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独倚危阑看落晖
独倚危阑看落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7,784
  • 关注人气:4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龚丽英:老庄与英美作家的心灵契合

(2017-06-09 10:25:55)
标签:

老庄

尤金·奥尼尔

王尔德

毛姆

历史

分类: 海外道学

蝴蝶翩翩梦寰宇
                                 ——谈老庄思想与几位英美作家的心灵契合

 

龚丽英

 

(天津大学社会科学与外国语学院,天津300072)


    摘要:老庄思想自古是中国知识分子遭受挫折后藉以调节心理,安顿生命,养护心灵的哲学,老庄著作自19世纪末翻译成英文传入西方后受到了学术界的广泛关注,并进入一些著名作家的创作视野。文章撷取了奥尼尔、王尔德、毛姆三位英美作家的代表作品加以分析,综合评述了有关他们的创作与道家思想的某些契合关系,揭示出他们各自生活中不同的精神创伤是老庄思想与他们取得共同的心灵契合的原因。

 

    关键词:老庄思想;奥尼尔;王尔德;毛姆

 

    中图分类号:1106    文献标志码:   文章编号:1008-4339(2008)03-0275-05

 

    作者简介:龚丽英(1971—),女,硕士,副教授

 

    通讯作者:龚丽英,gongliying_tj@163.com.

 

    老子是道家学派的创始人,他所著的《老子》又名《道德经》,是中国哲学史上第一部具有完整哲学体系的著作,老子思想也成为道家思想的源头。比他晚大约200年的庄子继承和发展了老子思想的要旨,撰有《庄子》一书,系统阐述了其以道为本、万物齐一、自然无为等思想,被道教奉为《南华真经》。老庄思想对中国传统文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对中国人的文化心理结构的形成产生了重要的作用,历史上合称“老庄” 。两部作品于19世纪末先后译介到西方,逐渐引起西方学者的关注、研究,直至迷恋。老庄思想自古是中国知识分子、士大夫阶层无从施展个人政治抱负时,官场上失意后进行自我疗救的一味常用药,历史上最著名的例子是《庄子》影响高峰时期的魏晋出现了“竹林七贤”。即使到了现代,也有人主张借鉴老庄思想,调适心理挫折。心理学认为,造成心理挫折的原因有两类:一是外在的客观因素,包括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二是内在的主观因素,包括生理条件和心理条件。这两类原因都可以成为使个体产生挫折的紧张源。如果从造成挫折感的紧张源人手,我们便能找到老庄思想与尤金·奥尼尔、奥斯卡·王尔德、W·S·毛姆的契合点,从而更深入地解释他们的作品为何能够折射出如此浓重的道家色彩。

 

    比较奥尼尔、王尔德和毛姆的生平,从外因能探究出在资本主义社会中道德礼教对人性的禁锢(王尔德)、机器化生产对人格的异化(奥尼尔)、战争及殖民主义对人的摧残(毛姆)。而考虑每个人特殊的人生经验,我们不难发现他们每个人都有着不堪回首的童年、少年或青年时代。奥尼尔的父亲是个演员,冷漠、吝啬,一家人常年颠沛流离,最令他伤痛的是母亲是个顽固的瘾君子。毛姆自幼父母双亡,在一个缺少爱的环境下长大,并且生得弱小丑陋。而王尔德则是个同性恋者。综观三位作家的心路历程,他们都有着难以愈合的精神创伤和难以医治的心理缺陷,而老庄思想就是劝慰人们怎样在乱世中求得生命的安顿,怎样关怀心灵的成长,怎样跨越这种缺陷的。

 

 

    奥尼尔被公认为是美国现代戏剧的缔造者、美国最杰出的剧作家。他一生写了50余部剧作,对美国文学,尤其是对美国戏剧艺术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由于这些卓越的艺术成就,奥尼尔于1936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奥尼尔与道家思想的纠结,中西方批评界已多有论述。一个有力的证据就是,他在加利福尼亚深山建造了一所取名“大道别墅”的中国式书房,他的资料室里保存着《道德经》和《庄子》的英译本。据说奥尼尔与林语堂有过交往,在他1937年迁入“大道别墅”时曾收到林氏作为贺礼的《生活的艺术》和《吾国吾民》。尽管奥尼尔曾经说过东方神秘主义思想并不适合西方人的需要:“我认为它们根本就没有影响到我的戏,至少我没有自觉地这样做。”但是研究者发现中国的哲学思想早已渗透到了他作品中,而且东西方文化在这些作品里的融合产生了奇妙的效果。

