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独倚危阑看落晖
独倚危阑看落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5,455
  • 关注人气:4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李玢:卡夫卡对庄子的接受和变异

(2019-02-10 11:37:50)
标签:

卡夫卡

庄子

道家

文化

历史

分类: 海外道学

卡夫卡对庄子文章怪诞风格的接受和变异

 

李玢

 

(浙江大学  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浙江  杭州  310028)

 

    摘要:奥地利作家弗朗茨·卡夫卡被誉为欧洲文坛的“圣才”,其作品也被烙上了“怪诞”的印迹。而他又恰好钟情于中国文化,研究过庄子的文学,庄子作品中的寓言性、神秘性和“道”以及“无待”的思想都被卡夫卡所接受,变异后形成了卡夫卡独具一格的怪诞风格。

 

    关键词:卡夫卡;庄子;寓言;道;神秘

 

    中图分类号:1106.4    文献标识码:   文章编号:1009-3583(2013)-0045-03

 

    作者简介:李玢,女,贵州遵义人,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硕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美学。

 

Kafka’s Acceptance and Variation to the Grotesque Style of Zhuangzi

 

LI Bin

 

(School of Communication and International Culture,

Zhejiang University,Hangzhou 310028,China)

 

    Abstract:Franz Kafka,an Austrian writer,is entitled as“an un usual talent”in European literary circle and his works are branded as“grotesque”trace.He is attached to Chinese culture and researches Zhuangzi’s literature.The parables.mystery and“Taoism”in Zhuangzi’s works and his“Wudai(viz.,non-restraint)”thought are accepted by Kafka,who changes Zhangzi’s style and forms his own unique grotesque style.

 

    Key words:Kafka;Zhuangzi;parable;Taoism;mystery

 

    奥地利作家弗朗茨·卡夫卡(1883~1924)被誉为欧洲文坛的“怪才”,与当时其他作家相比,卡夫卡的文学可算得上是风格迥异的另类。神秘、变形、无法言说的不安感、不算结尾的结尾……这一切都给卡夫卡的文章烙上了隆诞”的印迹。而这些词语最能让人一下子想起的是卡夫卡的那篇经典小说《变形记》——“一天早晨,格里高尔-萨姆沙从不安的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甲虫。”[1](P106)不过早在中国的春秋战国时期,有一位思想家就已经写了类似的一段话“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蓬蓬然周也……”[2](P18)这就是庄子。庄子散文在我们今天看来,也仍是恣意怪诞的经典,荒唐离奇的故事中充满了深刻的道理和奇妙的哲思。“‘谬悠之说,荒唐之言,无端崖之辞’可以看作是对《庄子》一书风格的概括”。[3](P135)《庄子》行文恣意挥洒,文章极富浪漫色彩,怪诞的特色寓于文中。其文可谓“寓真于诞,寓实于玄”,用“玄”“诞”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真实情感。

 

    卡夫卡曾经说过:“我深入地、长时间地研读过道家学说,只要有译本,我都看了。耶那的迪得里希斯出版社的这方面的所有德文译本我差不多都有。”[4](P25)这样看来,卡夫卡对庄子是有过一定的研究的,所以二者梦中或梦后变形的创作手法如此相似也就不足为奇了;甚至我们可以说,庄子文章的怪诞风格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卡夫卡的创作。

 

一、“籍外论之”与寓言

 

    庄子善于用小小的寓言故事来阐述深刻的问题,喜欢根据自己的需要随便编制一些故事,真真假假,虚实难辨,但这些材料的使用却使得文章无懈可击。其寓言是“籍外论之”,即寄托寓意的言论。这正是庄子文章突出的寓言性和哲理性。曾艳兵博士在《卡夫卡与中国文化》中推断道:“卡夫卡应当读过布贝尔翻译的《庄子语录和寓言》”[4](P29),其风格是给卡夫卡留下印象的。卡夫卡也爱写故事,他的著作绝不能简单说是小说,那些或长或短的故事中包含了太多的思想,有人说这是拟寓言,有人说这就是寓言。笔者认为“拟寓言”的说法似乎更贴切些,因为同庄子相比较而言,卡夫卡的故事常常像是自说白话的表演,他不是追求用故事来向世人表达什么,而是自我展现,这样看来又似与寓言不大相同了。

 

