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独倚危阑看落晖
独倚危阑看落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8,179
  • 关注人气:4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韦清琦&卢葭:勒古恩对道家思想的接受

(2018-07-03 10:42:49)
标签:

勒奎恩

勒古恩

道家

黑暗的左手

道德经

分类: 海外道学

厄休拉·勒古恩对道家思想的接受:以《黑暗的左手》为例

 

韦清琦,卢葭

 

(南京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江苏  南京  210023)

 

    摘要:《道德经》是道家思想的经典之作,是老子智慧的结晶。《黑暗的左手》是厄休拉·勒古恩的科幻代表作,该小说通过科幻虚构传达了作者充满哲学思辨的道家理念。道家世界能创造和睦平等,摈弃逻各斯引发的中心化与边缘化,这种和睦与平等多次在《黑暗的左手》中得以体现。小说中地球人和冬星人的情感结合,再次体现了勒古恩“二而一”的道家思想。伊斯特拉凡的“道”突围了男性至尊的堡垒,打破以金利为代表的逻各斯中心主义。

 

    关键词:厄休拉·勒古恩;《道德经》;阴阳;双性同体;逻各斯

 

    中图分类号:I106    文献标识码:   文章编号:1671-6604(20l6)02-002205

 

    作者简介:韦清琦,副教授、博士生导师,从事翻译实践、生态文学批译研究;卢葭,硕士研究生,从事英美文学研究。

 

    厄休拉·勒古恩(Ursula Kroeber Le Guin,1929—)是当代美国重要的小说家,主要成就在于科幻小说和奇幻小说,同时也是儿童文学、短篇故事作家,被誉为“世界幻想文坛的女王”。她的代表有“地海传说”系列以及爱库盟系列小说。《黑暗的左手》(The Left Hand of Darkness,1969)因其大胆的性别实验,对社会、生命的深刻思考,成为勒古恩科幻小说的代表作品,并同时获得星云奖和雨果奖。美国文学评论家哈罗德·布鲁姆在《西方正典》(The Western Canon:The Books and School of the Ages,1994)一书中把《黑暗的左手》列为经典作家作品[1]564。

 

    勒古恩的父亲阿尔弗雷德·路易斯·克鲁伯(Alfred Louis Kroeber)是著名的人类学家,受他影响,勒古恩很早便开始接触东方的道家思想。不懂中文的她,在研习了大量的英译《道德经》后,出版了自己的译本:Lao Tzu:Tao Te Ching A Book about the and the Power of the way[2]1。与其说是翻译,不如说是转译,勒古恩以其独特的方式去解读这本道家经典中宽博的人文关怀。《道德经》以诗的形式被译出来,没有押韵和格律,但是语言组织严密。在译文后面,勒古恩附上笔记讲述她的翻译心得并解释了她的用词。这本译作凝聚了她半生心血,被她喻为“最深流的泉水”。道家思想内涵丰富,“自然无为”“阴阳相生”等元素都在勒古恩的作品中影射出来。她的许多作品,包括《黑暗的左手》和《一无所有》在内的主题都涉及自然和文明。而不论自然环境对社会的影响有多深刻,文明与文明之间的碰撞有多激烈,勒古恩在描写的时候文字总是朴素而淡雅。在道家思想的渲染下,她在小说里营造出“无为而治”“处虚守静”的世界,那些紧张的冲突和尖锐的矛盾都在她的叙述中慢慢被化解。

 

一、勒古恩的求道之旅

 

    老子在《道德经》第一章便开宗明义:“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在汉语中,“道”具有道路和言说两重语义。《管锥编》中写道:“古希腊文‘道’(1ogos)兼‘理’(ratio)与‘言’(oratio)两义,可以相参,近世且有谓相传‘人乃具理性之动物’本意为‘人乃能语言之动物’。”[3]639在文中钱锺书将“道”与“逻各斯”进行语义比较,从某种程度上通过“道”这个词回应了以黑格尔为代表的欧洲中心和语言优越观点对中国文字的非难。黑格尔认为只有德语才能完美地“像内在言说一样显现出逻各斯或真理的书面表达”,非拼音式的中文缺陷在于“外在的语言形式用它那不透明的外在性遮蔽了声音,遮蔽了内在言说”。雅克·德里达(Jacques Derrida)将他这种语言观命名为:“逻各斯中心倾向(1ogcentrism):拼音文字的形而上学”[4]62—69。

