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独倚危阑看落晖
独倚危阑看落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7,105
  • 关注人气:4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王素芬:国外生态语境下的庄学研究

(2017-01-18 13:17:13)
标签:

庄子

庄学

道家

道教

生态学

分类: 海外道学

国外生态语境下的庄学研究综述


王素芬

 

(中央司法警官学院公共课教学部,河北保定  071000)

 

    摘要:现代文明的生态转向需要异质文化的支持,作为异于西方文化又具有浓郁生态学特质的庄子哲学与此要求有着内在的统一性。国内外很多学者从不同角度和立场阐释了庄子哲学与生态哲学尤其是与深层生态学的理论契合,但总体上看缺乏全面和系统的研究。分析、探讨国外生态哲学、庄子哲学以及生态语境下的庄学研究现状及其面临的问题。

 

    关键词:庄子哲学;生态语境;生态哲学;环境伦理学;庄学研究

 

    中图分类号:B223.5    文献标志码:   文章编号:1674-2494(2011)05-0042-04

 

    基金项目:河北省社会科学基金项目“生态语境下的庄学研究”(HB08BZX007)。课题主持人王素芬,课题组成员:丁全忠,邹兰芝,刘月霞,周燕,甄慧林,程迅,杨宜三。

 

    作者简介:王素芬(1964—),女,河北保定人,教授,哲学博士,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国哲学。

 

    “生态语境”的流行是以人类对自身实践活动负面价值的深切反思和幡然醒悟为前提的,它源于生态危机的全球化、生态运动的日益高涨和生态理论的不断深化,后现代哲学和现代文明的生态转向则对其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现代文明的生态转向需要异质文化的支持,作为异于西方文化又具有浓郁生态学特质的庄子哲学与此要求可谓一拍即合。因此,在生态语境下诠释庄子哲学,同时满足了时代发展的“生态转向”和“东方转向”的双重要求。国内外很多学者都从不同角度和立场阐释了庄子哲学与生态哲学尤其是与深层生态学的理论契合,取得了可喜的成果。本文主要分析国内生态哲学、庄子哲学以及生态语境下的庄学研究现状及其面临的问题。

 

一、国外生态哲学研究现状

 

    西方环境伦理思潮有多种派别,其观点和理论分歧也很明显。不同的学者从不同的角度对其进行了划分。

 

    有学者根据环境伦理学所确定的道德关怀范围,把环境伦理学分为四大流派:即人类中心主义、动物解放/权利论、生物中心主义和生态中心主义。(1)人类中心主义。主张人只对人自身(包括其后代)负有道德义务,只有人才具备成为道德顾客的资格①;人对人之外的其他自然存在物的义务,只是对人的一种间接义务,即人们损害环境的行为之所以错误是因为会危及他人的生存。根据其对人的利益的强调程度及其对大自然所抱态度的差异,又有强式人类中心主义和弱式人类中心主义之分。(2)动物解放/权利论。主张人不仅对人负有义务,人还对动物也负有直接的道德义务,因为动物(至少其中的高等动物)也具备成为道德顾客的资格,即人们伤害动物的行为之所以是错误的,并不是因为会伤害他人而是因为给动物带来了不必要的痛苦或侵犯了动物的基本权利。根据其是从目的论还是道义论的角度来理解人对动物所负有的义务,动物解放/权利论又区分为以皮特·辛格为代表的“动物解放论”和以汤姆·雷根为代表的“动物权利论”。(3)生物中心主义。以阿尔贝特·施韦泽和保罗·泰勒的“生命平等论”以及古德帕斯特、阿提费尔德(Robin Attfield)为代表。主张人的道德义务范围并不只限于人和动物,人对所有的生命都负有直接的道德义务;所有的生命都具备成为道德顾客的资格。(4)生态中心主义。主张人不仅对生命负有义务,对那些由生物和无生物构成的生态系统也负有直接的道德义务,生态系统也具备成为道德顾客的资格。西方环境伦理学大致是从三个角度来理解人对生态系统的义务的。以阿尔多·利奥波德为代表的“大地伦理学”,把生态系统理解为一个共同体,把人视为这个共同体的成员;人对其所属的共同体负有直接的道德义务,因而人对生态系统负有直接的道德义务。以阿伦·奈斯、德韦尔和塞欣斯为代表的“深层生态学”认为,人的存在与整个自然环境是密不可分的,生态系统也是人的“大我”的一部分;人是由“大我”和“小我”(生物学意义上的自我)组成的整体。如果“小我”具有内在价值,那么“大我”也具有内在价值;人有义务关心“小我”,也有义务关心“大我”;环境的稳定是人的自我实现的一个必要组成部分。以霍尔姆斯·罗尔斯顿为代表的“自然价值论”,则从传统的价值论出发,认为自然生态系统拥有内在价值,这种内在价值是客观的,不能还原为人的主观偏好;人负有保护和促进具有内在价值的存在物的义务,因而人也有义务维护和促进具有内在价值的生态系统的完整和稳定[1] 307—308。

