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独倚危阑看落晖
独倚危阑看落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3,110
  • 关注人气:4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顾彼得:玉皇山的道观

(2017-05-23 15:53:07)
标签:

历史

顾彼得

玉皇山的道观

道教

李理山

分类: 海外道学

顾彼得:玉皇山的道观

 

    博主按:《玉皇山的道观》(The Monastery of Jade Mountain,中译本名《神秘之光——百年中国道观生活亲历记》),(俄)顾彼得(Peter Goullart)著,和晓丹译,云南人民出版社2002年4月出版。本博转载书评一篇,供有兴趣的网友参考。

 

一个俄国人眼中的李理山
——介绍(俄)顾彼得的《玉皇山的道观》(《神秘之光》)

 

陈耀庭

 

    2002年4月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了由和晓丹翻译的《神秘之光》。《神秘之光》一书是由俄国人顾彼得著的,原名《玉皇山的道观》。这次,我在香港道教学院工作期间,正在中文大学攻读博士的吴亚魁先生将此书送给我浏览。阅读中,使我大吃一惊的是,此书中有大段关于杭州玉皇山住持李理山的记载,值得熟悉并关心李理山的上海和浙江道教界重视。

 

    《玉皇山的道观》一书的作者顾彼得(Peter Goullart),俄国人,1901年生于莫斯科,1957年病逝于新加坡。顾彼得在1917年年仅十七岁的时候,历尽千辛万苦,抵达了上海。在中国整整度过了三十年,先后任美国捷运公司助理等职。三十年代末,还曾受中国工业合作运动的委托,在云南丽江工作近十年。顾彼得同中国人民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玉皇山的道观》在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时名为《神秘之光》。它是顾彼得撰写的几本回忆在华生活的著述之一。其中记载了他在异国他乡,又逢丧母之痛,在精神极端痛苦迷茫的时候,登上杭州玉皇山,结识了道教朋友。书中说,是道教把他引进了一个充满关爱、宁静和智慧的精神国度,并且同道士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在玉皇山生活期间,顾彼得同当时玉皇山住持李理山有多次谈话,记录了李理山这位三十年代全真道士的思想和风采。

 

    翻译《神秘之光》的译者是和晓丹,女,纳西族人。1975年生于云南丽江。1977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制片管理系。无容违言,以和晓丹的生活经历和道教专业知识,作为此书的翻译显然是不够的。但是,在顾彼得的朋友和海外熟悉道教的人的帮助下,她终于完成了此书的翻译。只是一些人名译得似乎不够确切。例如,接待顾彼得的道士的道号,和晓丹译为“吕春干”。根据全真龙门派道号字谱,“至理宗诚信”。李理山的徒弟当是“宗”字辈,可能就是已故的上海白云观当家“吕宗安”。玉皇山住持的名字,和晓丹译作“李林山”,根据当年玉皇山住持的名录,无疑就是“李理山”,而李理山正是吕宗安的师父。

 

李理山给顾彼得的第一印象

 

    顾彼得在极端痛苦的情绪中。登上玉皇山。经过一夜的休息,被“吕春干”(疑为吕宗安,以下即称为吕宗安)引见于“李林山”(疑为李理山,以下即称为李理山)。顾彼得这样记述他对于李理山的第一印象:

 

    “他的个头微微偏高,身穿一件黑色丝绸长袍,头戴一顶黑色丝质平顶帽,一块椭形的白玉修饰在前方。他的面容最引人注意,蓄一把并不浓密的黑色胡须,他的双眼有一种穿透力,幽黑、威严、充满了智慧和生气。他似乎在打量我同时传达出他对我的同情和理解”。

 

    顾彼得为在第二天就能见到“这样一个如此威严有名的道观住持”“感到不胜荣幸和激动,甚至有点紧张”。李理山对他说,“看到你因丧亲而承受这样大的痛苦,我很难过。看到你的确非常疲倦沮丧”,“我很高兴命运把你带到我们这个僻静的地方。这里很穷,也没有什么名望,不能让一个欧洲人舒适愉快的生活”,“但你要是愿意可以一直住在这里,我们会尽力让你高兴起来”。

 

李理山讲《道德经》

 

