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独倚危阑看落晖
独倚危阑看落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5,519
  • 关注人气:4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王志军 陈桂艳:奥尼尔剧作中的道学要义

(2017-06-14 11:00:15)
标签:

尤金·奥尼尔

道家

老庄

道德经

老子

分类: 海外道学

论奥尼尔剧作中的道学要义

 

王志军    陈桂艳

 

  20世纪最了不起的美国剧作家之一尤金·奥尼尔以舞台为镜反映现代人的内心的痛苦与失落、渴望与追求。对奥尼尔的研究涉及对奥剧的总体评价、创作手法、妇女形象等。相对来说,从奥尼尔对于剧中人物痛苦灵魂拯救的角度来研究奥剧却并不多见,而遵循道学要义为挣扎的灵魂做出拯救,从而实现他的终极追寻方面的研究则更少。因此,从奥尼尔的主要作品入手,考察他进行神性和人性救助努力中如何吸收道家思想,是有意义的。

 

奥尼尔早期的拯救努力和向东方的转向

 

    在奥尼尔眼里,20世纪是一个信仰丧失,价值观缺位,战争盛行的世纪。在经历了这样的岁月后,人们无法再去珍视灵性和美,他们需要关照他们心灵的健康,寻求精神的超越。在他们的内心之中,物欲的贪婪和精神的超越争斗正酣,无论这种超越是求助于上帝,还是依靠人性,或者人间的爱。奥尼尔曾经宣称:“今天的剧作家必须根据自己感受到的当代疾病的根子——老的上帝已经死去,科学和物质主义也已失败,它们不能为残存的原始宗教本能提供一个令人满意的新上帝——以找到生活的意义,安慰对死亡的恐惧。”尽管奥尼尔深刻地体味到传统价值观念在现代社会的失败,但当他要寻找一种归依却又四顾茫然之时,灵魂的忏悔、精神得救、人性情感等传统价值元素就纷纷出现在他的视野,帮助他的剧中人获得平息和拯救。《悲悼》中,维尼经历了一连串的事件,罪与罚、因与果之后,她作为家族的代表面对所有的罪恶,开始了她的赎罪,对灵魂做出拯救。《榕树下的欲望》中,爱碧充当爱的旗手,为爱牺牲了自己。爱情也使得伊本那不能挣脱物欲的灵魂感到羞愧,并最终说,“……我要分担你的痛苦……”在这种赎罪的状态下爱情大放异彩,灵魂得到救助。

 

    “……也许出于绝望,我们会突然去中国……因为不知为什么欧洲对我说来已毫无意义。”1922年,奥尼尔就曾这样谈到。正如生活在这个“上帝已经死去”世界上的其他一些作家,奥尼尔开始探索东方哲学,寻找新的上帝或说上帝的替代品来满足失落的现代人的需要。1928年,他开始了中国之行,并且称此行是实现自己的“终生理想”。另一封信中,奥尼尔指出,“老庄的神秘主义比任何别的东方思想更能引起我的兴趣。”他甚至把一生最后一个居所命名为“道舍”。这不仅是给这所房子取了一个中国名字,而且确认了一种生活方式和人生态度。这样,在奥尼尔进入后期创作时,“道”对他来讲已不仅是他思考的哲学思想,而是身体力行了的实在经验。道家思想自然地潜入他作品的人物之中,为沉浮的灵魂提供最后的拯救和归宿。

 

奥尼尔最后的拯救努力

 

    道家思想是奥尼尔为剧中灵魂的痛苦所找到的最后解脱,开出的最后药方,其主要成份包括“道”“阴阳”观、“回归”论、“无为”观、“人生如梦”等。

 

    1.“道”——“生活背后的力量”

 

    1925年奥尼尔就曾说过,“一直以来,我总在关注那背后的力量——譬如说命运、上帝决定我们今天的昨天,当然还包括人们称之为`神秘'的东西。”这里他所谓的“生活背后的力量”便是指“道”。“道”是世间万物的自然规律,也是人的行为准则。