 

    ①道德代理人与道德顾客:道德代理人类似于传统伦理学的道德主体概念,只有那些心理健全、具有一定理性的人才具备成为道德代理人的资格,那些不能用理性控制其行为的人,如婴儿、精神病患者、痴呆症患者等不是道德代理人。道德顾客与传统伦理学的道德对象概念有些接近,是指那些道德代理人对之负有道德义务和责任、且可以对之做出正确或错误行为的存在物。传统伦理学认为,只有人才有资格成为道德顾客,道德代理人和道德顾客的外延是相等的;人类中心主义的环境伦理学也认为,只有人才有资格成为道德顾客,但认为道德顾客的外延远远大于道德代理人;非人类中心主义环境伦理学也认为道德顾客的外延远远大于道德代理人,且认为许多非人类存在物尽管不是道德代理人但也是道德顾客,这样就把更多的自然存在物纳入了道德关怀的范围。(见何怀宏主编《生态伦理——精神资源与哲学基础》)

 

    有学者从总体的角度把环境伦理学划分为浅层生态学和深层生态学。因为众多学者都认同道家哲学与深层生态学的契合与一致,所以,在此简要探讨一些深层生态学的相关理论。深层生态学的理论由于广泛涉及其他各种理论和精神资源,因此具有综合性的显著特征。深层生态学的最高准则是“自我实现”(self realization)和“生物中心的平等”(biocentric equality)[2] 147。“生物中心的平等”和“自我实现”辩证统一于认识“自我”的发展过程中。随着对“自我”范畴认识的扩展和深化,“自我”不再仅仅局限于生理和心理上的“我”,也不再局限于人类本身,而是和自然万物融为一体,这是一种“生态自我”,是人类最终的“自我实现”。在这样一个万物一体的境界中,万物平等,人和自然万物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从而实现了“生物中心的平等”,而这种“人与天一”的“道”境也正是庄子所追求的。

 