    当然,二者的不同恐怕是与两人的处世态度和所处环境有关。庄子处于中国春秋时期,诸侯争霸,割据称雄。这样的现实深深引起了庄子的不满,所以,他采取了“逍遥”这样的消极避世的心理,他的寓言在揭露现实的同时又带有一种逃避现实的味道。而卡夫卡的寓言则是以其不安全感的特点出现。卡夫卡对世界有一种几近绝望的情感,他像似活在痛苦之中。他这样形容自己:“我是一只很不像样的鸟,我是一只寒鸦——一只卡夫卡鸟”,“是一只不会飞的鸟”,“因为我的翅膀已经萎缩,因此,对我来说并不存在高空和远方。我迷惘困惑地在人们中间跳来跳去。他们非常怀疑地打量我。我可是一只危险的鸟,一只贼鸟,一只寒鸦,但这只是假象。实际上,我缺乏对于闪光的东西的意识和感受力,因此,连闪光的黑羽毛都没有。我是灰色的,像是灰烬——一只渴望在石头之间藏身的寒鸦。”[1](P221)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卡夫卡对世界的绝望使得他不相信他人,时刻充满了不安感。叶廷芳曾说过:“卡夫卡的孤独感是与生俱来的。”[5](P257)所以他的笔下多会出现莫名其妙的而又无处不在的他者,仿佛窥视着主人公乃至卡夫卡自己的一举一动。《审判》中K被关的小房间对面窗户里的男人,《变形记》中“纯属偶然”打开格里高尔房门的老妈子,《小寓言一则》里最后突然开腔的猫……可以说这些都是卡夫卡与庄子的截然不同的恐惧感,是一种不安感的表现。卡夫卡在《城堡》中说:“只要你照着寓言去做,你自己也就成了寓言。这样,日常的烦恼就会一扫而光。”[1](P258)那么,卡夫卡选择这样的拟寓言方式来进行创作,可谓是给自己一种忘掉烦恼的机会,是一种自我排解和解脱。

 

二、“物化”与“异化”

 

    说到解脱,似乎卡夫卡更迷上了庄子物化的创造。庄子寓言的情节构想十分奇幻。他让假想的、虚化的人物彼此对话理论,让物与物产生思想交流。就如梦境本来是人的生理机能和思维记忆融合的自然反映,他却突发奇想,“庄周梦蝶”寓言里说,不知道是庄周做梦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做梦变成了庄周,而后从中领悟万物齐同的哲理。而布贝尔在翻译《庄子》时将第三人称叙述改成了第一人称:“我,庄子,曾梦见自己是一只蝴蝶——一只忽左忽右振翅飞舞的蝴蝶”。[4](P78)卡夫卡显然读过庄周梦蝶的故事,他甚至在他的作品中还对这个故事加以借用。《猎人格拉库斯》中的主人公死而复生,他对里瓦市市长说:“我总是处在通向天堂的大阶梯上,我就在这漫无边际的露天台阶上游荡,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始终处在运动中。我从猎人变成了一只蝴蝶。”[1](P185)庄子提出了由“忘我”到“无我”到“无执”再到“无执便无待”的思想。让自己这一方从矛盾中消失才能和周围的万物混同在一起,顺从自然本性“齐物”。虽然卡夫卡《变形记》里的异化也有了这般的过程,不过格力高尔的异化绝不如庄周梦蝶的唯美,反而多了恶心反感但又矛盾的同情。庄子的物化不存在人与非人,物与非物的区分,而卡夫卡的异化则是同正常人进行对比的,不是贬低异化物,而是用异化的眼光去看世界人心的异化。当然,卡夫卡更愿把这种物化的创作用来倾诉自我,将自己化作《城堡》里的K,《饥饿的艺术家》里的艺术家,《变形记》里的甲虫格里高尔……就是把自我化作一种种奇怪荒诞的形象,以怪异的情节来审视世界,审视人心。

 

三、“道”与“法”

 

    庄子在《大宗师》中说:“夫道有情有信,无为无形;可传而不可授,可得而不可见;自本白根,未有天地,自古以固存;神鬼神帝,生天生地;在太极之先而不为高,在大极之下而不为深、先天地生而不为久,长于上古而不为老”。[2](P67)《庄子》对道的解释,把“道法自然”的老子学说继承下来。他明确地阐述了道的本质作用:“道”是“有情有信”,但却“无为无形,可传而不可授,可得而不可见”,[2](P82)“道”是宇宙的本体,产生万物的根源,道是超时间、空间的绝对,“先天地生而不为久,长于上古而不为老”,[2](P86)道的作用特别大,它无所不在,无所不能,可以主宰一切。他认为道的本质是物质的,是混浊状态的“气”,而这“气”没有固定的形态,叫做“无”。这种物质性的道,就是世界根源。庄周的道,实际上是指主观意识之外的,不受任何力量支配的宇宙精神。在布贝尔的译本里,道被译为“路”,是人们自然遵循的道路,没有内在自我,是高于自我的存在。这些在卡夫卡的作品里就成了一种冥冥之中的精神存在——“法”。在我看来,卡夫卡的“法”即可理解为一种类似宿命般不可捉摸的存在,也可看做是父权的象征。

 

    卡夫卡从上中学时就开始了他的早期创作,他热爱写作,视写作为“性命攸关”的事。1902年夏天他开始攻读日耳曼语言文学,然而这种热情被父亲阻断,他屈从于父亲的要求,改学了法学,1906年二十三岁时获得法学博士学位。父亲的存在对于卡夫卡来说是一种无形的压力,他压制了卡夫卡的自由,使体质孱弱并非常敏感的卡夫卡深受其苦。然而这样的父子关系是没有办法从根本上解除的,所以卡夫卡在对父亲的敌意中也带着深深的无助的罪责感。这在卡夫卡的《审判》中体现得尤为彻底。