 

    在奥尼尔后期剧作中,“生活背后的力量”一直都在折磨着剧中人物,直到他们接受了生活才获得和平和宁静。《长日入夜行》中的玛丽,意识到这样一种力量后说:“生活使我们变成这样,我们只能听天由命,毫无办法。”丈夫蒂隆也说道:“让我们只记住这些,不要去设法了解我们无法了解的东西,或者去做我们做不到的事情。”

 

     2.“回归”论

 

    “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是谓复命。”《道德经》这样解说“回归”。《奇异的插曲》中,尼娜受清教徒父亲的影响,压抑着自己青春的欲望。后来为了摆脱负罪感,她沉溺于与她的伤员的性爱之中。尼娜引诱内德通奸,但最后却选择查利结婚,而回归清教生活。最后查利开导尼娜说:“我们一起把那段令人悲伤的恋情当做一段插曲忘掉吧,它给了我们的灵魂以考验和磨砺,刮净了不纯洁的肉欲,变得纯洁高尚了,变得心情平静了。”查利所言正是道家复归其根的观点,这样尼娜的内心终于找到了宁静和生活的温馨。达莱尔医生的人生也是一个回归的过程。他总是以科学和理智来对待生活,他鼓励尼娜结婚是因为婚姻对尼娜的健康有利,同意做尼娜儿子的父亲是因为他认为这样做是理智的。但当他意识到自己的幸福和事业会被尼娜毁了时,他离开了尼娜,重新开始他的医学研究,回到人生的起点。

 

    3.“阴”“阳”观

 

    在道家经典中,奥尼尔发现了自己悲剧性的二元观,令人鼓舞的变体——既对立又统一的“阴”“阳”。这两个对立的方面不是静止不动,而是在一定的条件下相互转化。这样循环发展带来的是和平和协调。奥尼尔领会了用“阴”“阳”的关系来思考世界,调和生死、爱恨的对立。剧中人物于是在生死、爱恨间得以拯救和生存。

 

   《送冰的人来了》中,推销员希基是死亡的代表,每两年一次地拜访哈里·霍普旅馆。死亡以希基的身形出现,而他却希望自己能够带给旅馆中那帮白日梦者生命的活力。结果带来的却往往是死亡的召唤。当希基把那帮人从白日梦中、从酒醉中唤醒时,这些失去生活指望的人便“死”去了,而当他离开之后这些人才又开始如梦的人生。如此地理解生与死同样适用于配角。帕里特说:“在监狱中她会获得新生的。”因为在精神上她死了,尽管他知道这和死没什么两样。在拉里告诉帕里特正是白日梦让酒店的每个人得以生存的时候,他自己也有着那对于死亡充满渴望的白日之梦。这些生活的失意者在这生与死之间生存着。

 

    4.“无为”观

 

    老子的“无为”思想,意思是不执著于世俗的贪念,不希翼虚幻事物。而在奥尼尔写作最后的剧本时,恰当希特勒挑起大战,他身体欠佳、心情极差。所有的理想和价值观念都失去了意义,生存要比生命的意义更为重要。这样,奥尼尔接受了“守静处柔”“无为”思想。

 