    也有学者从更为广泛的层面上,认为西方环境伦理学从理论上基本可以归为三类:人类中心主义、非人类中心主义和可持续发展伦理观。其中,人类中心主义包括强人类中心主义与弱人类中心主义(如浅层生态学);非人类中心主义包括动物解放论(P.Singer)、动物权利论(T.Reagan)、生物中心论(A.Chweitzer,P.Tayler)、大地伦理学(A.Leopold)、深层生态学(A.Naess)以及更为激进的穆瑞·布奇(M.Bookchin)的社会生态学与生物区域论(J.Dodge)等;可持续发展伦理观往往被生态中心主义者批评为“人类中心主义”,或被人类中心主义者引为同道,不过,它也的确显示出对人类中心主义和生态中心主义有所“扬弃”的特征。人类中心主义与非人类中心主义主要表现为对“人与自然之间伦理关系”认知的对立,非人类中心主义与可持续发展伦理观主要表现为对“受人与自然关系影响的人与人之间伦理关系”认知的区别。来自传统基督教的环境伦理观的启示,主要作用于传统人类中心主义,并在现代环境伦理学中主要起着负面的警示性作用;来自东方文化(儒、释、道)的环境伦理观的启示,主要作用于生态中心主义与可持续发展伦理观,并在现代环境伦理学中主要起着正面的积极意义的作用。不过,由于生态中心主义只强调人与自然的矛盾而忽视了人与人的矛盾,只注意了发达国家的利益而忽视发展中国家的利益,所以,无论从理论上还是实践上,在发达国家极具影响力的“生态中心主义”在发展中国家却未得到普遍认可。鉴于西方生态中心主义理论与实践的局限性,产生了可持续发展伦理观,它对生态中心主义与现代人类中心主义都有所扬弃,这是一种理论上更为完善、理论与实践具有内在一致性的伦理体系。它认为,影响当代环境问题的是人与自然、人与人两类地位同等的矛盾;这两类矛盾的解决应立足于可持续发展理论;环境破坏的深层原因是代内人类贫富对立所显示的不公正、不平等、不正义,并强调反贫困的优先重要性以及发达国家和地区在解决环境问题方面应承担历史责任和现实义务。在人的行为层面,主张用“理性生态经济人”取代传统市场经济理论塑造的“理性经济人”,这种“理性生态经济人”除具备职业与生活所需的知识外,还需具有与其相关的生态环境知识和环境伦理素养。其思想观念和行为规范包括:人地和谐的自然观;生态安全原则;综合效益原则;公平与正义原则;共赢竞争方式;整体主义方法论[3]。余谋昌也主张,“走可持续发展道路是人类走向未来的绿色道路。在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的过程中,人类必须遵循可持续原则、和谐原则和公正原则”[4]96。

 

二、国外庄学研究现状

 

    对国外庄学研究状况的了解主要通过一些间接文献资料获得。

 

    从刘韶军的《日本现代老子研究》(2006)及网上查到的资料看,日本学者对道家思想的研究相对较多:主要学者有小柳司气太(1870—1940)和日本战前研究老庄哲学影响最大的武内义雄(1886—1966)、津田左右吉(1873—1961)等。20世纪50年代以后,研究老庄哲学的杰出代表是木村英一(1906—1981)、赤塚忠(1913—)、池田知久(1942—)等。总体上,日本学者的研究特点主要是“重实证、重史料”“根据史料的分析论断,有时虽然不免一些臆测,但总体来说都是用史料说话,而不是随意地根据自己的想法而发议论”,而且“在搜集资料上达到了尽量没有遗漏的地步,在论述自己的观点时,对于其他学者的已有成果,非常尊重,一般不做重复性的研究,除非自己在同一个问题上确有自己独到的研究,才肯写成论文和著作”[5] 608。因此,一个日本学者一生中不可能出版很多学术专著,也使得其研究老庄思想的著作相对较少。但是,日本学者重实证、重创新的严谨务实的学风是值得借鉴的。

 

    美国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中国学”(也称“中国研究”或“汉学”)研究基地之一,很多问题的探讨处于世界“中国学”的前沿,但是可查到的国内出版物很少。目前掌握的资料主要有海外中国研究丛书系列,其中关于庄子的研究成果只介绍了美籍学者爱莲心的《向往心灵转化的庄子》(江苏人民出版社,2004),此书被称为国际汉学界研究庄学的力作,被前牛津大学教授马克·艾文(Mark Elvin)誉为“卓越的成就”。爱莲心是被公认的英语世界中庄学研究最高产的学者之一,在其书中,认为“英语世界中的庄子研究已在质量和数量方面达到了可喜的水准”[6] 1。就查到的资料以及爱莲心在其著作中的参考文献来看,美国关于庄子研究的成果涉及到了庄子的方方面面。比如,华滋生(Watson)、冯友兰、陈汉生、陈荣捷等翻译过《庄子》文本;康·路易(Kam Louie)、葛瑞汉等探讨过《庄子》文本及其作者问题;关于庄子到底是不是一个相对主义者的问题,葛瑞汉、冯友兰都认为庄子是相对主义者,而爱莲心对此问题则作了不同的分析。关于庄子的思想研究也很丰富,如吴光明的《尼采和庄子之梦》、《庄子:逍遥的世界哲学家》(被称为爱莲心的著作《向往心灵转化的庄子》的姐妹篇)、顾立雅的《什么是道家?》、葛瑞汉的《道家的本能和“是”与“应该”的二分》、安东尼奥曹的《忘德:对庄子一个主题的反思》、陈汉生的《中国古代的语言和逻辑》等。关于庄子和神话的研究主要有:Eliade 的《早期道家的神话和意义》、David C.Yu 的《古代道教中的创世及其象征》、阿瑟·韦利的《古代中国思想中的三教》、米奇萨布罗·穆里的《庄子和佛教》、爱莲心的《从道家看禅宗:一个文化间解释学的尝试》等等。此外,德国现代哲学家海德格尔也多涉猎老庄道家思想。

