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医院是一个赢得世人尊敬的地方

(2011-12-19 21:51:04)
标签:

医院

病人

医师

健康

分类: 医院故事

医院应该坚持哪些原则?医业的本质为何?它是「自由商品经济」的一环吗?还是应该只取比自由经济合理的利润更低一些,以保持医德「古风」便好呢?抑或是它应该是一个以「赢得世人尊敬」为必然守条的职志;而不只是糊口的职业呢?我们在和信医院天天被黄达夫院长教导着:医院是一个赢得病人尊敬的地方,我们不但要医治病人、照顾病人,还要感动病人,让这一群彷徨无助、充满恐惧与痛苦的病人得到平安和安慰。

 

文 / 郑春鸿

 

有一篇「修电视的工人」和「医院院长」对话的故事,在网络上流传很广,我们特别和大家分享思考。很显然地,故事作者是透过一个修理电视的工人「质问」医院院长,来「揶揄」医院对病人的收费方式,包括收费思维及收费模式。

我把这篇文章寄给一些同事和友朋阅读,他们很热烈地回馈了多元的看法,读者可以从《回响篇》参考。

 

病人的义务之一,就是要支付医药费

每家医院都会张贴类似《病人的权利与义务》,其中,病人的义务之一,就是要支付医药费,这样的宣告是举世皆同的。其实也不用宣告,我们在巷口吃一碗阳春面,同样要付钱,很少人去吃「霸王面」的,这是天经地义的。

可是大家仔细一想,医院对病人的收费方式,确实和我们做其他消费有不少明显的差别,其差异性和其场景大概跟这一篇<看病与修理电视>所描述的差不多,作者刻意地将医院的收费思维套用在修理电视的收费模式上。当下,就连故事中那位医院院长,也不太能接受,但是听工人的解释,不但觉得也言之成理,甚至还有似曾相识之感,因为不同的病人及家属在医院天天都会问起「为什么要这样收费?」时,一般医院教导行政人员回答的SOP,好像也跟这个电视修理工所持的逻辑及表达差不了很多。再加上故事中特别用「你们医院不是也……」来反问医院的院长,也唤起每一位读者的就医经验,以及一般消费经验,两相对照,当然就更有说服力了。

医院有没有辜负病人的信托?

做为医院的工作者,我不觉得这篇故事是在「谴责」医院收费思维和收费模式的「不合理」,我得到的启发是「假设」医院这样的收费方式是「合理」的,「假设」医院有别于其他「生意」常见的先享受后付款等等「待客之道」的的收费方式是必要的。那么医院的工作者要扪心自问,自己有没有从良善的、病人福祉优先的立场出发,处处为病人的权益着想,以此来支持这种收费模式的「合理性」。简言之,医院有没有辜负病人的信托?

抑或是,不做此想,潜意识的思维中乃在「利用」人在紧急危难,无法、无力也无心反抗的情况下,「吃定」病人及家属,「明的」是确保病医之间的际分,使医疗行为能顺利进行;「暗的」是为医院及个人争取最高的利润。病人在只好全然地信任医院的情况下,看得出端倪吗?

医院要坚持哪些原则才能赢得世人的尊敬?

故事中,医院这样的收费方式行之多年,举世虽不尽相同,但也大同小异。我们甚至可能发现,现代的医院比起过去,在某些地方事实上还「文明」一些。

老台湾,病人看重病要先交「保证金」,钱没到位,医生是不会到位的;证严法师因「一滩血的故事」发愿盖医院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如今,文明国家至少都有共识,重大伤病急诊是立刻要抢救的,这是最基本的人道精神,医院基于人道,也显然担不起「见死不救」的恶名。至于救活了之后,后续治疗,就得看病人的医疗保险及财力而定,这当然也有其合理性;再者,现代医院其实也没有样样服务项目都要「先付款,后享受」,比如病人住院并不是逐日收钱,没钱就扫地出门。医师诊间问诊及回答病情,也没有一手交钱才开「金口」。

但是医院能做的只是「没有见死不救」吗?医院还应该做哪些事?坚持哪些原则?医业的本质为何?是马英九、朱敬一眼中「自由商品经济」的一环吗?还是应该只取比合理的自由经济利润更低一些,以保持医德「古风」便好?抑或是它应该是一个以「赢得世人尊敬」为必然守条的职志;而不只是糊口的职业呢?

