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独倚危阑看落晖
独倚危阑看落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5,455
  • 关注人气:4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王瑜&刘素青:从《地海传说》看勒奎恩之道家思想

(2018-07-05 17:18:05)
标签:

勒奎恩

道家

地海传说

地海传奇

奇幻小说

分类: 海外道学

解读厄休拉·勒奎恩的东方哲学观
——以奇幻系列作品“地海传说”为例

 

王瑜

 

    课题项目:本文系2011年度河南省教育厅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项目“从奇幻系列作品《地海传说》看厄休拉·勒奎恩的东方哲学观之道家思想”阶段性成果,项目编号:2011-ZX-299。

 

    厄休拉·勒奎恩(Ursula Le Guin)(1929—)是美国当代著名的女性作家。她创作的系列小说《地海巫师》《地海古墓》《地海彼岸》《地海孤雏》以及《地海奇风》成为奇幻文学的经典之作。她的奇幻小说深邃而耐人寻味,展现了其精湛的想象力、丰富的创意、散文诗般的语言和感人至深的人物心理刻画。由于深受老子与人类学的影响,厄休拉作品较之其他西方奇幻作品,常常蕴含了东方哲学中的道家思想。以往,国内有些学者对“地海传说”个别具体作品作了主题阐释,而将“地海”系列作为一个整体,解读道家思想与西方奇幻艺术作品的创作并不多见。因此,本文将从厄休拉奇幻系列小说“地海传说”的创作风格入手,重新解读西方作家视阈中的东方哲学之道家思想。

 

一、厄休拉·勒奎恩奇幻小说的独特风格

 

    厄休拉·勒奎恩是奇幻作家中比较偏文学性的作家,她的“地海”系列奇幻小说流露出民族志风格的写作手法,表达了作家对社会学与人类学的关怀。迥异于以西方文明为主的科幻作品,勒奎恩的奇幻小说深入探讨社会现实问题,并将东方哲学中的道家思想在小说创作中巧妙地加以诠释与运用。

 

    (一)“地海系列”三部曲之《地海巫师》《地海古墓》《地海彼岸》

 

    《地海巫师》是厄休拉·勒奎恩1968年创作的“地海”系列的第一部小说。作者虚构了一个由岛屿和海洋构成的地海世界,而魔法正是这个世界运行的动力,能运用魔法的巫师拥有改变世界的力量,但需要谨慎维护整个地海世界的均衡。小说主人公是一个名叫格德(雀鹰)出身贫寒的牧童。他拥有惊人的魔法天赋,但因滥用魔法而铸成大错,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踏上漫长艰辛的旅程,追逐邪恶的力量至海洋的尽头。在追寻的过程中,格德逐渐领悟到魔法力量的真谛与自然平衡之道,从而认识自我,与心灵的阴暗面重新合而为一。通过格德在地海世界中的奇幻之旅使读者对“英雄、冒险、龙、魔法”有了更为深刻的了解。

 

    《地海古墓》是勒奎恩1971年创作的第二部“地海”系列小说,延续了第一部探讨青少年成长历程的主题。故事讲述了少女恬娜被封为神域禁地的大祭司,虽身份崇高,却不得不丧失自我和个人情感,直到有一天在地底迷宫看到一丝亮光,为她带来了生命的转机。小说刻画了少女祭祀恬娜走出封闭自我的心理转变,从封闭自我到寻找自由的过程。书中对恬娜做出人生重大抉择的心路历程以及事后的省思,都进行了深入详实的描写。小说中多样化的奇幻元素,透过作家细腻优美的文字,呈现出丰富的象征寓意,其意境令读者回味无穷。

 