 

    在这方面最有影响的研究者当属詹姆斯·罗宾森,他所著的《尤金·奥尼尔和东方思想》系统阐释了奥尼尔作品与东方思想的渊源,集中分析了《喷泉》《马可百万》《送冰的人来了》《长日入夜行》四部剧作。他认为,《喷泉》是一部海洋剧,它通过不断重复传说中的喷泉的故乡—— 中土来暗示道家的影响。剧中人胡安经常远眺中土以舒慰自己疲惫的心灵,“他发现的解决办法在‘消息盈虚,终则有始’的《喷泉》形象中得到表达,在终场时就是这眼喷泉给了他东方式的平和清静”[1]。在《马可百万》中,奥尼尔把东方清静无为的精神主义和西方的物质主义加以对照,剧中人阔阔公主贞静被动、灵性十足,象征着“阴”;西方人马可阳刚、理性、积极主动,象征着“阳”,在忽必烈身上,奥尼尔则表现出道家思想所设想的宇宙和谐、天人合一的特性。在参考罗宾森研究的基础上,涂沙丽分析了奥尼尔后期的《送冰的人来了》《长日如夜行》和《月照不幸人》,从这三部作品的题材、风格、角色的人生态度以及主题等几个方面考察了道家思想对奥尼尔后期创作的影响。她说:从题材上看,三部作品都属于“复归其根”的怀旧剧;从风格上看,“返朴归真”是此三部作品的主要特点; “无为”“不争”“人生如梦”“见素抱朴”体现在剧中人的人生态度上,此外,爱恨、生死、今昔的主题展示了道家思想中阴阳学说的主旨[2]。

 

    那么,究竟是什么力量成就了奥尼尔与道家思想的契合呢?道家认为:

 

    凤兮凤兮,何如德之哀也。来世不可待,往世不可追也。天下有道,圣人成焉;天下无道,圣人生焉。方今之时,仅免刑焉。福轻乎羽,莫之知焉。已乎已乎,临人以德;殆乎殆乎,画地而趋。迷阳迷阳,无伤吾足。[3]

 

    庄子哲学中最重要的问题即生命的问题。和一般哲人把政治秩序作为思考的中心不同,庄子思考的主要是生命在乱世中的安顿。他不是不关心秩序,可是觉得这个问题非他所能关怀,或者只有在安顿生命之后才能关怀,于是就选择放弃关心秩序,代之以关心生命[4]:

 

    且夫得者,时也;失者,顺也。安时而处顺,哀乐不能入也,此古之所谓悬解也。而不能自解者,物有结之,且夫物不胜天久矣,吾又何恶焉?[3]100

 

    庄子一再劝戒人们要乐天知命。知道命,当然可以知道人的无奈,人的不可为,但同时也知道了人的可为。对于形体,我们只能尽人事而知天命。可是心灵呢?这无疑是一个人可以养的领域,可以自己做主的领域。如果形体的伤残还可以归于命运的话,心灵被扭曲的责任就得由自己来承担了[4]54。

 

    由此可见,促成奥尼尔与道家思想契合的力量有两种。

 

    第一,他生活的时代——20世纪的西方人生活在前所未有的精神危机中,随着物质生产和科学技术的发展,尤其是以现代化战争为手段毁灭了成千上万的生灵的世界大战,传统的道德价值观念已经彻底崩溃。在这种情况下,很多西方人试图寻找新的信仰以作为自己的精神支柱。20世纪上半叶西方文学的一个重要特征是为陷入精神危机的现代人类寻找出路,于是,奥尼尔把焦灼的目光投向了东方。

 

    第二,更重要的力量来自奥尼尔本人不幸的遭遇。前面已经提到母亲的吗啡瘾曾是令他震惊的发现,而诱因竟是生他时难产所致,此事成为他心头挥不去的阴影。据其遗孀卡洛塔回忆:奥尼尔时常感到“往事就像幽灵一样纠缠着他,逼着他非写不可,就像在他心灵深处跟他作祟,不倾吐出来他便永远得不到安宁”“当他把这一切都宣泄出来之后,他才感到轻松了许多,这是他与家人取得和解的方法,也是他本人求得宁静的方法”[5]。

 

    看得出来,奥尼尔一辈子都在孤寂、忏悔、悲怆中挣扎,都在寻求心灵的解脱,而寻求的结果是,总有那么一天,主张“心斋”“无待”“坐驰”“通”“宁”“忘”“外”的老庄思想会进入他的视野。