 

    在这里它代表了一种声音和意义统一的话语权利。黑格尔在发表此观点时想必未曾深入探究中国语言文化,更未想见《道德经》在无意中实现了对逻各斯中心主义的突围。老子借助“道”(言词)与“名”(文字)的关系指出“道不是其他东西,而就是真理自身的言说”[5]7。“道”整合了思想与言说二重性,力证这一话语权并非西方传统和专利,将东方文化上升到同等的地位,打破主客体关系从而消除了二元对立。

 

    约安·P·库里亚诺在《西方二元灵知论》一书中写道:“二元论(dualismus)这个词是托马斯·哈代(Thomas Hardy)在1700年发明的,他在翻译波斯宗教最突出的特征之一——两个神灵的对立——时采用了这一简洁用语”[6]1。宗教的二元论者则认为世界由两种相对抗的力量统治,如善神与恶神、光明之神与黑暗之神。而哲学上的二元论是本体论的分支,认为世界的本原由物质和意识构成。它是和一元论相对立的,认为世界有物质和精神两个独立的本原。

 

    “二元”的定义在学者间未能定论,但从本体论的角度讲,“二元提示了两个本原的对立”,如光明与黑暗,善良与邪恶,阳刚与阴柔,分别代表两种对抗的实体。二元的基本观点是世界存在两个本原,而老子的“道生一”与之背道而驰。在这里,老子并非反对两个本原的存在,而是不主张将二者视为对立的两面。如《道德经》第二章“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盈,音声相和,前后相随”,有与无,难与易,长与短本是对立的两端,但老子认为它们互相补充和依存,地位平等。勒古恩在这一段译文下面标注了自己的见解,她指出价值与信仰不只是文化上的建构,也是阴阳相互作用的一部分,两者的转化维系着世界的有机平衡。由此可见道家是在对立中求统一,追寻平等与和谐。

 

    第三十九章中写道:“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为天下正。”老子认为“一”是万物的根据,是道的所来与所归之处。每个事物只有自身统一,才能作为自身而存在发挥其作用。在勒古恩的译本中,“一”被译成“wholeness”,足见她所理解的“得一”是注重完整性。

 

    正如《当代西方文艺理论》所述:“传统哲学的一个二元对立中,我们所见到的唯有一种鲜明的等级关系,绝无两个对项的和平共处,其中一项在逻辑、价值等等方面统治着另一项,高居发号施令的地位”[7]303。而道之所重,不论是“道”与“名”还是“有无相生”皆为整合,统一,所以道家世界能创造和睦平等,摈弃逻各斯引发的中心化与边缘化。而这种和睦与平等多次在《黑暗的左手》中得以体现。

 

二、知雄守雌的双性人

 

    《黑暗的左手》是“爱库盟”系列小说之一,背景设置于爱库曼星际宇宙。地球特使金利·艾来到人称“冬星”(当地人称“格森”)的星球,说服他们加入爱库曼联盟。冬星,如其名,异常寒冷。在这里,金利虽取得了卡亥德总理伊斯特拉凡的信任却仍举步维艰。在觐见国王的前一天晚上,金利跟伊斯特拉凡一番谈话后开始怀疑他的诚信。第二天当他觐见国王时得知伊斯特拉凡以叛国罪被放逐。在国王拒绝加入联盟之后,金利决定去邻国欧格瑞恩完成任务。在那里金利陷入危险,一夜之间,他被送往农场接受拷问和审讯并饱受折磨。然而让金利意想不到的是,他最不信任的伊斯特拉凡却竭尽全力拯救了他。帮助金利回到卡亥德之后,伊斯特拉凡被杀,金利终于意识到他失去了至爱。

