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新华视点)一场冰雹大雨何以“伤亡惨重”?——甘肃“5·10”特大冰雹洪灾见闻与反思

(2012-05-23 19:10:37)
标签:

杂谈

   45人死亡、14人失踪,全县35.8万人受灾,直接经济损失68亿元——甘肃“5·10”特大冰雹山洪泥石流灾害给定西市岷县带来巨大损失,引发全国关注。

  大部分灾区当日降雨量仅30毫米,一场冰雹大雨为何造成如此重大的人员伤亡?为弄清灾情和原因,“新华视点”记者深入岷县实地调查。

  “人水争地”酿祸灾

  沿着长约20公里的岷县纳纳河沟走访,记者发现,河沟5个乡镇10多个村大都遭到袭击。冰雹洪灾中,大量房屋被推倒冲走,锅碗瓢盆、农具牲畜四处漂浮,不少人只剩下身上的单衣。

  “没办法啊,山区建房都是在龙王头上动土!”茶埠镇大竜村村民邱三文说,1988年那次“龙翻身”,大水就曾冲走村里八成房屋,20多名村民遇难。

  一些村民说,多数年份纳纳河河水不到1米宽,当地人不忍看着宽阔的河床“浪费”,建房种粮就打上了河床的主意。

  禾驮乡政府所在地距河道仅三四十米。此次灾害中,下泄的河水硬生生从成片房屋中拱出一条道儿,所到之处地面建筑被夷为平地。后庭明在禾驮乡做药材生意,他家里的药材、农用车、家具全部被水冲走,“原本殷实的家庭一夜之间变成了赤贫户”。

  “问题就出在挤占河床上。”禾驮乡立哈村村民杨顺珍说,村里地势高的居民没受影响,但2009年从高山地带迁来的42户受灾严重。洪水倾泻而下,42户房屋首当其冲被袭击,唯一通往外界的一座石桥也被冲垮,一度成为水中孤岛。

  “两条沟的交汇点刚好是学校,无法承受洪水。”申都乡永进村瓦杰小学校长叶马随说,学校在洪灾中受灾严重,两间教室被冲毁,操场变成一片汪洋。“要不是下雨时学校已放学,后果不堪设想。”

  据岷县气象局介绍,记者走访的几个乡镇,受灾当日降雨量约为30毫米,这种大雨比较常见,只是降雨时间较集中,持续约40分钟。全县降雨量最大的一个乡为69毫米,但因其植被好、地势阔,受灾面较小。

  对这次灾害,定西市委书记杨子兴坦言,市里多年来对受洪灾严重威胁的山区村庄实施移民搬迁,但因为人口基数大,大部分搬迁任务难以实现。

  防洪设施“形同虚设”

  “因为河道久未疏通,大部分地方有河无堤,部分河床比房子地面还高,大量房屋直接暴露在洪水冲击下,基本上没有防洪能力。”在岷县,一些干部群众认为,如果河道畅通,河堤坚固,很多村子或许能逃过这次山洪。

  纳纳河流到禾驮乡,几乎看不到明显的河道。村民说,这次降雨后,洪水在禾驮乡形成漫流之势,沟里宽近1公里的地方全部受到冲击。

  纳纳河的两条支流在蒲麻乡砖塔寨村前交汇,防洪形势严峻,可防洪设施却无从谈起。村支书强成才说,河道里只有一段简易河堤,是十几年前村民自修的,起不到防洪作用。“河堤没了,洪水就直接进村撒欢子。”

  当地一些乡镇干部说,由于年久失修,山区大部分河床逐年抬高,防洪能力越降越低,容易引发山洪泥石流。

  记者走访发现,山区大小桥梁防洪标准低、管理水平低,也影响了洪水通过能力。耳阳河在茶埠镇从国道212线的一座桥下流过,但这座桥不仅不足10米高,而且杂物堵塞桥洞,无法下泄的耳阳河扭头袭击了茶埠镇,造成重大损失,国道212线也一度中断。

  对此,当地村民抱怨说:“如果这座桥再高一两米,茶埠镇就不至于遭灾,上游的一些村庄也能保全。”

  禾驮乡石门村的一座桥也仅有三四米高,洪水夹杂的椽子、家具、摩托车等杂物堵塞桥洞,无法泻下,使周围的村庄受到重创。一位老村民戏言:“这些年建房修路不给龙王爷留道儿,吃亏是迟早的事。”

  对于当地水利设施的落后,岷县水务局局长杨俊科说:“全县像纳纳沟这样的重点沟道47条,普通沟道147条,这些沟道里有堤防工程的仅百分之十几。”

  “即使有限的堤防工程,也因为年久失修,难以发挥应有的防洪作用。”杨俊科坦言,水务部门对乡镇村社疏浚河道有明确要求,但涉及的工程量太大,目前只能保证重点河段。

  气象预警“难进家门”

  据当地一些干部群众反映,这次雹洪灾害发生前2小时左右,当地气象部门才发出岷县可能降暴雨的天气预报。“因发布时间太短,加之山区信息传递手段滞后,一些村庄还没收到预警信息,冰雹就砸下来了,接着下起大雨,引发山洪。”

  “此次雹洪灾害中人员遇难多,主要是因为没有来得及撤离。”当地部分乡镇干部和村民表示,山区气象信息要传达到农户,至少需要三四个小时,预警发布太晚,必然造成过多的人员伤亡。

  记者在岷县灾区走访发现,目前,当地气象预警信息主要通过村上的大喇叭广播和手机短信两种方式传递给村民,然而这两种方式在山区都有局限性:村庄大都沿着山沟而建,呈一字长蛇形分散排列,喇叭广播作用有限;山区农村年纪较大的村民没有手机,偏远村庄甚至没有手机信号,而这些地方恰恰又是雹洪多发地区。

  “山区气象预警不能单纯依赖高科技,关键要想方设法传到各家各户。”5月10日,禾驮村干部后治忠看到天气异常,马上拿出平时召集村民开会的铜锣,通知大家逃离,救了全村人的性命。

  对于气象预测的滞后,岷县气象局长韩海辉解释说,定西市目前只有一座华家岭测雨雷达站,与岷县直线距离100多公里,只能覆盖岷县部分地区,而且效果不好。市里已计划在岷县再建一座无人值守的雷达站,土建已经完成,但因为维护成本高等原因,至今仍未安装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