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独倚危阑看落晖
独倚危阑看落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9,739
  • 关注人气:4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邓纯旭:欧洲反犹的历史源流

(2017-07-25 14:40:06)
标签:

历史

犹太人

犹太教

反犹

基督教

分类: 基督徒与犹太人关系研究

欧洲反犹的历史源流

 

邓纯旭

 

(辽宁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辽宁  大连  116029)

 

    摘要:众所周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德国纳粹杀害了600万犹太人,从而使西方基督教世界反对犹太人的行动达到高峰。不过,此种行动也并非偶然,在历史的长河中它经历了从古代、中世纪、近代、直到现代的漫长过程,只是到了德国纳粹对德国实行统治、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才达到空前规模。

 

    关键词:犹太人;反犹;基督教;犹太教;纳粹

 

    中图分类号:K516.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0-1751(2004)01-0121-03

 

The Jew-baiting History in Europe

 

DENG Chun-xu

 

(School Foreign of Languages,Liaoning Normal University,Dalian 116029,China)

 

    Abstract:It is known to all that the German Nazi slaughtered 6 million Jews at the end of World War II.Accordingly,the western Christian world reached its highest peak in persecuting the Jewish.However,the action was not at all accidental because in the long river of history,it underwent a process from the ancient times,the Middle Ages,the modem times,up to the contemporary era.It was not until the German Nazi ruled Germany and unleashed World War II that the persecution reached its un precedented scope.

 

    Key words:Jews;Jew-baiting;Christianity;Judaism;Nazi

 

    作者简介:邓纯旭(1975—),男,辽宁本溪人,辽宁师范大学硕士研究生,主要从事英语教学和外国文化研究。

 

 

    探讨欧洲部分基督教徒反对犹太教及犹太人的历史根源,与圣经记载的犹太人与同是犹太人的耶稣·基督之间的矛盾和斗争是分不开的。

 

    圣经中多处描绘了耶稣与犹太人发生冲突的场面,由于耶稣违反在安息日不做事的宗教习惯,给人治病,犹太人就“逼迫耶稣”,尤其在耶稣宣称“我父做事直到如今,我也要做事”之后,“犹太人就更想杀他。”[1](5:10—18)由于耶稣对犹太人的言行非常不满,所以,他不但经常同他们进行辩论,而且称他们的父亲是魔鬼,从而创造了影响极其深远的“魔鬼学说”。根据圣经记载,耶稣有一次与犹太人辩论时说:“倘若上帝是你们的父亲,你们自然爱我,因为我原本来自上帝,是从上帝那里来的,并不是我自己所为,而是他差我来的。你们为什么不明白我的话?无非是因为你们不能听见真理。你们来自你们的父亲魔鬼,你们想实现你们父亲的欲望。他起初是谋杀者,并不恪守真理,因为他心里没有真理;他说谎是出于内心,因为他本来就是说谎者,也是说谎者的父亲。”[1](8:43—47)于是,从此之后,当犹太人与基督教徒发生争执时,犹太人开始被描绘成魔鬼、说谎者和欺骗者的子孙,而他们信仰的犹太教也被虔诚的基督徒视为谎言和欺骗之大成。许多基督徒认为,犹太人之所以一直坚持信奉犹太教,因为他们是魔鬼和说谎者构成的集团。

 

    随着耶稣及其追随着与犹太人之间争斗的加剧,古代许多知识分子也卷了进来,古罗马历史学家塔西陀(55—118)就是个具有代表性的人物。他认为犹太教和犹太人是异教文明中的毒素、犹太教的仪式是凶恶而令人作呕的,犹太人是淫荡的劣等民族。塔西陀对犹太教和犹太人的指责引出了更多的攻击者,而且几乎把任何污秽不堪的行为都强加于犹太人身上。许多人把犹太人的会堂称为“剧场、妓院、匪穴及兽穴”。认为他们的宗教仪式是犯罪和肮脏的。基督教徒应象躲避瘟疫一样,远离他们的集会、会堂和住房,因为他们是宇宙的“害虫”。这类污言恶语后来成为欧洲各地把犹太人隔离起来,建立“隔都(GHETTO)”,使其不至于“腐蚀”基督徒的理由。

 