    顾彼得在玉皇山休息多日以后,丧母之痛逐渐平静。有一天坐在山下小庙前目睹李理山从杭州城里徒步回山,“他身穿一件褪色的蓝布长袍,上面布满了别致的补丁,头戴一顶顶尖呈塔形的大草帽”,“在他手里握着一柄曲长的木杖。我们结伴一起回去。尽管我已尽力,可还是跟不上他。他对我淘气地眨眨眼又继续登高,他那硕长的衣袖就像羽翼般在徐风中阵阵翻滚。当我坐下来喘喘气,他很快便消失在莽石堆里了”。

 

    “后来我在寺院背后的一个茶园里看到了他,只穿一身短衣宽裤的他正走来走去给茶树松土”。当顾彼得向他请教有关道家思想的问题时,李理山说了二段话:

 

    “慢慢来,边观察边学习……轻率说出的话不能坚持;一杯水倒进焦干的地里没有作用。只有一场连绵的细雨才能渗透土地孕育出生命。”

 

    “如果你想学习不朽之道,不要随便也不要着急。不要到太多的书里去搜寻查找,因为每本书里都充满了观念、偏见和陈腐的东西。读一本书并且是唯一的一本——我们祖师的《道德经》,然后试着去理解它,不要通过玩弄歪曲字句的意思,而是通过你的心和灵的直觉。不要问太多的问题,而是要耐心观察道士们所做的事,体会隐藏在行为中的动机,而并非为了表现。不要过多受你的理智的引导,而要跟随诚意、爱和你的心,它们是理解和同情的另一个名字。你需要的是智慧,而不是知识;因为如果一个人有了智慧,知识便自然而来。永远记住不朽的道是无限的智慧、无限的爱和无限的简单”。②

 

李理山给顾彼得讲“道”

 

    顾彼得在玉皇山居住了一段时间,准备下山以前,李理山又一次在一个清晨接见了他,向顾表示,“你可要很快再来呀,想来的时候就来。哪怕你不能长住在这儿,也可以把这个僻陋的道观当成你的家,你真正的家”。

 

    李理山对顾彼得说,“在你的心里有些东西和我们是一样,你日后能成为一名道家思想的信徒”。“你不用穿得跟我们一样。我们也讨厌表面的伪装,只有真诚的信念和对道的理解才能让一个人成为信道者,而不是衣服。我们不会要求你改变信仰;你们基督教的真理,就像你以后会意识到的那样,也是我们的真理,并且同样也可以说成是佛教的最高形式。只有邪恶和无知才有许多形态,真理和智慧是唯一的、相同的。”

 

    李理山接着对顾彼得讲“道”说,“不要让自己太悲伤……你爱的母亲并没有死。你不能够看见她,并不意味着她已经完全熄灭了或是化为了乌有。生命一旦被永恒的道创造而生,就将永远延续。人类和一切智慧的生命形式在道的激励和滋养下就会永远以强大的力量从低处向高处升华。每一次上升,它们的觉悟慢慢开启,形态慢慢发展。这种发展或者一种新的形态的嬗变,我们称之为死亡,因为旧的表现媒介被丢弃了,而他们用凡人的眼睛却不能看见新的。但是因为整个宇宙,可见的和不可见的,是永恒的道,唯一意志的具体表现;而它们的本质就是神圣创造力,明显地这些不同的界是互相联系、交融一致的。因此如果我们是单纯并且彼此和谐的,某些时候我们就能瞥见那些由爱或吸引将我们结合在一起的人。并且,无论何时,我们都能感觉到他们的亲近和慈爱的温暖,因为在我们的思想里没有了障碍或是时间。因此,不要违背自然过程中的神圣智慧而悲叹、烦恼和狂乱,而要平静、安宁并且心存信念;你将会感觉那些所有离你而去的你爱的人一直都在你身边,希望帮助你。如果我们是明见的,我们会意识到每一个人在今世的过程里应该生活得充实而有所收获,无论在精神上还是肉体上。我们不要试图超越自然,一只脚过早地踏进还不属于我们的存在里。如果我们像这样踌躇不定,我们就会丢失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的真实,最终变得疯狂而迷乱。”③