我们在和信医院天天被黄达夫院长教导着:医院是一个赢得病人尊敬的地方,我们在这里工作,不但要医治病人、照顾病人,还要感动病人,让这一群彷徨无助、充满恐惧与痛苦的病人得到平安和安慰。

桌面下看来很复杂的事岂能瞒人多久?

一家医院乃至一个医师,他们的思虑云为是「病人为中心」?还是「以财务为中心」?或「以病人为中心」为幌子,行「以财务为中心」之实?抑或是「以社会救济」为辅助,尽力做到「以病人为中心」呢?还是拿「社会救济」不过是帮助医院解决病人的呆账,由政府或民间公益团体埋单,至于医院及董事会心底想的还是以「创造最高的盈余」为中心价值呢?这些医院内部看起来很复杂的事、很「桌面下」的事,如果天天做的都像自己家里「衣橱里的骷髅」不足为外人道的事,即使病人不知道,医院的工作人员察觉感受不到吗?普天之下的聪明人可不全是穿白衣服,岂能瞒人多久?

 

 

 

 

《发人省思的网络故事》

看病与修电视

医院院长看了差点晕倒。医院院长的修电视共花了282元,只换了一个价值2元的配件。

 

  这是一个流传在网络发人省思的故事。

  有一个医院院长,拿一个电视机到原厂维修公司去修。原厂维修公司的窗口人员:「请先交开机费50元。」

   医院院长有点不习惯,问道:「为什么还没修理就要先交费?」

   窗口人员说明,这是公司的制度,时间就是金钱,修电视的工程师都很忙,「初步诊断」电视坏在哪里,很花时间的,50元只是「结缘费」。

「到你们医院看病,不是没看病之前就要交挂号费吗?」修理店接待人员知道对方是医院院长。

   医院院长觉得有道理,就交了50元。

   窗口人员接着问:「你的电视机有什么问题吗?」

   医院院长:「声音图像都没了,看不到、听不见。」

   「嗯!看来你的电视是内部坏了,我给你挂『内科』。」窗口人员:「你要看工程师还是高级工程师? 修理费价钱不同。」

   医院院长:「能修好就可以了,什么工程师都行。」

窗口人员解释说,不一样的,高级工程师水平高,什么疑难问题都能修理好,修好的『返修率』也明显低,但是收费当然就高一点,顾客可以自己选择。」

   医院院长心想,修个电视嘛!哪有什么大学问。电视都发明快100年了,一般工程师就好了,省点钱。

窗口人员:「那好,请你先交20元修理费。」

医院院长:「为什么还没修理就要先交费?」

   窗口人员:「公司的制度就是这样,我们的工程师可都是算时薪的,你们医院不是没看病之前就要交吗?」

医院院长无话可说,只好又交了20元。将电视机捧进修理店,来到了工程师的工作室。工程师 先开了三种付费单给医院院长选择:

 一、万用表测量费20元;

二、示波器测量费50元;

三、扫频仪费80元。

医院院长惊问:「我不是付了『诊断费』了吗?」

   工程师解释说,没错,但是那只是初步诊断,就像到医院看病,门诊只是初步诊断,不会立刻诊断出什么病。我们工程师以前也像中医一样是靠『望、闻、问、切』,把个脉看舌胎就开药了,现在外面的个体户修车场还是这样,凭经验修理;可是现在科学发达了,出现很多昂贵精密的仪器,不但可以做出比较准确,也能测试出即将故障的问题。

   工程师进一步指出,买这些诊断仪器仪表要花费很大的钱,仪器的维护费也贵,收一些合理的费用是为了让未来的顾客也能永续受惠。

  听到这里,医院院长发现他知道另一个内情,很不服气地问道:「你们的检查仪器不是和人BOT的吗?」工程师说他只是工人不清楚,这要问财务部才知道。

「不过,我们会尽量替顾客着想的,尽量少一些测试,为顾客省钱。当然你也可以坚持不测试,我就凭经验给修了。不过,这里有一个切结书,请您先签个名,因为您坚持不测试,我们修理时,可能会判断错误,将好的零件换掉,给顾客造成不必要的费用;也可能修不好你的电器, 最后耽误你的时间。很抱歉,这些风险都要您自己负责。」

