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独倚危阑看落晖
独倚危阑看落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5,455
  • 关注人气:4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蔡觉敏:道家花开他乡之文化探源

(2018-09-13 09:03:05)
标签:

道家

老子

道德经

美国

文化

分类: 海外道学

“道家,花开他乡”之文化探源
——以美国为例

 

蔡觉敏

 

(天津外国语大学,天津  300221)

 

    摘要:世界文化多元化背景下,道家思想逐渐融入西方大众生活,在美国表现尤为显著。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道家典籍自身形式和内容及其西方印象使它具有强烈的召唤性;二是西方社会发展的选择,其二元文化的当代困境、心理学及科学的发展都契合了道家思想;三是美国自身文化的特点使然,美国超验主义本就与道家思想相通,道家思想又适时地成为极度个人主义的反拨力量,且美国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对禅宗的接受以及风水、气功等的盛行都间接普及了道家思想。以美国为例,可以揭示道家思想西传的文化原因。

 

    关键词:道家;美国;大众传播;原因

 

    中图分类号:B223    文献标识码:   文章编号:1672-3600(2014)11-0030-05

 

    基金项目: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项目“中医的英译及其语料库的建设”(编号:13YJC740053);2014年河南省教育厅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项目“中国人自译《道德经》翻译行为研究”(编号:2014-zd-030)。

 

    作者简介:蔡觉敏(1975—),女,湖南岳阳人,副教授、博士,主要从事中国古代文学研究。

 

    道家早期通过教士的《道德经》译本向西方发出声音,关注者多为学者,但从20世纪70年代以来,道家逐渐从学者案头走向大众,影响到人们的思维方式和价值观,华裔众多的美国尤其如此。大量道家通俗读本出现,且数量及发行量都远超过严肃译本,“道”成为系列专辑和电影的主题,甚至出现在饰品和衣物上。如西方学者所言“Also of great interest is the assimilation and popularity of the Tao Te Ching and its philosophy into everyday mainstream western life.This recent phenomenon is evidenced in one way by the vast number of popular books integra ting eastern philosophy with culture.”(大意为:《道德经》哲学渗入西方日常的主流生活并且流行起来,尤其表现在近期大批将哲学与文化结合在一起的通俗读物上)[1]。这种盛行是当代文化发展和交流的结果,笔者认为,有三个因素促进了道家的大众盛行:一是道家典籍自身的强烈召唤性,二是当代西方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发展让道家传播适逢其会,三是美国自身特点决定了美国大众对道家易于接受。

 

一、《道德经》自身强烈的召唤性

 

    首先,《道德经》有直观的图画美和音韵美。汉字是象形文字,早期文字更是能直观展示其意义,且富于画面感,不识汉字的人也可能对充满神秘感的“画”产生兴趣。不少道家大众读物都附有古体《道德经》文句,如Ming Dao Deng的Everyday Tao:Living with Balance and Harnwny,该书通过分析篆书汉字以解析中国传统文化思想,它附上汉字早期字形,如“道”“从”和“见”分别为蔡觉敏:道家花开他乡之文化探源,并说明其意义:“道”字左边的符号代表“走”,右上角是人的头发,右下角是人脸,意思是人行于“道”;“从”左边是“走”,右边则是两个“人”以示“跟从”;“见”字则是“眼睛”的象形。另外一本365 Tao:Daily Meditations也是附上具体汉字并予说明。Drek lin 的The Tao of Daily Life的每一章节均以双语标注题目。此外,多次再版的冯家福译本、Stephen Addiss 译本,都在英译文边上附汉字原文,均获得读者的肯定。有的读本还收纳了马王堆帛书和郭店竹简的图片以更直观地展示中国早期汉字文化。除了进入文本,“道”字和《道德经》文句还成为装饰元素:如在成人T恤甚至婴儿衣服上印着“TAO”和古体“道”字及《道德经》译文手链;它还出现在首饰徽章上,寄托佩带者的某种意愿。另一方面,古汉字单音节多,易于朗读,《道德经》又是诗性的语句,节奏感强,诵读者可以在音节的顿挫与韵律中体悟到美,正因如此,不少《道德经》爱好者喜欢诵读《道德经》,著名华人学者赵启正先生就带领学生一起诵读,甚至以“道可道,非常道”作为上课时的“暗号”。

 

