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痛苦

(2011-12-10 19:15:46)
标签:

健康

分类: 人生边上

文 / 郑春鸿

 

佛教研究「痛苦」可谓透彻。释迦牟尼觉悟的正是脱离人生的苦海的究竟。佛学上指世间有「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五盛阴」等八种苦果。佛学对痛苦的分类 (classification),比起其他哲学家之说更简明也更接近人生实况,颇值得参考。

我们先说这八苦之中,大家比较熟悉的「生、老、病、死」。

人一出生就哭个不停,大概是来到一个不怎么开心的地方,不过,这时候婴儿的哭,和以后我们定义人因悲痛而哭,恐怕不尽相同,照马斯娄(A. H. Maslow)的「需求层级理论」,它应该和生理需求不满足比较相关。出生之苦,虽不一定在婴儿的哭叫;但分娩的妈妈确是既痛又苦,只不过这个苦恐怕只是开始,你可以去请教青少年的父母,他们会告诉你:「生固然苦,养更苦,育则是苦不堪言。」这已经不是秘密了,正因为大家都知道,所以很少人要生小孩了。看来出生之苦不在出生那一剎那间,佛家指的是「出生」这件事是苦的。无论你同不同意,这确实是一个重要的哲学。

人老就必定会苦吗?

 

 痛苦

(图片说明)老人坐卧在陋巷的地上 代表着一定程度的痛苦吗? (郑春鸿摄于桂林乡间 1988年)

 

人老就必定会苦吗?基本如此,但也未必。人因老而病,其带来之苦楚是病苦,不是老苦。就算没病,因为生理机能的衰退,身体会带来不方便。台湾的布袋戏,老生出场的时候会有这样一段念白(台语):「吃老三步歹,哈戏(打哈欠)流目屎;放尿牵尿带(尿的白色分泌物);放屁兼ㄘㄚ(四声)屎」,以形容老人「失禁」的苦,传神而令人莞尔。不过,这些也都是生理之苦。至于人有没有因老而发起的悲苦呢?确是有的,但这些苦通常是「自找的」,它和一个人是否「从容就老」有关。快乐的老人一定要有个基本的体认:「老要认老、老要服老」,辣妹有辣妹的漂亮;老妪则自有老妪的风韵,千万不要去做脸拉皮。七十老妇看起来像姑娘,固然可谓驻颜有术,但是那会像一个穿着时装的少妇站在一幕古代亭台楼阁的背景前演戏,看起来不相衬。

三国猛将张飞曾经对军师诸葛亮说:「英雄在世,最多不过一死。我连死都不怕,我还怕什么?」孔明微微一笑,在张飞的手心写了一个字:「病」。张飞立刻脸色大变。可见「自古英雄不怕死,好汉独怕病来磨。」

人有生有死,病是上帝在人死前安排的一个特别节目,除了少数人没病就出意外死了,大家总要未能免俗地病它一场然后才向挚爱挥手告别。有人把这项特别节目做得很长,一演好几年;有人三两天见好就收。无论如何,如果它是一个大家都少不老要上场的节目,一定有上帝的美意存在。《圣经》诗篇里,诗人写着写着有「细拉」的脚注,意思是要念诗的人停一下,想一想。人一生要生很多次不致于死的小病,这会不会也有要我们稍歇默想的意思呢?在这一个难得一病的时刻,温习夫妻、亲子、友朋之爱;也让我们过滤掉一些原本以为真实,其实只是虚假的人间糟粕。倘若如此,病而不至于死,又何苦之有?

至于死算是一苦吗?我们似乎只听说「人生艰难唯一死」,那是指即使到了很不堪的境况,多数还是会选择「好死不如赖活」;要一个人去「赴死」,确实是很不容易的。至于死之前因病而苦,那是病苦,人一旦两腿一伸就告别痛苦了,所以死不会苦自己,挺多只是苦了别人,尤其是亲人。子夏在孔子死后,隐居于西河,魏文侯尊他为师,其子死,子夏哭瞎眼睛。后以「西河之痛」悼人丧子。基督徒对死比较看得开,因为他们对死后的世界是有盼望的。《圣经》上说,人死之后,基督必照祂的应许,接纳一切信祂的人,到祂为他们所预备的地方,就是「新天新地」去。在那里「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启示录第二十一章4节)那时,一切信祂的人必重逢永聚,再也不会有生离死别这种令人悲苦的事了。