 

    国际性的庄学研讨会已召开三次。首届国际庄子学术研讨会于1989年10月在安徽蒙城县召开,来自全国各地及联邦德国、丹麦的100多位学者与会。1997年5月在蒙城又召开了第二届国际庄子学术研讨会。两次会议均出版了论文集。2000年11月第三届庄子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北京召开,来自国内和亚欧等国的100多位庄学知名专家、学者与会,共收到100多篇论文,分别从历史学、哲学、文学等方面对庄子思想的渊源、哲学学说的当代意义进行了广泛深入的研究和探讨,对庄子博大精深的思想蕴涵作了全面深入的探讨与交流,并从全球化的角度对庄子作了全新的理解和阐述。此外,2008年4月,“全真道与老庄学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华中师范大学召开,此次会议引起了海内外学术界、道教界的高度关注,出席会议的正式代表120 余人,提交的90多篇论文都体现了很高的学术水平,主要分为三个主题:全真道人物与历史发展研究、老庄研究、全真道与老庄学研究[7] 140。2008年11月在华东师范大学召开了第一届“庄子国际学术研讨会”,来自两岸及海外的近百名专家学者参加了会议,并出版了《庄子国际学术研讨会会议论文集》。从总体上看,国外庄学研究内容广泛,成果也较丰富。

 

三、国外生态语境下庄学研究现状

 

    众多国外科学家、生态伦理学家对老庄思想的“生态学”特征进行了探讨和研究。当代著名人文主义物理学家F·卡普拉(F.Capra)说:“在伟大的诸传统中,据我看,道家提供了最深刻并且最完善的生态智慧。”[8] 63 此外,日本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汤川秀树、量子力学创始人玻尔(N.Borl)、耗散结构理论创立者普里高津(I.Prigogine)和协同学创立者哈肯(H.Haken)等,在自己的研究工作中都不同程度地意识到了道家思想的重要价值。一些生态学家如前面提到的罗尔斯顿、西尔万、贝内特、科利考特等都对老庄的生态智慧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就目前查到的中文和英文资料(主要是文献资料)看,国外对老庄思想与生态问题的具体研究最早可追溯到20世纪70年代,如1972年,史密斯·休斯顿发表《现代之道:生态之约》,指出道家道教“看待、思考自然事物的方式可以衍生出一种简单和柔顺的生态伦理精神”[9]30—31。目前比较全面地介绍道家、道教与生态(伦理)思想①的最重要著作是N.J.Girardot、James Miller 和Liu Xiaogan(吉瑞德、苗建时、刘笑敢)编、陈霞等译的《道教与生态》(凤凰出版传媒集团,2008),此书是在1998年6月哈佛大学世界宗教研究中心举行的“道教与生态”会议的基础上完成的,书中论文主要来自会议论文,也增加了一些新的文章和翻译稿。全书收录了美国、欧洲、加拿大、中国、新加坡、新西兰等国学者的文章20多篇,对道学、道教能否有助于生态学、在哪些方面能促进和影响环境伦理学提出了见仁见智的观点。从书中收录的论文及其注释、参考文献以及书后的作者简介来看,这些学者在研究过程中大都涉及到了庄子思想及其生态学价值。从中也可以大略窥见国外对道家、道教生态意义的研究状况。其中涉及到的道教(学)与生态的论文主要有:布尔德威斯托的《道家思想中的生态学问题:当代问题与古代文本》,文中批评性地提出早期经典隐含生态主题的假定很成问题,并从女性主义的角度进一步提出了新的问题;韩涛的《简论道教野地观念》列出了中国传统理解“自然”和“荒野”的历史和文化脉络;郝大维的《从指涉到顺延:道家与自然》和安乐哲的《地方性与焦点性在实现道家世界中的作用》对《老子》和《庄子》思想进行了后现代解读;柯克兰的《对自然界的“负责的无为”:基于〈内业〉〈庄子〉和〈道德经〉的分析》和拉菲尔丝的《综合智慧或负责的无为:对〈庄子〉〈道德经〉和〈内业〉的进一步反省》围绕“无为”在古代和当代的意义进行了争论;刘笑敢的《无为与当今环境:老子哲学的概念与应用研究》对老子思想与生态环境问题进行了有益的探讨。此外,作者们在对道教寄予希望的同时,也表达了忧虑和疑问,如:如果道教有着特殊的生态智慧的话,怎样理解中国历史上常有的对环境的破坏?道教故乡的生态不容乐观,道教怎样才能对今天的环境做出更大的贡献等。此书的出版标志着现代道教研究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学者间的合作和学术研究的现实性大大增强。