    随着犹太人流落世界各地人数的不断增加以及其活动领域的逐渐扩大,罗马帝国的皇帝,尤其后期的几个皇帝都成为歧视和迫害犹太人的领导者。罗马皇帝西奥多西斯(346—395)统治时期,罗马政府相继制定并颁布了一系列迫害犹太人的法规和政策。5世纪初,罗马帝国政府禁止建立新的犹太会堂,严厉警告要抑制煽动性仪式的举行;犹太会堂收集的款项直接充实国库(此项政策延续长达5年之久)。

 

    罗马帝国分裂之后,东罗马帝国对犹太人的迫害更加严重。404年,西罗马帝国皇帝霍诺留斯(384—423)禁止犹太人用神秘文字做媒体,418年,强迫他们退出军队,禁止他们担任所有公共政治机构的职务。东罗马帝国查士丁一世执政时期对犹太人的歧视政策日益加强。他颁布新的刑法来对付异教徒,尤其犹太人 新的法律禁止犹太人立遗嘱或继承遗产。[2](P947—948)罗马帝国皇帝推行的歧视和剥削犹太人的政策,与耶稣陷害犹太人的言论和历史学家塔西陀责难犹太人的评论一样,对中世纪及其以后一段时间内欧洲各国或地区进一步排挤和镇压犹太人具有深远影响。

 

 

    中世纪是欧洲历史上比较黑暗的时期,也是散居各国或地区的犹太人遭受磨难和屈辱更为深重的时期。这一时期,对犹太人的迫害从社会、宗教到政府部门,甚至文学艺术界都达到空前规模。根据宗教戒律,犹太人非常重视教育,而大多数基督徒,甚至包括一些王公贵族,都不大重视教育,近乎文盲。两者在思想观念上的距离不断增大。随着犹太人社会经济力量的日益强大,甚至对几种职业构成垄断。基督教徒认为犹太人的成功只能归于魔法的力量。他们认为犹太人使用的语言是希伯来语。而希伯来语是魔鬼使用的语言。基督教徒逐渐把犹太人视为仇敌。英国戏剧评论家特里·摩根说:“在英国存在着对犹太人的严重担心、不信任和病态心理甚至存在着反犹暴力活动。伊丽莎白女王(1533—1625)的私人医生、葡萄牙犹太人只因被怀疑企图毒死她而被公开处死,而这种罪恶昭彰的事件加剧了伊丽莎白时代英国的反犹情绪。”[3](P7)

 

    中世纪对犹太人进行迫害的主要表现形式是宗教裁判所的建立及其反对所谓“异端”的活动。1233年,教皇格里高里九世为统一教会的权力,建立了第一个宗教裁判所。随后,在教皇的训令下,各地相继建立并与当地政权同流合污的宗教裁判所,对其所谓的“异端”,尤其是无辜的犹太人进行迫害。其中西班牙的宗教裁判所具有明显的典型性。

 

    作为西班牙世俗统治者的左膀右臂的西班牙宗教裁判所可以相对独立地进行活动。西班牙宗教裁判所延续了3个多世纪。但在斐迪南家族统治西班牙时期对犹太人进行的迫害活动达到高峰。从13世纪开始,基督教徒迫害犹太人和穆斯林,尤其是犹太人。1391年,西班牙当局预谋彻底摧毁犹太人的“隔都”,接着仅在塞维尔一地就屠杀了4OOO多犹太人,还强迫其余的犹太人皈依天主教。宗教裁判所对受害者所采用的终极处罚是把他们绑在火刑柱上活活烧死,但此种刑罚主要用于拒不”招供”或“反供”的异教徒。1492年3月,西班牙国王斐迪南发布赦令,所有犹太人,不管其年龄或其他状况如何,都必须于7月离开西班牙。他们走时只准携带穿戴之物,金银和钱币一律不准带走。结果10多万犹太人身无分文地离开了西班牙。 [4](P439—449)

 

    在社会和政教界广泛和残酷反犹的背景下,文学艺术界也未落后,许多著名的诗人、画家、戏剧家也自党或不自党地加入了反犹大军。如,但丁、乔叟、米开朗基罗以及莎士比亚等。其中莎士比亚(1564—1616)对犹太人的责难最为深刻,莎士比亚是英国文学史上一位伟大的诗人和戏剧家,他在诗剧《威尼斯商人》中所着意刻画的犹太商人夏洛克已成为犹太高利贷者之千古流传的典型。夏洛克既善于理财,又十分刻薄,如果他的朋友安东尼奥不按期还债,就要从他身上割一磅肉,而且还要亲自割取。