 

    冬星人的性生理与地球人大相径庭。他们一个月中只有几天是发情期(卡亥德语为克慕期),其间他们会随机地转化成男性或女性,事先无从知晓和选择。而余下的大部分时间他们处于潜伏期,为雌雄同体的中性人。

 

    “雌雄同体”(Androgyny)是一个古老的命题,它来源于希腊语,由表示男性的词根“andro”和表示女性的“gyn”合成。与生理学和解剖学上更常用的词“heimaphrodite”相比,“androgyny”似乎更具有一种文化含义,而不仅仅是指生理解剖意义上的双性一体[8]。小说中双性人的形象代表了道家“阴阳融合”的思想。《道德经》第四十二章中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在书中得以广泛实践。万物背负阴而面朝阳,阴阳二气交互生成和谐。勒古恩将后半句译成“whose interplay of energy makes harmony”,她认为这一章是为了“通过展示低与高,增与减,毁灭和自毁如何颠倒并各自转向看似相反的一面来论证阴与阳的‘冲气为和’”,正如一个人可以是男人也可以是女人,甚至在两者间相互转换。

 

    在第七章“性的问题”中,作者写道:“这里的人没有强势/弱势、给予保护/被保护、支配/顺从、占有者/被占有者、主动/被动之分。事实上,我们发现,在冬星,人类思维中普遍存在的二元论倾向已经被弱化、被转变了”[9]81。不难推断,由于双性同体的生理特征,传统社会中男女性别差异引发的一系列问题在冬星上荡然无存。

 

    小说中,金利是主要的讲述者,全书由他和伊斯特拉凡交替叙述再穿插其他记录者的叙述完成。来自地球的金利带有二元对立的男权思想,代表了男性的阳刚,来自格森星的伊斯特拉凡则是具有女性主义关怀的双性人,代表了女性的阴柔。两个人的相爱再次实现了“阴阳相合”。金利对冬星的到访似一场道与逻各斯的对话,由金利掌握的话语权开始逐渐偏移。

 

    在与伊斯特拉凡的相处过程中,金利·艾的态度经历了极大的转变。起初金利会习惯性地先将对方看做一个男人:“不管怎样,我们是同一个性别的”,所以他不愿意信任一个“女里女气”的男人。起初伊斯特拉凡帮助金利逃回卡亥德,金利虽然接受了他的帮助,却始终把他当成陌生人,只因他认为“这些人既非男人也非女人,或者说既是男人也是女人,按着月相、在手的触摸之下周期地改变性别。他们是人类中的异类,跟我不是一种人。我们不会成为朋友,我们之间也不会有爱存在”[9]180。金利将伊斯特拉凡视为异类,而这种依据来源于性别差异。在双性环境下的地球人金利无法接受单性社会,固有的价值观使他与伊斯特拉凡站在对立面。

 

    而后在冰原的日子,两个人同寒冷与饥饿做斗争,逐渐磨合彼此身上的差异,并且意识到“差异本身就是一座桥梁,唯一的一座跨越我们之间鸿沟的桥梁”[9]210。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没有怪人和性变态者,两个人都是孤单一人,地位平等。金利两性的概念也开始化解,身上的男性自尊慢慢消除。最终他接受了伊斯特拉凡的双性人身份,而不再把他当成一个男人或女人,亦或者不知该把他当成男人还是女人。“又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在他身上看到了我一直害怕见到、一直装作视而不见的一个现实:他既是一个男人,也是一个女人。但最终,这种恐惧还是消失了,我也不想再去探究这种恐惧的由来、我接受了他,而在此之前,我一直排斥他,拒绝接受他是双性人这一现实”[9]210。伊斯特拉凡曾经说过,他是唯一一个信任金利的格森人,也是金利唯一不信任的格森人。原因在于伊斯特拉凡在心底里认可金利同是人类,所以发自内心地喜欢他并信任他。他期待金利也会报之以同等的感情。可是金利一直害怕将自己的任务交到一个既是男人又是女人的人身上,直到这种恐惧消失,从心底里接受了这种差异性,两人的障碍才被消除。因为“人类思维模式中,把万物一分为二,建立等级秩序的所谓‘二元对立’是一种基本观念”,而金利在和伊斯特拉凡同甘共苦后,他终于“逐渐接受‘冬星’人求同重和、交融统一的世界观”[8];所以性别只是浮于表面的差异,认知模式的差异才是根本。