 

 

    如果说奥尼尔作品中道家思想的意蕴尚且需要从字里行间去发掘的话,那么跨过大西洋,与他同宗,早他30年出生的王尔德却对老庄哲学发出最强有力的回响。王尔德是英国文学史上一个有影响的唯美主义理论家,在理论上颇有建树,在创作方面他涉猎甚广,小说、诗歌、戏剧、散文、童话都达到相当的数量和艺术水准。他对《庄子》的推崇,从来都是无所保留的。他在36岁时读了《庄子》的英译本后立即发表了一篇题为《一位中国哲人》的文章,对庄子的著作大为嘉许,并对庄子的无为哲学,回归自然之道的呼唤,对圣贤、教化与财富的鄙视,乃至寓言的机智潇洒做了一番别开生面的评述。

 

    《庄子》这部书吸引王尔德的地方首先是它的文学价值,书中充满了诡异奇谲的寓言,中国人知道的很多脍炙人口的寓言故事,如螳臂挡车、井底之蛙、泉涸之鱼、七窍开而混沌死等都来自《庄子》,而王尔德也一向擅长通过寓言、童话、神话来表达主题,他的小说《格雷的画像》就是一篇表现唯美主义的寓言,他的法文诗剧《莎乐美》则是改造了《圣经》故事以表达唯美主题。《庄子》的另一个文学成就是运用汪洋恣肆的语言对社会的丑恶现象进行了痛快淋漓的揭露;而在王尔德那里,青年人戏弄坎特维尔的鬼魂、莎乐美亲吻约翰的头颅、格雷的画像日益狰狞也往往语出惊人,充分表现出对现实的挖苦。

 

    然而使王尔德与庄子产生共鸣,引为同道的更重要的原因是庄子的哲学思想。庄子对王尔德最深刻的影响是“无为”思想,运用在文艺批评领域就是用艺术之美对抗现实之丑,反对艺术的功利目的,宣扬艺术是不受道德约束的,应该“为艺术而艺术”[6]。“这种超越道德的艺术观既是唯美主义主张的自然延伸和具体化,更是由于他对庄子思想的深切感悟,是王尔德艺术哲学的重要组成部分”[7]。借助于对庄子思想的吸纳,王尔德的社会批评与文艺批评得以成形。

 

    至此,王尔德与庄子心有灵犀的切入点似乎已经彰显了出来:他生活的维多利亚时代末期是个顽固、充满偏见、极为注重礼教的时期,人们的一言一行都必须与严格的道德规范相符,稍微偏离常规就会被视为大逆不道。在这种状况下,王尔德决定以瓦解这种枷锁为毕生的职志[8]。他说庄子的一生就是对说教的抗议,而他自己对当时英国社会的市侩哲学和虚伪道德更是深恶痛绝,王尔德的文艺批评几乎无一不是对维多利亚时期各种道德说教的抗议和鞭挞。

 

    这里我们需要提一笔王尔德的“风化案”,一切缘于同性恋。同性恋的话题文艺批评者研究不多,有启发意义的是,有人曾经比较过郁达夫和王尔德的创作特色。[9]而另一篇关于郁达夫的文章指出郁达夫自1913年到达日本至1922年学成归国,也就是在他l8—27岁之间这段成长的关键阶段是在日本度过的。青春萌动,家国受辱,性别上的优势与种族上的劣势使他倍感欲望与受挫的煎熬,个人欲望和伦理道德、本我与超我的不断冲突,使他总是处于矛盾中。因此,郁达夫曾被冠以色情、颓废、堕落的罪名[10]。就王尔德的情形而言,同性恋的倾向绝对不是行为上的自觉选择和突变,而是长久折磨着他的肉体和心灵的隐痛。根据当时(也许现在亦然)的价值观念,王尔德不是一个健全的人,而关于世俗眼里不健全的人,《庄子》是这样说的:

 

    民湿寝则腰疾偏死,鳅然乎哉?木处则惴栗恂惧,猿猴然乎哉?三者孰知正处?民食刍豢,麋鹿食荐,螂蛆甘带,鸱鸦嗜鼠,四者孰知正味?猿,猸狙以为雌,麋与鹿交,鳅与鱼游。毛嫱、西施,人之所美也;鱼见之深入,鸟见之高飞,麋鹿见之决骤。四者孰知天下之正色哉?[3]32