    《地海彼岸》是勒奎恩在时隔一年后发表的“地海”系列第三部奇幻小说。故事叙述了地海群岛失去真正的国王之后,已过八百年。而今,地海群岛异常情况四起,维系地海世界平衡的魔法泉源干涸,气候打乱,魔法几乎无法顺利运作,地海彼岸出现了纷乱。于是,地海大法师格德协同年少的英德拉王子亚刃遍历地海诸岛,追寻乱象症结、邪恶的根源,恢复地海世界的均衡。在这场漫长而艰辛的旅途中,亚刃王子经历了恐惧、怀疑,最后重新认识了自己的责任与命运。这部小说的场景从繁华的贸易港口开始,作家笔下的众生百态勾勒出现代社会的雏形,而故事中黑暗力量的根源也暗喻了当代文明的弊病,例如,权力贪欲、道德丧失、窃贼出没等。在这部作品中,勒奎恩将地海世界西南边陲奇特壮丽的景观与当地民风民俗描绘得淋漓尽致,通过起伏跌宕的奇幻旅行,使读者细腻贴切地感受到亚刃王子的成长转折。

 

    《地海巫师》《地海古墓》和《地海彼岸》被喻为“地海世界”三部曲,借由奇幻冒险背景探讨青少年成长的心理历程,以丰富的隐喻象征手法深刻描绘青少年成长过程中的各种诱惑与危机。这三部小说不仅分別描述了主人公格德、恬娜、亚刃这三種不同的性格与境遇不同的成长故事,与此同时还贯穿了格德的少年、青年、中年的三个不同人生阶段。通过这三部小说,厄休拉·勒奎恩结合神话、道家的无为哲学,演绎出别具一格的魔法巫师文明;同时,也折射出现代社会的弊病和人类的无尽欲望。

 

    (二)“地海系列”续篇之《地海孤雏》《地海奇风》

 

    时隔近二十年,“地海”系列续篇《地海孤雏》标志着勒奎恩奇幻小说创作的一个转折点。从女性生命经验与智慧出发,以奇幻叙说现实,作家进一步挖掘地海世界的丰富意喻,这部作品着重探讨了人性、真理与爱情等主题。书中描述了回归平凡人生活的恬娜、被烧伤的瑟鲁以及在上一部小说《地海彼岸》中失去法术的格德之间的故事。有别于前三部作品中对少年成长的经历刻画,这部小说对性别进行了深刻反思,展现了作者更为成熟的叙述功力与更加深刻的人文关怀。小说中从女性的视角讨论爱与权利的问题。凭借地海世界的奇幻特质,以平凡妇女、受虐女童、村野女巫等弱势族群的视角,深入探讨了父权体制下女性的挫折、困惑与成长。2001年厄休拉·勒奎恩推出了“地海”系列的终结篇《地海奇风》。除了继续呈现地海世界的丰富意喻,尤其对性别议题进行了深刻省思。故事叙述了一场生死境界交错的异变,作家重兄了地海世界中地域的差异,以及生死与魔法的本质。

 

二、厄休拉·勒奎恩视域中的道家思想

 

    (一)道家思想中的“名”

 

    在“地海传说”系列小说中,“名字”起着非常关键的作用,勒奎恩给“名字”的定义是:“名字是某事物身份的象征,区别于其他事物或人,代表真实的自我。”地海是一个魔法世界,魔法力量来自于名字,名字象征着“人与人之间信任的纽带;人与自然间相互约束的法则;名字还是维护地海和平,遏制邪恶的工具”。

 

    勒奎恩对“名字”的解读深受中国道家思想的影响,正如《老子》开篇:“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真正的“道”是无法用语言来言说的。老子以“无名”寓“道”,说明宇宙万物没有之前的状态; “命名”,是将事物从混沌模糊之中带入清澈透明状态,因此,“有名”是万物出现的根源。“无名”是天地之始。一分为阴阳,然后阴阳互动,才化生了万物。不论是《地海巫师》中对于“真名”与“假名”对立的描述,还是《地海古墓》中雀鹰帮助阿尔哈找到名字“恬娜”,都体现了老子思想中关于“名”的哲理。

