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悠然--北京
陈悠然--北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56,220
  • 关注人气:1,8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如果,但是绝对有未卜先知!

(2020-03-06 17:09:57)
标签:

九宫纳甲

九宫纳甲培训

陈悠然风水命理工作室

风水命理

星座

          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如果,但是绝对有未卜先知!               

                 ——九宫纳甲在预测领域的实战价值之探讨!


    很久不正儿八经的写一篇关于易学实战类的文章了。春节前,按照往年的惯例,是一定要抽空解析一下九宫纳甲年运盘的,年盘早就打出来了,也在微信朋友圈做了提前通知,偶闲之余,打开草稿箱,写了几句就停下,年盘测算就这样被搁置。

    春节前的元月23日,武汉封城,所有人在过年的喜悦以及丝丝揣揣不安中,迎来了庚子年的春节。

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如果,但是绝对有未卜先知!


    每天看着新闻通报中患病人数的不断增加,各级政府对疫情的防治和管控也越来越严格,人们犹如“惊弓之鸟”,此时,大量的客户和微友向我发问!

    一直怀有崇敬之心的客户这么提问:陈老师,你快来测一测疫情什么时候结束吧?

    对易学怀有疑惑之心的微友这么问:大师啊,这会儿你乍不来一卦,测测疫情什么时候结束啊?

    而对易学一直不信,甚至怀有讥讽之心的人就带着不怀好意发问:哦哟,大师,这不正是你们这些易学大师大显身手的好机会么?来呀,断一卦呀,看看疫情什么时候能结束?断准了我就信你!

    我倒不恼这些无礼的提问者,所谓不知者不罪,找我测算验证过易学准确度的客户,学习从事过易学的同行,或者说跟我学过易学的学员们,他们亲身经历过,系统的了解过易学的构成体系和测断原理,当然不会对这门学问存疑。

    而对这门学术体系从来没有了解过的人,加上历来对易学歪曲的不对等的宣传,认为易学就是迷信妖魔,从事易学的都是装神弄鬼的跳脚巫婆神汉之流,他们有这样的认知,太正常不过了。

    无论是尊重的还是嘲讽的,对我都是一个触动,但还是没有让我下决心做一个公开测断!

    很夸张的是,27号下午一直到半夜里,我大约收到了二百多个微友发来的信息,原因是有一篇被传得特别火、阅读量达到十万+的“易学预测”文章被引爆,微友们发来的统一格式是:先发来这篇文章,然后就是问我对这篇文章的看法

    我很理解大家急于盼望疫情消退的心情,讲真,举国上下,谁不为疫情焦急?

    但是,我看了下那篇冠以“从易经角度分析一下此次疫情“的文章中,所论述的几个点,不外乎根据现有的、人尽皆知的信息,撒上”易经“的胡椒面,就摇身一变,变成了从易经的角度来分析疫情的”好”文章了。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外行的人,就看着花里胡哨的好玩,而内行,肯定是要看此篇文章能否彰显专业测断能力的内容,可惜,我犹如扎几个猛子扎进汤锅里捞钱一样,通篇看下来,凭着火眼金睛,我也只捞到一句重点:“更为玄妙的是,官方报道医院将于2月3日竣工,恰巧为立春的前一天。医院建成之日便为疫情遏制之时!”

    注意,这句话的重点是:疫情将在立春后得到遏制。

    我挠了半天头,挠了一地的头皮屑,摸破了鼻尖,也没发现这句话里能体现易学预测的点在哪里?“玄妙”,又玄在哪里,妙在哪里?

     这句话,不就是一句大滑头话嘛,跟江湖派中常用的一句断语:父在母先亡,完全属于一个调调啊。

    哦,在这里我再普及一下易学界中的江湖派和学术派的区别!

    江湖派是一些行走江湖以易学为虚名但实以诈术为业的一些算命先生之类!

    过去的算命先生大多为盲人,盲人为了生活,唯一的出路就是学算命,甭管学得成,学不成,盲人也要生活的,就由眼睛看得见的家人搀扶着走江湖啦,久而久之,他们就摸索出一些江湖经验,搀盲人的人,咳嗽几声,所站的位置,拍凳子拍几声......都有暗号,算命的主家,家里是穷是富,是喜事还是白事,夫妻关系,儿女人丁等等的大概情况,搀盲人的人眼睛是看得见的,他们都有对应的暗号,以此来传达给盲人......