 

    一篇《齐物论》三千方铅字,古往今来,解人无数。所谓“齐物”就是齐万物,泯是非,拒绝一切价值判断。人同万物比没有价值上的优先性,选择上是平等的。而在人类自身当中,各种身份不同、境遇不一的人,都会有自己独特的立场,有自己独特的生存智慧,分不清孰优孰劣。没有任何人可以代替他人做选择,甚至决定他人的命运。

 

    为《王尔德传》中译本作序的余光中先生说:“同性之恋在今日已不值得大惊小怪。”然而在当时王尔德生活的英国社会是断然不为所容的。或许正是这种致命的缺陷促使这位天才叩开了庄学研究的户牖,找到了一片新天地。

 

 

    王尔德被捕入狱那年,毛姆正在医学院上三年级,那时他已经开始写作。“每天都借报纸一角连载的王尔德流氓犯罪案成了使毛姆有切肤之痛的一件事”[l]。同这位“敢于撕下假面具的人”一样,他也是来自爱尔兰。“如果说人有‘原罪’一说,那么毛姆可说是个有‘原伤’ (先天创伤)的人”[11]8。他八岁丧母,十岁丧父,从父母那里继承的只有矮个子和丑体型,后天还养成了伴随他到晚年的毛病—— 口吃。英国诗人济慈说:“毛姆一生的意义就在于表现一个人如何克服他所面临的种种障碍,怎样充分发挥他的全部精力,如:口吃阻碍了他去从事祖父和父亲的职业——律师,却帮助他决心成为一个作家;他母亲之死和他不幸的童年给他最优秀的长篇小说提供了素材,他能把他的孤独的感情转化为探索性的超然的态度。”

 

    就是这样一个有着种种障碍的人成为了“狄更斯之后最受欢迎的英国作家”。毛姆一生创作了大量短篇小说,多部长篇小说,还有早期的一部分戏剧。相比之下,他的长篇小说影响最大,作品大多描写了主人公不断进行自我分析、自我求证、探索人生意义的过程,揭示了现代社会中人的困境与灵魂的无以寄托。总揽毛姆的创作,他的精神探索可分为三个阶段:以《人性的枷锁》为代表的前期小说中充满了毛姆对“旧世界的坍塌和失去精神家园的惶惑”的真实描述;以《月亮和六便士》为代表的中期小说“表达了逃避现有价值体系的愿望”;以《刀锋》为代表的后期小说则是毛姆“试图用古老的东方文明来拯救已经沦丧的西方”的努力的体现[l2]。

 

    在《刀锋》中,主人公拉里是位闲云野鹤式的人物,不愿上学,不愿工作,不要未婚妻,他全部的生活目的就是要了悟人生,为此而遍游世界。使人惊异的是拉里的最后指归不是在巴黎博览群书中所找到的各种哲学精神,而是印度宗教。当然,拉里是到印度找到了《奥义书》,而不是到中国找到了《庄子》,所以“我们还是只能说毛姆的思想暗合了《庄子》,绝不好说他是受了庄子的影响”[13]。

 

    毛姆的作品还有一个显著的特点——无道德观念。这倒不是说毛姆小说中的人物个个都是恶棍,而是说,那些人物的行为都有股拉里我行我素的劲头。无论干什么,自有他自己的理由,从来不以抽象的道德观指导自己的行动。而作者本人也从不在小说中进行道德说教,不用道德标准评论自己的人物。“这里无所谓好也无所谓坏。这里只有事实。这就是人生”[14]。又比如《刀锋》中的一些人物,艾略特势利但慈爱,伊莎贝尔自私但聪慧重情,格雷迂缓但忠厚温存,索菲放荡但率直。毛姆作为书中的一个角色“成”对谁都有褒贬,但绝不是道德上的褒贬[13]51。在生活中毛姆就曾经坦言卢梭的《忏悔录》是他最心爱的一本书,因为卢梭从不讳言一己的诸般隐私和缺点,如忘恩负义啦、不讲道德啦、不诚实啦、卑鄙渺小啦,等等。毛姆认为:没有哪个老老实实的人看了这个《忏悔录》不会自言自语地说:“哎呀,这个家伙和我又有什么区别呢?”