医院院长听着,觉得好熟悉逻辑非常熟悉,满有道理的,只好先交了150元测试费。

工程师经过半个小时测试,用打印机打出一张线路图,发现是一个三极管烧了, 

 他花几分钟,换了个二元钱的三极管就修好了电视机。

  医院院长有点火大,想留点证据,未来可以「告」他们:「请给我一个修理报告,告诉我你们发现什么?怎么修的?」

工程师印出一张电视线路图,又后开了一张缴费单,叫医院院长去交100元打印费。

院长不解的问:「打印费也要我出啊?印一张纸要100元吗?」

「是的,这可是公平交易法上规定的呢!」

「可是,你总得给我一个看得懂的东东,这张图我看不懂啊!要干啥?」「你们医院给病人做检查CT、MRI,打印的绘图、输出的光盘,给病人 也看不懂啊,不照样是病人出钱吗?」

医院院长无语,只好去付钱。

最后,工程师对院长说,现在做生意都是一清二楚,童叟无欺的,公司实行计算机管理,为了确保消费者的权益,打了一张缴费清单给医院院长,上面写着:

35W白光牌烙铁使用费(拆焊各1次):10元; 

一次性烙铁头清洁棉: 2元; 

吸枪使用费1次:5元;

φ0.8环保锡线10g :5元;

2N1234三极管1个 :2元;

剪三极管管脚斜口钳使用费:5元;

焊接后清洗焊盘洗板水费:5元;

拆焊三极管、清洗焊盘等人工费: 20元;

合计:54元”。

 医院院长看了差点晕倒。医院院长的修电视共花了282元,只换了一个价值2元的配件。

(取材改写自网络信件)

 

为什么医院不同于修理厂?

当掌握他人的「恐惧、无助、伤心」,也能变成一种可以有点类似威迫别人安危的「资源」时,这会是谁的灾难?

文 / 郑春鸿

 

大家读了这篇一个「修电视的工人」和「医院院长」的对话故事,您一边读,一定会一边说,这是虚构的。您读完之后,也一定会说,天下没有,至少台湾没有这种修电视的工人。

问题是:为什么这种故事只能算虚构的?为什么修电视的人「不敢」这样做?答案很简单,你讲得再合理,我总可以不要这台鬼电视,我还可以当你的面砸了电视,去买一台新的!

问题是:为什么医院能这样做?因为命只有一条,病人已经走投无路吗?

是修电视的人「巧立名目」,收费的理由不合理吗?

还是医院知道,人可以不看电视;但人不会不要命?所以他们能这样做?

我们不是教育孩子要济弱扶倾吗?当我们面对一个恐惧、无助、伤心,有生命危险的人,我们有能力去为他排除困难,包括医治他、照顾他、安慰他、鼓舞他,我们会「分级收费」、「巧立名目」才去服务他吗?

甚至,整条医疗「产业」还不一定有能力帮上病人的忙;或明知只能帮上一点点忙,还会坚持「推销」病人一定要付出高额的代价,才愿意从悬崖「非常非常」陡峭的「那一边」,把他拉到悬崖「非常」陡峭的「这一边」吗?

当掌握他人的「恐惧、无助、伤心」,也能变成一种可以有点类似威迫别人安危的「资源」时,这会是谁的灾难?

让我们来分段解说一下这个故事。

挂号费促成就医流程的便利化

修电器,先付开机费,也就是「挂号费」,这不是医师的专利,买过Apple产品的人都知道,他们也是这样的政策。为了不让顾客感到不舒服,Apple有加卖「延长保固一年」,保固期间,正常损坏,一律免费。

我们在小诊所看病,交了挂号费,过去没有计算机的时代,我们还看到护士会转身去找出我们存放建档在这家诊所的病历数据,现在看诊计算机化之后,我们好像没看到什么动作。

如果你有机会看到大医院的病历管理,以及看病流程的计算机化,它可以在病人到达诊间的同时,病人过去的病史一目了然地呈现在医师的面前;刚照完X光,回到诊间,影像立刻传到。不胜枚举的各种就医流程的便利化,都必须投入极大的人力、物力及财力。挂号费就是用来支付这个功能的。