    除了暗号,还有很多模棱两可的江湖切口。

    例如:父在母先亡、你不是老大也胜似老大......等等,这些断语,正说反说,都说得通、都对。

    这位大神的断语:疫情将在立春后得到遏制,和父在母先亡,是一样一样的原理。

    2月5日立春,疫情肯定得在立春后得到遏制,举一国之力,上上下下,全民老少,都在抗疫,不得到遏制也说不过去呀!可立春后的时间,是3月呢?4月呢?5月呢?6月呢?7月呢......甚至,可以一直到年底都可以说是立春后,还可以是无穷远,来年也成,再来年也对呀......反正是立春后,内行也好,外行也好,你可挑不出这位大神的任何毛病出来!

    瞧瞧、瞧瞧、瞧瞧......这些滑头滑脑的江湖套话!

    让人头皮发毛的是:就这种小儿科的江湖套话,居然还得到了疯传!居然还让我这个一本正经钻研易学,没有易学原理死不下断的人被无数的微友发来的这篇狗屁不通的文章给调戏了一大把。

    学术派的人对此自然不屑一顾,易学界的学术派和中医同宗同源,中医学与易学,是一条枝上开的两朵花,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各自精彩,医、卜既然同出一枝,就都讲究阴阳、五行、生克、泄耗、辩证、五气.....穷竟因果,观星察斗,所以才出现了张良、诸葛亮、刘伯温等等能臣贤将。

    相信正儿八经的易学界的学术派的老师们,都和我是一样的看法:此文一点正事的边都没碰到,碰到那么一点点,也是一句放之四海皆可用的滑头话。

    对于疫情,作为忧国忧民的资深爱国人士的我,又何尝没有看过年运盘,对疫情有过初步的判断,我在武汉封城后的几天里,就给一些询问的微友做了一些私信解答,我断言,疫情至少得到阳历的5月、6月,才能结束,但明面上,我一直没有公开对疫情做过测断。

    当时情境,全国上下齐抗疫情的紧张之时,我还真不敢多言多语,我等一介草民,苟活于世,并不想出风头,更不愿招是非,如果我的身份如钟南山钟老一样德高望重,如果用年盘对疫情发表一些看法的话,肯定也能象钟老一样得到很多人的拥戴和跪拜,不定一些轻易不动刀的篆刻名家,还能给我免费刻块价值八十万的陈悠然印的好章给我,或者还能有艺术家歌唱家给我写首赞歌:啊啊啊,我不知道别人是谁,但是我知道你是谁......

    嗯,醒醒,醒醒......

    我没有忘记,易学预测,依然是上不了台面的,依然是可以落人口实的,依然是可以定个造谣惑众,大搞封建迷信之罪的,别弄得不好,还给自己招来祸端。

    2017年,我就给自己今年的流年运势做了推演,有克父之灾,为了解灾,我不但为父亲配制了相应的化解物品,还特地逮了一条小狗养,本着小心驶得万年船的原则,我在疫情的公开测断问题上,三缄其口。

    但是,元月27号的这一个晚上,我收到无数个微友的询问,我真的被问烦了,心一横,决定在微信朋友圈做个测断公示,算是对一直对我有所期待的微友们有个交待,也是为易学正名一次吧。

    1月28日上午10:36分,我在微信朋友圈,针对疫情的情况,发了一则简短的测断信息。


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如果,但是绝对有未卜先知!



    不同于滑头大神们的洋洋洒洒,这条测断连符号加起来也就七十个字,但是,却没有一个字是废话,字越少,说的事情才越重要。

     这几个字,也不是信口开河,也不是凭空捏造,更不是人云亦云,而是根据九宫纳甲的年运盘中的疫情盘面显象进行的几点推断:

    第一句话:庚子年盘

    ——交待了这是一张九宫纳甲的国运年盘。九宫纳甲的学术体系中,大可以测天测地测乾坤,小可以测人测事测男女,只要有先天时间,后天你想测什么,随便测。

    第二句话:天芮病符星居巽宫入墓,对宫乾宫无力冲击时,病符方入墓,故推演农历的三月、四月(阳历的4月、5月)平息!