 

    ①道教出自中国,但近现代意义上的道教学术研究却首先在国外发展起来。若从20世纪初涉足道教的法国汉学大师沙畹(Edouard Chavannes,1865—1918)算起,外国的道教研究已有近百年的历史。自20世纪70年代后期开始,国际学术界出现了道教研究热潮,形成了法国、日本和美国三个道教研究中心,法籍学者索安著、吕鹏志等译的《西方道教研究编年史:世界汉学论丛》(2002)一书,介绍了“道藏”中的老庄精神、道教史、资料、道教世界、中国文化中的道教、道教和佛教等内容。

 

    总体看来,国外对中国古代生态伦理文明(包括道家)的研究尚缺乏系统性和全面性,还需进一步深入研究。

 

    参考文献:

 

    [1]何怀宏.生态伦理:精神资源与哲学基础[M].保定:河北大学出版社,2002.

 

    [2]李培超.伦理拓展主义的颠覆:西方环境伦理思潮研究[M].长沙: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3]徐嵩龄.论现代环境伦理观的恰当性:从“生态中心主义”到“可持续发展”到“制度转型期”[J].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1(2):54—61.

 

    [4]杨通进.现代文明的生态转向[M].重庆:重庆出版社,2007.

 

    [5]刘韶军.日本现代老子研究[M].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2006.

 

    [6]爱莲心.向往心灵转化的庄子·序[M].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4.

 

    [7]肖海燕.全真道与老庄学国际学术研讨会综述[J].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8(4):140.

 

    [8]董光壁.当代新道家[M].北京:华夏出版社,1991.

 

    [9]蒋朝君.道教生态伦理思想研究[M].北京:东方出版社,2006.

 

A Review of the Study of Zhuangzi in the Ecological Context at Abroad

 

Wang Sufen

 

(Basic Teaching Department,The Central Institute for Correctional Police,

Baoding 071000,China)

 

   Abstract:As the ecology veer of modern civilization needs support from the neterogeny culture,Zhuangzi’s philosophy,different from western culture and distinct in characteristics of and ecology,bears the inherent unity with the requirement.Many domestic and foreign scholars,from different angles and positions,have interpreted Zhuangzi’s philosophy and the ecological philosophy,especially ecological deep ecology,but they still lack of theoretic and systematic research.This article mainly analyzes and researches on the ecological philosophy,Zhuangzi’sphilosophy and the research in the context of ecology at abroad.

 

    Key words:Zhuangzi’s philosophy;ecological context;ecological philosophy;environmental ethics;Zhuang studies research

 

    转载于《保定学院学报》2011年第5期,第42—45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