    其次,翻译过程中的变异也使作者“理直气壮”地强调主观理解的重要。《道德经》被植入西方语境时就已经被有意无意地误读。以“道”字为例,在严肃译本中,早期的多译“way”,还有如“law、principle、reason”等。随着大家对“道”认识的深入,学界意识到无法在目的语中找到与“道”完全相对应的词,故更多采取音译的“tao”。但是,当代传播者如大众读本的作者,其多是在阅读前人译作的基础上形成自己对“道”的认识,故其理解中仍旧带有“law、principle、reason”的不同“影子”,每一个人都能够寻找一个有利于自己的“影子”,在接受过程中完成对《道德经》的再造工作,并最终形成“西方化”的《道德经》。译本销量极大的畅销书作者米歇尔说“I have often been faily literal-or as literal as one can be with such a subtle,kaleidoscopic book as the Tao Te Ching.But I have also parapharsed.expanded,contracted,interpreted,worked with it.”[2]10可见,每个作者使《道德经》文本永远处于行进中,每人都有机会对此工程表现自己的意愿。再次,《道德经》的语言特点和修辞方式以及翻译过程的变异都给予道家诠释的广阔空间。一方面,《道德经》中一词多义、词类不明、词语活用现象大量存在,它的“不严谨”使诠释者有了巨大的自我展示空间,如道家的“道可道,非常道”就为美国读者将道“禅”化开了方便法门。同时,老庄均否定言语的作用,大量以隐喻表达言外之意,如《道德经》以“水”意象、“母”意象象征“道”;《庄子》则通过“象罔”拾玄珠与“混沌”七窍通乃死表明“道”之获得在耳目之感官之外。这种隐喻给人多维理解道家开了方便法门,如“母”意象就为当代女性主义者引申发挥,“混沌”说更为科学家所喜。

 

    最后,《道德经》在西方的文化印象也使它具有广阔的解读空间。当前,西方对《道德经》的认知与中国有较大区别,中国多将《道德经》当做老子一人的作品,且多认为其是高深的哲学经典,但西方学界认识有所不同,著名的比较哲学家安乐哲认为,“《道德经》似乎应当有个经历无数记载、筛选、编纂的过程。而且,这一成书过程还是非常漫长的”[3]。其博士生导师、香港大学教授刘殿爵先生就持此见解,而这一观点基本得到了西方学界公认,即多认为《道德经》是漫长岁月中的多位智者的生活箴言组成,它直接影响到大众对《道德经》一书的定位,《道德经》并不被大众当做高深的哲学书籍,更非玄空之言,而是被当做源自具体生活的智慧,自然也可应用于生活。因此,但凡对“道”有点感悟者都可任性而发,也由此产生了一大批以“the wisdom of Tao”和“the tao of……”为标题的读物,如Living The Wisdom of The Tao,The Tao:The Living Wisdom Series,Taoism and the Art ofLiving:Living the Wisdom of the Tao,Change Your Thoughts-Change Your Life:Living The Wisdom of The Tao等,以及the Tao ofLeadership,the Tao of Motherhood,the Tao of Teaching,the Tao of Writing,the Tao of Healing等,该类书籍达数百种之多。

 

二、当代西方社会发展的结果

 

    《道德经》西传由来已久,但当代传播盛况远远超过以前,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它契合了现今西方社会的需要。

 

    首先,当代西方二元文化陷入困境,意欲以道家这个“他者”为自己提供新的思想资源。二元论在西方文化中有长久的根源,“欧洲人从很早的时期起一直在跳着迷惘的舞蹈,一直在神学的唯心主义和机械的唯物主义之间摇摆不定……这种二元论的冲突式反映在无数的矛盾之中——必要与自由的矛盾,物质与精神的矛盾,情欲与禁欲的矛盾,现实与理想的矛盾——这一切就好像在一个宇宙性的大战役中的许多局部的交锋”[4]63—64。近代笛卡尔更是强调精神与物质二元分离,认为万物都可像机械一样的分割,人应该追求现实背后的抽象理念——这才是世界的“本体”,这曾经推动过工业现代化,但发展到20世纪,其弊病13显,从海德格尔、德里达、怀特海等到当代的哲学家们都在为西方文化寻找新的出路,当代西方哲学家从迥异于传统西方文化的中国文化中找到了契合点。中国文化认为世界是一个“阴”与“阳”相统一的和谐整体,世界处于不断发展之中,这种注重有机整体内部的“和谐”,将生命意义放在现世生活而不是抽象本体的哲学引起了西方的重视。当代西方,宣扬道家这一“阴、阳”的“平衡”与“和谐”理念的文本进入到普罗大众中,如表现道家思想的歌曲“Good Luck John”中,“‘John’S‘luck’is the balance of one seemingly negative event rolling into a positive one and back again.Every acton has an epual and opposite reaction.The principles of Taoism and yin and yang are centered around the belief that nature moves in such cycles,oblivious to the desires and plans of mankind.”(这个表演体现了道家“阴”与“阳”转换的思想)[5]。不少大众读物的书名直接体现了道家这一思想,如Everyday Tao:Living with Balance and Harmony,Tao of Stress:How幻Calm,Balance,and Simplify Your Life,The Tao ofBipolar,A Modern Guide to the Ancient Way of Peace and Harmony,The Tao of Relationships:A Balancing of Man and Woman。如此这般,举不胜举。