病人不是来配合医院演出「看病记」的

医师一天看多少病人才算合理?大家听到说和信医院的医师除非紧急加号,每诊有定额的门诊量,都会问:「你们要怎么活下来?」,其他医院会说,如果被规定一诊只看30人,医院活不下来?倒霉的还是病人,因为无处可看病。

问题出在病人是来看病的,不是来配合医院演出「看病记」的。三分钟真能把病看清楚、说清楚,并做出最好的诊断吗?病人会打心里同意医师一诊看上百号,每次医师在他的脸没看几眼,没逗留几秒,就这样开的药,你敢吃吗?

全民健保满意度代表什么意义?

门诊医生等于是医院的「工作分配员」,如果他不是始终站在病人的立场着想;如果他做的只是把「病人自述症状」和「全民健保给付表」对照起来(这事儿很多医院都已经由计算机代劳,医师已不伤脑筋了);如果他的工作是把健保愿意买单的所有的检查、手术、药物一律开给病人,不管这对病人有没有好处;如果他从不仔细和相关科别的同事讨论这样对病人的处遇有没有害处,是不是最佳的治疗方案。

健保是国家的,不是私人的,台湾哪一个党都不敢让它倒,所以医院把病人当摇钱树。而病人,因为知识不对等,什么也不知道,到这个小房间照超音波,到那个小房间照MRI,拿到一堆连手提包都塞不进去的药物,发现医院待客「太殷勤」了,感动到无以回报。

在医院里,每掉下来的铜板,都是真币,没有呆账,健保的钱是大家的钱。病人连声道谢,感到真的「吃够本了」,这样调查出来的「全民健保满意度」代表什么意义呢?

看不同的医生,要付不一样的代价?

看不同的医生,要付不一样的代价,这在台湾全民健保下,「明的」倒无其事,只是「大牌」医师太忙,不容易挂上去。不过,各大医院都有附设特别「自费门诊」,由资深的医师花更多的时间看病。这也有其合理性。关键还是在大家都这么做,「衣橱里有没有一具不可告人的骷髅」?也就是这种专为VIP服务的「自费门诊」,其成立的目的,以及实际运作下,盈余如何使用?是掉进私人的荷包呢?还是转移做为医院发展的基金或清寒病人的急难救助金?明乎此,才能确定它的合理性,以及公义性。

对每一个病人都要搬出「重型武器」吗?

现代医院确实有许多精密的检查仪器,比如侦测癌症是否有转移常用的PET-CT正子摄影,照一次就要四、五万元。某些癌症的标靶药物,一个月就要自费几十万元,而只能为病人多争取几个月的生命。为了准确地诊断病人的病情,我们对每一个病人都要搬出这样的「重型武器」来侦查及治疗吗?

有许多医院甚至把正子摄影说成早期诊断癌症的利器,在一般的健康检查,就鼓励病人去做正子摄影。这样对吗?

关键性的检查,有针对性地对症下药,对病情的改善有帮助的,真的是造福病人,当然要告诉病人,并且要争取健保给付;但是没有告知或问清楚病人及家属对生命延续的考虑,甚至连多和病人谈一下话,了解他的经济状况都没有时间,却一直鼓吹癌症病人要自费吃标靶药物,这样对吗?

知难行易,解决问题可能很简单

人体是世界上最精密机器,因为它不是人造的,是上帝造的;人再怎么聪明,基因图谱都找全了,但是人对自己的身体还是了解有限,许多疾病究竟是怎么发生的,到目前还没有确切的答案。癌症就是其一。

为了找出身体的致病关键原因,非常有可能需要多科医师共同发挥智慧,彼此讨论,才能找到真正的答案。答案一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可能非常简单。举例而言,笔者年轻的时候为十二指肠溃疡所苦,不知做过多少次胃镜、大肠镜检查,吃了很多强力制酸剂却一再复发,痛苦不堪。