 

    《威尼斯商人》在欧洲及世界近代反犹潮流中所产生的影响是难以估量的。尤其对基督教徒而言,夏洛克已成为犹太资本家、商人、剥削者和高利贷者的代名词,在许多基督教徒心目中牢牢扎下了根,并使他们久久不能忘却。

 

    总之,中世纪是欧洲历史上极不平常的一个时期,对犹太人深受迫害的经历而论,也是如此。尽管在此期问发生的文艺复兴,像黑夜里的彗星一样,给世人带来一线光明,但这种光明也未给犹太人带来幸运。相反,却使他们成为艺术家塑造令人厌恶形象的素材。

 

 

    进入近代,旅居欧洲各国,各地区的犹太人在经济领域取得迅速进步,但与此同时,他们在经济政治方面所受的压迫和掠夺也进一步加深。与中世纪时期一样,欧洲各国的反犹活动不仅表现在政治和经济领域,而且也表现在文学艺术领域。就后者而论,英国、法国和德国等经济发展较快的国家表现得尤其令人瞩目。

 

    作为反犹文化经久不衰的英国在这一历史时期依然维持其地位。著名小说家查理·狄更斯(1812—1870)尤为突出。在长篇小说《奥利弗·退斯特》中塑造了一个十恶不赦的犹太典型法金。法金在整部小说中被称为“犹太人”。这部小说后来又被改编成电影。但无论小说还是电影,都把法金这一“犹太人”描绘成恶棍。法金这一形象的影响力是巨大的。他既是西方文化根深蒂固偏见的艺术表现,又刺激了基督教徒的反犹情绪。

 

    德国文学艺术在反映基督教徒反犹方面更是别具一格。其代表作家及作品是歌德(1749—1832)及其不朽之作《浮士德》。浮士德原本是16世纪欧洲历史上的一个传奇人物。也是犹太人、德国的—个专业魔术师。根据传说,他竟然把自己的灵魂卖绐魔鬼。这一传奇本身就具有强烈的反犹含义。歌德创作的《浮士德》虽然极大地丰富了原有的传奇内容,但其中心思想并未有根本性的改变。主人公浮士德与恶魔靡菲斯陀签订契约,以血向靡菲斯陀出卖自己的灵魂,从而换取情欲、权力和知识的满足。结果是犹太恶魔利用种种诱惑之物骚扰他的理智;中世纪的恶魔诱惑他的情欲;而18世纪的靡菲斯陀则限制他的奋争。[5](P1414)不管歌德本人是否是反犹主义者,但他的诗剧却充分反映了德国,乃至整个欧洲的反犹传统文化,由于诗剧创作的巨大成功其影响也就更加深远。诗剧在某种程度上起到了为后来的纳粹把反犹运动推向极点而制造舆论的作用。

 

    19世纪末,有些启蒙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认为,反犹情绪在理性和科学思想影响下将逐渐消失,然而相反,在本世纪的最后几十年,反犹情绪依然在发展。不过,这时期的反犹原因主要不是宗教偏见,而是所谓犹太人在经济和文化方面的“优秀”,以及“犹太民族一些被认为是天生和令人讨厌的性格所导致。”[6](P1616)

 

    现代反犹主义是犹太人在经济、政治和文化领域都取得巨大进步,以及在德国纳粹领导人反犹理论基础上,“以阻碍犹太人成功地进入欧洲社会为主要目标的。是以具有相当的教育水平而不是以因循守旧的犹太人为攻击对象的。”[6](P1616)

 

    在这一前提下,欧洲许多国家或地区从20世纪初开始,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反犹浪潮,尤其在社会文化和政治领域,令人不寒而栗。许多政客在其故乡的房产附近立上写有“犹太人和狗禁止人内”的木牌。然而,德国以纳粹头面人物为代表,在反犹运动中表现得尤为突出,他们编造了系统的反犹理论并采取了相应的行动。

 

