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独倚危阑看落晖
独倚危阑看落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2,963
  • 关注人气:4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李娟 沈士梅:荣格的易经心理学思想

(2017-01-19 11:30:31)
标签:

荣格

易经

心理学

潜意识

共时性

分类: 欧美易学与墨学

荣格的《易经》心理学思想探微

 

李娟1    沈士梅2

 

(1.山东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山东济南250100;

2.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山东济南250100)

 

    摘要:荣格作为心理学家在研读《易经》的过程中获得了诸多启示,他对《易经》中关于人类心理的潜意识呈现做了较为详细的论述,并从《易经》的感应观中获得启示,成为他大胆质疑因果率的唯一性,并最终提出“同时性”原则的关键。但是荣格对于《易经》的心理学思想并没有任意夸大,而是极为客观的做出评价。他指出《易经》的精神对某些人,可能明亮如白昼,对另外一个人,则熹微如晨光;对于第三者而言,也许就黝黯如黑夜。

 

    关键词:荣格;《易经》;潜意识;共时性

 

    中图分类号:B84-05   文献标识码:   文章编号:1003-3882(2011)05-0057-05

 

    作者简介:李娟,女,山东滨州人,哲学博士,山东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副主任、副教授。沈士梅,女,山东临朐人,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副教授。

 

On C.G.Jung’s Psychology Related to the Yi jing

 

LI Juan1 SHEN Shi-mei2

 

(1.Center for Mental Health Education and Consultation,Shandong University,Jinan 250100,China;2.School of Philosophy and Social Development,Jinan 250100,China)

 

    Abstract:As a psychologist,C.G.Jung was much inspired in reading the Yi jing.He discussed in detail about the manifestation of unconsciousness of human psyche in the Yi jing.In addition,he achieved inspirations from the idea of stimulus-response in the Yi jing,which led to his doubt about the unicity of causality and helped him bring forth the principle of synchronicity.But Jung did not exaggerate the psychological function of the Yi jing at will but extended his objective evaluations.He pointed out that the Yi jing might be as bright as day to some people,and might be as the first rays of the morning sun to some one,and might be as dark as night to another people.

 

    Key words:Jung;Yi jing;unconsciousness;synchronicity

 

    卡尔·古斯塔夫·荣格(C.G.Jung,1875—1961)作为瑞士著名心理学家和精神病医生、西方文艺心理学的著名代表人物,是分析心理学的创始人。他独树一帜的心理学理论赢得了当时乃至今人的普遍认同和赞誉。荣格1895年入巴塞尔大学学习,1900年获医学博士学位,1902年获苏黎世大学医学博士学位。荣格参加了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运动,受到弗洛伊德的重视,被考虑作为其继承人。1911年,他们共同创立了一个国际精神分析学会,荣格被推为第一任主席。荣格有关《易经》的直接论述集中于他为维尔海姆所译《易经》之英文版所作前言,主要对他所理解的《易经》之占卜为何物、他就《易经》在英语世界所可能引起的反响和自己的行为“请教《易经》”的求索实践进行了介绍,在维尔海姆译本的基础上阐释了“鼎”“坎”与“井”三卦。荣格对于《易经》曾做过这样的评价:“《易经》中包含着中国文化的精神和心灵,几千年中国伟大智者的共同倾注,历久而弥新,仍然对理解它的人,展现着无穷的意义和无限的启迪。”①谈及《易经》对自己分析心理学体系的深远影响,荣格更是毫不讳言:“任何一个像我这样,生而有幸够与维尔海姆,与《易经》的预见性力量,做直接精神交流的人,都不能够忽视这样一个事实,在这里我们已经接触到了一个‘阿基米德点’,而这一‘阿基米德点’,足以动摇我们西方对于心理态度的基础”。② 探讨荣格的《易经》心理学思想,更有可能全面、深入反映东西方心灵思索所同与不同之处,探索人类心灵沟通契合点。

 

一、荣格关于《易经》中的潜意识

 