 

    其次,道家接受也与当代心理学对它的重视有关。两位伟大的心理学家——荣格和马斯洛都表现了对道家的认可。荣格被称为“西方的道士”,他自小的认识就与老子有相通处:“Already,as a boy of three or four,Jung has the Taoist sense of the symbolic value of water.As Lao Tzu posits,The supreme good is like water……Thus it is like the Tao”(指荣格与老子对水的认识相一致)[6]18荣格还认为共时性表明事物之间存在神秘的联系,而老子认为世界事物是内在联系的整体,在这点上二者也奇妙相通。另一位心理学家马斯洛则创造了“道家式科学(Taostic science)”和“道家式接受性(Taostic receptivity)”的概念,刘笑敢经过多年研究发现“马斯洛‘道家式’的说法符合老子哲学无为之观念的精髓”[7]。两个心理学家都认为道家思想与其学说是相通的。当代更多的心理学家从心理治疗的层面发现了道家,学术著作The Tao of Psychology即是如此。道家提倡在寂静中感受生活,在冥想中达到天人一体的境界,这被大众用于心理调节,“心理学”或者“治疗”与“道”的结盟在大众读物中也比较普遍,或是强调如何以道家思想来治疗疏导心理,如Tao ofNo Stress,The Tao of Sobriety;或是强调如何运用道家思想平衡内心,使人的整体达到宁静和谐,如The Tao of Inher Peace等;或从心理学角度探源道家在生活中的运用,如the Tao of Mother和the Tao of Love。

 

    最后,道家在美国的大众接受还与科学的发展有关。道家认为世界无法以语言描述,这与传统自然科学追求世界的精确性背道而驰,但是现代自然科学的发展使“科学家自己现在也似乎倾向于相信不确定性,甚至因为考虑到‘不确定性原则’和真理的存在而在自己的研究中采取相对神秘的方法……更不要说越来越受欢迎的美洲土著居民对待自然的神秘方式或是那些东方宗教了”[8]386—387。盯。不同科学家的发现都向着道家宇宙论接近,普里高津使物理学家们赢得混沌秩序研究的胜利。粒子学家汤川秀树认为,用庄子的“混沌”描述粒子来说比较恰当,进而他认可了道家所代表的思维方式:“我们不能认为这种相似是一种偶合而不予考虑……当人们按这样的方式来看待事物时,我觉得老子和庄子的思想可能显得和希腊思想完全不同,但是它们却构成了一种自洽的、理性主义的看法,它内容丰富,从而就其本身的价值来看,作为一种自然哲学至今仍然是值得重视的。”[9]51《物理学之道》的作者卡普拉在将当代科学的发展与宗教结合思考的基础上,提出老庄“把注意力完全集中在观察自然,以便了解‘道’的特性上。因此,他们形成了一种从本质上来说是科学的看法……对自然界的细致观察,结合着强烈的神秘主义直觉。使道家的贤哲们发展得以具有深刻的见识,这些见识已为现代科学所证实”[10]100。可见,道家宇宙观和思维方式都得到了当代自然科学家的肯定。此外,道家在西方社会科学界也得到了认可,道家认为宇宙万物都是“自然而然”,其发展变化的动力来自自身,这被西方学界援引,认为这也应该是人类一切行为的特点。论文The Tao of Organization Behavior认为大量的将道家与领导艺术相结合起来的读物“attest to the growing interest in Taoism-inspired lessons for leadership and management”(证明了对道家激发的领导和经营管理书籍的日渐增长的兴趣)[11]。

 

    西方社会的发展使他们将道家作为一种可供借鉴的文化资源,美国自然也不例外,不仅如此,由于美国文化自身特质,它在某些方面比其他西方文化更容易认同道家。

 

三、美国文化的自身特质

 

    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对文化有较强的包容力,善于从异文化中汲取力量;道家主张万物平等,追求精神自由,且在解说时有一定弹性,文化对话过程中,两者易于彼此适应和妥协。其在与道家文化的交融方面,可阐述处非常多,本文只试从美国超验主义与个人主义及美国对中国文化的接受等方面浅析美国人对道家的接受。