 

    “我们都是流亡者,都需要着这种友情,艰辛旅程的日日夜夜也证明了这种友情。从此以后,把它称之为爱情也无妨”[9]210。两人虽然存在差异,但是却有着共同的目标和方向,最重要的是,人性的相通。因此金利不仅接受了他作为双性人的现实,还跟他产生了深刻的感情。他终于摘掉有色眼镜,跨越了性别对立的思维定势。在勒古恩看来,“性别对立是一切矛盾的本质根源所在。因为摒除了种族、民族、阶级、文化等各种差异以后,人类最核心的区别就是两性的区别”[8]。金利消除男性气质的傲慢接受伊斯特拉凡的女性气质,印证了老子的“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老子推崇的软弱、虚静和柔和都是女性特有的气质,“知雄守雌”是维持阴阳平衡的最好状态。

 

    小说的尾声部分,伊斯特拉凡以生命的代价帮助金利完成了任务。当飞船降落到卡亥德,金利看着自己的地球同伴走出来时,竟然产生了奇异的感觉。他是这样描述的:“他们的声音听起来如此生疏,要么太过低沉,要么太过尖厉。他们就像马戏团的大怪兽,分为两种性别,就像那种双眼里闪烁着智慧火花的大猿猴,全都处于发情期,处于克慕期……”[9]249,在冬星上历经磨难的金利已经完全适应了自己身处的双性社会,此时他脑中的“男女”观已彻底瓦解。金利对伊斯特拉凡由怀疑到信任,由抵触到接受,由生疏到深爱,实则是他代表的二元思维在和伊斯特拉凡的“一”碰撞后开始转变和弱化的过程。地球人和冬星人的情感结合,再次体现了勒古恩“二而一”的道家思想。伊斯特拉凡的“道”突围了男性至尊的堡垒,打破以金利为代表的逻各斯中心主义。单性金利和双性伊斯特拉凡之间的相互影响使勒古恩成功地“探索性别角色中的异质并撕碎导致社会隔离的二元思维”[10]32。

 

三、求同重和的“阴”文明

 

    在书中,“阴”与“阳”并非指代生理特征那么简单,背后蕴含了更深的人性特质和文化内涵。特使金利是整个故事的见证者,而一些核心的人性因素却体现在冬星人伊斯特拉凡身上。金利曾说“……光明与黑暗,恐惧与勇气,寒冷与温暖,女人与男人。合起来就是你.西勒姆,一而二,二而一,如同雪地上的影子”[8]。金利所指雪地上的影子,是光明与黑暗的结合,好比伊斯特拉凡是女性与男性的合体。因为“女性还代表了与男性迥然不同的阴性文化气质:柔韧、和平、对土地与家园的眷恋等”[11],所以,冬星上没有战争:“不过格森星不会有战争。争执、谋杀、世仇、劫掠、宿怨、暗杀、酷刑以及仇恨之类的东西这里都有,却都不能发展成战争。格森人似乎缺乏动员他人的能力。从这个角度来说,他们表现得很像动物或者说像女人,不像男人和蚂蚁。总之,他们没有发动过战争”[8]。勒古恩认为,“阳”还代表阳性文明,是“明亮的,干燥的,清晰的,强壮的,坚固的,积极的,激进的,线状的,进步的,创造的,扩张的,推进的和火热的”[12]90。与之相对应地,勒古恩在《黑暗的左手》中创造了她心目中的阴性文明:阴暗、虚弱、柔软、消极、倒退和淡定。她更直言:“我们的文明阳得太强烈以至于任何优于它的不公正或躲避它自我毁灭的想法都需来个翻转”[12]90。不公正的来源是强弱悬殊,因此必然产生矛盾,这也是战争的引线。勒古恩致力于摈弃文明中的“阳”,消除压迫,使得战争不成立。