 

    父权的压力完全渗透进了《审判》中K的生活。当法院从法权上脱离时,就是父权的象征了。《审判》中法院办公室以及与法院相通的画家画室,都有着腐朽沉闷,缺少新鲜空气的特点。让K觉得“几乎不能呼吸”,整个人只是感到压抑和绝望,甚至有着腐烂与死亡的气息。这与父亲的专横跋扈、偏执自私有了相同点,有一种约束感,用这种带着恐怖色彩的“霉味”,让K感到了无助和挫败。

 

    同时,每一个自诩能够帮助K的人往往都没有实际行动的帮助或实质性的进展,通常都是一堆毫无价值的说教。这些说教本身压制了K寻求反抗道路的行动。所以,K到最后终于明白他斗不过这个庞大的机构,这也是卡夫卡发现摆脱不了这父权阴影的表现。

 

    因此,法院的存在就如同挥不去的乌云,这种隐形的压力造成了K对死亡的无惧,这种带了些自虐的倾向恰是解脱的最好途径。因为K到最后其实并没有弄清楚自己所探寻的是什么,没有找到自己要反抗的是什么,在他看来也许是法院的腐朽,也许是无辜的罪责,也许是不甘的宿命……但是,他最终没能完成。他渴望帮助和扶持,但却是孤单地到了人生的结束。这一点与卡夫卡竭力摆脱父亲但又力不从心的现实相互重叠,这是卡夫卡对父权压力的无奈和感叹。

 

    当然,真正提到法的应该是《审判》里那段《在法的门前》的小故事。第九章中牧师给K简述了法律的引言内容:一个渴望进入法律大门的乡下人,终其一生没能进入;一个坚守法律大门的看门人,直到最后也没让乡下人踏入。

 

    这个故事在牧师的解读下显得莫名其妙,“永远敞开”的法律大门却在乡下人生命终结时“关门”;开头那句“他现在不能够允许他进去”和结尾的“这道门是专为你准备的”。这些话矛盾重重却奇异组合,没有人觉得它不合逻辑。这种奇妙的自然性以及荒诞中的逻辑性恰好是卡夫卡对庄子的“道”的理解。

 

四、结尾

 

    闻一多先生在《庄子》一文中说:“庄子是从哲学跨进了一步,到了文学的封域。他那婴儿哭着要捉月亮似的天真,那神秘的怅惘,圣睿的憧憬,无边际的企慕,无涯岸的艳羡,便使他成为最真实的诗人。”[6](P8)这段话就提到了庄子作文的一大特点,那就是神秘。那些真真假假的故事所给出的效果就是神秘,这种神秘感又使得文章变得更加怪诞。卡夫卡也喜好这样的神秘感,从他对中国文化的喜爱上便可看出,他喜欢这种神秘乃至有些琢磨不透的文化,就像他觉得有些读不懂庄子是很自然的一样,神秘自有其美。所以他的文章中也带上了这样的东方的神秘主义色彩。《城堡》里奇怪的村庄和神秘的城堡;《中国长城建造时》里神秘的皇宫和神秘的圣旨;《中国人来访》里晚上出现的神秘的中国人……不得不说,神秘的气氛把卡夫卡的怪诞风格体现的更为突出。他理解的人生和他笔下的人生之所以有着奇异的魅力,怪诞却又合乎实际的道路,不过是在这样神秘的氛围中显得越发自然而然了。正像奥斯卡·瓦尔策评价卡夫卡那样:“把奇异作为必不可少的,甚至是自然而然的东西表现出来。”[7](P5)

 

    总的说来,形成庄子文章的怪诞风格的寓言性也好,神秘感也好,都对卡夫卡产生了一定的影响,而受此影响又使得他的作品有了更突出的怪诞风格。但无论如何,这只是其在文坛上之所以伟大的一小部分因缘。卡夫卡以及他的作品同样是谜一般的世界,还需要我们更多地去了解。

 

    参考文献:

 

    [1]叶廷芳.卡夫卡全集·卷一[M]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1996.

 

    [2]庄子.王先谦注·庄子集解[M].北京:中华书局,1954.

 

    [3]黄未,官孟琼.《庄子》怪诞美学浅析[J].宜春学院学报,2005,(S1).

 

    [4]曾艳兵.卡夫卡与中国文化[M].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

 

    [5]叶廷芳.卡夫卡及其作品中的荒诞意识[J].社会科学战线,1993,(5).

 

    [6]闻一多.闻一多全集·第9卷[M].武汉:湖北人民出版社,1993.
 
    [7]叶廷芳编.论卡夫卡[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
 
    转载于《遵义师范学院学报》2013年第5期,第45—47页。

 

李玢:卡夫卡对庄子的接受和变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