 

    首先,道家与美国精神之父爱默生的精神有着相通之处。爱默生热爱自然,强调“超灵”,并认为人可以在精神世界中与“超灵”相通,虽然他没能够接触到道家,但是,“将老子的‘道’与爱默生的‘超灵’相比,可以发现许多类似之处。二者都是无所不包,自在自为,超验而完美;二者都是万物的源泉与归宿。和老子一样,爱默生相信宇宙的一体性,相信世界的源头,这源头也就是他的‘超灵”[12]68。超验主义深深地影响了美国人,爱默生对东方哲学的欣赏,是当代美国人欣赏道家的内在源头。爱默生当时对儒家孔孟所体现出来的东方特质深感兴趣,但他没有机会接触到道家。实际上,道家比儒家更接近爱默生的超验主义。当儒家和道家都进入美国、在美国有同样的被选择机会时,道家表现得更引人注目,一方面,中国儒家追求知识的态度与传统西方对知识的追求更为接近,西方文化的反思者将西方的知识分子当成“the dried—up Western descendant of the Confucianist Dedicated Scholar(儒家干瘪的后裔)”[13]26,也因而对中国的儒家难以产生强烈的好感;另一方面,爱好自由的天性使得大众本能地抗拒强调纪律和权威的儒家而更欣赏道家:“the innuence of the Analects has been comparatively weak outside of academic circle,while the Dao De Jing enjoys a considerable public(儒家的影响在学界外相对较小,而《道德经》广受欢迎)。”[14]9正因如此,《道德经》被当成引领人通往艺术化生活的道路:“The Tao Te Ching provides an intuitive insight into the art of living an authentic life.It introduces you to the laws of nature(《道德经》引领人体悟真实的生活艺术,让你知道自然的法则)。”[15]1

 

    其次,道家还是对美国工业个人主义的反拨。美国文化极力强调自我意志的作用,追求成功,美国的强劲发展也使其充满了对工业化和自我的强烈自信,但2O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社会发生了变化,“美国梦”被质疑,个人主义也发生了变化,“旧个人主义”向“新个人主义”变化,二者区别在于“新个人主义致力于自我实现、环境保护以及对大型企业和大团体的怀疑……前一种个人主义(笔者注:指旧个人主义)涵盖了近代美国最显著的特点—— 巨大的生产力,而后一种个人主义很清楚地表明这种生产力的实现过程存在着局限”[8]269—270。旧个人主义无视个人与他者的联系,以财富与权力实现自我,但很多人并没有从此获得最终的幸福,很多时候甚至在追求物质的过程中失去了自我。正因如此,强调个人之重要的个人主义有意无意地演变成为以反抗个人主义为时尚,这成为新的个人主义。这种个人主义更强调环保,强调人从物欲控制下脱离出来的自由,强调要回到“真我”。著名畅销书Change Your Thoughts-Change Your Life:Living The Wisdom of The Tao中“individualism(个人)”出现35次,可见其对“个人主义”的重视;与此同时,另外一个词“ego”(自我)出现高达68次,并以“living beyondego”作为其第七章的标题,即超越被物质欲望控制的“自我”,实现体“道”的“真我”,这个“真我”就是对传统工业个人主义的反拨,与个人主义的精神源出一脉。

 

    最后,美国大众对道家的肯定态度,与其有一定的中国文化接受基础有关,其中,禅宗传播对道家传播影响最大。禅宗由日本向美国传播,虽然日本禅与中国禅有所区别,但其对冥想和言语道断的强调并未改变,而这种去除理性思辨、以直觉体悟事物本原的方法与道家相通。道教学者Louis Komjathy认为,道家“more closely resembles the Euro-American understanding of Buddhism in the 1890s”(指认为“道”更近于欧美人对佛的认识)[16]。有相当一批美国作者是从禅人道的,米歇尔声称影响其《道德经》翻译工作最大的是他十四年的习禅经历;多产作家William Martin还开有习禅的工作室。另一名作者A.Watts十几岁就成了佛教徒,他的Tao:The Watercourse Way是按照他的另外一本书The Way of Zen的思路来的。Stephen Addiss的《道德经》中插画的作者是位深受禅影响的日本画家。禅之外,美国大众此前还通过风水、气功等接触到他们认为的道家,实际上风水等有比较复杂的哲学基础,但美国社会基本上也将此归为道家思想。在Common Misconceptions Concerning Daoism 中,作者Louis Komjathy列举了一系列他认为的对道家的错误理解,其中包括“Correlative cosmology,based on yin阴-yang阳,the Five Elements(wuxing五行),and qi气(ch’i),is Daoist”(即该学者认为将阴阳、五行、气的观念归为道家是误解,其观点与我国传统观点的区别处本文不作辨析)。从此可以推见,将与“阴阳”“五行”“气”等紧密相关的气功、风水也归属道家文化是美国大众的习惯,这一认识无疑有助于提高大众对“道”的热情。