 

李理山谈“神”和偶像

 

    在中日战争爆发之前,顾彼得冒着沪杭铁路交通中断的危险,又一次从上海到杭州玉皇山拜访了李理山,“谈到了寺观庙宇中各种神像的意义”。李理山“抚摸着他的黑胡须”,“沉思了片刻”说到了他对“神”和偶像的看法。

 

    李理山说,“是啊,我们的道观和佛家的寺庙中都有很多的神,外国人常把它们叫作偶像,这是一个既失礼又不合适的名称。一个偶像被认为是拥有自身的权力、力量和神奇属性的神。一个完全用石头、木头或是泥巴塑成的像怎么能成为‘偶像’呢?它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神,那些把它当作‘神”的人实在太愚昧了。在基督教的教堂里,肖像和雕塑被想象成曾经生活于人世的神性人物和圣徒的等同的代表,用以提醒昭示人们他们依然位居神圣至上的境界。有时候基督教用象征表示某种特别的神性,比如一颗流血的心象征怜悯,或者一只羔羊象征忍耐与温和。在道教和佛教中我们也这样做,你们所称之为上帝也来自于生成并滋养了这个世界的神圣的道。玉皇大帝是道在精神领域的众多显现之一,济公的塑像是这位和蔼可亲的圣人的写照,道士和尚都喜爱他。那些抽象意念的化身和神祗是道在自然中无限能力的象征。

 

    “我们修道的人本已愉快地脱离了所有化身与象征,因为我们直接和精神世界打交道。但普通的人们离开了一个可见的象征就不能设想一个神灵的存在。他不可能对着某种他甚至无法想象的东西祈求念祷。因而,寺观里的神像吸引住他的注意力,凝聚并指引他虔诚的思想。同样,只有这种神灵被赋予了人的形象,他才能以信任与亲密之感向他祈求,因为人们渴望从一个具有人类的同情与理解的神灵那里得到怜惜与帮助。可想而知,如果要面对一个被描绘成凶残的老虎或是一个无生命的立方块、圆球或者其他什么抽象图形的神灵,向他倾吐心中的祈求,该是多么不容易!”

 

    “因此,一个象征,被赋予合适的形象,恭敬地放置在庄严的供台上,的确能够象一条通道或是一块磁铁那样把祈求的人们吸引向它所代表的神圣的境界。这样的象征并没有什么古怪荒诞或者超自然的意味,因为神圣的精神在这个世界上通过这种或那种形式向人们显现。就是这样人们到这里来,一代又一代,到这位神灵可见的象征前来当面对他诉说心中的忧苦和愿望;他们祈求,在这里留下他们最真诚的感情。请你不要以为所有那些祈求的人们和所有他们心灵的优美的倾诉已经不复存了,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不是的!名字,一旦说出来,它就已经存在;所祈望的一定会到来,那些正直真诚的祈求者直接通往至高无上的神座。而且,因为人们把这个象征当作一个媒介,他们把所有的意念和情感都倾注在它身上,在它的周围便有一种无形的充满力量的气氛,渗透着神灵关怀的祝福。这些让人觉得产生奇迹的塑像并不是它们自身产生出奇迹或者给予祈求者承诺,只是因为它们所象征的神圣的精神完全被祈祷者诚信的意念和至深的情感吸引了,奇迹实际是由祈求者在这种神圣精神鼓舞下自己实现的。正是因为如此,我们的寺观和你们的教堂依旧忠实虔诚地给人们带来祈祷,它们都是正当而圣洁的,在它们周围的地方充满了宁静祥和的气氛,让人体会到尘世中难以体会的满足。”④

 

读后

 

    顾彼得见到李理山时候,李理山已经接近六十岁了。可是在顾彼得的眼中,李理山似乎只有三十五六岁。可见,李理山当时精力之旺盛,思维之敏捷,而且都超乎常人。笔者见到李理山时候,是在上海虹庙的张维新公公羽化后在玉皇山上海分观举行开丧大典的日子里。至今我还记得,当时我的祖父牵着我的手,要我向李理山行礼。李理山高大、清瘦、威严、一络胡须,亲切地向我微笑。

 