    出版反犹杂志是德国反犹政客的一项重大行动,而尤利乌斯·斯特莱奇(1885—1946)则是这一行动的首创者。臭名昭著的《突击队》就是他1923年创办的。“避开犹太医生和律师”这一口号用大号字印在每期的封面上。[7](P307)该杂志影响巨大,很快就成为纳粹反犹的重要舆论阵地。其最热情的读者之一就是阿道夫·希特勒(1889—1945),他称该杂志是他贪婪地从头读到尾的唯一报刊。[8](P307)

 

    希特勒对犹太人的恐惧最为根深蒂固,异常强烈。他在欧洲普遍反犹气氛的感染下,从小就对犹太人抱有偏见和厌恶。他早在维也纳读书时,就对犹太人采取过仇视行动。有一天,一个犹太乞丐由于行乞、违法而被警察逮捕,希特勒自告奋勇为当局作证,报告这位犹太人长衫下面的皮袋里有300O个银币。希特勒反犹思想进一步发展,就是妄图把“犹太细菌”连根拔出。1920年8月在一次秘密讲话中他说:“对我们来说,问题是我们的民族能否恢复健康,犹太精神是否被根除。你们不要错误地认为,不杀死传染病携带者,不消灭细菌,就能与疾病作斗争。你们不要认为,不关心清除带种族结核病之民族的事业,就能与种族结核病作斗争。再把传染病携带者本身犹太人,从我们中间驱逐出去之前,犹太人此类污秽将不会消失,民族中毒事件也不会结束。”1939年1月在国会讲话时希特勒说:“我一生中经常做预言家,而我通常又被耻笑。在我为权力而奋斗的过程中,耻笑我的基本群众是犹太人,他们听我预言说,有一天我要成为国家元首,并因此担任全体人民的领导人以及我随后在处理其他事物中就考虑犹太人问题的解决时,他们就耻笑我。我想发自德国犹太人咽喉的狂笑现在该沉寂了吧。”“今日,我再扮演一次预言家:倘若欧洲内外有钱的犹太人再度以更大努力使我们的人民陷入世界战争中,那末,后果将不是使世界布尔什维克化及犹太人的胜利,而是欧洲犹太人的毁灭。”[8](P170)从1933—1945年间,在德国及其占领的领土上,纳粹及其帮凶对犹太人有组织有计划的迫害和屠杀,纽伦堡国际法庭的判决书指出,按照德国保安总局犹太事物处头目埃希曼的统计,纳粹分子总共屠杀了600万犹太人,其中,400万是在专门的杀人点上被杀害的。[9](P440)

 

    关于犹太人.魔鬼理论并未随着希特勒和第三帝国的灭亡而寿终正寝,对犹太人之“神秘”担心的存在也是无可否认的。然而,此类偏见是耸人听闻的和缺乏正当根据的。这在很大程度上与基督教徒与犹太人平等对话的尝试背道而驰。此类偏见长久以来像魔鬼一样在欧洲上空游荡着。人们撞击他们,就像一位盲人在寻找出门之路,但却撞在石墙上。反犹之争始终含有某种关于“魔法”的成分,有时甚至带有强烈的感情因素,并因此而妨碍了两种信仰之问的理解。我们希望世界有识之士进一步澄清基督教徒此类担心和憎恨的实质及其根源,从而为他们的平等对话提供更有利的条件。

 

    参考文献:

 

    [1]The Holy Bible[M].New York: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62.

 

    [2]A·H·M·Jones,The Later Roman Empire,Vo1.Ⅰ.Basil Black Well,1986.

 

    [3]Terry Morgan.The Merchant of Venice[M].Singapore:Shing Lee Publishers,1991.

 

    [4]Ron Christenson.Political Trials in History[M].Transaction Publishers,1991.

 

    [5]James P·Draper.World Literature Criticism-1500-the Present,Vol.Ⅲ[M].Gale Research Inc,1990.

 

    [6]罗伯特·M·塞尔茨著,赵立行、冯玮译.犹太人的思想[M].上海:三联书店上海分店,1991.

 

    [7]Robert Wistrich.Who’s Who in Nazi Germany[M].New York:Macmillan Publishing Co,Inc,1982.

 

    [8]David Irving.The War Path,Hitler’s Germany 1933—1939,Author's Fore World[M].Papenmac,1983.

 

    [9]徐新,凌继尧.犹太百科全书[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3.

 

    转载于《辽宁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年第1期,第121—123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