    荣格说:“我对占卜感到兴趣已超过三十年了,对我而言,占卜作为探究潜意识的方法,似乎具有非比寻常的意义。”③荣格认为人的精神活动是由意识与潜意识活动组成的,但是这种潜意识主要是被现实所压抑的生命智慧,在现实生活中不一定就能表现出来,而会借助于象征语言(如梦、幻想)而互相交流。只有在一种静思的状态下,潜意识会转化成意识,在精神活动的作用下会将意识与潜意识整合为一体。他说:“《易经》的方法确实考虑了隐藏在事物以及学者内部的独特性质,同时对潜藏在个人潜意识当中的因素,也一并考虑了进去。”④荣格认为大多数情况下,我们觉察不到这些引发我们的情感和反应的无意识力量,特别是那些非理性的力量。他说:“《易经》不能为意识接受,至少无意识可在半途迎纳它,因为《易经》与无意识的关系远比意识的理性态度要来得密切。”⑤无意识的力量就产生于我们确信自己就是这种人的性格之中。这种无意识就象人心中有一个怪物在翻腾搅动,具有不可估量的力量。荣格说:“我相信依照古代中国人的想法,除了眼睛可见的外,应该还有其他的东西。”⑥《易经》通过特有的方式极大的激发了人自己的潜意识,而事实上,潜意识所揭示的常常是事实,而且我们人类基本上是靠潜意识来控制的。荣格认为,集体潜意识反映了人类在以往历史进化过程中的集体经验。人从出生那天起,集体潜意识的内容已给他的行为提供了一套预先形成的模式,这便决定了知觉和行为的选择性。我们之所以能够很容易地以某种方式感知到某些东西并对它们作出反应,正是因为这些东西早已先天地存在于我们的集体潜意识之中。这种集体潜意识,就是人类在种族进化中所遗留下来的心理现象。它并不是个人的,而是全体的、普遍的。人类多多少少都具有同样的集体潜意识,比如传统文化的构成要素,它已深深沉积于人们的集体潜意识之中,在人伦日用之间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人与生俱来都有一种特质,此特质使我们对各种事物的反应有一特定型式。如人之所以怕蛇与黑暗,乃是原始人类常在黑暗中遭遇危险和受毒蛇之害所致。

 

    ①C.G Jung,Richard Wilhelm,The Secret of the Golden Flower(New York:Causeway Books,1975,p.141).

 

    ②C.G.Jung,Collected Works(edited by H.Read,M.Fordham andG.Adler,translated by R.F.C.Hull)(London:Roudledge and Princeton,New Jersey: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1953:85.p.144).

 

    ③[瑞士]荣格著,杨儒宾译《从易经到禅——东洋冥想的心理学》,台北:商鼎文化出版社,2001年,第206页。

 

    ④C.G.Jung,Collected Works(edited by H.Read,M.Fordham andG.Adler,translated by R.F.C.Hull)(London:Roudledge and Princeton,New Jersey: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1953:85.p.145).

 

    ⑤C.G.Jung,Collected Works(edited by H.Read,M.Fordham andG.Adler,translated by R.F.C.Hull)(London:Roudledge and Princeton,New Jersey: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1953:85.p.150).

 

    ⑥C.G.Jung,Collected Works(edited by H.Read,M.Fordham andG.Adler,translated by R.F.C.Hull)(London:Roudledge and Princeton,New Jersey: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1953:85.p.148).

 

因此,荣格说:“《易经》历史悠远,源出中国,我不能因为它的语言古老、繁复、且多华丽之辞,就认定它是不正常的。恰好相反,我应该向这位虚拟的人物道谢,因为他洞穿了我内心隐藏的疑惑不安。”①后期荣格分析心理学派认为,不同的人因为其生活经历、性格气质类型等方面存在差异,存在着不同的潜意识。《易经》本身就是力图再现人与自然及人与社会生存场面的一种符号系统,然后通过辅之以种种联类譬喻式的词语,或暗示,或明指,或罗列,以激发占者关联式的思考。这所谓的“关联式的思考”,正是中国古人习常的一种思维方式,大体上包括了想象、类比论证和直觉等方法在内。《易经》在某种程度上用了这些方法让人通过卦画、卦辞以及术语以及各种辅助性的说明,去“积极的想象”,开启人们通向潜意识之路。