    李理山一生并未留下任何著述,这大概同他认为任何著述总不免带有“观念、偏见和陈腐的东西”有关。他认为学道就是要“通过你的心和灵的直觉”,因此,对于道教的信仰首先是情感的,而不是理性的;是智慧的,而不是知识的。但是,从顾彼得的记载,我们也可以看到李理山对于道、道教、道家、道教的人神关系等等都有许多真知灼见,只是可惜没有被保存下来。

 

    其次,李理山对于一个外国人的痛苦心灵给以深切的同情,他对于基督教和佛教的客观而公正的评介,显示出他作为一个道教徒济世度人的美德,以及“公乃大”的包容态度和宽阔胸襟。也正是这样一种毫不排斥的热情态度才能博得一位有文化的外国东正教徒的深切理解和同情。

 

    三十年代末和四十年代初,李理山将杭州玉皇山的活动逐渐移动到了上海。在上海还建立了杭州玉皇山福星观的上海分院,为上海全真龙门派的发展倾注了大量的心血。五十年代初,李理山蒙冤入狱,羽化。现在李理山蒙受的冤屈已经平反昭雪。尽管由于李理山留给后世的书证材料极为稀少,但是李理山为全真龙门派在江南地区的发展所作的贡献,是值得人们尊敬的。李理山在中国现代道教的贡献,理应给予恰当的历史评介。

 

    ①《神秘之光》,26—27页,云南人民出版社,2002年。

 

    ②《神秘之光》,32—33页,云南人民出版社,2002年。

 

    ③《神秘之光》,49—51页,云南人民出版社,2002年。

 

    ④《神秘之光》,180—182页,云南人民出版社,2002年。

 

    转载于《上海道教》2005年第1期,第41—43页。

 

顾彼得:玉皇山的道观

 

    博主补记:

 

    顾彼得(Peter Gullart),1901年生于莫斯科一个贵族家庭。两岁时丧父,自幼接受私塾教育,曾生活在巴黎和莫斯科等地,1917年布尔什维克革命期间,他与母亲一起离开俄国,历经艰难流落到了上海。1939年9月,他从上海绕道香港、海防、昆明、重庆来到康定。

 

    1941年,通过中国工业合作社的委派,他来到云南丽江,在丽江的九年是他生命之中的美好时光,这段特殊的经历促使他写了《被遗忘的王国》一书。该书是了解丽江最著名的作品之一。1949年,顾彼得和约瑟夫·洛克离开丽江,经昆明到香港,两年后他移居新加坡,多年担任书信抄写工作并在一家国际商贸公司担任翻译。1975年,终身未婚的顾彼得病逝于新加坡。顾彼得精通俄语、英语、法语、汉语,对西方文化和中国文化有独到的见解,并在其为数不多的几部著作中体现了出来。

 

    主要著作有:《被遗忘的王国》(Forgotten Kngdom)1955; 《玉皇山的道观》(The Monastery of Jade Mountain)1961;《彝人首领》(Princes of the Black Bone:Life in the Tibetan Borderland)1959;《在马来西亚沙捞越地区的经历》。

 

顾彼得:玉皇山的道观

 

    本书是俄国籍作者顾彼得回忆20世纪初中期在中国的旅居生活的三本著作之一,由英国伦敦出版者约翰·默里于1961年首次出版。

 

    本书阐述了一个俄国人对中国和中国的道家哲学思想的思考以及这一深奥的东方哲学如何影响到他的一生,使他最终成为一各虔敬的道家思想的信奉者。全书共包括前言和十八个章节,大体跟随作者脚下的行程,其中寺观庙宇是他订逗留的地方。本书记录了顾彼得在中国的生活经历。

 

    目录

 

    译者的话

 

    前言

 

    1 母亲与儿子

 

    2 静修之地

 

    3 在道观的日子

 

    4 远足

 

    5 紫竹寺

 

    6 在上海的寻求

 

    7 昆仑观

 

    8 玉皇大帝的生日

 

    9 除妖术

 

    10 长生不老药

 

    11 回到玉皇山

 

    12 去往西京的路

 

    13 八仙女观

 

    14 张天师的道教

 

    15 神圣的道

 

    17 总结

 

    18 结束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