 

    毛姆“无道德”的立场使我们想起老庄“非仁义”的立场:

 

    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上德无为而无以为;下德无为而有以为。故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l5]

 

    老子和庄子处理问题都是超越世俗道德的。庄子所辩论的对象多处点明是提倡仁义礼智的儒家。既然要齐万物,泯是非,庄子是会善恶俱谴,是非两行的。如果以孔子的标准来看,这可以被称为“非道德”的生活,但绝不是“不道德”的生活,针对儒家思想,这种立场即为“非仁义”的立场。正因为人有了私心成见,才有了利害冲突,才有了仁义道德。此种玄机毛姆也参透了,这与他多舛的命运大概不无干系吧。

 

    老庄的思想博大精深,以上引述的仅仅是其中的四个要义,四个要义对三位作家都具有普遍的适应性,它们可以应用到分析三位英美作家的生平和作品与老庄思想的契合之处。应当侧重于前两点,即安顿生命、修养心灵时,奥尼尔便开始了心的回归;当侧重于后两点,即万物齐一、超越道德时 王尔德、毛姆的东方情结便跃然纸上了。老庄哲学是失意者的哲学,是安慰失败者的灵丹妙药。看透了世上的人情冷暖是是非非,找一个灵魂的港湾暂时逍遥一趟倒也无妨。庄子的“无何有之乡”究竟游荡着多少异国的孤魂?恐怕庄子不曾想过,但对于身处跨文化语境下的我们,却是值得去寻究的。

 

    参考文献:

 

    [1][美]詹姆斯·罗宾森.尤金·奥尼尔和东方思想:一分为二的心象[M].郑柏铭,译.沈阳:辽宁教育出版社,1997:102.

 

    [2]Shali T.The Influence of Taoism on O’Neill’s Late Plays[D].Wuhan:College of Foreign Languages,Central China Normal University,2002:1.

 

    [3]庄子.庄子[M].北京:外文出版社,1999:68.

 

    [4]王博.庄子哲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29.

 

    [5]Chothia J.Trying to Write the Family Play:Autobiography and the Dramatic Imagination[C]//Manheim M.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Eugene 0’Neil1.Shanghai:Shan ghai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Press,200 1:192—204.

 

    [6]Lawrence D.Wilde as Critic and Theorist[C]//Peter Raby.The Cambridge Companionto Oscar Wilde.Shanghai: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Press,2001:89—94.

 

    [7]葛桂录,刘茂生.奥斯卡·王尔德与中国文化[J].外国文学研究,2004(4):20.

 

    [8][英]维维安·贺兰.王尔德[M].李芬芳,译.上海:百家出版社,2001:1.

 

    [9]耿宁.郁达夫·王尔德·唯美主义[J].外国文学研究,1998(1):26.

 

    [10]陈晓兰.郁达夫小说中的日本女人[J].中国比较文学,2004(1):154.

 

    [11][美]特德·摩根.人世的挑剔者:毛姆传[M].梅影,译.长沙:湖南人民出版社,1986:35.

 

    [12]陈春生.论毛姆的精神探索及创作观[J].湖北师范学院学报:哲社版,1994(4):50.

 

    [13]赵晓丽,屈长江.毛姆与庄周[J].西北大学学报:哲社版,1984(4):50.

 

    [14][英]W·S·毛姆.人性的枷锁[M].徐进,译.长沙:湖南人民出版社,1983:655.

 

    [15]老子.道德经[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1998:78.

 

Spiritual Am nity Between Laozi,Zhuangzi and Several British and American Writers

 

GONG Li-ying

 

(School of Social Sciences and Foreign Languages,Tianjin University,

Tianjin 300072,China)

 

    Abstract:Taoism,initially developed by Laozi an d Zhuangzi,has always been a psychological remedy for intellectuals since an cient China who sufered from frustration and failure.After it Was translated into English and introduced to the West in the end of the 19th century,it gained extensive attention from critics an d writers,and Was assimilated into their writings.This paper presents an overview of the studies on the works by the three writers-Eugene O’Neil,Oscar Wilde and W.S.Maugham.The characteristics they share mount to show that intimate affinity exists between Taoism an d their writings.Based on thorough analysis,a conclusion Can be drawn that it was their respe ctive spiritual trauma that brought them to access to Taoism.

 

    Keywords:thought of Laozi and Zhuangzi;Eugene O’Neil;Oscar Wilde;W.S.Maugham

 

    转载于《天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3期,第275—279。

 

龚丽英:老庄与英美作家的心灵契合

 

龚丽英:老庄与英美作家的心灵契合
龚丽英:老庄与英美作家的心灵契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