    ——天芮病符星,指疫情,天芮在九星中,意即代表疾病,既然要看疫情的情况,当然要首抓动态天芮星的落宫情况,看这个病符星所在的宫位什么时候能被有收敛?巽宫主干支月的辰巳月,辰巳月天芮入墓,且乾宫也没有力量来冲击使其出墓,就象是妖魔被收入降魔人的囊中不再逞凶一样,所以,我断阳历的4月、5月,疫情才能平息。

    第三句话:且年盘反吟,有反复之象!

    ——这句话是根据年盘中的每一个单宫的天盘和地盘是反吟的象做的判断。反吟显示病毒之狡诈,疫情防控之艰难。

    第四句话:听从服从政府安排!

    ——九宫纳甲的测断体系中,盘面但遇复吟、反吟,不是主慢,就是主事情有反反复复,问测病情时,更是如此,好了坏,坏了好,一见年盘反吟,我更深知我们所有的人,都是为国作贡献的时候到了。

    国家有难,匹夫有责,有钱的你要出钱,平时都赚得盆满钵满的,只愁钱花不完的,比如马云王健林以及各个明星大腕之类的;

    有力的你要出力比如年青力壮的能伸出手帮一把的,我就有冲到武汉去给医护人员做饭做保姆做义工的想法,奈何奔六的年纪了,身体素质也不乍的,再说也没有交通工具,去不了,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不出钱不出力的你也要听从服从政府的安排,让你戴口罩你就要戴,让你居家不外出四处乱窜,你就要乖乖呆家里,不要再为政府添乱了......

    我思忖着自己个人能力有限,只希望这短短的几十个字,能让我的微友们有所警醒。

    以上,便是我在2020年元月28日上午10:36分,发布在朋友圈的几句话的延伸解读。


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如果,但是绝对有未卜先知!



    很多人在问:这次疫情结束后,你最想见的人是谁?你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你最想要达成的愿望是什么?

    我没有最想见的人,最想见的人一直在我身边;

    我最想做的事情是弄个院子养花养鸡自己长粮食吃,然后天天晃悠着虚度时光,目前看来这个最想做的事情暂时实现不了;

    我只有最想达成的愿望,这个愿望,便是我们这个社会,能为真正的正统易学正个名,它真的是座金山银山是宝山。

    当然,那些不着边际、模棱两可、正反都说得通的江湖套话,以及一些什么手机号码、数字改运的,都不是“易学”,说这些是易学的人,这是对先贤的不敬,也是对易学的污辱,甚至是亵渎。

    预测的灵魂是什么?

    是准确、靠谱。

    易学的实际价值是什么?

    通过预测能提前做好防范,减少损失。

    我的九宫纳甲学术体系也正如我的性格一样,简单、直接、粗暴,断语亦是如此,不讲废话、套话,直接硬碰硬的断到点子上。

    事实的验证情况如何?

    从元月28日到今天的3月7日,时间已经过去了四十天,疫情的时间节点和实际情况和我的断语到目前为止,和现实情况基本吻合。

    一个小彩蛋:在2月初和部分学员的讨论中,我还对疫情在阳历3月份的全球性扩散有过担忧(会九宫纳甲解盘的同学可参看震宫的单宫盘符显象)。

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如果,但是绝对有未卜先知!



    现在也正在验证着这个担忧又成为了现实,韩国、日本、意大利、美国、伊朗......已经波及到了全球近百个国家(刚刚采自微信中一位微友的朋友圈)。


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如果,但是绝对有未卜先知!



    在此鄙视特不靠谱无数分钟!

    我最近一直在思索一个问题,就是如果有人能重视我们这些学术派的易学测断,易学的价值到底能值多少钱?

    记得2018年年底,为2019年的年运开九宫纳甲盘测断的时候,我在畜牧业这一类项里,非常明确的下过断语:部分区域将有大面积的猪瘟出现。白纸黑字,搁在这里(大家可以翻看我的博客和公众号文章)。

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如果,但是绝对有未卜先知!