 

二、荣格关于《易经》中的心理现象共时性原则

 

    荣格在其心理治疗的实践中遇到大量的“巧合”事件,表现为“客观的诸事件彼此之间,以及它们与观察者主观的心理状态间,有一特殊的互相依存的关系”。②并据此假设,是否心理现象所遵循的法则并不仅限于物理因果律。而促使他大胆质疑因果率的唯一性,并最终提出“共时性”原则的关键则是《易经》。《易经》的感应观将天地万物纳入超越狭义时空之囿限的易道之中,他说:“由此感知之事,便知任何事物,皆原不自限定其用于一定之时空,其用乃恒溢出于一般所谓其所在之一定时空之外,而限为象,以见于其他时空之物之中者。”③《易经》从哲学和实践上都给了荣格极大的支持。在此之前,由于无法对自己的研究假设如集体无意识原型等找到论据,他认为自己15年以来的工作是“非结论性,缺乏对比”的。正是通过与《易经》等集东方智慧于大成的典籍进行对话,他才真正获得了原型假设的跨文化依据和进一步的研究突破。在晚年,他最终明确提出了“同步”或“相对的共时性”概念,认为这类分属各自独立的不同的时间演进系列,出现在不同的地方,不可能发生因果性的联系,却有着巧合性的对应关系的现象受制于共时性原理。可以说,正是在《易经》启发下,荣格最终正视之前为同时代西方主流心理学研究所忽略回避,却持续困扰其心理治疗实践的所谓“神秘心理现象”,并以“共时性”概念将《易经》之“感应”引介到西方。

 

    与此同时,他还就这种不同思维倾向所反映的文化差异提出自己的独到见解,他说:“建立在共时性原则基础上的思维方式,在《易经》中表现的最为充分,是中国思维方式的最集中的体现。而对于我们西方人来说,这种思维方式,从赫拉克利特之后,便在哲学史上消失,只是在莱布尼兹那里有了一些低微的回声。”④荣格相信,中国人的心灵似乎完全被事件的机率层面吸引住了,某些被认为巧合的,却似乎成了这种特别的心灵的主要关怀。而一直被推崇的因果律,却几乎完全受到漠视。荣格提出,人们必须承认,几率是非常的重要,人类费了无比的精神,竭力要击毁且限制几率所带来的祸害。然而,和几率实际的效果相比之下,从理论上所得的因果关系顿时显得软弱无力,贱如尘土。荣格仔细研究《易经》,深刻提出:“《易经》对待自然的态度,似乎很不以我们因果的程序为然。在古代中国人的眼中,实际观察时的情境,是几率的撞击,而非因果键链会集所产生的明确效果;他们的兴趣似乎集中在观察时几率事件所形成的缘会,而非巧合时所需的假设理由。当西方人正小心翼翼地过滤、较量、选择、分类、隔离时,中国人情境的图象却包容一切到最精致、超感觉的微细部分。因为所有这些成分都会会聚一起,成为观察时的情境。”⑤

 

    ①[瑞士]荣格《荣格潜意识成功学》,北京:北方妇女儿童出版社, 2004年,第332页。

 

    ②[瑞士]荣格《荣格性格哲学》,北京:九州出版社,2003年,第78页。

 

    ③[瑞士]荣格,杨梦茹译《分析心理学与梦的诠释》,上海:上海三联书店,2009,第215页。

 

    ④C.G Jung,Richard Wilhelm,The Secret of the Golden Flower(New York:Causeway Books,1975,p.141).