除了每个人都逃不掉的「生、老、病、死」之外,佛学八苦中的另四苦多是来自人际关系。我们也可以更精确地把「五盛阴」拆开来成为「五苦」,

老是「不沾锅」人生没什么滋味

「怨憎会」之苦,指的是和你怨怼之人或憎恶之人相会,俗话说「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这确实是令人十分不快的情境。怎奈人生多舛,我们越是怨憎或嫌忌的人事物,越避不开,越得相会。在公司里,你越想避开某个讨厌的上司,电梯门一打开,进来的偏偏就是他。怨与憎的发生,有时是别人故意来挑衅的,但多半是我们对他人期待过高所致。因此,倘若我们把对周遭亲人友朋的期望值降低,怨与憎的发生率应该就会随之减低。不过,除非圣人,要做一个没有怨憎对象之人恐怕不太容易,没事儿喜欢批判论断别人是非,固然不是好习惯;不过我倒是见过几个人,从来都不讲别人的是非,也不轻易表示自己对事物的好恶,老跟这种人「不沾锅」的人在一起,人生好像就变得没什么滋味了。既然「怨憎会」之苦关键在于「会」字,只要大家尽量避免窄巷相逢,你会认为或许就可以稍免其苦,但人生就偏偏在这事体上撇不清、逃不开。

「爱别离」,指的是与所爱者离别之苦。别离,有所谓生离和死别,此处「爱别离」和前面提及的「死」分开,应该是特指「生离」而言。死别固然使人痛不欲生,而与挚爱之人生离,再聚首杳杳无期,《楚辞》中就说:「悲莫悲兮生别离」,其痛往往不下于死别。「生离」固然令人难过,那么是不是每个人都很珍惜相聚的时光呢?恐怕也不尽然。比如,你平均每天和青少年的子女讲话几分钟呢?根据调查,国内国中生前一天没和爸爸说上半句话的比例高达两成,跟妈妈也有逾四成没说话或谈话时间少于半小时。同在一个屋檐下,彼此一句话都不说,一旦分离,还谈什么苦呢?

恬然自适免堕欲之深渊

「求不得」之苦是现代人最大的苦处,甚至连宗教界都陷入这个欲之深渊。描写人被物欲所困最有名的一段话是《老子》第十二章:「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田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故去彼取此。」他告诉我们:跑马田猎,心意纷驰,迷失本性,令人心神发狂;珍贵宝物,难得财货,引发杀机,令人行动受到伤害。就是这缘故,圣人为了肚子,祇管填饱自得;不为眼睛,向外追逐不停。因此,去掉了外在的追逐,所得的是恬然自适。

至于「五盛阴」之苦,「五阴」指的就是色,受,想,行,识。「五阴」是五种法遮盖住我们的智慧之意,按佛家的说法「五阴」障蔽了本有的佛性,所以它最苦。人身肉体乃受五阴而成,「五阴炽盛」曰盛阴,人受此必有此苦,五盛阴一切之苦,亦即心身之总苦也。这里的「五阴」和老子的五色、五音、五味等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前述佛家八种苦果,可谓博大精深。苦在何处,我想年过半百之人,大概无人不知。问题是如何避苦就乐,如何趋吉避凶?

其实,苦和乐经常只是一纸之隔,只在一念之间。比如,春耕、夏耘、秋收、冬藏,农稼之事,不可谓之不苦。不过,天天坐在办公室吹冷气的上班族,有不少人会花钱到乡间「领养」一块土地,到了假日,夫妻携儿带女去做「一日农夫」。有人说得非常入神:「什么是职业?要去工作才能得到钱,那是职业。什么是娱乐?要付钱才能得到的,那是娱乐。」如上述,庄稼人和上班族,他们都在耕作,都在流汗,但一个得到钱;一个得付费。苦乐岂非在一念之间?

一位好护士,每天要帮陌生人擦屎、擦尿、拍痰、按摩、换被单、洗身体,做许多连病人亲生子女都嫌恶的工作之外,刚投注全心去关怀一位病人,每天都为病人祈福祷告,可能一个礼拜病人就过世了,她还要打起精神照顾另外的病人。「多苦啊!」绝大多数荳蔻年华的女生对这样的工作一定感到不可思议,但是这位天使化身的好护士确认为可以陪一个病人走向康复之路,或陪他走完最后一程,都是最有福气的事。

看来避苦就乐,趋吉避凶之道无他,「你就要以全能者为喜乐,向上帝仰起脸来。」(约廿二26),自然界是全能者所创造,换句话说,你要以自然为喜乐,凡事无愧于天,无愧于地,无愧于人,当然就敢「向上帝仰起脸来」,这样就没有苦,只有乐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