    白纸黑字果然得到了验证,2019年,非洲猪瘟大面积的暴发,搞得一猪难求,二师兄的肉价蹭蹭蹭的往上涨,甚至有笑话说丈母娘相女婿的见面语,不再是问,有房吗?有车吗?而是变成了:有猪吗?


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如果,但是绝对有未卜先知!




    如果,如果,如果......人们经常感慨,如果时光倒流,我将如何如何;如果未卜先知,我将如何如何;如果山无棱,天地崩,我才敢与君绝......其实,绝大多数的情况是,山还有棱,天地还未崩,就与君绝了,事实情况就是这样啊,你就是不与君绝,人的寿元也不得不让你与君绝呀。

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如果,但是绝对有未卜先知!


    再设想一下,如果有人能重视一下我的这一条断语,提前做好布控、防范,我这条断语能挽回的损失,值多少钱呢?一个亿、十个亿、一百个亿、还是......

    如果让受到2019年猪瘟损失的人穿越回2018年的年尾前来找我求测,他愿意出多少钱来买我这条断语呢?

    让他出三千肯吗?出一万肯吗?

    没有几个是肯的,不定有人嘴里还会骂骂咧咧:我呸,老妖婆,心这么黑,居然让老子出这么多钱,我才不上当呢!

    瞧,世界上就是有这么多的”聪明“人,聪明到宁愿损失上亿的钱也不愿意花点钱来未卜先知。    
 
    而更让人气堵的是:这个未卜先知,还是免费提供的,居然无人采信。

    2020年的年运盘打出后,我心里咯登一下,九个宫位,八个实宫,一个虚宫,八个实宫中,就有四个宫位是宫破的......讲真,我的老心脏一直是震惊的,也是手足无措的!

    这么多宫破,这让我从哪里推演起?推演了哪里敢白纸黑字的写出来?写出来,有什么后果?会不会被删掉?会不会被封号?

    讲真,我可宝贝我的博客了,写了十来年,才攒了五百多万的阅读量,万一被封号了,我可要心疼坏了。

    所以说工作忙是托词,几次打开草稿箱准备开写,又几次合上,胆怯,不敢写了,年龄大了,越老越怕担事,越胆小,越谨慎,而且关健的是写了也实现不了测断应有的价值,这让我测写九宫纳甲年盘一下子失去了动力。

    震惊全球的疫情发生了,人们才去刨一些预言,刨着刨着,就把一个半年前的预言给刨出来了:

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如果,但是绝对有未卜先知!

    这位王永炎,是中医界的代表,而中医,自古就是医卜一家,医者和卜者,同气连枝。只是,易卜,已经成了绳子上拴的蚂蚱,而中医,也快成了绳子上拴的蚂蚱了,黑中医,骂中医,居然成了时尚。



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如果,但是绝对有未卜先知!




    我再来如果一下:如果相关部门,重视一下王永炎院士的论点......

    如果,相关政策,不把易经视作迷信,不把易学测断当成妖言,或者去尝试了解一下易卜的构成,预测的原理,多听兼听......

    如果,在李文亮等8位医生发出预警之时,尊重他们的职业,尊重他们的专业性,不训械,不捂盖子......多点串联,有所警觉!

    或许,2020年的庚子大疫,影响不会这么大,损失不会这么多,更不会死这么多无辜的人......他们正值英年、壮年,很多还是社会的精英,如李文亮大夫,刘智明院长,常凯......等等等等。

    李文亮大夫殉职的那一晚,我哭了,这是继家母长行后,又一次心如刀剜般的痛,那一夜,无数人在为这个优秀的大夫哭泣,祈祷奇迹!

    依然每天还有微友在微信上向我诉苦:陈老师,疫情什么时候结束?我什么时候能开业?再不开业,我真的撑不下去了!

    疫情影响了所有人的生活,健康、经济、自由、空气、阳光、学习、工作、经营......

    据新闻播报,这次疫情的经济影响将达到一千个亿!

    如果、如果、如果......

    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如果,但是绝对有未卜先知!

    尊重易学,尊重九宫纳甲!



                                                   2020年3月7日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