 

    ⑤[瑞士]荣格著,杨儒宾译《从易经到禅——东洋冥想的心理学》,台北:商鼎文化出版社,2001年,第207页。


荣格详细描述了占卜的过程,并深入分析占卜过程中的心理活动。他说:“当人投掷三枚硬币,或者拨算四十九根蓍草时,这些几率的微细部分都进入了观察的情景之图象中,成为它的一部分——这‘部分’对我们并不重要,但对中国人的心灵来说,却具有无比的意义。在某一情境内发生的事情,无可避免地会含有特属于此一情境的性质。”①荣格对于中国人的心灵活动进行进一步的分析,他举例说有些行家只要从酒的色泽、味道、形态上面,就可以告诉你它的产地与制造年份。有些古董家只要轻瞄一眼,就可以非常准确地说出古董或家具的制造地点与制造者。有些占星家甚至于在以往完全不知道你的生辰的情况下,却可跟你讲你出生时,日月的位置何在,以及从地平面升起的黄道带症状为何。人们总得承认,情境总含有持续不断的蛛丝马迹在内。荣格高度评价中国人心灵沉思宇宙的态度,认为这在某点上可与现代的物理学家媲美。微物理事件要包含观察者在内,就象《易经》里的实在需要要包含主观的、也就是心灵的条件在整体的情境当中。在此荣格提出了他的同时性理论。他提出,正如因果性描述了事件的前后系列,对中国人来说,同时性则处理了事件的契合。因果的观点告诉我们一个戏剧性的故事:D 是如何呈现的? 它是从存于其前的C 衍生而来,而C 又是从其前的B 而来,如此等等。相形之下,同时性的观点则尝试塑造出平等且具有意义的契合之图象。ABCD 等如何在同一情境以及同一地点中一齐呈现? 首先,因为物理事件AB 与心理事件CD 具备同样的性质;其次,它们都是同一情境中的组成因素,此情境显示了一合理可解的图象。荣格坚信,客观的诸事件彼此之间,及它们与观察者主观的心理状态间,有一特殊的互相依存的关系。他认为:“《易经》六十四卦是种象征性的工具,它们决定了六十四种不同而各有代表性的情境,这种诠释与因果的解释可以相互比较。”②

 

    荣格提出的同时性理论的正确性尽管需要科学的论证,荣格本人也力图通过心理学的实验方法来证实共时性理论的正确性。但是,我们应该看到,解释世界的方法并不一定只有一种科学的,或者说是物理的因果性方法。在神奇的大自然中,人类的活动和行为终究要合乎自然界的法则和规律。所以,作为演绎着自然界运行程序的《易经》必然会体现着自然界的运行和发展规律,作为自然界的重要组成部分的人类而言,其行为或行为的规律必然会与自然界的规律相契合。这一点应该是毋庸置疑的。

 

三、荣格对《易经》心理学思想的客观评价

 

    荣格对于《易经》的心理学思想并没有任意夸大,而是极为客观的做出了评价。荣格虽受到了以古代中国宗教、哲学为代表之东方思想的深刻影响,却并未像一些同时代学者那样全盘否定西方基督教的理性传统,成为所谓的“东方朝圣之鼓吹者”。诚然,在成书于殷周之际的古老典籍《易经》中,“心”字凡八见,无不具有精神及心理方面的含义。申荷永先生指出《易经·系辞上》中有“圣人以此洗心”的描述,其中涉及到了“心”,反映着《易经》之心理学的深刻意蕴。《易经·系辞下》中还有易之“能说诸心,能研诸虑”的总结,朱熹《周易本义》释其本义为:“‘说诸心’者,心与理会,乾之事也。‘研诸虑’者,理因虑审,坤之事也。”③更是明确地表现出了《易经》中所包含的心理学思想。但是,荣格依然对《易经》的心理学思想评价保持客观冷静。


    ①[瑞士]荣格著,杨儒宾译《从易经到禅——东洋冥想的心理学》,台北:商鼎文化出版社,2001年,第208页。

 

    ②C.G Jung,Collected Works(edited by H.Read,M.Fordham and G.Adler,translated by R.F.C.Hull)(London:Roudledge and Princeton,New Jersey: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1953:85,p.146).