 

    (二)道家思想的“阴阳理论”

 

    勒奎恩奇幻小说的特色之一在于二元性思想的实验,小说始终将矛盾双方的平衡与对立隔绝并置起来,而“整体平衡”的主题源于道家思想的“阴阳理论”。老子认为:“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在《地海彼岸》这部小说中,生存与毁灭不断被提及。亚刃不断思索生存与死亡,从最初不相信到后来相信死亡。同时,亚刃对死亡提出的疑问体现了西方哲学中生存与死亡的二分对立。

 

    道家思想认为生源于死,死源于生,因为有生死,万物才得以重生,只有承认并接纳死亡和生命的可朽性这一事实才能真正得到永恒的生命。在承认二元对立的基础上,追求万物的平衡和谐,以达到自然、人类社会及整个宇宙的共同发展。在勒奎恩一系列作品中,读者能强烈地感受到作家表达的二元性思想,这同道家思想的观点不谋而合。

 

    (三)道家思想中的“无为”与“平衡观”

 

    地海奇幻系列小说的主题思想源于道家思想的“无为”与“平衡观”。“无为”是道家最基本的精神之一,是一种精神境界,“无为”的本质就是顺应自然的变化,使事物保持其天然的本性。在《地海巫师》这部作品中,“无为”概念通过大法师格德表述为“有需要才做,绝不多做”。勒奎恩通过格德之口对故事中巫艺的本质提出辩证式的批判:“巫术并不能给予人类真实力量去凌驾他人,也完全不能用来对抗死亡,法师与常人没有什么区别”。《地海孤雏》是一部充满“平衡思想、自然理念”的奇幻小说,作家关注更多的是女性、和平与自然。小说中很少有战争与杀戮的场面描写,而是讲述巫师寻求人的创造,龙寻求自由,而古老的大地太古老,默默运行,即道家思想中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意思是一切应当平衡,如被破坏,则应尽力修复。自然或大道,在自己的秩序中运行,制衡和平衡,应当予以保持和尊重。

 

    注释:

 

    [美]厄休拉·勒奎恩:《消除他们的名字》,谷丽红译,《外国文学》,2002年第5期,第169页。

 

    王晓丹:《解读厄休拉·勒奎恩作品中的“名字”——分析〈她消除了他们的名字〉和〈地海传奇〉》,《科技信息》,2010年第24期,第541页。

 

    王弼:《老子德道经注校释》,中华书局出版社,1980年版,第261页。

 

    [美]厄休拉·勒奎恩:《地海彼岸》,韩素音译,谬思出版社,2007年版,第307页。

 

    [参考文献]

 

    [1][美]厄休拉·勒奎恩.消除他们的名字[J].谷丽红,译,外国文学,2002(05).

 

    [2]王晓丹.解读厄休拉·勒奎恩作品中的“名字”——分析《她消除了他们的名字》和《地海传奇》[J].科技信息,2010(24).

 

    [3]王弼.老子德道经注校释[M].北京:中华书局出版社,1980.

 

    [4][美]厄休拉·勒奎恩.地海彼岸[M].韩素音,译.台北:谬思出版社,2007.

 

    [作者简介]

 

    王瑜(1978—),女,河南濮阳人,安阳师范学院外国语学院讲师,硕士,现攻读上海外国语学院英语语言文学博士,主要研究方向为美国文学、叙事学。

 

    转载于《长城》2013年第1期,第37—38页。

 

王瑜&刘素青:从《地海传说》看勒奎恩之道家思想王瑜&刘素青:从《地海传说》看勒奎恩之道家思想

 

论《地海彼岸》中道家之平衡观思想

 

刘素青

 

(安阳师范学院,河南  安阳  455000)

 

    本文系2011年度河南省教育厅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项目“从奇幻系列作品《地海传说》看厄休拉·勒奎恩的东方哲学观之道家思想”阶段性成果。项目编号:2011-ZX-299。