澳洲研究人员马歇尔(Barry J. Marshall)与华伦(Robin Warren)共同发现幽门螺旋杆菌是胃炎与消化性溃疡的病因,颠覆了先前这些疾病是压力和生活习惯所致的普遍观念,获得二○○五年诺贝尔医学奖。自此以后,消化性溃疡的合并症,如穿孔、出血,甚至幽门阻塞的发生率遽然下降。治疗的方法只要用很便宜的抗生素把幽门螺旋杆菌杀死,消化性溃疡就不再复发。这与故事中医院院长修电视共花了282元,只换了一个价值2元的配件,有异曲同工之妙。

因此,问题不是出在治病的药要花多少钱;而是有没有一群医护人员愿意多科整合、团队合作来为每一个病人多少考虑,找出最佳、最适当的治疗方案。

医院之所以别于修理厂,那是因为医院面对的是生命,医疗「产业」的技术提供者,包括医师、药师、医检师、护理人员、药厂药商,以及医学检查仪器的制造商、仪器维护的物理学家等,他们面对、服务的是和自己一样会说话、会笑、会哭、会害怕、会忧虑、可能有伤心的父母、有无助的子女,身体正在受苦的病人。他,不是别人,有一天躺在病床上的可能是自己的父母、子女以及自己。

医疗「产业」服务的对象无可替代,都是世间独一无二的,他们有的是某人的心头肉;有人是某人的掌上珠,即使是茕然一身的浪子,也是上帝之子。面对一个我们的弟兄与姐妹,

《回响篇》

 院方以赚钱为职志,很多时候很无奈

起初看此文时,心有戚戚,哈哈大笑,但转念一想,我的想法跟你一样耶。其实,与我们生命有关的行业多了,何以独厚医疗行为的崇高性?何以一个神经化学及分析化学博士,就可以在电视传媒上包山包海的当起各科权威?是知识寡占的狭隘所致?抑或是?.....

不过,这篇文章我摆了好几天才寄出,是因为自己碰过的好医生不少,但他们处在扭曲的健保制度之下,院方以赚钱为职志,很多时候很无奈(更遑论不良的医师了)。

我对现在的健保制度有很深的疑虑,好的医师及医疗院所不会去钻漏洞,反被相对剥削,谁最后要牺牲生活质量,又落个傻子名称?

贪婪的.心怀不轨的自有其生存之道,担心未来好医师式微凋零,全民一起承受苦果,这又是另一个问题了!

clare.yang

知识无价,会的人少就贵

修电视与医人,做事的概念与流程都一样。唯一差的是有生命与没生命、可取代与不可取代、可丢弃或不可丢弃。还有之间的价值不一样。

简单糖尿病的诊断,经抽血、眼睛视野检查、肾脏超音波、心电图、饮食卫教。最后给了1个月的药,不超过200元。健保超过>万元。知识无价,会的人少就贵。当会的人多时,就很便宜。当医师越来越多,薪水也会越来越低。

小华

不是在讨论商品经济的问题

小华:我看到的是这个故事,不是在讨论商品经济,以及利伯维尔场供需及定价合不合理的问题。基本上,如果把医疗放进「商品经济」的框架中,那么就没有所谓的「医疗本质」、「医学伦理」这些课目了。为什么医生绝对不会说自己和修电视的工人,所做的工作其实本质上是一样的?

「知识无价,会的人少就贵」这是市场经济,「知识」诚然可以拿来变成个人「谋生」的工具,不过,这个故事给我们的启发应该是,当你面对的是一个「生命」,尤其是一个「正在哀哭的生命」时,而你正好有帮上一些忙的知识时,你会怎样对待?

在医疗成为一种「产业」,或连朱敬一、马英九都将它视为一种「产业」的今天,我们都应该重新地去温习医业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干脆买一台新的电视机

我不敢说这篇文一定是虚构的,但显然夸张的成分太大,在美国住了将近三十年,人工虽然贵,但也不致于至此,如果是我,讲到第二、三种收费,我不以为然,我马上抱着电视就走。或者干脆拿去捐了,再买新的,或找第二、三张估价,问好全修好了,到底多少?我再考虑要修不!

这个故事比较极端,不是黑就是白,极少灰色地带。是不是?

为什么大家只好接受呢?

Dear J, 这当然是虚构的故事。重点不在让读者对照医院和修理厂在收费上有什么区别,或是有没有这家修理厂;也不是要读者判断要不要修,或干脆买一台新的。而是「虚构」(目前大概没有人敢这样收修理费)地指出,当这个工程师的收费方式,「仿」现代医院的「收费方式思维」时,即使他们提出的理由也基本言之成理,但却多么令人难以接受。那么为什么现代医院的收费方式,大家只好接受呢?大家如此地信任医院,医院应该如何回报呢?