 

    道家在大众中流行,引起了学者的注意,有人批评这是对老子的庸俗化,但更多研究者从文化交流的角度考虑道家在西方的传播状况,如J.J.Clarke的The Tao of the West:Western Transformations of Taoist Thought(London:Routledge,2000)深入研究了这一现象,Julia M.Hardy的Influential Western Interpretations of the Tao-te-ching则认为,并不严肃的“宗教性文本”影响了西方价值观和思维方式。

 

    笔者认为,美国对道家的大众接受,是中国传统道家在文化多元时代与西方文化之文化对话,也是道家自身发展的机会。应该对道家文化的这种“美国化”“欧洲化”持谨慎的乐观,从中寻找当代中国文化的西渐之路,而不可因其是“误读”就对之不屑一顾,更不可因为其道家思想的当代传播盛况而认为西方文化真已经是穷途末路。

 

    参考文献:

 

    [1]Bebell D J,Fera S M.Comparison and Analysis of etected English Interpretations of the Tao Te Ching[J].Asian Philosophy,2000(10).

 

    [2]Stephen,Mitchel1.Tao Te Ching:A New English Version[M].New York:Harper Perennial Modem Classics,2006.

 

    [3]安乐哲,郝大维,何金俐.道不远人:比较哲学视域中的《老子》[J].2004(10).

 

    [4]李约瑟.四海之内——东方与西方的对话[M].北京:三联书店,1987.

 

    [5]Joe,Crookston.Good luck John[J].Sing out,2011,54(3).

 

    [6]David,H,Rosen.The Tao of Jung[M].New York:Arkana ,1998.

 

    [7]刘笑敢,道家式责任感与人际和谐[J].文史哲,2008(6).

 

    [8]卢瑟·S·路德克.构建美国——美国的社会与文化[M].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6.

 

    [9]汤川秀树,周林东.创造力和直觉:一个物理学家对于东西方的考察[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1987.

 

    [10]卡普拉,朱润生.物理学之“道”:近代物理学与东方神秘主义[M].北京:北京出版社,1999.

 

    [11]Durlabhji S.The tao of organization behavior[J].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2004,52(4).

 

    [12]钱满素.爱默生和中国:对个人主义的反思[M].北京:三联书店,1996.

 

    [13]Hof B.The tao of pooh[M].New York:Penguin Books,1983.

 

    [14]Moss,Roberts.Dao De Jing:The Book of the way[M].New York: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2004.

 

    [15]Dennis,Waller.Tao Te Ching-Lao Tzu[M].USA:Create Space Independent Publishing Platform,2012.

 

    [16]Louis Lomjathy康思奇(2009),“misconceptions conceming Daoism”,[Online]Available:http://media.bloomsbury.com/rep/files/9781441168733_commonmisconceptions_aoisttradition.pdf(3/17/2014)

 

The Analysis on the Reason of Publicp’s

Acceptance of Contemporary America to Taoism

 

CAI Juemin

 

(Tianjin Foreign Studies University,TianJin 300221)

 

    Abstract:Taoism philosophy is being integrated into mainstream western life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cultural diversity,which is reflected most significantly in contemporary America.The phenomenon can be explmned as follows.Firstly,the form and thought an d the western image of Taoism have a strong evocation.Secondly,it’S the result of the development of western society,both the plight of dual culture and the development of science and psychology agree with Taoism.Thirdly,such characteristics of America culture as transeendentalist and Taoism are interlinked,Taoism is the pulling force of individualism,the acceptance of Zen and the prevalence of Qigong and Feng shui also promote the popularity of Taoism.

 

    Key words:religous Taoism;America;popular readings;reason

 

    转载于《商丘师范学院学报》2014年第11期,第30—34页。

 

 

蔡觉敏:道家花开他乡之文化探源
蔡觉敏:道家花开他乡之文化探源
蔡觉敏:道家花开他乡之文化探源


蔡觉敏:道家花开他乡之文化探源
蔡觉敏:道家花开他乡之文化探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