 

    《地海彼岸》是勒奎恩在1973年发表的地海系列的第三部长篇奇幻小说。勒奎恩一如既往地在该书中体现了我们熟悉的道家概念。该书延伸了第二部的成长主题,通过地海系列的基本议题:只有在需要行动的时候才采取的“无为”概念以及阴阳相生论,更深入地探讨了人的生命与责任,并对人类的生存状态给予了深切的关注和认真的探索。

 

    勒奎恩的作品在美国科幻小说中风格独特,受东方哲学思想影响,她的作品结合了东方古老的道家智慧,借此对人类未来的发展提出了自己的理想展望。但与很多作品不同的是,作者不是生硬地讲高深的道理,而是用高明的叙述手法,自然而然地将东方哲思漫溢在故事氛围里,让剧中人物与读者去共同思考和探索。《地海彼岸》叙述了地海群岛失去真正的王之后,已过八百年。如今,地海群岛异常情况四起,维系地海世界平衡的魔法泉源干涸,气候打乱,魔法几乎无法顺利运作,地海彼岸一切纷乱从而失去力量的咒语发端。世界变得缺乏理性、混乱、疯狂和支离破碎。整部作品处处体现了道家无为、万物相辅相生的平衡观。

 

一、“无为”而“无不为”

 

    《老子》第四十八章曾说道:“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无为而无不为”。老子所提倡的“无为”,不是“不为”,而是在顺应自然的情况下善为、不去妄为,从而达到“无为而无不为”的效果。作者深谙“无为”意味,多次在作品中以通俗的话语道出“无为”的深意。在这部作品中,“无为”概念通过大法师格得陈述出来:柔克学院的第一课、也是最后一课,是“有需要才做,绝不多做”。勒奎恩甚至安排少年主角对道家思维,也就是故事中巫艺的本质提出辨证式的批判:巫艺不过是在意义上做有力的暗示,却什么也没说;在行动上保持无所作为,以意味无上的智能。然而刚开始,亚刃曾经怀疑这个整日只会听任内心冲动主宰,一点也不晓得掌控个人生命的法师,认为他异常的原因是不敢面对自己的失败——巫艺忝为人世间强大的力量,却失败了。然而,事实上,“那些知晓巫术秘法的人应该很清楚:像雀鹰及历代术士巫师等人,他们获得名望与权力的魔法,实际上没有多少诀窍可言。那些魔法顶多只能利用一下风、天气、医疗草药等,或者巧妙展示雾、光、变形等幻象,但这些技艺都只是把戏,唬唬无知者倒还可以。事实终究没变,巫术并不能予人真实力量去凌驾他人,也完全不能用来对抗死亡。法师与常人无异,并没有活得比较长久。他们空有许多诀窍,却连把逐渐逼近的死亡多拖延一个时辰也办不到”。所以说,天、地、人最终要效法的是自然,任事物顺着事物本身的状态去发展。没有人能违反自然规律而肆意妄为。当然,故事结束时,亚刃的疑虑消失殆尽,经过辩证批判后,大道的至理更加澄明动人。

 

    “无为”是道家最基本的精神之一,是一种精神境界,“无为”的本质就是顺应自然的变化,使事物保持其天然的本性,不人为造作,达到“无为而无不为”。“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天地万物是由道创生的,而道则是要依法于最高的准则“自然”。

 