显示医院「收费制度」的「特殊性」

1. 这篇显然是虚构,只是用医院的「收费制度」,移植到修电视而已。但这更显示医院「收费制度」的「特殊性」。至于合不合理又是另外一个问题。

2. 更糟糕的是:(1)假如你送电视去譬如说灿坤,他们会先收下,送到维修部门去作诊断,找出原因,告诉你要换什么零件?多少钱?而且修完之后,你可以经测试确定修好后才付钱。但医院不会保证一定把你的病医好,更不会说医好后再付钱.(2)若灿坤告诉你要花多少钱修,你觉得太贵,可以选择不修,更可以选择去买一个新的,而且往往新的的价钱会比以前买那个旧的的价钱便宜。所以你会决定去买一个比原来那个性能更好的新电视机。反正either way,无论旧的电视修好或是决定换个新电视,通常最后的结局都是happy的。但是人生病无法选择不医,而换一个更新更好的身体。

3. 总之,医院看病可能是找不到另一个「修理」物品的例子吧!而且这个要被修理的物品又是人。这也就是为什么会有政府支持的健保,但是没有政府支持的修电视、修车。

atom

如果健保的给付合理化……

确实修缮业与医疗有很多雷同处,只是当计价方式仿照医院时, 消费者可以祭出撒手锏,大不了不修换个新的。可是身体只有一个, 除非不想活了, 否则只好默默接受。感觉当今的医疗有点趁人之危, 但是如果健保的给付合理化,就不会有这么多外加的费用了。

 hwangsc

没有那个政党敢改革健保

From my point of view is in this world nothing is prefect.  Apart from this concept, you also have a choice in your life, for what we pay for NHS the medical care and service is more than what we paid.  For the income tax we paid, Taiwan should not afford to build up the NHS benefit.  I understand the policy and the system of PPF are make NHS’s quality of care are too commercialized.  Government should pay the responsibility and set up the new policy to change this situation.  But due to election no any party dares to change it, this is our destiny.   In most of Europe the people pay at least 40% of income tax in order to get the NHS.  Therefore, if we want to see any change from Taiwan NHS system, there must have a very strong team and influence personnel with gut and mission to make this change, otherwise there have no any way out from my understanding.  

Rita

人命无价,无可取代

It is not a good analogy to compare the value of a thing (TV) to the human being. The human being is priceless even for an old man or woman; he or she is unique - not replaceable. You should save a human being at a reasonable cost, accepted by the society, when there is even a slim chance of saving him or her. Therefore, hospital is expensive due to many staff and ever-changing new machinery to better improve the skill of saving lives. I don't think the hospital is "greedy" to make all the charge - they have to recover the ever increasing cost and a bit more to renew the facility etc.

For a TV, if the cost of the repair or the charge is too high or higher than a new one, you just simply throw away the old TV and buy a new one. In a competitive market, the TV repair shop is free to charge any amount but they will be priced out of the market if they charge too much. People can shop around. But people are not that much sensitive to price when they shop around for the best medical service - it is life that is at stake.

If the thing is a car, with the improving and redundant technology, I don't think you can get into trouble with just one loose screw. There is always more than one screw on the wheel of the car.

Charles

这篇讽刺意味深厚的故事,先前我曾在网络上看到,觉得颇有道理。

但是人的感受也很微妙啊,

一瓶50元的药水跟500元的药水,会觉得哪一种有效?

不用钱的检查跟所费不赀的检查,会觉得哪一种检查更精确?

问题在于,医院是抱着甚么心态在收这些钱的?

是合理的管销损耗盈收等费用还是暴利想大赚一笔?

 

而"大修理店"自然就会产生一些流程、费用,个体户就不可能,

就像小出版社有小出版社的经营方式,大出版社有大出版社的经营方式,

彼此也是不能相适用,否则就乱成一锅粥......

坦白讲,不收开机费,接待人员的 薪水哪来啊?

纯粹用最后的282:2的价钱来看似乎也不太应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代言人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代言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