 

    伊斯特拉凡的阴性气质表现在他热爱自己的国家,任职期间极力主张和平。如他所言:“……我热爱生命,热爱伊斯特尔领地的山峦,但那种爱并没有一条疆界:爱疆界里面的,恨外面的。”[9]179。大爱无疆,不分彼此也许正是道家世界的新境界,也是其超越逻各斯的高明所在。

 

    那么到底这位主人公穷其一生所付出的事业究竟是怎样的呢,金利给出了很好的阐释:“人的生命短暂,如果没有网络和中央系统,没有调控,没有一个具有延续性的工作机制,人们就没有办法应对不同星球之间的巨大差异。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才成立了爱库曼联盟并成为其中一员……我们彼此之间存在着差异,但我们都是同宗……”[9]30。爱库曼联盟的宗旨就是摈弃差异,勒古恩借助这一思想实验传达她求同重和的观念。这不只是牺牲伊斯特拉凡所完成的事业,也是勒古恩内心对人类社会的期许。

 

    书中格森星球是一个母系社会,母亲是实实在在的“家长”。勒古恩的巧意安排正好与法国女权主义者克莉丝蒂娃的观点相吻合:“将母性看做是对男性中心主义的一种挑战;怀孕和生育打破了自我与他人、主体与客体内部与外部的对立”[7]352。除此以外这个社会和地球的不同之处在于:“孩子过了一岁便不再跟双亲合住,所有的孩子都在共生区大家庭中抚育成人。没有世袭的等级区分。个人遗嘱是不合法的:人死后财产便归国有。人人生而平等”。消除了等级区分的社会没有两级对立,不存在高等与低等,归于一个层次。当然这是理想状态,它未能完全实现,正因如此勒古恩才在介绍这本书时尤其指出:“阶级结构是灵活和开放的;社会等级的价值还不如美学经济实用,并且富人和穷人之间没有鸿沟”。只有消除“吾”与“汝”的概念,消除等级才能真正实现平衡与和谐。就如在冬星人眼中,“金利是个永远处于克慕期的性变态,因此他身上只存在‘自我’,隔离了‘他’”[10]30。而冬星人却能在性别转换中同时拥有二者,并从中求取平衡,如同书中那首诗所述:

 

    光明是黑暗的左手,黑暗是光明的右手。
    生死归一,如同相拥而卧的克慕恋人,如同紧握的双手,如同终点与旅程。

 

    这首诗道出了本书的主旨,“黑暗的左手”即光明,前两句话寓意二者如同生死是同一的,无法割裂开来。西方的二元论倾向于一定要分出个正邪。于是阴暗(阴)就是恶的,光明(阳)便是善的,而这种正邪往往导致了剥削和压迫,如男人压迫女人,强者压迫弱者。因此勒古恩才说“异化是我们的诅咒,是阴与阳的割裂[并且教化阳为善,阴为恶]”[13]172。但是在此文中光明与黑暗,生与死,两个对立的存在,于勒古恩的笔下都化为了“一”。原本应该是两极的光明与黑暗,在这里就像克慕恋人,紧握的双手以及终点与旅程都归于一体。不存在优劣,没有统治与被统治,压迫和被压迫。《黑暗的左手》似是在指引人类走向一个更加健康更加完善的世界,它的形态是整合与一体的。

 