    在旅行途中,年轻的亚刃发现对法师的一些无为行为提出疑惑。明明依靠巫艺可以解决很多困难,但是法师却吝于实施巫术。“即使在小事方面,巫艺也不值得信靠。雀鹰一向吝于运用技艺:只要可行,他们就借自然风航行;他们的食物是靠钓鱼而来,用水也同任何水手一样俭省。”法师柔和地说:“亚刃,你明白吗?一项举动不像年轻人想的那样,有如捡起而来丢出去的一颗石头,要不是打中目标,就是错过目标,然后就完毕了。一颗石子被捡起来,土地因而变轻,拿石头的手因而变重。把石头丢出去时,天上星辰以绕行相应。石头打中或坠落,宇宙都因之改变。整体的均衡,仰赖每项单一行动。风、海、水、地与光的力量,以及禽兽植物都如此,一切都完好、合宜地搭配着。这一切行动都含括在一体制衡当中。举凡飓风、大鲸鱼的号鸣、枯叶的吹落、蚊蚋的飞移,一切行动都在整体均衡的范围内。我们既然身为具备力量操控世界、并相互操控的人,就必须学会按照落叶、鲸鱼、风的本性去行动。我们必须学会保持那均衡。既然有智力,我们就一定不能轻举妄动;既然有选择,我们就一定不能轻率妄行。虽然我拥有惩罚或奖赏的力量,但吾何许人也,怎可随意把玩他人命运?”法师的这段话淋漓尽致地表现了法师的无为自然以达到均衡的思想。但是,这种无为并不是消极地怠工,而是不要因为个人的喜好去决定自己的行动。于是,当亚刃提出:“这么说来,均衡是靠什么也不做而达成的吗?碰到必须采取行动时,即使不晓得行动的结果将如何,当事人也该行动吧?”这样的问题时,法师回答说:“别因一件事似乎是好事而去做,只做你必须做,而且别无他途可行的事。”人不可能认识变幻莫测没有绝对标准的各种具体事物,因为一切都是相对的。关于美丑、是非、善恶对立都是人的主观臆断,人只能顺其自然而行事。

 

二、阴阳相生

 

    勒奎恩科幻小说思想内容的特色在于,作家在其一系列小说中一以贯之地进行着二元性思想的实验。小说从始至终贯穿着这条思想线索。在这部作品中,作者曾多次明确提出二元性思想。将矛盾双方平衡并结合起来的整体与平衡意识不同于将矛盾双方隔离对立的西方二分法。矛盾双方是对立的,但又是相辅相成的,它们都达到平衡,并结合起来。勒奎恩整体平衡的主题源自于道家的阴阳理论。老子认为“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阴和阳虽然相对,但却能取得平衡,结合起来。在这部小说中,生存与毁灭不断被提及。他从最初的不相信死亡到后来的相信其存在。但是,他也承认自己还没学到高高兴兴超越它,进而欢迎自己的死亡或别人的死亡。同时,他也提出了疑问:假如我爱生命,难道不该厌恨它的终结吗?为什么我不能渴望永生不朽?这样的疑问体现了西方一直以来根深蒂固的二分对立观:生存与死亡就是对立的。睿智的大法师脸上展露微笑,他欣喜于亚刃的不断成长。智者大法师解释道,渴望永生不朽是人之常情,可是,人有可能变成欲望的傀儡。地海群岛现在昏君统治,技艺遗忘,歌者失音,这一切就是欲望达成的后果。

 

    “一切都有两面,亚刃,一体两面:尘世与幽冥,光明与黑暗。这一体两面构成‘平衡’。生源于死,死源于生,这两者在对立的两端互相向往,互相孕育且不断再生。因为有生死,万物才得以重生,无论是苹果树的花,或是星星的光芒,都是如此。生命中有死亡,死亡中有重生。没有死亡的生命是什么?一成不变,永存永续的生命?”大法师与王子的旅途原本是一次追求生命之旅,但旅途中法师让王子认识到:只有承认并接纳死亡和生命的可朽性这一事实才能真正得到永恒的生命,只有认识了这个事实的人才能真正去享受生命带来的欢乐,而这一认识也帮助亚刃真正步入了他的成人阶段。方生方死,方死方生,我们应该接受死亡而不必畏惧逃避它。

 

