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鬼邻居

(2011-12-10 19:17:26)
标签:

文化

文 / 郑春鸿

第一次到观湖山庄来,我就认定这是我追寻的理想居所。之前老公与我早就有逃离都市,投奔乡村的计划,然而都因贪求都市的便利,始终茍活于那混沌红尘之中。这次我们似乎都下定决心了,因为这个山庄既有乡村的风味,又有现代化的管理;草木扶疏,设施完备,最重要的是地点居于城乡之间,满足我们贪图都市物欲以及向往乡村情调的矛盾情结。
几乎无可挑剔的情况下,却在同时,我们心照不宣地发现了一个美中不足之处,就是不偏不倚地在我们相中的那一层楼附近有一个可怕的「厝边」-----一个坟。
这个「厝边」当然不是正好座落在我家的隔壁,所谓「附近」指的是视野所及之处,而如果这视野所及之处是我可以很自然逃开的,或许我还不会那么介意,偏偏我们每次上下楼等电梯时视线上非得跟「它」
碰面不可,这实在让人多少有点压力。而为什么老公和我却「心照不宣」地不去提这事呢?我想除了观湖山庄太令我们神往,已经不忍割舍之外,主要也觉得阴阳两造无冤无仇,毕竟也没什么好怕的。
观湖山庄不少是「度假型」的住户,像我们这样「长住型」的住户虽然也有一定的数目,但由于大家都忙,一个月碰不到几次头。
蛰居「观湖」一阵子之后,我才开使逐渐感到这个当初心里犯疙瘩的「厝边」带给我的压力。很显然地,虽然「它」不曾对我说过任何一句话;也没有同我打过一次招呼,但是「它」却是最常与我谋面的邻居,我不出门便罢,一出门便望见「它」。
等电梯的时间平均大约在十五秒至二十秒之间,这个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正好可以打一个不是那么热情,却也不失礼节的交际型的招呼。
面对一个坟,我应该跟「它」说哈啰吗?「它」曾经是个人,现在是个鬼,鬼也算个邻居吗?
在「观湖」住得愈久,这样的疑问好像就愈来愈有了肯定的答案。如果一个好邻居是一个可以给你启发、帮你反省的人,那么「观湖」的邻居没有一位像这一个鬼一样给我这么多了。
鬼邻居给我丰富的死亡意识与死亡教育。
现代人太忙碌了,大多数的人都常常忘记自己究竟在追求什么。我常想,世界多的是聪明人,而究竟是什么让大家忘记生命追寻的意义呢?因素当然很多,但我想最关键的原因应该是我们经常会忘记生命有死亡这回事。
人生基本的动线就是向死的过程,当我们忘记死亡,就等于忘记奋斗的时限,而任何一次阶段性的努力,倘若想要取得成就,就必须先预知「铃响」的时刻,唯有如此才能使每一次出手都打在各个足以累积成功的基点上。
一个没有死亡意识的人,不但不能掌握每一个阶段的成功打击点,终将在人生的旅途中逐渐地拖着混乱的脚步,迷失于心灵的渡口。
我的鬼邻居就像是一位「生死学」的教授,他激发我对生命意义的思考、迫使我逼视死亡,并肯定其对于开发人生价值的积极贡献。
我的鬼邻居就像一个道德家,他告诉我,人生是光阴的逆旅,到头来人人都只是一坏故土为伴。想要有一个快乐人生,首先要有一付好脾气。道德只是特定时空的特定游戏规则,人生之所以多姿多采,正因为每一个人都有一套立命安身的法则。不要老是拿自己的标准去规范别人,只管把快乐的种子散播出去。
我的鬼邻居更像一个喋喋不休的慈母,在我每次出门时,会不惮其烦地叮咛我,不要开快车,要爱惜自己的生命;也要尊重其他生灵。每一个生命的存在是既独立而又环环相扣的。生命的存在虽有其独立的意义;而生命的幻灭却也必然波及另一些生命。大家活的都不容易,没有人有权去侵犯另一个生命的存在。
鬼邻居不但有这么些种种的优点,最令人感动的是「它」几乎没有其他邻居的缺点。比如:「它」从不制造噪音妨碍安宁;「它」从不形成脏乱,破坏环境;「它」不会乱盖违建,有碍景观;还有,「它」从不占车位,伤人和气。
这样的邻居,我去哪里找呢?
最有说服力的是,我这个鬼邻居正是地道的「厝」边。「厝」字是停尸处之意;是给鬼住的;「茨」边才是人住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痛苦
后一篇:何以怕死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痛苦
    后一篇 >何以怕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