    在《黑暗的左手》中,勒古恩尽心竭力地打造了一个阴阳相合,平衡和谐的乌托邦。她借助“雌雄同体”传达了阴阳相生,追求和谐的精髓思想。阴阳二气所含育的统一体即是“道”,书中以伊斯特拉凡为代表的双性人象征了道中的“一”,提示了“道”中对立二者的同一性。如果说伍尔夫在《奥兰多》里的雌雄同体观颠覆了父权制社会男女性别角色二元对立的等级模式,挑战男权文化的菲勒斯/逻各斯中心主义,那么勒古恩的小说中“传统社会赖以存在的政治和文化根基被彻底地动摇和颠覆了,那种建立在‘菲勒斯逻各斯中心主义’(phallogocentricism)基础之上的阴与阳、黑暗与光明、文化与自然、理智与情感、灵魂与肉体、主体与客体、中心与边缘等一系列二元对立结构被有力地解构了”[14]。此外,该书对中西方跨文化交流意义重大。道家,这个形成于千年前的中国古老流派与当代生态女性主义的思想在某种程度上遥相呼应。无论是提倡对弱者的关注还是打破二元寻求平衡,他们的观念都不谋而合。同样地,西方学者也该涉猎广博,为他们的文化注入多样的元素。勒古恩正是以这样一种态度吸取着道家智慧的结晶。她以文字的形式输出自己的文学阐释,使人们得以研究西方学者对东方古典文化的接受情况。勒古恩作为当代美国重要的作家,在研习道家思想的同时起到了中西跨文化桥梁的作用。道家的“阴阳融合”“知雄守雌”等观点为生态女性主义者提供了极佳的参考价值。

 

    参考文献:

 

    [1]BLOOM H.The western canon:the books and school of the ages[M].Orlando:Harcourt Brace,1994.

 

    [2]LEG,URSUIAK.Laotzu:tao te chinga book about the way and the power of the way[M].Boston:Shambhala,1998.

 

    [3]钱锺书.管锥编[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1.

 

    [4]张隆溪.道与逻各斯[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97.

 

    [5]彭富春.论老子[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4.

 

    [6]约安·P·库里亚诺.西方二元灵知论历史与神话[M].张湛,王伟,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

 

    [7]朱立元.当代西方文艺理论[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

 

    [8]叶冬.论《黑暗的左手》中的雌雄同体[J].外国文学研究,2009(2):30—35.

 

    [9]厄休拉·勒古恩.黑暗的左手[M]陶雪蕾,译.成都: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2009.

 

    [10]BERNADO S M,MURPHY G J.Ursula K.Le Guin:a critical companion[M].London:Greenwood Press,2006.

 

    [11]韦清琦.知雄守雌生态女性主义于跨文化语境里的再阐释[J].外国文学研究,2014(2):145—153.

 

    [12]URSULA K,LE G.Dancing at the edge of world:thoughts on words,women,places[M].New York:Grove Press,1989.

 

    [13]URSULA K,LE G.The language of the night:essays on fantasy and science fiction[M].New York:Harper Collins,1992.

 

    [14]谷红丽.深受道教影响的美国后现代主义女作家厄秀拉·勒·魁恩兼评其两个短篇小说[J].外国文学,2002(5):3—9.

 

Ursula Le Guin’s Acceptance of Taoismin
TheLeft Hand of Darkness

 

Wei Qingqi,Lu Jia

 

(School of Foreign Languages and Cultures,Nanjing Normal University,

Nanjing 210023,China)

 

    Abstract:Tao Te Ching is a Taoist classic and the fruit of the Taoist master Lao Tzu.The Left Hand of Darkness is one of Ursula Le Guin’s science fictions,manifesting the author’s Taoist ideas featuring philosophical speculation through fiction.The Taoist world creates harmony and peace,and abandons the centralization and marginalization inherent in Logos.And the harmony and peace finds its way into The Left Hand of Darkness,in which the emotional affinity between Genly Ai and Estraven embodies Le Guin’s Taoist idea of“combining two into one”.Estraven’s Tao breaks through the fortress of patriarchy and the Logocentrism represented by Genly.

 

    Keywords:Ursula Le Guin;Tao Te Ching;Yin and Yang;androgyny;Logos

 

    转载于《江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年第2期,第22—26页,英文摘要转第31页。

 

韦清琦&卢葭:勒古恩对道家思想的接受
韦清琦&卢葭:勒古恩对道家思想的接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