    在地海传奇系列小说中,名字概念被不断提及。勒奎恩对“名字”的解读深刻有力,也是由于少年时期深受中国道家思想的影响。此文中对名字的解析,体现了这位大作家对世界和平、人与人、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向往。勒奎恩给名字的定义是:名字是某事物身份的象征,区别于其他人或事物,代表真实的自我。地海是一个魔法世界,魔法力量来自于名字。在地海传奇中,名字是力量的象征,人与人之间信任的纽带,人与自然问相互约束的法则;名字还是维护地海和平,限制邪恶的工具,同时赋予人们责任,帮助人类成长。

 

    这种观念与作者之前作品中对名字的理解不太相同。作者受道家思想影响,质疑作为语言的名字是否能穷尽事物的本质意义。长期以来,名字作为一种语言,在意义的传达过程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语言与事实意义的关系是中西方哲学家、语言学家们长期讨论的话题。《老子》开篇:“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真正的“道”是无法用语言来言说的。语言既是表达思想和事实的重要手段,又同事实的真实性存在着矛盾,人们在利用语言表达事实时,可能会产生偏差。语言同事实之间的复杂关系,这一被语言学家长期讨论的话题也受到了勒奎恩的关注,作家将这一对关系放入科幻小说中进行探讨,期望语言同事实能够和谐统一,完成作者二元合一的理想境界。于是,“真名”在《地海传说》中不断被提及并消释了语言与事实长期的对立统一。语言与事实这对看似矛盾的对立体在这里得到平衡。亚刃与恬得在旅行途中不断用真名交流来表达真实的自我同时也建立了亲密的信任关系,这体现了勒奎恩对和谐的不断向往和追求。

 

    “在这众多空间维度及时间长度之中,我怀疑人类能讲的任何一种语言,是否有哪一种语言能够无分时地:永远承载它原本的意义和力量——除非它是兮果乙人创造万物时所讲的太初语,或是至今还没有人讲、也永远不会有人讲的,足以消灭万物的终结语。”

 

    这段话体现了勒奎恩对语言与事实之间关系的质疑。没有人类语言能穷尽事物的意义,除非是兮果乙人创造万物时所讲的“太初语”。真名就是来自于这种太初语,它体现了事物的真实意义。掌握了真名,就掌握了事物的本质。从这个层面上讲,勒奎恩试图从真名入手从而颠覆长期以来西方所提倡的二元对立思想,然而这也是作者一种乌托邦的理想。

 

三、结语

 

    在该部作品中,读者随时都能强烈地感受到作者想表达的“无为”及消解二元对立的平衡思想。作者自身的修养、独特的生活经历和对生命的思考共同成就了她的作品,形成了作品既生动有趣又蕴涵哲理的艺术气质。同时,勒奎恩在该部作品中对人类生存状况进行了深入思考,构建了道家哲学所崇尚的和谐、理想的家园。

 

    [参考文献]

 

    [1][美]厄休拉·勒奎恩.地海传奇[M].马爱农,周莉译.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4.

 

    [2][美]厄休拉·勒奎恩.地海传奇[M].一目,姚翠丽译.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4.

 

    [3]谷红丽.深受道教影响的美国后现代主义作家厄休拉·勒奎恩——兼评其两个短篇小说[J].外国文学,2002(5).

 

    [4]老子.老子[M].饶尚宽译.北京:中华书局,2006.

 

    [5]于晓芹.一个富有道家色彩的乌托邦——论厄休拉·勒奎恩《漂泊者:一个无定性的理想国》中对道家思想的诠释[D].济南:山东大学,2009.

 

    [作者简介]

 

    刘素青(1980—),女,河南安阳人,硕士,安阳师范学院讲师,主要研究方向为语言文学。

 

    转载于《芒种》2013年第2期,第113—114页。

 

王瑜&刘素青:从《地海传说》看勒奎恩之道家思想
王瑜&刘素青:从《地海传说》看勒奎恩之道家思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