 

    ③[宋]朱熹《周易本义》,广州:广州出版社,1994年,第195页。

 

    荣格曾将《易经》人格化,并利用投掷钱币的方法占问:《易经》目前的处境如何,得《鼎》卦。荣格认同《鼎》卦的卦爻辞,认为《易经》“认定自己为一礼器,用以供应精神食粮给潜意识的因素或力量,这些因素或力量往往向外投射为诸神。”荣格说:“《易经》谈到它目前仍然未为人知,时常招致误解,而且还谈到它希望他日可重获光彩。”荣格很清醒的认识到他对于《易经》的肯定可能会在西方世界引起争议,他说:“我知道:在以前,对于如此不确定的事情,我绝不敢公开表露出来。我现在可以冒这个险,因为我已八十几岁了,民众善变的意见对我几乎已毫无作用。古老的大师的思想比起西方心灵的哲学偏见,对我来说价值更大。”①荣格抛弃个人得失,认为假如自己经过这样的展示,能成功地阐明《易经》心理学的现象,他的目的就达到了。荣格认为每个人可以保留对《易经》的不同看法,他说:“《易经》本身不提供证明与结果,它也不吹嘘自己,当然要接近它也绝非易事。”而且荣格也很客观的指出,《易经》的精神对某些人,可能明亮如白昼,对另外一个人,则熹微如晨光;对于第三者而言,也许就黝黯如黑夜。荣格说:“不喜欢它,最好就不要去用它;对它如有排斥的心理,则大可不必要从中寻求真理。”②荣格对于《易经》之直接论述并不多,荣格说:“想要进入《易经》蕴含的遥远且神秘之心境,其门径绝对不容易找到。”③在与东方心灵的对话碰撞中,他一直是有诸多保留的。他在1935年的信中总结说:“我首先是一个实证主义者,关注东西方神秘现象也是出于实证的需要。”④

 

    荣格自称为中国文化的忠实学生。在他的整个分析心理学体系中,从理论、方法到实践,都反映着中国文化的实际意义。正如国际分析心理学会主席默瑞·斯丹(Murray Stein)所说:“必须认识到,分析心理学本身,深深地植根于中国文化和中国哲学之中。卡尔·古斯塔夫·荣格教授,这位极富灵性的分析心理学的创立者,就是中国思想的忠实学生。”⑤在荣格之后,众多的分析心理学家,也都继续着荣格所开创的这种超时空的东西方心理学的对话。荣格先生作为异邦学者能深入研究《易经》,发掘其精髓,我们更应该对自己的文化充满自信,在这种自信的精神下,经过艰苦勤奋的探索,相信《易经》这颗璀璨的明珠定当在中国人的心中绽放其瑰丽的光芒。


    ①[瑞士]荣格著,杨儒宾译《从易经到禅——东洋冥想的心理学》,台北:商鼎文化出版社,2001年,第222页。

 

    ②[瑞士]荣格著,杨儒宾译《从易经到禅——东洋冥想的心理学》,台北:商鼎文化出版社,2001年,第229页。

 

    ③[瑞士]荣格著,杨儒宾译《从易经到禅——东洋冥想的心理学》,台北:商鼎文化出版社,2001年,第222页。

 

    ④J.J.Clark,Jung and the East(London:Roudledge,1995,P.18).

 

    ⑤申荷永《荣格与中国:对话的继续》,《学术研究》2004年第11期。

 

    转载于《周易研究》2011年第5期,第57—61页。

 

    博主补记:

 

    荣格(Carl Gustav Jung,也译“容格”,1875—1961),瑞士心理学家,分析心理学首创人。曾在巴塞尔大学学习医学,后去巴黎跟从法国心理学家皮埃尔·让内(Pierre Janet)研究心理学。回国后,先后任苏黎世大学精神病诊所医师和心理学讲师,苏黎世综合工科学校心理学教授和巴塞尔大学医疗心理学教授。1907年第一次与西格蒙德·弗洛伊德会面。1908年在弗洛伊德的支持下创办国际精神分析学协会并在奥地利萨尔茨堡召开第一次会议。1914年创立“分析心理学”。

景海峰:试析容格评论《太乙金华宗旨》的意义

    获牛津大学及哈佛大学等颁授荣誉博士学位。提出“情结”的概念。把人格分为内倾和外倾两种。主张把人格分为意识、个人无意识和集体无意识三层。对中国道教《太乙金华宗旨》《慧命经》《易经》及佛教《西藏度亡经》、禅宗有深入研究。主要著作有《人及其象征》《分析心理学论文集》《心理学形态》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