然于小说之中。

《铁砧子》原载于《野草》2015年第3期,小说选刊2015年第6期选载。小说讲述了两个修车铺之间跌宕起伏的矛盾冲突。小说开头讲道,郝仁是个修自行车的,孟胜利也是个修自行车的,两家紧挨着,谁都不理谁。在此之前,张秀武家和孟胜利家也谁都不理谁。郝仁买下张秀武的房子,好像也继承了张秀武和孟胜利的恩怨。孟胜利与张秀武有什么恩怨,文本没有交待,只是讲了,张秀武夫妇是公家人,孟胜利是个修自行车的,有两个孩子,老大孟夏一不爱学习,淘气,老二孟秋一学习成绩好。孟胜利本身是个没有什么大想法的人,老大不爱学习,他也不在乎,想着自己有一门修自行车的手艺,将来子承父业,也没有什么不好。而秋一是个女孩,准备嫁妆也就可以了。这是一个普通平常的家庭,孟胜利与张秀武家的恩怨,可以说成是阶级层次的一种对立划分。原本,这样的矛盾,顶多是老死不相往来,互不牵扯的局面,但是后来张秀武调到水利局,又把房子卖给了另一位修车师傅郝仁,都说同行是冤家,问题就接二连三地来了。

与孟胜利底层人物的面孔不同,郝仁一出场就显出了其非凡的地位,一辆212吉普车接送,派出所所长,镇长助理,信用社主任,邮政所所长等,这些吃公家饭的人和村里的书记,村长都前往庆贺。孟胜利原本的大客户,供销社主任更是把组装新自行车的大买卖公然转交给了郝仁。原因无它,与孟胜利同台唱戏的这位修车师傅,是副县长的姐夫,他与张秀武同样,出身于官家,只是这位“官家”巧妙地被杨遥赋予了一项特殊爱好——修自行车。

郝仁的到来,给孟胜利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冲击,一条街,两家修车铺,门并门,不仅令孟胜利感到尴尬,也使小镇居民们为修自行车的问题而苦恼,大家都想去郝仁家修,图的是郝仁有强大的背景,有心巴结,却又碍于孟胜利老街坊的情面。在这种不露声色,没有暴力宣扬,而只有小人物生活细节折射的斗争中,刀光剑影,杨遥一步一步巧妙地把小说的故事情节层层递进。在孟胜利节节败退的困境中,郝仁不仅没有表现出得势的退让,甚至开始广收徒弟。谁都明白,教会徒弟,饿死师傅,郝仁没有儿子,郝仁只有两个在包头的女儿,他则无这种担忧,这无疑又粉碎了孟胜利子承父业的期望。

这实在是令人捏一把汗的情节,通常小说的创造中,作者会将人物置入一个绝境,尤其是市井小人物的绝境,多数以鲜明的手法,比如玉石俱焚,或以凶杀,死亡,报复的悲剧形式完成对小说的创作,以暴力美学去激发底层人物面对绝望的反抗,达到一种爆炸的效果。这样的小说,固然有可歌可泣之处,但难免有些失去道德审美。而杨遥《铁砧子》最为值得喝彩的是,做为绝境中的底层人物,孟胜利一家不仅没有因此走向深渊,反而是极富有光明色彩地走上了另一条路。首先,孟胜利的大儿子夏一,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了,他不再出去玩耍,调皮捣蛋,他意识到了父亲的窘迫与辛劳,开始越来越多地守在父亲的修车铺前帮忙。而在郝仁的一个闺女领着两个外孙女来到小镇后,后者城里人的洋气,被小镇居民的崇拜,以及女儿自行车被盗后发生的一系例事件,突然激发了孟胜利一家拼命向上的力量。这是被自行车碾碎了的平静,自行车不仅是两家修车铺必争之物,也是孟胜利生存之根本,更是他一双儿女上学的工具。孟胜利意识到,他原有的安逸生活被彻底打破了,不思进取则必亡。真正要从这种困境中解脱出来,只有让一双儿女走出小镇,完成从农村转向城市的离开方式来获得新的生机。

在这种日益激烈的暗斗中,辍学的夏一被孟胜利送回了学堂,从一个调皮捣蛋的野孩子,一跃成为了刻苦努力的好学生。数年之后,一双儿女分别考取北京大学,武汉大学。毕业后,又都分配了工作,女儿嫁在北京,孟夏一被省城一个铝厂做为高级人才引进,分了房子,并把孟胜利接走了。自此,两家人之间你死我活的局面,以孟胜利一家以弱胜强,兵不血刃的局面收场。孟胜利一家通过努力赢得了最后的胜利,也为小说画上了一个绚烂,完美的句号。

此外,在小说中,亦有一个细节是不容忽视的,郝仁做为副县长的姐夫,却执意来到这个偏僻小镇,从事一份修补自行车的营生,挽拒女儿与副县长搬迁城里生活的好意,可以说,小说中另一层意思,不免有回归与逃离的深意吧,当然更有时代的变迁,城乡的精神面貌,以及老人与年轻人的生活改变息息相关。

杨遥的小说,惯常于从世俗小人物中汲取看不见的力量,这是他小说非常成功之处。在人民文学醒客关于二弟的评论中,有过这样一句玩笑话,说是《二弟的雕堡》一直居高不下,真想一杆子捅下来,不想这一杆子近来倒是愈发笔直,高大了。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