   《送冰的人来了》中,哈里·霍普旅馆是所有这些被社会抛弃了的人的避难所。在这里他们远离社会、无欲无求。拉里对旅馆的气氛如是描述:这是什么地方?是海底。没看到大气之中无比美妙的宁静吗?这儿没有谁会去关心明天会怎样。拉里也以自身是他们当中最消极的一员而沾沾自喜,因为他已经超越了逼迫人们有所作为的欲求。希基也明显的同拉里相合,两人都展示了努力超越世俗竞争所获得的内心平静。他的福音催促这群人“由着自己沉入大海深处”,在那儿再也“没有任何该死的希望与梦想会来困扰你”。这样,所有的剧中人都在寻找到生命的真谛之前获得生存。《长日入夜行》中的一家人也只得消极地对待生活。随着埃德蒙的肺结核和玛丽的重陷毒瘾的事实的出现,一家人都渐渐地接受了逃避痛苦过去的努力的无谓。蒂隆说道:“我们有能力做的就是接受,再接受。”埃德蒙也说“或者醉过去,忘掉那一切”。玛丽说:“我们之中没人能阻止人生定数在我们身上发生。惟一的办法是不要去管它。”这样的人生态度带来了精神的宁静,找到了生存的途径。

 

    5.“人生如梦”

 

    同样的,“梦”也给予了奥尼尔剧中人物以生命的支点。

 

   《休伊》中,所有的人物,包括艾里,查利和死去的休伊都生活在白日梦中来逃避现实的苦难。休伊过着不能再潦倒的日子,他所能找到的惟一工作便是做守夜人。但因为白日梦的抚慰,他满足于自己的生活。艾里,百老汇的小赌徒,赌博、酗酒、做白日梦是他生活的主要内容。生的希望主要源于他的白日梦。查利也是白日梦的受益者,同艾里一样时时抱怨着该死的日子。剧中所有人都遵循“人生如梦”的人生观,在那苦难的人生中,这些人都在白日梦的庇护中继续着无望的人生。《长日入夜行》中,庄子的观点表现在詹姆斯所引用的莎士比亚的名句中,“人生如梦幻,短暂的生命,到头来是个梦境。”与之相呼应的是埃德蒙引用的欧内斯特·道生的诗:“生命难久长,梦中蒙胧恍,花酒方一现,短径一步完。”

 

    正如奥尼尔曾经说过的那样,我的全部剧作即便是最实利主义的,就其精神含义而言在我都是在荒野里的一种探索、一声呼喊。他竭其一生从宗教、人类尊严、人生情感和道家思想等方面为剧中痛苦灵魂寻找出路。奥尼尔的不遗余力在很大程度上获得成功,或许这是他被尊称为“现代摩西”的原因吧!

 

    [参考文献]

 

    [1]Manheim,M.,ed.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Eugene ONeill[M].Shanghai: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Press,2000.

 

    [2]Robinson,J.A.Eugene ONeill and Oriental Thought:A Divided Vision[M].Carbondale:Southern Illinois University Press,1982.

 

    [3]Waley,A.Tao Te Ching[M].Beijing: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Press,1998.

 

    [4]Wang,Rongpei,tra.Zhuangzi[M].Hunan:Hunan Peoples Publishing House,1999.

 

    [5]陈良廷.尤金·奥尼尔的剧本——一种新的评价[M].鹿金,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93.

 

    [6]奥尼尔剧作选[M].荒芜,译.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1982.

 

    [7]廖可兑主编.尤金·奥尼尔戏剧研究论文集[C].郑州:河南文艺出版社,2001.

 

    [8]武跃速.西方现代主义文学的个人乌托邦倾向[M].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4.

 

    [作者简介]

 

    王志军,男,河北化工医药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为英美语言文学;陈桂艳,女,河北化工医药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为英美语言文学。

 

    转载于《长城》2010年第2期,第101—102页。

 

    博主补记:

 

    尤金·奥尼尔(Eugene O’Neill,1888—1953年),美国著名剧作家,表现主义文学的代表作家。主要作品有《琼斯皇》《毛猿》《天边外》《悲悼》等。尤金·奥尼尔是美国民族戏剧的奠基人。评论界曾指出:“在奥尼尔之前,美国只有剧场;在奥尼尔之后,美国才有戏剧。”一生共4次获普利策奖(1920、1922、1928、1957),并于1936年获诺贝尔文学奖。

 

王志军 <wbr>陈桂艳:奥尼尔剧作中的道学要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